• 未分類
  • 0

就在這時,門外的傭人匆匆忙忙地走了進來,稟報道:「老爺,燕城蕭少求見!」

「什麼?燕城蕭少?」

頓時,秦家上下失聲地驚呼出來。

要知道,蕭家在燕城四大家族之一,旗下的產業遍布各行各業,一個集權勢、財富於一身的超級大家族。

秦家只是小小的三流家族,如今蕭家突然上門拜訪,著實讓秦家有種受寵若驚的意外。

「你愣著幹什麼?趕緊請蕭少爺進來。」秦志雄連忙吩咐道。

結果沒過多久,傭人帶領著一個青年走了進來。

只見他身穿阿瑪尼名牌衣服,手戴一百多萬翡麗百達手錶,腰間的皮帶還是LV的。

「蕭少,您好!歡迎歡迎!」秦志雄點頭哈腰地迎了上去,想跟對方握手。

但是蕭立宇直接無視他,甚至連正眼都沒看他一眼。

只見得秦志雄表情十分不自然,尷尬地把手收回,心裡也不敢有半點意見。

這時,蕭立宇雙眼掃視著全場,在尋找著蕭寒那個三百斤的老婆,但他看了一圈,也沒發現有三百斤的女人,反倒他看到了人群當中的秦若霜。

秦家,也有這等絕色美女?

蕭立宇心裡微微驚訝,他也算是見過不少美女,但是跟秦若霜相比,那些所謂的美女,只能算是一般般。

「這位是……?」

蕭立宇指了指秦若霜,好奇地問道。

秦志雄連忙介紹說道:「蕭少,她叫秦若霜。」

什麼?她就是秦若霜?傳聞不是說她體重三百斤的大肥婆嗎?可她身材為何如此苗條?瑪德!蕭寒到底踩了什麼狗屎運,居然娶到這麼漂亮的老婆?

蕭立宇眼神閃過濃濃的嫉妒。

本來他過來秦家,是想叫秦家將蕭寒逐出去,讓蕭寒從此無依無靠。

不過他現在臨時改變主意了,他不僅要搶蕭寒的繼承權,還要霸佔他的女人。

於是,蕭立宇直接拿出一張空白支票,然後傲慢自大地說道:「聽聞秦家要將秦小姐嫁出去,這是我下的聘禮!這是一張空白支票,金額你們隨便填!」

「什麼?蕭少爺要娶秦若霜?太好了!簡直天佑秦家啊!」

「秦若霜!你快點答應蕭少啊!」

「對啊!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秦家能否一飛衝天,就看你了!」

……

頓時,秦家上下使勁地慫恿教唆著。

但這時,秦若霜卻搖搖頭,態度十分堅決地說道:「蕭少爺,對不起!我已經嫁給別人了,我男人叫蕭寒!」

。 歐陽玉浮很憤怒!

因為嚴經緯的關係,他姐姐這段時間就和丟了魂一樣,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之中,沒有半點生機。

可嚴經緯呢?

竟然還在和其他女人約會,糾纏不清!

他這麼做,怎麼對得起自己的姐姐?自己的姐姐為了他變成這樣?值得么?

這麼想著,歐陽玉浮越發憤怒起來,所以他現在也顧不得嚴經緯身手有多厲害,直接大聲呵斥,讓嚴經緯滾出去。

咖啡廳包間之內,歐陽玉浮的大聲呵斥讓嚴經緯微微皺眉。

他對歐陽玉浮沒什麼好感,當初歐陽玉浮找過他幾次麻煩,若不是因為歐陽安琪這一層關係,他會給歐陽玉浮一個這輩子都忘不掉的教訓,相比於歐陽玉浮,嚴經緯更喜歡歐陽玉澤一些。

「嚴經緯,你馬上給我滾出來!」

歐陽玉浮再次對著包間內的嚴經緯吼道,他闖不過姜聰明那一關,只能站著外面,若他能過姜聰明那一關,絕對會闖進包間。

嚴經緯之前本來就因為被姜思瑤話語的刺激,心情非常不好,加上歐陽玉浮如此連續兩次讓他滾出去,讓嚴經緯的火氣蹭的一下子就冒了出來,他站在窗子邊,冷冷看著歐陽玉浮:「讓我滾出去?如果不是看在你姐的面子上,這兩句話,會讓你付出代價,滾吧,不要挑戰我的底線!」

嚴經緯話,讓歐陽玉浮更憤怒了!

「我姐?嚴經緯,你還好意思提我姐?我姐如今變成這樣,完全是你害的!」歐陽玉浮憤怒的看著嚴經緯,雙眼噴火。

嗯?

嚴經緯微微皺眉,他從歐陽玉浮的話里捕捉到很多信息,疑惑道:「你姐怎麼了?」

「我姐怎麼了?」

歐陽玉浮狠聲道:「你想知道我姐怎麼了?看看你現在,和其他女人約得挺嗨的啊,你有什麼資格知道我姐怎麼了?」

嚴經緯的眉頭越發皺了起來。

從歐陽玉浮的表情變化來看,難道安琪發生了什麼事?

「如果你想知道我姐怎麼了,馬上給我滾出來!」歐陽玉浮心裡火氣很大,他想直接扭頭就走,嚴經緯根本配不上他姐,但他知道,要想讓他姐重新煥發生機,必須要嚴經緯才行,解鈴還須繫鈴人!

安琪發生了什麼事?

她不是回家和心上人在一起了么?怎麼……

嚴經緯腦海中浮現出了安琪的影子,心裡不由得著急起來,立即轉身打算離開包間。

「嚴經緯!」

就在嚴經緯走到包間門口的時候,姜思瑤喊住了嚴經緯。

「還有事?」

「我剛才和你說的事,你可以好好考慮一下!」姜思瑤說道。

「好,我會好好考慮的!」

嚴經緯頭也不回,飛快的離開了包間。

看著嚴經緯著急離開包間的樣子,姜思瑤的心臟不停的抽搐了起來,曾經,嚴經緯只屬於她一個人。

而現在。

嚴經緯聽到歐陽安琪有關的事,就急著離開。

曾經,只屬於她的男人,如今,已經離她越來越遠了么?

咖啡廳外面。

姜聰明也知道,姐夫因為另外一個女人要離開了。

看到姐夫拋下姐姐走出包間后,姜聰明小嘴直接撅了起來,都能掛油瓶了,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姐夫……」

姜聰明張了張嘴,喊了嚴經緯一聲。

嚴經緯摸了下他的腦袋,沒有耽擱,直接走到歐陽玉浮面前,沉聲問道:「你姐發生了什麼事?她怎麼了?」

「想知道我姐怎麼了?那就跟我走!」

歐陽玉浮轉身上了一旁的一輛賓士車。

嚴經緯跟著坐了上去。

「劉管家,去我們訂的地方!」

上車之後,歐陽玉浮吩咐坐在駕駛座的劉管家。

劉管家是歐陽家在昆州市這邊的負責人,歐陽家的哪個嫡系來昆州市,都由劉管家負責接待。

「你姐怎麼了?」

坐上車之後,嚴經緯又問了句。

歐陽玉浮想到嚴經緯和姜思瑤舊情復燃約會的事,就十分憤怒,為姐姐打包不平,不過他壓著火氣,咬牙道:「等下你就知道了!」

歐陽玉浮的話,讓嚴經緯誤以為是不是安琪也來到了昆州市,所以他心裡有些期待,待會能和安琪見面了。

不過,車子行駛了十多分鐘后,最終停在了一處安靜的茶樓面前,這處茶樓毗鄰一條河。

這裡是歐陽家在這邊的產業,專門用來招待生意上的合作夥伴,下了車后,歐陽玉浮走毗鄰河邊的桌子上坐下,他對著劉管家擺擺手,道:「劉管家,讓所有人離開!」

「是,玉浮少爺!」

劉管家快速招呼,不一會,整個茶樓就剩下嚴經緯和歐陽玉浮。

「你姐不在這? 被隼人突然動手搶走了在售的所有卡片,不僅僅是遊戲他們幾個,就連老闆也微微一愣。等到他反應過來自己是被人打劫了,那副粗壯的外表下傳出了一聲尖銳的叫喊:「抓賊啊!有人搶劫啦!」

緊接著,在遊戲三人那驚恐的眼神之中,周圍的攤販居然全部都從各自的攤位上離開,揮舞著刀槍劍戟、斧鉞鉤叉、拐子流星,朝著隼人逃跑的方向追了出去。

被追趕的隼人見到這般東西,居然一點兒也不害怕,反倒是興奮地從手腕上抽出了一張卡片,高舉過頭頂:「【蓋亞】!幫我攔住他們!」

憑空出現的【暗黑騎士-蓋亞】舉起手中的騎槍,毫不猶豫地驅馬沖向了追擊的人群。披掛重甲的戰馬加上使用重騎槍的衝鋒的騎兵,對上手上連護甲都沒有的步兵,結果是一面倒,【蓋亞】毫不費力地憑藉一己之力、將追擊隼人的商販們衝垮。

而等到商販們重整架勢再度追擊,卻發現【暗黑騎士-蓋亞】已經消散,而隼人更是早就跑得沒影了。

失去了仇恨的目標,商販們像是失憶了一般,又回到了原本所在的攤位,繼續重複著原本說過無數次的台詞。

遊戲他們也因此鬆了口氣。

「嚇死我了,我剛才還以為我們要被攻擊在內了。」城之內拍拍胸脯,「話說,為什麼他們只追隼人而不追我們啊?」

圭平想了想:「大概是因為這款遊戲里,是沒有【組隊】這項功能的吧?」

身為海馬集團的副總裁,圭平自然是看過處於開發階段的dm這款遊戲的企劃的。在這款遊戲里,玩家們並沒有組隊的功能,無論是攻擊還是治療都是沒有具現性的。玩家們可以背刺剛剛一同討伐怪獸是隊友,同樣也可以為了折磨怪物而給它治療。

同樣的,怪獸的掉落也是誰撿到歸誰,並沒有共享功能。在其他網游之中,一個人拉到了怪獸的仇恨會產生連鎖、波及到隊伍里的其他人,而在dm里這些都是被獨立給每個玩家自身的,這才有了商販們去追趕隼人、卻無視遊戲他們的現象。

「隼人那個傢伙,看樣子是成功逃出去了啊。」城之內注意到,有幾名商販正在張貼突然出現在他們手中的懸賞令,土黃色的紙上畫有隼人背著一布袋的卡牌逃跑時的模樣,下面則是高達10w的賞金。

「賞金居然高達十萬啊,這恐怕是我們這段時間看見的最高的數字了吧。」城之內看著懸賞令說道,「話說這個數字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我記得剛才看見的卡牌里,最貴的那張【納祭魔】也才標價1w而已。」

「不誇張啦。別忘了,隼人哥他剛才可是把所有卡牌都給卷跑了,那些卡牌的價格就差不多有十萬了,花十萬買回那些卡對店家來說還是划得來的。」

圭平看了眼剛剛被打劫的卡牌攤的老闆,三人只是轉個頭的功夫,他原本被掃蕩一空的攤位上又刷新滿了卡片,「雖然,那傢伙看上去不缺卡的樣子。」

「只不過,現在隼人他被通緝了的話,是不是意味著他就無法進城了?」遊戲皺起眉頭。

城之內也一副很傷腦筋的表情:「那個傢伙,這裡只是虛擬世界而已,搶走了卡片又不能帶出去,自己還被通緝了,也太虧了吧?」

「我倒是感覺還行。說起來,這張照片也太low了,你們說我要是自拍一張提供給那些商人,他們願不願意換個照片?」

城之內隨口應道:「那種事情怎麼想也不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