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護衛隊長的聲音:“將軍,我回來了。”

之前秦巖告訴護衛隊長,只要他回來,無論自己在做什麼事情,都要先來見自己。

秦巖給婉君使了個眼色,讓婉君不要出去。

婉君點了點頭,乖巧的坐在牀上。

秦巖走出臥室,來到客廳中,撤掉防護罩,對護衛隊長說:“你進來吧!”

護衛隊長走進來,恭敬無比的對秦巖說:“將軍,我已經通知下去了,半個月內所有的人都會回來,並且我也給姚將軍下了戰書,想必他此刻已經收到了戰書。”

秦巖點了點頭:“嗯,很好,你做的不錯,這是賞給你的。”

秦巖一邊說一邊從懷裏掏出一件法器,扔給了護衛隊長。

這是一件天尊巔峯的法器,對於秦巖來說,根本沒有什麼用,但是對於護衛隊長來說卻是如獲至寶。

護衛隊長拿到法器激動無比,立即跪倒在地,大聲的感謝秦巖。

秦巖擺了擺手,口氣冰冷的說:“好了,你出去吧!”

雖然護衛隊長是姬將軍曾經的手下,但是現在秦巖扮演的是姬將軍,而且以後極有可能要一直以這個角色扮演下去,所以秦巖對這些手下好一點,讓他們爲自己效力。

護衛隊長離開後,他一邊走一邊在路上暗想:將軍今天怎麼這麼大方,居然給了我這麼一把好的法器,我以前給他辦了那麼多事,他都沒有獎賞給我,莫非是因爲將軍要和姚將軍對戰了,所以他纔將手中的法器賞給了我。

算了,不想了,總之將軍對我挺好,我以後一定要好好的爲他做事。

第二天一大早,秦巖站在花園中練功,他的兩個護衛站在旁邊爲秦巖護法。

當秦巖練完功,轉過頭問他們:“你們手上有什麼法器嗎?拿出來讓我瞧瞧。”

這兩個護衛還以爲秦巖想收走他們的法器,立即露出了愁眉苦臉的樣子,因爲姬將軍是一個吝嗇鬼,不但不給他們發法器,有時候還搶他們的法器。

不過他們不敢違抗秦巖的命令,立即將自己的隨身法器拿了出來。

看到這兩個護衛明明是天尊後期高手,卻拿着天尊初期的法器,秦巖立即搖了搖頭:“你們用這樣的法器,以後怎麼給我打仗,把這兩件法器交給我吧!”

聽到秦巖這樣說,兩個護衛差點哭了,他們以爲秦巖要藉故收走他們的法器。

但是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秦巖雖然收走了他們的法器,但是又拿出兩件天尊後期法器。

秦巖在手中掂了掂,對他們說:“我這裏有兩件天尊後期的法器,你們收下吧!”

說罷,秦巖將兩件法器扔到了兩個護衛的手上。

兩個護衛愣住了,不敢置信的看着秦巖。

“看什麼看?還不趕快拿了法器去好好的熟練下嗎?”秦巖狠狠地瞪了這兩個護衛。

這兩個護衛愣怔了一下,然後恭敬無比的向秦巖道謝,最後轉過身趕快離開了。

他們拿着法器相視而笑,萬萬沒有想到秦巖會這麼好。

“真沒有想到將軍平時爲人那麼吝嗇,現在居然願意給我們法器了。”

“是啊,我剛纔還以爲他要沒收我們的法器,嚇死我了。”

接下來的幾天,秦巖找各種理由給他的護衛隊所有人都換了一遍法器,這些人拿着自己趁手的法器一個個喜笑顏開。

他們都覺得秦巖好極了,同時決定以後好好的爲秦巖效命。

就這樣秦巖用法器首先將他身邊的護衛隊收買了。 半個月後,秦巖管轄範圍內的所有人都到了。

秦巖坐在自己的太師椅上掃了一眼這些人,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

其中他還看到了邊陲小鎮那個將自己推薦來的鎮長。

“各位,想必大家已經知道我把你們叫來的目的了吧?”秦巖大聲的說,同時眯起眼睛看着每一個人。

“我們知道,將軍!”大家同時大聲說,聲音驚天動地,將整個議事大廳都震得嗡嗡作響。

秦巖點了點頭,非常滿意的說:“那你們都做好準備了嗎?”

“我們都做好準備了,只要將軍一聲令下,我們絕對跟着您將姚將軍滅掉。”這些人紛紛向秦巖表忠。

“很好,我想看看你們的法器,你們如果連趁手的法器都沒有,還怎麼和我去打姚將軍。”

聽到秦巖這樣說,所有的人都激動無比,他們之前聽說過秦巖給自己的護衛隊每個人都換上了趁手的法器,他們覺得秦巖這麼說肯定也要給他們換法器。

所有的人都將自己的法器拿了出來。

秦巖掃了一眼地上的法器,笑着說:“你們的法器都太寒酸了,我現在給你們都換一下。”

說罷,秦巖拿出了大批法器,按需分配給自己的每一個官員。

之前拿天尊初期的現在根據各自的實力換成了天尊後期或者是天尊巔峯。

拿到趁手的法器後,所有的人都跪在了秦巖面前,對秦巖大聲高呼:“將軍,萬歲萬歲萬萬歲!”

秦巖擺了擺手:“既然你們都有了趁手的法器,明日午時三刻隨我一起殺去天罡城,滅掉姚將軍。”

“是!遵命!”所有的人都不約而同的大聲說。

“散了吧!”說罷,秦巖轉過身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巖早早的起牀了,婉君已經給秦巖做好了早餐。

秦巖一邊吃着早餐一邊對婉君說:“今天中午咱們就一起出發,我要替你報仇雪恨。”

“巖哥,你之前不是和我說,要修煉到天仙中期纔去找姚將軍嗎?你現在就去是不是不太好?”

秦巖哈哈大笑起來:“誰說我帶兵去就一定要和姚將軍死戰,我要把天罡城圍起來,一邊慢慢的困死姚廣的部下,一邊和你一起修煉。”

“這樣做可行嗎?”婉君不是很懂這些策略,她疑惑的問。

秦巖笑着說:“這個你就別管了,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中午午時三刻,秦巖帶着婉君走出了自己的府邸,來到了城中的廣場上。

這一刻,他手下的官員帶着各自的士兵整齊的排列在廣場上。

當他們看到秦巖後,立即高聲大呼:“將軍!將軍!將軍!”

秦巖騎在靈馬上,向所有的人擺了擺手。人們都不再高聲呼喊,安靜的看着秦巖。

秦巖騎在靈馬上,對所有的人說:“姚廣這些年來一直對我不滿,我原本想息事寧人,但是他卻依舊咄咄逼人,這一次我要帶着你們將他趕盡殺絕。你們願意與我一起赴湯蹈火嗎?”

說到最後,秦巖猛然提高了聲音。

所有的人都大聲叫起來:“將軍,我們願意。”

“很好,出發吧!”秦巖大聲的說,然後在前面帶路向城外走去。

一隊隊官兵跟着秦巖的身後,也向城外走去。

走出城後,有一半的官兵不敢繼續讓秦巖在前面帶路,他們來到了秦巖的前面,防止有人偷襲秦巖。

與此同時,姚廣暗藏在城中的奸細立即將這裏的情況傳給了姚將軍。

姚將軍得知秦巖真的出城攻打自己後,他的臉色在瞬間變得極爲難看。

坐在姚廣身邊的謀士冷笑起來:“將軍,你不要怕,咱們天罡城易守難攻,他們來了絕對會無功而返。”

“誰說我怕了,我他嗎的從來沒有怕過。”姚廣憤怒的說。

強制寵愛,染上惹火甜妻 其實他真的有些害怕,因爲他知道秦巖得到了婉君,他更知道婉君可以在短時間內幫人提升實力。

他怕自己不是秦巖的對手。

“將軍,我當然知道您不怕了,但是我們沒有必要和他們硬碰硬,您說對不對?”謀士看到自己觸怒了姚廣,立即小心翼翼的對姚廣說,生怕姚廣對他下毒手。

姚廣點了點頭,義憤填膺的說:“這個王八蛋,我遲早有一天要殺了他。”

停頓了一下,姚廣對這個謀士說:“你吩咐下去,讓所有的人都戒備起來,沒有我的命令不允許出城。”

玄炎濤天 緊接着,姚廣似乎又想起了一些事:“對了,把所有的人都收編回來,千萬不要讓姬亮那個王八蛋給一個個逐個吞掉。”

謀士點了點頭,轉過身離開了。

另一邊秦巖帶着大軍首先來到了邊陲小鎮。

邊陲小鎮上姚將軍的人早就嚇得逃光了,只剩下半座空城。

秦巖早就預料到這件事情。

鎮長有點怕死,他跑到秦巖身邊壓低聲音說:“將軍,城中無人,我要不要留下來幫你看守小鎮?”

秦巖一眼就看出了鎮長的伎倆,他翹起嘴角冷笑起來:“你不是想幫我看着小鎮,而是不敢和我去攻打姚將軍吧!”

“不不不,將軍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說小鎮沒有人管理,是很容易出亂子的。”鎮長趕快辯解起來。

“亂就亂一些,等我們回來再收拾不行嗎?如果我們將兵力分散開,是很容易被各個擊破的,你難道連這一點軍事常識都不懂嗎?”說罷,秦巖擰起了眉頭,滿眼寒光地看着鎮長。

鎮長被嚇壞了,他立即點了點頭,說:“多謝將軍提醒,我還真沒有想到這一點。”

秦巖冷哼了一聲,不屑一顧的說:“沒有想到,以後就好好的學習。否則就不要當這個鎮長了。”

“是是是,我知道了。”

爲了杜絕以後再有人說這種話,秦巖大聲的說:“所有人都聽着,我們接下來攻打的其他城池,不允許任何人駐守。如果誰向我請示想駐守,我就撤了他的職。”

說到最後,秦巖提高了聲音,同時眼神犀利的向所有的官員望去。

沒有一個官員敢和秦巖對視。 經過半天的急行軍,秦巖他們來到了姚將軍算下的另一座城池,這座城池沒有太多的士兵,秦巖他們很快就佔領了。

不過秦巖並沒有派人駐守在這裏,而是帶着大部隊向天罡城疾馳而去。

經過一天一夜的長途跋涉,他們終於來到了天罡城。

姚將軍早就得到了消失,關閉了城門,並且升起了防護罩。

“將軍,我們要不要強攻?”護衛隊隊長問秦巖。

秦巖搖了搖頭說:“把天罡城給我圍住就行了,我們沒有必要強攻,那樣的話會死很多人。”

聽到秦巖這樣說,護衛隊隊長特別詫異,如果是以前,姬將軍是絕對不會這麼做的,因爲姬將軍追求的是利益,從來不會在乎手下的生命。

在姬將軍看來,利益纔是永恆的。而屬下死了還可以再招。

他覺得現在的姬將軍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樣了,不過他特別高興姬將軍的轉變。

其實他根本不知道此刻的姬將軍早就不是以前的姬將軍了,而是變成了秦巖。

“是,將軍,我明白了!”護衛隊隊長立即將秦巖的命令傳了下去。

大家也都十分詫異,想不明白秦巖千里迢迢跑到這裏居然沒有強行攻擊天罡城,只是把天罡城圍了起來。

不過大家也都十分惜命,都覺得這面做非常好。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了,當半個月後,大家發現秦巖居然還沒有下令發動進攻,天天不是在帳篷裏練功,就是到處遊山玩水,根本不像是出來帶兵打仗的。

“奇怪,將軍這是怎麼搞的?爲什麼不帶我們進攻天罡城?”

“我也不知道啊!我最近發現將軍怪怪的,好像和以前不一樣了。”

BOSS別這樣 “管他呢,只要將軍對我們好就行了,他怪怪的就怪怪的吧!”

豪門驚夢III素年不相遲 與此同時,天罡城內姚將軍正臉色陰沉的坐在椅子上,他的謀士站在他的身邊戰戰兢兢的看着姚將軍。

“你說姬老賊爲什麼到現在還不對我們發起攻擊?”姚廣咬牙切齒的問。

“將軍,他這樣做會不會是爲了提升實力,因爲他身邊有婉君。”

聽到謀士的話,姚將軍恍然大悟,他覺得自己的謀士說的非常對,姬通這樣做一是可以自己提升實力,卻限制了他出去尋找機緣,此消彼長之下姬通的實力自然就更高一籌。

“該死的姬老賊,沒有想到他這麼陰險,我們有什麼辦法破解嗎?”姚廣滿眼期待的問。

他的謀士苦笑起來:“將軍,目前爲止我想不到任何辦法。”

聽到自己的謀士這樣說,姚將軍十分生氣,忍不住在心裏面破口大罵起來:真是一頭豬,連這麼點事情都想不出來,我要你還有什麼用。

不過姚將軍只是在心裏面這樣想,並沒有說出口。那樣的話就太傷和氣了。

他的謀士嘆了口氣,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他似乎也知道自己沒有給自己的上司出謀劃策,自己是不合格的。

“好了,今天就到這吧,你好好給我想想,有什麼辦法讓我儘快提升實力。否則用不了多長時間,姬通那個老賊就會超過我。”

“將軍,我知道了。那我走了。”姚廣的謀士轉過身走了。

不知不覺中兩個多月過去了,經過這兩個多月的修煉,秦巖的實力提高了不少,他估計再有三個月最長四個月他就可以晉升到天仙中期。

到時候他就可以十拿九穩的將天罡城攻下來了。

與此同時,婉君的實力也大幅提升,已經達到了天尊後期。

再有兩三個月也能進入天尊巔峯。

“巖哥,我真沒有想到我們的實力進步的這麼快。”婉君還以爲是自己的身體在起作用,其實她根本不知道如果不是秦巖的九陰九陽之體,她的實力不會提升的這麼快,因爲她只是一個爐鼎,可以幫助別人提升實力,卻不能幫助自己大幅提升實力。

當然這種事情秦巖不可能和她說。

就在這時,秦巖突然聽到軍帳外響起了驚天動地的喊殺聲。

秦巖眯起眼睛向遠處望去,詫異的在心中暗想:這是誰沒有我的命令突然向天罡城開戰了?

不過緊接着,秦巖就反應過來了,這應該不是有人向天罡城開戰,如果是向天罡城開戰,發出的聲音肯定是從天罡城那邊傳來的,不可能從軍帳外響起,莫非姚廣對我出手了?

不會吧?他難道不怕我在這裏殺了他嗎?

在秦巖看來,姚廣出城那簡直就是在找死。

姚廣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呆在城中。

原來姚廣等了兩個多月,有些等不及了,他覺得與其留在城中等死,還不如跑出城外偷襲秦巖,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