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就在顧念奴和葉峰領悟太極陣法的時候,紫岩宗的四艘飛行寶船已經起飛,化作長虹破空飛走。

與此同時,不遠處的古城中,那兩個神衛已經回到古城,和兩個神衛在一起的人,正是李藥師和那個葯童。

那個年紀小的神衛臉色蒼白,背後的戰甲已經撕裂,之前他跟雷虎交手的時候,被雷虎擊中,所以背後的戰甲才會撕開一條口子。

李藥師已經把斗笠人擊殺九幽邪教之人,且搶走丹藥的事告訴了兩個神衛。

兩個神衛聽完李藥師的話,相視一眼,眼中同時露出了震驚之色。

「大哥,難道此人是念師書院的人?」年紀小的神衛猜測。

「他應該不可能是念師書院的人,念師書院的人一向自傲,豈會帶著斗笠見人?」年紀大的神衛搖了搖頭。

「可是……如果他不是念師書院的人,怎麼可能會那麼可怕的靈魂陣法?」李藥師忽然開口。

「這天底下,除了念師書院之外,還有一個地方也有不少靈魂念師,他們的靈魂陣法也非常可怕。」年紀大的神衛正色道。

李藥師和年紀小的神衛臉色都是一變,只有那個葯童一臉茫然。

「大哥,難道他真的是琅嬛靜齋的人?」年紀小的神衛問道。

「如果他不是琅嬛靜齋的人,我實在想不出還有哪個地方有那麼厲害的靈魂念師。」年紀大的神衛皺著眉頭。

「唉,李藥師,如果真是琅嬛靜齋的人把丹藥搶走了,你也只能認命了。」年紀小的神衛看著李藥師,無奈的搖了搖頭。

李藥師不解,皺眉道:「如果他真是琅嬛靜齋的人,何必來搶我的陰陽兩儀丹?」

「李藥師,我們現在就回去問統領大人,如果統領大人認識這個斗笠人,統領大人或許認識那個斗笠人。」年紀大的神衛對李藥師說道。

話音未落,他已經拔地而起,化作一道金光破空飛走,年紀小的神衛緊隨其後。

「無論是念師書院還是琅嬛靜齋,都不是我能得罪的……」李藥師看著漸漸遠去的兩個神衛,深深嘆息。

……

這個時候,葉峰和顧念奴還在領悟太極陣法,他們把靈魂念頭融合,化作符文,如魚兒般遊走在太極陣中,仔細參悟太極陣中的符文和陣紋,對太極陣法的領悟越來越深。

通過融合靈魂念頭的方法,他們領悟陣法的速度快了不止一倍,他們又驚又喜。

他們並不知道,即使在念師書院,能像他們這樣領悟靈魂陣法的人也非常稀少。想要做到這一步,兩個靈魂念師的靈魂念頭必須完美的融合起來,葉峰和顧念奴沒有任何人的教導,居然做到了這一步,實在匪夷所思。

如果讓念師書院的人知道,肯定會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幾個時辰后,葉峰和顧念奴依然沉寂在領悟中,他們只領悟了一小部分太極陣法而已。

太極陣法實在太深奧了,即使葉峰和顧念奴聯手,短時間內也未必能領悟透,更無法發揮出太極陣法的全部威力。 就在葉峰和顧念奴領悟太極陣法的時候,下所說的武技究竟是什麼品級?」有人忽然問道。

「應該是地階武技!」老者的聲音再次響起。

「應該?」不少人忽然笑了起來,什麼叫「應該」是地階武技?

「那套武技是老夫在一處古遺迹中發現的,前三重不見了,後面還有三重,也就是說,共有六重。老夫雖然只得到了第四重,可也受益匪淺。」老者說道。

「只有第四重?」不少人譏笑,共有六重的武技,只得到第四重有個屁用!

「老先生,只有第四重的武技,威力又能強到哪裡去?」有人嘲諷。

「那套武技是地階上品武技,即使只有第四重,威力也遠遠超出大多數人階上品武技!」老者正色道。

「地階上品!」眾人終於色變,地階上品武技,儘管是殘篇也非常珍貴,價值甚至超過一些人階上品武技。

要知道,連五大勢力也沒有地階上品武技!

「老先生,不知道你所說的武技是什麼類型的?」眾人都看著老者。

「那是一套身法類的武技,叫做《魅影迷蹤步》!」老者緩緩說道。

「魅影迷蹤步!」葉峰心中一震。

「葉大哥,你怎麼了?」顧念奴忽然傳音問葉峰。

「我有《魅影迷蹤步》前三重!」葉峰穩住激動的心情,傳音給顧念奴。

顧念奴臉色一變,她也無法保持冷靜了,如果葉峰能得到第四重,《魅影迷蹤步》的威力必將大增!

忽然,有人問道:「身法類的武技,前兩重,甚至前三重很有肯定是基礎,如果沒有前三重,就算得到第四重恐怕也沒什麼用吧?」

「沒錯,如果是其他攻擊性的武技,或許沒有前三重也能發揮出一部分威能,可身法類的武技就不同了。」

「老先生,你之所以願意拿出這套武技,恐怕就是因為它是雞肋吧?」

眾人對《魅影迷蹤步》的興趣頓時大打折扣。

老者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如果諸位真的有太乙雷木,在下願額外拿出五百萬元石!」

葉峰大急,他絕對不能眼睜睜看著武技落在別人手中,可他沒有太乙雷木,根本無計可施。

顧念奴也不禁替葉峰著急起來,因為她清楚第四重武技對葉峰的重要性。 「太乙雷木我沒有,不過我有天雷木,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借給你,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就在葉峰無計可施的時候,聖皇圖中的鬼母忽然傳音給他。

葉峰聞言臉色一變,傳音問:「什麼條件?」

「這間交易大廳之內,有個人身上有太虛一族的氣息,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此人身上應該有太虛一族的皮毛,又或者是太虛一族身上的其他東西。」鬼母傳音道。

「太虛一族?」葉峰疑惑,根本不知道太虛一族是什麼東西。

「太虛一族很神秘,這個種族可以自由穿梭虛空,即使是萬象境武者也抓不住他們。他們像蛇一樣可以蛻皮,他們的皮毛是至寶,足以媲美地階上品武技。」鬼母說道。

葉峰震驚,太虛一族脫下的媲美,價值居然足以媲美地階武技!

「在你沒登上第一重天之前,我無法離開聖皇圖,嘿嘿,我把天雷木給你,你幫我得到太虛一族身上的東西。我想,你應該不會拒絕我的提議,我說的沒錯吧?」鬼母傳音。

「那人憑什麼把東西交給我?」葉峰沒好氣的傳音。

「我可以給你一些寶物,你可以用寶物跟他交換,如果他不答應的話,你就想辦法把他引入聖皇圖,我親自解決他!」鬼母一笑。


「好!」葉峰毫不猶豫的答應了鬼母,接著,他抬頭看著對面的老者,笑道:「老先生,我對那套武技有些興趣,不過,我沒有太乙雷木,只有天雷木……」

「天雷木!」老者既驚又喜,「不瞞朋友,其實我原先也想用天雷木煉製寶器,可實在找不到,這才改用太乙雷木,沒想到朋友手中居然有天雷木!」

葉峰一笑,從懷中取出一塊巴掌大小的天雷木,雷光大作,照耀整個交易大廳。

眾人色變,不愧是天雷木,居然渾蘊含著如此恐怖的能量。

那個老者瞧見葉峰取出天雷木,也取出了一卷捲軸和一袋元石,揚手一揮,直直的飛向了葉峰。

葉峰手腕一動,天雷木化作一道雷光飛向了老者,與此同時,他伸手接住了捲軸和袋子,收入乾坤布袋。

老者和葉峰交易完成後,一個女人忽然開口:「我需要三種煉丹的藥材。」

當即,女人把三種藥材的名稱報了出來。

這個時候,葉峰的注意力根本不再交易會上,他忽然傳音給鬼母:「到底是誰有太虛一族的東西?」

「從你左手邊起的第三個人!」鬼母傳音。

「等交易會結束后,我們再找他,看看他願不願意把東西交出來。」葉峰傳音。

「咯咯,隨便你,反正你必須幫我把東西弄到手。」鬼母一笑,不再多說什麼。

「葉大哥,你怎麼了?」顧念奴忽然傳音給葉峰。

葉峰傳音給顧念奴,把鬼母跟他所說的事告訴了顧念奴。

聽完葉峰的話,顧念奴玉容微變。


就在這時,那個女人已經得到了三種藥材,她的交易已經結束,緊接著,那個擁有太虛一族東西的人忽然開口:「老夫需要一個靈魂念師幫我布陣,報酬是一件雷屬性下品寶器。」

「寶器!」眾人色變。

「不知諸位當中,有沒有靈魂念師?」擁有太虛一族東西的老者問道。

「靈魂念師!」葉峰和顧念奴臉色齊變,這或許是接近老者的一個機會。

想到這裡,葉峰傳音給老者:「老先生,不知你想布希么陣法?」

「年輕人,你是靈魂念師嗎?」老者傳音問道。

「沒錯,在下確實是靈魂念師!」葉峰迴答。

「布希么陣法,老夫現在不便多說……年輕人,你可以願意幫老夫?」老者笑著傳音。

「老先生,你想在什麼地方布陣?」葉峰傳音問道。

「就在雷霆古城,年輕人,這下你應該放心了吧?」老者笑了笑,傳音道。

「老先生,我們有兩個人,能一起去嗎?」葉峰又問。

「當然可以!」老者傳音。

「好,我們就跟老先生走一趟!」葉峰笑著傳音。

聞言,老者抬頭看著在場眾人,淡淡一笑:「在下已經找到一個靈魂念師了,諸位繼續交易好吧。」

聽到老者的話,在場眾人臉色一變,暗暗可惜,一件雷屬性寶器居然就這樣沒了。

接下來,眾人又進行了幾場交易,交易大會終於結束,眾人紛紛離開交易大廳。

葉峰和顧念奴也走出了交易大廳,離開交易大廳后,他們和秦雷完成了妖丹的交易。緊接著,他們披著黑袍走出了紫月商會。

紫月商會外,那的擁有太虛一族東西的老者早就在等著葉峰兩人,老者身邊居然還有一個披著黑袍的人,也不知道跟老者是什麼關係。

「年輕人,我們就住在交易大街外的酒樓里,你不介意跟我們走一趟吧?」老者笑道。

「老先生,帶路吧!」葉峰一笑。

老者笑了笑,當先在前帶路,他的夥伴緊隨其後,葉峰和顧念奴緊跟在後面。

葉峰等人走後,紫月商會走出三個人,他們同時摘下面具,其中一個人居然是雷建成!

其餘兩個人,其中一個二十來歲,氣質儒雅,眼神卻極其銳利,另外一個居然是太易教長老雷劍!

「那人身上居然有雷屬性寶器……」雷劍看著漸漸遠去的葉峰等人,舔了舔舌頭。

太易教的人擁有雷霆道種,如果再加上一件雷屬性寶器,實力肯定會大大提升。

「長老,能有寶器的……絕對不是普通人,他們本身的修為肯定也不會太弱。」氣質儒雅的青年正色道。


「哼,蕭玄齊,你別忘了,這裡是雷霆古城,是我太易教的地盤!」雷建成冷哼。

「建成說的沒錯,這裡是我太易教的地盤,只要在天荒域,我太易教就不用懼怕任何人!」雷劍一笑,朝著交易大街之外走去,雷建成和蕭玄齊緊隨其後。

……

這個時候,葉峰等人已經走出了交易大街。

在老者的帶路下,葉峰和顧念奴進入一間酒樓,穿過曲曲折折的長廊,老者帶著葉峰和顧念奴走入一間寬敞的院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