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就差沒直說“你這個性無能只會用手”了。

賈環聞言,卻沒有再反擊,而是憐惜的容消瘦了許多的贏杏兒,道:“你一直穿着孝,還茹素,我就算再飢色,也不能在這時候要了你。”

贏杏兒聞言,環的目光又柔順了許多,不過也沒像尋常女孩子被感動後那樣,說什麼動情的話。

兩人只是微微一笑,盡在不言中。

……

“杏兒你果然厲害,我等凡俗之人目光還在雞毛蒜皮的算計時,你的目光,已經瞄準了星辰大海,爲夫佩服,佩服!”

前那副佔了大半面牆的“星空圖”,賈環大讚道。

贏杏兒以爲他又在耍寶,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道:“這是大秦官員分佈脈絡圖,哪裏是什麼星辰大海……”

賈環:“……”

他贏杏兒,又那副“星空圖”,上面起碼有幾萬個星星吧?

錯愛之候補情人 而且……

這分明就是星星啊!哪裏能官?

贏杏兒驚的模樣,知他不解,笑道:“大秦二十三省,兩百一十五州,一千二百八十一縣,凡是有品階的,九成以上官員,皆在此圖上。”

賈環聞言震驚,瞠目結舌道:“杏兒,這個圖……你……”

他甚至都不知該怎麼問。

贏杏兒笑道:“這不算什麼,是一門帝王學問,旁人自然。

皇祖在時,曾指點過贏歷,我也在,順便記下了法門。

這張圖,是在我父王密室中現的。

是他這二十年來執掌朝政,積攢下的人脈。

不過,上面有好些官員已經不在了,所以我劃去了他們。”

贏杏兒指着圖上正中央附近的幾顆大“星辰”對賈環說道,“星辰”上面,的確可見一淡淡的“x”。

接着她又笑道:“幸好,新出現取代他們的人,其中也有自己人,所以損失沒有預料中的大。”

的確,被打叉的“星辰”邊上,有好幾顆旁邊又出現了新的“星星”……

縱然賈環再遲鈍,也明白其中的意思。

碟中諜啊……

這並不出人意料。

隆正帝雖然現在雷厲風行,威壓宇內,皇霸之氣四射。

可是,他真正掌權的時間終究太短了。

連一年都不到……

太上皇在時,他沒有任何機會去大肆招攬人手,收取人心。

所以,即使他暗中培養了不少人,可這些人的忠心總會打個問號。

畢竟他之前不過是泥塑的菩薩,自身難保,又怎能讓別人死心塌地追隨?

相反,炙手可熱二十餘年的忠順賢王,卻能招攬無數人手……

兩人招攬的人手之間,肯定有重合的部分。

而這一部分,,如今被隆正帝提拔了上來,成爲了核心。

只是不知,他們如今到底忠於哪個……

“杏兒,你爹留下的人脈,你能用得上?”

賈環乾巴巴的嚥了口口水,問道。

贏杏兒淺笑道:“自然不可能如當年那般如臂使指,但總有一分香火情在。這就足夠用了……”

“這些……全都是?”

賈環不可思議道。

贏杏兒搖頭笑道:“那怎麼可能?只有一部分。”

賈環聞言,海松了口氣,道:“唬我一跳,我以爲……”

話沒說完,就見贏杏兒拿着一根玉枝,在圖上畫了一個大大的圓……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衆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噗嗤!”

贏杏兒見賈環那副驚呆了的模樣,饒是知道其中有他故作誇張逗她開心的緣故,可還是忍不住笑出聲。ω.m

這便是她極喜歡和賈環在一起的原因之一。

重生之金融霸主 賈環總能讓她感到輕鬆,愉快。

“杏兒,這也太誇張了些吧?”

賈環抽抽着嘴角說道,那可是整個大秦近七成的一個圓……

贏杏兒微微搖頭,道:“並不誇張,若非如此,我父王又何以以一王爵,將那位壓制了整整二十年不得翻身。”

賈環想想也是,當時滿朝上下差不多都是忠順親王的門生。不過聽贏杏兒毫無芥蒂的一口一個父王,他奇道:“杏兒,你和忠順王不是早就斷絕關係了嗎?怎麼還……”

贏杏兒聞言沉默了下,然後笑道:“血脈至親,又如何能說斷就斷?更何況,還有我母妃在。

當然,如今的父王,也只是一個稱呼而已。

他現在身陷囹圄,被重兵圈禁,生死難料,我也不必再同他生仇計較。

最重要的是,若不如此,我又如何能接收他手中的力量。”

賈環皺眉道:“我力量虛的很,你還是撇乾淨爲好。那位壓忠順王時,也沒見這些力量有什麼用。”

贏杏兒苦笑道:“我父王不是倒在那位手裏,是倒在環郎你手中啊!

所謂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再加上,還有贏朗那個內賊……

幾番巧合加在一起,才讓他連反擊之力都使不出,就栽倒了。

但若沒有環郎相助,沒有兵權護身,縱然那位在王府現了那座祭壇又能如何?

世人只會相信那是被栽贓陷害的。

但他有了環郎的相助,才……

可恨,飛鳥盡,良弓藏。”

見贏杏兒恨的咬牙切齒,賈環忙攬着她坐下,笑道:“好了好了,你爹那邊就不說了,就算沒有我,也註定失敗。

杏兒,你知道爲什麼嗎?”

贏杏兒聞言,頓了頓,嘆息一聲,道:“因爲沒有兵權。”

賈環讚道:“對,因爲沒有兵權!自古而今,想政變上位者,無一不是軍權在握。

靠一些文臣的嘴皮子就想推翻一位帝王自己上位,只能用天真來形容。

所以,在你父王氣焰最盛時,我都不。”

贏杏兒搖頭道:“這個道理,他又何嘗不知?他也曾嘗試過拉攏一些武勳將門,但是,只露出一點風頭,還沒動作,就受到了皇祖嚴厲的警告。

兵權,那位觸碰不得,我父王同樣觸碰不得。”

賈環笑道:“我說的不是這個,我想說的是,不管現在外面那些人在籌謀什麼,或是政變,或是謀反,只要他們手中沒有兵權,他們就一定不會成功!

杏兒,你明白嗎?”

贏杏兒聞言,面色一變,從賈環懷中坐起,,道:“環郎,你都知道了?”

賈環笑道:“何止是我,牛家溫家秦家甚至還有諸葛家,都收到了風聲。

就憑如此行事,那些人就註定會失敗。

機事不密禍先行的道理,他們都懂,卻做不到。

杏兒,我只問你,這裏可有你的手尾?”

賈環面色嚴肅,正色杏兒。

贏杏兒面帶苦笑,道:“若是我來籌謀,又怎會這般粗陋?又怎會不與環郎相商?”

賈環聞言,輕輕呼出了口氣,道:“你沒摻和在裏面就好,不過我倒是很好奇,那些人到底想幹什麼……”

贏杏兒道:“無非是給那位一點難,他們沒有兵權,甚至連文官中都無幾人,宗室諸王倒是想動,卻又沒那個膽量。

我正猶豫着,是不是動些人手,給他們添把柴……

不過如今這場鬧劇,十之八.九是那位引蛇出洞的伎倆。”

賈環笑道:“還是杏兒最聰明,我也是昨夜纔想到的這點,你現在就能想明白,可以的!”

贏杏兒聞言,沒好氣的白了賈環一眼,又頗爲失落的那張官員圖。

顧總你老婆又要離婚 賈環又將她攬入懷中,柔聲道:“收起來吧,咱們目前還用不到它。”

贏杏兒噘嘴,難得做小女兒狀,鬱悶道:“我只是氣不過那位那樣待你,你幫了他多少……”

賈環呵呵一笑,道:“其實也不算幫他。”

贏杏兒無語道:“這還不算幫他?”

賈環聳聳肩道:“因爲當時我沒有更好的選擇。

若任憑你父王坐大,甚至上位,賈家的處境會更艱難。

當初我祖父那句‘行爲輕佻,望之不似人君’的話,讓他錯失了儲君之位。

這種斷人財路之行,是生死不共戴天的大仇。

亦或是,若讓贏歷上位。

那麼以他的性子,待他坐穩江山後,第一個要對付的,一定是我賈家,繼而是整個軍方。

他心性高傲,怕是心中立誓要作出越太上的功績和偉業。

所以,他上位,更不合適。

而你又不願意做女皇……

推來算去,就只有那位坐江山了。

而且,他雖然有千般不是。

但至少,他不曾想滅絕我賈家,還可容得下賈家的存在和富貴。

這就夠了。

正是因爲如此,我纔會數次出手。

當然,並非只是如此。最重要的是,這樣做,才最符合賈家的利益。”

聽到賈環的話,贏杏兒怔怔出神的。

賈環在世人眼中的形象,是飛揚跋扈,粗魯任性的。

而他之所以能夠得兩代帝王寵信,又與諸多軍方巨頭親誠精愛,是因爲他重情重義。

爲了一個庶出的堂姐,他甚至敢在皇宮裏將一親王世子打成廢人。

爲了一街頭老嫗,他敢將文臣第一人李光地的獨子打一耳光。

爲了一叔伯,他敢一個人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險,孤身赴龍城取藥引。

種種做派,種種不要命的做派,都表明,他沒有多少心機,全憑本心做事。

在人精扎堆,缺心眼稀少的最上層社會裏,賈環這樣的人,真的很難讓人厭惡,也容易讓人放心。

這或許便是兩代帝王都對他榮寵不絕的緣由。

可誰又能想到,賈環的所作所爲,根本不是出於赤子本心,而是出於深思熟慮的謀算。

他數次相幫隆正帝,不是因爲兩人有深厚的情誼。

而是因爲,利益。

杏兒吃驚的模樣,賈環好笑道:“不用這樣雖然我有很理智的思考這些,但我也不否認,我對宮裏那位的的確要比對你父王,對贏歷,對天家大多數人,都要正面許多。

至少,他是唯一一位,將百姓的生死生存,天還大的帝王。

而在其他人的認識裏,百姓依舊如草,皆爲草民,死了一批還能長出一批。

僅憑這一點,我就有足夠的理由去幫他一把。

哪怕他會過河拆橋……

杏兒,我不是冷冰冰只會計算利益的貴族。

重生80:下鄉肥妻要逆襲 我也有天真的幻想,幻想國泰民安。”

贏杏兒聞言,眼睛裏閃爍的,是驕傲的神色,她反握住賈環的手,道:“這樣的你,纔是最真最善最美的你,也是我最喜歡的……”

“我最美?”

賈環眨了眨眼道。

“噗嗤!”

有些嗔怪賈環破壞氣氛,贏杏兒噴笑後,無語道:“是心裏美!”

賈環哈哈大笑,杏兒明亮動人的大眼睛,忍不住吻上了她的脣……

一番淺嘗而止的親暱後,贏杏兒慵懶而愜意的靠在賈環懷中,又調整了下位置,換了個更舒適的姿勢後,道:“環郎,如果……如果那位在封禪祭天后,繼續刁難賈家,逼迫你,你會怎麼辦?

要知道,一旦封禪成功,他的威望便直追高祖和太上。

你會更加不利。”

賈環笑道:“不打緊的,我如今無權無職,賈家的生意也大都停了,他不能把我怎麼樣的。

再者,我義父就要回來了,升格國公,接掌太尉之位。

有他護着,再有牛伯伯等人在,那位能奈我何?”

贏杏兒嘆息一聲,道:“可那些到底都是外人的力量啊,環郎,我不是說武威侯他們不可信,可是,他們庇佑不了你一世的。”

賈環聞言,撫着贏杏兒的長,呵呵笑道:“雖然有些事還沒做成,所以不大好說。但我想告訴你的是,無論情況惡劣到什麼地步,我都有足夠的力量,來保護我的家人,保護我的妻兒子女。

杏兒,你覺得我是信口開河吹大氣的人嗎?”

Hold不住總裁 贏杏兒微微仰起頭,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環,輕輕搖頭道:“你不是。”

賈環在她額頭啄了下,笑道:“那不就是了……你能想到的,我大概也能想到些,包括再遙遠一些的未來。

我從不將身家性命全都交託在別人的手中,這無關信任,只是爲了自保。

所以,你不要憂心我的處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