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就憑他們嗎?”劉致澤淡淡的掃了一眼付振軒旁邊的人問道。

這些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有着法力值,估計這些人就是所謂的異能者聯盟中的人了吧!

看到這些人,劉致澤倒是來興趣了,自己都還沒去找他們的麻煩,他們就找上自己了,看來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啊。

“你就是劉致澤嗎?”付振軒身旁的銘軒淡淡的說道。

他聽到劉致澤那鄙夷的話語之後臉色也是有些難看,畢竟自己好歹也是異能者聯盟的人,如今被人這般小看,自己如果沒有一點動作的話,那還怎麼讓別人服異能者聯盟呢?

“叫你們所謂的異能者聯盟會長來,我不和一些渣渣說話。”劉致澤擡着頭看向了天空,淡淡的說道。

“你找死……”銘軒身後的一羣人一個個憤怒的叫了起來。

銘軒在異能者聯盟裏面的名聲還是很不錯的,而且實力也不錯,精通五行中的水火,可是現在竟然被劉致澤這麼小看。

當然了,只要是學校的人,都知道劉致澤很能打,但是你就算能打難道還能和我們異能者聯盟抗衡不成?要知道,我們這羣人可不是普通人。

此情纏纏纏纏纏 而這時,銘軒卻是伸出了手,示意讓他們都安靜下來。

而他則是看着劉致澤淡淡的說道“很好,你還是我在覺醒後遇到過第一個敢小看我的人。”

“那又如何?渣渣。”南宮劍在身旁笑道。

“嗯?”銘軒臉色一愣,一揮手,手中出現了一團火直接向着南宮劍而去。

南宮劍臉色大變,趕忙躲在了劉致澤的身後,而劉致澤只是淡淡的一揮手,那團火就被拍滅了。

看到這一幕,銘軒的瞳孔一縮,他甚至都沒有看到劉致澤是如何破掉自己的異能。

時光請不要帶走他 不僅是他,就連付振軒還有其他人都是一驚,他們甚至都在想,劉致澤會不會也是個異能者,而且還是個最早覺醒的異能者,否則的話,銘軒的異能爲什麼會這麼容易破掉。

“原來你也是異能者。”銘軒眯着眼睛笑道。

“不好意思,我不是異能者,我承認異能者是很厲害,不過,只是你這樣的渣渣也敢來挑戰我,你能不能告訴我,是誰給你的勇氣?是付振軒嗎?”劉致澤淡淡的問道。

付振軒的臉色一變,他眼中的怒氣更甚了,恨不得現在就把劉致澤扒皮抽筋了,才能消除自己的心頭之恨。

銘軒的臉色更加的鐵青了,劉致澤的話完全是在鄙視自己不自量力了,難道自己還鬥不過他嗎?

想到這裏,銘軒擡起了雙手,一左一右,同時出現了一道火和一團水,他正準備出手,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在了衆人的耳中。

“住手。” 聽到這聲音,衆人轉頭看去,就見一箇中年男子慢悠悠的走了過來,在他的身上漂浮着若隱若現的藍色光芒,看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看到這個中年男子,付振軒的臉色一變,當即叫道“見過校長。”

而一旁的銘軒則是低頭叫道“見過會長。”

臥槽!!

聽到銘軒的叫聲,衆人一驚,這個校長難道就是異能者聯盟中的傳說人物,樊華會長嗎?他怎麼會在來鳳林市中學做校長了?

異能者聯盟的會長沒有多少人見過的,包括銘軒身後的不少異能者都沒有見過,在場的人中,也就只有銘軒才見過這位所謂的會長大人。

“銘軒,你在做什麼?”樊華對着劉致澤笑着點了點頭後又對着銘軒問了起來。

“會長,我……那個啥。”銘軒指了指劉致澤,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自己總不可能說,我是爲了給付振軒報仇纔在這裏的吧!那肯定要被罵死不可了。

“你就是異能者聯盟的會長和現在的校長?”劉致澤看了一眼樊華問道。

樊華點了點頭,臉上帶着笑意,回答道“是我,你就是劉致澤吧!今天來學校是有什麼事情嗎?”

樊華可是知道上個校長是怎麼離開的,就是因爲得罪了眼前的這個少年才換成了自己來做校長的,不然自己還真的沒機會來做鳳林市中學的校長。

而且對於劉致澤,樊華也是知道的,那可是道門中赫赫有名的存在,他可不敢隨意招惹。

“會長,你何必要對他那麼客氣呢,他不過是一個學生而已。”銘軒看到樊華的態度後立刻驚叫了起來。

這位會長的態度有些不對勁啊,以往自己見他的時候,他都是高高在上的,自己反而是賠着笑臉,可是此刻,自己的會長竟然在劉致澤面前這麼乖順,這有點說不過去吧!

“喲,這位校長加會長,看來你的學生和你的手下對我很有意見啊。”劉致澤眯着眼睛笑道。

樊華臉色一變,他狠狠的瞪了銘軒一眼,道“不要誤會,他沒有別的意思。”

“哼,劉致澤,你少拿身份壓會長,我知道,你和秦海的關係很好,別以爲他能夠控制鳳林市中學就能控制我們異能者聯盟了,我告訴你,我不怕你。”銘軒大叫道。

“我們有仇?”劉致澤問道。

“沒有。”

“那你特麼的這麼多嘴做什麼?我和你家大人在說話,你一個小孩子插什麼嘴?”劉致澤反問道。

這個銘軒看來是不教訓一頓不行了,不然的話,他還真以爲自己有了異能就能天下無敵了。

“你……你找死。”銘軒雙手握的緊緊的,他怒視着劉致澤,眼中都快噴出火了。

“來,用你最強的招式向我進攻。”劉致澤招了招手說道。

“銘軒,不要。”一旁的樊華叫了起來。

“會長,沒關係,我不會打死他的。”銘軒還以爲樊華是在擔心劉致澤會被自己打死,當即說了起來。

只是樊華真的會擔心劉致澤的安危嗎?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好嘛!

然而,這時,就見銘軒雙手一攤,一火一水同時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他雙手合在了一起,頓時一股狂暴的能量在他手中形成了起來。

劉致澤一愣,倒是有些驚訝,水火本就是不能相容的,可是這個銘軒竟然能夠強行把水火融合在一起,看來這小子有點本事啊。

“嘩啦啦!”當那股狂暴的能量出現之後,四周更是颳起了一陣陣的強風,吹的整個地方灰塵飛滿天,更是讓身後的一羣人都閉上了眼睛。

“劉致澤,受死吧。”銘軒大叫一聲,同時揮出了手中的能量。

一旁的付振軒雖然閉着眼睛,但是也聽到了這聲音,在聽到這聲音後,他頓時笑了起來,這回看你劉致澤到底死不死。

當那股能量丟出去後,銘軒就瞪大了眼睛看着劉致澤,他也想看看劉致澤狼狽的跪地求饒的樣子,然而,卻是讓他失望了。

就在這時,就見劉致澤慢悠悠的伸出了手掌,向着那股狂暴的能量抓去,那股能量被他抓在了手中,劉致澤的手一握。

“砰!”的一聲,那股能量直接就消失不見了。

臥槽!!看到這一幕,銘軒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敢置信之色,剛纔他看到劉致澤想要用手抓能量的時候還冷笑了起來,可是看到這裏,他才徹底的懵逼了。

自己所有的力量都在那個能量球上了啊,可是現在卻被劉致澤這麼簡單的就給破掉了,請問,劉致澤到底是人還是怪物啊?

“你就這點本事嗎?”劉致澤收回了自己的手淡淡的說道。

“你……你不要囂張,我……我還有……啊。”銘軒大叫了起來,只是還沒等他的話說完,身體就倒飛了出去。

他剛纔看到劉致澤伸出了手指,手指內飄出了一道藍色的光芒直接打在了自己的胸口。

頓時讓自己的胸口無比的疼痛,銘軒甚至都以爲自己的心臟是不是碎了。

銘軒倒飛了出去,還跟着身後一羣人同時飛了出去,一個個的異能者此刻卻是全部躺在了地上。

這時,就見劉致澤化作一道虛影去到了銘軒的面前,一隻腳踩了下去,差點沒有當場踩死銘軒。

“你服不服?”劉致澤淡淡的問道。

“你……我不服。”銘軒大叫了起來,自己怎麼可能會輸?劉致澤絕對是偷襲了自己,一定是這樣的沒錯。

“啪!”劉致澤二話沒說,擡起了腳再次用力的踩了下去。

“噗嗤!”一口鮮血從銘軒口中噴了出來。

“再問你一遍服不服?”劉致澤繼續問道。

鮮血直接染紅了銘軒的臉,那鮮血順着銘軒的臉龐落在了地上,落在了他的衣服上,銘軒頓時感覺五臟六腑都碎了似得。

“劉大師,還請腳下留情。”就在這時,一旁的樊華忍不住走了過來,爲銘軒求饒。

如果繼續讓劉致澤這麼下去的話,估計銘軒就算不死,也要掉層皮不可了,銘軒的資質不錯,樊華可是看在眼裏的,他自然是不想讓銘軒就這樣被劉致澤給弄死了。

“不服氣我能打的你服氣。”劉致澤看都沒有看樊華,再次一腳下去。

“砰!”銘軒後背的地面都跟着碎了,銘軒整個人都在地面上壓出了一個印子來,他雙眼一翻直接就昏死過去。 看到腳底下的銘軒昏死了過去,劉致澤冷笑一聲,擡頭看向了此刻正在瑟瑟發抖的付振軒。

道“辣雞終究就是辣雞,就算飛上枝頭也變不了鳳凰。”

他這話的意思聽起來像是在說銘軒,但是卻又望着付振軒,很明顯是在說這兩人啊。

特備是付振軒,以爲得到了異能者聯盟的幫助就能找劉致澤報仇了,結果現在一敗塗地。

付振軒更是連身體都顫抖了起來,他害怕,恐懼,感覺眼前的劉致澤就像是一座大山似得壓在他的身上,讓他透不過氣來。

自己到底是有多麼愚蠢,纔會來找劉致澤的麻煩啊。

而在付振軒身後的那些異能者聯盟的人,更是驚呆了,銘軒可是他們之中最強的,可是現在竟然被劉致澤踩在了腳底下,他們別說動手了,估計腿都已經被下軟了。

“劉大師,還請腳下留情,留下他一條性命。”樊華看到地上被劉致澤踩着的銘軒後驚叫了起來。

銘軒已經昏死過去了,如果劉致澤再加一腳的話,估計銘軒就要真正的魂歸陰曹了。

劉致澤撇了樊華一眼,當即鬆開了自己的腳,倒不是他害怕樊華,像樊華這樣的,不說多了,就算再來十個自己也不怕。

見劉致澤鬆開了自己的腳,樊華纔對着異能者聯盟內的幾個人使了個眼神,頓時,幾個人走了出來,擡着昏死過去的銘軒就快速的離開了。

“校長,今天找你是有事的。”劉致澤看了一眼正在顫抖着身體的付振軒轉頭對着樊華說了起來。

付振軒始終都只是一個不入流的辣雞而已,對於他,劉致澤不想去對付他,就讓他自生自滅算了。

此婚了了 “請……請。”樊華哪敢遲疑啊,當即伸出了手指向了辦公大樓,劉致澤南宮劍當即走了過去。

來到辦公大樓的校長室後,劉致澤把自己想要休學的事情都與樊華說了一聲,樊華哪敢不同意啊,二話不說的,直接就打了報告出來。

這樣一來的話,劉致澤和南宮劍也算是真正的休學了,再離開學校之前,劉致澤還去見了一下胡秀,看到胡秀正在忙着事情,他也沒有去打擾,所以就直接離開了。

當天晚上,劉致澤再次把所有人都聚在了一起,他已經決定明天就要開始北漂前往京都了,心塔的事情不能耽擱了,而且劉家還有個爺爺等着自己去救。

“我走了以後,你們所有人都去捅天幫坐鎮,爭取把事情擴大化,我要讓全國上下都知道捅天幫的存在。”劉致澤看着周復生張伊趙龍等人說道。

這次跟着劉致澤離開的除了南宮劍以外就只有關瞳和馬淵了,因爲這兩人是沒有牽掛的,不像張伊,他在鳳林市有家,而趙龍還有個王彤,所以劉致澤也沒有去強迫他們跟着離開。

張伊趙龍點了點頭,他們沒有任何的意見,反倒是看了關瞳和馬淵一眼,他們也想去京都,但是卻因爲鳳林市的事情讓他們有些放心不下。

劉致澤在和幾人寒暄了幾句之後就直接回房間了,劉致澤剛剛走進房間,就看到牀上正躺着一個人。

她身穿粉紅色的單薄睡衣,白皙如雪的皮膚若隱若現的,讓劉致澤立刻沒有了抵抗力,她不是別人,正是胡秀。

胡秀已經知道劉致澤快要離開了,所以想要最後再和劉致澤溫存一下。

“呆子,你在看什麼?”胡秀臉色微紅的叫道。

雖然不是第一次了,但畢竟胡秀的臉皮薄,看到劉致澤那呆滯的眼神之後,臉色立刻紅潤了起來。

劉致澤嘿嘿一笑走了過去,道“我當然是在看美女了,不然我在看什麼呢。”

說話間,劉致澤已經撲向了胡秀,整個房間內再次春光無限。

第二日清晨,劉致澤就帶着關瞳馬淵南宮劍洛羽靈以及龍蝦大王出門了,在出門前,胡秀萬般不捨,但是卻沒有辦法,因爲她也知道,一個小小的鳳林市是困不住劉致澤的,所以也沒有打算留下。

她已經把學校的工作辭掉了,畢竟劉致澤都沒有去上學了,她去也沒有什麼意思了。

“我等你回來。”胡秀眼中含着淚水看着劉致澤說道。

劉致澤點了點頭,帶着關瞳一行人就上了周復生張伊兩人的車子,兩人負責把他們送到車站去,這才離去。

車站內,南宮劍望着劉致澤,看了看四周,道“澤哥,咱們第一站去哪?直接去京都嗎?”

劉致澤思考了一會,道“第一站先去省城,老周不是說過,道門需要測試實力嗎?那我先去測試一下實力看看。”

南宮劍點了點頭,二話沒說就去買了五張車票,這次,他們坐的是高鐵了,畢竟去省城有高鐵坐,而不是像上次一樣回老家只能坐汽車。

等到車子來了之後,幾人就上了車,一羣人浩浩蕩蕩的向着省城而去了。

“喂,人寵,你到底要什麼時候纔會陪我一起去找我父親留下給我的寶藏啊。”高鐵上,龍蝦大王躲在劉致澤衣服的口袋裏問道。

“鬼知道你勞資留給你的寶藏在哪。”劉致澤摸了摸鼻子一臉的無奈之色。

據龍蝦大王所說,它勞資有留下過什麼寶藏給它,只要當它得到那些寶藏之後,實力纔會大大的提升,甚至是直接恢復巔峯的實力。

這龍蝦大王每次都吹自己是上古龍神的後代,不過在劉致澤看來,這龍蝦估計是在吹流弊纔對。

一隻龍蝦怎麼可能會是上古龍神的後代,就算龍族再淫dang,也不可能去和一隻龍蝦結合吧。

“人寵,我記得,我父親留給我的東西在北荒,到時候你要陪我一起去。”龍蝦說道。

“有好處嗎?沒好處就別叫我,還有,我是你主人,而不是你的人寵,你再亂叫,信不信我分分鐘弄死你。”劉致澤惡狠狠的說道。

“噗嗤!”一旁的洛羽靈聽到這裏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她的鳳眸在劉致澤身上掃過,直接摟住了劉致澤的手臂,輕笑道“夫君,你和一隻龍蝦這麼計較幹嘛?”

劉致澤的手臂被洛羽靈胸前的兇器所撞擊着,再加上洛羽靈身上飄出的淡淡香氣,劉致澤一下子就可恥了!凡是莫開頭,開頭以後就更加難以忍受了。

劉致澤覺得在和南若兮第一次後,自己的興趣越來越大了,當然了,他也知道,身爲男人,這也是正常的。 “我說小靈靈,你當初在千年前就有那麼大了嗎?”劉致澤望着洛羽靈那傲人雙峯輕聲問道。

如果不是在千年前有那麼大的話,難道說是洛羽靈在血棺內第二次發育才變的這麼大的嗎?有點不現實吧!

“怎麼樣,夫君,喜歡嗎?想不想試試手感。”洛羽靈狡黠的笑了笑。

這麼久過去了,她也已經融入現代社會了,所以,在說出這話之後,她還偷偷的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人之後看着之後,才抓着劉致澤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兇器之上。

等等……劉致澤一驚,這特麼什麼情況啊?洛羽靈學壞了嗎?

可是自己手上傳來的感覺不會有錯啊,那柔軟,那手感,雖然隔着衣服和內衣,但是不可否認,真特麼的有些爽啊。

“先生,需要吃點東西嗎?”忽然,一個漂亮的乘務員妹紙推着一輛車子來到了劉致澤的身旁,不過這妹紙倒不是對他說的,而是對着另外一邊關瞳說的。

劉致澤聽到這聲音也是一驚,趕忙抽出了自己的手,要是被發現了,那多尷尬了。

等到那乘務員妹紙離開後,劉致澤才瞪了洛羽靈一眼,道“小靈靈,你學壞了。”

“沒有哇,我記得,我上次和胡秀看島國電影的時候,裏面的男主角就是這個樣子的,而且看樣子好像很喜歡似得喔,夫君,怎麼樣?你喜歡嗎?”洛羽靈輕聲問道。

尼瑪!!劉致澤臉色鐵青,難怪胡秀會變的那麼主動,原來都是因爲看了島國片子的原因。

而且最特麼尷尬的事,你看就看,何必要拉着洛羽靈一起看呢?

別人作爲一個千年屍王,還被你坑着去看島國動作電影,她容易嗎?

不過,還真別說,自己還的確挺喜歡的。

想到這裏,劉致澤都覺得好笑了,自己會不會太賤了點!

“喜歡是喜歡,不過,這車上人太多了,被發現了不好。”劉致澤苦笑道。

“這有什麼關係呀,上次我和胡秀看的那個,還是在公交車上呢,而且在人羣中就已經那個了呢。”洛羽靈臉色有些紅潤,低着頭輕聲說了起來。

臥槽!!劉致澤真的無語了,胡秀竟然還有這種愛好?還特麼喜歡看公交車上的,真是嗶了狗啊。

“嗯?” 神自東來 忽然,劉致澤的眉頭一挑,他看向了關瞳和馬淵和張伊,他們三人坐在過道的另一邊,此刻彷彿也是發現了什麼似得,才向着劉致澤看了過來。

“夫君,有陰氣。”一旁的洛羽靈也被驚動了,她睜大了鳳眼看向了四周,想要確定一下這個陰氣是從哪裏出來的。

“不用看了,就在前面。”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洛羽靈聞言,擡頭看去,果然,就見前面的車廂內,此刻正走過來了一個青年,他的身體若隱若現的,身上還漂浮着無數的陰氣,,身穿西裝打着領帶,如果不是因爲他身上有陰氣的波動,劉致澤還以爲他是個普通人呢。

“啊……”那人走過來的時候,過道上正好有着不少人,可是卻直接被他身上的氣息給震開了。

一羣人震驚的看向了四周,好端端的,爲什麼自己會被撞開呢?

花心總裁不守信 劉致澤沒有說話,而是靜靜的看着那個人,那個人的眼睛也是一直看着劉致澤,直接向着劉致澤走了過來。

“你就是劉致澤?”那人來到劉致澤面前後開口問道。

劉致澤一臉懶散的樣子,靠在座位上,道“是我,你是哪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