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就這麼一看的話,魏青對這個人的確沒有什麼影響,而且這個人的模樣看不出什麼特點,不過就是平平無奇,扔在人堆里都不一定能留下什麼印象。

但他對她是這樣一副熱絡的態度,也讓魏青有些反應不過來,當下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到有些不自在的往邊上挪了一下。

似乎也知道對方是真的對自己沒有印象,延清臉上的笑容凝滯了那麼一小會兒,但是很快又恢復如常,並沒有什麼異色。

「不記得我也沒有什麼關係,只要魏莊主知道,延清是來幫您的。」延清淡淡勾了勾嘴角,但是卻沒有其他的含義在裡面,至少魏青沒有看到。

「哦?」魏青挑眉。

滿口大話說自己可以幫到他的人,他見過不少,當然最後都證明這些人不過是想要榮華富貴一飛衝天的虛頭巴腦的人而已,但是像延清這樣明目張胆的人,他還是第一次見。

「你要如何幫我,又怎知我要你的幫助?」

延清聞言又笑:「今日您來赴宴,而且還是一個從前不屑於搭理的人,這不就證明魏莊主需要我的幫助嗎?」 第四百九十章諱莫如深

這話前後不通,就算是他來了,也是見了一個他不大喜愛來往的人,那有如何這人又是什麼身份,居然還敢在自己面前賣弄?

魏青有些不悅,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再加上他剛剛怎麼也說是出手幫了自己,也沒有直接乾脆的趕人走。

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就樂意聽下去了,只是那個人卻還不依不饒的,一點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完全看不懂,魏青的臉色已經風雨欲來。

「何必如此心急呢?我不過也只是說句實話而已,倘若莊主願意一試……」

話還沒有說完,魏青已經此刻已經不耐煩地打斷了他,當然他也沒有再聽他說下去的意思。

「這位嚴莊主是吧?要是沒有什麼事的話那邊先走吧。」

他的逐客令都已經下的這麼明顯了,但是對方卻好像絲毫沒有要離開的模樣,仍然厚著臉皮繼續留在了這裡。

「莊主,這番心急,是否因為在下戳中了莊主您的心思呢?」

他依舊一臉高深莫測的模樣,這換了誰也不會就這樣讓他說下去,實在是有些煩人了。

而且他說的也不是什麼好話,魏青覺得自己受到了冒犯,再說了他有什麼樣的顧慮,又怎麼可能會說給一個可能是自己敵人的人聽呢?

「再不離開休怪我口不留情!」魏青乾脆轉過身去不看他。

見他如此排斥,延清似乎覺得有些可惜,還一邊搖了搖頭,輕輕地嘆了口氣,似乎是對方的失誤一樣,又或者說他如今趕他離開,對他來說是一個大的損失。

這副模樣若是沒有點真本事,那可就純粹是在找罵了,魏青忍無可忍抓了他的衣襟,差點當眾失態。

而他們這邊動作幅度這麼大,或多或少,也引起了主座之上顧久檸和姜珊的注意,但是她們的角度看去就是兩個人有些口角之爭,倒也沒有太在意。

延清突然被抓住了衣襟,似乎也是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不過他的臉上沒有多少害怕,反而是有了幾分瞭然。

「看來我果然沒有猜錯,莊主今日恐怕是真的被摘下戳中了心事呢!」

「你若是再敢給我這般陰陽怪氣的說話,休怪我把你的莊園都給吞了!」魏青忍無可忍,面前這個人實在是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能輕易挑起他的火氣,讓他生出一股打人的衝動。

若不是此刻身在別處,恐怕方才就真的控制不住了。

分明這人好似是在幫自己,但是無論從他的神態還是語氣,總覺得對方是在諷刺自己。

「大人不要著急嘛,在下不過是想要大人好好的聽說一說在下的想法而已,何必這般失態呢?這場上多少人看著呢……」

延清始終是不慌不忙,眼中意味深長。

經過他這麼一提醒,此刻魏青才意識到,這周圍已經有不少的人將目光多多少少地放到了他們的身上,顯然是在打探這邊的情況。

其他人的目光是怎麼樣的,他倒是不在乎,到是主座之上的那兩個人,若是讓他們起了疑就不好了。


於是魏青只能把他鬆開,好一會兒才恢復原狀,只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但是其她的人卻被吸引了一些注意力,只覺得這邊突然間起了段子,那場上的畫面才好玩呢。

別的人是巴不得場上亂起來越亂越好,這才合了他們的心意,而這魏青也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自然不想要他們如意。

於是乎只能緩和了自己的神色,而這個時候延清也達到了自己的目的,自然是開開心心的坐回去了。

但是他說並沒有遠離魏青,反而仍舊是一副更加囂張的模樣,和方才面對那孟世豪的時候完全是兩個模樣。

啞醫嫡女:九千歲的小娘子 ,囂張雖然囂張,但是卻並不是針對魏青的。

冷靜下來之後魏青才好好的打量了一旁的延清,發現他這個人雖然長相普通,但是勝在那一雙丹鳳眼生的極好。

哪怕是其他地方平平,但是那雙眼睛卻格外的吸引人的注意。

眼睛是一個人的臉上很重要的一個地方,也是可以直接暴露內心想法的地方,但是只是單單看他那雙眼睛,魏青卻什麼都看不出來。

「莊主您看,如今這姜珊已經得到了世子妃的信任,從今往後她就是這十里八荒里最受人矚目的生意人。」

說到這裡,延清停了停,果然看見魏青的臉色有些不好看,於是繼續添油加醋:「別的人也會趕趟著去求她合作,從今往後還能有莊主您的地位嗎?」

魏青何嘗不知道這樣的道理,他又何嘗不想要去阻止這樣的情況發生,但是今日的情況他也看得分明,早就已經是無力挽回了。

似乎是看出來他這樣的想法,延清忽然一下笑聲帶著些許的輕蔑,讓魏青眉頭一皺。

「莊主的莊園由小做大,如今也算是經歷了各種風風雨雨,沒有想到卻是一個這般瞻前顧後的人。」

延清似乎是嘆了一口氣,只是覺得有些可惜,還一邊搖頭一邊晃腦的。

「你什麼意思?」魏青抿唇,眼中帶著隱忍。

被人輕視的滋味當然不好受,尤其是魏青這樣一個十分驕傲的人,更是忍受不了別人這樣的對待。

也注意到了魏青情緒的變化,但延清絲毫不在意繼續說道:「倘若莊主繼續任由這樣的情況發展下去,那麼別說是莊主了,就是其他人也會慢慢的受到輕視,到最後他們還能不能存在就說不準了……」

他這句話並不是沒有他的道理,相反的,其實他們早就有這樣的想法,只是誰也不敢先說出口就是了。

相較於對方說的這句話,倒還不如這個人的態度,讓魏青覺得驚訝。

「你的莊園叫什麼名字?」

他對「延清」這個名字並沒有多大的印象,但是倘若他說出自己的莊園,那麼他就可以想起來到底有沒有這麼一號人物了。

「是什麼並不重要,莊主只需要記得,在下可以幫助莊主重新坐到第一的位置就可以了。」

他的眼中諱莫如深,但是那劃過的一抹精光卻被魏青敏銳地捕捉到了。 第四百九十一章偷偷跟隨

有些交易會在一些無法被人注意到的角落裡面進行,那些大多都是見不得光的東西,或許有人對此十分的厭惡,也或許有人對此十分到奢求。


這樣的交易或許僅靠一次便能一輩子衣食無憂,但是也有可能就因為那一次被打入阿鼻地獄。

但是在利益面前沒有人會拒絕,這樣滔天的富貴又有誰不渴望呢?

「喂,我說你也太大膽了吧,我告訴你,這要是讓你娘親知道了肯定不會饒我的!」

要說什麼是天雷滾滾,恐怕這個時候徐瑩瑩恨不得從天降下來一道雷把自己劈死算了,也不要讓她面對眼前的情況。

她的面前正坐著快要和自己齊高的程歡,此刻正睜著一雙大眼睛,一臉「無辜」地看著自己。

這丫頭到底是什麼時候爬上她的馬車的?

她怎麼什麼都不知道,都走出十里地了才敢出來,也實在是太大膽了吧!

而相較於十分激動且快要暴走的徐瑩瑩,此刻程歡要顯得冷靜的多。


「我說你瞎激動什麼呀?我這不是出來了嗎,怎麼嚇著你了?」


這丫頭倒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絲毫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有多麼的瘋狂。

「你還敢說!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多大的亂子?」

徐瑩瑩瘋狂抓頭,簡直覺得無比棘手。

她就這樣跑出來了,京城還不知道要亂成一鍋粥呢!

老太妃對她這般看重,這人突然就不見了,還不得瘋了似的找她?

「我能惹什麼亂子?我不是都給祖母留了書信了嘛,她看了自然知道我去哪兒了,也就不會擔心了……」

程歡滿不在乎的說道,然後又挪了挪屁股,給自己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坐姿。

「你你你……」

徐瑩瑩「你」了半天也沒能說出來,一句完整的話,早就已經氣的上頭了,又哪能說出什麼話呢……

而這個時候程歡反倒像是個大人似的,將徐瑩瑩拉到了自己旁邊坐下,不時的「安慰」著。

「徐姐姐就別想那麼多啦,我都安排好了,祖母知道我去哪,也知道我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你怎麼知道你不會有危險,你就這樣一個人跑出來,你知道我可沒有功夫保護你!」

徐瑩瑩撇開她的,手沒好氣的說道,一邊還張羅著要出去。

「不行,我不能任由你這麼胡鬧,我得讓人把你送回去,不然那傢伙要罵死我。」

若是讓顧久檸知道了還不知道要怎麼生氣呢,到時候她要是讓她的寶貝程歡掉了一塊皮,她都怕顧久檸要跟自己算賬。

一聽到徐瑩要把自己送回去,程歡馬上就不樂意了。

「你叫就叫去吧,反正我不會跟他們回去的,要回去你自己回去!」

程歡一撇手,整個人縮在角落裡面,一隻手緊緊的掰住其中一個角,生是不放手。

馬車停了下來,這外頭護送的只有那麼三四個兒人而已。

這些人還是顧久檸給她的,若是只有徐瑩瑩一個人的話,她倒是不擔心自己的安全,畢竟她身上有那麼多防身的東西,一時半會兒的別人對她也產生不了什麼威脅。

但是多了一個程歡那就不一樣了,她還要分心保護這個小妮子,還不能讓她有半點的損傷,這就讓她十分的吃力了。

一個人不怕死是因為她沒有牽挂,但是有了程歡,她就得左右掂量著做事。

見她半天都不肯動,徐瑩瑩只覺得頭疼的很,只能讓人回去給世子府送信,今日無論如何也要把這小妮子給送回去不可。

也怪她實在是沒有骨氣,當初一氣之下撇下顧久檸一個人回了京城,現如今沒待多久,又擔心顧久檸那邊的情況,這才想著要趕緊過去。

但是這好死不死的就讓這小丫頭知道了她要走,而且還不知道怎麼的她知道自己好像是要去找顧久檸,死乞白賴的也要跟著。

她已經義正言辭的拒絕了,態度也十分的強硬,可是沒想到她居然藏到了自己的馬車裡面。

「我不走我就是不走,哪怕你讓人去送信,我今日也不會走!」程歡乾脆耍起了無賴,那麼大的一個人了,這要去動她還真是不方便。

徐瑩瑩沒轍,只能威脅:「你要是再不乖乖的配合你,信不信我把你迷暈了,讓人把你抬回去?」

不過這樣的威脅對於程歡來說卻是不痛不癢,反而讓她一副英勇就義的樣子:「你要迷暈我的話,我還不如現在就喝了毒藥,到時候你抬回去的就不是我,是個屍體!」

「你膽子肥了,居然還敢喝毒藥?」徐瑩瑩直接氣笑了, 重生之爸爸不好當

「總之我就是不走,你要是不帶上我的話,我今日就死在這兒!」

程歡噘嘴,一張尚且還帶著嬰兒肥的臉顯得憨態可掬,但是眼中的狡黠卻是那麼的分明。

「如果我今天死在這,你也不好和祖母交代,到時候娘親還是要找你算賬的!」

「你還敢威脅我?」徐瑩瑩氣得不輕,深吸一口氣,可是對方實在是油鹽不進,說盡好話也不能讓她有半點的動搖。

兩個人僵持了不短的時間,再這樣僵持下去天都要黑了,已經耽誤了今天的行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