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就連涅槃重生,在這一刻也成為了奢望!

「糟糕,該死!天蛟居然已經修成了魂道身,已經接近了當初金龍的程度!」

「以我雷魂,強啟吾魂!」

眼見著姜龍的魂體在沉睡中即將消散,血霧中,黑色小鼎內,青翼雷龍不惜損耗自身龍元,不顧自身傷勢,催動自身雷魂,將其強行灌輸至姜龍的人魂內!

以雷霆的麻痹之效,催發姜龍魂體震動!

劇烈的疼痛交織,姜龍魂體承受幾乎崩裂之苦,這種極端的痛苦,強行催動了姜龍的意念,讓其得以蘇醒!

「該死!」

「涅槃起,浴火重生!」

人魂蘇醒后,姜龍神色大變間,雙手掐訣,迅速抽取涅槃之力,浴火重生!

「撲哧,撲哧!」

火焰之音回蕩而起,所有的血霧在瞬間收縮,重生開始!

剛剛的情況已然十分危急,剛剛只要慢一步,哪怕是一息時間,一切都將無可挽回,姜龍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若不是逆天的戰龍鼎,若不是青翼雷龍不計後果的相救,他必然已經魂體消散,踏入了輪迴。

「兩次浴火重生,此人莫非真是鳳凰轉世,可是鳳凰又怎麼可能轉為人類?」

在姜龍浴火重生時,天蛟驚駭的看著這一幕,沉聲呢喃著。

姜龍此時的情況完全超出了它的預料,如此強悍的重生之術,竟然能夠連續施展,在它的認知中,只有鳳凰能夠做到!

「烈陽指!」

「劍舞化龍!」

「滅世妖箭,三箭齊發!」

天蛟的驚嘆聲剛落,姜龍便從熊熊火焰中一步踏出,攻擊再啟!

這一刻天蛟有種正在面對一頭刺蝟的窘迫感,無法壓制,又打不死,完全無可奈何!

而且在那神秘空間內,天蛟加持了禁制的珠鏈龍藕似乎遭受了短暫的壓制,它無法將其連同九尾龍貓召喚出來。

「我會不會真的被他給拖死。」

艱難的抵擋姜龍的這幾道攻擊后,天蛟為了保存自身的血肉沒有發動反擊,它無法確定姜龍還能重生幾次,這一刻它膽怯了。

武道者的規則運用在它們這些上古獸類的身上同樣有效,膽怯等同於死亡!

不敢反擊的天蛟成為了姜龍的活靶子,靈石瘋狂的消耗,聚神訣超負荷的運轉,讓姜龍短時間內擁有了強大的攻擊力。

妖靈長弓不斷拉開,天隕劍不斷發動斬立決,姜龍的攻擊整整持續了一個時辰,方才有了片刻的停歇!

等到神通結束,七彩光芒消散時,天蛟已經遍體鱗傷,它守護著自己最後的心脈,垂死的掙扎著!

姜龍的攻擊再強也無法徹底殺掉它,天衰之力的溶解也沒有那麼快速!

接下來的只有等待!

姜龍持劍負弓飄浮於空,天蛟盤旋在泥漿之上,緊守自身,沒有露出任何破綻!

隨著姜龍的攻擊結束,天蛟體表的天衰之力開始緩緩凝結。

「怎麼辦?無法擊殺,我的肉身經脈已經無法負荷了。」

目露精光的看著下方,姜龍渾身玄甲的倒刺開始回縮,玄甲覆蓋的面容沒有任何錶情,但是心中已經焦急無比。

他與天蛟之間此刻的想法是相通的,面對對方的強大都非常無力!

姜龍已經失去了再次重生的能力,聚神訣的超負荷運轉也已經到達極限,現在的他不可能再如之前那般,狂暴的施展攻擊,否則一旦經脈破碎,他將失去一切機會!

「你拖不死吾的,我不信你的壓制能夠一直持續下去,龍祖一定是我的,一定是!」

等到姜龍攻擊平息后,天蛟抬起頭顱,狡詐的看著姜龍嘲諷道。

它在試探,試探姜龍的反應, 盛愛暖妻:霸道老公太兇猛

姜龍又何嘗看不出天蛟的試探,聽到天蛟的嘲諷聲,他以不變應萬變,沒有回應它的嘲諷,也沒有說其他的話,始終飄浮於空中,沒有其他動作!


見到姜龍此時的反應,天蛟目光中的狡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凝重,它感覺到姜龍身周的氣息似乎在逐漸變強,隱約間浮現出一股龍威!

「姜龍,你做的已經夠多了,現在交給我!」

「剛剛我用雷魂刺激你的魂體,無形中讓我跨越了一道曾經無法逾越的瓶頸,這一次我要本體出動!」

「吼!」

隨著姜龍身周的龍威越來越強,一縷縷雷霆憑空閃現,震懾天地的龍威衝天而起,姜龍眉心間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紅光!

青翼雷龍龐大的身軀從其眉心鑽了出來!

「蛟類成龍,本為天地宿命,你卻逆天行事,轉而成為龍族的死地,今日我便為龍族清理門戶!」

青翼雷龍一出現,整片天地都在剎那間陰暗下來,一陣龍吟咆哮,龍語化作音波衝擊而出,直接射在了天蛟的耳框內,讓其渾身震顫不已!

「完整的青翼雷龍,怎麼可能,龍族不是早就毀掉了嗎?」

「你怎麼可能還存在,這不可能,我不相信!」

見到青翼雷龍,天蛟身軀如同蟒蛇般纏繞成一團,頭顱直立而起,迎面著青翼雷龍瘋狂咆哮!

「雷龍前輩,你以本體現身,就不怕屠龍者聯盟!」

正當天蛟瘋狂咆哮時,姜龍橫步一跨,來到青翼雷龍身邊,有些擔憂的說道。

現在青翼雷龍本體出現,對付這天蛟已經有了十足的把握,姜龍擔心的是青翼雷龍的安全。

接觸過封於修之後,姜龍已經理解了屠龍者的強悍,據他師尊曾經所說,封於修只是低級別的屠龍者,在他的上面還有散修級的屠龍者的存在,不要說青翼雷龍的傷勢還未復原,就算是它全勝,也不可能是那些高階屠龍者的對手!

這讓姜龍不得不擔心。

「有些事情,逃避不是辦法,為了龍祖,為了你,我不能再逃避!」

「天蛟受死吧!」

聽到姜龍的話,青翼雷龍的龍臉上浮現出一縷哀傷。

這一縷哀傷很快就轉化為了堅毅,它已經沉寂的太久了,小白虎是它的親子,可是因為想要逃避,它放棄了,到了現在姜龍無力擊殺天蛟,九尾龍貓身受禁制所困,它若是還逃避,那便妄為青翼雷龍了。

青翼雷龍一族在龍族中不是最強的,但也不是最弱的,它的力量無法與黑龍交鋒,神通無法比擬金龍,但是卻不弱於其他龍族,甚至於某些方面還要超越黑龍!

今日它要展現龍威,甚至於不惜本體出動!

「吼!」

狂暴的吼聲如同震雷般響起,青翼雷龍轉瞬間沖向了下方的天蛟,而天蛟也是在狂怒中,重新引發了自身的天衰之力,用盡全部的力量抗爭到底!

青翼雷龍不是姜龍,它擁有足夠的力量將其撕成碎片,它不可能再選擇防禦!

青翼雷龍的嘶吼,天蛟的狂怒吼聲,在這幽冥沼澤,就如同天降冥雷一般,此地在極短的時間內已經化作了一片雷獄,就連姜龍也不得不退避三舍!

與此同時,在幽冥沼澤的另外一面,屬於一級主國,天冥王朝的疆域內,數名閉關於地脈中的老者齊齊蘇醒了過來。

「是雷龍,居然還有如此強大的雷龍存在!」

「獵物又出現了,不知道這次將會給予我們怎樣的造化。」

這些老者低聲呢喃了許久后,齊齊遁出地脈朝著幽冥沼澤挪移而來。

在這些老者趕來的同時,幽冥沼澤面向天元王朝的戈壁灘內,一名身穿藍衣,單手托著一座峽谷的中年男子突然皺起了眉頭。

「青翼雷龍?不是說這片大陸的龍族已經完蛋了嗎?怎麼還會存在?」

「咦,屠龍者都出動了,還有姜龍的氣息?」

「這下有好戲看了。」

洪荒之天極 ,藍衣人低聲呢喃了許久,隨後身軀一閃憑空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到了幽冥沼澤的中央,穿越萬米虛空,他的目光正好落在了下方。

此刻天蛟已經油盡燈枯,面對青翼雷龍的攻擊,它很快就失去了反制之力!

青翼雷龍超越了最終的瓶頸,傷勢沒有恢復但是實力已經達到了妖皇大圓滿之境,試問小小的天蛟妖皇,又怎麼可能是它的對手!

「吾說過,要清理門戶,冒犯龍族,剝奪龍族血液,今日給我隕!」

最終的攻擊很快就降臨了,青翼雷龍橫掃長尾,無盡的雷霆轟然降臨,瞬息間將天蛟轟成了渣!

這一幕看的姜龍目瞪口呆,他怎麼攻擊都殺不死的天蛟,在青翼雷龍的面容居然如同螻蟻一般,被輕易轟殺至死,這有些超出了他的想象!

「姜龍,我要走了,幫助我照顧九尾龍貓,它是我們龍族最後的希望!」

殺掉天蛟之後,青翼雷龍沒有片刻的停留,朝著姜龍傳音說完這最後一句話后,身軀騰空而起,沖向高空,很快就消失在了雲層中。

青翼雷龍已經感覺到了數道至強氣息衝擊而至,它不能連累姜龍,唯一的方法就是跑,至於最終能逃到哪兒,它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我會的,龍族必將崛起,等我擁有足夠實力后,我再去找你!」

望著陪伴自己百餘年的青翼雷龍離去,姜龍有些傷感。 「仙元之道,散仙時,方可初步掌握,現在是一個機會,一個能夠讓我熟悉仙元,完成人魂掌控的機會!」

「聚神訣,全力運轉,今日我姜龍要實現無盡輪迴!」

回想只維持了片刻,回過頭來后,姜龍雙掌運氣,聚神訣再次爆發!

姜龍重複了之前的吸收融合之路,如果說之前還有些忌憚的話,現在姜龍已經完全放開,上天給了他這麼一個機會,那麼他就不能浪費!

沉寂在這仙元海洋中,姜龍鯨吞海吸的吸收,吸收仙元的同時也毀滅了自己,同樣是三息時間,姜龍身軀爆裂,化作血霧四散開來!

而一息之後,血霧再次凝結,無盡的循環開啟,姜龍忘記了時間,忘記了身處的空間,他忽略了一切。

心中只有對於仙元的熟悉,每次的毀滅都會讓姜龍更熟悉仙元之力,這種熟悉通過他此時的幻體傳達到人魂之上,詭異的運行路線,在他的人魂內凝聚,隨著紋路越來越清晰,姜龍距離成功已經很近了。

三天之後,姜龍的一千次重生即將開啟,不過就在這時,四周的仙元之海出現了一絲變故,仙元光球短暫的凝滯在了原地,那道散布出去的幻影重新回縮,之前的那片天地再次出現。

天空中的通道早已關閉,但是天空中卻突然發生了震動,一道道紋路出現在天頂蒼穹之上,就如同一道大陣正在展開一般,在大陣展開后不久,一男一女兩道人影從雲層中鑽了出來,在半空中轟然爆裂開來!兩縷攜帶著神魂力的魂魄,隨風飄下。

我的女王–偶像製造 這是我!」

「這幻境的時間流逝怎會如此快速?」

看到這一幕,姜龍瞳孔劇烈的收縮起來,他看清了那名男子的臉龐,分明與其一模一樣!

他清楚的記得,自己滿門被滅時,通過天界大陣降臨天元大陸時是在百年前,按照此時幻境中的時間算來,也就是在上古萬年之後,就算這幻境中的時間流速很快,也不會快到這麼離譜的程度吧!


可是更離譜的還在後面,姜龍看到自己降臨天元大陸后不久,畫面極速旋轉,時間似乎朝前再次推進了百年時光,天地裂痕再次出現。

這一次出現的不是狼狽逃竄之人,也不是出現及自爆之人,而是一名渾身上下無比完好的藍衣人。

這名藍衣人,姜龍認識,他正是當初搶奪玄獸種子,阻止姜龍的那名強大藍衣人,很可能與他師尊是同級的存在,甚至於更強!

「藍衣人是神族人,可是為什麼我沒有感覺到他身上的神之息?」

「等等,難道這是有人刻意要讓我看到這些?冥冥中,有人想要警告我?」

瞳孔收縮的看了許久,姜龍心中的震撼越來越濃,心中隱隱有種已經被人抓在手中的想法,這一幕是有人故意要讓他看到!

「是天意嗎?你指引我來到幽冥沼澤,最後殺掉天蛟,讓我接觸到天蛟血丹!」

想了許久后,姜龍仰頭望著上空,低聲輕語。

而就在他輕語時,他的眉心,屬於人族至高的那一縷影子在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橫空飄浮而出。

「天意是什麼?這個世間沒有真正的天意,那是存在於你內心深處的東西,是你自己在指引著你自己前行,也許這些上古隱秘已經威脅到了你的安危,所以你自己在為自己找到答案,從而避開那些真正能夠威脅到你生命的東西。」

至高影子飄浮而出后,沒有如同以往一般完全獃滯,而是面容哀傷的仰望著上空,若有所思的朝著姜龍說道。

他的神色非常怪異,似乎不是在與姜龍交談,而是沉淪在自己的世界中。

上古是他最輝煌的時期,也是他最為哀傷的時期,藉助留在姜龍體內的這一縷殘餘執念,他共享了姜龍此刻的感知,對於他來說,沉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天意,自己?吾身便為天道嗎?」

聽著人族至高的話,姜龍沒有再去在乎這一縷殘念的模樣,而是陷入了長久的沉思。

這一刻他有些分不清了,完全分不清了,一直推動著自己前行的只有恨意,他能夠成長到現在,是天在幫他,一直以來姜龍都以為跟隨著天意的指引,他便能達到巔峰,可是現在看來他錯了,大錯特錯,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天道,那個天道便是自己!

所謂的修行,所謂的感悟大道,實則是在完善自己,每一個人都是天,每一個人都是屬於自己的天!

感悟是漫長的,隨著姜龍沉淪在自己的感悟中,時間悄無聲息的流逝,三年時間如彈指之灰,轉瞬即逝。

三年後的冬天,冰雪覆蓋了這片幽冥沼澤。

幽冥沼澤的中央,平靜的泥漿湖已經被冰雪所覆蓋,在漫天飛雪中,一隻脖頸漆黑,尾部生長著環形七彩尾的鵜鶘徐徐騰飛而來。

在來到泥漿湖的中央后,停了下來,時而警惕時而好奇的看向下方。

它似乎發現了什麼,但是卻又不敢確定,這幽冥沼澤的中央曾是它們的禁地,三年來,它是第一個鼓起勇氣來到此地的獸類。

七彩鵜鶘好奇的看了大約一炷香時間,一道冥光從下方遁出,一隻遍體漆黑的手掌,推開冰雪,從泥漿中鑽了出來,將這頭七彩鵜鶘嚇的一個趔趄,倒在雪堆中,隨後積雪開始下沉,它陷入了沼澤淤泥中。


驚恐使得它拚命的扇著翅膀,但是卻越陷越深,一股無形的氣芒阻隔了一切,使得它無法動用妖力,憑藉著翅膀的力量,它根本就無法掙脫淤泥的束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下沉。

它不知道將會有怎樣恐怖的東西出現,恐懼幾乎已經讓它絕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