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居然被人被認出來了?

葉乘風轉身,故意將臉sè變的極度的兇殘暴躁,作出一副要殺人滅口的架勢,想嚇住認出自己的人,再伺機逃走。

可是當他回頭的時候,卻發現身後人群之前,站著一個扎著馬尾辮的女人,正盯著自己看,一副似曾相識的樣子。

沒等葉乘風反應過來,那女人就一個健步上前,一把抓住了葉乘風,冷哼一聲,「葉乘風,果然是你!我早和你說過,別栽在我手裡!」 那女人二十三四歲的樣子,一雙大眼睛炯炯有神,看著葉乘風就好像看到殺父仇人一般。

她上身穿著一件t恤,蜘蛛俠的logo已經被她的兩坨脂肪撐的變了形。

下身穿著一條滿是破洞的乞丐牛仔褲,腳上一雙今年流行的藍sè耐克鞋。

加上她一身健康的小麥sè皮膚,和她修長的身材,使得她看上去格外的jing神。

如此極品美女當前,要是以往,葉乘風只怕早就開始打主意了。

但現在他不但沒有半點開心的樣子,反而臉sè大變,連連暗罵自己倒霉。

麻痹的!今天出門沒看黃曆,怎麼偏偏遇上這個煞星了?

這個女人葉乘風不但認識,而且非常的熟悉。

她叫馬紅傑,是個jing察,更是自己的冤家。

一年多前,葉乘風經常流連酒吧,馬紅傑就是他在一家剛開業的酒吧里認識的。

以葉乘風的本xing,又怎麼會錯過如此美sè,當晚他就對馬紅傑採取了攻勢。

他憑藉著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加上還算不錯的外表,很快就俘虜了馬紅傑的心。

不過他也看出來馬紅傑不是那種玩完就散的女人,但他自信對付這種感情至上的女人也有一手。

半個月後,在葉乘風的各種攻勢之下,與馬紅傑的感情jing進了不少,所以他準備當晚就對她下手。

整個晚上的一切,都是經過他jing心策劃的。

首先選擇一家高檔的餐廳,準備好燭光晚餐,在進餐的過程中,服務員送來馬紅傑最喜歡的鬱金香。

他還專門花錢請了一個樂師,在飯桌邊上拉她最愛的克萊斯勒的名曲《愛之喜悅》。

一如葉乘風所料,馬紅傑整晚都沉浸在幸福之中,就像含苞待放,任君採摘的紅玫瑰。

飯後,葉乘風開著馬六,載著馬紅傑去海邊看月亮,這自然也是他jing心安排過的。

他還在車內還專門噴了費洛蒙的迷情香水,連杜蕾斯都準備好了,下定決心今晚要將馬紅傑陣法。

一切也完全如他所料,也不知道是葉乘風的**技術高超,還是迷情香水起了作用。

幾經擁吻之下,葉乘風開始對馬紅傑上下其手,小夥伴早就按耐不住了,連杜蕾斯的包裝袋都撕開了。

可是當他準備去脫馬紅傑衣服的時候,在她的腰間摸到了一個**的東西。

馬紅傑隨手將那東西拿開,朝葉乘風道,「一直沒有機會告訴你,其實我是jing察,你不介意吧?」

葉乘風聽到這裡,眼睛盯著放在車頭的jing槍,小夥伴瞬間就從傲立群雄的擎天柱變成了橡皮糖。

他那時整個腦子都蒙了,馬紅傑是什麼xing格的女人,經半個月的了解,葉乘風已經清楚的很。

不過在葉乘風還不知道馬紅傑身份之前,自信就算以後她黏上自己,自己也有辦法甩開她。

但如果馬紅傑是jing察,那事情就得兩說了。

他葉乘風是什麼人?他自己清楚的很,他可是天生就和jing察勢不兩立的不良份子。

如果今天真的成事了,那馬紅傑這個女人,這輩子就別指望甩掉了。


所以葉乘風當機立斷,立刻找了一個借口送馬紅傑回家。

那晚之後,他在馬紅傑的世界里就徹底消失了。

也是那晚之後,葉乘風發現自己開始xing冷淡了。

就算再漂亮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自己的小夥伴也毫無反應。

而馬紅傑似乎並沒有放棄他,一直都在葉乘風總去的幾個酒吧里等他,搞的他連酒吧都不去了。

如此躲著她一個多月,馬紅傑才再沒有在他流連的酒吧出現過。

可能是馬紅傑在酒吧等他的一個多月里,也把葉乘風的底細摸的一清二楚了。

知道他是個情場高手,對女人向來都是騙上床就結束,所以才徹底對他失望了。

不過此後葉乘風就和被幽靈盯上一樣,車子隔三差五就被貼罰條,走路上都能被jing察叫住查身份證。

他知道肯定是馬紅傑搗的鬼,惹不起還躲不起么,反正也剛好乘著躲馬紅傑的這段時間,去找醫生看病。

兩三個月後,聽說馬紅傑去了省城學習,之後就再沒消息了。

本來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遇上了,沒想到今天居然在這裡又遇上了,你說倒霉不倒霉?

說起來自己今天之所以出現在龍翔高中附近,也是拜馬紅傑所賜。

要不是一年前的那個晚上,自己被馬紅傑的jing察身份直接嚇萎了,自己今天又何必來這裡?

但話說回來,當初要不是自己sè字當頭,也不搞清楚馬紅傑什麼身份就下手,又何至如此?

還不是因為風流導致自己害了自己小夥伴?

今天遇上她,自己不是變態,估計也是變態了,不是同黨也是同黨了。

他知道自己在馬紅傑面前辯解毫無意義,所以任由馬紅傑反扣著自己的手。

按理說馬紅傑也是極品美女,特別是身材可謂是極好,她的胸口此時也正好頂在他的身後。

那是一種極具彈xing和誘惑力的感覺,但是卻無法引起他絲毫的生理反應。

從一旁男生的眼神里,他可以看出,他們是多麼羨慕自己。

但是他們不知道,自己現在就是坐懷不亂的柳下惠,但如果有的選,他真不想做。

120的車這時也已經開了過來,幾個救護人員下車,開始對保安進行緊急搶救。

隨即又是一陣jing笛響起,一輛jing車也開到校門口停了下來,兩個穿著jing服的jing察下來。

jing察下車后詢問了學生當時的情況,初步了解情況后,一個jing察走到巷子這邊,拿出手銬將地上的變態男拷了起來。

馬紅傑從牛仔褲口袋裡掏出jing員證一亮,將葉乘風推向兩個jing員,「這個傢伙可能是同夥!」

jing察立刻也給葉乘風帶上了手銬,將他和變態男一併帶上jing車。

馬紅傑又朝身後的學生道,「我們需要幾個目擊證人,跟我們去jing局做一個筆錄!」

幾個男生自告奮勇的跟jing察上了jing車后,jing車迅速的開離了龍翔高中的門口,保安也被救護車帶走了。

在jing車上,馬紅傑就坐在葉乘風的對面,那一雙眼睛由始至終都沒有離開葉乘風的身上。

葉乘風被馬紅傑看的有些發毛了,「馬紅傑,是不是我上輩子欠你的,你這輩子非得纏著我?」

馬紅傑冷笑一聲,「你不要自作多情了,請你搞清楚,今天是你自己犯事,我可沒那閑情纏著你,你當你是誰啊?」

車內的其他jing察聞言不禁相視一眼,感情這個師姐和這個變態認識啊?

怎麼感覺他倆都不像是兵和賊的關係,更像是在鬧彆扭的小情侶?

不過jing察也沒多問,到jing局后,葉乘風被單獨帶到一個審訊室做筆錄,馬紅傑要求陪審。

主審葉乘風的是派出所副所長李成雙,他原來是勝利路派出所的jing員。

當時葉乘風還是小混混,經常被李成雙抓到派出所來,所以和葉乘風也算是老熟人了。

進審訊室后,李成雙便開始詢問案件的詳情,讓馬紅傑在一旁記錄。

葉乘風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只是沒說自己去龍翔高中的目的。


馬紅傑立刻道,「你以為這樣就矇混過關了?就當你說的是事實,你當時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這大熱的天,你穿個風衣做什麼?」

其實這點,在路上葉乘風就想好了。

「我這幾天有些熱傷風,醫生說我不能見風,我碰巧路過龍翔高中,那個變態佬是我制服的,你們不頒發一個好市民獎給我,都有點說不過去啊!」

「葉乘風,你在jing局的檔案也有幾尺厚了,你會是好市民?」李成雙冷笑,「這件事到底和你有沒有關係,等那幾個學生的口供出來,就一清二楚了!」

李成雙說完起身出了審訊室,馬紅傑依然坐在葉乘風的對面,牢牢地盯著葉乘風。

「你看著我也沒用!」葉乘風朝馬紅傑道,「我沒做過就是沒做過!」

馬紅傑冷哼,「做沒做過,你自己心裡清楚!」

正說著,審訊室的門又打開了,李成雙站在門口,「這件事應該和你沒關係,你可以走了!」

馬紅傑聞言起身道,「李所,就這麼放他走了?」

李成雙道,「學生口供說,是他制服變態的,而且變態佬也招供了,他正是最近經常出現的各大學校門口的慣犯趙玉峰,向來都是一個人單獨行動,葉乘風不是同黨!」

「我早說了,和我沒關係!」葉乘風立刻起身笑道,說著又朝馬紅傑得意地一笑,「不好意思,今天又讓你失望了!」

馬紅傑捏著拳頭不說話,葉乘風卻朝著她伸出了被手銬拷著的雙手,馬紅傑雖然百般不願意,但也只能給他打開。

葉乘風吹著口哨走出審訊室,李成雙朝他道,「這個案子如果有需要,我們還會請你回來協助調查!」

「再說吧!」葉乘風有氣無力的回了一句,「看我到時候有沒有時間再說!我很忙的,不像你們有些jing察,整天盯著一些無辜的人!」

這句話明顯就是說給馬紅傑聽的,葉乘風見她看著自己的眼神,恨不得把自己吃了,這才得意的笑著出了審訊室。

馬紅傑立刻起身對李成雙道,「李所,真就這麼放走了他?就算今天這案子和他沒關係,他還有很多問題可以深究……」

「小馬啊……」李成雙點上一根煙,看著馬紅傑道,「一年前你和葉乘風的事,我也知道一些,不過抓人要講證據,不是我們想幹什麼就幹什麼的!」

馬紅傑憤憤地朝李成雙道,「你放心,總有一天,我會親手逮捕他的!」


葉乘風剛出派出所大門,就覺得眼前白影一晃,鼻間飄過一陣香味,懷中一軟,隨即聽到一聲咿嚶,眼前一個女子被自己撞的正往後傾倒。

這一刻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小夥伴有些異動,一種久違的感覺。 葉乘風眼疾手快,伸手一把托住了那道白影,手上稍微一用力,那道白影立刻再次撲到他的懷中,又是咿嚶一聲。

定神之後,他這才看清懷中人居然是美女,濃密的烏髮盤在頭上,瓜子臉上略施脂粉,秀挺的鼻樑上架著一副無框的眼鏡。

此時她正用一雙驚慌失神的眼睛看著自己,顯然沒從剛才的意外中回過神來。

她的胸口正擠壓在葉乘風的胸前,蝴蝶袖襯衫領口裡的事業線若隱若現,讓他看的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棄後重生:一品宮女

懷中美女的腰很細,但也不是那種骨感美女的那種細,是一種富有肉質緊繃彈xing的感覺。

他也不禁歪過頭來看了一下,卻見美女的蠻腰下,一條臧藍sè一步裙將臀部勒的滾圓,修長的腿上套著肉sè絲襪。

從他的這個角度看去,加上美女穿著一雙咖啡sè的高跟鞋,顯得她的更加雙腿筆直挺拔。

葉乘風也泡過不少美女,但是沒有一個能和懷中的這個美女相提並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