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嶽哥哥。”馨兒聲音溫軟的叫着。

嶽桐梓聽着心神盪漾。

“馨兒。” 萌寶駕到:爹地投降吧 他癡迷的呼喚着她的名字。

健碩的手臂輕輕攔住她的纖腰。

俯身,吻上了那嬌豔欲滴的紅脣。

馨兒迴應着她,嶽桐梓的眼底,笑意漸漸擴大。

喜氣洋洋的新房裏。

持續升溫着,美麗幸福的洞房花燭夜。

幸福在蔓延……

嶽桐梓健碩的身子,馳馳着,看着柔美的愛人,他笑得幸福不已。

世上有一種愛,能把心底所有的光明都打開。

來照亮彼此的心。

感謝上蒼。

讓他遇到了生命裏最愛的女人……。 三個月之後!

雲城裏一大早又傳來了喜訊。

南宮黎和馨兒,居然在同一個懷有了身孕。

雲城上下,沉浸在一片歡樂之中。

蘇齊一大早聽到這個消息之後。

心裏特別的開心。

只是他還沒有喜歡的女人,開青樓,又總被孃親數落,這他的心裏異常的鬱悶。

吃過早膳,他就悶悶不樂的去逍遙閣。

從雲城去逍遙閣的路,有些遠。

霍少又在熱搜撒糖啦 蘇齊騎着火靈,倒也快。

在逍遙閣附近,蘇齊收回火靈,步行去了逍遙閣。

剛剛沒走幾步,就看到不遠處站着一個粉衣女子,正氣沖沖地看着他。

蘇齊連想都不想,轉身就跑。

這粉衣不是別人,正好是一直喜歡着蘇齊的李家小姐。

“蘇齊,你給我站住,你別跑,你今天是跑不了的。”李小姐飛奔過去追蘇齊。

蘇齊一臉命苦的表情,這個姑奶奶,整天沒完沒了了。

李小姐根本就追不上蘇齊,可是這樣的戲碼,每天都在上演。

蘇齊融入人來人往的大街上,他停下來喘了口氣。

他回頭看了看身後,“哎喲!真是的,每天都這樣,不累嗎?”蘇齊心底騰昇起一股怒火。

都和這位姐姐說了上百遍了,他對她沒有任何感覺,可這李小姐偏偏不死心。

這死纏爛打的勁,讓他都快煩死了。

“蘇齊,你站住!”

“啊!”蘇齊雙拳緊握,該死的!怎麼這麼快就追上來了?

蘇齊往前面狂奔。

這樣的戲碼基本上隔兩天就會有一次。

大街上的人們看到早已見慣不慣?

都抱着看熱鬧的心態,這李小姐能不能收服蘇齊的心。

蘇齊在皓月國京城,風流倜儻,爲人處世圓滑,說話風趣幽默。

依然是京城的女子夢想的良人。

他雖然日日泡在逍遙閣裏,但瞭解逍遙閣的人都知道,逍遙閣並不只是青樓那樣簡單。

對於蘇齊來說,這裏可是收集消息的溫柔鄉。

“砰!”蘇齊只覺得眼前一花,身體碰上一團柔軟的東西。

身子被什麼絆了一下,高大的身影往前邊倒去。

在衆人的眼光中,蘇齊瞬間將大家上的一個女孩撲倒。

大家都驚訝的看着地上的兩人,竊竊私語。

一起發生的太快,蘇齊還來不及反應。

人已經往地上倒去。

“啊!”隨着一身驚叫,蘇齊快速地看過去。

只見一個穿着淺金色衣服的女子,被他壓在了身下。

當看清楚女子的容貌時,蘇齊大眼裏閃過一絲驚豔。

好漂亮的女子,女子有一雙晶亮的眸子,明淨清澈,燦若繁星,彷彿那靈韻也溢了出來,她驚訝的微張着小嘴,高貴的神色自然流露,讓人不得不驚歎於她清雅靈秀的光芒。

蘇齊喉嚨不由自主滾動了一下。

看着那微張的小嘴,讓他忍不住想親上一口。

“蘇齊,好呀,在大街上你也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李小姐居高臨下的看着蘇齊。

蘇齊身下的女子聽到蘇齊二字時,身子忍不住輕輕的顫了顫,瞪大眼眸靜靜的看着蘇齊。

是他!

蘇齊!

女子在心裏默唸着這個名字。 這漂亮的女子不是別人,正好是十年前的黎小暖。

這一次回來皓月國,本就是來見故人的。

十年以後的皓月國京城,改變了很多,並不是十年前她熟悉的那樣。

但明月山莊的位置她是記得很清楚的。

一路上,她打聽了一下,陌姨已經醒過來了,她心裏特別的開心。

本想在大街上轉悠一會,她就想去明月山莊看看大家。

豪門遊戲ⅰ天才寶寶十塊錢 明月山莊一直是一個很溫暖的地方,那裏帶給她有家的感覺,她一直夢想着再回來看一次。

這剛剛到大街上沒多久,就遇到了蘇齊。

他……長大了,比她想象中的好要俊美,好要美人。

一身白衣的他,瀟灑自如,輪廓精緻的五官上,紈絝邪魅,他的性格,沒有改變多少。

真是可惜,她也長大了,他沒有認出她來。

我成了武俠樂園的NPC 這十年之內,他再也沒有去過蛟龍族。

她以爲,有她在那裏,每年一次他應該會去的。

只是她想多了,原來她在他心裏,只是他人生裏的一個過客。

十年的時間,他應該把自己忘了吧?

黎小暖,這樣的名字本就不容易記住。

黎小暖嘴角微微上揚出一抹苦笑。

“我說李小姐,你每天都這樣做,有意思嗎?跟你說過很多很多次了,咱們倆不合適,我可不想當誤李小姐的終身,李小姐還是找一個好人家嫁了吧?”蘇齊覺得自己要瘋了,這話他每次都說,也不見得起作用。

這女人家就在他家隔壁,打不得,罵不得,打了人,被孃親知道,他吃不了兜着走。

“哼!”李小姐冷冷地哼了一聲。

漂亮的臉蛋上,滿是傷情。

蘇齊一看,快速地別開眼,又來了,又是這樣的表情,就像他欺負了她似的。

天知道他有多討厭這個女人,死纏爛打有多討厭就有多討厭。

要說幾年前他調戲了她,那也只不過是手指輕輕劃過了她的臉頰一下。

看她長的可愛,手就不由自主的伸了出去,又沒把她往牀榻上摁,真的就只是食指劃過了她的臉頰。

怎麼就闖的這麼大禍呢?要他負責一輩子呢。

“蘇齊,我們這樣已經了一年多了,我天天都來找你,我對你的一顆真心,難道你就感受不到嗎?”她知道南宮黎等了少主一年,不也成功的嫁入了雲城了。

她都守了快一年半了,他爲什麼對自己就絲毫不動心。

蘇齊一聽,緊抿着脣瓣,看着周圍看好戲的人越來越多,他只覺得最近出師不順。

“走,走,你們快走,沒什麼好看的。”蘇齊對着大街上圍過來的衆人揮了揮手。

這條街道上的人和他都很熟悉。

他們也知道這樣的事情隔幾天就會有一次,平日裏都見慣不慣的?今日怎麼都圍過來了?

圍觀的人們腳步遲疑,不願意離開。

蘇齊一看,臉色微沉,說道:“你們再不走,我以後就不做你們生意了。”

只見蘇齊話音一落,他瞬間覺得天地之間寬了很多。

剛剛水泄不通的人羣,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切,你們這羣見錢眼開的傢伙,一說到錢的事兒,跑得比和尚還快。”蘇齊有些嗤之以鼻,不管到了什麼時候,還是銀子好使。

剛剛要收回目光,看到自己剛剛碰倒的女子,還在靜靜地站在一旁。

而且目光溫柔的看着他,蘇齊目光微微一怔!

等等,這眼神怎麼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蘇齊微微蹙眉,又仔細觀察了女子一會兒,確認自己並不認識她。

蘇齊快速地笑了笑:“這位小姐,剛剛撞到你了,沒事吧?”

黎小暖輕輕的搖了搖頭,“公子,我沒事!”

黎小暖的聲音輕柔又動聽,靜靜的站在原地,美好而寧靜。

蘇齊聽到這溫軟的聲音,胸口猛烈的被撞擊了一下。

突然有了這樣奇怪的感覺,蘇齊的黑眸看着眼前的女子瞬間變得幽深黑暗。

他突然邪魅一笑,問道:“小姐,看你很眼生,你不是皓月國京城的人吧!”

眼生二字,深深地刺痛了黎小暖的心。

她們在一起生活過一段時間,而且,他去蛟龍族找過她,而他,還是把自己忘的一乾二淨了。

她第一眼見到他的時候,依然憑着他的五官,能看到熟悉的他。

“嗯!”黎小暖輕輕的點了點頭。

她確實不是這裏的人。

她只是一條蛟龍而已。

這些年,她一直記得他,而且很想念他,一年前,她本就想回來了,可是孃親不讓,一直到了一個月前,孃親才她回來這裏一次。

他對她有救命之恩,又對她很好,讓她一直難以忘懷。

今日這樣見到他,他們二人卻碰撞到了一起,那……會不會也讓她們以後的人生也糾纏在一起了呢?

他的嗓音依然很紈絝,一如十年前那樣,開心的時候溫柔輕柔,不開心的時候,透着一股冰冷。

“本公子就說呢,難怪會覺得眼生。”蘇齊的幽深的黑眸,紈絝地打量着她,這女人很美好,靜靜的,什麼都不用做,她那油然而生的存在感,讓人不容忽視。

李小姐一看蘇齊的眼神,眼底是難以遮掩的痛楚。

自己喜歡了他這麼多年,他也沒有用這樣的眼神凝視過她。

這樣的男人,她一但失去就再也沒有辦法擁有了。

他平時看起來像是一個風流成性的浪蕩不羈的公子哥,可是隻有她知道,他並不是那樣的人,他內心很善良,對家人更是出奇的好。

“蘇齊,你今日必須給我個說法,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我每天都在追着你跑,你讓我嫁給誰去?”李小姐不依不饒,別人死纏爛打能得到男人的心,而她怎麼就沒有得到。

蘇齊有些頭疼的扶額,怎麼又是這個問題?

蘇齊快速地笑了笑,說道:“李小姐,我的說法呢?從你十二歲的時候,我就跟你說的明明白白的了,咱們不合適,不合適你知道嗎,我要是能對你有感覺,早就把你娶進門了,你用不着天天追着我跑呀。”這件事情是他蘇齊錯在先,可有誰規定過?摸一下臉頰就要負責一輩子。 “你……”李靜雪一臉傷心的看着他,心底陣陣抽痛!

她如此喜歡他,他卻視而不見!

她爲他自殺過,每日放下女人的矜持來糾纏他,就是爲了得到他的心。

蘇齊一本正經的看着她,認真地說道:“李小姐,我們不合適,這些年,你每次見到我,我都要說一次這樣的話,感情的事情勉強不了,這多年了我都沒有對你動心,這說明我和你真的是有緣無份,對不起,李小姐,我一直很清楚自己的心裏想要什麼?”

蘇齊這話,對於李靜雪來說,是那樣的絕情,就連那認真的聲音都透着漠然和生疏。

李靜雪痛苦的凝視着他,纖瘦的身子終於忍不住抖了抖。

她心底的痛,壓抑得她快喘不過氣來了。

他高大的身影籠罩着她,連同他身上那淡淡的龍延香的味道,隨着她的呼吸吸入心扉之中,卻讓她更加的疼痛。

她語氣中帶着濃濃的悲傷,哽咽着問道:“蘇齊,你……你真的一點都沒有對我動心過嗎?”明明心底已經知道了答案,可她心裏仍然抱着一絲希望。

她白皙的臉蛋上,眼淚如斷了線的珍珠,落下的速度極快。

蘇齊依然保持着原來的姿態,他修長白皙的手指輕輕的摩挲着自己光滑的下巴,臉上帶着一貫的紈絝笑容。

聲音卻異常的冰冷:“李小姐,你從十歲就認識我了,我蘇齊是什麼樣的人,你心裏很清楚?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沒有那種悸動的感覺,這就是我對你的感覺,當一哭二鬧三上吊,甚至自殺的時候,我只是覺得你很傻,我內心卻沒有心痛的感覺。”

話已經說的這樣明白了,但他可以肯定一點,這話她聽了之後,也只是當時傷心,過後又會對他死纏爛打。

黎小暖聽着他們的對話,目光突然看着對面的李靜雪。

她爲了公子自殺過嗎?

好傻!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如果不珍惜生命,便什麼希望都沒有了。

李靜雪聽着他冰冷無情的話,就如一把利刀插進了她的胸口,痛得她無法呼吸。

即使認識他多年,他對她總是嘻嘻哈哈的,也從未對她有過激的言語,也很少發脾氣,依然是一貫的紈絝之氣,如今他依然是那副表情,可他眼底冰冷的眼神,是她陌生的。

李靜雪收回定格在蘇齊臉上的目光,她低頭,嘴角邊扯出一抹悽楚的笑容。

語氣中帶着一股強烈的憂傷與認真:“蘇齊,如果我真的死了,你會不會記得我?”

聽着她語氣中的認真,蘇齊臉上的笑容漸漸凝固,那幽深黑沉的眸底閃過一抹犀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