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左劍,還有多久啊!?”趙雪還是着急的看着在自己身後一直在敲擊鍵盤的左劍,四人自從被老頭兒授權可以去幫助姚飛,焦急的趙雪就風風火火的出動了,不給其他人一點兒的準備時間。

剩下的人也只能有苦說不出,跟着大姐大出發了。

可是走了都快三四個小時了,還是沒有到達目的地。這不禁讓趙雪有些擔心,擔心他們會不會是走錯了路?

“姐,沒錯,咱們始終是跟着既定的路線行走的,沒有大的偏差啊。在堅持一下吧,應該天黑前就能趕到。”

“好吧,大家出發吧。”

“恩?你怎麼了?”趙雪突然發現一直跟在自己身後的秦川停住了腳步,表情凝重。

他搖搖頭,並且做出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趙雪立馬屏住了呼吸,可以說在這個隊裏除了姚飛他最聽的就是秦川了,不禁是他那強大的洞察力和第六感,最重要的是他的年紀。

據說他出生於民國,要知道,現在可是二十一世紀了,那這個謎一樣的男子到底活了多大,想都不敢想。

所以趙雪纔會這麼相信他,秦川在這個隊裏也是樹立了絕對威信的。

“警戒!”秦川只說了這短短兩個字,就行動了。

只見他在地上尋摸了一會兒,手裏便多了一些雜草,然後把它們分發到大家手上。

自然無須多言,趙雪他們很快就把這些雜草鋪蓋在自己身上,然後各自找到了適合的地點,隱蔽了起來。

事實證明,多年不見,秦川的判斷力和第六感並沒有隨着時間的流逝而消散,相反,他更敏感了,感覺也更準了。

大家剛剛隱蔽完,就聽見咚咚咚的聲音,先是很微弱的,然後慢慢變大,變大,到最後竟像一聲聲悶鼓一般,震耳欲聾,只弄得幾人耳膜疼痛。

終於,他們看清了來人。

那是一支非常龐大的隊伍,裏面的人膚色各異,看來是哪個洲的都有。

他們相互之間沒有交談,只是默默的行走着,鞋底踏在地面上,有一種讓人壓抑心顫的慌張感。

這幫人神態很是專注,眼睛堅毅的盯着前方,沒有其他的偏向。

趙雪幾人目光兩兩對視了一下,都從彼此眼裏看出了疑惑。

怎麼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叢林裏突然出現了這麼一羣各國拼湊的百人大軍,而且從走路的步伐和肢體上來看個個還都是練家子,有的人身上還揹着步槍,更甚者還有幾個人擡着一臺跟土炮一樣的東西。

他們會不會跟姚飛有關呢?

好不容易等到他們走遠了,幾人才從藏身之地出來。

“怎麼辦?計劃要不要改變?”

趙雪這句話聽得像是在問其他人,其實主要是在請示秦川。

秦川搖了搖頭,邁開大步領路去了。

趙雪吐了吐舌頭,示意大家跟上。

“SIR。”

領路的百人大軍,從裏面走出了一個白人,拍了拍在最前面領路的大漢。

“約翰,怎麼了?”

“根據情報,我們離目的地已經不足五公里了,很快就能到了。” “是嗎?”被約翰稱之爲“SIR”的男人臉上瞬間露出了狂熱的表情:“太好了!吩咐弟兄提前做好準備,一定要救出聖女拿到聖盃”

“恩,我這就吩咐下去。”約翰同樣也是一臉狂熱的連連點頭,應聲下去了。

領頭的男子站定,看着遠處的那個方向,緊張摻雜着喜悅之情一起涌上心頭,而正是姚飛被困於山洞的那個方向。

“咦!?秦川,他們好像跟咱們要去的方向一樣?莫非真跟姚飛有關?”趙雪一行人緊跟着左劍模擬出來的路線行走,沒想到遇到的那些百人軍也都是按着這條路線走的,這也讓他不得不懷疑這些百人軍真的是衝姚飛去的。

秦川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弄得趙雪一頭霧水,沒有搞清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這到底是衝着姚飛,還是沒有衝着姚飛?正想在張嘴問問呢,一看秦川早已領先自己好長一段距離了。

姚飛真的想弄死眼前這兩個混蛋,身上的痛楚已經不是那麼明顯了,主要是心裏的怒火已經快壓制不住了。

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啊,自己以前一招都能撂倒的兩玩意兒,現在居然騎到自己頭上了。

但真的是無能爲力,自己現在連掙開繩索的力氣都沒有了。

“打死他!這小子根本沒有什麼利用價值,老大說不用留後手!”

“我知道!嘿嘿,最近我火氣正大呢,正愁沒地方撒火呢,沒想到……”

“恩,注意一點兒,一會兒咱們就該動身了,抓緊時間。”

“知道了,放心吧,我有分寸。”

然後腳步聲就越來越遠了,但是很快,腳步聲又由遠至近了。

“啪。”姚飛眼上的黑帶被拿開了。


閉着眼用力的眨了幾下眼睛,微微的張開了一條縫,適應了光線以後,姚飛才發現,面前站着一個滿臉兇相,卻滿臉堆笑的男子。

“嘿嘿,小夥子,怎麼樣?難受不?”


姚飛沒有鳥這個人。

“呦,嘴還挺硬啊,沒關係,哥哥有的是時間,我可是會有很多種辦法讓你開口的!”

男子邊說邊向姚飛走來。

“老大,弟兄們都收拾妥了,可以立刻動身了。”

“好的,我知道了,告訴兄弟們半個小時後咱們就出發。”

“是!”

“頭兒,我們到了!我們到了!”

約翰捧着一個好似平板電腦的玩意兒興奮的突然大喊大叫起來!

“到了!?”

“恩,你看。”

男子低頭,一個紅點正在一閃一閃的跟路線最終點重合,是到了目的地了。

“好的,告訴他們,按第一套方案執行!”

“是!”

讓趙雪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百人軍的目的地真的就是這個山洞,兩行人的路線一模一樣!

這次不光是趙雪,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秦川身上,想聽聽他的意見。

可是秦川只說了短短兩個字:“沒事!”

但僅僅就是這兩個字,讓大家把心都揣回了肚子裏。

因爲到目前爲止,秦川的預判和第六感還沒有一次出現過問題! “那咱們?”

“看看吧。”

四個人就這樣各自找了掩體,觀察起來這些百人軍。

果然,他們停在了離山洞不遠處,向那邊望去。爲首的那個人還在朝山洞那邊指指點點。

“左劍,試着聯繫一下姚飛。”

“知道了。”左劍依聞,帶上耳麥,從後背的揹包裏拿出了平板,上面敲擊了幾下。

然而屏幕上閃爍了幾條斑馬線的波紋,然後便消失了。

“可惡!”


“不行?”

“恩,信號被屏蔽了,或者是被人爲破壞了。”

“那就是說有麻煩了?”

左劍沒有回答,但結果顯而易見。

“秦川,我們衝出去吧,姚飛現在有危險,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啊!”

後者卻以凝重的眼神看着遠方,久久不語。

姚飛現在的確不大好過,雖說抗擊打訓練自己從小練到大,這幾個腎虛男的棉花拳對自己的器官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損害。

但是畢竟那可是捱打啊,不是按摩,所以身上痠痛還是有的,並且隨着時間的推移,疼痛更加強烈。

“媽的!”

“呦,大哥,這小子還能出聲啊。”

“我知道,亨利先生一會兒就來。”

“哈哈,亨利先生要來了!太好了!這回有這個小子好受了!”

“亨利先生?”姚飛大腦飛速旋轉着,在認識的人羣中搜尋亨利這個名字,未果。

但好在,可能由於亨利的馬上到來,折磨自己的那兩個腎虛男沒有再次折磨自己了,腳步聲越來越遠,出了屋子。

”呼 ……終於走了!”

終於等到這一刻了!

在又側耳傾聽了幾分鐘後,確定屋裏一個人都沒有了後,姚飛手腕上旋,湊到了鎖頭……

“你是真的不準備說了!?”絡腮鬍已經被眼前的這個聖女磨得幾乎沒有了耐心。

“哼!”

“好!好!好!”絡腮鬍大喊了三聲好,不知是喜是怒。

“你以爲我真的沒辦法收拾你了嗎?!來人,把聖盃拿來!”

聖女好像只有聽見聖盃這兩個字的時候纔會有憤怒、生氣的表情:“不許動這個!否則……否則……!”

“否則怎麼樣?”絡腮鬍看見聖女臉上憤怒的表情,似乎很是享受。

“否則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好啊,我就等着你成鬼以後來找我報仇!”

絡腮鬍說着拿起了手中的聖盃,聖盃約兩尺有餘,通體發紅,上首雕了一個蓮花寶座似的東西,入眼空明、神聖。

“聖盃!聖盃!”聖女看到聖盃,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動,失聲大喊大叫。

“哈哈,我在問你最後一遍,你到底說是不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