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左白帆的樣貌很平凡,身高大約在175左右,五官平平,長的只能算是五官端正。

如果一定要從他的身上找出一條別人比不上的優點,可能就是他的瀟灑不羈。

左白帆來去自由,不受任何人的控制,他要是想消失,沒人能發現人羣中突然少了一個人。

他要是爲誰做事,必會成爲那個人的左膀右臂。

左白帆真的是太平凡了。即便是現在這麼炫酷的出場方式,他始終平凡的像個路人甲。

金俊縮在潮溼的山洞,他背後靠着的牆,都在溼噠噠的滲着水跡。

王奎金俊的聽力都非常非常好,他們躲在山洞裏。耳朵微微一動,快艇的轟鳴聲傳進他們的耳朵裏。

金俊猛地睜大眼睛,他驚喜的道:“有人來了。”

左白帆駕駛着快艇來到了山洞出口下的河面上,熄火,左白帆從船艙裏拿出一個黃-色色擴音喇叭。

左白帆把喇叭放在嘴邊,他大聲對着山洞喊:“老王,金俊,你們在嗎?”

金俊聽到聲音,他仰着頭回答道:“在!!!!!!!”

金俊聽到有人實在是激動,一激動,他的嗓子都喊劈了。

金俊破音的回覆傳入左白帆的耳朵裏,左白帆放下喇叭,朝後退了兩步。

你是我的鬼迷心竅 左白帆往後退了兩步,他朝前快速的一跑,身體朝前一躍,他腳下一空,騰空飛了起來。

左白帆出現在金俊和王奎的眼前,金俊一看到左白帆,他想哭的心都沒有。

認識左白帆這麼久了,金俊第一次覺得左白帆很親切。

左白帆看着發愣的金俊,好笑的問:“金弟弟你咋了,傻了嗎?”

金俊站起來,他一步一步的朝左白帆走過去。

金俊走到左白帆面前,他伸手一把摟住左白帆。

“哎哎哎,你幹嗎?”左白帆尷尬的張開雙臂,表情尷尬的問。

金俊抱了一下左白帆就鬆開他:“我們出來了,歷經九死一生,我們終於出來了,一出來就能看到朋友的感覺真好。”

左白帆爽朗一笑道:“哈哈哈,那咱們現在就走吧,打道回府。”

在左白帆的幫助下,王奎金俊龍少決三個人都穩穩的上-了快艇。

他們幾個人上-了快艇,左白帆駕駛着快艇,他們很快就消失在寬闊的河面上。

日出日落,日落日升,兩天過去了,阿king一行人乘着直升機離開了,龍少決他們在左白帆的帶領下,先走的水路,後乘車離開了。

黃苟村恢復了往日的正常,也不知道是誰在背後使力,村裏的人對於前段時間駐紮在村裏的怪人都閉口不談。

又過了三天,關於阿king他們曾經存在過的一切都消失了。

他們來無影,去無蹤,轉瞬就消失的乾乾淨淨。

初秋的清晨,村子一圈繚繞着薄薄的霧氣,農家的廚房飄起來嫋嫋的炊煙,大公雞扯着嗓子打鳴,母雞帶領着一羣小雞仔覓食。

村裏連接着深山的一條碎石小路上,一個穿着粉紅色登山服的胖乎乎的女孩,一手牽着一隻小狗,身上還揹着一個滿身是傷的女孩。

胖乎乎的女孩沿着碎石路,一路往前,她手裏牽着的狗狗,好像很着急,一直拖着她朝前跑。 蘇月穿着粉紅色的登山服,她的體型好像又胖了很多。

蘇月揹着一身是傷的楊暖暖踩着晨露拖着沉重的步伐產前走,手裏的小狗越跑越快,揹着楊暖暖的蘇月漸漸的跟不上小狗的步伐。

蘇月喘着大氣道:“你慢一點,慢一點,我跟不上你了。”

雪白的小狗回頭盯着蘇月,烏黑的狗眼閃着怒氣,它對着蘇月狂吠:“汪汪汪,汪汪汪。“

蘇月哭笑不得的說:“我知道你擔心暖暖,我也擔心她啊,可我真的是跑不動。”

“汪汪汪,汪汪汪。”

“行了,你要是真的着急的話,那你自己先跑吧,反正我是跑不動。”蘇月索性鬆開了手裏由草編成的牽引繩。

蘇月一鬆手,小狗立馬炸毛了,它往前跑了兩步,轉身對着蘇月低吼呲牙。

小狗的樣子很着急,很生氣,它像是在威脅蘇月一樣。

再不走快一點,我就吃了你!

小路的盡頭,一個乾瘦的小老頭抽着旱菸,站在路邊等着,老頭身上揹着一個草簍子,簍子裏全部都是新鮮的草藥。

“烏爺爺。”蘇月看到那個乾瘦的老頭,她對着老頭招手打招呼。

小老頭咧嘴一笑,滿嘴黃牙,一雙混濁的眼睛看不出喜怒,似乎帶着笑,有好像透露着一股子邪氣。

蘇月打完招呼,低聲對着小狗道:“去,把那老頭趕過來,他能救暖暖。”

蘇月說話的聲音很小,她害怕被那個乾瘦的老頭聽到,小狗也是靈氣十足的,聽到蘇月的命令,它低吼了一聲,拔腿朝着老頭衝過去。

“汪汪汪,汪汪汪。”

小狗體型不大,兇得很,它連咬帶嚇,幾下就把老頭嚇的到處亂跑。

老頭跑到了蘇月面前,小狗堵在他身後,嗓子裏傳來威脅的低吼聲。

蘇月說:“烏爺爺你快看看她吧,我帶着她從那個喝人血的洞裏出來,我已經盡力護着她,可她還是弄得一身傷。”

“救她可以,我要十萬。”老頭獅子大開口道。

蘇月看着老頭心裏直罵他心太黑。

蘇月問:“你一個小老頭,住在這鳥不拉屎的山村裏,要那麼多錢能幹嗎啊。”

老頭高深莫測的笑着說:“這你就別管了,給還是不給吧,我可告訴你,這方圓一百里之內,除了我,沒人能救活這個女娃娃。”

“給,給,給,我給,還不行嗎。”蘇月答應了。

老頭和蘇月一起用力,他們擡着楊暖暖進了黃苟村。

一棟破舊的吊腳木樓裏,蘇月坐在樓外的門檻上,她一坐下身上的肉鬆鬆垮垮,。她坐在外面雙手撐着自己的下巴,擡頭呆呆的望着遠處的山峯。

楊暖暖居然是楊修的親孫女,還是楊家現在唯一的繼承人,她的身份這麼特別,爲什麼她從來不說呢?

是害怕我求她做什麼事情嗎?這樣的想法一出,蘇月肉乎乎的臉上浮上一抹自嘲的笑意。

如今能夠幫到蘇月的好像也只有楊家這個最後一位繼承人了。

雪白的小狗趴在門外,它眯着眼睛,尖尖的耳朵豎起。小狗正在認真仔細的收集屋裏的信息。

要是現在屋裏的楊暖暖發出一點痛苦的呻-吟聲,這個小狗肯定會立刻衝進去,直接撕碎那個小老頭。

半個小時之後,老頭開門出來了。

“那個女娃娃再過一天就能下地了,你是支付寶支付,還是銀行轉賬,或者直接現金支付醫藥費呢?”老頭問。

“喲,收款的方式這麼多呢,想必你做個生意的時間不短啊。”

老頭說:“那是,我在這一片行醫已經60年了,這些年來這的大城市的遊客特別多,爲了緊隨時尚潮流,爲了賺大錢,我這個老頭子自然也要和城市接軌。”

老頭給了轉了十萬塊,老頭拿到錢美滋滋的騎着毛驢就離開了。

蘇月進了木樓裏,那隻小狗的動作比蘇月還要麻利。等蘇月走到牀邊的時候,小狗已經趴在楊暖暖身上睡着了。

蘇月搬了一把椅子坐在牀邊,她才坐下,躺在牀上的楊暖暖,眼睫毛微微的顫動,秀氣的眉頭蹙成一團。

楊暖暖現在面色蒼白如紙,尖俏的臉頰更加消瘦了。

楊暖暖緩緩的睜開眼睛,一睜眼入目所及的就是蘇月胖乎乎的可愛臉蛋。

湖人有個孫大圣 楊暖暖怔怔地盯着蘇月看,我怎麼會看到蘇月,她怎麼會出現,這是夢嗎?或者是我的幻覺?我已經死了嗎?

楊暖暖盯着蘇月看了好一會,她閉緊了眼睛,安靜了三秒鐘,再次睜眼,眼前的蘇月還在。

楊暖暖沒有一絲血色的嘴脣微微動了動,她艱難的開口,發出了一道沙啞的聲音:“蘇月,是你嗎?”

“是,是,是!就是我!我是蘇月,暖暖你沒事了。”蘇月開口道。

楊暖暖躺在牀上,兩行眼淚住不住的往下落,她不停的流淚,眼神一如既往的清明透徹。

楊暖暖還是不相信,她又問:“蘇月,真的是你嗎?”

“我說暖暖,你是傻了嗎,我們才幾天沒見,你居然連我都不認識了。”蘇月伸手輕輕的敲了一下楊暖暖的額頭。

蘇月很胖,她的手很熱很燙,感受到那種熟悉的溫度,楊暖暖一下子從牀上彈坐起來。

“嗚嗚嗚。嗚嗚嗚……”楊暖暖坐在牀上,她看着蘇月哭泣。

“哎喲,好了,雖然不知道你這段時間經歷了什麼,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別哭了。”蘇月起來,她伸手幫着楊暖暖擦乾眼淚。

楊暖暖邊哭邊道,說話的聲音斷斷續續:

“我以爲……我以爲,我這次死定了,我被,一隻鬼綁架了,他們都不是好人,嗚嗚嗚……哦,不,有個好人。我被放血……”

那個好人就是龍少決,除了龍少決所有的人都不是好人。所有的人裏面也包括了顧栩。要不是顧栩這個人一直帶領着楊暖暖前進,楊暖暖又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模樣。

“別哭了,事情都已經過去了。”蘇月安慰着楊暖暖。

“嗚嗚嗚。”楊暖暖越哭越厲害,死裏逃生,真正的死裏逃生,楊暖暖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後怕,如果她真的死了,那她會成什麼樣?

只有面對過死亡,纔會知道生命有多麼的寶貴。

“唉。”蘇月看着楊暖暖長嘆了一口氣。

楊暖暖聽到她的嘆氣聲,止住哭泣,她看着蘇月問:“你怎麼了?”

“沒事,只是有些感嘆。”蘇月回答。

楊暖暖問:“感嘆什麼?” 高冷男神是妻奴 蘇月站在竹牀邊,臉色蒼白的楊暖暖坐在牀上,她身上抱着一條黑黢黢的棉被,面色蒼白,滿臉淚痕。

因爲剛剛大哭過,楊暖暖的眼睛紅紅的,就像只兔子一樣。

蘇月盯着楊暖暖,她長嘆了一口氣,胖乎乎的可愛臉蛋上染上了一層不明來由的滄桑感。

楊暖暖問:“好好的,你嘆什麼氣啊?”

蘇月這一嘆氣,情緒才稍稍平緩一點的楊暖暖心上有浮起一陣一陣酸澀的味道。

楊暖暖心想,我怎麼這麼倒黴呢,我就想好好的,想在這世界安安穩穩,平平靜靜的過完自己苟且的一聲,怎麼就這麼難呢。

楊暖暖從小體質特俗,天天見到一些正常人看不到的東西。

沒爹疼,沒娘愛,不到十歲父母失蹤,在一個大家族裏失去了父母的呵護,那日子別提有多心酸艱苦了。

再大一點,她直接被族中的人趕出了家門,從此流落在外,爲了生,爲了活,楊暖暖沒少做無傷大雅的缺德事。

18歲的時候被自己最信任的表姐賣了,差點死在國外。

蘇月笑了笑,她搖着頭回答:“沒事,只是有些感嘆。”

楊暖暖問:“感嘆什麼?”

蘇月回答:“你經歷了九死一生,順利的活過來了,你現在知道了性命有多麼的重要。”

因爲楊暖暖知道了生命的重要性,以後再讓她選擇死亡就會變得異常困難……

楊暖暖越來越搞不懂蘇月了,她一臉疑惑的問:“怎麼了,我知道命有多重要有問題嗎?”

蘇月說:“沒問題,這很好,只有知道重要性,纔會格外珍惜。”

楊暖暖臉上的疑惑更加深厚,她突然覺得好笑,盯着蘇月看了半天才緩緩的說話:“蘇月你怎麼了,是我不在的這些日子,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我怎麼感覺你變了。”

“我哪裏變了,你要是想讓我掐死你就直說,我不嫌辛苦,現在就能助你爲樂。”蘇月眉頭一皺,她兇巴巴的笑着說。

這樣的蘇月在楊暖暖心中才是正常的。

楊暖暖看着蘇月,她會心的一笑,還好,我的身邊還有蘇月這麼一個鐵桿朋友。

睡在楊暖暖身邊的小白狗突然炸毛了,它毛髮根根豎起,一下子跳到楊暖暖的腿上蹲着。

小白狗對着蘇月齜牙咧嘴,嗓子裏傳出嗚嗚嗚的低嚎聲。

誰敢動我的主人,來,有本事摸一下我主人試試,咬不死你算我輸!

“這是誰家的狗?”楊暖暖看到腿上的小白狗問。

蘇月回答:“你家的,難道它誓死保護主人的態勢還不夠明顯嗎?”

“我家的?”

蘇月點着頭回答:“對,就是你家的。”

楊暖暖問:“我沒養過狗啊,它從那裏的?”

蘇月說:“好了,狗狗是最護主最暖心的寵物了,你看它這副架勢,你肯定是甩不了它了。既然這樣我們就把它帶回家裏養。”

楊暖暖彎起嘴角笑了笑說:“好啊,我早就想養狗了。”

收了十萬塊鉅款幫楊暖暖醫治的小老頭也算是有點良心的,到了中午吃飯的時間,一個光屁股的小男孩送來了一盆小米粥,一碟子鹹菜,還有四個大饅頭。

老頭也是有本事的,楊暖暖醒來之後沒多久她就能下地走路了,走路沒有問題,就是腿有點軟。

楊暖暖走一步,小白狗跟一步,這隻狗寸步不離楊暖暖,但凡是蘇月對楊暖暖說話的嗓門大了點,小白狗都很生氣,恨不得直接衝上去咬一口蘇月。

蘇月把小男孩送來的食物放在了吊腳木樓的廊檐下,去隔壁的人家買了碗筷,蘇月坐下來。

蘇月坐在木質的走廊上,她盛了兩碗小米粥,扭頭對着門裏大喊:“暖暖吃飯了!”

正在屋裏逗狗玩的楊暖暖迴應着蘇月:“知道了,我馬上就來。”

楊暖暖出來了,小白狗就像是長在了楊暖暖的腿上,步步緊逼。

楊暖暖坐下,小白狗窩在了楊暖暖身邊。

蘇月自顧自的吃着飯,端起碗喝了一大口粥,蘇月說:“吃完這頓飯,我們就啓程回家。”

“這麼着急?”楊暖暖問。

蘇月道:“你在這破山村裏不知道,龍家的少爺找你都快找瘋了,你的嬸嬸還有那什麼楊美晗都被龍家的人控制住了。”

龍家的少爺?難道是龍少軒,他找我幹嘛?

楊暖暖覺得疑惑,她和龍少軒又不熟,不過見過兩次面而已,那富人家的少爺該不會對我一見傾心,再見鍾情吧?

楊暖暖想着想着,笑了起來,她都覺得自己的這個想法可笑。

龍少軒也是什麼樣的人啊,對於楊暖暖來說,龍少軒就是生活在九天之上的神,她從來沒想過高攀。

神就是神,神是用來仰望的,能夠配上神的只有神。

就楊暖暖這樣,她都已經想好了,自己以後要找老公,就找一個開餐館的小老闆,這樣的話,兩者之間的家庭不會太過懸殊。楊暖暖也不會在婆家低人一等,擡不起頭。

楊暖暖想的真多!

楊暖暖之前最喜歡看的就是網上盛傳的關於豪門世家的八卦消息,她非常可憐那些嫁入豪門的女人。

蘇月換了一個坐姿道:“暖暖你還別笑,我可沒和你開玩笑,這都是真事。”

楊暖暖問:“龍少爺找我幹什麼?”

“我怎麼知道,總之你現在在帝都可是紅人,誰都知道龍家的少爺在找你,前段時間你的照片在所有電視臺輪流播放,那陣勢,不知道的人肯定以爲你是什麼宇宙公主呢。”

“好吧。”楊暖暖無所謂的應了一聲,就算知道了這些事,現在的楊暖暖能做什麼呢?

楊暖暖什麼都不能做,除了當無聊的吃瓜羣衆之外,楊暖暖也只能搬個小板凳販賣瓜子飲料娃哈哈了。

蘇月和楊暖暖說了一些關於帝都的情況,她把自己知道的都說出來了。

說完之後,楊暖暖和蘇月這兩個人之間竟然陷入了一種異常尷尬的氛圍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