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帝星辰雖非正人君子,但卻也絕非乘人之危之輩,本欲抽身離開,但見雲飛鳳身上寒氣太重,若不以自己的身體為其取暖,恐怕她是挨不過今晚的。更何況,此事也可以說是帝星辰間接造成的,帝星辰只得無奈的嘆息一聲,任由雲飛鳳抱著自己,低聲道:「雲飛鳳,你此刻已經走入火魔,身體由熱轉冷,如同寒冰,我並非占你便宜,望你見諒。」

抱住了雲飛鳳之後,帝星辰也不由被雲飛鳳身上的寒氣影響了,打了個寒顫。而這時候,帝星辰丹田之內,卻是自動運轉起來了九轉雷神訣,一股股溫婉如玉一般的玄氣,湧入了帝星辰的每一寸經脈,每一寸肌膚。

頓時,接觸到帝星辰的寒氣,紛紛消失,完全無法侵入帝星辰的身體之中,帝星辰再也不受其絲毫的影響。這樣一來,雲飛鳳似乎也受到了帝星辰的影響,身體沒有之前那麼冷了,呻吟之聲也停止了下來,緊緊的抱住帝星辰,似乎睡了過去。

帝星辰也不知道為何輸入玄氣沒有效果,反而這樣還幫助了雲飛鳳,所以也不敢亂動,任有雲飛鳳抱著。就這樣,時間飛快的流逝著,轉眼之間,便到了第二天清晨。

「唔!」這時候,懷中的雲飛鳳,突然輕哼了一聲,醒了過來,當她看到她自己正抱著帝星辰,俏臉頓時變得通紅,好似一個紅蘋果一般。只見她突然放開帝星辰,朝後退了一點,縮回床邊,一臉嬌羞之色看著帝星辰,嬌聲道:「昨晚,昨晚我們沒有發生什麼吧?」

帝星辰聞言,不由苦笑一聲,但旋即卻是調侃道:「你說呢?」

雲飛鳳聞言,仔細看了一下她身上的衣物,發現衣物並沒有什麼變化,也沒有被打開的痕迹,這才鬆了一口氣。但很快,她的俏臉之上,露出了一抹十分驚喜的神色,驚呼了起來,道:「我、我、我居然已經達到了玄王巔峰了。不,是玄王巔峰的巔峰之境,離玄皇初期也只有一步之遙了,這、這……」雲飛鳳冰冷的俏臉之上,露出又驚又喜的神色,覺得自己彷彿在做夢一般。

帝星辰見狀,不由微微一笑,其實在昨天夜裡,雲飛鳳便突破了,服用了那一顆朱雲果之後,雲飛鳳起初無法承受朱雲果的力量,當後來承受住了朱雲果的力量,於是修為大漲,直接達到了玄王巔峰之境,然後朱雲果的藥效並沒有吸收完,不斷的在提高雲飛鳳的修為,使得雲飛鳳成為了五人當中,除了帝星辰之外,實力最強之人了。這真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這發生的轉變,不可謂不大。片刻之後,雲飛鳳終於鎮定了下來,她冰冷的眼神變得柔和了起來,她羞澀的看了帝星辰一眼,道:「帝星辰,謝謝你了。」

帝星辰聞言,隨意的揮了揮長袖,淡淡一笑,道:「你我之間,還客氣什麼!今天,便是切磋大會舉行的時日了,你趕快準備一下吧,我在房門外等你。待會,我們一起去參加切磋大會,爭取進入學院前十名,獲得前往飛凌學院的資格。」

帝星辰言罷,也不多言,直接站起身來,朝著房間之外走去,站在房門外面,等待雲飛鳳。不消片刻,雲飛鳳便整理好了一切,從房間內走了出來,看著帝星辰,俏臉之上露出一抹嬌羞之色,嬌聲道:「我們走吧。」

就在這時候,隔壁的房門突然打開了,一道倩影,出現在了兩人的身前,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雲飛燕,她和雲飛鳳,住所相鄰。

雲飛燕看到帝星辰和雲飛鳳竟然從同一間房屋之內出來,臉上頓時浮現出來一抹詫異之色,臉上的神色,好似有些失落,但卻也是一閃即逝,又變成了一副驚奇的模樣。最後忍不住開口道:「你們,你們居然……」

很快,雲飛燕的目光落到了雲飛鳳的身上,眼中露出一絲驚訝之色,但卻也是一閃即逝,冷冰冰道:「雲飛鳳她達到玄王巔峰結界了,是你幫她的吧?什麼時候幫幫我呀!」

帝星辰心中在考慮著待會切磋大會的事情,也沒有注意到雲飛燕的神色變化,看到雲飛鳳出來,隨口道:「雲飛鳳,你也出來了,如此甚好,我們便一起前往切磋大會吧。的確,雲飛鳳這一次達到了玄王巔峰之境,有希望得到前十的名次,詳細情況,日後再慢慢告訴你吧!至於幫你的話,雖然可以,不過以後你突破不了了,不要來找我!」帝星辰笑著說道。

「那算了吧!」雲飛燕嘻嘻一笑。其實她也不在意雲飛鳳的突破,她只是想要和雲飛鳳比一比,不過帝星辰都說這話了,她自然不好多說什麼了。

雲飛鳳並沒有答話,但她卻是站在原地沒有動,顯然是同意了帝星辰的話。

帝星辰微微一笑,當即帶著雲飛鳳、雲飛燕二女,一起朝著外面走去。這時候,其他住所之內的學子們,也一一起床了,他們見到一大清早的,帝星辰左右兩邊,各站著一名絕色美人,頓時不由遙想翩翩,低聲議論了起來。

「哎呀,你們看,這少年,不是那打殺了風凌城城主李榮浩之子李雲迪的帝星辰嗎?他身邊那兩名少女,可是學院唯一一對孿生姐妹花,雲飛鳳和雲飛燕啊,學院之中少有的絕色美人啊,莫非他們昨晚雙飛了……」

「是啊,這帝星辰,不僅打殺了李雲迪,而且還擊敗殺了胡久軍、打敗了李劍山,還敢挑釁李劍雲那等強者。

據說,李劍山的大哥,李劍雲可是雲盟的創始人。 第六百七十七章鬥武場盛宴

結果這帝星辰一出手,和李劍雲對轟一拳,引來了王長老和張長老,這件事情,可是引起了不小的震動。真羨慕他啊,有此等實力,又是將我們學院的兩大美人搞到手……」

眾人看著帝星辰,眼神之中流露出來無盡的羨慕、欽佩的神色。


雲飛燕聞言,頓時霞飛雙頰,羞澀的低下頭去。而雲飛鳳,卻是目光一掃,冰冷無比,眾人心中一寒,頓時一句話也不敢說了。

嘟嘟!就在這時候,遠處的鬥武場方向,有人吹響了號角。

眾人雙眼頓時亮了起來,知道是切磋大會,就要開始了。

鬥武場,乃是凌天學院弟子切磋比試的地方,乃是眾學生心目之中,一個十分神聖的地方。

此刻,鬥武場之內,號角聲吹響了起來,說明切磋大會,已經快要開始了。

帝星辰、雲飛鳳、雲飛燕三人相互對視了一眼,不再遲疑,便直接快步朝著鬥武場奔去。而剩下的那些學生,雖然他們之中,大部分都沒有資格參加這一次的切磋大會,但如此空前絕後的大事,他們也不會錯過,也紛紛朝著鬥武場奔去。

片刻之後,帝星辰、雲飛鳳、雲飛燕三人,便來到了鬥武場。這鬥武場,佔地面積極大,整個鬥武場就是一個圓形,四周都是普通觀眾席,除了普通觀眾席之外,還有一些貴賓觀眾席,建立在一座座樓閣之上,窗戶乃是用一種特殊的金屬製造而成,裡面的人可以清楚的觀看到外面的一切,但外面的人卻是絲毫也看不到裡面的情況。

在鬥武場的中間,觀眾席的中間,有著一塊巨大的空地,上面建造著一座座擂台,這些擂台,一眼看去,估計最少也有百來座。這每一座擂台,都是用十分堅固的材料打造的,據說,就算玄皇巔峰之境的玄修強者在上面戰鬥,也是難以損壞這些擂台。

此刻,正鬥武場的四周,已經是人群涌動,人來人往,一眼看上去,最少也有好幾萬人,都是學院的學生,有些是原本便呆在學院裡面的,有些是本來在外歷練,得到消息之後,趕了回來的。

這一次切磋大會,事關重大,前十名,甚至有機會進入飛凌學院之中,他們都十分的重視。這一次,是改變這些學生,命運的時刻。

「星辰兄弟!」「星辰兄弟!你來了!」就在這時候,兩道人影快步奔到了帝星辰的面前,正是張德飛和李海明。

兩人此刻,精氣充沛,雙目之中閃爍著陣陣凌厲的光芒,鬥志勃勃,戰意騰騰,顯然打算這一次一展身手,進入切磋大會的前十名。

但很快,兩人的眼中,便露出了驚訝的神色,看著雲飛鳳,驚喜道:「雲飛鳳,你居然達到了玄王巔峰了,太好了,這樣一來,你和星辰兄弟兩人,便都有機會進入飛凌學院之中了。」

二人說完之後,又笑著看了看帝星辰,道:「星辰兄弟,你可真有本事啊,這種大事,也沒有通知我們兩個一聲。」

帝星辰聞言,不由苦笑一聲,道:「其實,雲飛鳳她是昨晚才突破了,她服用了一枚朱雲果,如今已經達到了玄王巔峰的境界了。」

帝星辰只是將大概情況說了一下,至於昨晚那些曖昧的事情,自然不能說出來,否則以雲飛鳳的冰冷,肯定要羞得沒臉見人了。

「朱雲果?院長居然送了一枚朱雲果給你,還希望你能夠進入飛凌學院之中學習,院長對你可真是夠好的,這份恩情,可得記在心中。」張德飛聞言,眼中露出一絲深意,微微一笑。帝星辰聞言,點了點頭,道:「院長待我如同親人,此恩自然要記在心中,有機會圖報。」

「嘿嘿,報答個什麼,我上次不是說過嗎,你是院長的私生子,你還不承認。這一次,院長竟然將朱雲果這麼寶貴的東西都送給你了,看來你是院長的私生子,這件事情假不了!」李海明聞言,露出一臉猥瑣的笑容,嘿嘿笑了起來。

「滾!」面對李海明,帝星辰只有一個白眼。

「好了,現在切磋大會快要開始了,我們進入會場吧!」這時候,張德飛打住兩人的話,進入了鬥武場之內。

帝星辰、李海明等人,也不遲疑,隨著人群,一一進入了鬥武場之內,坐在了前排參賽學生的座位上面,等著傳召。

這時候,主持這場切磋大會的長老,將第一場比賽之人的名單,報了出來:「第一場,一號擂台,歐陽峰對司馬陽!」

「二號擂台,鄭千紹對陳人波!」……主持這場切磋大會的長老緩緩說道,這陳人波,居然也參加了這一次的比賽。

帝星辰目光一掃,很快便發現了陳人波的蹤跡,只見他善意的對著帝星辰一笑,帝星辰見狀,也笑著點了點頭。

帝星辰發現,如今的陳人波,實力遠勝於上次的匆匆一見,已經達到了玄皇初期,是個勁敵。

除了陳人波之外,自己的名字,張德飛、李海明等人的名字,也全部報了出來,帝星辰的第一個對手,名叫周磊。

一聽到這名字,旁邊的張德飛頓時提醒道:「星辰兄弟,你的第一個對手,便十分的強勁。這周磊,人稱碎石手,據說他練就了一門非常強大的武技,單手可劈碎萬斤的巨石,十分的厲害。

在三年前,他便已經達到了玄王,如今的修為,恐怕已經差不到到了玄王巔峰了,你可要當心啊!」

帝星辰聞言,微微一笑,道:「你們的對手都不弱,可要小心應付,不要被淘汰下去了。希望,我們能夠一起進入飛凌學院之中,學習、修鍊。」

帝星辰言罷,一躍而起,便踏上了擂台。而張德飛、李海明、雲飛鳳、雲飛燕四人,也是紛紛走上了一座擂台,準備和他們的對手決戰。帝星辰踏上了擂台之後,一名桀驁不馴的青年男子,便也跳上了擂台,正是碎石手周磊。他一看帝星辰只有玄靈巔峰的修為,眼中頓時露出一絲輕蔑之色,大喝一聲,道:「快快退下這裡不是你們這些低年級學生能夠參與的,主動認輸,饒你不死!」

這周磊,居然狂妄如斯!帝星辰見狀,不屑的冷笑一聲,道:「要我退下,主動認輸,真是可笑!我給你三個呼吸的時間,給我退下擂台,否則便休怪我手下無情,將你打落下去!」

「狂妄無知的小輩,也敢口出狂言!碎石手!」周磊見到帝星辰居然這般小覷於他,頓時不由大怒,怒火中燒。

只見他大吼一聲,一拳揮出,便轟向帝星辰,速度奇快無比,拳勁將空氣也給轟碎了。

帝星辰見狀,卻是眼皮也不眨,就在周磊攻到身前的那一瞬間,帝星辰出手了。

只見他發出一掌,轟擊在了周磊的胸口,周磊慘叫一聲,便倒飛了出去,跌落下了擂台,敗了。

這一次切磋大會,墜下擂台、爬不起身來或者主動認輸,都算失敗。


「什麼?這不可能的!這不可能的啊!我周磊,可是玄王巔峰的玄修強者啊……居然被這小子偷襲得手了」

周磊掉在擂台之外,面如死灰,滿臉的難以置信之色。

「好強!這少年究竟是何方神聖,居然以玄靈巔峰的修為,僅僅一拳,便打敗了玄王巔峰的碎石手周磊,真是太可怕了……」

「這人、這人不是帝星辰嗎,沒有想到,短短一年不到,他便變得這般的可怕了……」

「帝星辰,就是那個打殺了風凌城城主李榮浩之子李雲迪,後來又一連打殺了胡久軍、打敗了李劍山之人嗎?沒有想到,居然會是他……」觀眾席之上,坐滿了凌天學院的學生,其中不少學生,一下子便被帝星辰給吸引住了,紛紛議論了起來。

「好強,沒有想到,帝星辰他如今都成長到了這個地步了!」鬥武場,一間樓閣之中,這裡是貴賓席,乃是學院的長老、老師、院長等人物觀看比賽的地方。

此刻,一名年輕美貌的女子看到這一幕,頓時狠狠的吃了一驚。這名女子,正是六年級的老師,水雲。

「這幸伙,真是太出人意料之外了……」旁邊一名老者,眼中也是露出一抹驚訝的神色,這名老者,正是學院所有長老之中,地位極高的張長老。

「星辰,你果然沒有信口開河,看來我還是太小覷你了!」一旁一名書生摸樣的中年男子,看到了這一幕,也是忍不住暗暗感慨了起來。但普通觀眾席之上,一處角落,一名白袍青年,坐在這裡,此刻,他的臉上,顯露出來了十分震驚的神色。

這名白袍青年男子,不是別人,正是曾經和帝星辰發出來挑戰,但最後卻被帝星辰打敗的李劍山。

「怎麼可能!帝星辰他的實力,居然已經變得如此的恐怖了?該死啊,該死啊,他,他根本都不是我的對手。」李劍山臉色變得陰沉無比,緊接著,卻是冷哼一聲,自言自語道:「不過,就算你再厲害,也是絕對不可能進入前十名的,想進入飛凌學院,你完全是痴心妄想。」

「李劍山,這可不一定!」一道聲音突然響了起來,開口之人,居然是帝盟的張嘉敏。 第六百七十八章四人晉級

「嘉敏學妹,想不到咱們坐得這麼近。你認為不一定,呵呵,要知道,那帝星辰,也是曾經拒絕過你們帝盟的邀請,讓你們帝盟顏面盡失,難道只是因為他打敗了周磊,你便開始崇拜他了?」李劍山看著坐在身後的張嘉敏,譏笑了起來。

張嘉敏聞言,卻是一點兒也不介意,淡淡一笑,道:「李劍山,看來你還不明白,你和帝星辰的差距。帝星辰此人,乃是人中之龍,他這一生,註定不平凡,不是你可以相比的。我勸你,還是最好不要在打他的注意了,否則你自身難保。這一次的比賽,我相信,帝星辰必然可以進入前十名之中,成功的進入飛凌學院。」

李劍山聞言,冷哼了一聲,嗤笑道:「張嘉敏,你還真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你們帝盟怕他帝星辰,但我們劍雲盟,卻是不怕。你說帝星辰可以進入前十名,但我說他最多再過一兩場,必然落敗,無法進入前十名。要不,咱們來賭一賭,看看誰對誰錯?一千塊中品玄靈石,敢不敢?」

張嘉敏聞言,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一千塊中品玄靈石,這基本上應該便是李劍山的老底了,張嘉敏最多,差不多也只能夠拿出來這麼多的玄靈石了。不過,他相信帝星辰的實力,所以沒有絲毫的遲疑,嬌喝一聲,道:「賭就賭!」

眾學生見到這一幕,也是紛紛湊了上來,壓下玄靈石,開始賭帝星辰能否進入前十名。但是,除了張嘉敏一人之外,全部都賭帝星辰無法進入前十名。

畢竟,帝星辰只不過是玄王巔峰的玄修者罷了,他們並不看好帝星辰。

就在眾人開賭之時,第二輪比試又開始了,帝星辰再次躍上了擂台,面對他的新對手了。

張德飛、李海明、雲飛燕、雲飛鳳四人第一回合,也是都獲得了勝利,擁有參加第二輪比賽的資格,

幾人一一登上了其他的擂台,開始面對他們新的對手。

帝星辰的對手,乃是一名年約二十來歲的美貌女子,一身宮裝,腰間纏著一根皮鞭,氣息渾厚,眼神凌厲,顯然乃是一名玄皇初期的強者,而且距離玄皇中期也只有一步之遙了,看來此人是玄皇初期巔峰了。

「玄靈巔峰嗎?」這名女子看到帝星辰只是玄靈巔峰,一雙美目之中,毫不掩飾的流露出來一絲輕蔑之色,冷冰冰道:「以你的修為,居然能夠通過第一場比賽,運氣倒是不錯,不過遇到了本姑奶奶,你的好運也便到此結束了。」帝星辰聞言,也不爭辯,微微一抱拳,道:「帝星辰,請賜教!」

「韓涵雨。」女子淡漠報出了她的姓名,也不多言,便出手了,只見她玉手呈拳,看也不看帝星辰,直接一拳揮出,轟碎空氣,擊向帝星辰。她這副模樣,就連腰間的武器也是沒有拿出來使用,顯然是十分的自負,蔑視帝星辰。

這名叫韓涵雨的女子,一拳轟出,威力強大無比。她這一拳,劃破空氣,眼看著就要將帝星辰轟成碎片了,這時候,帝星辰卻是出手了。只見帝星辰一步踏出,眾人都沒有來得及研究帝星辰的這一步是怎麼踏出的,便只見帝星辰的拳頭,轟擊在了韓涵雨的腰間,強大的玄氣,頓時湧入了韓涵雨的體內。

「哇!」韓涵雨嬌哼一聲,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嬌軀不斷的顫抖了起來,顯然這一拳的力道,十分的強大,讓她無法承受。

這時候,帝星辰收回了拳頭,而韓涵雨則是倒在擂台之上,不斷的抽搐顫抖著,俏臉十分的蒼白。

星空大陸之上,一直流傳著一句話,這世上最可怕的人有三種,分別是老人、孩子和女人。因為這三種人,往往讓人不忍下手,但最後卻反被傷害。雖然對方是女子,但帝星辰卻也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好強!這帝星辰學長,一出手,居然便擊敗了九年級之中,鼎鼎有名的韓涵雨師姐,而且下手絲毫也不留情,是一個殺伐果斷的狠角色人,日後必有一番作為……」

「這韓涵雨,雖然還沒有達到玄皇中期,但卻也差不多了。沒有想到,帝星辰居然這麼輕而易舉的便擊敗了他,真是堪稱妖孽啊……」

眾學生一下子便被帝星辰給吸引住了,看著帝星辰,眾人紛紛低聲議論了起來。那張嘉敏看到這一幕,嘴角頓時浮現出來一絲微笑,戲謔的看了李劍山一眼,道:「李劍山,這韓涵雨的名字,想必你也聽說過吧,她卻是連帝星辰的一拳也擋不住。你難道還認為,帝星辰沒有辦法進入這一次切磋大會的前十名嗎?」

「哼!」李劍山臉色變得鐵青,冷哼一聲,沉聲道:「不到最後時刻,誰也說不準,我們還是擦亮雙眼,拭目以待,走著瞧吧!」旁邊那些賭帝星辰必然無法進入前十名的學生看到這這一幕,也有些坐不住了,但他們卻依然不肯服輸,哼了哼,不再多言。

張嘉敏見狀,只是微微一笑,也不多言。這時候,擂台之上的韓涵雨已經爬起身來,不過她的臉色依然十分的蒼白,身體站都站不穩了,只見她滿臉震驚之色的看著帝星辰,道:「想不到,你居然這麼強大,是我太小覷你了。這一場比賽,我輸了!希望有機會,我們還能一戰,到時候,我一定會擊敗你!」

帝星辰聞言,淡淡一笑,抱拳道:「學姐,承讓了!若有那一日,學弟我一定奉陪到底!」韓涵雨不再多言,拖著身體,毫不遲疑的走下了擂台。因為她已經看出,帝星辰的實力,遠不止如此,她根本不是帝星辰的對手,再怎麼戰鬥也是無濟於事。這一輪,帝星辰又勝了,頓時引來無數的議論之聲。

帝星辰也不理會眾人震驚的目光,一躍而起,便下了擂台,回到座位之上,等待下一輪的戰鬥。

帝星辰等待之時,目光也朝著其他擂台看去,很快,帝星辰便發現了張德飛、李海明等人的蹤跡。

張德飛此刻,正在擂台之上,和一個瘦弱如猴的少年打鬥著,那名少年雖然看上去年紀不大,但卻也有著玄王巔峰的修為,實力不凡。

可惜的是,張德飛雖然擁有玄王後期的修為,又加上帝星辰給的仙玄草,馬上就要達到玄王巔峰了,雖然他被靈眼玄氣洗滌過身軀,實力尤為強大,雙手連連揮舞,一門《烈焰神掌》打得霍霍作響,十分的厲害。

可惜那瘦弱如猴的少年也並非善類,張德飛被逼得節節敗退,顯然支撐不了多久了。

帝星辰見狀無奈的點了點頭,知道這一場比賽毫無懸念了,那瘦弱如猴的少年似乎贏定了。於是移開目光,看向了旁邊一座擂台,這座擂台之上,李海明正在和一名體型彪悍的女子搏鬥著,這名女子,也是九年級的學生,玄王巔峰的玄修強者。她所用的武器,乃是一根長棍,一套玄妙的棍法被她施展了出來,滾如雨下,十分的高明。

不過,李海明如今的實力,也是非同一般。他自從在靈眼中修鍊了一番之後,實力更是大漲,只見他雙手連連揮舞,整個人好似化身成為一頭大鵬一般,鵬程萬里,騰飛九天。

那女子雖然厲害,但在李海明的面前,也是顯得脆弱不堪,敗勢已顯。雲飛鳳、雲飛燕二人,此刻也是進展的十分的順利,將對手給完全壓制了下去。

片刻之後,除了張德飛一人被淘汰之外,李海明、雲飛鳳、雲飛燕三人,便一一下了擂台,大獲全勝,回到了座位之上,等待新一輪的挑戰。

「星辰兄弟,太妙了,沒有想到,我們達到玄王後期之後,實力居然變得這麼強大!」李海明一臉激動之色,還在為剛才擊敗了一名九年級的學生感到驕傲。

「哈哈,海明兄,恭喜你呀!可憐我遇得了一個狠角色,只能止步於此了,希望你奪得前十名之後,可要記得請大家吃飯!」

張德飛雖然失敗了,但是此刻,也是頗為高興,這樣下去,只要三人運氣不是太差,碰到了非常厲害的強者,便能夠順利的奪得前十名,獲得進入飛凌學院的資格。

「你們變強這可跟我沒有多大的關係,都是因為你們經過那靈眼的淬鍊,身體格外的強大而已,所以比一般玄王巔峰強者都要更強。當然,天外有天,人外有天,大家不可大意!」帝星辰提醒眾人。

「這個當然!」李海明哈哈一笑,點了點頭。

就這樣,四人開始休養生息,張德飛默默的為自己的幾位好友祝福著,很快,這一輪的戰鬥便完全結束了,大量的學生便刷了下去。新一輪的戰鬥,又開始了。

帝星辰、李海明、雲飛鳳四人,各自再一次登上了擂台。

李海明、雲飛鳳、雲飛燕登上擂台之上,他們三人的對手,也登上了擂台,目光相對,還未開始戰鬥,那一股硝煙的味道,已經瀰漫了整個擂台。

帝星辰躍上擂台之後,一名體型高大,如同一座巨山一般的大漢也是跳上了擂台,這名大漢,皮膚焦黑,雙手各持一柄巨錘,乃是九年級的學生,氣息渾厚,還在之前的韓涵雨之上,顯然乃是一名玄皇初期的玄修強者。 第六百七十九章對戰朱久山


這名大漢,名叫朱久山,正是帝星辰這一輪的對手。這些對手,都是隨機選取的。

「小傢伙,區區玄靈巔峰的修為,居然能夠闖入這一輪比賽,倒是不簡單。不過,這一輪,你遇到了我鎮山王朱久山,你輸定了。」

朱久山看著帝星辰,嘴角浮現出一絲戲謔的笑容。原來,這朱久山,還有一個外號,人稱「鎮山王」。

「天,你們看,那帝星辰的對手,居然是鎮山王朱久山。據說這朱久山,十分的不凡,他母親懷胎三年,這才將他生下。

這朱久山一出手之後,頭冒金光,好似神仙下凡,剛剛出生,便力大無窮,比尋常的大人的力氣,還要強大。

聽聞他達到玄王初期之後,力量遠勝於同階的玄王強者,幾乎都快要破萬斤了。

本來,他是在外修鍊的,但聽到學院切磋大會的消息,便趕了回來,結果剛剛回到學院,修為便大漲,終於達到了玄王巔峰之境。

這帝星辰雖然厲害,但面對鎮山王朱久山這名玄王巔峰的強者,恐怕是一點兒希望都沒有了,只怪他運氣太差了。」

「不錯,據說,這鎮山王朱久山,在剛達到玄王巔峰的時候,外出歷練。卻是不小心惹上了一個傭兵團,結果這朱久山一人,殺入這個傭兵團之內,直接將他們的團長,以及兩名副團長,三名玄王巔峰的玄修強者,全部擊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