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平穩的黑色轎車內,一路很安靜,喬汐莞的視線一直看著窗外,她扎著馬尾,穿著黑色套裝裙,凹凸的身段依然玲瓏有致,如此模樣,幹練,又不失風情。比起剛出社會的大學生顯得妖嬈些,對於久經沙場的女強人又顯得婉約些,總之,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

顧子寒的眼眸從她身上轉移,他很詫異顧耀其會讓喬汐莞到公司上班,按照顧耀其一貫做事風格,隨時隨地都提防著顧家產業落入他人之手的小心翼翼,怎麼可能讓外姓人到公司上班?連自己的親女兒都怕嫁人後向著婆家不準插手公司的事情,更何況是媳婦?!

他眼眸一緊,喬汐莞到底是有她的能耐,還是顧子臣在暗中做手腳。

眼眸的邪惡和陰險一閃而過。

喬汐莞回頭,恰巧看到顧子寒未收好的視線。

她暗自一笑,裝作不知道,嘴角拉出一抹好看的弧度,「還遠嗎?」

「這麼迫不及待?」顧子寒冷眼一笑,帶著諷刺的口吻。

喬汐莞笑得很甜,「嗯。」

她笑得越歡快,顧子寒會也不痛快。

前段時間看著顧子寒會莫名的心慌,心跳加速,心花路放等等那些少女情竇初開的各種癥狀,而現在,她看著顧子寒連半點起伏都沒有,平靜得就跟一灘死水一樣,毫無感情。

顧子寒不屑的哼了一聲,不再搭理喬汐莞。


喬汐莞也不去故意找茬,在沒有徹底的摸清顧子寒的底線之前,她決定先,靜觀其變。

------題外話------

是不是該咱們莞莞施展拳腳了呢? 車子很快到達顧氏大廈。

車門由門口的小廝打開,顧子寒黑色涼皮鞋下地,小廝一直低著頭,很是尊敬。

「下車。」顧子寒轉頭對著喬汐莞。

喬汐莞跟上他的腳步。

走進富麗堂皇的大廳。

大廳是公司的門面,裝修自然高大上,顧家人喜歡民族風建築,大廳裝飾偏中式,兩條巨龍圍繞,假山溪水。走在透亮的大理石地板上,響起「咯咯」的聲音,很是清脆。

來來往往人很多,路過的職員見著顧子寒無一不禮貌的招呼,顧子寒均是冷著臉點頭,不做太多回應。職員似乎習以為常,但看著顧子寒身後跟著的女人時,也都多看了兩眼,不知道是什麼人物,但既然是顧子寒親自帶來的人,想必來頭肯定不小。

喬汐莞在一片注目禮下跟著顧子寒走進專用電梯。

「爸說你在市場部策劃室,7樓下電梯,找王榮川經理報到。」顧子寒冷言。

喬汐莞點頭,電梯到7樓,她下去,顧子寒坐著往上。

喬汐莞的腳步停了一下。

原本應該很熟悉的職場生活,現在這一刻卻莫名有些畏懼。她深呼吸,讓自己精神看上去更加飽滿些,嘴角微微帶著笑意,抬頭挺胸,直接走進市場部策劃室。

「我找王經理。」喬汐莞停在門口,對著秘書說道。

「你是?」

「我是喬汐莞。」

「喬小姐,你好,王經理已經在辦公室等你了。」秘書連忙站起來笑著說道。

喬汐莞微點頭。

對於這種場合,她曾經習以為常,所以一舉一動都顯得自然而大氣。

她敲門,走進王榮川辦公室。

王榮川看上去40多歲,有些微發福,身材比較高大,穿著黑色西裝打著領帶氣質還在,看著喬汐莞連忙站起來,「你好喬小姐。」

「王經理不用這麼客氣。」喬汐莞連忙說著,「既然我爸讓我到你手下工作,就是你的職員,你叫我名字就行。」

「那,喬汐莞。」王榮川笑了一下。

前幾天接到董事長通知,說是顧家大少奶奶到他手下上班,他真是受寵若驚,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應付,只得硬著頭皮,走一步是一步。

「嗯,我做什麼地方?」

「你看看你想坐哪裡?」王榮川很客氣。

喬汐莞也知道,在職場上的人,每個人都是小心翼翼,要不然一不小心就嗝屁了。

她抿著唇,「坐外面吧。」

「好,我馬上讓人安排。」王榮川客氣的說道。

「你不要對外面的人宣揚我是誰了,我相信我爸和顧子寒也不會對外說的,要不然工作起來不方便。而且我爸應該給你說了,我是為了什麼項目而來的。」

「說了說了。」王榮川連忙點頭。

「那麻煩你幫我準備一份環宇集團的基本資料,我想先了解一下。」

「好的,我馬上讓人給你準備。」

「嗯,那我先出去了。」說著,喬汐莞走出辦公室。

辦公室外因為周一的原因,大家都比較懶散,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聊天,話題很多都圍繞在喬汐莞的身上,跟著顧子寒同時出現,想來來頭不小,也鐵定是走的後門,歸結於,花瓶角色。

喬汐莞不露聲色,至少第一天上班,她不想成為公敵。

抿著唇,喬汐莞接過王榮川秘書送來的資料,開始整理環宇集團的情況。

環宇集團。

她翻開那厚厚的一沓資料,手指在微微用力。

她曾經那麼辛苦打下來的商業帝國,她其實不用了解也知道裡面的所有運作所有情況……

她抿著唇,調整情緒,放下資料,打開電腦開始寫策劃方案。

真是久違的感覺。

以前她其實也很少寫方案,那個時候有齊凌楓幫她,她手下還有很多得力的助手,她只需要最後看看方案的結果就行,現在想來真是後悔,後悔齊凌楓知道她的所有一切,知道公司的所有一切,所以才可以在她出了「意外」之後,那麼輕而易舉的接手她的產業。

她一直在寫方案,寫的很投入,甚至於忘記了吃午飯。

以前的時候她也這麼拚命過,從國外留學回來時,剛接手家裡的產業時。

那個時候真的很想有一番作為,因為她實在是看不下去她父親的經營手法,永遠在商場上畏手畏腳,她覺得她有那個能力一展雄風。

果然,是有的。


她在國外只留學了2年,不僅完成了4年的學業,還同時拿到了碩士學位,回來后,就和齊凌楓一起在商場上奮鬥,那個時候他們一無所有,只有一個看上去要死不活的公司,他們一起加班一起吃泡麵,累了就擠在辦公室的一張小床上相擁而眠,醒了繼續工作,曾經最長的一次,兩個人在辦公室待了一個星期,未踏出房門一次。

那個時候,她很累,身體很累。

心卻很暖。

想到身邊有自己的最愛的人,想到等這筆生意做成之後,公司能夠帶來多少收益!

一步一步,實現了自己的所有,當挽著身邊的男人準備走進婚姻的殿堂時,卻被那個最信任的男人,親手挖掘了一個墳墓。

她敲著鍵盤的手指一挺,按下保存按鈕。

那個時候,已經臨近下班時間。

她敲開王榮川的房門,「王經理,明天早上麻煩你召開一個會議,關於上海頂級高爾夫球場外加5星級溫泉酒店的開發案。方案我已經發在了你的郵箱裡面。」

「這麼快?」王榮川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嗯。」

王榮川點頭,「好,我馬上讓秘書發通知。」

「辛苦了。」

喬汐莞離開。

王榮川看著喬汐莞的背影,連忙拿起電話,撥打,「顧總,你好,我是王榮川。」

「王經理,你說。」那邊是顧子寒不溫不熱的聲音。

「喬汐莞今天寫了一份方案給我,需要先給你過目嗎?」

「發過來。」

「好的。」王榮川連忙說著。

顧子寒掛斷電話,眼眸一冷,要想在他眼皮子地下翻浪,還嫩了點。

他眼眸一冷,點開郵箱,看著那份計劃案。

嘴角一勾,計劃倒是挺完美的,只是得有人幫你執行才行,他邪惡的弧度上揚,低頭拿起電話,撥打。

那邊響了兩聲,「喂,子寒。」

「凌楓,別說我一直不幫你,給你一個好東西。」顧子寒笑得很邪。

「什麼好東西?」

「我讓秘書明天一早送給你。記得你欠我一個人情。」

「當然。」

顧子寒掛斷電話,轉眸看著落地窗外上海街頭的人潮擁擠。

區區一個喬汐莞,他並不需要親自出手。

------題外話------

需要支持支持支持! 喬汐莞伸懶腰,慢條斯理的開始整理自己的辦公桌,準備下班。

一空閑下來就突然有些餓了。

她看了看時間,一到下班點就直接奔出辦公室。

所有人就目瞪口呆的看著喬汐莞,看上去似乎很能表現,中午都不休息一直在做事兒,這剛到下班點,領導都沒走自己卻先離開了,真是想不明白。

但轉眸又覺得,反正是關係戶,愛怎麼,就怎麼吧。

喬汐莞離開顧氏大廈。


她也沒想過等顧子寒一起離開,但是這個點打計程車確實有些困難,她在街道口等了好一會兒,一輛白色的賓士轎跑停在她腳邊,玻璃滑下,一張精緻的臉蛋,花著淡妝,皮膚極好,她嘴角微微一笑,「要搭順風車嗎?」

聲音,頗好聽。

喬汐莞眉頭微皺,她應該認識這個人嗎?

「這個點不好打車,上來吧,我載你。」她說,看上去很友好。

喬汐莞猶豫了一下,坐了進去。

「繫上安全帶,我的技術我自己都不敢恭維。」她玩笑的說著。

喬汐莞低頭把安全帶繫上。

總覺得這個女人,並非表現出來的那般友好。

「哦,對。你可能還不認識我,我叫葉媚,顧總的秘書。」葉媚微微一笑,友好的說著,「聽顧總說你到公司來上班,真是有些驚訝。」

顧子寒的秘書,所以就認識她嗎?

喬汐莞嘴角一笑,顧子寒的秘書葉媚她倒是不認識,不過葉氏家族的大小姐葉媚她倒是有聽聞過,堂堂葉氏千金居然到顧子寒的手下當秘書,就憑這層關係,似乎都讓人想入非非。

顧子寒的能耐倒是超乎她的想象。

她不著痕迹的笑著,「也就是來上班打發時間,家裡待久了悶得慌。」

「說得也是。」葉媚點頭。

「你把我放在比較好打車的地方吧,免得麻煩你。」

「不客氣,我今晚也沒什麼約。」葉媚說著,直接把車子看到了顧家大院。

喬汐莞客套的道謝下車。

葉媚笑著開車離開。

喬汐莞看著車子離開的方向,葉媚應該犯不著來拍她的馬屁,對她突然這麼熱情,是為何故?!

葉媚駕著車離開,耳邊掛上藍牙,撥打電話。

那邊接通,「喂。」

「顧總,剛剛把你大嫂送回了家。」

「不需要專程給我彙報。」

「我們之間,就只剩下彙報了?」

「葉媚。」顧子寒的聲音有些沉。

「我只是好奇喬汐莞到底有什麼能耐讓你這麼惶惶不安的,適當接觸一下,發現也不過如此。該不會是,顧總看上人家貌美如花了,想要沾染自己大嫂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