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平素兩把的極限劍華此刻從恆毅背後的血鳳之翼飛射出來的卻只有一把,體積同樣比過去大了近乎一倍,速度快速閃電的飛旋斬在伊萊娜白色的女神戰甲上,留下一道劍痕的同時,飛閃過去,瞬間又回頭二次斬在伊萊娜的女神戰甲上……

其速度之快原本就讓人難以招架躲避,此刻的速度之快簡直就是疾光,根本不容恆毅來得及施救,那把飛旋的極限劍華已經在頃刻間二十次來回斬上伊萊娜的戰甲!

破碎的戰甲化作白色的光霧,陣陣,四面散溢了開去……

恆毅一閃撲到伊萊娜身邊,見她身上多出破碎戰甲下流血的傷口都不深,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幸虧,用的是散溢式力量。

利璃在短暫的驚愕后,驚喜交加的捂著嘴,笑道「恭喜神君的神書十三絕跨入二十層境界!」

「啊!啊?二十層境界了?」本來有些發矇的伊萊娜恍然大悟!

難怪恆毅的法術絕技突然變了臉,是啊,恆毅的神書絕技出劍氣奧義和紛飛亂斬其它的都在十九層卡了很久,練習的次數換成其它有心得經驗的法術絕技練到三十層境界都夠了,任何時候突然突破到二十層境界都理所當然。

「不會有錯。」恆毅十分高興,只是對這種時候的突破讓伊萊娜意外受傷有些歉疚,但傷勢不重伊萊娜根本不在乎的施展恢復法術很快全部癒合,他也就沒了心理負擔。

「試試毀滅怒放和劍舞千軍呀!」伊萊娜充滿期許的催促,恆毅本也有此意,這些法術絕技的聯繫次數至少的都有一千二百萬次,如果是有心得經驗的針對性練習早上三十層境界,但因為神書絕技只能自行摸索,至今卡殼,知道今天為何突破,怎麼突破的,恆毅自己都弄不明白。

監察陣製造出模擬的封閉練功場,四面環繞的能量壁足可承受毀滅怒放和劍舞千軍的傷害,不至於誤傷其它。


深紅的護體真氣一閃而逝,瞬間自恆毅天意劍上化作粗大的紅色光束,瞬間轟中能量光壁!


目不轉睛盯著的伊萊娜和利璃都沒看出有什麼變化,恆毅卻很高興的笑道「毀滅怒放也突然突破了,現在看起來跟過去一樣,實際上如威震天下一樣是二重連續攻擊。」

「真帥!」伊萊娜高興的拍手,威震天下的力量剛才她就見到,兩次的連續創傷,無論殺傷力還是衝擊性氣勁對群敵的影響都增強了一倍!毀滅怒放的殺傷力同樣是如此,二十層法術絕技的威力從來不同凡響!「神主,快試試劍舞千軍!」

恆毅同樣對劍舞千軍充滿期待,這是神書絕技中最強的絕技,跟紛飛亂斬各有千秋,群戰的威懾力之強,沒有多少法術絕技能相提並論。

倘若突破到二十層境界,會有如何的驚人表現呢?

抱著期待的心情,恆毅如往常一樣在能量壁環繞的空間催動劍舞千軍!(未完待續。。) 爆發的劍氣形態一如既往,在利璃和伊萊娜看起來沒有任何變化。

但是,僅僅一息時間,恆毅的劍舞千軍就戛然而止。

「沒變化嗎?」伊萊娜頗覺失望,料想是沒有變化所以恆毅沒有繼續施展下去。

不料恆毅微笑道「不,劍氣爆發速度比過去快了一倍,所以只需要一息時間就能完成施放。」


「真帥!」伊萊娜興奮不已,利璃也清楚意識到這種變化在實戰中的價值,劍舞千軍發動期間除了畏懼衝擊性氣勁外,第二個弱點就是防禦型頂尊以範圍性防護絕技承受攻擊,保護其它攻擊性頂尊接近實施打擊,那種情況下恆毅或者被迫承受傷害,或者被迫中斷絕技的施展。

發動時間縮短一半意味著這種弱點暴露的時間變短,劍氣釋放的速度更快,意味著短時間內的殺傷力更強,給予別人利用機會突進到面前的時間更少,承擔的壓力和傷害成倍增加,軍團作戰中的機動力,靈活性都大幅度提高。

「神主的瞬斬,極限劍華和劍氣爆發有什麼變化呢?」伊萊娜想到剛才極限劍華的驚奇變化造成的傷害,充滿了濃烈的好奇。

恆毅凝聚極限劍華,手裡的那把能量光劍比過去長了幾分,通體環繞黑紅色的閃電,恆毅甩手射出,伊萊娜和利璃發現極限劍華的殺傷距離竟然是過去的一倍,達到千丈距離!

「有效殺傷距離提升了一倍。兩劍化為一劍,能夠連續攻擊二十個目標,對單個目標則是二十次連續的反覆攻擊。」

極限劍華的增強別說旁觀者振奮。恆毅自己都沒想到變化如此驚人,過去單把極限劍華的殺傷目標是五個,連續攻擊五個敵人吸收補充耗損能量的動力就會喪失,如今無論殺傷距離,殺傷力,殺傷目標數量都整整提升一倍。

黑紅色的一道道劍氣環繞恆毅身體旋動,細數之下伊萊娜和利璃都發現過去十股變成了現在的二十股。而且其中還纏著一束束纖細很多的白光劍氣。

「這些是?」

「二十層劍氣奧秘的力量,過去是提升殺傷力和吸收敵人真氣化為加速自身傷勢加速恢復癒合的作用,現在能夠融合到劍氣爆發環繞在身體周圍的劍氣。形成攻防一體化的作用。」劍氣爆發二十層擁有二十道環繞身體的劍氣,劍氣奧秘又有二十道,雖然纖細很多,但增益作用明顯。無論是防守還是進攻都具備極強的作用。

過去神書絕技只有紛飛亂斬和劍氣奧秘突破二十層境界。其它的卡殼至今,如今全面達到二十層境界的變化之大,沒有一種讓恆毅為之失望。

可以說,用二十層境界的神書絕技對上二十層以下,佔據的優勢成倍計!即使彼此實力相當,勝負之數也基本可以說是絕對的一面倒。

法術絕技層次的階段變化,就是如此驚人!

過去恆毅面對別的頂尊時就是在這種階段大差距面前戰鬥,只有劍氣奧秘和紛飛亂斬在面對一般頂尊的時候不至於處於法術絕技層次上的劣勢。但面對冰璃這類人物,仍然全面差了至少一個階段的法術層次修為。

恆毅對新增的四種神書絕技特別用心修鍊。因為這對任何頂尊而言都是重頭開始,即使神魂族也沒有各類新增法術絕技更高層次的修鍊心得,換言之,新增的四種對恆毅、還是其他人而言起點基本一樣,也勢必能夠成為他未來彌補差距,在這方面領先許多頂尊的資本。

伊萊娜如往常練完功那樣取出光符,恆毅如實敘述神書絕技級別進入二十層時各種法術絕技練習的次數。

利璃以為這種記錄是為了給無雙神星系的功法殿作為心得使用參考,沒有多想。

時光,如梭……

飛快流逝。


花園精靈族,不敗神殿。

許問峰如過去每一年一樣,在黑月生日這天專程趕回。

盛大的歡慶宴聚集了花園精靈族八王,連自然王都派來座下的第一神長老為黑月祝賀。

這是許問峰的安排,擺的是不敗族族后的排場,黑月當初擴張不敗族星系勢力範圍百倍的功勞早就讓花園精靈族八王敬重其功績貢獻。

觥籌交錯,熱鬧喧嘩的壽宴足足到子時才散。

月朦朧,映在黑月那身黑色的裙袍上,一旁的許問峰看在眼裡,痛在心裡。

這個女人,是他許問峰至今無法征服的特例。

這麼多年了,巔峰派開始到結業十三年,離開人類文明到花園精靈族至今,十年。

二十三年過去,他許問峰竟然跟一個女人耗了二十三年?

「不敗族所有種子陣的升級建造工作十天內就能完工,你想好讓誰回來接替我的工作了嗎?」被子里的酒紅如血,黑月把玩著杯子,其實早沒有喝酒的興趣,酒宴上已經喝的太多。

許問峰卻還有,他一口喝乾了杯子里的酒,自嘲的笑了。「你還是要走?」

「這不是早就說好了嗎?我承諾的事情替你辦好,交接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否則恆毅也不會收留。」黑月滿不在乎的神情和語氣讓許問峰胸膛一陣怒氣涌動。

「十年了,每年我陪你過生日,每個月我送你一件禮物,每隔三天我送一分情景記錄符跟你交流。我許問峰從沒有在一個女人身上花費這麼多心思和精力,你還是要走?」

「你當然沒有!因為我是你遇到的最完美的女人,武不輸你許問峰,智能讓不敗族從十萬座星系變成一千萬座。」黑月還是那麼驕傲,驕傲的不懂得謙虛,驕傲的讓許問峰又瘋狂佔有的衝動。

「看來你還真的喜歡上恆毅……」這一點許問峰一直不承認,從過去至今,當初在希拉星系的時候他就認定黑月對恆毅的親昵只是為了刺激自己,如同在巔峰派時對恆毅的友善是為了變相吸引自己。今天以前,他仍然相信黑月不會真的走。但現在,他已經意識到,他的自信輸給了面前這個女人。「為什麼是他?」

「他比你強,我不是說過了嗎?吸引我黑月的男人只需要這一個理由,我也只認可這一個理由。」黑月並不在乎這句話對許問峰自尊心的創傷,因為至今為止,兩個人的聲名相當,可是恆毅比許問峰多個無雙族士的威名,無雙神星系怎麼說都是靠恆毅一個人。

「他不比我強!」許問峰憤然否決。

「是嗎?不敗族有今天靠的是我,沒有我不敗族的聲勢追不上無雙神星系,可恆毅靠的是他自己,這還不夠?」

「你錯了!不敗族有今天靠的是我許問峰!沒有我許問峰當族王你黑月能做什麼?沒有我許問峰的識人之能用你,你能貢獻什麼?不敗族所有人的貢獻都是我許問峰的!」

「……這話有點道理。」黑月嫣然一笑,針鋒相對的反問道「那麼,恆毅同樣會用我,你說將來無雙神星系跟不敗族誰會更強?我才是無雙神星系。」

「別以為你的本事不可替代,走了你黑月我許問峰照樣能任命第二個能力不在你之下的人。」許問峰嘲弄的目光換來黑月不以為然的一笑。「好了,說這些也沒意思,十天,十天之內安排好接手的人,到時候我就走。」

「你去也沒用,就算你喜歡恆毅,他也永遠不會愛上你,即使他喜歡上你,他也永遠不會接受你!你們的關係永遠只會是朋友,恆毅絕不會做對不起我的事情,你該相信這一點,勸你別浪費時間!」酒杯碎了,許問峰丟下酒杯,頭也不回的走了。

這是他最後的反擊,也是最後的無奈反擊。

黑月望著許問峰的背影,嘲弄的微笑爬到她臉上。「呵呵,我知道……可是我不知道你許問峰會不會做對不起恆毅的事情……」

……

希拉星系。

不敗族軍總部。

盧一平局促不安的面對許問峰,這差事他真不想接。「族神王能派艾藍去嗎?她比我合適啊!」

「希拉星系全軍的後勤補給工作都靠艾藍,這方面的事情你短期內很難上手,艾藍抽不開身。事關重大,我也只能交給你們三個才放心,王不怕的性格你知道,打仗可以,這種事情他不合適。交接很簡單,黑月把所有種子陣的信息交接給你,確認無誤后你立即改寫所有軍用傳送陣的信息,改寫完成後才能讓黑月離開。然後就坐鎮神殿。」

「全都要改寫?有必要嗎?」盧一平十分詫異,許問峰竟然連黑月都不信?

「有備無患,再說了,希拉星系的事情我們都經歷過,未免以後萬一出了什麼事情說不清楚,必須全部改寫。」

「行……」盧一平答應著,遲疑著小聲問「還有別的交代嗎?」

「沒有了。」


盧一平這才稍稍鬆了口氣,他不願意接這差事就是怕還要負上最後一次勸說黑月的使命,萬一不能完成,許問峰難過之下肯定遷怒他無能,那就純屬自討苦吃,何況兩個人之間的變故許問峰從沒提過,他也根本不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這種隱秘許問峰不會願意讓人知道,他也真不想知道。(未完待續。。) 盧一平領命匆匆忙趕回不敗族。

見到黑月,一番寒暄。

便談了交接的事情,不敗族一千多萬座星系的交接工作絕不簡單,盧一平還必須親自驗明一座座軍用傳送陣定位陣信息的真實性。

拿到黑月給的全部定位陣信息的機密信息符后,盧一平有些為難的道「許問峰說了,全部定位陣信息都要改寫,改寫完成前你還得給我幫忙。」

「行。」黑月便交代了幾個負責神殿內務工作的陪盧一平查驗。

一座座星系的定位陣星系通過神星的主陣確認,忙乎了十個時辰后,盧一平累的頭飄飄,卻僅僅完成十分之一。

陪伴在一旁的不敗神殿女總管事輕柔的替他揉捏頭部,疲憊感漸漸舒緩。

「盧統帥在英明其實我早就聽說,今天才有機會見面,將來神殿的事情全靠盧統帥負責,我可全仰仗統帥了。」

這類話盧一平聽的很多了,來到花園精靈族十年,曾經對女人充滿探究好奇的盧一平如今對女人變的挑剔,他無動於衷的審視著那女管事一遍,興趣漸濃,他發現這個女人的身材非常出眾,體形類別跟黑月很相似,於是毫不客氣的一把捏在她臀部,揉了揉。「好說!我最喜歡交朋友,尤其是你這樣的大美人。」

那女管事含羞脫下衣袍,跨坐在盧一平的腿上……

半個時辰后,盧一平沉沉入睡。

女管事面無表情的拜見黑月。「啟稟大帝。盧一平的靈魂特徵已經摸透,下手的把握很大。這個人的防備心很弱,今天本來已經很疲憊的情況下仍然不放過佔便宜的機會。現在的狀態根本沒有抵抗力。」

「別讓他太累,未來幾天安份點,第十天下手。」

「是!」

一天,兩天……

盧一平每天忙著一樣的事情,但不同的是,第一天對他熱情溫順的女管事突然變的端莊,他心裡不太高興。但女管事的嘴很甜,直說是不忍心看到他太累,等忙完正事她一定加倍補償。

盧一平每天沒完沒了的定位陣信息的確很累。忙完就只想睡覺,倒也沒有計較。

第十天.

盧一平核對完最後的定位陣信息,無誤。

原本也不可能有問題。

於是開啟神星種子陣的改寫,這需要兩個時辰才能完成。這期間他必須等。

但好在這是最後一天。

不等他說話。女管事很體貼的坐在他腿上,喘息著吻舔他的耳根,說著讓人充滿**的淫-穢言語……

一番愜意的**過後,盧一平疲憊不堪的睡著了。

趴在他身上的女管事眸子里流露齣戲謔的凶光,她眼裡清楚看見盧一平身體里虛弱的靈魂之火。

如此美味……

女管事的身體里突然飛出來一團黑影,淡的近乎透明,一閃,沒入盧一平的身體!

『不……你!你……』

『愚蠢的人類!貢獻你的靈魂。為偉大的暗影族開創輝煌的未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