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幾人聽了一樂,

蘭奇語氣輕快地說:“果真是好兄弟啊,這麼大的事情都沒有隱瞞我們,以戰神加文之名起誓,我蘭奇絕對不會辜負奧斯頓你對我的信任。”

加文,塞西利亞星球中流傳不止的傳說,曾經帶領聯邦軍作戰,在星河戰役中,擊退了無數外星侵入者的sss級將領!在那場戰役中,加文一戰成名!大街小巷無時不刻電子屏幕上都在播放着他和軍隊凱旋的畫面,加文的那張臉更是放大了無數倍,被清晰無比地投映在屏幕上,並且深深地映入了人們的心裏。

人人都在驚歎,一個平民竟然能做到這個地步。那一時間,加文成爲了人們心目中的平民偶像,備受許多年輕人的推崇。即使貴族青年也無法避免這樣的潮流,平民的身份並沒有影響加文在這些目高於頂的貴族們心中的地位,原因就是他因爲那身可以自如駕駛機甲的精湛本領!

曾經有一件事情,至今還流傳中。那時的加文未在未參加星河戰役,因爲實力的關係其名字就已經在軍部中廣爲流傳。有個世家子弟剛被分配到加文的手下,由於自身天賦卓越,從小到大都過的一帆風順的他卻在加文的手上碰了一顆釘子,三番幾次因爲加文的關係在衆人面前丟臉,前面他還忍着,但是就這麼一次次的累積下去他也受不了了。加文的身份和管理方式讓他的不滿爆發了出來,所以他就朝加文挑戰了。

比賽過程不用多說,觀戰中衆人雖然覺得這個小兵的操作機甲本領的能力的確不錯,再加上他的年齡,假以時日定然是一顆熠熠發光的鑽石,這不過這顆尚未結果任何磨練的原石在加文的面前明顯不夠看,結果很清楚,自然是加文贏了,據說當天觀看比賽的人全部被加文的戰鬥技術驚的目瞪口呆。而後來有人說這個出身與世家子弟的小兵自覺無臉見人,申請離開隊伍,但是最後究竟情況如何,早已經是不得而知。

當時諸如此類的故事還有許多許多,其中有真有假,虛構的地方不算少,不過有一點絕對是真實的!那就是加文的實力!在星河戰役後,加文又先後參加了大大小小總共十多場戰役,爲聯邦如今的和平發展做出了不可泯滅的卓越貢獻,大家公認,他的能力絕對能在聯邦中排行前三。

由於出身聖蒂斯學院,許多學生把他視作自己心目中的英雄,畢生奮鬥的動力。只是令人都感到遺憾的是,加文在一次同卡迪斯星人的戰鬥中失蹤了,連同他那臺陪伴着他經歷過許多炮火的機甲愛麗絲,聯邦曾經派人搜尋過無數次,結果卻都是讓人無比的失望。

而那場戰役的最終結果雖然不算糟糕,卻在人們的心上留下了一道濃重的陰影。英雄的失落,還有能比這個更令人痛心的嗎?

蘭奇第一次接觸加文這個名字是在七歲的時候,無意中聽見小夥伴提起加文這個名字伴隨中無數聲的讚歎,隨口問了一句他是誰,卻惹來對方的白眼。鬱悶至極的蘭奇一回家用光腦搜索了這個名字,在觀看到加文那些火與血的戰鬥視頻,他的心裏忽然就涌起了熱血,他一遍遍的告訴自己,我要像他一樣牛逼,我要當一個酷炫吊炸天的機甲師!這個想法,從小一直到現在也沒有發生任何的改變。

幾人都非常清楚加文這個名字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林頓打趣道:“用這個起誓,蘭奇你還真是拼了。”

蘭奇擺了擺手,一臉的不在意。他不經意地看了一眼投影在牆壁的時鐘,隨即大叫了一聲:“kao,今天是機甲大賽的最後一天!”

作者有話要說:需要修改的小蟲太多,先放一放。

謝謝大家,電腦壞了後一直處於狂暴狀態,逮誰咬誰,今天電腦拿回來了,系統重做後碼好的字沒了,已瘋tat

這章有一些必須的東西有寫,發現自己在下一盤很大的棋,最後要是收不回來了怎麼破!tat

晚上還有更新,現在開始碼,大家等等=v=

下章九哥吊炸天!帥你們一臉yoyoyo

謝謝大家~破費了,晚上還會有更新=3=等着咩

鑻嶉公嫺佷簯扔了一個手榴

潭水千尺淹死你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9-27?17:33:42

祭璃扔了一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4-09-27?20:14:03

祭璃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9-30?18:26:56

淡化_簡寧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0-01?09:37:43 見幾人依舊在原地不動,蘭奇十分奇怪地看了過去。

“機甲大賽啊!你們爲什麼不走?”難道是沒有興趣了?他在心裏琢磨了一下,奇怪地看向了對面的幾人。

幾人同樣奇怪地回視他,林頓無奈的看了他一眼,道:“機甲大賽不是停止了嗎?怎麼?什麼時候又開始了?”

蘭奇敲了敲自己的腦袋,恍然大悟:“原來你們還不知道啊。”他摸了摸臉,頗感到自豪“看來還是我的消息最靈通,機甲大賽昨天就重新開始了,學院應該是害怕再出什麼亂子,所以比賽的速度很快,今天就是決賽了!”

林頓看了眼顯得異常興奮的蘭奇:“原來是這樣。”他望向王九“奧斯頓,你要去看嗎?這屆的機甲大賽一定不輸給上一次。”

原本就對機甲有興趣,但因爲最近的實驗不得不暫時許多想法擱置的王九點了點頭:“我要去看看,要一起嗎?”

林頓和莫林毫無異議,於是一行人就這麼去了比賽場地。

到達比賽場地的時候,比賽已經進行到了白熱化的階段。所有人都秉着呼吸,目不轉睛地看

着眼前畫面。

一黑一白,兩臺五米多高的機甲正在僵持着。他們的雙腿微屈,右腳皆是往前大跨了一步,用一側肩膀頂着對方,一動不動,彷彿被定住了一樣。

這樣的畫面已經持續了許久,可在場的卻沒有一個覺得枯燥,他們全神貫注地注視着,生怕一眨眼就錯過了什麼精彩的畫面。

林頓低聲道:“黑色機甲的機甲師要輸了。”

莫林看了一眼,點點頭:“嗯,看他的下盤,已經開始不穩了。”

蘭奇的想法和他們一樣:“輸贏只是時間問題。”

說着,他看了一眼上方的註釋牌,小聲的嘟囔“這已經是最後一場了,冠軍會在這兩人之間產生。 喝下這杯酒,再愛不回頭 唔……黑色機甲,白時越,我聽過這個名字。”

王九看着皺着眉冥思苦想的蘭奇,輕輕嘆氣:“機甲系a班的學生,去年機甲大賽的前十名。”

美女總裁的神龍兵王 蘭奇啊了一聲,拍了拍自己的額頭:“我就說耳熟吧,我怎麼會把他忘記了。”說話間,前方原本僵持不下的局面就發生了變化。

莫林推了推他,示意蘭奇看向前方:“結果要出來了。”

蘭奇忙扭轉目光看去,只見那白色的機甲挪着步伐,小小地移了一下,繼而揚起手臂,使了一個動作,將黑色機甲拍開了幾米遠。黑色機甲動也不動,趁着這個空隙,白色機甲屈膝,蹬腿,如同一支箭一樣揮舞着雙臂嗖地往黑色機甲的方向直直衝了過去。

黑色機甲動了動身體,想要避開這個絕對致命的一擊,然而長時間的戰鬥已經將機甲的能量消耗了差不多了,有心無力的黑色機甲只是堪堪的避開了一個半-身,下一秒,巨大的機甲半跪在了地上。

“ax20333號學員勝利。”

一旁的機器人紅色的眼睛閃動了起來,他是這次比賽的審判官,爲了保證比賽的公正性,避免主觀性,期間的勝利結果一概由機器人觀看判定裁決結果。當然,這個比賽結果如果學員覺得不滿是可以提出申訴的,到時候學院高層會調出比賽視頻,再次進行公平正確的判定。

機器人裁判移動着機械僵硬的步子朝兩臺機甲走來。

“現在,請兩位學員打開駕駛艙。”

滴的一聲,艙門緩緩升起,從黑色機甲上跳出一個高挑筆直的身影,一時間,許多醫療人員都圍了上去。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醫療人員問

白時越擺擺手:“我很好,沒有任何的事情。”

幾個盡職盡責的醫療人員聽他這麼說並沒有離開,而是十分敬業的拿儀器檢查了一遍他的身體後才放心:“沒有問題。”

目送着醫療人員匆匆離開,白時越收回了目光,接過自己好友遞過來的毛巾隨意的擦了一兩下。

“走吧。”

好友在他的耳邊喋喋不休

“時越啊,你千萬不要傷心,雖然不是第一名,但是你這次的表現很棒誒,完全不輸給第一名。”

白時越很無奈:“我一點也不傷心。”

好友搖搖頭,就認準了他這一定是在故作開朗:“你呀,就是愛遮掩自己的真實內心。”他拍了拍白時越的肩膀,安慰道“別裝了,我還能不知道你。其實你今天表現出來的風采不比冠軍差。那會兒可不就是在拼力氣嘛,剛好你的弱勢又在這裏……”

白時越都快無語了,他停下腳步:“我是真的不傷心,輸了就算輸了,不用找其他的理由。”他在好友詫異的目光下笑了起來“我沒有想到自己這次能進步這麼大,就算不是第一名,我也很開心,對了,你昨天說的……”

說着說着,他卻停住了自己的話頭,目光看向了前方。

他的好友不解的順着他的目光了過去,在四個看見了風格不同卻都奪人眼球的男人時愣了愣,尤其是爲首的,坐在輪椅上的那個男人更是讓他怔了許久。那不是奧斯頓麼? 冷麪首席追逃妻 他半晌後才反應了過來,看着自己的好友往那邊走去,他的心裏產生了一些疑惑,時越他什麼時候認識了這樣的人…?

蘭奇在看見白時越往這邊走來的時候就開始驚訝不斷。

“咦,他怎麼朝這裏走過來了。”“咦,他認識我們嗎?”到最後在看見白時越走到王九跟前站定的時候就變成了“奧斯頓,你快交代,你什麼時候認識的他!”

“喂喂喂……我自己會走!尼瑪快放開我!”林頓和莫林毫不理睬他的叫聲,一人拉着他的一個肩膀,提溜着往門外走去。

白時越的好友早就很有眼色的離開了,很快的,偌大的比賽場地只剩下了王九和他兩人。

白時越明亮的目光中帶着感激之色,語氣真誠:“上次的事情麻煩你了,謝謝。”

王九:“舉手之勞而已,何況你也算是做了我的小白鼠吧。”說完,含笑望着他。

白時越也笑了:“按照你的說法,你應該反過來跟我道謝嘍?”他小小地開了一個玩笑。

王九頷首:“也許真的是呢。”

白時越停了笑聲,帶着一絲驚奇地目光看着他,他發現奧斯頓與他那副外表的差別還是挺大的,怎麼說呢……竟然給他一種這個人有點小調皮的感覺。

感受到他目光的王九微微仰頭:“怎麼了?”

他很直接地把自己剛纔的想法說了出來,引得王九再次笑了起來。

“是嗎?很有趣的說法。”

調皮?王九從來沒有想到,這種詞語有一天也能用在自己的身上。他的嘴角帶着淡淡的笑意,一雙波瀾不驚的眼眸望着白時越:“你不會今天來就是想跟我閒聊吧?”

聽見他問起白時越的表情顯得有些古怪,怎麼說呢,就像是男人得了某些難以說出口的病的模樣。

王九看他一臉糾結,便開口問道:“你有話就直接說吧,不用一副……”便祕,話未出口,想了一下,王九還是換了一個詞語“爲難。”

只見面前的白時越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說道:“那天我發現,你身上的信息素似乎有點問題。”

傲嬌前妻你別跑 見王九仍舊疑惑的表情,他調整了一下語氣,竭力用平穩的語氣道:“你的信息素比起其他的alpha來講,似乎淡薄的有點過分了。”爲了顧及到面前人的心情,他一連用了兩個似乎這樣不確定的詞語。

王九:“……”他終於明白,白時越的表情爲什麼這樣的奇怪了,原來有某種病的人不是他而是這個身體。

信息素,這三個字的份量在這個世界不可謂不重,因爲alpha的信息素是吸引omega的重要存在。信息素的強大之處,不僅僅是對omega的吸引這點,它還讓身處在發-情期的omega無法抵擋alpha的存在,甚至是臣服,管你平時如何頑固不堪,心中如何堅定,一旦被alpha的信息素吸引後就統統消失的無影無蹤。

聖骨傳 所以說,信息素的強弱對於alpha的意義是重大的,就像是古地球的男人無比重視自己的尺寸長短一樣,信息素的強弱是直接與xing能力所掛鉤的。

白時越的尷尬萬分,本來這種話身爲omega的他是不應該說出口的,但是欠了奧斯頓人情的他一時又找不到好的方法償還,百般糾結下,他還是把自己後來發現的這點告訴給了王九。

說實話,他還真是有點好奇,奧斯頓的基因等級明明不弱,但信息素爲什麼卻少得可憐?不過他還真是有點小慶幸,要是那天奧斯頓的信息素再強一點,那後果可能會很不好看了……

王九閉上眼,扶着腦袋頗有些頭疼。這真是個祕密無限多的位面,這個身體的信息素問題確實是一個很值得注意的地方……

白時越看着他的表情,深深地覺得自己不應該在這個時候打擾他,於是就悄悄地離開了。

王九睜開眼,恰好看到他掠出門外的衣角,轉動着輪椅,一邊搜尋着奧斯頓記憶一邊往門外走去。

像是想到了什麼,王九的動作微微一頓,片刻後又操作着輪椅往外走去,只是那雙深沉似幽譚的眼眸裏所含着的墨色越發的濃厚了。

……

回到宿舍的王九並沒有見到蘭奇幾人的身影,視線轉了一圈,在看到了三臺亮着紅色指示燈的遊戲艙時就瞭然了。

王九從一旁的櫃子裏拿出蒙塵已久的頭盔,正準備戴上的時候就見一個像是炮彈一樣的身影朝他直直地衝了過來。

輪椅震了一震,王九低頭望着抱着自己大腿的東西半晌無語。

“你怎麼回來了?”

王九有些詫異於這次它出去瘋的速度,只見王二滾扭了扭圓滾滾的身體,眨巴着眼睛仰頭望着他:“人家想你了嘛,早點回來不好咩?”

王九摸着它的腦袋,笑而不語。

王二滾轉了轉眼珠,目光停留在他手中的頭盔:“九哥,你要玩遊戲嗎?”

王九:“嗯,今天剛好空出了時間。”

王二滾賤笑不止:“九個,帶我一個嘛。”

王九盯着他片刻,直到它身上的毛都要炸起來的時候才挪了開來

王九:“我看你的時間算計的好像很準。”他拍了拍王二滾的腦袋“早就等着這天吧?”

王二滾訕訕地回答:“嘿嘿……當然,當然不是!”

熟知他尿性的王九倒也沒追究什麼,不痛不癢的說了他一句,然後戴上頭盔,看着王二滾跳進了遊戲艙挪動了幾下後,也躺進了遊戲艙。

“您好,歡迎進入wf公司所開發的遊戲,虛擬世界。”悅耳動聽的女聲在王九耳邊響起,原本一片漆黑的眼前開始漸漸的明亮起來。

“請輸入您的名稱。”

“9。”

“你輸入的名稱已被註冊,請重新輸入。”

“abc12345。”懶得在這個地方花費心思的王九十分隨意的報了一個名字。

“恭喜,您輸入的名稱可用。”

接着是如同王九曾經接觸過的網遊一樣填寫內容,在如是的填寫了年齡,性別以後,王九的面前出現了一個男人。雖然穿着再簡單不過,但是那熟悉不過的深刻眉目,可不是就是王九現在的殼子,奧斯頓麼!

虛空中浮現出一層醒目的紅字

“依舊您自身的外貌,可選擇調整一定的調整,最高最高可上調20%,如不需調整請出聲,不滿意者擁有一個隨機相貌的機會,隨機相貌後不可更改。”

“隨機相貌。”

眼前男人俊美的眉目立刻變得平淡無常,是扔到人羣中一定就發現不了的路人相貌。

“相貌生成。”

王九看了幾眼,在心中點了點頭,這纔算是一個真正的馬甲,保證爹媽也認不出來的那種。

“玩家abc12345,xxx歲,身高188,體重……綜合素質ss級。”

由於正在進行數據的輸入和網絡的連接,所以不能立刻就進入遊戲。面前的進度條在飛快地刷過,大約幾分鐘後,王九眼前的畫面發生了改變。

單調的白色畫面出現了熱鬧的色彩。

鬱郁蒼蒼的行道樹,人來人往的寬廣大道,還有街邊設的許許多多店鋪,這一切同真實世界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

“我就說不會有大問題!”王二滾一隻爪子叉着腰站在王九的身邊,一隻爪子指着帶着奇形怪狀寵物的路人們。

王九掃了他一眼:“所以你跟來這裏是想做些什麼?”

王二滾特理直氣壯:“收集資料!”

王九沒再理它,擡眼看了掛着售賣機甲牌子的店鋪,走了進去。

遊戲有過說明,除了規定機甲是必須由npc出售的,其他的例如食物、或者服飾之類的玩家也可以進行開鋪售賣。

“歡迎光臨小店,請問客人您需要什麼樣的機甲。”

王九看了幾眼,隨意的問了一下價格,有些憂傷地發現,大部分的機甲都是他現在支付不起的。

蓋裏對於孩子的要求比較嚴格,不會按照他們的意思肆意地嬌縱他們。雖然每個月會給與奧斯頓固定的錢,但數目也不是特別大,除去一些雜七雜八的,也就夠奧斯頓保養他那臺三級機甲的錢。

看着自己賬戶裏的數字,王九在老闆有些僵硬的笑容下默默地選擇了一臺價格相對低廉,而且還是正在促銷中的機甲付了錢。

王二滾對此喜聞樂見,表示這樣的畫面可不多見23333333

作者有話要說:王二滾:九哥九哥,你還好嗎?

王九:關於這章……我無話可說。

hhhhh,這章寫得歡,埋下了很多的暗線!我感覺自己快被自己挖的坑給埋了。。。。。

估計失誤,本來以爲能寫到九個吊炸天的畫面的,orz,只能在下章了,大家等急了吧,更新送上=3=

麼麼噠,做到了說好的更新=3=

潭水千尺淹死你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0-01?16:40:36

上官瑾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0-01?16:43:52

祭璃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0-01?17:24:07 【系統】:“恭喜玩家abc12345獲得一臺機甲,現在您已經擁有進入機甲競技場的機會,是否選擇進入。”

系統的聲音在王九耳邊響起,他微微仰頭,空中這時已經浮現了一個透明的方框,上面有兩個寫着確定和取消的按鈕。

王九思考了一下,還是按了取消,他還想再逛一會兒。

王二滾蹦蹦跳跳地跟在王九身邊,一張嘴一路上就動個不停。

“九哥,看,屋頂上的那隻雞長的真好看。”

王二滾拉扯着他的衣襬,興奮地舉起爪子指着前面的房子。

王九順着他指的方向擡頭看去,在看到那隻羽毛豐滿,全身雪白的動物後靜默了片刻,平靜道:“很明顯,那是一隻鳥。”

王二滾撇了撇嘴,語氣很肯定:“哪有一隻鳥會長它那樣,這明明就是一隻家養的大肥雞!”

王九:“…你看它頭上的字。”

王二滾瞥了一眼,在瞧見那隻“肥雞”的頭上明晃晃的寫着三個字“一隻鳥”的時候開始捶地大笑:“臥勒個槽,這貨的主人是猴子派來的逗比嗎!!!怕人誤會嗎!一隻鳥!什麼鬼名字!哈哈哈哈哈……”

屋頂上的一隻鳥似乎聽見了王二滾毫不掩飾的猖狂笑聲,一雙豆大的圓眼睛銳利地在地面搜尋着,然後飛快地鎖定在了王二滾的身上。

一隻鳥動了動翅膀,在確定地上的那隻奇怪的生物是在嘲笑自己無誤後,隨即大怒!你丫一隻圓潤的看不到脖子的傢伙也敢來嘲笑我的身材!被戳到痛處的一隻鳥雄赳赳氣昂昂地跳下屋頂,圓圓地黑豆小眼瞪着王二滾,特麼的,嘲笑我,妥妥地來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