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幾人面露愕然,若不是聽瀅瀅這般說,還真沒有注意到。這裡的確是靜得可怕,彷彿從他們到來之後,便沒有聽見除他們說話之外的任何聲音。

「事出非常必有妖,大家提高警惕。」鐵戰皺了眉頭,沉聲說道。

幾人點點頭,輕鬆神色頓去,表情變得凝重起來。

轉眼之間,幾人到了劍柄形仙山跟前。有了瀅瀅的那一番話,鐵戰不敢有絲毫大意,甫一到跟前,便將神識釋放出去,打算檢查一下這仙山是否有異常。

沒想到他神識一出,從仙山深處,一道絲毫不弱於他的神識便突然竄出,帶著強烈的敵意。

幾人皆是修士,雖然修為高低不等,可是卻一同感覺到了這股神識森然寒意。

鐵戰和大家交換了一下眼神,深吸一口氣,朗聲說道:「恕我等冒昧,不知道有高人在此修鍊,打擾了。」

呼!鐵戰話音未落,一陣風便無端的從仙山中吹來,使得幾人的衣袂獵獵作響。這一陣風,勁頭不小。

「我們走。」這裡人生地不熟,情況不明,鐵戰不願惹是生非。反正四處皆是仙山,大不了換一座便是,當即便道。

眾人也都抱著和他一樣的想法,不約而同的轉身離去。

待離開那座劍柄形仙山遠了一些之後,唐十三說道:「看來躲在那座山裡的修士修為不低啊,居然能夠將氣息完全隱藏起來。」

鐵戰點頭說道:「不錯,剛才我的神識和他稍微接觸,對方的修為,不在我之下。」

幾人聞言,均是一驚。比鐵戰修為還高,那至少是地丹中期的人物。

「好在他沒有追出來,要不然恐怕又是一番惡鬥。」唐十三吸了口氣說道,他還沒有踏入金丹境界,壓根察覺不出對方的深淺。先前之所以判斷對方修為不低,完全是經驗之談。

「算了,管他許多,這裡仙山無數,我們再找一座便是。」鐵戰說道。

當下眾人向前飛去,到下一座漂浮的仙山。

這一次,還不等鐵戰檢查山中是否有人,一股強橫的氣息便鋪天蓋地而來,充滿了濃烈的殺機。彷彿實在警告他們,休要越雷池半步,否則殺無赦。

眾人無奈,只得又行離開。

一連找了七八座仙山,結果竟然都是如此。每一座仙山之上,都有修士在修鍊。唯一的區別就是,他們的修為有高有低,不一而足。

這裡的每一座仙山,距離近者,只有百丈。距離的遠的,也不過三五里。且每一座都人在修鍊,竟然彼此相安無事,實在令人詫異不已。這若是在碎星海,簡直是不敢想象的。

鐵戰等人一時間無處可去,只得停在雲端,商議對策。

唐十三說道:「莫非這裡已經被哪個大宗門給佔領了,專門供門下弟子修鍊的?」

烏鎮元一旁附和道:「大哥說的有道理,我也是這麼想到的。」

他一說完,頓時招來大家一頓白眼。

韓如冰秀眉微蹙,一臉擔憂的說道:「我們一連去了七八座仙山,等同一口氣打擾了七八名修為強大的修士修鍊,如果他們一起發難,那可是大大的不妙啊。」

李望川則是說道:「他們要是想要發難,就不會輕易的讓咱們離開了。唉,就是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難道就這麼不上不下的飄在半空嗎?」

她說完,不禁朝腳下看了看。也同樣是一片蔚藍,頭上腳下皆是如此。初看時還很稀奇新穎,這會兒看來,卻覺得頭皮有些發麻。無著無落的感覺,令人極為不暢。

「說來說去,都沒什麼用。要我說,不如搶一座仙山過來落腳。」瀅瀅狠狠的說道,小臉之上,充滿了煞氣。


幾人均是一愣,這一點他們還真是沒有想到過。

唐十三說道:「我覺得可行,不過只是萬一各個仙山同仇敵愾,咱們可就等同於捅了馬蜂窩了。」

「哼,婆婆媽媽,算什麼男子漢。」瀅瀅一旁揶揄道。

唐十三臉色一變,怒聲說道:「誰不是男子漢?搶便搶,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唐十三什麼場面沒見過……」

瀅瀅格格一笑,扮了個鬼臉。

唐十三眼皮一翻,轉頭不理。


鐵戰沉吟了片刻說道:「好,便依瀅瀅的建議,咱們搶一座仙山過來。要真是捅了馬蜂窩,便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這才像男子漢!」瀅瀅擼起衣袖,露出半截蓮藕似的手臂來,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當下,眾人商議一番,便選了一座體形較小,周圍又沒有鄰居的仙山動手。恰好這座仙山上的修為也比較低,不怕不敵。

商量完畢,眾人便又行動身,向那座仙山而去。

這座仙山形如一隻歪脖子葫蘆,周圍十里都不見其他山峰的影子,顯得孤零零的。其規模也十分小,看上去只有一艘普通神舟那麼大。

之前鐵戰等人來過一次,發現上面有人,便立時離開了。

這次去而復返,又帶著強搶的目的,幾的臉上均是露出興奮的表情來。

尤其是瀅瀅,不是的嘿嘿發笑,彷彿那仙山上的修士,已經被得毒死了十次百次。

幾人到了葫蘆仙山前,身形未穩,一股敵意便從山中衝天而起。隨後,一個乾澀沙啞的聲音響起:「此乃私人修鍊之地,生人勿近。」

鐵戰既然打定來搶人家的地盤,也就無須客氣,大聲說道:「我等無處可去,想徵用你的寶地歇歇腳。識趣的乖乖雙手奉上,否則就別怪我等殺將進去。」

對方顯然未料到鐵戰等人此來的目的,不由得愣了半晌,才說道:「你們是什麼意思?難道想要來搶我的洞府嗎?」

鐵戰幾人面面相覷,對方的問題簡直幼稚的可笑,怎麼聽也不像是一名修為強大的修士該說的話。



瀅瀅忍不住跳出來說道:「你們說對了,我們是來打家劫舍的。你是想反抗呢,還是乖乖就範?」

…仙道龍帝

… 這一次,對方總算是聽明白了。–[txt全集下載],最新章節訪問:.。

一聲怒吼,從葫蘆仙山中發出,震得整座仙山,都為之顫抖。

隨即,一道流光,轟然而出,夾帶著一股旋風,衝到了眾人面前。

對方來勢兇猛,鐵戰等人情不自禁的後退幾步。帶勁風退去,幾人定睛觀看,不由得愕然當場。

來得這位,怎麼看都和人相去深遠。

只見他臉上長滿了羽『毛』,尖喙如勾,一雙褐『色』圓眼閃著『精』光。雖然如人一般站立,穿著寬衣大袍,可是『露』出的雙腳卻是鳥爪。唯有那一雙手,與人手相似,手背上卻也無一例外的長滿黑羽。

「是一隻鳥人?」幾人驚奇不已,瀅瀅忍俊不禁,指著對方笑說道。

那鳥人聞言頓時大怒,喝道:「『毛』頭小孩兒也敢羞辱我,找死。」

他說話之際,右手一扇,一股勁風便直接捲入人群中。

「休要傷人。」鐵戰豈容他傷人,頓時大喝一聲,衣袖一兜,將對方扇來的勁風盡數裹住。隨後再一甩,返還回去。

鳥人則是張嘴一吸,將勁風盡數吞入腹中,原地未動。

這等神技,和先前瘋魔大帝的那一吸,有異曲同工之妙。

鐵戰臉『色』一沉,短暫『交』手,他已經探出對方深淺來。對方和他實力旗鼓相當,這一戰勝負難料。好在他這邊還有幫手,贏多輸少。

就在這時,鳥人忽然又張口一噴,居然將先前吸入的勁風凝成一束,朝鐵戰『射』來。這一束勁風,又快又急,堪比利劍,彼此距離又是極近,根本無從躲藏。而且,鐵戰的身後,便是韓如冰等人,他自然也不能躲。當下冷哼一聲,『挺』起『胸』膛,硬接對方一擊。

只聽嗤的一聲,勁風將鐵戰的『胸』襟撕裂開口。只見『胸』口的肌膚之上,黑光一閃,便將風劍完全擋住。這自然便是那墨甲龍衣的神器功效。

對方這一擊十分強橫,鐵戰雖然用墨甲龍衣擋住。可是卻感覺到體內氣血翻騰,身形情不自禁的搖晃了幾下。好在沒有退半步,氣勢上壓過對方一頭。

鳥人見鐵戰無恙,頓時大吃一驚,叫道:「居然中我風劍不死。」

鐵戰嘿嘿一笑說道:「禮尚往來,吃我一劍。」

他口中說的是劍,實際上卻祭出金丹來,毫不客氣的砸過去。800

鳥人立時飛身後退,罵了一句無恥,轉身便向著來的方向逃遁。

鐵戰見他甫一『交』手便逃之夭夭,先是一愣,隨即追了上去,喝道:「休走。」

葫蘆仙山雖然不大,可是鳥人若是龜縮回『洞』府大『門』禁閉的話,找起來卻是不易,總不能將這座山給斬碎了,那就毫無意義了。

鳥人速度極快,一轉眼便進入了山中。

鐵戰也不慢,凌空術施展到極致,緊跟其後。非但如此,他右手連揮,火球冰箭接連發出,『逼』得鳥人只得不斷閃避。如此一來,速度便立時慢了幾分。

韓如冰,唐十三等人見狀,也都紛紛跟在其後。打家劫舍的熱鬧,豈能錯過。

鳥人見鐵戰緊跟其後,不敢輕易返回『洞』府,便繞著葫蘆仙山『亂』飛,同時破口大罵。可是翻來覆去只有幾句******、他『奶』『奶』的、你無恥之類,頗顯無聊。

兩人實力想當,任憑鐵戰狂轟『亂』炸,卻也傷不到鳥人半分。他心思一轉,猛然停住身形,大聲說道:「算了,這裡也沒什麼好的,我們還是換其他的地方好了。」

鳥人一聽,頓時也停下,說道:「就是,我這裡破破爛爛的,哪裡入得了你們的法眼,還是去別的地方打家劫舍吧。」

韓如冰等人這會兒趕到,瀅瀅說道:「鐵戰大哥,我正玩得起勁,你怎麼說不玩就不玩了呢?哎呀,這麼一來,可白白『浪』費了我許多毒『葯』啊!早知如此,我就不在四處施毒了。」

原來,看熱鬧之餘,這小魔頭也沒閑著,居然四處放毒,看來是打算將這鳥人毒得連東南西北也分不清才罷休。

鳥人聽她如此一說,頓時臉『色』大變,怒聲道:「欺人太甚。」

說完,身形一沉,向山中墜去。同時,在半山腰騰起一團雲霧,正好將他裹入其中。待雲霧散去,鳥人已經沒了蹤影。

「他的『洞』府肯定就在那裡,我們殺過去、」瀅瀅見狀,立時大叫一聲,竟然不等鐵戰等人反應,便一下飛了過去。

鳥人實力很強,瀅瀅冒然前去,只會白白送死。

鐵戰無奈,只得跟上去,一把抓住她的腰帶喝道:「不要胡鬧。」

瀅瀅手腳『亂』蹬,大聲叫道:「明明就在那裡,還等什麼?一群大笨蛋……」

其實這會兒他們正飛到了半路,她這邊罵時,鐵戰的身形已經快速朝著鳥人消失的地方而去。

瀅瀅眨巴了一下眼睛,嘟著嘴說道:「還以為你是笨蛋呢。」

鐵戰哼了一聲,不做理會,身形在半山腰停住,大聲說道:「你若不出來,我便將你這葫蘆山撞成碎渣。」

山中寂靜無聲,很細然,鳥人已然打算做縮頭烏龜。

鐵戰眉頭一皺,金丹祭出,轟隆一聲,撞向山腰。頓時碎石『亂』飛,地動山搖。

瀅瀅拍手叫道:「這才有金丹大修士的氣勢嘛,婆婆媽媽的,看著叫人心急。」

鐵戰不理會她胡說八道,一口氣連撞了十幾下,在半山腰出硬生生撞出一個大豁口來。

就在他打算再來一下的時候,半山腰的一處忽然傳來隆隆之聲,一道石『門』突兀的開啟,鳥人從裡面飛了出來。怒氣沖沖的說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喂,你說的不對,是欺鳥太甚才是!」瀅瀅笑道。

鳥人一愣,疑『惑』說道:「還有這個詞語嗎?」

「你說呢?」瀅瀅反問。

鳥人滿臉『迷』『惑』,顯然有些不明白欺人太甚和欺鳥太甚有什麼區別。

「他怎麼傻乎乎的?」瀅瀅眨巴著眼睛問鐵戰。

鐵戰哼了一聲說道:「我哪知道!」然後轉頭對鳥人道:「我不想多廢話,將你『洞』府暫時借我們住幾天,待我們走了,再還你。」

「欺鳥太甚!」鳥人回頭看了看被撞得缺了一大塊的葫蘆山說道。

「對,就是欺負你了。」鐵戰只覺這鳥人有些夾雜不清,也懶得多和他廢話,不如直截了當的好。

「好好好,我和你們沒完。」鳥人跺跺腳,身形一震,衝天而起,化為一隻巨大的鷹隼,展翅而去。

瀅瀅手搭涼棚說道:「果然是一隻大鳥。」

「行了,別胡鬧了,去將他們叫來,咱們先進鳥人『洞』府休息。」鐵戰搖搖頭,有瀅瀅這活寶在身邊,不管多凝重的氣氛,也會被她破壞殆盡。當然,有時候她也有些用處。

待韓如冰唐十三幾人趕來,眾人一起進了那道石『門』。裡面果然是一座『洞』府,只不過實在簡陋的可以。與其說是『洞』府,不如叫做巢『穴』來得貼切。

眾人都覺得有些失望,瀅瀅拉著小臉嘀咕道:「早知道他這裡如此,我們還不如去別的地方好了。哎呀,臭烘烘的味道,難聞死了。」

鐵戰也是眉頭大皺,未曾料到鳥人的『洞』府居然如此不堪。心中不免苦笑,第一次干打家劫舍的勾當,卻萬沒有想到搶來的是一座鳥巢,除了那道石『門』像點樣子之外,簡直和『洞』府一點不搭邊。

不過事已至此,他也無可奈何。不管怎麼說,總算是有了棲身之地。

當下幾人席地而坐,吃了些乾糧,又閑聊幾句之後,便各自盤膝修鍊。

倒是瀅瀅,一刻也不肯安生,見大家忙於修鍊,沒人和她鬥嘴,便自顧的在『洞』府里走來走去,嘴裡面念念有詞,不時的在犄角旮旯搗『弄』一陣,也不知道『弄』些什麼。

鐵戰用眼角餘光偷看,心中猜出幾分來。料想瀅瀅肯定是在四處施毒,當作禦敵之用。心中暗忖,這小魔頭也不是一味的胡鬧。

………

就在葫蘆形仙山一千里的地方,一座高大的仙山在雲層中緩緩漂浮著。

忽然,一隻鷹隼破雲而來,到了近前,搖身一變,化為鳥人,人立半空,大聲說道:「老君可在?」

過了半晌,山中響起一個沉厚的聲音來:「何人喚我?」

「黑羽前來拜會。」鳥人恭聲的說道。

「有話直說。」那沉厚聲音顯然不吃這一套,毫不客氣的說道。


「是這樣的,剛才忽然來了幾名人類,不由分說便霸佔了我的『洞』府,將我趕了出來。我來此是想請老君出山,助我奪回『洞』府。」鳥人憤憤說道。

「你那也算是『洞』府嗎?」沉厚聲音說道,然後頓了頓又道:「有什麼好處?」

「我願奉上,十顆神血丹。」鳥人一咬牙說道。

「十顆神血丹嗎?容我想想。」沉厚聲音猶豫了下說道,接著便沒了動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