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幾個人正說着的時候一個年輕的少婦過來了,看見了葉琅也是驚喜不已。

“恩公!”少婦也看見了葉琅,跪地朝葉琅叫道。

“快快請起!”葉琅手虛空一擡,少婦就跪不下去了,堅持了一會兒也就起來了。

來到清月面前,朝幾個人點頭打了個招呼後,伸手從清月手裏接過了小依萱。

“到家裏坐坐吧?”少婦抱着小依萱客氣的邀請着。

幾個人隨少婦去到農房,房間很簡單整潔的,大家隨意的坐下,小依萱圍着幾個人跑來跑去的。

“青楓大哥,你怎麼會在這裏了?”葉琅笑着對坐在邊上的青楓問道。

“呵呵,我現在是藥王谷十長老的弟子了,我老師就住在這邊不遠,無意中和小依萱在這裏遇到,感覺挺投緣的,小傢伙也喜歡和我玩,所以沒事就會來這裏了。”青楓笑笑說道。

“青楓兄弟幫了我們母女倆很多!”少婦接話感激的說道。


“呵呵,都是自家人,何必客氣了。”青楓笑道,被人當面感謝了有點不好意思似的。

幾個人又聊了會兒就起身告辭了,小依萱有點捨不得,眼淚汪汪的,被清月再三保證很快會再來後才笑起來。

葉琅和穆圖以及清月去找藥烏子了,青楓也回去了,並相約好了下次一起去中域城玩。

來到大殿前,這次不需要天涯統領再通報了,所以到了這裏天涯統領就告辭離開,葉琅三人直接進大殿去找藥烏子,進去沒多久就聽見藥烏子一陣唉聲嘆氣的聲音傳來。

“這怎麼辦啊!?”。。。 “老師,什麼怎麼辦啊?”穆圖還在老遠就忍不住的叫道。

“參見小師祖!”聽見聲音,坐在殿裏的十來人都起身拜見。

“靠!”又來這套,葉琅對這些老傢伙真的是無語了,翻翻白眼哀嚎道,怎麼臭規矩那麼多啊?

“諸位快快請起!”葉琅還是趕緊迎上去扶起長老們。

“族長剛纔何事這麼爲難?”葉琅扶起長老後就向藥烏子問道。

“哦,是這樣子的。”。。。藥烏子就把事情剛纔發生的事情大致講了一遍,原來是中域城的汝陽皇朝下個月底舉行三年一次的宗族大戰,附屬在汝陽皇朝的大小城池都會派人蔘加,每個大的城池會率領各自所管轄小城池中的宗派和家族參戰,都是以大的城池爲單位,這樣子就會有近百個隊伍參戰。參戰的宗派弟子年紀都不能超過十八歲,汝陽皇朝這樣子做也是不斷的發掘人才,壯大皇朝的力量。而藥王谷也聽到了這個消息,以往都不參加的,現在是想去參加,但是不知道該不該去,爲了這個事情大家在一起討論,但是商量了半天都沒有對策。

“小師祖你看?”講完後藥烏子小眼珠子看着葉琅詢問道。

“你別問我,你還是去問藥聖子老祖吧!”葉琅擺擺手推辭道。

“可是藥聖子老祖外出去了啊?”藥烏子想想也是,雖然葉琅是小師祖,畢竟年紀太輕了,但是藥聖子老祖又外出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回來。

“反正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藥聖子老祖應該也快回來了,還是先準備人選吧?”葉琅看着藥烏子爲難的樣子忍不住的建議了一下。

“只好這樣子了!”藥烏子想想也沒轍嘆口氣說道。

“小師祖這次下來是有什麼事情嗎?”藥烏子好像又想起來什麼似的疑惑的看着三人問道。

“我沒什麼事情,我只是下來看看青楓兄弟,穆圖和清月可能有事情吧?”葉琅攤攤手說道。

“你們要是沒什麼事情就陪小師祖谷中轉轉吧?”藥烏子聽葉琅說沒什麼事情就轉頭對清月和穆圖吩咐道。

“藥聖子老祖回來後你來一下藥峯吧?”葉琅遲疑了一下後對藥烏子說道。

看着葉琅猶豫的神色,藥烏子也是答應了一聲,也沒有開口多問什麼。

“你們先去忙,好了就通知我一聲,一起回藥峯吧?”葉琅又對站在邊上的穆圖和清月說道。

兩人也沒有多說,點頭就告辭出去了,葉琅不願意和一幫老傢伙大眼瞪小眼的,就也出去一個人轉悠了。

出到大殿就看見天涯統領侯在門口,葉琅招了招手就過來了,簡單的說了一下自己的意思,天涯統領就跟着葉琅走了,葉琅前面東看西看的走着,天涯統領就在後面一路介紹着。

藥王谷是個很大的峽谷,住的族人也很多,基本上都是自給自足,也算是世外桃源般了。谷中分好幾個系列,有宗人殿,武殿,藥殿,以及對外聯絡的影殿,剛纔葉琅去的藥烏子那個大殿就是宗人殿,也是藥王谷裏最高決策的地方。族中大部分人都會修煉武技,也有部分是專門修煉煉丹的,煉好的丹藥都由藥王谷統一拿出去交易。而影殿在藥王谷屬於比較神祕的部門,都是對外的一切聯絡交易,打探情報,派遣臥底等,是直屬藥王谷族長管理。也就是說谷裏每個人裏都有自己的組織,由各殿統一管理調度。

葉琅經過每個殿都會去看看,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認識他,所有很多禁地葉琅也不能進去,而葉琅也無所謂,不給看也不勉強,也不會掏出藥帝令來要挾。

正轉的差不多的時候,穆圖和清月找過來了,葉琅讓天涯統領回去後,三個人就又順山路回藥峯去了。

次日清晨,白霧茫茫的藥峯上,一道黑袍少年在獨自揮舞着一杆長槍,汗水以及打溼了衣泡,都粘在背上,遠處一道黝黑的青袍少年在觀看着。

終於,舞槍少年停了下來,把槍用力跺了一下插在地上,擦了擦臉上的汗水朝水潭走去。

“葉兄弟,你這是什麼槍?好像挺重的啊?”遠處的青袍少年看見葉琅渾身大汗的停了下來,就走過來拔起插着的火龍槍舞了個槍花後問道。

“火龍槍!”說完就飛快的除下衣服就站在瀑布下面沖洗了,洗了會兒划到岸邊準備穿衣服。正拿起衣袍的時候,遠處一聲女孩的尖叫聲響起,清月剛剛出來就看見葉琅赤身裸體的,嚇的尖叫了一聲後,又捂着發燙的臉頰跑回山洞去了。

“穆圖!你怎麼沒有看住她啊?”葉琅聽見叫聲也是嚇一跳,一邊氣急敗壞的不停責問穆圖,一邊手忙腳亂的穿好衣袍。

“咳,咳!我哪裏知道她今天會出來那麼早啊?”穆圖乾笑了幾聲後抱屈道。

“現在怎麼辦了?”穿好衣袍後葉琅看着穆圖問道,穆圖也是翻翻白眼,誰知道怎麼辦啊?

“我們去看看吧!”想了想後大眼瞪小眼的也不是辦法,葉琅還是想當面解釋清楚爲好。

穆圖也是沒什麼好的辦法,只能憋着笑意的跟着葉琅去找清月了。兩人剛走到山洞空,一道白色高挑的身影出來了。

“那個。。。那個剛纔真的不是故意的,對不起啊!”葉琅看見清月出來心裏也是緊張,只有硬着頭皮解釋道。

“對的,葉兄弟剛纔真的不是故意的!”穆圖在後面將功贖罪的趕緊幫忙解釋道,可是葉琅聽着怎麼感覺好像不是那個味似的,自己這不成了故意的嘛?

果然,清月站在那裏,一開始也沒什麼表情,很正常的神色。但是被兩個傢伙越解釋,白皙的臉蛋就越紅了,翻了一個白眼狠狠的剮了葉琅和穆圖一眼,羞紅着臉啐道:“難不成還想故意的啊!”

葉琅和穆圖駭的趕緊解釋着,但是這種事情好像越描越黑似的,弄到後面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急的不知道怎麼解釋了。

“撲哧!”看着兩個人那像做錯事情的孩子似的,清月實在忍俊不住笑出聲來。

“唉!”看見清月終於笑了,葉琅和穆圖兩個也抹了抹額頭的虛汗,放下心來了。

“你們兩個修煉的《丹經》,現在怎麼樣了?”葉琅轉移話題朝兩個人問道。

“已經差不多了,但是清月師妹現在已經趕超了我。”穆圖說起修煉的事情也來勁,趕緊接話說道。

“呵呵,師妹現在《丹經》的上卷已經修煉完了,元氣修爲也到快突破的關口,靈魂力通過這段時間的煉丹,也提升到了元靈境後期距離圓滿也不遠了。”穆圖笑着說道。

“要你來說!”清月臉紅紅的,白了穆圖一眼兇巴巴的說道。

“呃!”被清月嗆了一下,穆圖本想再說的話又咽了回去。

“煉丹也能提升靈魂力?”葉琅到是沒有注意這些,反而是對煉丹能提升靈魂力的事情感興趣。

“是啊!你不知道嗎?”穆圖奇怪的看着葉琅說道,清月那漂亮的大眼睛也是好奇的看着葉琅。

“不知道。”葉琅撓撓頭說道。

穆圖和清月兩人眼神古怪的看着葉琅,這傢伙連這些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他的靈魂力是怎麼提升的,而且還提升到了元神境?

葉琅也沒有在意兩人的表情,抹着下巴若有所思的在想着,靈魂力和元氣修爲一樣的,越到後面越難提升,元氣修爲還好,可以用丹藥和靈草,但是靈魂力就不行,根本就沒有聽說有提升的丹藥,有靈草可以提升,那也是天材地寶了,沒有這樣的機緣是得不到的。這樣看來,說不定以後靈魂力無法提升的時候可以試試煉丹了。

“我們今天去中域城玩吧?”

清月銀鈴般的聲音響起。。。 站在谷內的小型傳送陣,穆圖在傳送陣的槽口放着元石,剛纔下了藥峯找到青楓後,四個人就和藥烏子說了去中域城的事情。

穆圖定好座標後啓動傳送陣,一陣光暈閃起,在傳送陣裏急速旋轉着,四個人慢慢憑空消失。

在四人消失不久後,傳送陣外虛空泛起漣漪般的波動,虛空裂開兩位青袍老者踏了出來,正是藥王谷兩位長老,看着還泛着光暈的傳送陣,其中一位白鬚老者轉頭說道:“族長叫我們暗中保護,可不要跟丟了啊!”

“呵呵,十長老,你是怕你弟子走丟吧?”邊上那位長老笑着說道。


“走吧!五長老,就你話多!”十長老笑笑催促道。

“放心吧!出不了事情的!”五長老大大咧咧的說完就和十長老站到了傳送陣上。

袖袍一揮,十長老就把元石鑲嵌到了槽口並啓動傳送陣,光暈閃起也自傳送陣消失了。

中域城外的山頂上,還是上次葉琅第一次出來那個傳送陣,光暈突然泛起,一陣激烈的波動後,葉琅和穆圖等人出現了。

“中域城那麼大,這個傳送陣卻沒有多少人是怎麼回事啊?”葉琅出來後忍不住的問道,上次來這裏的時候就有疑問,現在正好問問穆圖等人了。

“呵呵,這個傳送陣是單向的,圍繞着這個城池有很多個這樣子的單向傳送陣,如果要出去的話就只有中域城裏纔有的,中域城裏唯一可以雙向的傳送陣在皇城裏面。”穆圖笑着解釋道。

葉琅聽了也是才明白過來,上次還以爲是進出的人很少,所有看不見多少人了。

四個人邊走邊說就到了城門,排隊入到城內,寬闊的大街還是那麼多的人,幾個年輕人都顯的很開心的東看西看的,清月更是看見什麼都想摸摸看,看見清月這個時候天真無邪的樣子,跟在後面的葉琅不僅又想起了妹妹紫魚,也不知道家人是不是還好?算算自己離開家裏也快一年了吧!但是關於帝王殿的事情還是沒有眉目,上次看見藥烏子族長交代了等藥聖子回來就聚一下,看來要抓緊時間了。有了眉目就離開吧!還是儘早解決完帝王殿的事情就回家去!

“小子!雨璇妹妹可還好?”一聲陰陽怪氣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正跟在後面思索着的葉琅聽見聲音感覺有點耳熟,擡起頭朝前面看去,一道紫衣俊美少年帶着數十人,雙手抱着胳膊攔在青楓前面,正是符宗的風羽。


青楓眼珠泛紅的看着對面的風羽,手掌在袖子裏面緊緊的握着,指甲都陷到肉裏去了,父親就是被這個王八蛋給害的生不如死的差點死掉!青楓比誰都想殺了這個人渣,但是也知道這是中域城禁止打鬥的,何況自己也才四個人。

“怎麼?你啞巴了!”對面的風羽看着青楓那樣子忍不住的吼道。青楓紅着眼睛,牙根咬的緊緊的不作聲,扭頭朝一邊看去,就當是無視他了。

穆圖和清月本來在兩邊的,看着青楓和對面的數十人對峙着,也靠近了青楓這邊來,但是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啪!”一聲清脆的耳光響起,青楓捂着半邊紅起來的臉,一手死死拉住要往前衝的穆圖,對着穆圖搖搖頭。

“喲!你還蠻能忍的嘛?”風羽扇完一巴掌後嘲諷的笑道,笑完臉色就突然的陰沉了下來。

“我符宗的人在辦事,不相干的人趕緊滾!”風羽冰冷的聲音響起,一雙陰鷙的眼睛在四周的人羣上掃過。


聽到是符宗的人,邊上看熱鬧的人都像躲瘟疫般的離開了,中間騰出了一個大的圈子出來。

“打人的滋味應該很爽吧?”一道同樣冰冷的聲音在青楓後面響起,接着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到了風羽面前。


“啪!”一道比剛纔更響的耳光響起後,一隻修長白皙的手捏在了風羽的脖子上!

“小子,你找死!”風羽後面數十人齊聲怒喝道,就要朝葉琅撲過來。

“如果你們想他死的更快點的話,你們就來吧!”葉琅眼皮都不擡一下,冷冷的說道。

“是你!”被捏着憋的臉色通紅的風羽看着葉琅艱難的憋出話來。

“對的,是我,你個鳥毛又出來害人了啊!”葉琅聳聳肩說道。

“青楓兄弟,你過來!”葉琅眼睛盯着風羽,嘴裏沉聲喝道。風羽眼珠子驚駭的瞪着葉琅,不知道他要幹什麼。

青楓大步走到面前,葉琅眼神朝風羽的臉上一擡,青楓即刻就明白了意思,眼神帶着感激的神色看着葉琅點了點頭。

“啪!啪!”一左一右兩個響亮的耳光響起,加上葉琅剛纔那個是三個了,風羽一張本來白皙俊美的臉蛋立馬就漲成了豬頭般!嘴角流出了血跡,青楓含恨出手自然不會輕的。

“下次該長點記性了吧?”看着青楓打完後,葉琅冷冷的說完就把風羽朝那數十人扔了過去,後面的人趕緊手忙腳亂的接住飛過來的風羽。

“滾!”葉琅看着風羽等人冷聲喝道。

被接住的風羽站好後,吐了口嘴裏的污血,擡袖擦乾淨了嘴巴,雙眼泛着兇光的看着葉琅四人怒吼道:“給我殺了他們!”風羽覺得這次虧吃大了,不把這幾個人生吞活剝難解氣了!

站在後面的數十人迅速逼了上來,刀光閃閃的就劈砍了下來,葉琅站在最前面,手一擡,一道暗紅色的槍影橫掃而過。金鐵交鳴聲和慘呼聲頓時響起,撲過來的數十人就有一半被劈飛回去了。

風羽在後面看着葉琅一個人就搞定了帶來的人,也嚇一跳,急忙朝天上甩出了一道響箭!響箭竄上高空炸響,一團粉紅色的煙霧飄散開來。

看見風羽扔出響箭,葉琅也知道是在求救,身影退後到青楓等人身邊,單手執槍斜指地面,槍尖光芒吞吐着,眼神戒備的看着四周。

不一會兒, 鎮皇權 ,團團圍着四人。

“少主你沒事吧?”兩個頭領模樣的老者走到風羽面前問道。

“我沒事,把他們拿下帶回去!我要把他們的肉一刀一刀的割下來!”風羽臉皮扭曲着吼道。

聽見風羽的吼聲,兩個老者手一揮,帶來的大批人馬就朝葉琅等人撲殺了上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