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張大娘說我是從天而降,但卻沒有傷得多麼嚴重,真是好幸運,至少腦子沒有撞壞,好吧,已經壞了,我已經不記得我來到這裡以前的事了。

若水看了看村子里忙忙碌碌的人,他們的生活雖然忙碌卻充實,這裡就像是一個大家庭,彼此關愛,互相幫助,心中暖暖的。

大概是因為失去了過去的記憶,才會深深依賴著這個村莊,依賴著張大娘,阿黛,阿著,我還是更喜歡叫他阿豬,這個村莊,或許比我的出生地更加重要吧。

————————————————————————————————————————

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親,小人甘以絕。於是,我決定起名若水。

「唉,我不懂這些文人說的東西,不過若水的名字也很好聽呢。」阿著說。

「若水之前一定是大家閨秀呢。」張大娘說。

「不對呢,若水姐姐一定是神女呢。」阿黛說。

————————————————————————————————————————

張大娘說,我從天而降時,正巧是秦統六國的日子,在這樣的一個僻靜的村莊竟還會關注到當時的戰爭時局,實屬不易。這樣的村莊,必定是人人心中所向吧,真想一直生活在這裡,過去的記憶,對於我來說,並不重要。

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村口。

「若水?」

「若水姐姐?」

「你們看,那個不是那天從天而降的女孩。」

「是呀,說不定她是上天派來的呢。」村民們七嘴八舌地說著。

「額……」若水無語地看著他們,沿著溪邊向前走去,沒想到,溪邊的人都紛紛跪了下來。

「啊?竟然被朝拜了?!」若水急忙往家跑。

「若水姐姐不要在意啦。」阿黛緊緊的跟著若水,「大家這是尊敬你呢,娘說了,真的很擔心你會多想什麼或者讓你生活的很壓抑,她很希望盡一些地主之誼。」

若水驚訝地看著面前口齒伶俐的小女孩,心中暖暖的又有些心酸,畢竟這個孩子是張大娘撿來的孩子,他的父母為什麼拋棄她,我不知道,但是張大娘卻能視如己出,一直撫養這麼大,成為了這麼善良可愛的孩子,沒有遭受到戰爭年代任何的傷害和污染,她很幸運呢…… 「你們知不知道,村口有一個陌生人暈倒了。」一大清早,村子中便喧嚷了起來,若水是被阿黛推醒的,而熱心的張大娘和阿著早已到達了村口,若水一身粗布,將長長的頭髮用灰色的頭巾包住出現在院中,阿著正背著一個年輕人走了進來。

「阿著,這就是那個年輕人?」若水用餘光掃了一眼阿著背上的人,心底卻閃過几絲不安,這種感覺……若水不知道,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人,總之有種不祥的預感。

已近黃昏,年輕人徐徐睜開了眼,「水……」年輕人的嘴唇微微動了動。

「來了來了。」張大娘慈祥地端過一碗水,水很清澈,碗很乾凈,只是有些破損。

「謝謝。」年輕人很是文雅地微笑了,環顧一周,發現了正緊盯著自己的若水,年輕人先是詫異,緊接著便笑了起來,「真是太感謝你們了,我和我的夥伴們避難,竟在這邊暈倒了,多虧了你們了,我真是沒有什麼能報答你的了……」說罷,便掏起了包袱。


「不必了,你倒在我們村,我們自然是要救你。」阿著抓住了年輕人正在掏東西的手。

年輕人滿眼淚水地說:「好人啊,好人啊……但我要去找我的夥伴,我想我天黑之前就必須要走吧。」

「不如明天早上再走吧。」張大娘說。

「我……」

「既然人家要走,我們也不必強留。」若水冷冷地說,這種不安的心情越早消失越好。

「可是天已經黑了啊……」阿黛望著窗外說。

「這……沒關係,我已經習慣走夜路了。」年輕人說罷,拿著包袱就往外走。

「留下名字。」若水目光森冷地說。

「媯然。」年輕人拋下兩個字便離開了。

「若水姐,你怎麼了?」阿黛拉了拉正在發獃的若水的手。

「這個名字……我好像聽過……」若水呢喃到,眼神之中充滿了迷茫和恐懼。

「若水好像不太喜歡那個人。」阿著說。

「嗯……」張大娘也讚許的點了點頭。

「阿黛,我有些不舒服……」若水走到門前,從眾人的角度看,美麗的背影散發著冷氣,緊接著,如同一隻蝴蝶,倒在了地上。

「若水……」

「若水姐……」

心中越加的不安了……眼前,是黑色的……

一個黑衣男人的背影……

他的衣服上綉著龍袍……

那成千上萬向我跪拜的人是怎麼回事……

我的頭髮……為什麼是白色的……

還有那些埋怨,憎恨的眼神……

為什麼都要看著我……

「啊!」若水突然醒來,窗外是一片火海,「怎麼會這樣?」若水不可思議地看著這一切,突然又注意到了正在旁邊熟睡的阿黛。

「阿黛……快醒醒。」

「嗯?」阿黛揉了揉眼睛,屋外的喊叫聲不斷地傳來,嚇得阿黛一動不敢動。

「阿黛,快跑。」若水急忙將阿黛推到一邊,房梁正巧掉了下來。

「我們快跑,趁火還不算太旺。」若水和阿黛跑出屋子,頓時傻了眼,不只是這一個屋子著火了,而是整個村子都變成了火海,村中間的道路上殺出了一批人馬,叫囂著。

「快跑……」滿臉是血的張大娘從樹后爬了出來,「阿著已經被殺了,你們快跑……」


「娘……」

一滴淚水從若水的臉角劃過……

「快帶著阿黛離開這裡……」

「好。」若水強忍住淚水,抓住阿黛的手就往外跑,她知道,如果現在只在乎於悲傷,只會都死在這裡,與他們一起陪葬,自己不能逃就罷了,但絕對不能連累阿黛…… 「阿黛,快跑。」若水緊緊地抓著阿黛的手,阿黛已哭成了淚人,穿過一片樹林,兩人才停了下來,大口大口地喘氣。

「阿黛,你沒事吧……」若水蹲下身緊張地看著阿黛,這個十歲的孩子在同一時間內受到精神和**上的雙層傷害,不知能否接受得了,過了很久,阿黛緩緩抬起頭來,聲音沙啞地說:「我還沒有全部失去,我還有天上派來的神女若水姐姐保護我!」

若水愣了一下,我帶來的不是幸福而是災難吧,若村子的劫是必然,那麼就是為了能讓我保護阿黛嘛?老天爺,你到底想怎樣!但是……

「阿黛……」若水低著頭,看不出任何錶情,聲音森冷地說,「我一定會為村子里的人報仇的。」

「若水姐姐,你知道是誰幹的?」

「就是那個叫做媯然的傢伙,我從一開始就覺得這個傢伙的眼神不對!我要讓他血債血償!」

「若水姐姐……」阿黛推了推滿眼怒火的若水,「那麼今天晚上我們住哪,我們吃什麼?」

「這個……」好現實的問題,但是我也不知道啊,「那我們繼續往前走走,看看前面有沒有什麼人家。」若水背起阿黛向前走去,「若水姐姐,我沒有事,我可以自己走。」

「那好吧。」這時,樹林中傳來絲絲的聲音,一隻灰狼突然蹦了出來。若水將阿黛護在身後,阿黛顫顫巍巍地問:「若水姐,現在怎麼辦?」

「別……別怕。」若水一咬牙一跺腳,走上前說,「笨狼,你敢過來嗎!」若水怒瞪著灰狼,灰狼嚎叫一聲,阿黛便害怕地往遠處跑,「喂……阿黛!」若水黑線地望著遠處嬌小的人影,又看了看狼,奇怪……若水又向前一步,發現灰狼的前爪正流著血。


「你受傷了?」若水這才反應過來,急忙用叢林中的草藥為灰狼包紮好了傷口,「好了,你走吧。」若水揮了揮手,而灰狼卻總是緊跟著若水,「你為什麼總跟著我呢?沒辦法,只好帶上你了。」灰狼趴下身子,若水會意地騎在了他的背上,不得不說,這隻灰狼真的很大,當作坐騎最合適不過了,「那我叫你什麼呢?狼狐,狡黠也,然則,汝有情有義,嗯……易慧吧,很有慧根,但有些俗啊,但是……我一時也想不到什麼,你不會介意吧。」灰狼沒有什麼反應,「阿黛!」若水大聲喊著遠方嬌小的身影,阿黛顯得有些驚慌失措,失足向後倒去,「阿黛!」那一刻,若水心如墜入深崖,因為,阿黛身後是懸崖!若水一下跳了過去,緊緊地抓住阿黛的手,可是卻被連帶一起掉了下去。

一隻白色的大鳥突然從谷底飛了上來,大鳥上站著一個妖孽的白衣男人,阿黛掉到那個人的懷中。若水輕踩鳥背跳到了懸崖上,從那個人手中接過昏迷的阿黛,「謝謝。」若水優雅的笑了笑,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能在狼前發威,即使妹妹掉入懸崖也會如此鎮定,還真是不同!」男人冷冷地說著。

「或許是本性吧。」若水意味深長地看著遠方,男子也冷淡地離開了。 阿黛和若水騎在狼背上來到了湖邊,「停下,易慧。」若水說。

「怎麼了?若水姐姐。」若水徑直走向湖邊,將水潑向自己的臉,「我也要。」阿黛活潑地從狼背上跳了下來。

水面,就像一面鏡子,鏡子中是一個擁有著傾城面貌的女子,頭上的灰色頭巾卻顯得女子更加的老氣,偏偏隱藏了那種靈氣,用水潑一潑,才會更加清醒吧,「走吧,阿黛。」

「嗯,來了。」阿黛又乖乖地騎上了狼背,「出發,易慧。」易慧應了一聲,便出發了。很快,便來到了街市,阿黛興奮地看著周圍,真的,這是她從小到大第一次來到這樣的地方,人真的很多,若水和阿黛準備步行,又注意了一下易慧,稍微裝扮了一下,看樣子更像一條狗,若水將易慧拴在了飯館的木樁前便和阿黛吃起飯來,這時,幾個地痞流氓走了進來。

「老闆,還是往常那些,快點送上來。」領頭的無賴一腳踩在凳子上,左手拿著一根木棒敲打著桌子,注意到了若水,色迷迷地說,「呦,這是哪家小姐,好生漂亮啊!」飯館的老闆只管準備酒菜,連頭都不敢抬,酒館中的空氣似乎都變冷,時間似乎凝固,很快,另一個無賴說,「大哥,我看這兩個妞實在漂亮,大哥就應該把她們搶回去!」

「笨蛋,一個就夠了!」領頭的痴痴地望著若水,「那個小的,就給你們了。」

「好!」說罷,身後的地痞無賴已經向兩人走來,阿黛害怕地躲在若水身後,若水也站了起來,向後退了退,「你們眼中還有沒有王法!」

「王法?我們就是王法!」領頭的笑得更加燦爛了,領頭的將手伸了過來,突然一把劍斬下了領頭人的手,若水看向劍的主人,卻只能看到一個穿著黑色斗篷的黑影,「你們快走。」那個人淡淡地說著。

「好,阿黛,快去把易慧牽來。」

「好的。」若水急忙跑了出去,與那個人擦肩而過時,看了一眼那個人,那把劍,那把劍很邪門,充滿著邪氣。「小嬰,我只能幫你這些了……」黑衣人呢喃到。

「阿黛,我們快跑。」若水和阿黛急忙騎上狼背,通過橋時,若水向後看了一眼,看著那間飯館,那個黑衣人的身影為什麼讓她記得這麼深刻,或許,那是更久以前的記憶……

這世間,果真醜惡!在那小小的村莊中生活的人,又怎麼能體會到人間真正的疾苦,或許就是因為那裡的人過足了幸福安逸的生活,對他人來說是不公平的,那個村莊才會這麼毀了的,但無論怎麼說,都是那個人——媯然!都是他毀了這世間唯一美好的地方!不知不覺,兩人一狼來到一片湖前,湖邊,似乎有一個人家。

「可算有一個落腳的地方了。」阿黛蹦蹦跳跳地闖進院子,正巧看到一個女孩正在搗葯,女孩穿著橙色的衣服,頭系藍色髮帶,長著一張傾城面貌。

「你們是?」

「姑娘不要緊張,我們不是壞人,我們生存的村莊毀了,只好到你這裡避難,就你一個人生活在這裡?」若水問。

女孩深吸一口氣說:「不,住在這裡的還有蓉姐姐,看,她來了。」 「是誰?」一個灰衣女人慢慢走了過來,打量著面前的女子和小孩,兩人身著樸素,毫無戾氣,能感到只有淳樸。


「蓉姐姐,她們的家鄉毀了,希望能上我們這裡避難。」橙衣女孩說。

「避難?你們原是哪國人?也罷,歡迎。」灰衣女人示意橙衣女孩去準備準備,「你們這一路上一定很艱難,一會兒你們換件衣服吧。」

「謝……謝謝……」阿黛害羞地說著。

「那就有勞姑娘了。」若水淡淡地說著,「本以為兩位會讓我們借宿一宿就已感激萬分,沒想到我們還可以有一普通人生存的機會。」橙衣女孩笑著說,「不要叫我姑娘了,我的名字叫高月,叫我月兒就好了。」

「你好,月兒,我的名字叫做阿黛。」阿黛伸出了手。

「這位是蓉姐姐,端木蓉。」月兒說。

「你好,蓉姑娘,我的名字叫做若水。」說罷,若水伸出了手。

「若水,你好。」端木蓉卻突然怔住了,「你經常用劍?」

「不,我一直都生活在一個很和平的村莊。只是,我缺少以前的記憶……」

「根據你的手繭的位置,很容易就能判斷出,你是個習武之人,這是毋庸置疑的。」端木蓉說,「也罷,已近黃昏,還是先收拾一下吧,月兒,去接貴客。」

「是。」月兒正準備出發,若水說,「接人正種小事還是由我們來吧。」若水拉著阿黛的手急促走進屋子,迅速換好裝后,走了出來。若水身穿白衣,頭戴白色髮飾,髮髻上帶著一片銀色的葉子,葉子下掛著兩串鏈飾。

「阿黛,我和月兒去去就回,你先讓端木姑娘看看你的傷勢如何。」

「若水姐……」

「沒事。月兒,我們走吧,易慧。」易慧跑來了,月兒一愣,「沒事,它很好的。」這時,易慧突然反常的跑了出去,「易慧!」月兒和若水急忙跟了過去,前面竟出現了狼群,「月兒,現在不能過去。」「他們會不會有事。」「我猜,不會。」因為在那幾輛馬車裡,我感受到了一種十分強大壓迫的氣勢。終於,狼群散了,月兒執著燈走在前面,迷霧中,只有這一點亮光。

「蓉姐姐正在醫治病人,命我和若水姐來迎接各位。我的名字叫高月,叫我月兒就好了。」

「我的名字叫做若水,叫我若水就好了。」

「上善若水,果然,好名字。」迷霧中有一個少年的聲音響起。


「各位請隨我來。」月兒走在前面,站在船頭,輕輕動了動燈盞,竟更加明亮,這裡宛若仙境般,醫庄前,較小的男孩子看到三不救(不救秦國人,不救蓋姓人,不救因比武而受傷的人)的木牌,不放尊重的叫囂,若水淡淡地說,「你最好安靜。」同時帶著一些無奈。

被抬進來的病人是個男子,端木蓉一眼就瞧出此人是用劍的好手,堅決不救,正當眾人起了爭執時,一個老人走進院子,雙方才和解,而當蓉姑娘看到男子手中的劍時便決定醫治,若水更加疑惑不解,這世界的怪人還真是多。 「若水姐!」阿黛像是小鳥一樣飛撲到若水的懷中。

「阿黛,蓉姑娘有沒有說你的傷勢如何?」若水說。

「蓉姐姐說只是過度疲勞,休息一下就好了,但是若水姐你……」

「我沒事!」若水斬釘截鐵地說,阿黛倒是有些擔心的看著她,「阿黛照顧好自己就行了,不要管姐姐了。姐姐要去送貴客了,你現在這裡玩。」

若水目送著紫衣少年乘船遠去后說:「老人家,你剛剛說你是墨家的人?」

「唉……不服老不行啊,都老人家了……沒錯,你是哪位,為什麼我以前沒有見過你?對了,叫我班大師就行了。」

「我是昨天剛來的,我的家鄉被毀了……對了,既然你們是墨家人,看樣子你也是地位較高的人,你認識的人一般很多吧。」

「沒錯,怎麼了?」

「我有一段記憶失去了,我希望知道我是誰……」雖然曾經我對過去的記憶一點都不在乎,但現在,我要知道媯然是誰,屠殺村子的那批人馬到底是不是沖我而來……

「既然失去記憶,又怎麼會記得家鄉?」

「我是把我所還記得,也就是睜開眼所在的地方看作家鄉,那裡的人對我都很好……只是……他們都死了……」若水的眼眸漸漸暗了下去,「好了,小子,你叫什麼名字?」若水問著一邊活蹦亂跳的小男孩。

「我的名字叫做天明。」

「嗯,天明,去吃飯了。」若水冷冷地走了回去。

「好奇怪啊,她怎麼態度一下子就變了?」天明說。

「好了,走了。」班大師掃了天明一眼便走了。

出人意外,天明連吃了五碗飯,我和小夥伴們都驚呆了!

「能吃者多勞。」阿黛笑嘻嘻地說著,「這是我娘教我的!」

「唉……」若水用雙手擋住了臉,找個地縫讓我鑽進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