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張泉冷冷的道,「你現在把玄陰果交出來,我會給你一萬元石的賠償,如若不然,就別怪手下我不留情了。」

眼下的張泉,臉上的威脅之意已經不言而喻了。

龍晴的臉色很難看,俏臉上寫滿了憤怒:「張泉師兄,我真的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人,你這樣的舉動,和那些歪門邪道的強取豪奪有什麼區別?」

「晴師妹,你這話就說的有點嚴重了。」

張泉淡淡的道:「你居然對我這個師兄說出這樣的話,來幫助一個外人,看來你真的被這小子灌了**湯,也罷,我就讓你看清這小子的真面目!」

「小子,我是為了你好,玄陰果這等天地靈藥在你手中,只會給你帶來災難,我替你保管,也是為你免去災難。」

張泉嘆了口氣,盯著葉陽搖了搖頭:「我的一番好意,你卻不領情。」

「晴師妹說千年屍王是你獨自擊殺的?也好,我來看看你小子有什麼實力。」

他眼中寒光一閃,話音一落,突然之間就動手了。

全身上下強烈的元力匯聚於手心,凌空一點,就是一道指印。

這一指好似無上神魔從地獄走出,要鎮壓萬物生靈。

這一指又好似鷹擊長空,有一種能衝破千軍萬馬之勢,無形之中就讓人生出一種不可抵擋的心理。

好似從地獄探出的神魔一指,出現了。

指印能有一丈大,通體烏黑,快如閃電,眨眼之間,就抵達葉陽身前。

「暗魔指!」

「暗魔指?」

龍晴看見張泉施展的這一招,臉色大變道:「張泉,葉陽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一出手就這樣歹毒,是鐵了心要跟師妹我作對?你這樣做,真的讓師妹很難做,再不收手,回到堡里師妹定要上告長老。」

「晴師妹,我只是給這小子一點教訓而已。」

張泉滿臉的隨意,「你不是說這小子獨自擊殺了千年屍王嗎?那他擋住我這道暗魔指應該不在話下吧?」

轟!

張泉身上的氣息不降反而更盛,這讓龍晴的臉色一時難看到極點。

她哪裡想得到,原本請張泉來相助葉陽,誰想眼下卻幫了倒忙。

雖然先前葉陽擊殺了千年屍王,但在她眼裡,葉陽肯定消耗不輕,是很難擋住張泉這道爐火純青的暗魔指的。

眼看張泉的暗魔指印已經抵達葉陽身前,她現在出手幫忙已然來不及。

一時之間,龍晴內心愧疚不已。

葉陽看到了龍晴臉上的愧疚,對其並沒有責怪,她也是出於好心,只是沒想到她這個師兄會做出這樣的事罷了。

有時候,一個人表面一套,暗地一套,面對誘惑,真實面目就會顯露出來。

很顯然,張泉面對他那株玄陰果,也再也無法保持在龍晴眼裡的形象,露出了醜陋的面目。

轟!

一根神魔似的手指,出現在葉陽身前。

張泉的攻擊是很快,但葉陽可以更快,只要他想,隨意就能躲開。但他並沒有躲開,相反還迎了上去。


葉陽一步踏出,筆直而立,淡然的站在山巔之上,身上彷彿出現了一種托天之勢。

「好狂妄的小子。」

張泉看見葉陽不退反進,眼眸里浮現出一抹殘忍之色,譏笑道:「小子,你連元氣都不運轉,似乎想要以肉身迎接我的暗魔指?晴師妹,你也看到了,是這小子狂妄自大,出了什麼事可不能怪我。」

他這話說的極為自信,彷彿認定葉陽就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認為葉陽眼下做出這副舉動,是想要在龍晴面前逞能。

「逞能吧,等會兒你連哭都哭不出來。」

就在張泉心底暗喜的時候,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他瞪大了雙眼。

砰!

暗魔指印降臨在葉陽的身軀上,意想之中葉陽被轟飛吐血的一幕並沒有出現,反而出現了一幕張泉和龍晴都難以想到的事。

降臨在葉陽身上的暗魔指印,就好似撞擊在一座厚重的大山上,沒有將大山轟得哪怕有半點的顫動,反而自身因為反震力,節節寸裂。

轟!

暗魔指印,崩潰了。

張泉的手指以及身體,都是同時顫抖了一下。

而葉陽,還是立在那裡,身體沒有半點的晃動,整個人好似一座大山,沒有任何人可以撼動。

「怎麼可能?」

張泉見鬼似的盯著葉陽,剛才那一道暗魔指其中的威力他是知道的,別說人,就算是鋼鐵巨人,只怕也要被他一指擠壓成鐵餅。

他早已做好了將葉陽轟飛的準備,誰想那在他眼裡是螻蟻的存在,居然將他的暗魔指擋住了。


而且,僅僅以肉身之軀,就抵擋住了他的玄級武技,暗魔指。

這樣的一幕,著實將張泉這個自大的人驚得不輕。

不僅是張泉,就連一旁的龍晴,也是滿臉的驚訝。

她原以為與千年屍王經過劇烈戰鬥的葉陽肯定要吃虧,誰想輕鬆的就擋住了張泉這一擊,還沒有半點事。

龍晴看著葉陽,心底實在被震驚的不行,以前遇見葉陽,在她眼裡葉陽只是一個頗有天賦的人才。

現在葉陽給她的印象,不斷地刷新了她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這個時候龍晴才意識到,眼前這個遇見千年屍王也能迎上前去的少年,只怕身上還有更多不凡之處。

「小子,看來你似乎真的有點本事。」

張泉陰沉著臉,那根施展了暗魔指的手指,被他放在背後,隱隱的顫抖著,似乎承受了巨大的疼痛。

他那強烈的一擊,居然不僅沒有傷到葉陽分毫,反而被反震力傷到自己了。

這樣的一幕,張泉並沒有表現出來,如若讓龍晴看見,那他這個師兄的臉面就丟大了。

「我的暗魔指修鍊得爐火純青,一指點出,鋼鐵都要成為鐵餅,你小子居然以肉身擋住了我的這一指。」

張泉沉著臉看著葉陽,「人類的身軀,不可能有這麼強橫,你的身體到底是什麼做的?」

面對張泉那陰沉的目光,葉陽心中冷笑連連,他剛才之所以能依靠肉身之軀就能擋住那神魔般的一指,多虧了他脫胎換骨的身體,還有修鍊到完美境的金鐘罩。

如若有修為高深的武者此時在場,就能輕易的看出,此時葉陽的皮膚下面,有一層濃烈的金光,是收斂的金鐘氣罩。

張泉這個一次蛻凡巔峰的武者都看不出葉陽皮膚下的金鐘罩,很顯然是沒有修鍊到家,無論是元氣的雄渾還是精神的強大,都比不上葉陽。

「我當然是血肉之軀。」


葉陽抱負雙手,一臉古井無波,淡淡的道:「剛才和千年屍王的戰鬥並不盡興,怎麼樣?你還要不要玄陰果?要的話儘管來試試,我也想會會你這個十大門派的弟子,到底有什麼樣的本事。」

他的話說的淡然,但卻囂張無比。

反正對方不把他放在眼裡,他也就沒有什麼道理可講了。

還不如囂張到底,藉此機會了解了解十大門派的弟子到底有什麼樣的手段。

剛才葉陽和千年屍王的戰鬥,在外人看來的確心驚膽戰,酣暢淋漓,但葉陽打的並不盡興,有一股氣始終沒有打出來,沒有體會到那種絕境之下的逆襲。


一個武者想成為高手的必備條件,就是經歷風雨,只有在絕境之中突破,才能成為一代強者。

葉陽的確很想會會張泉,想試試十大門派弟子的手段,到底和他炎陽宗的弟子有什麼樣的差距。

御靈天帝 你小子的確很囂張,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囂張,會給你帶來殺生之禍?」

張泉忍受不了葉陽的囂張話語,尤其是看見葉陽那樣的淡定,他就更加受不了,必須上前將葉陽狠狠的踩在腳下,在龍晴面前展露一下威風。

「看來千年屍王,的確如晴師妹所說,是被你一個人斬殺的了?不得不說,你一個神氣境武者,能有這樣的本事的確讓我感到很意外。」

張泉看起來似乎大感吃驚,但語氣里卻充滿了冷笑:「可惜,你這個神氣境再有本事,遇到我這個一次蛻凡巔峰的存在,還不夠瞧。」

「夠不夠瞧,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葉陽抱負雙手,屹立在山巔,就那樣風輕淡雲的與張泉這個十大門派的核心弟子對視。

「看來你小子擊殺了一頭剛晉陞的屍王,擋住了我的暗魔指,就天真的以為是我的對手了?」

張泉冷笑一聲,「接下來我就讓你看看,什麼才是蛻凡境高手的本事!」

葉陽的本事的確讓張泉很意外,但他發現那青銅石棺里千年屍王的屍體,毛髮雖然是金色,但暗淡的樣子看起來也就剛從殭屍蛻變成屍王不久。

因此,就算葉陽擊殺了千年屍王,他也並不放在眼裡。

如若他知道被葉陽擊殺的千年屍王,是一頭即將二次蛻凡的屍王,他就不可能有眼下這麼淡定了。

但是,這一切他並不知道。

轟!

一股鋪天蓋地的凌厲氣息,從張泉的體內爆發而出。

他手臂一抬,似乎就要動手。

葉陽動了動手指,也準備好迎擊。

但就在雙方劍拔弩張隨時都要動手的時候,一聲霹靂般的嬌喝,突然響起。

「張泉,夠了!」 (求月票,本月10張月票加一更!)

隨著這聲嬌喝,一個女子,出現在了幾人視線里。

這是一個二十歲的年輕女子,面容絕美,但卻滿臉的英氣,尤其是那雙似劍的柳眉,更是給人一種不可輕易招惹的感覺。

「恩?」

一看到這個女子,葉陽心底就升起了一種強烈的危機感。

「蛻凡二重天?」

葉陽心底一驚,眼前比他只大了兩三歲的少女,居然是二次蛻凡的武者。

就在他心底震驚時,他身旁的龍晴突然滿臉欣喜的開口了:「飛雨師姐,你終於來了!」

來人,正是龍晴的師姐,也是飛鷹堡的聖女,厲飛雨!

「飛雨師姐。」

看見從天邊疾速飛來的厲飛雨,本來要對葉陽動手的張泉臉色一變,身上的氣息一下卸掉,就好似老鼠遇見貓,有一種天生的懼怕。

別看厲飛雨長得好似一個柔弱的女孩兒,但手底下的功夫卻是強的離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