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張百年被說的一怔,隨即他至少依照完顏教授,於是道,“那好,你打開棺材,得到寶物後,貧道護着你們安全離開,可是你們除了墓回到各自的單位,誰有保護你們呢?”

趙科長說道,“這你們放心,找到的古物,肯定會提交文物保護局,必要時警方會提供保護的。”

“那好,完顏你動手吧。其他人注意頭上的蛇!”張百年見此說道。

說着,完顏教授搓了搓手,將他發丘中郎將的本事發揮到極致。

他對着棺材東找找西摸摸,最後卻在四根柱子上發現了端倪。

見此他緩緩的摸了摸四根牛頭柱子。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頭上的蛇不斷的朝着下面掉下來,密密麻麻就跟下雨一樣。

不過全部我們的護體符給擋住。

所以蛇落在臺子上,等到蛇一多,我就將蛇給踢開。

這些蛇也是神奇,它們落在水裏居然沒有什麼事,就是身體變成的亮晶晶的,而其他的該活動的還是活動,不過它們下水後卻是朝着盜墓賊們游過去。

盜墓賊頭子老j,一邊看着完顏教授摸索開棺,一邊用長刺攻擊從上面落下以及周圍游過去的蛇,忙得不可開交,而他手下的兩人,完全就是拿着衝鋒槍一通亂掃,將整個空間折騰的亂糟糟的。

我們各幹着各的,這時身後。

“錚錚錚!”

傳來一道鐵鏈聲,只見石臺很規則的四列而開。

只見四根柱子朝着四邊扯開,而接着四根鐵鏈直接將棺材給扯開,這時我的眼睛一亮了。

只見兩位如同活人的苗人——垢喉,和其夫人的屍體出現了。

他們站在殘餘的棺材墩上,四目看着我們。

這時所有蛇,全部朝着石臺涌來,而我們頭頂的蛇,也啪啪啪的直掉下來,不僅僅是已經來了蛇,周圍的幾個洞裏,也極快的爬出大量的蛇,游到石臺邊上,伸着身體吐着蛇信將我們圍住。

而我們在這場面下也背對背的朝後靠着,而張百年這時手中太玄劍被貼上一道符咒,然後劍在手裏一翻,他一個飛動,建在臺上就劃出一道寒光,頓時寒光所至的地方全部燃了起來。

帝國首席:甜寵億萬老婆 形成了一個火焰般的圈,頓時蛇就難以靠近了。

接着我們紛紛開着身後的垢喉。

他和他的夫人,皮膚光鮮紅潤,彷如活人一般。

這時完顏教授和周教授,看着垢喉先是神色呆滯,最後喜逐顏開,極度興奮。

周教授激動的說不出話來,“完顏,這可是溼屍啊!”

“帶,帶走!”完顏教授也激動道,“他們服飾,和屍體都值得我們研究一輩子的。”

說着完顏教授道,“孩子們,快拿出藥品和密封屍體袋,我們要將兩具身體帶出去。”

就在這時候,張百年愣了,“慢!完顏!老周,你們要幹嘛?”

“帶走屍體啊!”完顏教授道。

封不寧接着警告道,“千年溼屍,千萬不能碰到月光和日光,否則就會演化成千年屍王!其後果和殭屍王出現差不多的。”

“可,可是,你們放心,我們一路上會好好照顧屍體的。”完顏愣了一下,然後解釋道,“我們用專業的技術,將其封存,帶過去研究沒有問題的。”

“完顏……”張百年一副苦澀的想勸慰,可是完顏教授伸手示意,“好了,老張,這一刻我等了太久了。”

“你們看。”說着完顏教授彎腰從垢喉的腳下發現了一塊骨蓋,上面寫着密密麻麻的東西,“你們看,這種文字,我們哪裏見過?說不準苗人在千年前是有文字呢?我們對苗人的研究始終沒有歷史性突破,對他們的歷史的傳承也不夠,這時要是研究了,肯定會有新的進展的。”

完顏教授的堅持,讓張百年沒了話說,於是他靜靜的警惕着周圍的蛇,而我看着完顏教授手裏的骨蓋,我心想苗人要是真的有文字傳承了,那麼世界對苗人認識還真是進了一大步。

謝方雨、小麗、寸頭男從揹包裏不斷的取出化學用品,最後還用充氣筒,充了兩個大大的裝屍體的隔空袋子。

軍長難過前妻關 然後在往着裏面不斷的放化學材料,乾的非常的熟練。

可是這時,完顏教授和老周拿出放大鏡和其他東西對着垢喉和其夫人的屍體不斷的看着。

同時不斷的搖頭嘆息,讚歎服飾精妙。

可是就在完顏教授看向垢喉腳的時候,突然,呼的一聲傳來,一道巨大的鼻息聲,從垢喉的鼻子裏傳了出來。

頓時,我急忙看向了垢喉的臉,只見垢喉這時直勾勾的看着我,嘴角莫名的就翹了起來,似乎在笑。 271章 廢王馬希廣

我萌比了。

總裁老公太危險 這是?

我揉了揉眼睛,隨即我眼前出現了詫異的一幕,只見垢喉一把抓住了完顏教授衣服,隨即大喝道,“你好大的膽子?”

突然,垢喉的這番舉動,加說話,說的還是漢語,驚得我們衆人紛紛看着看去。

完顏教授急的大叫。

“教授!”

“老師!”

“完顏!”

張百年周教授謝方雨等人都叫道。

可是這時候,垢喉卻開口道,“你們都別妄動!”

“孤不是苗王,孤是楚王馬希廣!”

說着衆人詫異。

“你不是垢喉?”

被抓住的完顏難以想象,質問道,“那你怎麼出現在垢喉的棺材裏?”

“哈哈哈!”

不是垢喉的馬希廣笑了起來,然後放下完顏教授,隨即看向了周圍的我們。

“垢喉聯合孤的兄弟,將孤毒殺,最後不想孤的部將棺材藏進了他的墓地。”馬希廣說話之間,將身旁的女子身體一下推進了水中,頓時就結成了一塊浮冰,被幾個規則漂浮的浮冰撞成了粉碎。

見此完顏教授和周教授一臉同意無比的樣子。

“不要急,垢喉多麼的狡猾,他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就讓自己死去。”馬希廣說着朝着臺下走來,嚇的完顏教授和周教授直接滾到了臺下,這時候完顏教授手裏的骨蓋掉了。

馬希廣撿起來,隨即笑了笑,“垢喉還想爲苗族造字,可惜,他太無能了,沒有孤的楚軍,他怎麼會幾百南漢境內的八萬百越族人擊潰?”

說着馬希廣自言自語道,“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

說着,完顏教授的瞳孔都鎖緊了,“什麼?壯族,不,百越人是被您擊敗的?”

“當然!孤的楚軍,對後漢都無比震懾,所以孤被封爲天策上將、荊楚王!”

馬希廣說道。

可是一旁的周教授卻嘀咕道,“《五代史演義》說,‘希萼兇悍,希廣迂懦。’難道記載的有誤?”

“哼!你在逆名,說什麼?”

馬希廣的耳朵似乎很好使,一聽怒道,“萼狼子野心,孤不過顧忌兄弟之情,所以在他第一次反叛後而不殺他!”

“是是是!”周教授被吼的身體一顫,隨即他連忙就糾正道。

馬希廣說了一陣,然後看着我們,皺眉質問道,“你們何人?”

一時間裏,謝方雨、小麗、寸頭男、夏藍等被我嚇的怔住。

而封不寧、張百年又愣愣看着馬希廣而不語。

只有趙科長舉着槍對着馬希廣道,“你別動!”

見此,我也開口道,“馬希廣,你處心積慮讓自己活到現在,你可知今天是什麼時代?而你爲了和垢喉掉包,卻讓垢喉成了殭屍王,如今危害四方!”

“你是誰?敢這麼多孤說話!”

馬希廣有些詫異的看着我,“那你說如今是什麼朝代?”

“如今不是什麼王朝,而是一個沒有皇帝的時代!”

我呵斥道。

“沒有皇帝?怎麼會?後漢皇帝?難不成又失去了共主?”

馬希廣搖了搖頭,覺得很是奇怪的樣子道。

可是我卻不耐煩,我讓周教授給他講,結果周教授將五代十國的東西一系列給馬希廣講了。

結果馬希廣聽完直接愣住,“什麼?孤成了楚廢王?唐滅了楚國和閩國?那怎麼會沒有皇帝呢?”

“大王,最後後周大大將趙匡胤稱帝,奪得天下,建立宋王朝。”

周教授說道。

可是馬希廣反應更加激烈,“什麼?後周,宋?”

“如今,意思前多年後,如今天下國泰民安,天下一統,人民當家做主,大王就不必介懷了。”

周教授這時候,勉強的笑了笑。

可是馬希廣一聽,“經過了千年,而且人民當家作主!孤竟然一覺睡了這麼久!醒來後世道都變了!垢喉的巫術果然逆天的厲害。”

說着馬希廣又是一陣疑慮的看着我們,“那你們打開棺材,是要對孤不利?”

“不利你大爺!”

我看不下去了,“老張你說話啊,不能讓他這麼折騰。”

說着我看着身後不遠浮冰上的老j等人,於是道,“盜墓賊似乎想從棺材裏搞到東西,可是現在馬希廣出來毀了垢喉女人的屍體,而棺材裏面就剩下馬希廣了,他們想得到的東西,肯定就在馬希廣的身上。”

而張百年看着我,笑了笑,“貧道也是知道的,可是貧道只是再觀察,這廢王身上有什麼值得盜墓賊不計生死進墓想拿的寶物。”

見此,我暗暗罵了一聲老狐狸,隨即我問道,“那麼這廢王有什麼厲害之處麼?”

張百年搖頭,“沒有,就是力氣大常人的,古人的力氣還真是不可小覷,他一隻手的力量至少得有一百五十多斤。”

“那我也差不多。”我笑了笑。

張百年搖搖頭,“關鍵的不是力氣,別忘了他可是被毒死過的,這就是他部將佔據垢喉墓地目的,可是他復活,並且保持千年不死,所以他是利用垢喉留下的什麼東西,現在那東西就在他的身上。貧道數一二三後,我們一把將廢王按住,然後貧道反身去殺了那些盜墓賊,如何?”

“好!”我點點頭。

然後張百年三聲後。

我和他身體一動,朝着馬希廣就按過去。

馬希廣這時正在糾結,朝代的問題。

“你們幹嘛?”

馬希廣被我們按住,他似乎真的出了力氣大點就沒有其他本事了,和那些殭屍比起來差的太多了,甚至還沒有跳屍厲害。

就在按住馬希廣的那一刻,張百年持着劍,踩着浮冰就朝着盜墓在殺去。

他落在浮冰上,一劍就解決了兩人,還剩下那個長刺的老j,用長刺一擋,可是他不敵張百年,大叫一聲就朝着然後他身體朝着水裏就墜過去。

我們都知道要是誰捱到這些水,肯定就死定了。

可是就在老j落水的那一刻,突然這時候,洞子傳來了一陣笛子的聲音。

那聲音悠長,悲涼,婉轉,令人愴然涕下。

頓時,那些蛇朝着老j就游過去,然後竟然化成浮冰將老j接住。

“什麼?”

見此我很詫異,就竟然是誰在幫着盜墓賊?同時,衆人都無比詫異了。 就在我心慮之餘。

這時一個帶着斗笠的黑影子以及一羣人從一個洞口出現了。

那個被救的老J看着那個戴斗笠的人,連忙就單膝跪在地上,拱手道,“老A!”

“沒用的東西!”

只見那個戴斗笠的人冷冷說道,然後手掌一動,老J所在的浮冰就朝着洞口飄過去。

隨即我們看着那個被喊作老A的男子。

見此,張百年開口問道,“足下何人?”

“垢喉後人。”那個叫老A的男子緩緩道,隨即他看向了我們。

只見臉色被斗笠遮住大半,顯得昏暗。

“交出廢王,我讓你們離開。”老A接着緩緩說着,同時一條條蛇全部朝着他給涌去,然後分佈在他的周圍,隨即吐着蛇信看着我們。

張百年見此,笑了笑,“你們來者不善啊,既然你們想帶走他,說明他身上有你們想得到的東西,你的給我們說說,馬希廣身上有什麼?”

“好,我早就在蛇山部下了無數機關,沒有我的許可,你們想出也是出不去,那我就不妨告訴你們。”老A緩緩道,“馬希廣得到了先祖嘴中的雪魄寒珠,所以他老人家才因爲失去此珠,吸收了日月光華,變成殭屍的。”

原來盜墓賊的目的是這個?

我皺眉了一下,隨即看向了地上被我按住的馬希廣,他一臉驚恐的看着洞口的老A,爭辯道,“垢喉害孤,孤佔據他的狗洞,那也是應該的!”

可是老A卻沒有理會馬希廣,卻對着張百年說道,“你最好是將廢王交出來,不然剛剛脫離封印的先祖又要發脾氣了。”

話說之說,我、封不寧、張百年紛紛看向了他,原來,擺脫都江堰封印的竟然就是垢喉!

“你說四大殭屍王,還剩下的那隻就是垢喉?”張百年詫異的問道。

“對。”老A直接回答,“要是你們不想讓先祖再以殭屍之身害人,那麼就將馬希廣叫出來,只有雪魄寒珠才能壓制先祖體內的屍氣。”

“那沒有珠子會怎麼辦?”封不寧立即問道。

“沒有珠子,就會變成殭屍!”老A道。

“那這楚王沒有珠子也會變成殭屍?”我也開口質問。

“對。”老A道。

這時,我就看向了馬希廣。

而封不寧看向了張百年,“前輩,不妨我們殺了馬希廣,這樣一來,殭屍王的事情就不攻自破了。”

說着張百年看向了我所在,然後張百年問我道,“你覺得封不寧所言怎麼樣?”

我看了看馬希廣。

馬希廣看着我們,“你們,你們還害孤?殺孤?”

雖然感覺馬希廣挺討厭的,但是他得到了珠子存活下來了,說明他就是一個活人,活生生殺了一個並沒有多大錯誤的人,似乎有些殘忍。

於是我說道,“殺了馬希廣很簡單,可是殺了他後將珠子交給老A,就真的能夠解決問題嗎?”

封不寧一聽,眉頭微皺,“說的也對。”

然後張百年笑道,“垢喉後人,你的的算盤打的倒是不錯,可垢喉已經喪失了人性,現在用珠子壓制屍氣,怕是已經來不及了吧? 我能增加熟練度 不瞞你說,雪魄寒珠,貧道的龍虎山也是有過記載的,不但可以取出屍氣,還能增加道行和療傷,而你們先祖垢喉,雖然是殭屍王,但是如今身負重傷,道行減半,不能自己展開修煉,所以你們取珠子大概就是因爲得知你們先祖離開封印,所以想幫助你們先祖恢復道行吧?”

張百年說完,老A遲遲不言,愣在洞口看着我們,良久後,他才緩緩大笑,“你不得了,我費盡心血,等到發丘後人來此地,可是不料你們這羣臭道士也跟着來了,既然是你們想找麻煩,那麼我就不手下留情了。”

說着老A伸出手,他的手背如同黑鱗,密密麻麻,看的人身體發麻,隨即他拿出了一杆黑色笛子,然後吹起來。

這時,一處洞裏傳來了巨大的梭爬之聲。

接着一顆巨大的頭顱從一個洞口探了出來,只見是一條無比巨大,至少有三十米長的巨蛇,要是外人一看肯定會覺得的,這是不是美國大片的特效!

巨蛇張着斑駁鱗片,昂着巨頭,吐着蛇形打量着我們。

接着老A說道,“此乃蛇山蛇王,我用這蛇已經打發了所有的警察和其他探險人員,別小看此蛇,它能製造迷霧,形成幻境,讓你們不知不覺的就死去,你們千萬要當心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