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張謙關上門,坐在牀沿上,掏出煙盒抖了抖,自己拿出了一支,把另一支遞到了貓皇面前。

貓皇搖搖頭拒絕了。

“你今天這是怎麼了?”張謙點着了煙問。

貓皇沒說話。

“這不正常的樣子一看就是受刺激了唄。”系統說,“要麼就是家裏出問題了,要麼就是感情受挫,要麼就是受了某種打擊,這傢伙之前還好好的突然就這樣了,顯然是第三種。”

“受打擊?他能受什麼打擊?”

“肯定是受你打擊了唄。”系統樂了,“你還記得你當初是怎麼遇見他的吧?”

“那我哪能忘。”張謙也露出了一個笑容。

那時候的他只是一個很弱很弱的小垃圾,被一個區區的人魔追的亡魂四冒,還差點死在那個人魔手裏,最後要不是貓皇挺身而出救他一命他可能活不到現在。

轉念再想想現在,貓皇似乎越來越弱了。

不是似乎,是真的越來越弱了,因爲張謙要面對的敵人越來越強了,從十大鬼雄再到閻羅,又從閻羅變成了仙人。

張謙微微嘆了口氣,似乎能體會到貓皇心裏的那種無力感。

但是張謙對自己人一向都很好,就像之前,那麼多甲子丹被貓皇吞了,張謙也沒有說什麼,他心裏也想讓貓皇成長起來。

“喂老貓。”張謙說,“你今天這是發春了?走,兄弟帶你去寵物中心,那兒全是名貴的小母貓,你想日誰就日誰。”

貓皇還是沒說話。

張謙沒氣餒,繼續找話題:“那你是饞了吧?行,兄弟帶你去走一趟海鮮市場,你想吃什麼咱買什麼。”

貓皇終於說話了,他嘆了口氣:“張謙,你說,我這輩子,是不是廢了?”

張謙微微一愣,他很敏銳的捕捉到了一個字‘我’。

貓皇這廝居然不自稱‘朕’了!

貓皇繼續說道:“起初是,我救了你一命。但是後來,你也救了我的命,咱們算是扯平了。我覺得你有點本領,關鍵秉性也很對我的脾氣,所以纔想着跟你交個朋友,一起闖蕩,互幫互助,這樣到時候我回族羣比試的時候能名正言順的請你幫忙。但是現在…”

“現在,我一無是處。你一天一個變,每一次都會比上一次更強,而我,雖然平日裏也一直苦苦修煉,但修爲卻總是進展緩慢甚至停滯不前。”

“要不是上次吃了那幾顆甲子丹,我甚至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突破千年修爲化成人形。你嘴上不說,但是心裏可能也會怪我獨吞了那些丹藥吧?”

“我是很自私,你埋怨我我也認了,但是我總是想着不放過任何機會去提升自己的修爲,這樣跟在你身邊纔不會是一個什麼都不行只能天天打醬油的‘寵物’!”

“其實做寵物對我來說也沒什麼,咱們關係好我不計較那個。但是我想當一個戰鬥型寵物,而不是隻供玩樂的寵物!”

張謙默默地抽着煙聽着,貓皇說完後他說:“你想多了。我從沒有覺得你弱,也從沒有埋怨你吃了那些丹藥,真的,就算你不吃我到時候也會給你吃的,我更沒有把你當成玩樂的寵物,我甚至都沒有把你和小玉他們當成是寵物,咱們是朋友!”

“什麼朋友?”貓皇的聲音有些悲哀,“一個只能依靠你,什麼都依靠你的不公平的朋友?朋友是互幫互助的,我都幫不了你卻什麼都依靠你?雖然我們塵霧山貓一族血統平常,在妖界沒什麼名氣,甚至連一個有點小名氣的妖都沒出現過,但是我們有我們的尊嚴!”

“我現在甚至沒有臉再跟你提出要求在我族內比試的時候請你幫忙了,我根本沒臉提!”

“別啊,該提提!”張謙一聽有點急了,你不想讓我去我還想去呢!去幫你的忙對我也有好處啊,我可以吸收那些你的敵人的精魄來給我能量點啊!

“張謙,你是個好人。我在人間混的日子也不短了,你真的是我遇見的最好的人,沒有之一。”貓皇站起身,抖了抖毛:“但是我們真的有我們的尊嚴!我打算就此離開獨自去闖蕩闖蕩,看看能不能有什麼奇遇。等到族內比試到了的時候,如果我覺得我的本領足夠高強可以有那個資格請你幫忙的時候我自然會來找你的,如果我…你就忘了我吧!”

“別啊,我從來都沒有嫌棄過你!真的!”張謙站起身正色說。

“我知道你不會嫌棄我,但是我自己嫌棄我自己。”貓皇坐在窗臺上,腰板坐的很直,原本無神的雙目中再次迸射出了璀璨的神采:“朕想了很久,塵霧山貓一族,從來沒有孬種!朕貴爲族內皇子,更應該是這樣!朕是要成爲混世貓皇的貓,不能總是依附於強者身邊,朕要自己闖出一片天!”

“就這樣,張謙,希望以後還能再次跟你相見。”

柯南之機械師 張謙沒回答,而是快速的問系統:“喂,那個大聖也是妖吧?”

“廢話,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你說他能不能幫助貓皇修煉?”

“廢話,人家可是有年頭的老妖精了,幫助一隻區區的山貓修煉那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張謙趕緊跟貓皇說:“你先等等,別腦袋一熱就怎麼着,我找個機會讓你見一個人,他可以幫助你修煉。”

“不必了,”貓皇擺爪,“那樣的話朕還是依附於別人,朕要自己…”

他還沒說完張謙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後頸毛:“自己什麼?自己個屁啊你!別他媽一句一個‘依附於強者’,我問你,拜師學藝這也算是依附於強者嗎?”

貓皇被揪着後頸毛,難受的一陣齜牙咧嘴:“你先放開朕!”

張謙隨手把他扔到牀上:“回答我的問題!”

“拜師學藝……當然不算。”

“那不就結了!你老老實實在這待着,用不了多久兄弟我幫你找個師父!”

“很厲害嗎?”貓皇眼神裏有了希望。

“相當厲害!”張謙笑了,名字裏也帶着‘大聖’倆字的妖精,能不厲害嗎? 貓皇這邊暫時安定下來了,接下來就是小玉那邊了。

張謙一琢磨,擇日不如撞日干脆請個假陪着小玉走一遭。

這種事不能等不能拖,萬一被七皇子首先發現了小玉的蹤跡來找她的麻煩,那他們就被動了。

不過說到請假,話說開學這都一個多月了,自己好像就沒正經上過幾天課,淨請假了。張謙嘆了口氣,都說學習好的要起一個好的帶頭作用,自己這個高考狀元這是帶了個啥頭啊。

撥通了輔導員的電話,一個柔柔的甜嫩聲音響了起來,第一句話就是:“張謙,你是不是又要請假。”

地府我開的 “額…是啊,麻煩你了導員大人。”

“叫學姐就行,你啊你,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你了,行了,假條我幫你弄,班主任那邊我跟你說。”

“寫一個周就行。謝了學姐,回來請你吃飯!”

“知道,你哪次請假天數少於一個周了?別忘了請我吃飯就行。”輔導員說完就掛了電話。

首都大學這裏每個班級都有一個輔導員和一個班主任,輔導員一般都有學生或在校研究生任職,有點類似於班長但是也不一樣,是有工資拿的。班主任則是老師任職。

張謙這個科系上的是大班制,基本上就沒見過幾次班主任,在他印象中也就開學的時候見過一次,平時有什麼事都是聯繫這個叫王婧的學姐,王婧對他也挺不錯…實際上她對誰都一樣,大學了嘛,都是成年人了誰還會像以前一樣管你,愛上不上愛學不學。

這邊解決了,張謙對小玉說:“收拾東西,咱們準備出發。”

“出發?”小玉一愣,“去哪兒?”

“還能去哪,當然是找那個七皇子算賬!”張謙一臉的地痞流氓相,“殺了你的父母,還要不依不饒的追殺你,他這簡直就是活膩了!得教教他怎麼做人…怎麼做妖!”

小玉沉默了一會,點了點頭說:“嗯,我收拾一下。”

張謙一把抓住她的手。

胡良的眼睛猛地瞪圓了。

小玉轉頭看着他,他說:“不要心存幻想,也不要有仁慈,他已經不是你弟弟了,他現在是你的仇人!記住我的話!”

“嗯,我記住了。”小玉嘴上這麼說,實際上臉色很複雜。

小玉收拾東西去了,胡良也跟着幫忙去了。

系統說:“狐妖一族普遍心地善良,也重感情,就怕你這麼說了到時候她也會心軟,總之你注意點她吧。”

“嗯。等等,她心地善良?別鬧了,當初那獵戶殺了她孩子,她卻把人家一家都殺了,這叫心地善良?”

“我之前難道沒告訴過你靈胎的重要性嗎?一輩子只有三次,那個獵戶直接殺了她兩個孩子破壞了她兩次機會,換成你你不瘋?再說了,她去找獵戶尋仇的時候你認爲獵戶的家人不會奮起反抗?她本來心裏就帶着火,別人反抗她能不痛下殺手?善良不代表蠢!要是換成暴戾的妖怪,恐怕不只是獵戶一家,獵戶所在的那個村鎮都會被殺的一個不留。”

“你這一說我倒也覺得她挺剋制的了。”張謙琢磨了一下,如果換成自己的孩子無辜慘死在別人手裏,恐怕他也會憤怒的去殺人,兇手的家人肯定會反抗,到時候他肯定也會捎帶手的滅人家滿門。

“世間的狐妖基本上都是這樣。”系統嘆了口氣,“不說狐妖了,絕大多數的妖魔鬼怪,除非是非常走極端的,一般都是有感情有血有肉的,不像那些仙佛……”

“你好像對仙佛挺恨的?”張謙問。

“……”

“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張謙又問。

“以後你…”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又是以後。”

“小夥子,我現在不能說太多了,因爲現在你知道了沒有什麼好處。”

“怎麼不說你沒有解釋權了?那個理由我還能更好接受一點。”

“哈哈,我的解釋權是隨着等級的提升而逐步開放的,等我的等級上升到一定程度,我對任何事就都有解釋權了。”

“好,你放心,我會讓你更快升級的。”

十分鐘後,小玉收拾好了東西。

帶上小狐狸,一人四妖踏上了征程。

重生之極品寶鏡 小玉問:“胡將軍,你們現在居住在哪裏?”

“公主殿下,末將和一衆將士現在一直待在鍾離山谷。”

“鍾離山谷?”張謙一愣,完全沒聽說過這個地方。

小玉也是一愣:“鍾離山谷?”

貓皇說話了:“鍾離山谷在南方,靠近長江,傳言那裏有一個狼妖族羣。”

“沒錯。”胡良點了點頭,“那個狼妖族羣規模不是很大,他們現在的族長狼帝是我年輕時的一個好友,所以我這些年一直帶着手下將士暫時居住在他那裏。”

“雖然是昔日的好友,但是一直住在那裏我心裏總是不舒服,畢竟是寄人籬下。不過現在好了,公主殿下回歸了,有了公主殿下我們就有了主心骨,一定能重整旗鼓東山再起了!”

你哪來的自信。張謙心說,搞清楚一件事好吧,你們的公主不是重點,我纔是。

由於急着趕路(主要是省錢,張謙一向就是這麼摳),所以他們沒有乘坐交通工具,而是直接選擇了高空飛行。

這樣趕路的速度的確很快,中午出發,下午六點就到了鍾離山谷的上空。

“現在不比以前了,人類的活動越來越活躍,這鐘離山谷也有了不少來爬山或野炊的人了,爲了不讓人類打擾到我們,狼帝特地佈下了一層可以營造出幻覺的防護罩,公主殿下請跟我來。”

胡良說着加快了速度衝向了一座山峯,而就在他的身體撞到山峯的那一刻,他整個人就像是被吸進海綿的水一樣刷的一下就消失無蹤了。

其他人一看這情景,也加速衝了進去。

貓皇馱着張謙一衝進去,眼前頓時一黑,隨後立刻就明亮了。

好漂亮的地方!這是張謙的第一個反應,世外桃源啊這是!

(本月最後一天啦,各位書友手裏還有木有月票啦,有的話扔過來吧拜謝^_^)

щщщ ¤ttKan ¤¢ o 眼前是一個山谷。

一個美麗的山谷。

放眼望去滿眼都是紅紅綠綠,空氣清新的簡直就像是剛吃了綠箭。

他們剛一降落就有不少的狼妖衝了上來圍住了他們,這些狼妖大多數都還是狼的形態,只有極少數是人的形態。

按照系統的說法,妖這種東西只有上了千年的道行纔可以化成人形,張謙數了數,這裏纔有兩個上千年道行的狼妖。

“你們就是胡良說的客人?”

“你就是蒼月狐族的公主?”

“怎麼還有貓妖?”

“喂!貓妖不是重點,爲什麼有人類?”

“對啊!爲什麼會有人類?”

“人類,你哪來的?”

“滾出我們的地方!”

“我們這裏不歡迎人類!”

這些狼妖的氣性也真是大,張謙他們這還一句話都沒講呢對方就開始不客氣的轟人了。

見到張謙他們沒說話,這些狼妖更是來勁了,一個個的甚至圍了上來呲着牙目露兇光的看着張謙:“再不滾我們就要吃你了!”

“滾!”

“滾出這裏!”

小玉和貓皇都顯出了真身,衝着這些狼妖齜牙咧嘴的作威脅狀,只有張謙不慌不忙的走上前,伸手攔住了這兩個妖,微微一笑:“不歡迎我?”

“別跟他廢話了,上,吃了他!”

“大家一起上,吃人肉了!”

“你們…”小玉剛說了兩個字就被張謙攔下了,張謙說:“你們還想吃我?就怕你們沒那個能耐!”

“口氣不小,大家一起…”爲首的那個狼妖話還沒說完呢,張謙的怒吼就打斷了他的話。

“無知的狼妖!”張謙怒吼一聲,天兵鎧甲瞬間激活,璀璨的金光在他身上一陣流轉,隨後猛地爆發!

濃重的仙氣‘轟’的一下涌向四面八方,把這些狼妖嚇得齊齊後退了一大步,差點被集體嚇出神經病!

此刻的張謙已經變成了一個身軀高大,身形威嚴的金甲猛男,甚至他的瞳孔中都帶着微微的金光!

這一下可算是捅了馬蜂窩。

這些普通的狼妖修爲都很低,很容易就被震住了,但是這個狼妖族羣裏可是有厲害角色的!

沒過幾秒鐘,不遠處的族羣中就騰騰的升起了十幾道人影,飛速的飛了過來。

“哪裏來的仙氣?”

“怎麼回事?”

“是不是哪個仙人闖進來了?”

這些人影幾乎是一個瞬間就飛了過來,大聲的詢問着,然後他們就看到了一身金光的張謙,頓時一臉驚懼,如臨大敵!

“你是哪裏的仙人?”

“這套盔甲…你難道是天兵?”

“天兵,你來這裏做什麼?我們可沒有違背什麼天規戒律!”

“你們沒違背天規戒律,但是你們要吃我,都要吃我了難道我不應該反抗?”張謙抱着膀子冷笑。

“誤會!誤會!”這時候終於傳來了胡良的聲音。

張謙臉上沒表現出什麼,但是心裏已經把這個公狐狸從頭罵到了腳。

他們不知道有個人類跟進來了你能不知道? 竹馬帝少:吃定小青梅 你早一步進來的難道就不跟這些守門的狼妖們說一聲後面會有個人類嗎?

“這個公狐狸從始至終就沒把你當成他們自己人,甚至都沒打算讓你跟進來。當然了,他也有可能是想借着這些狼妖試探你一下也說不定。”系統嘿嘿笑。

“……要不是爲了小玉,我才懶得管這些個破事!”

“哈哈,這種話以後不用跟我說了,管這些破事最重要的還是爲了你和我。”

“不要拆穿我。”張謙翻了個白眼。

一個男人率衆而出:“退下!”

一大幫狼妖包括那些高手立刻很聽話的後腿了幾步。

這個男人長得很高大,也挺英俊,只是那雙眼睛裏時時刻刻都帶着一抹瘮人的綠光。

“誤會誤會!”胡良急急忙忙的走出來說:“來來來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們蒼月公主殿下,這兩位是公主殿下的朋友,這個人類少年叫作張謙。這位就是我說的現任的狼族首領,狼帝。”

“胡良,你知道我們這裏的規矩,怎麼能讓一個人類進來?”狼帝皺着眉毛說。

胡良小聲湊到他耳邊說了幾句,他的臉色這才緩和了:“哦,原來是救了公主殿下的人,失敬失敬!” 霍格沃茨的黑巫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