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彷彿在他的世界裏。

名鎮一方的千門,根本就不過是個垃圾罷了。

一時間全場眾人議論紛紛。

「我靠,我剛才沒聽錯吧?」

「我聽到什麼了,這小子居然辱罵整個千門?」

「莫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簡直是囂張至極……」

「我去,這真是瘋了,膽子這麼大!」

「放肆,我們堂堂千門也是這小子可以侮辱的?」

「開什麼玩笑!」

「真是沒見過居然有人敢在少主面前這麼囂張,當眾辱罵千門。」

「難不成這個人對自己的實力相當自信?這裏可全都是咱們千門的人啊!」

此言一出,在場的眾人瞬間就陷入了沉思。

沒錯。

就如同他所說的那樣。

此時此刻的在場之人,大部分都是千門中人。

——不是大部分,整個龍門的人恐怕也只有那對姐弟和一個秦風了。

但即便如此。

秦風的態度依舊是囂張至極。

絲毫沒有把千門放在眼裏的樣子。

這說明什麼。

很有可能說明了這個想挨揍的實力,足夠讓他目中無人,目空一切!

即便是在千門的千人面前,也依舊敢在眾人面前表達自己的不屑!

一時之間,千門中人皆是猜測紛紛,議論不已。

而此時此刻。

葉輕眉聽了秦風的這番話,倒吸了一口冷氣。

就連葉輕眉自己,其實都沒有想過,秦風,居然會如此麻利地拒絕千門的要求。

一時間,葉輕眉忍不住咬了咬嘴唇,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感動是肯定的。

自己和秦風說白了不過是萍水相逢。

到現在為止,認識的時間甚至不超過三天。

可秦風卻不止一次地為了她挺身而出。

之前的兩次在唐人街上,還有現在這次……

葉輕眉咬了咬牙,一雙美目當中氤氳起霧氣來。

秦風居然會為了龍門如此得罪千門,這是葉輕眉沒有想到的。

本來以為秦風未必會拒絕。

就算拒絕了,也會保持中立。

但誰能想到。

秦風居然如此果斷,絲毫的情面都沒給千門留……

而就在此時。

趙豪似乎從震怒當中回過神來,怒視着秦風。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知道你放棄的是什麼嗎?!」

秦風的神色依舊冷傲非常。

知道又能如何,不知道又怎麼樣?

開什麼玩笑。

天策戰神他都當過。

羅浮山當時那般拉攏他,他都沒有心動過。

何況是在國外給一個米國人當走狗?

但凡知道秦風過去的人,都會覺得趙豪的話十分可笑。

曾任大夏的天策戰神的秦風,怎麼可能願意屈居於海外的千門之下,成為一個走狗?

秦風的嘴唇動了動:「一個千門的走狗,有什麼好稀罕的?」

此言一出。

這基本上是在辱罵所有的千門中人了。

而在場眾人,沒有一個不是千門中人。

一聽到秦風這話,紛紛忍不住勃然大怒。

「這小子實在是太囂張了!」

「把我們都給當成什麼了?」

「真是可惡,居然接連兩次如此輕賤我們龍門……」

「難不成是不要命了嗎?」

「就是的,是不是瘋了……」

「少主,殺了他!」

「對,少主,弄死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少主,弄死他啊!」

一時之間,支持趙豪開始動手的話語零零碎碎的響起。

自然也傳到了台上三個人的耳朵當中。

葉輕眉咬了咬唇,抬頭仰望秦風的背影。

秦風,會是趙豪的對手嗎……?

這個問題一從葉輕眉腦海當中浮現,很快就被葉輕眉給恩小區了。

毋庸置疑。

趙豪絕對不可能是秦風的對手。

別看現在的趙豪,對於葉輕眉來說,是一個根本無法擊敗的存在。

那也是因為葉輕眉接連戰鬥了八場,體力透支,遍體鱗傷奄奄一息。

如果是全盛狀態的話,葉輕眉自問,想要擊敗趙豪,根本就不是什麼難題。

而現在。

面對趙豪的人可是秦風。

秦風是什麼水平?

要知道,之前葉輕眉和秦風受到了千門掌門趙龍的親自阻攔。

甚至還帶了一個A級改造人。

葉輕眉當時以為,兩個人必死無疑。

但沒想到。

沒想到秦風居然挺身而出。

直接將那些千門中人,給全部誅殺不說。

甚至還乾脆利落地秒殺了身為A級改造人的麥克。

A級改造人。

那可是不輸宗師二重天的水平。

但是在秦風的眼裏,彷彿什麼都不算,甚至說根本就不值一提!

葉輕眉咬了咬牙。

如此看來。

秦風的實力絕對是在趙豪之上。

趙豪不可能會是秦風的對手!

一想到這裏,葉輕眉忍不住安心了一些。

可與此同時。

台下的葉鷹揚絲毫不知道秦風的戰鬥力如何。

只是隱隱約約知道秦風很強。

但並不知道秦風連秒殺麥克都輕而易舉的事情。

一時之間,忍不住有些緊張起來。

畢竟在他的認知里。

趙豪的戰鬥力可不俗。

秦風真未必會是趙豪的對手。

修為深厚,並不代表戰鬥力就強悍!

之前的喬志用,就是最好的例子!

而現在——

葉鷹揚忍不住捏緊了拳頭。

。 這場小風波很快就過去了,鄭家也並沒有因為這件事情產生任何的矛盾,反而關係更加密切了起來。

鄭樂樂也越來越有了歸屬感,那種重生之後的虛無的感覺也漸漸的消散開來。

鄭邦民開始忙碌新租的小院子的事情。

而滷蛋的事情也沒有徹底的被放下,林昭和鄭樂樂一天還是會做那個幾十個,主要在市場和家附近賣,效果也還不錯。

鄭邦民家的滷蛋也漸漸的打出了名氣。

這天天色正好,鄭樂樂和林昭早出發了半天,中途林昭去買了一次菜就只剩下了鄭樂樂一個人忙乎。

「來兩個滷蛋。」

「好嘞。」

鄭樂樂手腳麻利的裝好兩個滷蛋遞過去,一抬頭,臉上的笑容徹底的僵住了。

因為眼前的青年就是那天在車站遇到的那個,他怎麼會在這?

鄭樂樂將滷蛋遞過去:「兩塊錢。」

蕭言從口袋裡掏出兩塊錢遞給鄭樂樂,鄭樂樂裝起來轉身就要去忙別的事情,蕭言卻是一動未動的看著她,甚至嘴角還帶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安欣,你知道鎮郊橋前村在哪嗎?」

鄭樂樂抬頭看了蕭言一眼:「你去那幹嘛?」

「去看一下長輩,那長輩家姓鄭,你認識嗎?」

而面前青年的臉在她的腦海里越來越清晰,也越來越熟悉,然後,剛拿在手裡的滷蛋就掉進了桶里,濺起了一些深色的滷汁沾染在了她的衣服上。

鄭樂樂想起來這人的臉為什麼這麼熟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