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很多豪門望族都想和她喝酒,但謝靈欣始終保持着一定的距離,因爲她心裏有蘇雲生就不會和其他男人產生不好,不知道經過多長時間,大家都吃飽喝足了,聊天的話題也沒有多少,謝靈欣就給大家先看看古董過過癮,雖然沒有正式開始,但現在如果看到的話,等下拍賣的時候就可以心裏有數,節省點時間也好,畢竟大家都有彼此的事情要忙碌的。

謝靈欣沒有給大家看真品,而是用幻燈機的形式先給大家觀看,看着這些古董,許多土豪就抱怨爲什麼不立刻開始拍賣會,何老師就解釋道:“好像拍賣會的這種事情必須要選對時間進行的,好像下午的時候大家的心情會更加好,現在你們就先吃點東西吧,不急的,那邊的餐桌又上來更加多美食了!”

發現有好吃的,這些土豪們才帶着自己的伴侶來到這裏,看着中間還有植物舞臺來跳舞,他們就有事情做了,這是之前吳師傅設計的一個舞臺,他早就有想到之後有人會在這裏跳舞,估計不到今天這種事情就發生啦。

來到這裏看到這個舞臺的土豪們都說這個旋轉式玻璃植物包圍的舞臺設計的很有特色特別有創意,一看到這樣的舞臺就會忍不住上去跳一支舞,什麼華爾茲民族舞或者天鵝湖都好,反正能上去就行大家都會充滿活力地在那裏跳啊跳的,因爲蘇雲生也有這樣的想法,他在吃完一些東西之後,和謝靈欣也來到上面,打算和大家一起享受跳舞的樂趣。

很多人在這裏就是這樣做的,畢竟他們不照點事情啊,怎麼才能打法時間到下午的拍賣會呢,何老師又堅決要到下午纔給展開這個拍賣會,所以他們就只能這樣了,跳舞的時候,蘇雲生的動作都很熟練,謝靈欣就更加不用說了,昔日她就是經常混上流社會的,跳什麼華爾茲天鵝湖那些當然都很熟練,她之前還害怕蘇雲生沒有接觸過這個會不懂呢,但現在看到他跳舞的技術那麼嫺熟,就放心下來了,專心地和他一起跳着最曼妙的舞蹈。

看到蘇雲生 可以陪着自己跳舞,終於發現他完全是一個合格的未婚夫,謝靈欣特別高興,她從今天開始就完全認定蘇雲生 是自己的對象,已經對他沒有什麼意見了,謝靈欣也沒有想到居然是到了今天才會有這種感覺啊。

蘇雲生 自己也可以感受到一些謝靈欣對自己的變化,反正她的舉動都表現得特別的親暱,比之前的態度好多了,隨後他們繼續在那裏互相配合跳舞,跳着音樂一旦改變蘇雲生 也可以很快就更換舞蹈,此刻他的系統和他整個人是同步的,其實謝靈欣不知道,蘇雲生 之所以會跳這些舞蹈,完全都是因爲系統正在幫忙。

原本腦海裏空白一片的他怎麼可能一下子就學會這個舞蹈呢,九三是天賦再好的人也需要一定的時間啊,這一點不要說蘇雲生 ,就算是謝靈欣都知道,但她現在以爲是蘇雲生 從前就學會的,這就對他好感度大加。

要知道好像她這樣過慣上流社會生活的千金,對於舞蹈這種事情來說,是最基本的,要是去到這種場合不會跳舞,那會很丟臉,本來覺得蘇雲生 不會的她,現在發現蘇雲生 那麼厲害,她就完全放心了,感覺就算在自己父母的面前,都可以完全放心蘇雲生 。

這一曲歐式溫柔的樂曲讓無數人心醉,陶醉在那歌聲當中不能自拔就好像自己早就已經變成那些音符的其中一部分,尤其的動聽。

要是可以永遠停留在這裏,他們都不想參加什麼拍賣會了,看到客人們都那麼投入,謝靈欣就放心了,剛纔還害怕怎麼找活動給他們消遣呢現在看到那麼多人都喜歡跳舞,就不用擔心那麼多。

一直到中午吃飯的時候客人又在派對這裏找到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因爲有些人是需要休息的,所以他們就安排客人到附近的酒店去,這個事情謝靈欣還特定讓蘇雲生 和謝靈欣處理,因爲知道他們會招待客人,要知道蘇雲生 可是有自己的旅遊區的,什麼服務態度,他們兩個自然很清楚。 帶着那些客人來到酒店安排住宿後,蘇雲生 和謝靈欣招待謝靈欣,問起她不能早點舉行拍賣會的事情,謝靈欣就說何老師已經在準備了,必須要到指定的時間才能完全放出那些古董,按照他的說法,如果太早或者太遲都會影響到古董的表現效果。

何老師對這方面真是喲建樹居然連這些都知道,真不愧是古董方面的泰斗,那麼蘇雲生 和謝靈欣就只要等待他指示的意思就好了,具體的事情不用管那麼多,他們也就有時間去休息下,這個畢竟謝靈欣自己也要去休息的,她留下不少的保安在這裏看着,隨後和蘇雲生 他們告別,兩者回到公司樓頂的休息室,感覺還是在這裏睡的舒服,因爲習慣了。

這個地方雖然是樓頂,但因爲有那麼多植物的包裹,加上雙層的隔熱效果,基本上是不會感覺到熱的,也因爲這樣,他們才喜歡一直都待在這裏啊。

回到這裏的時候卻發現錢書容也在,她好像有點不好意思的,知道蘇雲生 他們回來是爲了休息,她就先離開,蘇雲生 提議她可以到化驗室,那邊打個挨椅子還是可以睡的。

錢書容現在也不想做電燈泡所以就答應了。

很快她就離開,蘇雲生 和謝靈欣趕快休息,由於下午纔是最重要的古董拍賣會呢,必須要以最精神的狀態去處理這件事。

要在何老師的面前再次好好的表現一番,這樣何老師以後就會給更加多的合作機會給他們的,想着這些,蘇雲生 也很快入睡了,等到起來的時候,他們第一時間來到樓下,此刻錢書容也早就到了,她好像是提早起來的一般,正在和柳總忙碌着去招待那些陸續進場的客人,柳總髮現蘇雲生 他們醒來就說道:“準備要開始啦,你們先去幕後準備,這次的拍賣會主持人就是你們兩個了。”

“好的,他們現在去!”蘇雲生 說着他帶謝靈欣到幕後的化妝間穿戴好,何老師就進來了,他告訴蘇雲生 和謝靈欣等下應該怎麼介紹那古董,並且給他們講解一些古董的歷史淵源,等他們瞭解之後,等下去介紹不就方便多了嗎?這樣也會有更加多的說服力。

說好那些古董的一些淵源和大概價值之後,蘇雲生 就心裏有數的,知道自己應該要怎麼和那些客人說,謝靈欣也做了一些準備,雖然她不是主要的主持人等要配合蘇雲生 不然她上臺就沒有意義了。

做好一些準備後,謝靈欣就說道:“蘇雲生 我想這次應該沒有問題的,你就盡情說吧,這些古董我也瞭解的差不多了,到時候一定可以幫助你給何老師賣個好的價錢。”

“恩,有你幫助我就放心多了,真擔心你不在啊,謝靈欣。”兩人說着都充滿信心,看到他們這樣有魄力,何老師當然也不用那麼緊張了。

本來何老師就知道蘇雲生 之前是怎麼拍賣那些古董,有了之前的經驗他還怕什麼呢,他來這裏只是給他們兩個普及一下那些古董的知識。

等到真正要舉行拍賣會的時候,蘇雲生 和謝靈欣就一起來到舞臺上面,和各位來賓異口同聲地說道:“各位尊敬的貴賓們,今天他們華陽種植科技公司的拍賣會終於要開始了,今天他們帶來了各種朝代的古董,一隻周朝的玉墜,還有一個宋朝的煙壺,來自崑崙山的天泉聖水,還有靈虎獸皮,這些都是萬年難得一遇的珍寶,今天如果買不到那就太可惜了啊!”

蘇雲生 還是保留了一張靈虎獸皮沒有打算賣的,這是他之前對柳總的建議本來這個就是他提出來的,要是現在不實現那就等於自打嘴巴,蘇雲生 可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聽到蘇雲生 的宣佈之後,那些客人們都鼓起了熱烈的掌聲不斷地稱讚着,很快他們就帶着期待的目光等待着那些古董上來,蘇雲生 也不弔他們的胃口於是就趕快開始動作了,他讓公司的那些美眉們拿出這些精美的古董開始給各位上演着最華麗的古董熱銷活動。

開始之後,那剛纔提及過的周朝的玉墜就首先和各位客人亮相了,畢竟這是何老師帶來的東西,本來答應過要先賣出他的那些東西的,所以就先放出來。

看到那周朝的玉墜在大家的面前放出碧綠的光彩,細緻的紋理特別的有個性,也帶着古典的味道,用鼻子一聞你還可以聞到一些帶着清新綠葉的味道。

這是一種很唯美的享受,也可以體會到周朝時期的那種典雅的味道,這裏是謝靈欣給裝飾之後說出來的介紹這個周朝的玉墜的話,感覺這樣去介紹,那些客人們都聽得津津有味的。

高興的何老師內心就興奮道:“看來這次真的可以大賣了,蘇雲生 和謝靈欣真是我的愛將啊,周朝的玉墜得去到1000萬!”

此刻蘇雲生 開始說出這周朝的玉墜的起步價:“都有一定的時間了,我相信大家都已經看清楚這周朝玉墜的情況了吧,我告訴大家這是可以絕對賣到800萬的精品,這裏從起步價800萬開始,大家開始競價!”

蘇雲生 纔剛說完就,就已經有人開始說話了:“我出810萬!”

一個土豪打破了周圍的寧靜,何老師沒有想到蘇雲生 會直接說800萬的,他還以爲蘇雲生 會從510萬左右說起,對他還是那麼的有信心,何老師內心偷着樂呢。

這下子都不知道經過多長時間了,許多人都在那裏紛紛地說出自己心目中的價錢從820萬到1100萬都還是沒有停止過,這次來參加古董拍賣會的好像比之前的還有錢啊。

聽着他們你一個我一個的叫着價錢,就蘇雲生 本人都興奮不已,他知道這次自己和謝靈欣又要大賺了。

當有人說到1200萬的時候,開始就有不少人不敢繼續出價,估計是怕了吧!可是此刻就在大家平靜的時候,從拍賣會場的外面卻突然走進來一個人。

一看到這個傢伙,蘇雲生 就感覺到很不自在,因爲他不是誰,居然就是之前他們遇到過的紫發少年,爲什麼這個狂妄的傢伙竟然會出現在這裏啊,當他面對蘇雲生 的時候,那種眼神,蘇雲生 就知道他已經認出自己了,不會是因爲他們在這裏,紫發少年纔會來的吧!

謝靈欣看到有新的客人來到卻非常禮貌的招待他,可是紫發少年理都沒有理會謝靈欣就好像當她不存在一般,謝靈欣也是第一次遇到好像他那麼冷漠的人,要知道自己在M市也是非常有實力的人從來都沒有人敢這樣對待她的,不過她內心雖然納悶,但也不敢對她的客人不禮貌。

此刻紫發少年世奇希來到大家的面前說道:“我出5000萬!你們都不要再給我競價了,這個周朝的玉墜是屬於我的!”

極其冷漠、霸道和狂妄的氣息,完全的目中無人,感覺到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他的一般,這個世奇希居然就這樣說出了這句話,雖然大家都有點看不慣他,可是這個拍賣會就是出得多錢的那個人可以得到古董,所以謝靈欣也只能賣給他。

特別是何老師聽到對方居然出5000萬,他整個人都樂得合不攏嘴,可蘇雲生 卻一時間有點錯愕,居然不知道要說什麼。

這比他預計的不知道要多出多少倍的價錢,居然從這個世奇希的口中說出來了,謝靈欣卻露出厭惡的表情罵道:“世奇希你這傢伙幹嘛跑來這裏,難道是知道他們在這舉行拍賣會就故意來搗亂嗎?”

“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呢,外面不是貼着歡迎各位土豪來選購古董嗎?我怎麼就不能來了,難道你覺得我不是土豪。”這個世奇希的態度很輕佻,完全不怎麼在乎謝靈欣說什麼,此刻還是何老師好很恭敬地來到他的身邊禮貌道:“這位叫世奇希先生吧,沒想到你會出到那麼高的價錢,既然你想要的話,那當然可以賣給你啊,現在這個周朝玉墜就是屬於你的!我給你包起它。”

何老師這個專業的商人才不管你們在吵嘴什麼,反正能夠讓他盈利就行,那可是5000萬啊,比原本多了10倍的價錢,他早就已經按捺不住那種喜悅了。

看何老師那麼恭敬,這個世奇希才稍微看了他一眼說那就包起來隨後他就坐了下來,雖然蘇雲生 不想宣佈什麼的,可是他是這裏的主持人啊,就算誰買到這些古董都要說一聲,因此他就算硬着頭皮很不情願也是開始說:“世奇希先生得到周朝玉墜5000萬的高價啊,大家都要繼續努力了,接着下來還有更加多的精美古董給大家挑選的,請大家不要……”

蘇雲生 還沒有說完,世奇希那傢伙卻居然打斷他道:“其他人絕對沒有機會的,我一旦能來這裏,就打算把你們這裏所有的古董都買走,我勸其他人如果沒有幾千億的話,都不要跟我爭!”

啊!!呀呀!!許多人在聽到世奇希這麼說之後,都炸開了鍋,這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敢說出那麼自大的話,太可怕了,同時也很讓人感覺到不自在,有一個土豪忍不住站起來就想咒罵,可是他還沒有開口,背後居然有個黑超西裝男之間舉起他扔到外面。

看到世奇希的背後那麼可怕,許多人都直接沉默了下來不敢說話,世奇希冰冷地看着舞臺上還在吃驚的蘇雲生 和謝靈欣罵道:“不是還有學的珍品嗎?都給我放出來啊,看我怎麼把它們全部買走!”

本來蘇雲生 都有點像罵人的,可是何老師卻好像個孫子一般對世奇希畢恭畢敬的,此刻蘇雲生 知道不能在這個地方拆了何老師的招牌,不然到時候他一定會怪責自己的。

他只好閉嘴不說,好像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繼續帶着微笑看着臺下,可是他憋得也夠難受的,旁邊的謝靈欣也是這樣,他們兩個內心其實都很想讓世奇希離開,當然這個誰離開的,還得謝靈欣說了算,現在謝靈欣都對世奇希極其的恭敬,就算他剛纔這麼冷漠對待自己。

看來有錢真的可以左右一切改變一切,蘇雲生 和謝靈欣內心極其不安,終於那宋朝煙壺也上來了,大家都很期待地看着那精美的古董,有些人其實也是有不錯的身價,都想看看這個世奇希是不是虛張聲勢的,當蘇雲生 宣佈這個宋朝煙壺是宋太祖用過的時候,報出價錢1000萬,那些人也開始競價。

這次世奇希倒是不說話了,就好像剛纔的氣勢都別壓制下去一般,其他人就冷嘲熱諷他繼續自己出價,不過這次世奇希卻很淡定無論其他人怎麼說他,都好像不在乎,蘇雲生 想這傢伙不會是沒有錢了吧,怎麼突然變得那麼沉默呢?

謝靈欣這個世奇希那麼快就認輸了,真是虎頭蛇尾啊,子啊內心冷笑他,很快這個宋朝煙壺從1000萬的價格都提升到2000多萬去了,按照剛纔世奇希的出價,蘇雲生 還是覺得他會繼續的,不過他此刻還是很沉默,就好像這些東西都和自己沒有關係。

不過蘇雲生 覺得是這個世奇希故意不想浪費口水而已,他想等到真的就沒有人再出價才突然開口,因爲蘇雲生 看他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富豪,之前謝靈欣就提醒過他的,本來蘇雲生 還不怎麼在意,但就剛纔他一進來就輕鬆拿出5000萬的時候,他就知道謝靈欣沒有說錯,這傢伙背後的勢力不簡單。

他一旦較真的話,估計旅遊區都會很危險的,蘇雲生 的腦袋裏想到許多事情,現在的他也是不敢小看這個世奇希,果然到了3000多萬這個傢伙居然還是沒有開口,蘇雲生 就感覺到更加不安了。

這下子有一個土豪故意瞧着世奇希才放聲說道:“5500萬!”他已經出的超過世奇希剛纔出的價錢了,大家聽到這個價格都驚呼了出聲,知道他是故意想超過世奇希的,這個時候大家都沉默下來沒有作聲,蘇雲生 也在看着世奇希,想看看他還要不要出價,不出價的話,估計這宋朝煙壺就屬於這位土豪了。 發現世奇希還是不說話,蘇雲生 都開始宣佈道:“現在已經有人出到5500萬的價格了,要是沒有人再出的超過這個價格,那麼宋朝煙壺就屬於他了啊!5500萬一次……”

蘇雲生 才說了一聲,世奇希終於開口,這個傢伙淡淡地罵道:“真沒趣,只是5500萬嗎?我出5億是這個數字的10倍!”

啊啊啊哎呀呀——!!聽到世奇希的聲音,衆人都差點倒翻在地上,他們都以爲自己的耳朵都出現問題了,居然有人會瘋狂到出5億的,那可是5000萬的10倍啊,大家都看着世奇希,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同樣的蘇雲生 差點被嚇壞了,謝靈欣卻罵道:“你是瘋子嗎?世奇希不要以爲有錢就什麼都可以買下,這個宋朝的煙壺,可是隻賣給心地善良的人!”

“呵呵,真有意思,怎麼買個古董還要看內心的,這是你們公司的規定嗎?可是你知道嗎?這次海嘯之後捐了20億的那個人,就是我。”

提起那個新聞大家好像都有點印象,其實這個世奇希一進來,就有許多人感覺好像在那裏見過他了,這是因爲一時間想不出來所以纔沒有說。

沒錯眼前的這個人就是捐款20億的世奇希了,當大家都認出這個人後都驚訝得站了起來,看着他不敢靠近,沒想到竟然是他,如果是世奇希還有誰敢去拍賣啊。

別人隨手捐款都可以那麼多,更加不用擔心這些古董價格了,知道是世奇希許多人都離開了,本來何老師還想留着這些客人的,可是想到又不能得罪世奇希,有他一個客戶都好過這些人,他就沒有管,繼續讓蘇雲生 進行拍賣,既然世奇希都出到這種價錢了,那剛纔的宋朝煙壺自然也落在了他的手中。

蘇雲生 和謝靈欣都錯愕了一下,但他們的專業精神告訴他們,可不能在這個時候失去理智的,就算世奇希再厲害,他們也得合格地完成主持人的工作,隨後這宋朝煙壺的競價一結束,何老師又擺出他用來競價的一樣來自唐朝的花瓶,這不是青花瓷,但比起青花瓷,這個唐太宗花瓶更加的有競爭的價值。

之前蘇雲生 已經瞭解過這個古董的一些資料,看到何老師先把這個擺出來,就知道他想現在對這個東西進行拍賣了,蘇雲生 就和大家開始介紹道:“大家好,這個唐太宗花瓶是不是很值得大家競價啊,看到它表面縈繞的紋理,所有人應該都會爲之心動的。”

感覺蘇雲生 說話的水平下降了,估計是內心想着世奇希的事情,謝靈欣連忙接了一句:“所以他們可以得出更加多的競價,因爲它可是爲了幾年唐太宗登基的時候纔出現的,我就不憐惜地給大家說出基本的價格了只需要1200萬,這個低價不算貴吧!”

一聽到謝靈欣說完,在場的觀衆們都喧譁起來,極其的嘈雜,不過還是有一些土豪們不在乎這個價格的,世奇希聽到那些人在亂叫,就立刻嚴肅道:“你們覺得貴就儘快離開,不要在這裏丟人現眼了。”

這句話夠冷漠的,說得許多人都有點憤怒,不過他們卻不敢得罪世奇希,畢竟他那種財力有誰敢反抗呢。

弄不好,這傢伙隨時會找人對付他們的,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基本上不會去做,就算現在聽到世奇希說的那麼囂張他們也只能忍氣吞聲了。

這下子還是有不少有膽量的人開始出價從1210萬開始到1300萬一直延續着繼續叫個不停,就好像他們都不差錢的一般,無論說多少他們都不怕給不了,果然是土豪,這種風格也適合這些人的。

看到大家都在熱烈的競價,蘇雲生 也在臺上鼓勵道:“現在已經有人出到1300萬的價格了,還有更加多的人出價麼?真是很期待啊!他們都很想看到大家競價的開心,那就踊躍出價吧,不然錯過這個古董都不知道要什麼時候纔能有機會買到的。”

一聽到蘇雲生 那麼說,這些客人們就再次踊躍的出價,他的口才還真是不錯,每次一帶動,這些人就活躍起來了,旁邊的謝靈欣也被他的口才感染同時說道:“正如蘇雲生 和他們說的一樣,今天大家都看到他們華陽科技最出衆的古董了吧,當然這個還不到極限,要是大家有耐性呆着,等下還有更加多讓大家意想不到的古董。”

大家看現在的價錢都已經去到1200萬起價了,等下還有其他的古董那不是會更加高價錢嗎?這就是讓許多人離開的原因,要知道不是那位隨便都可以出到幾千萬去買一個古董啊。

土豪們還是有分許多檔次的,接着已經有人說到1400萬的價格去了那麼高的價錢又有一大片的人沉默下去不過世奇希居然還是沒有吭聲,就剛纔他那麼冷漠地開口說過話,蘇雲生 已經確定世奇希絕對不是沒錢,而是他要等到大家都不說話纔開個天價免得浪費口水。


一般特別有錢的人都是這樣的,蘇雲生 從前在何老師那邊也慘叫過不少類似這樣的拍賣會,怎麼可能不清楚這種套路呢,果然在大家都說到1500萬之後,全場基本肅靜,有人正在看着世奇希的反應,知道他正在等待時機。

能夠捐款到20億的人,可不會害怕這個什麼拍賣會,許多人都覺得和世奇希競價沒有意義,這也是有些人離開現場的原因,感覺到大家不會再出價,世奇希終於發音了:“這次我就不嚇大家了2000萬吧!有人超過這個價錢嗎?”

大家都知道繼續和他競爭下去,只會更加碰壁,世奇希那麼富裕他一定會跟那個和他競價的人血拼到底的,所以大家就算有錢都不願意出價了,都沉默下來。

看到這種情況聰明的蘇雲生 當然知道怎麼做,他可是懂得如何對待這些客人的,不然就光是他的口才,怎麼可能堅持到現在,他看到世奇希已經出價感覺勝負已經結束就直接宣佈道:“相信大家都很明白這個唐太宗的花瓶屬於誰了,沒有錯就是他們的世奇希先生,如果沒有人出更加高的價錢我就要給他了啊!”

雖然是很明顯,但蘇雲生 還是得詢問其他人的意見呢,當蘇雲生 說完那句話,在世奇希不遠處的一個胖子卻喊道:“不就是2000萬麼,我出4000萬!怎麼樣?”

啊!一聽到胖子說話,許多人都感覺這個傢伙簡直在找死,居然想和最厲害的土豪世奇希鬥,但聽到胖子的回答,這個世奇希倒是沒有生氣,而是很輕鬆地鼓掌道:“很有膽量,本來我以爲這個拍賣都要結束了,沒想到居然還有人想來和我競價!那我出到8000萬吧!”

呀呀呀——!!提到8000萬之後,其他人都驚叫出聲當然還是有許多人在那裏安靜地看着世奇希和胖子的熱鬧,大家都感覺到那個胖子不自量力,以爲他不敢再提價了,可是聽到世奇希的聲音之後,胖子居然又說道:“我出一億,夠了吧!我很喜歡這個唐太宗的花瓶,估計轉手還是可以賺一筆的!”

沒想到這個胖子買古董不是爲了珍藏啊,而是爲了轉手拿去賣,不過這古董一旦賣給那個人之後,他想拿它去幹嘛都可以這些都是獲得者的自由了,就算是何老師也沒有權力讓它們怎麼樣的。

聽到一億後,世奇希感覺挺好玩的,他還真沒戲到這個胖子會出超過一億的價格,那就更加有趣了,他很高興地鼓掌道:“真不錯,希望大家都可以踊躍出價啊,不就一億嗎?你們幹嘛都不說話了!”世奇希好像很想大家都參與到這個拍賣會裏面去讓大家互動起來,但許多人才不想參與,看着胖子和世奇希硬抗不知道他們最終會怎麼樣,但大部分的人都覺得世奇希最終都是獲勝的。

就是因爲那20億新聞的事情,都已經嚇退這裏的一大半人了,胖子看到世奇希不出價,還以爲他是害怕了,就故意調侃道:“世奇希你找其他人理論幹嘛,他們早就不願意出價了,難道你看不出來嗎?還要去問,是不是故意的!”


“我之上想讓大家都參與到這個拍賣會裏面,就他們兩個玩太無聊了!”世奇希再次很輕鬆地回答着,但他發現其他人還真是不動聲息的,那就見證了胖子的說法,所以世奇希最終只能開口道:“5億!我出5億!”

此刻胖子吞了口唾沫,他再也不敢是說話了,雖然他這個錢還有,但不想因爲一個古董就全部搭進去,等下如果遇到自己更加喜歡的呢,那就沒錢了,所以他選擇沉默,看現場再次鴉雀無聲的,蘇雲生 終於忍不住宣佈道:“大家不會再說話了吧,世奇希這個唐太宗花瓶正式屬於你了!”

聽到自己得到這份禮物,世奇希又是特別的平靜就好像那5億隨便競價出去好像跟玩的一般,完全沒有動容,還是第一次看到那麼厲害的闊少,從前蘇雲生 面對的富豪多的去到了,但好像世奇希這種如此豪爽又沉寂的,還是第一次看到。

他雖然不怎麼喜歡說話,但一種無形的氣質卻讓人不敢漠視,當那唐太宗花瓶被公司的美眉拿到他身邊的時候,世奇希很高雅地輕撫着自己喜歡的禮物,和旁邊的管家談笑風生的等待着另一個古董上來。

這次得到5億,何老師差點就高興的瘋了,這本來才1200萬做魚的古董居然提價到了這種程度,不要說何老師,就蘇雲生 都感覺到自己要發財了,他現在最起碼都可以分到2.5億左右,有那麼多錢就可以去更加建設好旅遊區,但同時他也想到,世奇希那麼富裕,還真是有能力收購自己的旅遊區,自己可要用他分出來的那點錢來搞建設,怪不得世奇希之前可以口氣那麼大了,就是因爲富裕。


這傢伙太可怕了,本來感覺他只是虛張聲勢而已,但現在蘇雲生 知道,世奇希如果想買走他的旅遊區應該是輕易而舉的,但他卻還是給機會自己,想讓自己自願拿出這個旅遊區,蘇雲生 重重地吞了口唾沫,感覺現在是遇到很厲害的對手了,怎麼辦?比起從前的那些困難,這個莫不過於說是最大的危機了。

一想到這些問題,蘇雲生 就會很害怕,擔心真有一天那旅遊區會被搶走,當然他不能這樣想的,必須要努力保護自己的心血,不是還有謝靈欣在麼,她也一定會幫助自己的。

接着下來何老師又讓公司的美眉們拿出另一樣珍貴的古董呈現在大家的面前,這次終於輪到上次蘇雲生 他們在崑崙山的時候打的獸皮了,這一張是獵豹的獸皮,雖然不是罪珍貴的,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它也是一個價值不菲的禮物,看到這麼精美的獸皮那些客人又開始興奮起來,心想這獸皮又是什麼價錢呢。

雖然有世奇希在,但要是遇到自己喜歡的古董,他們也是不會放過的,畢竟在這裏還是有不少隱藏的土豪在,剛纔他們之所以不出價,是因爲沒有看上那些東西。

看到是獵豹獸皮,蘇雲生 就宣佈道:“相信現在大家都已經看到他們要拍賣的古董是什麼了吧,這是來自崑崙的獸皮,不僅僅時間久遠,而且還是仙山的寶物,所以這獵豹獸皮的價格去到1500萬,如果沒有什麼問題,大家就開始競價吧!”

這獵豹獸皮是絕對值這個價錢的,首先它不是普通的獸皮,通體都散發着淡紫色的光芒,上面帶着精緻的豹紋,沒有子彈或者利器劃破,完整的一塊仙山獸皮,所以價值纔會去到這個地步。

許多土豪都看着這獸皮無比高興的,都被那上面散發的一種氣息吸引了,大家都迫不及待地開始出價,從1510萬開始一直到1600萬,這次大家的聲音就比之前多了,好像都已經忘記這個地方有世奇希這個人。

或許是因爲貴重的珍品讓大家都很想得到吧,他們現在纔不管你什麼世奇希的,總之無論多貴的東西都必須要爭取到,不然之後錯過就遺憾終生。 一個女土豪也毫不憐惜地說出了自己心目中的價格1800萬,她一下子提高200萬讓其他人都感覺到驚訝,畢竟這裏面能一下子提高那麼多的人不多啊。

大家都注意到這個女土豪的表現,感覺她挺大方的,不知道經過多久,又有人開始出價了,這次他出到了1900萬的價錢是個年輕的土豪,看樣子還挺帥氣的,那帥哥也說話,女土豪就故意拋眼眉道:“很不錯啊,小帥哥,你居然把老孃也差點着征服了,很厲害的感覺!”

“額,大姐姐你別說笑了,其實我也挺喜歡這獸皮的,如有得罪你不要見怪啊!”

“呵呵,大家喜歡的話就出價吧,你看別人那麼年輕都如此慷慨的出價,他們就更加不用說了。”

這下子更加多的人被他們兩個帶動,加上男人都喜歡用這獸皮給自己做一件衣服,如果買到它的話,之後一定會很有價值的,蘇雲生 又在上面這裏添鹽加醋地說道:“這麼精美溫暖的獵豹獸皮真是萬年難得一遇的,是他們之前在崑崙山經過很多驚險的困難纔打獵得到的,所以大家必須要好好競價,誰得到它都會帶來一輩子的好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