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很快那氣團上就布滿了龜裂紋,青水心中一鼓作氣,再一個「五重浪」全力向著禁制衝去。

嘭!

那氣團直接炸開,然後快速的消失在經脈當中,青水看著被月白色的光暈環繞的女子,不食煙火的女子。

清晰可以感受到她身體中的氣勢在不斷的提升,整個身體如脫胎換骨的提升著,那種淡淡的聖潔氣息是那麼的耀眼。

時間不長,大概也就一刻鐘的時間,光暈散去,青水再看向一葉劍歌,只感覺她身上的那種不食煙火的氣息更加強勁,明艷照人。

「謝謝你!」一葉劍歌微笑著看著青水說道。

「為什麼要謝?」青水緩緩的問著,直到此刻青水才把握著她的手拿開。

青水沒有等一葉劍歌說話接著說道:「師父,我不像你給我說這個謝謝,永遠都不要,我為你做任何事情都是心甘情願的。」

「那我們就不說這些了,以後我們誰也不說謝謝。」一葉劍歌看到青水的神色輕輕的笑道。

「好!欒欒呢,這麼沒有看到?」青水笑著問道。

「她出去玩了,估計快要回來了。」一葉劍歌看看天說道。

「嗯,對了,你去看無雙沒有?」一葉劍歌彷彿突然想起向著青水說道。

「嗯!」青水無奈的答道。

「她很苦,你要好好對她……」

青水沒想到一葉劍歌會說出這樣的話,他不知道一葉劍歌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青水點點頭:「其實師父也很苦,只是沒有人理解而已。」

一葉劍歌身體一震,淡淡的笑笑,什麼也沒有說!

「我幫欒欒找到一顆「仙桃」!」青水拿出一顆大大的仙桃遞給一葉劍歌。

一葉劍歌眼圈有點紅,驚訝的看著青水,就是先前青水幫她解開禁制都沒有現在的情緒波動激烈。

「欒欒遇到你是她的福氣。」

「她是我的女兒,這是我的福氣!」

撲哧!

一葉劍歌卻是笑了:「想不想知道我的禁制是誰下的。」

青水也笑了,她自己願意和自己說這個問題了。

「嗯,我也想知道是誰居然對師父使用這樣的手段。」青水點點頭說道。

「這禁制應該是在很早的時候被下的,當時我還在北聖瀘州的時候,你也知道北聖瀘州是馴獸師的天下,有實力的家族和宗派大都是馴獸師,一葉家並算不上頂尖的家族,但在馴獸上有著自己的獨特天賦,最重要的是一葉家每千年都會出現一個擁有七竅玲瓏心的人,雖說壽元不會很長,但憑藉當時的一葉家族把壽命提到百年左右花點時間還是有可能的。」

青水認真的聽著,隱隱約約的也能猜出一點點。

「青水,我們邊走邊說吧!」

一葉劍歌和青水並肩向著大殿那裡走去!

「獅王嶺算是北聖瀘州一個強大的實力,在北聖瀘州也算是前三的大宗派,他們對於一葉家族也是知道很清楚,三千年前一葉家出了一個擁有七竅玲瓏心的馴獸師,就是那個只有三十歲的一葉家馴獸師憑藉自己強大實力和強大的妖獸群愣是把北聖瀘州一個不遜色於獅王嶺多少的宗派連根拔起。」

下先前的群已經滿了,想加群的兄弟姐妹先加這個群吧158390038!暫時先加vip,先說聲抱歉了,等有了大群后在家吧,不好意思!還有大家不要同時加兩個群!謝謝 526【七竅玲瓏心的強大,絕對的天才】

青水沒有說話一直都在默默的聆聽。

「到了我這一代,差不多一葉家又到了一個千年的關口,按說又要出一個擁有七竅玲瓏心的人,獅王嶺的嶺主想交好一葉家,讓一葉家為他們效力,但卻是他們一直在關注一葉家的子孫,很不巧的是我小時候資質還算好,一葉家的子孫本就不多,所以基本上不可能有漏網,所以目標就到了我身上,就這樣我就被他們偷偷的下了禁制,估計他們做夢也沒有想到擁有七竅玲瓏心的是哥哥的女兒,是欒欒……」一葉劍歌不知道是悲痛還是欣喜的說道。

青水聽到這些並不是多麼的意外,這樣的事情很正常,別說一葉家不和獅王嶺交好,就算是一葉家族真的為獅王嶺效力,獅王嶺還是會選擇封印一葉家族天賦極佳的子孫。

他們是不允許為他們效力的人實力超過他們,那樣很可能為別人做嫁衣,自私是人的天性。

一葉劍歌的禁制被解開了,實力勉強達到一郡,這也是讓青水感覺一葉劍歌的資質真的沒話說,被禁制的情況下還能類似於儲存一般的修鍊到這般境界,被封印的只能使出先天的實力。

「師父想等欒欒長大後去獅王嶺。」青水輕輕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七竅玲瓏心到底能成長到什麼樣的程度誰也不知道,留下的只是一些傳說,如果真的具備了那些實力,也可以回去看看,不過到時看看欒欒的意思。」一葉劍歌看著遠方,出塵的目光沒有波動,平靜如水。

青水看到這樣平靜的目光,那種無欲無求的目光讓青水感覺很不舒服,因為每個人都是有慾望的,如果一旦失去慾望,也就像失去希望一樣……


「如果師父想去,到時候我們一起去好不好?」青水平靜的說道,這也算是正式的給她一個承諾,因為青水感覺有希望,不過時間要長一點。

一葉劍歌扭頭看向青水,然後才又繼續看著前邊說道:「還需要一點時間,如果到時你還想去的話……」

「欒欒是我的女兒,也是…師父的女兒……」青水撓撓頭,突然感覺這關係怎麼這麼亂……


一葉劍歌被說得一怔,好笑的看著青水:「還是不要喊我師父了,我們之間本來就不存在師徒關係,當初也算是迫不得已,只是掛個名分而已。」

鳴!

突然一聲鳥鳴,是欒欒乘著的那隻「白白」回來了,一眼看到青水就歡快的喊道:「爹爹……」

看到欒欒的開心的樣子青水自然也很開心,青水沒有看到旁邊的一葉劍歌臉上掛著醉人的微笑。

沒有多高的時候,小丫頭直接從「白白」背上撲下來,青水連忙接住她,如今小丫頭都有九歲了,距離第一次都過去五年了。各自長高不少,還是那麼可愛漂亮,和一葉劍歌很像,一個傾國傾城的小丫頭。

「娘親!」欒欒向著一葉劍歌笑著打個招呼。

一轉眼又是三年沒見!

「爹爹今天怎麼捨得來看我和娘親了。」欒欒抱著青水的脖子嘟著嘴說道。

青水苦笑,她們不知道自己這三年是這麼過來的,不過自己倒也真是的,認了這個女兒確實沒有盡到責任,唯一的就是讓她知道自己有爹爹和娘親,讓她感受到愛。

「爹爹有事沒有顧得上,這不爹爹這一次接你回家,跟爹爹回家好不好,這樣你就能經常看到爹爹了。」青水笑著說道。

一葉劍歌驚訝的看著青水,就連她也不知道青水要做什麼。

青水並不是說說,先不說小孩子會不會當真,青水有意讓她和自己回去呆上一段時間,接觸更多的人。

「真的,爹爹真的帶我回去。」欒欒睜著那雙水晶一般的大眼睛看著青水。

「爹爹什麼時候騙過你,和你娘親,我們一家回去,那裡很熱鬧的。」青水吻吻欒欒的臉頰笑道,到這個時候青水發現自己一直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就是沒有帶小丫頭回過一次家……

「好好……娘親,你說好不好?」欒欒開心的說道。

一葉劍歌笑著伸手捏捏欒欒的鼻子:「好!」

青水和一葉劍歌一人拉著欒欒的一隻手在山頂慢慢的散著步,外人看來是多麼幸福的一家,甚至稱呼都是一家人。

「欒欒,現在修鍊的怎麼樣了?」青水隨意的向著欒欒笑問。

「鹿奔圓滿,虎形圓滿,熊熊圓滿,鶴形大成,通背拳不知道算好不好。」欒欒神氣的說道。

青水看向一葉劍歌,她微微點點頭,九歲的小丫頭,這七竅玲瓏心果然強大。

「欒欒,讓爹爹看看!」

「好!」

從鹿奔一直練到鶴形的鶴翔步!小丫頭在虎形上的造詣連青水都感覺十二分的滿意。

現在小丫頭開始打通背拳。

小胳膊一拳揮出,空氣中一陣微弱的動蕩,青水獃獃的看著那小身影的背部到胳膊的一縷運動。

和青貝一樣……這麼小就已經勉強達到真諦境界……

這要是帶回青家,還不把那幫小子羞死……

青水獃獃的看著,吃驚的看著欒欒把通背拳打完!

「爹爹,欒欒練得怎麼樣啊。」

練完后的欒欒跑到青水面前撒嬌的說道。

「好,好,好!」一向也是不怎麼夸人的青水忍不住連說三個好字。

「那有什麼獎勵沒?」小丫頭大眼睛咕嚕咕嚕的轉著看著青水。

「一會我幫你做個你想不到的,包你喜歡,好不好,這個先給你,給你的「白白」、「灰灰」它們吃,可以讓它們更厲害。」青水把一瓶裝有幾十粒的獸元丹遞給欒欒說道。

欒欒開心的接過,小丫頭聰明的緊,接過獸元丹后開心的向著青水眨眨眼睛,然後就輕輕的向著遠處呼叫兩聲。

很快,先前的那隻大鳥,還有一隻大熊和一隻巨大的白玉雪虎跑了過來!

「欒欒,你爹爹給你的大桃子,你看看好吃不。」一葉劍歌把「仙桃」遞給欒欒說道。

「好大的桃子啊!」

「娘親你也吃!」

「爹爹你也吃!」

「這個只能你自己吃,吃了可以讓你修鍊更厲害,大人吃沒效果。」青水笑著說道。

就這樣欒欒把一個大桃子吃完了,拍拍鼓起的小肚皮說了一句:「真好吃。」

幾百年才有這麼一個,能不好吃嗎……

「欒欒,找個清凈地方,把這個吃了。」青水順便遞給欒欒一粒虎元丹,對於現在的欒欒來說一粒虎元丹還是強大無比。


一個普通的成年那你也不過才能扛起三百斤的東西,吃一粒虎元丹就可以增加一千斤的力量,不過如果年紀太小,骨骼纖細的話,效果會大減,甚至只能增加幾十斤,百斤都不到的力氣。

九州大陸有一種普通的增加力氣的丹藥,給平民服用的「增力丸」,每個人只可以服用五粒,每粒可以增加百斤的力量,價錢還算可以,所以九州大陸的成年男子基本上都服食過「增力丸」,這也是九州大陸上需求最多的丹藥。

還好基本上是個煉藥師都會煉製這種藥丸,需要的藥草也是很普通。

欒欒是青水見過無論是資質還是骨骼、悟性都是最好的一個,小小年紀的實力已經相當不錯了,不出幾年絕對會讓人驚嘆的,這才是天才,真正的絕頂天才,青水想著自己,自己是有著逆天的寶貝,單論資質青水自認和欒欒差的不是一點半點。

……

一直到欒欒睡著,青水才從一葉劍歌那裡出來,幸好青水白天把紫玉仙境的時間用盡了,青水知道今天會沒有時間進紫玉仙境。

夜晚的的風很涼,一葉劍歌送青水走出小樓!

「夜深了,你休息吧!」青水止步,看著身邊的一葉劍歌說道。

「青水,你真的要帶欒欒回去?」一葉劍歌輕輕的說道。


「嗯,她在這裡也挺孤單的,還有你,這段時間我一直會在青家呆上一段時間,正好可以教小丫頭一點東西,我們一起回去好不好?」青水向著一葉劍歌說道。

一葉劍歌在這裡也是孤零零的,所以青水才會想到讓她和欒欒一起去青家住上一些日子。

「嗯!」

……

青水並沒有回雲霧峰的住處,而是向著竹青的庭院走去,幾年沒見,青水對於這個成熟的小女人的感覺有種說不出來,有點想她,但卻並不是想的特別厲害,對她有一點憐愛的感覺。

夜深了,青水走到那熟悉的庭院時發現房間還有著淡淡的亮光,青水慢慢走過去,門並沒有鎖。

在天劍宗,竹青峰都是女弟子,竹青在天劍宗更是長老,還沒有人會不長眼的對竹青想不軌。

青水輕輕的推開房門,幾乎在同時,卧室的房門打開,竹青一身睡衣的站在那裡,看到青水后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然後向著青水跑了幾步,一下子撲在青水懷裡。

「青水,我就知道你會來的,我想你!」

青水看著嫵媚的女人,那神色歡悅滿足,輕輕的抱住她:「我也想你了!」 527【回青家,青水的打算】

青水看著嫵媚的女人,那神色歡悅滿足,輕輕的抱住她:「我也想你了!」

……


一夜狂歡的抵死纏綿化解竹青的思念,顛鸞倒鳳,房間充滿著一種激情的味道,青水看著伏在自己胸口有著滿足笑容的女人很柔和。

單看現在青水都感覺先前在自己身上瘋狂顛簸的女人就是她,忍不住的壞壞的笑著看著此時嬌羞難耐的竹青。

「不許用這種目光看人家。」竹青抱著青水的脖子,把臉埋在青水的胸前嗔了一句。

這個女人從沒有抱怨過什麼,也從沒有向著青水索要什麼,讓青水感覺她是個極其聰明的女人,她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她知足!

這也是青水憐愛她的不可缺少的原因,但青水總感覺對她不公平,也不知道是不是兩個人相遇具有趣聞性,或者說是因為第一次看到她是和一個女人……

「三師伯!」

「哼,不許喊我三師伯,聽得又怪又老……」竹青在青水胸前輕咬一下氣呼呼的說道。

「好好,喊青青?我姐姐叫青青,這要喊什麼?」青水輕笑著說道。

「我不管,反正不許喊我三師伯。」竹青說完卻是笑了,媚眼絲絲的看著青水。

「小妖精,是不是又想了。」青水看到竹青的媚樣,感覺骨頭都有點酥了,直接翻身將她壓住,熟練的探尋她的秘密。

「我喜歡你喊我小妖精……」

……

「我現在無法把你帶在身邊,也無法給予你更多,你心裡難受嗎?」青水輕輕的說道,青水很想給予她更多,但心裡有點排斥,甚至青水都感覺和她的交流似乎床上更多。

「我不難受,一點也不難受,我喜歡,我感激,因為遇到你,我沒有想過要和你一直相守下去,雖然有時我也會想,但我知道很難,我喜歡現在這樣,只希望你能有時間多來看看我就可以。」

竹青的語氣很平靜,她雖然沒有說,但青水感覺她是在怪自己的年齡,也許她的年齡比自己要大上一些,比起一葉劍歌、帝塵她們還要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