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後來德貴人因為生子秘方之事失聖意,從吳太醫那得知十一阿哥可能夭折之後,她再次利用十一阿哥,對十一阿哥下毒作成十一阿哥被謀害的假相,利用十一阿哥的博得萬歲爺的憐惜再次復寵。

而十一阿哥再次被生母害死,怨氣極重,後來靈魂被琇瑜拘下為他念經化解了他身上的怨氣。後來從鬼差那得知道他與琇瑜有一世母子緣分,從此真心奉琇瑜為母。

所以琇瑜生十阿哥胤祾正是他投胎的。

原本琇瑜以為胤祾的靈魂是成年人,雖然心疼兒子但親近之時還有些不自然,現在知道胤祾前兩世都不過是幼兒,而且還是經歷了那麼多苦難,琇瑜對胤祾更加心疼不已。

一個孩子竟然兩世被都生母傷害如斯,這一瞬間琇瑜對德貴人的怨恨達到了極點。

一個連親生兒子都能利用謀害的女人還有人性天良可言。

想到今天溺死的七阿哥胤祚,會不會也是德貴人為了解禁設計了這場落水但卻發生了意外致使了七阿哥溺死。

當初六阿哥胤祚的靈魂已經她的胤祾,那現在七阿哥胤祚的靈魂會不會也像當初的六阿哥一樣心裡充滿了怨氣呢。

越想琇瑜心裡對德貴人越是怨恨。

萬歲爺如今已經解了德貴人的禁足了,只怕不久這個心機深沉的女人又會尋機復寵了。這個女人就跟打不死的蟑螂一樣,這一點琇瑜對她都是佩服不已。

況且她還有太皇太后在後頭撐腰,復寵就更加容易了。

不行,得將兩人拆開才行,不能再讓兩人聯手。

細看見胤祾睡熟了,琇瑜輕輕將袖子從小手中扯出來出屋叫雲棠進來守著胤祾,才放心去找孫嬤嬤。

書房內只有主僕兩人,琇瑜將事情仔細吩咐孫嬤嬤。

「讓嫻貴人身邊的找機會尋人將這話讓嫻貴人知道就行了,切莫可自己傳出去,明白嗎?」

「奴婢知道,娘娘放心。」

永和宮那正在坐月的嫻貴人得右德貴人的七阿哥意外溺水而亡之後心情大好的。

「烏雅如馨,沒了七阿哥看你怎麼和本小主爭。本小主比你年輕,比你美貌,還有阿哥傍身,遲早有一天本小主定能越過你,帶阿瑪額娘帶來榮耀,到時瑪法,伯父等人還有誰敢看不起本小主的阿瑪和額娘。」嫻貴人得意的呵呵直笑。

想到自小就被族人拿來與烏雅如馨比較,總說她不如烏雅如馨,連瑪法和大伯也看不起她阿瑪看不起他們家,每次從見瑪法回來他們一家都覺得憋屈。尤其是大伯母,每次都有高人一等人眼神俯視他們。後來她想進宮瑪法和大伯不讓用說她比不得烏雅如馨,宮裡驚險她若進宮只會送命。瑪法和大伯不僅不幫忙還故意還攔著。

她知道他們是怕她搶了烏雅如馨的寵愛,所以才千方百計想毀了她的進宮的前程;還好她阿瑪精明,花了大把銀子託了許多關係才保她進宮。

如今她和包雅如馨位份相同,她比烏雅如馨更有優勢。烏雅如馨已經老了,唯一的兒子也死了,這麼多年只怕那老女人已經生不出孩子了。沒孩子就沒有希望,烏雅如馨她已經沒有希望了。

而她現在還年輕,就算此次生下小阿哥不能晉位,等以後她再生一個阿哥,這六嬪之一的最後一個位置定是她的。

「小主。」嫻貴人奶嬤嬤高嬤嬤進來就見自己主子正偷偷著。嫻貴人生了小阿哥向萬歲爺求了恩典讓自己的奶嬤嬤進宮來侍候她。洗三后烏雅夫人已經出宮回家了,如今侍候在嫻貴人身邊的就有翠葉與高嬤嬤。

「小主,奴婢有事稟報!」

「小主,外頭都在傳七阿哥事情呢。」

「七阿哥,都已經死了人有什麼可傳的。」嫻貴人倚在床柱上表情悠哉舒適。

「小主,外頭傳七阿哥的死與太皇太後有關,被太皇太后給……」高嬤嬤壓低著聲音道,不過沒說完就被嫻貴人給打斷了。

「禁口。」嫻貴人怒瞪了高嬤嬤一瞪,「高嬤嬤你也曾經在這宮裡呆過的,什麼話可以說什麼不可以說你應該清楚。」

「小主放心,奴婢已經吩咐翠葉守在外頭,不會有其他人聽到的。」

她可是在宮裡呆了十多年,宮裡的規矩忌諱她豈會不知。

「嬤嬤你繼續說,七阿哥的死怎麼和太皇太後有關,難道是太皇太后在暗地裡動的手?」不可能啊,太皇太后之前一直病著,再說若是太皇太后想除去七阿哥何必等到現在,而且學有這種方式。

當初家族培養烏雅如馨時,她阿瑪不服氣也曾暗中請人培養過她,宮裡的事不管是該知道的還是不該知道的,她都知道不少,以太皇太后的手段做到不知不覺亦不難,怎麼人選擇這樣疑點眾多的法子。

「小主,外頭宮人傳言,七阿哥是被太皇太后約剋死的。說是太皇太后與七阿哥相剋,所以之前七阿哥好好的時候太皇太后卻一直病著,如今太皇太后好了七阿哥抵不住太皇太后的深厚福氣,所以被剋死了。」

「這個說法不懸乎了吧,七阿哥都六七歲了,若是克著太皇太后早就克了,怎麼可能到現在才相剋。」嫻貴人不信,她可不傻,這明顯說不通的事怎麼可能是真的。

「外頭傳那是因為今天年份不好,今天是牛年是太皇太后的本命年,太皇太后是二月生人,七阿哥也是二月生人,月份上相同相剋;還有年初的時候天寒地凍無草牛瘦猴活躍所以七阿哥克著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就生病了。現在是夏天草長牛壯猴瘦,所以七阿哥被就剋死了。」(純屬偶杜撰的)

高嬤嬤說得煞有其事的樣子,還真覺得有些道理。

「嬤嬤,難道真有這樣的說法。」

「可不是,這命理屬相相剋可是很懸乎的,難保不是這樣。」

嫻貴人沉思許久,心裡不斷的算計。

七阿哥可是烏雅如馨的兒子,她的兒子克了太皇太后,若是太皇太後知道了,不知會如何對待烏雅如馨。如此一想嫻貴人民里有了成算。

「這事本小主知道了,嬤嬤你先出去叫翠葉進來。」

嫻貴人吩咐了翠葉一番,翠葉領命很快退了出去。

第二日宮裡就傳出了關於太皇太后與七阿哥相剋的流言,說之前太皇太后病是被七阿哥克的,現在七阿哥死了卻是被太皇太后反克。這流言一出,後宮之中不乏推波助瀾之人,沒到半天這消息就傳遍了後宮。

太皇太后聽到這流言時心裡也不禁疑神疑鬼起來,尤其是這流言說得有模有樣煞有其事。

越是在高位的人疑心病越重,權力越大的人越怕死,聽到這流言太皇太后心裡也懷疑自己莫不是真的是被七阿哥給克著才生病的。尤其是流言中提到本命年,今年可不是就她的本命年嗎。她自小也聽說過人在本命年時容易招惹不幹凈的東西,而且本命年時人的命理就會變得虛弱。

太皇太后越想越懷疑,越想越不放心,這宮裡猴的可不止是七阿哥一個,會不會還有別人還克著她。不行,她得找欽天鑒監正來給她算算。

「蘇麻,去叫欽天鑒監正來。」 太皇太后找了欽天鑒監天正過來慈寧宮就相剋的事情詢問了一番,又讓其卜卦測算了一番后得出的結論是:今年是太皇太后的本命,今年太皇太后運勢不強,諸事對太皇太后都極為不利。

再卜一卦卦相道是今年太皇太后與七阿哥確定是相剋,她生病是因為年初七阿哥運勢強盛強過她,所以太皇太后就被克病了,好在太皇太后乃母儀天下的鳳命命格福厚才挺過來;只是七阿哥就沒那麼幸運了,到了五月太皇太后運勢恢復變強所以病癒,而且因為太皇太后運勢強盛勝過七阿哥,七阿哥抵擋不住才夭折的。

太皇太后再問宮中是否還有其他人與她相剋,監天正復後宮人數眾多一時無法卜全。而後又力諫太皇太后,道是今年流年不利,不宜外出宜安居靜養為上。

這安居靜養意思就是勸太皇太后您老就老實呆在慈寧宮不要經常出去,免得遇到相剋的人。

監天正前頭剋死七阿哥一番話可是將剛病好的太皇太后給嚇狠了,心裡立馬決定今年不過去她堅決不出慈寧宮。


監天正走後太皇太后立即命人收皇帝來,一番商量之後太皇太后,皇帝下旨明諭太皇太后要清靜禮佛為大清祈福,無詔不得到慈寧宮打攪太皇太后。


得,太皇太後為防自己被克著不但不出慈寧宮還拒絕見其他人。看來生幾個月的病真是將這叱吒三朝的女人給嚇著了,看來人老了膽子也變小了。

景仁宮琇瑜聽了這旨意,長長的舒了口氣,至少今年不用再見這老太婆受這老太婆的磋磨了。

王大人這事辦得不錯,找個時間給二哥通通信,王大人的兒子那可以提攜一下。

這是琇瑜第一回用官員,也第一次體會到了朝中有人好辦事的便利。

太皇太后對眾人避而不見,今年之內德貴人不別想到見到太皇太后;而且七阿哥與太皇太后相剋這事必定給會德貴人與太皇太后之間本來就不牢固的合作關係造成嫌隙,雖然不可能一下毀掉兩人之間的聯繫,但至少兩人短時間對她不會有什麼動作。

不過依德貴人那越挫越勇的頑強毅力,只怕不久后就會再復起。

七阿哥的頭七就要過去了,琇瑜有些期待再見德貴人了,德貴人可是後宮低階妃嬪學習的楷模。

不過再見德貴人之前她現在應該去壽康宮看看她的兒子。

今天是七阿哥的首頭,琇瑜非常擔心胤祾,就怕胤祾心裡不舒服。胤祾養在壽康宮她也不能天天見到胤祾,只能讓胤禛三個每天都去陪陪胤祾。


不過今天她打算去接胤祾回景仁宮過一/夜。中午琇瑜睡了足足一個半時辰的睡覺起來就前往壽康宮。

「臣妾給皇太后請安,皇太后萬福金安。」琇瑜恭恭敬敬的給皇太後行禮,對皇太后琇瑜從來不敢小瞧她。

我的神秘大小姐 起磕,坐吧。」

「謝皇太后。」

「靖妃今天怎麼有時間過來看哀家。」皇太后對靖妃的恭順非常滿意,靖妃是這後宮難得的一個從未的失過禮數而不恃寵而驕的妃嬪。

別以為她不管事就不知道後宮太少妃嬪在暗中嘲笑她,看不起她,不將她放在眼中。認為她不過是傍著太皇太后才有現在的好日子。


太皇太后閉宮禮佛她也能鬆口氣,雖說當年是因為太皇太后她才坐上后位,但她這一生也是因為太皇太后才被困在這四方城中孤老終生的。原先皇太后對太皇太后還是很感激的,但隨著這壓抑的生活過得越長她心中怨恨就越深。無兒無女對一個女人來是說是極殘酷痛苦的事情。

正是因為一生無兒無女,皇太后才想養個孩子在身邊。

因為胤祾的關係琇瑜與皇太后之間也越來越和諧,兩人無事也能話話家常聊聊話本。琇瑜原本就會蒙語,和皇太后這個滿語都講不溜漢語不會講的人溝通也全無障礙。

「臣妾倒想日日來陪皇太后也能沾沾皇太后的福氣,就怕皇太后嫌臣妾煩。只要皇太后不嫌臣妾煩臣妾定天天過來,就賴在您在了。」 總裁的幸孕妻

「得,你還矯情起來了,哀家就說一下你還得寸進尺了。」皇太后笑呵呵的啐琇瑜一聲。

「果然,皇太后是嫌棄臣妾了,哎喲臣妾真是傷心啊,這新人還沒來臣妾這箇舊人就被嫌棄了。」琇瑜裝作哀怨的委屈捂著心口作傷心的小模樣又將皇太后給逗笑了。

「呵呵,明年宮裡頭又要進新人了,靖妃你可不就是成了舊人了么。哀家可就是喜歡新人。」

「哎喲喲,真是傷心啊,這要是等草原上來的新妹妹們進宮來,皇太后這怕就沒有臣妾立足之地了,臣妾真傷心了。」說話的語氣也酸溜溜的。

兩人說說笑笑了小半個時辰皇太后打發琇瑜去看胤祾「行了,你還裝上癮了。胤祾就在小書房裡描大字呢你趕緊去吧,哀家諒知道你啊是來看胤祾,去,去沒事別在哀家這忤著礙眼。」

「臣妾想請皇太后給個恩典,臣妾今天想帶胤祾去景仁宮明兒一早臣妾就送胤祾回壽康宮。」琇瑜起身屈禮請求。

琇瑜鮮少要求胤祾回景仁宮去,這還是琇瑜第一次提這樣的請求,皇太后看著她半分鐘,見她表情肅然想來是真有事。


「行了,你帶胤祾走吧,去景仁宮他的幾個兄弟姐姐陪著他能開心些。」皇太后養了胤祾幾年怎麼會看不出胤祾些幾天心情不好呢。想到靖妃也是知道所以才會帶胤祾去景仁宮。

「皇太后,臣妾讓娘家人收集了些有趣的話本,您讓奴才讀給您聽聽,權當解悶。」

琇瑜讓雲棠將話本遞給阿其奴嬤嬤,這些話本可是她特地讓人在宮外收集的古代的話本,她也看過,有些還是很有趣的。 重生空間之我是軍嫂 ,怕是更寂寞。

「哀家就知道你有孝心。」皇太后樂呵呵的接下,靖妃這一點做得最得她心意。

有了新話本皇太后可沒時間再理琇瑜,忙趕著讓她出去。

琇瑜去胤祾的書房看了胤祾然後就帶他回了景仁宮。

入了夜,胤祾一直沒睡著,琇瑜也陪著他。

「額娘,他今天會回來了是嗎?」

「大部人死後頭七都會回來,胤祾你想見他嗎?額娘可以幫你。」琇瑜知道胤祾心裡對這個與他第一次一樣冤死的七阿哥心裡愧疚。

換個說法可以說胤祾是這一世七阿哥的前世,雖然已經不是同一個靈魂但曾經同是一個生母。這一世胤祾和七阿哥是兄弟,胤祾知道胤祚可能在這一天出事,但他卻什麼也沒有事,也沒有想過要救胤祚,所他心裡有愧疚。

雖然琇瑜心裡不願意將七阿哥胤祚和自己的兒子相比擔是她也知道胤祾一時放不下。

「額娘不用了,這一世兒子到底不同了,這就是七哥的命咱們還是不要干涉他。」

「真的不想見。」琇瑜不希望胤祾將來後悔。

「不見。」

胤祾不想讓自己額娘為難,而且他也不喜歡七阿哥。

他雖養在壽康宮,但是宮裡的許多事額娘也沒有瞞他,額娘與德貴人的恩怨他也知道不少。

是他過於糾結了,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

「不見就不見,夜深了,早點睡著吧。」

「嗯,額娘也早點睡。」

第二天一早琇瑜守信在請安之前就先叫人送胤祾回壽康宮后自己去出發去請安。

在承乾宮琇瑜見到德貴人,整個人憔悴不少,身穿著淺藍色素凈的旗袍裹著她纖細的身軀更顯得她弱不勝衣,嬌弱若人憐惜。

「德貴人你要節哀。」眾妃嬪行禮琇瑜叫起后經過德貴人時琇瑜對德貴人道。

「謝靖妃娘娘。」德貴人弱弱的回應,一副沉浸在悲傷中失神樣子。

「靖妃娘娘說的是,德貴人你不必太過傷心,這宮裡的孩子嬌貴難養,如今七阿哥出了意外這也是命,姐妹們也傷心。只是德貴人你還年輕,好好侍候萬歲爺將來還會有孩子的。」

「說的是,德貴人你千萬別想不開,依萬歲爺對德貴人亦是極憐惜的,這孩子會有也是早晚的事。」也不知道說話的妃嬪從哪裡看出德貴人想不開。

「想來七阿哥也是不願意德貴人你這般為他傷心的,七阿哥最是孝順想來也希望德貴人你也要早日放下……」又有人附和。

……

你一言我一語,眾妃嬪說個不休,到底是真同情還是諷刺大家心裡都明白。低階妃嬪中有人想到德貴人得寵時,心裡嫉妒。德貴人得寵就意味著有人的寵愛會被分薄或是失寵,不嫉妒怨恨德貴人才怪。如今德貴人的七阿哥夭折了,後宮之中不知多少人在幸災樂禍。

德貴人捏著帕子的手攥得緊緊的,看出她的憤怒與隱忍,這樣都能忍得住不動聲音,果然不愧是能坐上四妃之位的人,這一世若是沒有琇瑜這隻大蝴蝶只怕現在的德貴人早已經是四妃之一的德妃了。

關於七阿哥夭折的事,以德貴人的睚眥必報的性子,她絕對不會這般輕易放過的。

此後不久德貴人果然復寵了,而且還因為七阿哥更得萬歲爺的憐惜。

後宮之中向來這般有人死去就有人出生,到了這二十四年末十二月二十四日萬貴人又給萬歲爺生了一新阿哥,滿月後萬貴人雖然沒有晉位卻得了定字封號,這一年宮裡又新添了兩位有封號的貴人--嫻貴人與定貴人。

德貴人復寵后琇瑜一直關注著她,一是想看她如何與太皇太后聯繫,二是想看她如何出手為七阿哥報仇,

德貴人的動作果然很快,過年後不久永和宮那就傳出了嫻貴人的小阿哥得風寒夭折的消息。 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與一年前的情景絕然相反,此時在永和宮西配殿德貴人坐在自己的屋內聽著嫻貴人屋裡傳撕心裂肺的哭聲。

哈哈……哭吧,哭吧烏雅德嫻,現在你終於能體會本小主當初的悲痛與絕望了吧。

一年前的今天,那個哭得撕心裂肺痛苦絕望的人是她,看著她喪子絕望,烏雅德嫻一定很得意吧。那現在呢,不知她的那份得意還在不在。

德貴人懷裡抱著七阿哥的遺物手輕撫著,臉上是濃濃的不舍與哀傷。

「孩子,你聽,額娘終於為你報仇了。」

烏雅德嫻你害死了我的胤祚,今天我就用你的兒子來祭奠我的兒子。

「害你的人,額娘都不會放過的。額娘先送她的孩子去陪你,孩子你再等等,再過不久額娘也會將她送去陪你的。」

烏雅德嫻,你竟敢害了我的胤祚,我就要你的兒子來嘗命。不僅是你的兒子還有你,我統統都不會放過的。

原來自從七阿哥胤祚意外溺水而亡之後德貴人並不相信自己的兒子是意外亡故的,心裡懷疑是後宮誰害了她兒子。從那刻起她就在暗中密查,整整用了多半年的時間德貴人才查出害了七阿哥的兇手竟是她的好堂妹嫻貴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