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劇
  • 0

後面在那座山裡面,突然爆發出一股驚天動地氣息,那頭黃金獸竟然突破進化成了紫金獸,黃金獸和紫金獸雖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智慧實際上的差距可謂是天差地別,突如其來的變故對於人類大軍來說無異於是一場災難。

就在人類大軍即將潰敗的時候,山中突然又有一道更加強橫的氣息爆發而出,緊接著一株佔據了半個山體那麼大的變異鬼面花突然就鑽了出來,竟然是一株已經快進化完全的紫金鬼面花。

這對於人類大軍來說更是雪上加霜的事情,當時的統帥都已經準備戰死沙場,結果這時候,紫金鬼面花頭頂站出來一個人,一個雖然蒙著面紗,但身材卻凹凸有致英姿颯爽的女人。

她的出現徹底扭轉了整個戰局,那株紫金鬼面花不但沒有攻擊人類大軍,反而調轉方向一口將那頭剛剛進化到紫金獸的王級變異生物一口吞了。

當時那一幕畫面徹底震驚了人類十萬大軍,所有人都徹底看呆了。

吞下了紫金獸之後,那個女人控制著紫金鬼面花,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了。

事發突然,也沒有任何人敢追上去,後面當人類大軍好不容易抵達了主戰場將要奪回的城市的時候,卻發現這裡的戰鬥早已結束,整座城市的變異生物基本上被清理的一乾二淨,只有少數比較弱的還殘留著。

就像狂風掃落葉一樣,一整座城市的變異生物在短時間內都被肅清乾淨了。

有植物師職業的人發現地上全部都是鬼面花根莖活動過的痕迹,結合前不久看到的事情,很快就得出了答案。

至此可以控制紫金鬼面花的神秘女強者的傳聞,在整個人類世界中迅速傳播開來,所有人都在瘋狂的尋找這位強者的行蹤。

後面足足用了一年的時間,經過多方總結才獲得了她的一些信息,除了性別其它一概不詳,但是關於職業,可以準確的得知是植物師,而且是達到了大師級別的植物大師。

如此一來所有人都對植物師這個雞肋職業改變了看法,大師級別的植物師,竟然能夠培育出紫金級別的鬼面花。

而且這只是人們所看到的,誰又能知道她有沒有培育出更加高級更加強大的暗金級別,甚至是傳說中的地級變異植物。

因為這一個人的出現,改變了世界上所有人類十多年以來對於植物師這個副系職業的偏見。

也因此一時間掀起了一陣植物師職業的狂潮,很多大勢力斥巨資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精力財力去培養植物師,希望能夠培養出像那個神秘女子一樣強大的植物師,然而後面真正有名的卻是少之又少。

所以現在姜明竟然得到了一個副系職業植物師的職業寶箱,心中自然是驚喜萬分。

想要培養強大的變異植物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做到的,除了需要大量的精力和珍惜材料,還需要時間給它們成長。

如果按照正常NPC主城開放的時間去獲得副系職業,那也是需要等待相當漫長的一段時間,前世那個神秘女強著能夠培養出紫金鬼面花,並且達到植物大師的階位,一定很早就獲得了這個副系職業並且一心專研。

如今姜明重活一世,機緣巧合之下竟然獲得了植物師的職業寶箱,那一定要好好把握住機會,培育出屬於自己的強大變異植物,到時候也能增強自己的整體實力,成為自己的一大底牌。

迫不及待的,姜明就打開了這個職業寶箱,裡面不像其它主系職業一樣,有各自的代表武器,箱子裡面只有一塊職業徽章和誓約捲軸,當然副系職業也是需要完成轉職任務的,這是固定的規則不能跳過。

「任務提示:你接受了轉職任務【植物師】」

「任務需求:收集變異玫瑰的刺0/100,變異紫羅蘭的花瓣0/100,變異牡丹的花粉0/100,變異鬱金香的花蕊0/100,變異向日葵的花柄0/100。」

任務所需要的東西份額很多,但並不是很難,當然這只是對於正常地球上而言,這裡可是任務之地,要想收集齊這些東西並沒有那麼容易。

不過任務既然接了,以姜明的性格不會因為有危險就拖延不做,而且末日前期的變異植物威脅性並不大,正像之前在明豐市的那棵變異柳樹一樣,雖然很危險,但不靠近它的攻擊範圍內就沒事,找對合適的辦法,很容易就能夠消滅掉。

姜明將職業徽章和誓約捲軸手好,動身去尋找這座城市裡的花店。

任務內容裡面所需要的東西,在花店裡面是最常見的,只要注意一點,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十幾分鐘后,姜明找到了一家規模比較大的花店,現在外面觀察了一會兒,確定在自己可承受範圍內之後,小心翼翼的打開了花店玻璃門。

。 許恆樂以為,她就是個看熱鬧的,所以根本沒把注意力放到台上的拍賣品,因此也不知從何時起,從靈寶,升級成了法寶,然後又從法寶轉換成了稀有寶物上。

當換寶大會已經過去大半時,一個軟軟的聲音,闖進她的識海。

「要的!要的!寶要的!」

「啊!」許恆樂愣了愣,才反應過來,那個一睡便是幾十年的小傢伙醒來,因為她不喜歡隔絕靈獸袋與外界的聯繫,所以小傢伙一醒來,便看到了外面的情況,可是要的,要什麼?拍賣品?

她想了想,抬手便拍響了包廂內的計價器,反正不管是不是,先拍了再說。

然後她便聽到藍寶軟軟的聲音:「謝謝主人!」。

看來自己沒弄錯!許恆樂抬眸向拍賣台看去。

此時的拍賣台上,正在拍賣一塊氤氳著靈氣的玉石。

玉石如鵝卵石般大小,光潔的表面散發着瑩瑩光澤,很是漂亮,但究竟是什麼品種的玉石,她端詳了好一會兒也沒看認出來。

不過若按照她的評判標準來斷定話,這種玉石,給愛美的女修,煉製一件中看不中用的仿防禦法寶,挺好!而她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買的。

不過,現在藍寶說要,那麼這玉石就不可能僅僅只是中看不中用那麼簡單。

她立馬來了精神,全身心投入到拍賣中。

她的異樣,陌昊羽自然是第一時間便察覺到了,於是他便傳音問道:「何事?」

「寶要!」許恆樂如實相告。

陌昊羽聞言,原本心不在焉的他,也頓時來了興緻,不過也同樣,打量了那塊玉石半天,也同樣沒認出這是什麼寶物。

無名玉石的拍賣,在許恆樂拍下報價器的前一刻,其實已經進入尾聲,而此刻因為許恆樂橫插一腳,使得無名玉石再度進入競價模式。

拍賣師自然樂意無名玉石再度進入拍賣模式,他快速的揚聲道:「上品玉石,四號包廂,開價一百萬八千下品靈石,還有誰要加價?」

他是開心了,拍賣品賣的越高,他的提成越多,但是有人卻不開心了。

「慕容雨瑤,居然還敢有膽和本姑娘搶東西!」軒轅靈嫣用力拍著桌子然後再度拍響報價器。

「上古玉石,一號包廂報價一百九十萬下品靈石。」拍賣師唇角微微勾起,將聲音拉長顯然在等著許恆樂繼續加價。

許恆樂也是微微勾唇,拍下叫價器的同時,揚聲道:「兩百五十萬萬下品靈石。」

這下,整個拍賣大廳頓時沸騰起來,原本所謂上古玉石,每次加價加一萬下品靈石,而四號包廂內這位一下子加了六萬,究竟是財大氣粗?還是上古玉石,真的是難得出世的寶物?

眾人猜測著,內心有了小小的波動,嘗試着重新加入到報價的行列中。

軒轅靈嫣再度重重拍下報價器,恨的只差將牙齒咬碎,「慕容雨瑤,賤人,每一次不跟我爭她都會難過。」

對於許恆樂而言,藍寶要的東西,她砸鍋賣鐵也要買到手,何況她也不需要砸鍋賣鐵,不算師尊和師兄們給的靈石,再刨去十年秘境中採摘到的,還沒來得及變現的靈植和靈礦,僅憑四套完整的傳承,地下世界的界主,便給了她和陌昊羽將近半條靈石礦的上品靈石,所以靈石真不是問題,報價的人再多,她也不放在心上,她輕輕按下報價器,再度報出個數目:「三百萬下品靈石。」

拍賣大廳內再度嘩然,而拍賣師已經將眼睛彎成了月牙。

四號包廂內,慕容家的子弟,個個欽佩的看着許恆樂,尤其被冤枉的慕容雨瑤,滿眼都是佩服的小星星:姑奶奶就是姑奶奶!把軒轅靈嫣干翻了!就是爽!

三百萬下品靈石,買一塊有啥用都還不知道的所謂上古的玉石,拍賣大廳里的修士,躁動了一下下的心,又開始平復了下去,只有一號包廂內軒靈嫣,邊咬牙切齒,邊一萬一萬的加著價。

買東西,在許恆樂看來,與殺人一樣,在實力允許的情況下,最好能一招必殺,她想了一下,再度拍下報價器,「三百五十萬下品靈石!」

拍賣大廳內,這一次沒再發出嘩然聲,反正人家錢多人傻,與他們無關。

一號包廂內,軒轅靈嫣臉色有些發青,不管不顧的再度抬手。

一旁有軒轅家的元嬰真君,卻是抬手及時的阻止了她,「此人絕對是慕容雨瑤,她沒這底氣。」

雖然聲音經過報價器,會有所改變,聽不真切究竟是誰,但即便是隱世家族的嫡子嫡女,每個月的月曆還是有定額的,三百五十萬下品靈石,對於慕容雨瑤來說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輕易拿出來的,所以此人絕非慕容雨瑤,至於是什麼人,如此大手筆,他心中還是有猜測的,在錢財方面,軒轅靈嫣怎麼斗都鬥不過人家的。

「爺爺!」軒轅靈嫣委屈的看向元嬰真君,卻被元嬰真君嚴厲的目光阻止。

一塊不知道從哪個旮旯堆里扒拉出來的玉石,既然能賣到三百五十萬下品靈石,拍賣師可謂是心滿意足,一是爽快的連問三次是否有人加價,然後落錘成交。

很快便有婀娜的女修,托著托盤走進了四號包廂。

慕容雨烜是個實誠的孩子,姑奶奶買東西,作為小輩總是要自覺付賬的。

許恆樂卻是擺手道:「不用,我自己來。」說着便將一個儲物袋,放在了婀娜女修的托盤中。

這不是許恆樂故作清高,翻了三個多月的典籍,她也了解到,隱世家族手中沒有任何一個秘境資源,所有的修鍊資源僅靠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的產出,雖可勉強支撐修士們日常的修鍊所需,但終究不是十分的富裕。

相比手握好多秘境的地下世界來說,隱世家族可謂窮的叮噹響,不過這兩地,一個是有錢沒傳承,一個是有傳承沒錢,所以許恆樂倒是很希望這兩地能夠攜手精誠合作,這樣化解起無源界的劫難,也就能事半功倍。《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290章你該為喬家付出了 唐熊怒目而視:「口口聲聲說喜歡我孫女,結果在我孫女危難的時候臨陣脫逃,算什麼男人!」

吞吞哼著唱道:「你算什麼男人,算什麼男人……」

吞吞還給唐熊的憤怒唱了一曲《算什麼男人》,自帶bgm效果。

別問吞吞為什麼懂這麼多,誰讓他是白無夭的崽。

薛宋頓時臉色煞白一屁股坐在地上。

白無夭嘲諷:「薛公子真是可憐呢,想要靠著一張嘴巴來針對我,哄靈獸宗宗主開心,可是人家記恨你掉頭就走不幫忙出手。」

敖詭話開口說道:「薛公子只是五階木系,完全不敵鬼骷髏的火系,又沒有實戰經驗,因為害怕而逃跑也算情有可原。」

吞吞拍拍手鼓掌:「原來這年頭偽君子都是成團出道的。」

白無夭哼了一聲:「既然敖宗主這麼大度,他掉頭就走情有可原,那麼我不出手幫忙,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敖詭話著急的說道:「你不出手幫忙?但是鬼骷髏是你帶到天輝塔的!你也不配得到鳳仙草和奉天錘。」

白無夭鄙視的瞥了敖詭話幾眼,說道:「我不配得到?難道你配?連奉天錘都打不開的人。」

敖詭話頓時臉上無關,鳳仙草奉天錘在天宇宗多年,別說天宇宗這麼多多屆弟子,就連敖詭話都打不開。

敖詭話咬牙:「你……你陰謀詭計算計他人,就算你得到了奉天錘你也不配成為玄道大統之人。」

天宇宗的人附和:「對,你有什麼資格得到天宇宗的聖物。」

「用魔界之人來耍詐,卑鄙無恥。」

「你白無夭得到了奉天錘勝之不武。」

只見白無夭啪啪拍起手,發笑:「你說鬼骷髏是我帶的就是真的?我說不是我做的,怎麼你就要覺得是假的。」

「你……」

白無夭可惜的說道:「都是說話,你憑什麼不聽人話呢,可能是我不懂狗語吧,沒辦法和你們做交流。」

敖詭話大怒:「你……你居然說我們是狗,白無夭你可有五宗放在眼裡。」

白素心不滿:「白姐姐,敖宗主不管怎麼說也是五宗在列的宗主,你是一個晚輩,應該要懂得尊重一詞。」

白無夭並不苟同:「尊重不僅是對身份,更是對人品的尊重,如果自稱前輩卻倚老賣老,顛倒黑白是非不分,有什麼值得尊重的?」

白無夭的意思是說敖詭話沒有人品,倚老賣身,顛倒黑白!

敖詭話胸口一窒想要噴血。

白無夭正色道:「我放在眼裡的從來不是三域五宗,是這世道的公平公正,是這個世道的正義,而不是說黑是白的虛偽。」

敖詭話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白無夭問道:「在場的人都知道那個鬼骷髏一開始對我窮追不捨,明明是要對我下狠手殺了我,我難道自己帶了鬼骷髏來殺我自己?」

唐熊言之鑿鑿的說道:「那一定是假象,故意表演給我們看,以免摘除自己的懷疑。」

白無夭發笑:「唐宗主挺好玩的,我和你的孫女無冤無仇,我還特地弄來鬼骷髏針對她?我留著對付白家人不好嗎。」

白起山聽到白無夭的話顫抖了一下,她就這麼恨白起山?

唐熊說道:「怎麼無仇無怨,我孫女愛慕月寒樓,之前多次衝撞了你,你要想要殺之後快很正常。」

月寒樓冷聲問道:「唐宗主可不要搞笑了,本君承認的夫人只有白無夭一個人。」

吞吞對唐熊翻了一個白眼白眼說道:「愛慕爹爹的人這麼多,我娘親也殺不光。」

沼沼附和:「爹爹都沒有把唐蔓蔓放在眼裡,娘親犯得著和一個單戀者下狠手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