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從一開始準備婚禮,蘭瑛姐姐不斷告訴自己所要做的就是開開心心的等待做新娘。不用去和大家討論任何婚禮細節,所有的一切都會有人安排的妥妥帖帖。婚禮上要用到的一切的東西都有人盡心儘力的替我準備好,絕對不用我花一點心思也不用去考慮金不換什麼的會不會藉機搗亂,會有人清掃一切會破壞婚禮的不安因素。

但事實上似乎完全不是這樣,做新娘子一定要有一件美美的新娘禮服,這個東西我知道自己的親親蘭瑛姐姐一定會給自己準備,所以我也從來沒在上面花過心思,最後蘭瑛姐姐確實按照約定為我精心準備了嫁衣,可是在決定婚禮日期后我就被蘭瑛姐姐與白二姐逮到她們的卧室,隨後她們各拿出了一件華美的讓人移不開目光的嫁衣,之後我的苦難日子便開始了……

為了能讓自家九妹做個最美麗的新娘子,蘭瑛與竹瑛(白二姐)各自集合了狐族與妖界各族的裁縫高手精心設計裁製,狐族身為妖界王族一向偏重於華麗,而妖界各族則側重於展現新娘的嬌媚,各有千秋,很難說誰的更好一點。撇去衣服,無論自己選擇哪一件,都會有一個人難過因此我只能把嘴巴閉緊,讓蘭瑛姐姐她們做決定。

為了決定自家九妹穿哪件舉行婚禮,八姐蘭瑛與二姐竹瑛兩人展開激烈的爭論,守在房門外的狐族與妖界各族也跟著對立起來還差一點大打出手。

此時的我被逼著不停的輪番穿上兩身穿起來繁複的要命的嫁衣,然後被她們拉來扯去,不停的被逼問哪一件更好,我差點淚奔了命苦哇!o(>﹏<)o不要啊。

此時看到蘭瑛姐姐與二姐竹瑛姐姐馬上要上演全武行,頭昏腦脹的我立刻飛快的從兩件禮服上抽了一部分組成一套,披掛到身上,「你們看這樣合二為一怎麼樣?我覺得很漂亮。」我說完一臉泫然欲泣的望著她們二人,大有你們若說不可以,我就哭給你們看的意思。

要問竹瑛與蘭瑛最怕什麼,她們一定會說自家九妹哭,沒有人比她們更清楚這丫頭要是被惹哭要花好多功夫才能給哄好。

看到小馨兒一臉泫然欲泣的望著她們二人,蘭瑛與竹瑛就立刻勾肩搭背的貼到一起,揚起笑臉,上下掃了掃自家九妹,眼睛同時一亮,「好主意。」

正好狐族與妖界各族負責設計裁製兩件新娘禮服的主要負責人都在隨身護衛中,蘭瑛和竹瑛立刻拍手將守在外面的人叫了進來,指著自家九妹異口同聲,「她,交給你們了。」

我看到那些人看著自己時眼裡綻放的炫目光彩,小心肝好一陣亂顫。

第五天,日暮西山,蘭瑛與竹瑛終於看著一身鮮紅的自家九妹滿意的點了點頭。而我看到她們臉上終於露出滿意的笑臉,差點沒痛哭流涕。

禮服的問題終於解決了,剛想大叫解放了的我又被蘭瑛和竹瑛抓了過去被逼問從狐王大殿到妖魔兩界處以及最後再到劉楓家是乘坐彩車,還是花轎。蘭瑛的意思讓我乘坐那八匹妖馬拉著的華麗車輦,竹瑛卻說那只有威風,沒有花轎喜氣,兩個人說著說著就掐上了只留下了我一臉泫然欲泣的望著她們……

在我成親的這天天空才剛剛放白,蘭瑛與竹瑛就鑽進了我的房間將剛躺下準備閉會眼睛的我拉了起來,隨後她們七手八腳的幫我穿上那一身繁複的新娘禮服。

就在我穿好新娘禮服后突然「咚!咚!咚!」門口響起白大姐的聲音,「我要進來了。」音落我就看到她端了盆清水出現在我身邊,我眼裡微露驚訝,「大姐,您這是要做什麼?」

白大姐把水盆放到我身邊的桌子上,捧住我的小臉捏了捏,「來替你開臉啊!」拿出兩根紅線,在我臉上比劃了幾下,眉頭微皺,「哎呀!忘了問父王這東西怎麼用了。」隨即便鬆開眉,「不管了。反正也就是形式,意思到了就行。」一邊說一遍拉著兩端線頭在我臉上上下滾了幾圈,然後拿出一把纏了紅線的梳子替我綰好髮髻。

做好這些,白大姐又翻手拿出一個梳妝匣,打開,裡面了擺滿了各式各樣的脂粉,對一旁的二姐竹瑛與八妹蘭瑛歪了下腦袋,「你們來吧!」

我本來就很少化妝,接觸的大多都是純天然的天界化妝品,哪裡見過這樣原生態的。我頓時好奇的拿起這個瞧瞧,拿起那個看看,完全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蘭瑛抓起一個粉撲往粉盒裡用力的沾了一下,抬起手就往小馨兒臉上拍。

我正聞到那濃郁的香氣皺眉,看到她的手向自己襲來,立刻歪頭躲,結果沒人家手快,直接被拍到鼻子上。一些粉末溜到我的鼻子里,嗆的我連打好幾個噴嚏。

「噗!」白大姐噴了難以置信的問道:「你們沒用過這些東西?」

見白大姐發問我和蘭瑛姐姐一起搖搖頭,一旁白大姐見狀頓時無奈接過蘭瑛的粉撲抖了抖隨後道,「我來教你們。」

於是我的任務就是乖乖的坐好,讓蘭瑛姐姐與竹瑛姐姐左一層右一層的往自己臉上塗抹,等她們完事後我立刻抓起一旁的鏡子指著暈染著春色的粉腮挑眉瞪眼,「這裡要不要這麼紅啊?」我說著就要抬手抹去臉上最紅的那塊一旁蘭瑛立刻揚眉,「九妹你敢動下試試?」

「那好我不動了。」我撇撇嘴悻悻的放下手不滿的嘀咕道,「咱天生麗質,用得著畫成這模樣嗎?還沒平時的自己好看呢?」

聽到妹妹的話后蘭瑛在一旁捂嘴直樂,「新娘子都是這麼濃妝艷抹的,也不是為了好看,就是圖個喜氣。」然後拿起放在一旁裝著釵環佩墜的盤子,「趕緊把這些都帶上。」

剛剛戴好,白大姐就月收好梳妝匣,「我去叫父王他們過來。」說完就從房間里消失了。

我走到房門口時突然變得好緊張,腳抬了好幾次那一步就是跨不出去,轉過身看向蘭瑛姐姐和竹瑛,「我身上沒有少戴什麼吧?」

蘭瑛上前抱住我,「別緊張,進洞房之前,我會一直陪著你。」

打開門,門外站著白大王、白大姐及一眾姐妹,我走到他們面前,嘴角邊的小酒窩頓時炫目綻放,「白,父王我今天漂亮吧?」

「漂亮。自然漂亮本王的乖女兒怎麼能不漂亮呢?」白大王在一旁高興的摸著鬍鬚雖然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但是自己在這一個月內與這位天界小公主相處下來已經產生了深厚的感情,見她抬起頭一臉希冀的望著自己白大王自然毫不猶豫的道:「我白崇喜的女兒自然生的各個貌美如花,當然你也不例外。」

聽到白大王誇獎自己我不由樂滋滋的道:「嘻嘻,多謝白父王誇獎。父王你們先進我屋裡來吧別在外面站著了。」

「那還,我們走吧。」白大王說完便被我扶著走進屋裡,隨後我對著屋外幾位便宜姐姐道:「姐姐們你們也進來吧,看看今天我漂不漂亮。」

白二姐聽見小馨兒的聲音不由道:「新娘子能不漂亮嗎?所以九妹啊,你就別再這裡誇自己了,好了我們進去吧。」白二姐說著便與幾位姐妹一起走進了小馨兒的房間。

在我的房間內,裝扮一新的我穿著新娘禮服佩戴著各種頭飾坐在梳裝台前,在我身邊則圍著很多姐妹。白大王慈祥的看著小馨兒,道:「歲月不饒人那,看看九妹,都要嫁人了,可惜啊你再怎麼像她卻終究不是她啊。」白大王說完輕輕的嘆息了一聲。

「我!」聽著白大王的嘆息我不由心虛的低下頭,隨後我抬起小腦袋開口道:「不嫁了,不嫁了,我要代替她一輩子陪著您。」

「傻丫頭!」白大王笑著看看小馨兒摸了摸她的頭,道:「瞎說什麼胡話。你不屬於這裡,也不屬於父王哎,再說了都到了這個節骨眼裡你卻說不嫁就算我同意了恐怕他也不會答應吧!」

我淚眼婆娑的望著白大王哽咽的道:「我沒有胡說。白父王既然我代替了她……那麼我就有義務照顧您,再說了父王你難道不知道自己……」雖然白大王掩飾得很好但我卻還是能從一些蛛絲馬跡中看出破綻:他不僅受了很重的傷致使修為從很高的境界跌落下來,而且現在又即將面臨天劫這讓他如何渡過。

「好了丫頭不必說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清楚,何況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就別哭哭啼啼的了,否則讓某人知道那麼就算本王我跳進黃河(那時候有嗎)也洗不清了。」

「父王你瞎說,他怎麼可能會關心我呢?」我聽了白大王的話后不由破涕為笑道。

「怎麼不會為了你他差點沒把妖界給弄個底朝天。好了不說了丫頭你看本王給你準備了些什麼禮物?」白大王說著從懷中掏出一個盒子,盒子面上鑲滿了珍寶,眾位姐妹都是一臉羨慕的看著小馨兒,而七姐更是不爽的看著小馨兒,這九妹也太好運了吧,不但父王喜歡她,連劉楓也喜歡她!難道自己就是多餘的嗎?九妹,我一定要除掉你!王位是我的,劉楓也是我的!(納尼什麼關係)

白大王將盒子遞給我後接著道:「這是……也算是你母后臨終前給我的,她說在你們出嫁的時候,把東西給你們,作為嫁妝。」他說著看看七姐與蘭瑛二人道:「將來,你們成親的時候,都有!」

突然紅玉卿進來奏道:「大王,劉家的人已經出發了,吉時已到,九公主該走了。」白大王點點頭,將小馨兒到轎上,臉上透出一絲不舍的樣子。

看著白大王一臉不舍的樣子我不由內心一陣抽搐:誰道妖無情蘭瑛姐姐我冒充你的九妹是不是做錯了?

「父王那我走了,你回去吧,我以後會經常和劉楓回來看你的,所以你們就先回去吧。」

「九妹記住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白二姐見自家九妹踏上花轎不由略帶不捨得道。

見二姐看著自己我不由點點頭道:「我知道了二姐你也是要好好照顧自己,還有我不在洞宮的這段日子裡就請你好好照顧好白父王。我……對不……起你們!」我說著說著頓時眼淚就掉了下來。

見小馨兒哭泣白二姐不由慌忙道:「我會的,九妹有二姐在你就別擔心父王了,乖不哭啊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就別在哭泣了,不哭啊當心把臉上化的妝給哭掉了那樣就不好看了。」

聽見二姐說的我不由揉揉通紅的眼睛「我沒有哭我只是眼睛進沙子了我怎麼會哭呢?好了二姐父王你們就先回去吧。」

白大王見小馨兒雙眼通紅的站在花轎旁遲遲不肯進轎不由上前安慰道:「九妹你先進花轎吧就別管父王了,父王會在這裡看著你離去,紅玉卿你也護送九妹吧替我好好照顧她別讓她受到任何傷害!」

「我知道了,九公主時辰差不多了該上轎了不然誤了時辰就不好了!」紅玉卿說著一撩花轎轎門,「九公主請!」

見紅玉卿催促自己我不由急忙道:「先等等我還有事要做!」我說著走到白父王身旁道:「父王雖然我不是你……但這一個月來與你相處已經將你當成了自己的……所以請受女兒三拜。」我說著趁白大王沒有反應過來之前朝他跪下對著他磕了三個響頭隨後起身頭也不回的上了花轎。

「幾位姐姐今後我不在的這段日子裡就請你們好好的照顧父王了。」在花轎上坐穩后我不由掀開轎簾沖著白二姐等人囑託道。

「九妹你放心我與二姐一定會照顧好父王的你就安心的上路(上路上黃泉路)吧。」蘭瑛見小馨兒囑託不由道。

「蘭瑛姐姐,我……是不是……做錯了?」見蘭瑛姐姐發話我不由朝她問道。

見小馨兒雙眼含淚的望著自己蘭瑛不由嘆息道:「對於錯又有何區別呢?只要問心無愧即可,九妹不管對與錯既然你選擇了這條路那麼你就得走下去。」

「我明白了謝謝蘭瑛姐姐。」我說著慢慢將轎簾拉下隨後低著頭將懷裡的盒子打開頓時一件漂亮的首飾出現在我眼裡,我拿起首飾后不由一驚:「天啊這既然是鴻蒙靈寶在妖界怎麼可能會出現鴻蒙靈寶這怎麼可能?」


想到這裡我不由掀開轎簾見白大王站在洞宮前一臉憂傷的望著自己我不由迅速的低下頭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對不起,白父王枉費你為了我的婚事耗盡苦心還替我準備了鴻蒙靈寶作為嫁妝,可是我卻欺騙了你我跟本就不是白梅瑛更不是你的女兒,為了我的自由我冒充了你的女兒對不起可我別無辦法為了隱瞞天帝爹爹與娘親我只能這麼做。希望你能原諒我,你身上的傷倘若我以後有機會一定會替你治好不會再讓您痛苦下去。」 「幾位姐姐今後我不在的這段日子裡就請你們好好的照顧父王了。」在花轎上坐穩后我不由掀開轎簾沖著白二姐等人囑託道。

「九妹你放心我與二姐一定會照顧好父王的你就安心的上路(上路上黃泉路)吧。」蘭瑛見小馨兒囑託不由道。

「蘭瑛姐姐,我……是不是……做錯了?」見蘭瑛姐姐發話我不由朝她問道。

見小馨兒雙眼含淚的望著自己蘭瑛不由嘆息道:「對於錯又有何區別呢?只要問心無愧即可,九妹不管對與錯既然你選擇了這條路那麼你就得走下去。」

「我明白了謝謝蘭瑛姐姐。」我說著慢慢將轎簾拉下隨後低著頭將懷裡的盒子打開頓時一件漂亮的首飾出現在我眼裡,我拿起首飾后不由一驚:「天啊這既然是鴻蒙靈寶在妖界怎麼可能會出現鴻蒙靈寶這怎麼可能?」

想到這裡我不由掀開轎簾見白大王站在洞宮前一臉憂傷的望著自己我不由迅速的低下頭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對不起,白父王枉費你為了我的婚事耗盡苦心還替我準備了鴻蒙靈寶作為嫁妝,可是我卻欺騙了你我跟本就不是白梅瑛更不是你的女兒,為了我的自由我冒充了你的女兒對不起可我別無辦法為了隱瞞天帝爹爹與娘親我只能這麼做。希望你能原諒我,你身上的傷倘若我以後有機會一定會替你治好不會再讓您痛苦下去。」

「傻女兒雖然你不是她但在我眼裡你卻和她毫無區別!」見花轎走遠白大王不由擦著臉上的淚水接著道,「二妹,八妹我們回去吧。」他說著踉蹌的進了狐王洞宮。

「八妹走吧!」白二姐說著也隨著白大王背後走進洞宮。

見白大王與白二姐難過的表情蘭瑛不由低頭苦笑一聲道:「看來我和馨兒這次欠下的因果大了不知如何才能了解,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想那麼多做什麼想也沒用不如好好補償補償他們吧。」蘭瑛說著嘆息一聲隨後走進洞宮。

此時此刻不說白大王一行人在洞宮如何且說小馨兒的花轎在出了天狐洞宮后就緩緩的上路了,而她本人則早已忘了在洞宮前的悲傷此時正坐在花轎里掀開披在頭上的蓋頭欣賞著妖界的景色,還別說這妖界的建築雖然不如天界一樣雄偉壯觀但卻別有一番風味,一路上她一邊興緻勃勃的觀察著四周的景色一邊磕著手裡的瓜子,突然當花轎走到一處空地時,四周異常的安靜。

坐在花轎里嗑瓜子的我不由感到一陣心神不寧急忙將頭伸出轎外喝道:「停下,紅玉卿你快令他們快停下來。」

「停!」紅玉卿聽到小馨兒的呼喊不由一揮手隨即花轎就停了下來,轎子停下后,紅玉卿從轎子外探進頭來道:「九公主有何吩咐?」


「你難道不覺得這裡有古怪些嗎?四周安靜的竟然連一隻鳥兒都沒見著這也太不尋常了吧。」望著周圍古怪的氣氛我一臉凝重的道。

「原來九公主你擔心的是這個啊?不必擔心此處乃妖魔交界之處常年戰亂不斷,因此四周氣氛自然會這樣!」紅玉卿見小馨兒一臉一臉凝重不由解釋道。

聽到紅玉卿所說我不由點點頭道:「原來是這個樣子啊可是我還是感覺有什麼不妥,我現在總感覺自己的右眼皮一直跳個不停莫非有什麼不好的事要發生?」

紅玉卿見小馨兒凝重的神情不由安慰道:「沒有什麼不妥的這裡可是妖界啊有誰敢來我妖界的地盤搗亂除非他不想活了,因此九公主你就別疑神疑鬼的了還是安安心心的做你的新娘子吧。」

「好吧,可是不管怎樣我們還是小心的好,紅玉卿你叫他們戒備。」聽到紅玉卿的話后我眉頭一皺隨後對他喊道。

紅玉卿點點頭道:「我明白了。戒備!」剛一喊出突然從半空中突兀的颳起了一陣古怪的風,這風似風非風還帶著一股難聞的味道。

「這到底是什麼怪風為何有如此重的腥氣?」坐在轎子里被熏得七葷八素的我不由掀開轎簾沖紅玉卿喝問道。

「這是魔界的陰風,魔界之人好戰成性殺戮不斷,因此他們刮出來的風自然就帶有一股濃濃的血腥味,九公主小心千萬別探出頭來小心中了迷障,什麼人如此大膽敢阻攔吾等去路?」紅玉卿說著取出武器厲喝道。

「魔界的陰風,這!」聽到紅玉卿所說我不由一驚急忙掀開頭頂的蓋頭隨後一用力掀開花轎從裡面飛了出來。

走在地上嗅著空氣里的怪味我不由一驚:「如此重的腥氣果然是魔界的陰風,什麼人如此大膽竟然敢阻撓本公主給本公主出來。」

就在我喝完后突然半空中出現四道黑煙不斷飄舞旋轉著,隨後四道黑煙落到地上化為四四個紅影,三男一女,臉上儘是殘忍的表情。

我看到四人,臉色一變,道:「竟然是魔君級強者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攔住我不知有何貴幹?」

為首的男子邪邪一笑道:「你別管我們是什麼人,不過很快你就會要成為我大哥的新娘子了,哈哈哈!」

聽了這人的話我不由氣急怒喝道:「什麼新娘子?豈有此理難道你們竟然不顧天女定下的規矩不成?還敢強搶本公主活的不耐煩了,趁現在本公主心情好趕緊離開這裡否則哼哼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在諸天萬界有一個不成名的規矩那就是什麼都可以搶就是新娘子不可以搶,什麼都可以劫就是花轎不能劫,見自己眼前突然冒出四個凶神惡煞之人攔住花轎我不由又驚又怒。

這時另一個男子邪邪一笑道:「什麼狗屁規矩,按照我們魔界的規矩只要誰的拳頭大能夠擊敗新郎那麼新娘子就是誰的,可眼下貌似新郎並不在這裡所以得罪了妖界的小公主還請你來我四鬼洞一聚。」

紅玉卿大罵道:「你們算什麼東西區區魔君竟然敢擅自進我妖界還敢強搶新娘,別忘了這是妖界可不是你們的魔界,敢在這兒撒野活的不耐煩了!」

「區區魔界魔物竟然想強搶本公主,好啊既然如此我看看你們到底有什麼手段!」我冷冷的望著魑魅魍魎寒聲道。

雖然我才天仙境界但我是誰啊?天界的小公主身上法寶多多丹藥多多再加上人界天地規則對上界強者的限制修為越高實力就會壓制的越厲害,此消彼長之下我自然不懼眼前這幾人,見四魔不知好歹的攔在花轎前我冷哼道:「敬酒不吃吃罰酒紅玉卿給本公主上。」

「大家上啊,保護九公主!」紅玉卿一聲大喝挺劍向四鬼刺去。眾將士聞言也向魑魅魍魎急速衝去,在魑魅魍魎身後的眾魔族將士見狀也不甘示弱朝著妖族士兵衝來,頓時魔族兵士與妖族兵士如兩道洪流匯聚在一起,刀光劍影慘叫聲不絕於耳。

此時見紅玉卿等人衝上前去我不由厲喝道:「不管你們是誰既然敢攔截本公主的花轎那麼受死吧!」我說著雙手運起天靈力隔空朝著四魔打去,可是當我發出的天靈力還沒碰到四魔王就被一股奇怪的力量阻攔消失掉。

「恩!怎麼回事?紅玉卿你們讓開。」我說完飛上半空雙手散發著天靈力不斷地向著地面上的四魔王拍去,隨料這些手掌印還沒觸碰到四魔王就急速的消失在空中。

「這是怎麼回事?」就在我愣神時魑魔趁機一劍將紅玉卿砍上,眾狐族急忙將紅玉卿拉下去救治。

砍翻紅玉卿后魑魔獰笑道:「怎麼樣我可愛的小公主,是不是考慮一下隨我們回四鬼洞?你放心只要你跟我們回洞我們四魔王定會好好疼你的,再說了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想殺太多人哦。」

聽到魑魔的話后我聞聲緩緩看過去,只見魍魎二魔王正在屠殺保護自己的妖族士兵不由心中一痛,剛要開口說話,就在這時空中金藍色火焰一閃隨後劉楓的身形就出現在我眼前。

當看到劉楓后我心裡一喜正準備說話時一旁劉楓卻焦急道:「梅瑛,什麼都別說了,你快快去轎子里我怕我一會大戰時會顧忌不到你!」他說著一斧劈出朝著一旁的魑魔砍去。

此時在地上看著劉楓身姿的我點了點頭道:「劉楓拜託你了,但我不能回去他們今天是沖著本公主來的,因此我必須與他們做一個了斷。」我說完轉身獨自去對付魍魎二魔了,憑我天仙位階的修為想要對付魔君自然有些吃力,可我是誰啊?天界的小公主天帝爹爹的小女兒受萬千寵愛與一身,所以我身上自然有著不少厲害的法寶夠魍魎二鬼喝一壺了。

「馨月劍,現!」和魍魔對戰幾招后我再次逼退魍魔隨後嬌喝一聲,我話音一落頓時虛空中一道紫光閃爍,當紫光過後一柄絢麗的三尺長劍便出現在虛空中,整把劍身上符文密布透露出一股神聖莊嚴的氣勢。

「馨月斬!」將半空中的三尺長劍拿在手中后我嬌喝一聲二話不說對著身前的魍魔就劈了過去,一旁魍魔見狀冷哼一聲手中魔劍一揮一束劍氣便朝眼前九公主落去,隨後他右腳一蹬地面,身子朝前飛去,手中長劍當頭朝九公主劈下。

「哼!真當本公主是泥捏的不成?」見魍魔襲來我雙眼紫光頓時一閃,隨後當紫光過後我原本烏黑透明的大眼睛已經變得血紅,睜開緊閉的雙眼后我嬌喝一聲,手中長劍爆發出耀眼的光芒,隨即朝前一揮便將劍氣打散,將劍氣打散后我又是一劍朝著一旁魍魔狠狠地劈去,敢攔截本公主的花轎真是活膩歪了他。

此時的魍魔一見九公主手持長劍劈來頓時冷哼一聲舉起血紅大刀,當他舉起血紅大刀后一股詭異的猩紅刀芒便朝九公主身後劈砍而來,這一刀如果命中的話天紫馨必然攔腰齊斷,香消玉殞。

「唔!」此時正朝著魍魔劈去的我見刀鋒呼至面色頓時一冷,在空中轉倒轉身形,右腳閃電般踹出,飄忽的身影,堅定的意志,進展平生所學這是純粹求生的意念,求生的意念。

「碰!」一聲重擊后我一腳狠狠地揣在魍魔刀背上,同時右腳用力一塌刀背,身子凌空而起。

「天女……撒花!」站在虛空后我嬌喝一聲周身天靈力閃爍不斷,隨後一片片血紅的花瓣突然憑空出現好似四月的春雨綿綿而下瞬間將魍魔和魎魔包圍。

「千魔奪魄!」此時在地面上的魍魔見血紅的花瓣如雨落下,他手中魔刀朝天扔起,雙手一合,周身魔元暴動,黑色的能量如潮水般溢出,頃刻間好似一張暗黑的天幕將他與魎魔包圍,任憑落下的血紅花瓣如何厲害,分毫未傷。

「吼!」當漫天血紅的花瓣過後魍魔狂吼一聲,眼中血光乍現,周身燃氣熊熊的烈火,右腳一跺如炮彈般朝空中的天紫馨射去,眨眼間來至天紫馨身前。


此時剛施展完大招有些虛脫的我見魍魔來勢兇猛,危機臨頭我只得將手中的馨月劍一橫擋在身前。

「叮!」一聲交擊過後,我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量自手上傳來,此時我虎口一痛已然開裂開來。

「噗!」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后我趕緊收勢飛退開來,劍尖遙指不遠處魍魔和魎魔怒氣沖沖道:「好!沒想到你們竟然能將本公主逼到如此地步,那麼今日邊讓你等嘗嘗我天紫馨的厲害!」說完這句話后我深吸一口氣隨後嬌喝道:「九天十地滅絕大陣!起!」我話音一落頓時伸出雙手朝虛空中的寶劍打出一道道詭異的符印,同時我將自身所有天靈力灌入其中。

霎時符印漫天飛揚,一道道劍氣如波濤般擴散開來下一刻,寶劍發出陣陣晃動眨眼間一分為九,九把顏色各異的光劍呈赤橙黃綠青藍紫黑白九色以九宮排列之勢在我周身旋轉開來。

「去!」當九天十地滅絕大陣布好后我一聲嬌喝指著一旁的魎魔和魍魔道,此時在我身邊旋轉的九彩光劍在我話音一落就九劍其出,亂舞旋動疾馳雷風,聲威赫赫千里,變化靈動無窮。

「吼!」魎魔見殺招未至氣勢便已駭天動地他不由怒吼一聲,渾身魔元灌入刀中一道狹長無匹的刀芒狠狠的朝一柄光劍砍去。 「轟」「啊」兩相交擊,發出巨大額轟鳴聲,魎魔手中磨刀雖然屬於極品魔器級別但是在碰到迎面而來的光劍后頓時猶如紙糊的一樣應聲而裂,隨後劈碎魔刀的光劍去勢不減轟在魎魔身上,受此重擊的魎魔慘叫一聲轟飛而出。

「呀!」一旁魍魔見狀頓時驚詫一聲,魔元拚命的灌入劍中,待到光劍飛來他急忙揮劍一擋……「碰!」一聲交擊過後魍魔臉色頓時扭曲,手中魔劍頓時被擊飛開來,只是此時此刻另外七把光劍也飛到他面前朝著他胸口而來。

「危險!」此時在妖群中廝殺的魅魔見狀驚呼一聲,周身魔光一閃瞬間來到魍魔身前,揮劍便將劍氣擊潰,只是此時她襄助一掌,卻身陷劍陣之中無法脫出只得與魍魔一起抵擋著光劍的襲擊。

「八方劍氣!」當魍魎魅三魔出現在自己視線中時我毫無畏懼劍訣一捏,頓時只剩七道光劍的馨月劍再次回歸,將馨月劍拿在手裡后我雙掌一合開始吸收著妖魔交界處的庚金之氣為已用,一道道各型各色的劍光自妖界和魔界蜂擁而至迅速形成一道可絞碎空間的巨大劍柱。

當劍柱形成后一股鋪天蓋地的恐怖氣勢頓時散發而出,隨後伴隨著一股狂風颳起我的身形突然一晃消失在原地,隨後在魅魔還未反應過來之際一道巨大的七彩劍柱朝著他鎮壓了下去。

「啊!」當魅魔回過神來后巨大七彩劍柱已經準確的劈在她的胸前,此時魅魔只來得及慘叫一聲就被七彩劍柱轟飛而出,一道鮮血自嘴邊飛落。

「二妹!」此時正與劉楓廝殺的魑魔突然聽見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隨後在他還沒反應過來時一團紅影正朝自己的懷裡撞來,等他回過神后看著懷裡只有出氣沒有進氣的魅魔時終於痛苦的大喊一聲,他雖然冷酷無情但是終究與魅魔有著數百年兄妹之情,眼見到她殞命懷中忍不住仰天長嘯瞠目恨視一旁與魍魔及魎魔打的起勁的天紫馨一眼厲喝道:「好一個小公主身上法寶層出不從,我與你拼了!」他說著正準備沖向半空中的小馨兒時劉楓突然出現在他面前攔阻道:「你的對手是我!」

出現在魑魔身邊后見他要往天紫馨身邊趕劉楓頓時一驚急忙阻止,他雖然驚訝自己的小妻子以一敵三毫無畏懼,大戰雌威的她將一旁正與魑魔大戰的劉楓眼珠子差點沒凸出來,此時的劉楓無論無何都想不到一向乖巧可愛如同洋娃娃一觸即碎的天紫馨竟然恐怖至此,此時劉楓不由額頭直冒冷汗,以後得罪誰也千萬不能得罪小馨兒了,不然自己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可憐的魑魅魍魎啊,得罪了馨兒小丫頭是你們這輩子最為失策的決定,替你們莫啊幾秒鐘,阿門。

「區區凡界螻蟻也敢阻攔於我,給本君死來!」此時處於暴怒中的魑魔見劉楓阻攔激怒下再也不顧人界規則對他的限制使出全部修為頓時一股滔天氣勢從他身上爆發而出。

此時正與魍魔和魎魔廝殺的我見狀頓時大叫道:「不好他竟然想使出全部修為就不怕遭受天譴嗎?大道天術給我禁!」我說著雙手連揮散發出一道道淡紫色的光芒不斷朝著魑魔周圍的虛空打去,頓時魑魔原本上升的氣勢頓時一滯隨後又迅速下跌最終恢復至原來的水準。

「不愧是天界的小公主啊不僅法寶夠多甚至連一些大道天術都會,不過哼在我眼裡你卻什麼都不是等我殺了你的小情郎再好好的和你算賬。螻蟻死吧!」魑魔說著口中真言念動,背後亮起一道衝天紅光,手中腰間,七把妖劍劍身騰宵飛起,在半空里載浮載沈,列成北斗七星的模樣。一時間狂風大作,血腥撲鼻,天上的日頭也被這妖劍遮住半邊,發出血紅的光彩。

這「七星沖宵」魑鬼已多年不用,近年更是少有出動三劍以上的情況。但妹子橫死眼前,妖劍又受毀傷,他也被激起凶性拼得耗損修為也要斃劉楓於掌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