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已經習慣了雲凱風的存在?甚至連沒有看到他的車子也會覺得失望了?

慢慢的走上樓,艾曉寧的心思繁雜,不斷地想着他們在律師事務所的時候整理出來的名單,等到楊澤文那邊給出了確切的消息的時候,他們就可以去挨個查訪了。

可惜他們的人手不足,雖然說遊輪上所有的遊客加起來也沒有多少,畢竟是銷金窟,真正能去的人也不多,但是畢竟還是有些數量的,只有他們三個人的話可能會有些困難。

楊澤文和蘇一心在業內都有很多朋友,也許可以幫上忙,可是這件事情不宜鬧大,不然的話被向墨仁知道了,他們就會有麻煩了。

腦中不斷的想着在,艾曉寧也沒有在意腳下的樓梯,直到撞上了一個堅硬的東西的時候她才驚呼着回過了神。

被這股力量反衝,艾曉寧腳下本來就沒有站穩,於是向後一仰就要掉下去。

胳膊突然被人緊緊拉住,整個人都被拉了回去,下一秒就被人抱在懷中,艾曉寧驚魂未定的擡起了頭看了過去,在看到一張帥的人神共憤的俊臉的時候臉上一紅,下意識的就要掙開他,但是雲凱風卻穩穩的抱住了她:“不要動,你真的想掉下去?”

艾曉寧這才反應過來他們兩個人的處境,雲凱風站在最後一層樓梯上面抱着她,雖然說樓梯並不窄,但是也容不得兩個人有爭執。

“我已經站穩了,你可以放開我了。”艾曉寧放棄了掙扎,低着頭不看他,低低的要求雲凱風放手。

明明在樓下沒有看到他的車子,他怎麼會在這裏?

“如果我不放呢?我爲什麼要放手?”雲凱風的雙臂依舊緊緊的束縛着她,沒有絲毫要鬆開的意思。

艾曉寧的心思快速地沉澱下來,她也不着急,只是淡淡的說道:“我們兩個現在的舉動有些過了,不太合適。”

“不太合適?!”雲凱風危險的眯起了眼睛,“那和誰比較合適?你想說什麼?你和那個叫做楊澤文的已經有了約定,所以你現在就覺得我們兩個的行爲有些不合適了?之前我們兩個在牀上的時候你怎麼不覺得不合適?你喝醉了拉着我不放的時候怎麼沒有不合適?”

“夠了

!不要再說了!”艾曉寧的臉色漲紅,一時之間不知道從他的哪句話開始反駁。

停頓了一瞬,艾曉寧這才繼續說道:“我們兩個在國外的時候,那是意外,我已經和你道歉了,更何況此一時彼一時,過去的就不用再提了,還有你是怎麼知道我和澤文之間的約定的?”

“我是怎麼知道的你不用管,你現在只要知道一件事就行了,那就是我不同意你們兩個的約定,你去給我取消了!”雲凱風絲毫不覺得自己的話有什麼問題,相當的理直氣壯。

艾曉寧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說道:“我和澤文之間的約定是我們兩個的事情,你憑什麼不同意?”

“我當然有資格不同意!我已經向你求了婚,按照先來後到的順序,現在你就是我的未婚妻,我的未婚妻和別人約定要試着在一起?你把我的面子放在那裏?”雲凱風緊緊地抓住艾曉寧的胳膊,沒有絲毫的放鬆。

艾曉寧的眼中閃過了一抹嘲諷,她也不掙扎,擡眼看向雲凱風:“如果按照你的說法, 有人跟我求婚我就是他的未婚妻了?現在我們兩個沒有任何關係,你也不用擔心自己的面子,你要是真的覺得丟了臉,以後不要來找我就是了。”

知道是艾曉寧聽錯了他話中的意思,但是雲凱風卻也拉不下臉來和她好好解釋,掙扎了半天只是說道:“我要是真的在乎面子,爲什麼要跟着你跑前跑後,當着那麼多人的面前說我在追你?你和那個楊澤文定下約定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

“我看不懂你的感受。”艾曉寧誠實的說道,“雲總,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女人,我沒有高貴的出身,我也不懂的你們的逢場作戲,或許你要說你對我是真心的,但是我真的不敢相信了,你當我膽小,我不敢再嘗試了。”

不敢再嘗試?

這就是她給他的回答?

見了一個楊澤文,所有的一切都改變了,明明在國外的時候他們還好好的,回了國這個女人立刻翻臉!

“你不敢和我嘗試,但是你卻敢和那個楊澤文嘗試?難道你就不怕他騙你?!”雲凱風的心中有一個地方揪的生疼,他死死的瞪着艾曉寧,等着她的回答。

“對。”艾曉寧毫不猶豫的點了頭。

雲凱風的臉色沉到了底::“艾曉寧,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再重新給我回答一次!你相信他還是相信我?!”

“澤文是我在上學的時候認識的,從我高中開始,到現在已經有十二年的時間了,他是個什麼樣的人我知道的很清楚,他對我的感情十多年沒有任何變化,我怎麼能不相信他?但是雲總,我們認識的時間不長,而且,我自認沒有那個本事能夠抓住你。”

雖然這斷時間他們相處的很愉快,但是雲凱風在她的面前表現出來的那一面,是不是真實的他,單是這一點艾曉寧都不敢肯定。

而且即使雲凱風在她的面前諸多忍讓,她都覺得不真實,一個不真實的人,怎麼能抓得住?

雲凱風怒極反笑:“艾曉寧,

你敢在我的面前說你相信的時候別的男人?!你是在存心氣我是不是?!我對你的好你看不到,你倒是把他時時刻刻都放在心上!他的好你怎麼就能記得住?!”

這就是這個女人給他的回報,他等了這麼多天,婚也求了,低姿態也做了,她還想怎麼樣?!

艾曉寧轉開了眼睛不敢看他:“這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經決定了,雲總,以後我們還是朋友,還有,我依舊回去向氏上班,我需要者份工作,我是考試進去的,雲總應該不會公私不分的趕我走吧?”

“你這是在跟我劃清界限?!”艾曉寧的語氣徹底激怒了雲凱風,一陣怒火衝上了腦袋,他脫口就說道,“要是你不找我幫忙,這個官司你能贏的機率幾乎爲零!”

官司!

又是官司!

連他也開始用官司來威脅她了?!

艾曉寧震驚的看向雲凱風,眼中有着深深地受傷。

在說出口的瞬間雲凱風就後悔了,但是當下也低不下頭來道歉。

“我的官司我自己會操心,不用雲總擔心!”艾曉寧的語氣也強硬了起來,不知道爲什麼,這句話她明明聽了那麼多次,但是沒有一次是想現在這樣讓他這麼生氣的。

在聽到向墨仁和艾子雨說起的時候,她只有擔心和緊張,但是聽到雲凱風用官司來威脅她的時候,她就一點都不想示弱了。

雲凱風咬牙切齒的瞪着她,一陣陣怒火翻涌而出:“好!我不管!”

說完這句話,雲凱風放開了艾曉寧氣沖沖的下了樓。

艾曉寧許久之後才回過頭去,樓梯上已經空蕩蕩的了。

明明是她自己要趕他走的,明明是她先說出了劃清界限的話,可是爲什麼心卻像掏空了一樣?

她以爲她會哭,但是眼中乾澀的流不出一滴淚水。

在知道向墨仁和艾子雨在一起的時候,她心痛的哭泣,痛苦到幾乎喘不過氣來,但是現在,她很想哭,卻哭不出來。

但是剛纔雲凱風那種勃然大怒的樣子又有幾個人見過?雲凱風從來都是冷冰冰的,根本不用發火,只要冷厲的眼神一掃,所有人都會瞬間低頭。

可是剛纔,他氣的暴怒。

艾曉寧緊緊地捂住了心口,從今以後他們就沒有半點關係了。

不知道在樓梯上坐了多久,艾曉寧才漸漸的從麻木的狀態中清醒過來,她緩緩的站起了身,仔細的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轉過身想要上樓的時候卻是一愣。

在她的身後,有一個小小的身影,靠着牆不知道在那裏站了多久了。

“霆均?”艾曉寧的心突然想找到了歸宿一般,她輕輕的笑了,張開雙手,“霆均,過來,讓媽媽抱抱。”

霆均聞言站直了身體,雖然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但是卻徑直走了過來,兩隻小手抱緊了艾曉寧:“媽媽,你和爸爸吵架了?”

“你聽到了?”艾曉寧有些不確定,他們兩個的聲音不算大,但是卻也不能肯定向霆均是不是有意偷聽。

(本章完) 桌子上有磨得銀光閃閃的各類刀子,大到殺豬刀,小到人體解剖的柳葉刀。

帶着倒刺的皮鞭,只是想象都讓人後背發緊。

一整排大小各異的電鋸,彷彿就是爲了分屍而準備的。

還有別的東西,米亞已經沒有勇氣跟力氣一一看下去了。

“夏冰傾,你考慮清楚,要是殺了我,你自己也要坐牢的,你想讓你的孩子在監獄中出生嗎?”米亞大聲的喊。

聲音中,有着一絲顫意。

“什麼叫殺人啊,我這是叫自衛!剛纔外頭那麼多人都是我的人證,他們都能證明是你拿槍頂着我的頭,把我挾持到這裏的,難道我有機會自救我不救嗎?自衛殺人是正當的,難道你不知道嗎?”夏冰傾語氣溫柔如水,眼底的笑意人波紋般的散開。

米亞啞了。

從昨天到進來這裏的前一刻,她都是被刺激的昏了頭。

現在清醒過來了,卻已經來不及了。

夏冰傾眼底的笑意愈發濃厚,“明白了吧!所以我即使現在殺了你,即使在你臉上劃上幾萬刀,即使用皮鞭把你抽的肉翻起來,即使把你切碎,我出去後大可以說,我是爲了自保而不得不跟你博鬥,弄不好啊,警局還會頒發一個榮譽勳章給我呢,你說是不是?”

“不——”米亞搖頭,面如死灰,“你不能這麼做!”

“害怕了?恐慌了?絕望了?你不是很囂張很厲害嗎?你不是查殺過很多的人嘛,怎麼也怕被人殺嗎?”夏冰傾表情認真的反問她,好似在跟她探討一個命題。

她走到桌邊邊,拿起一把精緻柳葉刀,打量着刀身,笑格外甜美,“我呀,最喜歡用的就是這一把了,刀面劃過人肌膚的時候,那種感覺真的是棒極了,可惜我一直在死人的身上試,不知在活人身上是什麼感覺呢~~~”

美眸清幽中帶着莫測的淺笑瞄向米亞的臉頰。

剛纔她說過,要在她臉上劃上幾萬刀。

米亞像是頓時領會過來一般,往後退去,腦袋很主動的就撞到槍口上。

身後,男人冷酷的幽笑起來,“原來你喜歡這麼靜距離被爆頭啊?可以滿足你!”

“別,別殺我——”米亞又上前一步。

前方,夏冰傾舉着刀子逼近。

米亞頓時冷汗直冒,嘴脣煞白,往前是死,然後也是死。

手臂的疼痛,心裏的恐慌,雙從壓迫着她。

夏冰傾走到她眼前。

“來啊,小賤人——”米亞呲牙咧嘴的暴吼,做出往前撲的姿態,企圖用這種方式嚇走夏冰傾。

“砰——”的一聲,子彈擦過米亞的大腿邊緣,打響後面的牆面上。

火辣辣的痛在大腿上蔓延。

“再說一句賤人,下一槍可就是你腿上大動脈了!”站在側面的神槍手語氣無比的冷靜殘忍。

鐵血的戰士,向來是說到做到,即可執行,不會留半絲的情面。

慕月森之所以放心的讓夏冰傾一個人,是因爲他知道,裏面有個能幫她控制住米亞,並且絕對傷不到她一根毛髮的狠角色。

惡人還需真正強悍的戰士來壓制。

從米亞回來至今,她做下一樁樁的惡事,此次更是弄的慕家連傷兩個人。

而他們之所以會吃這些虧,究其原因,是因爲他們是生活在正常生活中人,而米亞是窮兇極惡,替犯罪集團出謀劃策,習慣了殺人不眨眼,一直生活在黑暗扭曲的世界的人。

面對她的窮兇極惡,狡猾陰暗,哪怕是慕月森也無力招架,哪怕是聰明卻爲情所困的慕月白也被其矇騙。

而儘管慕家很有錢,卻一度拿她沒有辦法。

上次季修在說的計劃中,提到需要一個百分百能信任而且能準確執行這項任務的人選,因爲這也是爲了確保夏冰傾的絕對安全。

慕月森想到了一個合適人選。

這個人是他遠嫁歐洲貴族阿姨的兒子,中文名叫辛千邈,是他的表弟,只是平時來往甚少。

他是世界反恐組織的特別小姐的行動隊的,對付再恐怖的罪犯都不在話下,讓他對付一個女人,更是不在話下。

聽聞了這件事,二話不說就連夜坐專機趕來。

所以走進這個房間,米亞就是那只待宰的甕中之鱉。

她玩玩陰謀詭計她可以,若玩真格的東西,她也焉菜了。

米亞的腳不敢動一步,嘴上也我不敢口出惡言。

夏冰傾走過去,刀子在她眼前晃了晃,“先切哪裏比較好呢~~~~”

“不要——,”米亞自然自己沒有生機,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眼淚汪汪,露出我見猶憐的表情,“冰傾,我知道你是個善良的人,你做不到那麼傷害別人的!”

“所有善良的人就理應被欺負,理應承受痛苦而不能還擊嗎?”夏冰傾輕聲的問她,冰寒的刀鋒放在她的勁動脈上。

是要稍微用那麼一點力,血就像山洪一樣噴出來。

世界上最可怕是不是死,而是意識到自己快要擁抱死亡之前的等待,一秒都成了漫長了折磨。

米亞嚇的連氣息都不敢出。

脖子僵硬的梗着。

“冤冤相報何時了,如果…如果你殺了我,那你跟我又有什麼區別?”她屏着呼吸說的斷斷續續。

漂亮精緻的臉上佈滿了豆大的汗珠,不知是疼的還是嚇的。

“說的真好,很可惜啊,我把你弄到這裏,就不是想做好人的,你付諸在我身上的痛苦,今天我要全部的讓你試一試——”

話音落,夏冰傾在她臉頰上劃了一刀。

“啊——”米亞崩潰尖叫,捂住自己的臉。

女人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容顏,比有什麼比毀容更加痛不欲生。

血從她的指縫中留出。

“這一刀,我是替我孩子還的,你現在的絕望就是我當初的絕望,但是遠遠不夠,大大的不夠,因爲她的生命消逝了,而你還活着——”

夏冰傾說着,在她的右臉上又劃了一刀。

胸口一團悲傷的氣流將肺腑還有喉嚨灌滿,此刻,讓她拿鋸子將她據成兩段她都做的到。

仇恨,就像是撒旦在你耳邊輕語,讓你不斷不斷的捲入更深更暗的那個地方。

“啊——,啊——”米亞跪在地上,“我錯了,我錯了,饒了我吧~~~~” 聽到秦慕抉的這句話問出來,在座的人除了陸南臻和董昌明,都眼眸一亮,這個項目的啓動資金至少是以億爲單位,加上項目的可行性高,目前的房價看漲,要是能完成這個項目,光獎金都是不少的。

會議室內衆人沉默了片刻,財務總監看了一眼董昌明,笑着開口道:“既然項目是董副總拿下的,董副總負責跟進也是情理之中。”

秦慕抉修長的手指在桌上敲了敲,目光在財務總監的臉上停頓片刻,就轉向其他人:“還有人有不同意見嗎?”

其他人對視了幾眼,沒有表態。董昌明回來之後,整個昊天集團明眼人都能看出變化,董副總的野心一些人自然是有所察覺,但是卻也不敢輕易表態。

更何況他們心中清楚,這樣的情況最好還是不要出頭,不然難免殃及池魚。

片刻,秦慕抉敲着桌子的手停頓下來,伸手將面前的文件夾合上,開口道:“既然大家都沒意見,那這個案子就由董副總負責吧,”說着,秦慕抉一頓,目光落在陸南臻臉上:“陸總監既然是方案的設計師,那就由陸總監配合董副總完成吧。”

陸南臻擡眸看着秦慕抉,眉頭微微皺起,現在董昌明的意圖已經相當明顯,秦慕抉不可能沒有察覺。但是現在秦慕抉卻還是將公司內頗爲重要的項目交到董昌明手中,並且還讓自己參與,秦慕抉究竟在想什麼?

此時的秦慕抉眸光深邃,神情也是淡淡的,陸南臻從中看不出一絲端倪。

又坐了片刻,秦慕抉站身來:“既然大家都沒什麼意見,那就散會吧。”說完秦慕抉轉身離開了會議室。

會議室內的人三三兩兩走了出去,董昌明轉臉看着陸南臻,頗有深意的一笑:“陸總監,合作愉快。”

陸南臻沒有答話,只是微微點了點頭,就起身離開了會議室。

下午的事情安排好了後,秦慕抉準備回公寓,卻接到了秦母的電話,架不住秦母在電話內轟炸,秦慕抉無奈只能先回了秦宅。

才進門,就看到秦母臉上不滿的神色:“自從有了那個林雨霏,你都已經忘記我和你爸了。”說着秦母似乎是想起了林雨霏,心中更加不滿,開口道:“也不知道你喜歡她什麼,小門小戶的,寒酸不說,還是個結過婚的。”

秦慕抉微微皺眉:“媽,我說過我和雨霏已經結婚了,不論你喜不喜歡她,她都是我的妻子。”

秦母聞言,瞬間變了臉色:“慕抉,自從有了那個林雨霏,你已經越來越不將我這個媽放在眼中了,我就不知道那個女人給你灌了什麼**湯,把你迷成這個樣子。”

秦慕抉神情疲倦,揉了揉眉心,緩緩開口道:“媽,其他的事情都好商量,但是唯獨這件事情我不會聽你的。我如果沒將你放在眼中,早在你上次給我喂藥的時候,我就已經翻臉了。”

想到了上次的事情,秦母終究是理虧,只好吶吶開口道:“我那樣做還不都是爲了你好,安娜哪點比不上那個林雨霏,關鍵李家還家大業大,對你也有幫助。” 可她的速度還是不夠快。

槍聲響起,她看着顧雲擎的胸口有了一個紅色的小點,那小點面積越來越大,她的身子一軟,膝蓋重重的跌在了地上,朝着顧雲擎爬了過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