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從佐助的表情上看,他真的有可能選擇親手把她也殺了!

「哈哈哈哈……」佐助把手按在臉上,突然狂笑起來!

「昔日同伴的情誼?你有資格說這樣的話嗎?在你等木葉高層強令宇智波鼬屠殺宇智波一族的時候,你有想過同村的情誼嗎?」

須佐能乎形成的巨人,在佐助的吶喊中突然出手,動作迅捷快如閃電,竟一下子將觸手不及的團藏捏在掌心中間!

佐助那雙妖艷的萬花筒寫輪眼眼中,殺意凝郁得彷彿將空氣都凍結了!

「我問你,」黑髮少年表情猙獰,幾乎是怒吼著說道,「對鼬下達清理宇智波一族的命令的,到底是不是你!」

被死死握在查克拉巨人掌心,團藏任由佐助將他渾身的骨骼都捏得咯嘣作響、處處斷裂,臉色仍然堅如磐石,吃力地吐出一口碎掉的內臟,漠然說道:「看來,鼬在臨死前把一切都告訴你了……」

「我本以為鼬背負起了這一切,是村子的英雄……沒想到他會在臨死前對你泄密,做出這種事情的宇智波鼬,終究還是成了木葉的叛徒!」

佐助瞳孔驀地放大,心中的憤怒一瞬間達到了極致,查克拉難以自制地徒然暴起!

「啊——!」

紫色巨人猛然發力,團藏只來得及發出一身凄厲得令人毛骨悚然的慘叫,便赫然被捏成一團血肉模糊的肉醬!

鮮血四射,在地面上灑出無數斑點,甚至濺到了佐助臉上。

「你沒有資格評論鼬。」

聽著團藏的慘呼,復仇的滋味……竟如此美妙!

臭烘烘的血液,從他的臉上滴落,滑落到嘴角,佐助卻感到味道好極了。

「首先是將鼬逼迫到不得不殺死自己族人的木葉高層……」他近乎迷醉地說道。

紫色巨人鬆開手,將掌心的那團肉醬隨意掃到一邊。佐助看也不看團藏的屍體一眼,轉身望向春野櫻。

「然後是不知廉恥地享受著鼬犧牲自己換來的和平的木葉忍者們……」

「你要殺了我嗎?」春野櫻闔上眼帘,語氣出乎意料的平靜。

沒有悲哀,也沒有憤怒。

怒急之後,反而是平靜。

「不僅僅是要殺了你而已……村中的每一個忍者,包括你,鳴人,還有卡卡西在內的每一個人!」佐助臉上露出了殘酷的笑容,完全拋棄了曾經的羈絆,「都是我復仇的對象。」

春野櫻心頭的怒意猛地竄了上來,拳頭捏得發白,骨節啪啪地作響。

「你的妄想病犯得不清啊,佐助。」她驀地睜開眼睛,碧色眸子中的冰冷決絕落到佐助的臉上。

「看來,我要狠狠地把你收拾一頓,將你徹底打醒來才行!」

「這麼說你已經想通了,春野櫻。」團藏突然出現在場上,從兩人身後神不知鬼不覺地冒了出來,彷彿剛才被須佐能乎像捏螞蟻般捏死的人不是他一樣,「就讓我們一起攜手對付這幾個人吧!」

聽到聲音的佐助和香磷霎時間大吃一驚!

「什、什麼?」

佐助猛地回頭望去,身後赫然站著毫髮無損的團藏本人!

唯獨春野櫻像是早有意料,漠然回望過去。

果然是那個術嗎……難怪要在身上植入這麼多寫輪眼!

「志村團藏,我想有一點你誤會了……」她冷冷地開口說道,「在佩恩肆虐木葉時按兵不動的你,趁著我師傅昏迷不醒時強行佔據火影位置的你,我是永遠不會站在你那一邊的……我恨不得殺你而後快!」

「你說什麼?」團藏眉頭猛地一皺。

「不僅僅是教訓佐助而已……」少女活動著腕關節,查克拉一波又一波地從陰封印中釋放出來,「包括佐助在內。」

戰力全開。

除了仙人模式以外,櫻沖、陰封印、魔鏡冰晶全部用上!

「你,志村團藏,還有那邊那個自稱宇智波斑的小老鼠,以及那個紅頭髮的女人。」

「全是我要打趴下的對象!」

她怒吼著,毫不客氣地說道!

嘴炮說到這裡,差不多也該結束了。

春野櫻也算看清了,對於眼下這個局面,對於眼前這個黑化的佐助,言語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那就用拳頭來說話吧。

「佐助,我最後提醒你一下。」在動手之前,春野櫻最後說了一句,「就你那點實力,不要說對木葉全村人復仇了……」

「就是想打贏我,你都還得再練幾年!」

佐助的臉色頓時十分難看。

「春野櫻……你不要以為得到了冰遁的力量,就有資格在寫輪眼面前放肆了!」少年怒喝道,「不過是一種低賤下等的血繼限界而已!」

然而回答他的,卻是春野櫻那雙冰冷而銳利的碧色眼眸。

以及突然凍結的大地、突然從腳下水面中暴漲出來的巨大冰槍!

佐助的反應亦是極快,須佐能乎瞬間護在身前,將晶瑩堅硬的冰槍硬生生攔下!

槍身巨大的動能,使得鋒銳的槍頭撞到須佐能乎上,槍頭節節破碎,紫色巨人也跟著陣陣晃動起來。

「好硬……!」

佐助臉色一緊,硬接這記冰槍的代價就是須佐能乎差點被擊潰,眼睛一陣刺痛!

好在他總算堅持了下來。

然後下一刻,春野櫻陡然出現在少年身前!

「冰遁-魔鏡冰晶!」

冰瞬身的速度,遠遠超乎了佐助的想象。

少女站定在地上,一拳遞出。

腳下發力,地面猛地下塌了十來厘米!

「怪力術-認真一拳!」

綱手的怪力術,在原著中曾一腳踢碎宇智波斑的須佐能乎,那麼已經超越了綱手的春野櫻,面對須佐能乎剛剛有個樣子的佐助呢?

一瞬間,佐助只覺得地動山搖,一股無可阻擋的沛然巨力從須佐能乎的外殼處傳來。

少年引以為豪的絕對防禦力,在這一拳之威下,宛如泡沫般節節破碎。

一拳。

便將團藏剛才絞盡腦汁也奈何不得的須佐能乎轟成了齏粉!

「你就先在一旁好好看戲吧……」一拳轟出的瞬間,少女的喃喃低語在佐助耳旁響起,「看我怎麼料理團藏……」

「你說是吧,團藏大人?」

春野櫻出現在團藏背後,面無表情地說道。

而她身前,是天空、大地以及水面都被冰棱密密麻麻地布滿的場景,以及這場景中央,被冰棱刺得千蒼百孔的團藏的屍體……!

「居然真的對老夫動手了……」

團藏的聲音,從另一處平靜地響起。

【第三更】

【這一更作為桑聞其間打賞的加更,昨天的第三更是對adssdrn打賞的加更,么么噠】 「冰遁-寒霜冰葬!」

冰遁少女陡然爆發的查克拉,化作無數冰寒之氣,轉瞬之間便把這一方小戰場變成了冰的天地!

橋下流動的河水,在爆炸性輸出的冰遁查克拉的作用下,化作瘋狂生長的冰樹,眨眼之間便從橋底延伸上來,伸展出無窮無盡的冰刀、冰槍、冰劍、冰飛鏢、冰苦無……將水面、大地,乃至半個天空,都化作了冰霜的世界!

「好……好強!」

香磷站在一旁,目瞪口呆地望著這個驚人的忍術,屏住了呼吸,渾身禁不住顫慄起來!

「小心啊,佐助!」她下意識地提醒道,「她很強!」

那個叫春野櫻的少女……實力很可能比佐助還要強許多!

她提醒得太晚了。

香磷話音未落,便看到團藏被這一招輕鬆收割,與此同時,須佐能乎亦被那女孩一拳轟成渣滓,佐助霎時間倒飛出去!

「佐助!」

這個開局有點難 香磷驚呼一聲。

嘭!

紅髮少女奮力撲出去,想接住佐助,結果卻變成了兩人一起撞到地上,在泥水中滾了幾圈,好不狼狽!

借這緩衝,佐助沒有被一拳打趴下,吃力地倚著香磷站了起來。

他扶著額頭,眼眶裡陣陣刺痛,滿臉的不可思議!

「她真的是……春野櫻嗎?」

小櫻的拳頭,怎麼會如此之重!

「咳!」佐助虛弱地吐出一口黑血。

「你受傷了,佐助!」香磷心中一緊,連忙伸出小臂,放到佐助嘴邊,「快咬我!」

少女玉藕般白嫩的手臂上面,居然布滿了猙獰的齒痕,看著異常可怖;然而佐助沒有絲毫憐香惜玉的念頭,抓著香磷的手便用力啃了下去,在光潔的皮膚上又留下了新的齒痕——

「呃啊!」香磷慘叫一聲。

隨著皮膚被咬破,漩渦一族龐大的生命力外泄而出,流進佐助體內,少年虛弱而滿是傷痕的身體,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了過來!

「好旺盛的生命力……那個女孩,是同時兼備感知和治癒能力的輔助型忍者嗎?」

春野櫻眼角的餘光看到了這裡發生的一切,卻不動聲色,任由佐助慢慢恢復體力。

她只是緩緩地轉身,緩緩地回頭,望著那個冷硬如磐石的老人,緩緩地說道。

「志村團藏……是什麼給了你這個縮頭烏龜探出腦袋的勇氣?」

「我若是你,就趁剛才的機會遠遠逃走了,逃回根部那個龜殼裡面,而不是留在這裡找死!」

團藏的眼神,剛才還努力學習三代火影那樣想表現得和藹、可親起來的,現在乾脆撕下了那層面具,變得陰鷙冰冷起來。

——這樣很好,也省得春野櫻被他那生硬的偽裝噁心到。

「老夫身為火影,豈有面對木葉敵人時不戰而逃的道理!倒是你,居然在大敵面前不思合作,反而攻擊作為第六代火影的老夫……」團藏的聲音彷彿粗糙的沙礫,在瓮中摩擦砥礪著,乾冷而缺乏生機,「你也想成為叛逃出村子的叛徒嗎,春野櫻!」

「不戰而逃?」

少女嗤笑一聲。

「佩恩入侵木葉時死守根部基地不出手的你,也有資格說這種話嗎!」

「五代火影為了救援大家耗光查克拉昏迷過去的時候,你在幹什麼?你按兵不動,坐看村中的大家犧牲。你爭權奪利,趁綱手昏迷的時候,強行登上火影的位置。」

春野櫻頓了一下。

殺意突然爆發出來!

嗖嗖!

她纖指轉圜,靈巧著結著印,控制著冰霜世界故技重施:冰棱瘋狂滋長,鋒利的冰刃追逐著團藏的身影,不斷壓迫他閃避的空間。

然而團藏的應對也毫無破綻:他在冰棱之間閃轉騰挪,身形翻飛,進退挪移之間盡顯忍者的靈活矯健,竟沒有絲毫老人的遲鈍之意,彷彿在此戰鬥著的,不是一個年過七旬的古稀老人,而是一個春秋鼎盛的壯年忍者!

「我已經看穿了你這個忍術的套路,這一招對我已經沒用了!」

激烈戰鬥中,團藏竟然還有餘力說話,聲音傲然傳出。

以一條生命為代價,他確實看穿了櫻的招式,能夠遊刃有餘地應對她的這一招冰遁。

說話的功夫里,團藏手中還在結著印,話音落下的瞬間,他便陰險地將口中醞釀好的忍術施展了出來!

「風遁-真空大玉!」

鋒銳無比的氣刃,從團藏口中一圈一圈地疾速吐出,將沿途中遭遇的堅韌冰棱硬生生擊碎,一路摧枯拉朽,悍然襲向老人身前的粉發少女!

愛你是我的英雄夢 轟轟轟!

老人驟然爆發出來的忍術決不可小覷,大量灌注的查克拉更是將真空大玉的威力谷催到了極致!堅硬的冰層也在這一擊下層層破碎,霎時間化作無數冰渣水霧,瀰漫在空氣中,遮蔽了視線。

美利堅縱享人生 解決了嗎?

團藏望著毫無動靜的水霧,心中驀地升起了不妙的直覺,然後下一瞬間——

「很遺憾,你這個火影……我不承認!」

少女毫無感情的話語,從團藏背後傳來。

伴隨著話音而迸發的冰冷氣息,噴到團藏後頸上,給他半個身子都激起了寒慄。

團藏只覺得心頭一痛,低頭望去。

一道冰刃刺穿了他的心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