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從萬古歲月之前歸來,如果還是走著從前的道路,豈不是顯得太沒有追求了。

儘管在天元古藏之後的去向如何,梁榆一樣沒有完全定下就是了。

「第一步的巔峰?公子,你在無常輪迴之中,究竟看到了什麼,好像回來以前,整個人都不同了一樣。莫不是在一次次的輪迴裡面,窺得了什麼天之大道,回來要攪動著本已渾濁的四方風雲?」仙狐兒似笑非笑地問道。

雖然如此,但梁榆卻是知道,這個妮子可不是在說笑。她是在試探,明著試探,不問梁榆,僅是以自己的方式來尋找想要知道的答案。

「我經歷的輪迴……不多,就那麼一次而已。不過就是這麼一次,已經足夠了。一次輪迴,即是一生,若是能夠明悟,一次足矣。」梁榆感嘆說道。

「一次輪迴,即是一生么……。」豈料,正當梁榆以為仙狐兒會喋喋不休地追問的時候,她卻如同被什麼刺激到了一樣,細細斟酌著這一句話。

多看了這個少女一眼,梁榆便是收回注意力,轉而落在前方,彷彿穿越了虛無,與位於中心的眼神對視了起來。

「王么……。」梁榆低喃一聲。


「咻!」

下一霎那,五行玄天殿徑直加速,化作五彩流光,向著遠方暴掠而去!

天元古藏,遼闊無邊。

這一點,梁榆從六道古獸的口中已經確認了。

可以想象,天元古藏的上部,可以容納九千九百九十九個小空間,那麼與之同等大小的下部,又怎麼可能狹窄了。

不過這一路過去,卻是沒了以往的寧靜,梁榆僅是看見沿途的一切,已經悄然崩毀。

火山噴發,熔岩滲透大地;江河翻騰,將花草樹木浸在水底;本是沙漠的土地,不知道為什麼,被冰雪覆蓋,徒然化作了冰天雪地;乾枯的荒野,雨水不斷,甚至將草木都浸泡得腐爛了。

探手承接著些許從上方落下的雨水,在五指輕微活動之中,梁榆好像從中嗅到了一絲截然不同的味道。而這一絲味道,源自於天元古藏的中心!

「它們的王……有了什麼指示么?竟然尚未脫困,就將這裡攪得天翻地覆,好像故意給某些人看的一樣。」鬆開手掌,任由雨水滑落,梁榆抬眼自言自語。

如果大無常的話語沒錯……這裡,距離中心已經不遠。

換言之,或許只需一次日出日落,梁榆就可以與主宰著這個地方的王見面。


至於交鋒之事,見了之後再作打算吧。

「咦?」

突然,剛剛越過滿是雨水的天空,進入到一片山巒裡邊的時候,梁榆的眼神卻是驀然變了一變。

因為在前方最高的山峰之上,好像有人盯著了他這一邊……而且十數天前感應到的玄奧波動,正是從對方的身上傳來。

「是誰?」默念一句,梁榆旋即心念一轉,然後五行玄天殿隨之一動,攜著隆隆聲威,猛地朝前飛掠而去!


五行玄天殿的速度極快,不過百息的時間,就已經靠近了高峰。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在雲霧後方站立著的身影,同樣是注意到了前方的變化。

「小萱,這裡果然是有與你一般的人物……就是不知道他的意願,是否與我們相同而已。」姬芷若在漠然地注視前方少許之後,輕語說道。

「姐姐,都到了這種時刻,而我們的蹤跡已經敗露……管他答應還是不答應,都要與我們聯手將渾沌斬殺!說起來,這個渾沌又是一個混賬,有著上古血脈,竟然淪為禁區生靈的走狗,平白地給我們添上了許多麻煩。」說著,姜小萱不由自主地向前傾去,想要看看將要來臨的究竟是何方神聖。

「唰!」

當巨大的五彩之光仿若一隻天神大手,撥開層層迷霧,抵達高峰前邊的時候,梁榆的目光下意識地朝下看去。

不過這一看之後,同時愣住的,卻是現場的二人。

看見這一道身影的身影,姜小萱在瞳孔微微收縮之餘,嘴巴張了張,一時間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是好。

至於姬芷若,她在端詳了梁榆少許之後,終於從對方的身上看出了一些什麼,轉而眼神悄然變化。

記得上一次碰見這個人的時候,好像才不到靈元境界……為什麼數年過去而已,竟然到了玄境的層次。

儘管還是初期,但三玄之境的名頭卻是實實在在的,沒有半點虛假。

除此之外,依照姜小萱的說法,這個男子的身上還有與九焰圖類似的至寶吧……這樣一來,倒是一個讓人驚嘆的人物了。

「小萱,你與他相識?」察覺到身邊的姜小萱一臉震驚的模樣,姬芷若眼睛轉了一下,詢問說道。

「沒有……我只是有些意外,他的身上還真有與九焰相似的東西罷了。喂,上邊的小子,你給我下來。」被姬芷若這麼一喊,頓時反應過來了的姜小萱,又氣勢洶洶地開口喝道。

望著下方兩道熟悉的身影,梁榆的心中不禁多了一抹古怪。

因為即便大無常的輪迴不是真實都好,但終究是相處了好些時日的人物,而且在萬古之前,梁榆還與二女談起過萬古之後的她們……如今歸來親眼一看,除了一抹驚訝之外,就是一股複雜了。

故而,說梁榆在又一次對上二女的時候,還可以保持一貫的鎮靜,卻是不可能的了。

可是不可能歸不可能,但在確定這一種同源的力量的確是從二女這裡發出之後,很是奇怪,梁榆竟是從中感受到了一抹心安。

下一刻,在梁榆毫不猶豫地往前一步跨出之中,他的身影已經到了二女的面前,而且在留意到姜小萱好像有著幾分不想相認的意思之後,他一樣沒有勉強,就像是陌生人的樣子。

「不知道這位小姐喚我下來有什麼事情?」梁榆淡淡問道。

「你的身上,是否有著一種至寶……所以特意前來這裡,尋這一隻王的麻煩?」沒等姜小萱開口,姬芷若已經先一步問道。

「哦?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而且即使是我,都不見得我一定要與兩位合作吧?」梁榆輕笑一聲,如是說道。

「你……不管你答應還是不答應,但渾沌我是斬定的了。所以你的力量,借我們一用,不然的話,就是要活生生地取出,我都毫不介意。」姜小萱驟然凶神惡煞地說道。

這個模樣,不要說是梁榆,就是一旁的姬芷若都感到了幾分意外。

因為她這個樣子,好像還是第一次表現出來,在過去,倒是沒有的事情。

「借或者不借,貌似已經輪不到我做主了……不過兩位,我想問上一問的是,你們是不是前去見過渾沌?」沒有在意太多姜小萱的異樣,在無常輪迴之中已經深切地體會過一番這等情緒的梁榆,直言問道。

「是,我們二人前去尋過這裡的王……即是渾沌!而且大戰一番,敗給了它。光是一種力量,不足以將它限制,所以你的力量對於我們來說,是必須的。一如我妹妹說的一般,無論你答應又好,拒絕也罷,你的力量,我們要定了!」抬手攔了一下旁邊的姜小萱之後,姬芷若神色清冷地說道。 「想要……還得看看你們有沒有這個實力啊。畢竟即使目的相同,都不見得我一定要和你們二人聯手。」說著,眸子裡邊忽然閃爍著一絲戰意的梁榆,身形驟然一退,掠到百丈開外,赫然是與二女對峙了起來。

「口氣不小,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見此,雖說心中有些疑惑,但梁榆的拒絕之意那麼明顯,姜小萱自然不會給他太多的好臉色了,在冷笑一聲之後,手上驀然有著煌煌火焰生出,聲勢奪人。

到了這一步,姬芷若當然不會置身事外,說是尋求公平什麼的幼稚之言……不管怎麼說,現在渾沌不來追她們而已,若然追了的話,多半都是隕落的下場,所以另外一股克制四凶的力量,不可或缺。

眼看這等大戰將臨的陣勢,梁榆卻沒有絲毫退意……因為他是真的準備與二女一戰,試試看從萬古歲月當中歸來的自己,與這兩名天驕之女相比,還差多少。

「來一戰!」沉聲一喝之後,梁榆的身後忽然有著滾滾雷聲激蕩而起!

緊接著,一道虛幻的身影,就在梁榆的後方凝聚而出!

這一道身影雖然虛幻不實,但個中透出的磅礴雷意極強,強到二女的神色瞬間變化起來。

因為這一種感覺,於她們二人而言,可是有些熟悉啊……。

「不可能,即使他僥倖到了今天的地步,但這一種程度的手段,哪裡是一般修靈者說有就有的……絕對是相似而已。」姜小萱在驚訝過後,如是想道。

「儘管這不可能是我們熟知的手段……但力量很強,這一點無庸置疑。怪不得在感應到我們二人不是一般的修靈者之後,仍然敢於一戰,原來是有著這等底牌。」姬芷若眼神淡漠地想道。

「不過僅是這樣就認為可以壓我們二人一頭的話……那麼你的天才,又是天才到家了!」頓了一頓,姬芷若在手上有著青芒閃爍而起,化作一件透著玄寶波動的長劍間,低喃說道。

看見二女一上來就是這樣極端不弱的表現,梁榆心中同樣忍不住震撼了一下,然後很快就肅穆了起來,拳頭一握,一股黑光就被他握在手中。

「破!」

沒有多言,梁榆在靈力匯聚在手中的一剎那,朝前一拳轟出!

這一拳,動作簡練,沒有一絲奢華在內,可是一拳打出,就連虛空都像是要崩塌一樣!

無盡的黑光在咆哮前行之後,一縷縷雷電緊隨而上,將地面撕裂,如同虯龍一般,將要將眼前的二女吞噬!

見狀,二女在瞳孔微微收縮過後,又頓時冷靜了下來。


姜小萱一步跨出,手中的灰色火焰化作無窮灰暗,硬生生地將瀰漫在半空之中的陰死之氣席捲到自己的手上,而後這一團火焰猶如獲得了靈性一樣,猛地躥高百倍之多,如同一堵牆壁,憑空攔住在梁榆的一拳之前!

「哦?」

看見自己近乎是融會貫通了的一擊依然被姜小萱正面攔下,而且從她的表情上來看,還是屬於舉重若輕之列,梁榆不禁在驚訝過後陷入一抹沉吟之中。

「是修為的差距么……越級而戰,通常只會對天驕與常人的情況下出現,而天驕戰天驕,卻不是這麼容易了。她們二人,無論是姬芷若或者姜小萱,都有不弱於我的天賦,更不要說,在這個時代的神州大陸,她們二人的背景要比我強大得多。」梁榆在視線掃動,察覺到這一擊被擋下的主要原因之後,不由得感到一絲唏噓。

多年的感悟,在手段的層次差距之下,仍舊不堪一擊……這樣的事情,說實話,還真的有幾分難以接受呢。

「好在我的手段同樣不止一種……不然的話,今天還真的有幾分麻煩呢。」看到繼姜小萱之後,姬芷若已經身形一閃,朝著他這一邊暴掠而來了,梁榆忍不住搖頭笑道。

下一刻,臉上的笑意剛剛止住上揚的勢頭,梁榆的雙眸徒然一閃,緊張感成倍上升。

當姬芷若手握一道旁人不易看清的鋒芒飛掠而至的時候,梁榆的五指同樣緊握而起,一道五彩光芒頓時從中浮現。

「五行之光!」

隨著梁榆一道暴喝落下,滾滾而動的五彩洪流便是從半空之上的五行玄天殿當中蔓延而出,如同一條彩色的江河,直奔姬芷若而去!

「玄寶么……而且層次不差,不知道為什麼,竟然隱隱間可以與青雲抗衡一樣。」對此,姬芷若沒有急著攻向梁榆,而是在抬眼看了一下五行神光以後,方向一改,在喃喃自語之餘,對著洪流一劍砍出!

「轟!」

這一劍看似平常,但實際上真正砍出的時候,本來是無雲的天空竟然有著滾滾雲氣凝聚而下,盡數依附在姬芷若的長劍之上,仿若一條巨大的雲龍,愣是將迎面而來的五彩之光一口吞下,而後蜿蜒盤旋,對著梁榆咆哮而去!

「這……。」看到這裡,梁榆旋即心中一凜。

姬芷若手中的玄寶極為不凡,這一點他是有所預料的……但萬萬沒想到,居然恐怖如斯,可以平白地將五行玄天殿的一擊盡數吞下,還有餘力還擊。

「看來萬古之後的這個年代,果真不是從前可比的啊……五行之手!」雖然如此,只是主動提出一戰了,梁榆就不可能輕易退走,故而在眸子一閃之後,不退反進,而是單手對著來臨的雲龍一抓而去!

「轟隆隆!」

伴隨梁榆的喝聲落下,五行玄天殿在身形一顫間,整個寶殿頓時光華大放起來,一道道色澤迥異的五行之光,一一落在了梁榆的手臂之上!

下一霎那,在諸多五行之光陸續而至當中,梁榆的手臂霎時間化作一隻五彩大手,十丈高大,不偏不倚地對著前方的雲龍一抓而去!

雲龍雖然極為不弱,但這一下,終歸是梁榆的修為與五行玄天殿之力相互疊加以後的一擊,豈是區區玄寶的一劍可以攔下!

因而,在兩股光芒的碰撞之下,五彩之光頓時將雲龍轟得支離破碎,然後攜著無上聲勢,一掌對著姬芷若大力拍下!

「九幽陰炎!」

見此,姜小萱在雙目一閃之餘,驀然探手而出,對著梁榆拍下的方向大力抓去!

下一息,只見在半空上邊,竟是多了一隻十數丈高大的火焰骷髏,硬生生地將梁榆的一掌正面擋下!

「砰!」

儘管攔下,但梁榆這一掌力量之大,同樣不可小覦,直接拍得骷髏的雙足陷入土地之中,動彈不得。


「嗡……!」

非但這樣,眼看這一隻由灰色火焰所化的骷髏有些異常,梁榆一樣沒有留手太多,在心念一轉間,眉心上邊猛然有著嗡鳴之音大作,斗神之力,從中源源不斷地瀰漫而出,使得五彩光華在又一次綻放開來的同時,五指齊齊一動,竟是在二女面前將由九幽陰炎所化的骷髏捏成一絲絲火焰,隨風飄逝。

「咦?」

看見這一幕,準備上去繼續一戰的姜小萱不由自主地怔了一下,而後下意識地伸手攔了一欄恰好又是要動手的姬芷若,認真問道:「你的修靈之晶……有些不妥,這一種力量,不是神州大陸的。你究竟是誰?」

「哦?我究竟是誰……你不是知道么?」聽完,梁榆一樣不急著繼續戰下去,而是似笑非笑地說道。

「故弄玄虛……不過你的實力尚可,與我們同行都不會成為負累。」姬芷若在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下之後,淡淡說道。

「這……你們莫不是搞錯了一些什麼吧。」聽到這話,梁榆在眉頭一皺之後,疑惑問道。

先前分明就是他說要與二女一戰的,現在倒好,怎麼一個轉身,好像又變成了對方在篩選自己的樣子了,當真是奇怪。

「廢話少說……而且,梁榆,你一樣不要裝蒜。你到底經歷了什麼,我不知道,但是現在,需要借你的力量一用,否則你我都走不出這裡。」嘴巴張動了幾下過後,最終姜小萱還是深吸一口氣,直言說道。

此言一出,姬芷若雖然神色變化不大,好像早就料到這麼一出的樣子,但嘴上還是問了一句:「你們認識?」

「談不上認識……以前有過一些過節罷了。由於都不是什麼好事,所以剛才不與姐姐你提起而已。」眼睛轉了轉,姜小萱方才支支吾吾地回道。

「關於這一件事,以後我再與你好好談上一談,而現在,既然他與你相識,那麼同行之事,應該沒有問題了吧。」姬芷若在眸子閃爍了少許,顯得更為清冷的同時,徐徐張口說道。

「天元古藏的王,四凶之一的渾沌……這本來就是我的目標之一,但是以一人之力,想要贏下不是易事,故而兩位若然願意相助一二,當然是好事一樁了。」眼看對方的口氣鬆動了一些,梁榆這一邊肯定不想繼續戰下去的了,因而乾脆順著這個台階上去,一口答應下來。

畢竟假如繼續一戰,能不能贏下她們二人……這樣的事情還真的不好說啊。 不管怎麼說,二人不止在修為方面凌駕於他,就連靈技寶物什麼的,都實實在在地壓了一頭。

這樣的境況,與萬古之前可謂是天差地別啊。

因而,一個都足夠麻煩了,而兩個……梁榆只是說說罷了,沒有真的要戰下去的念頭。

雖然談不上愉快,但總的來說,還是達成了一致的三人,又不約而同地心頭一松。

畢竟無論是梁榆還是二女,假如真的要與渾沌一戰,光憑一人的力量,顯然是辦不到的。

關於這一點,與大無常鏖戰一番,方才僥倖贏下的梁榆,或者是敗給了混沌一次的姜小萱與姬芷若,都非常明白。

「既然如此,那麼不知道兩位準備什麼時候出發前去?要知道這個地方距離中心可是不遠了,繼續留下和直接前去,差別不大。」梁榆在看了一眼前方,已然有著一絲若隱若現的龐大之後,詢問說道。

「按照我們的意思,還是過上三天再去吧……我們的傷勢,還需要三天時間,就可以痊癒。這樣的話,可以動用的力量,會比現在大上不止一丁半點,更為有利。」姜小萱沉吟了一下,抬眼說道。

「哦?這裡的王……它允許么?」梁榆有些意外地問道。

俗話說,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

渾沌作為天元古藏這裡的王,而且隱隱間是與九子圖站在了對立面的情況下,竟然任由姜小萱二人自由地恢復傷勢,是應該說它自信呢,還是託大?

想是這樣想,事實上,多半還是前者。

因為二女儘管不說,但是從她們的反應上來看,渾沌的強弱,可見一斑,絕非尋常的生靈可以與之抗衡就對了。

如此之下,梁榆初時建立起來的幾分信心,不由得有了一絲動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