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循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我扭頭望去,只見那由始至終,都沒有說過一句話的陸茗軒,正目不轉睛的盯着我呢!

“我有些話想對你說。”

說完這句話,陸茗軒便自顧自的站起了身,根本不給我拒絕她的機會,徑直朝着火光之外走了去。

我不知道陸茗軒想對我說什麼,更不知道爲什麼,我對陸茗軒,好像根本提不起任何的防備心裏,就彷彿,我和她之間很熟絡,甚至在我的潛意識裏,我對她的信任,竟然要超過李靈兒!

要知道,這可是我與陸茗軒的第二次見面,反之,我與李靈兒之間,則是經歷過數不盡的生死之間,這種反差,似乎有些太誇張了!

我扭頭看了眼張銘,卻發現,張銘竟然在朝着我微微點頭……他竟然贊同我單獨和陸茗軒交談?

這又是爲什麼?

我好奇的盯着張銘,眉頭也不由的緊鎖了起來,貌似,銘叔好像知道許多我不知道的祕密……

就在這時候,話癆石乾坤不改本色,神神祕祕的對我說道;“楚風小兄弟,我勸你,還是去和茗軒聊聊吧!”

我回過頭,望着神祕兮兮的石乾坤,我發現,這傢伙的眼神之中,毫不掩飾的流露出了一股愛意……當然,這愛意可不是衝着我表達的,而是,陸茗軒!

石乾坤和陸茗軒之間,貌似並不是石家和天機家族單純的結盟……

謎團貌似越來越多了,事情也變得越來越複雜了起來!

不過,經過短暫的思考,我還是決定,去和陸茗軒聊一聊!

一想到這裏,我便不再遲疑,徑直跟上了陸茗軒的腳步,朝着火光照不到的地方走了去……

我一言不發的跟在陸茗軒身後,大概走了二十幾米的距離,陸茗軒突然停下了腳步,緊接着,她回過了身,那張充滿疲憊之色的絕美俏臉上,難得的閃過了一絲笑顏……

驀然回首,笑顏如花,聖潔如仙,傾國如卿。 陸茗軒,不論是容貌,還是氣質,都要強於林纖和寧思思,甚至還要隱隱的壓上李靈兒一籌,恐怕,也只有羅藝能夠勉強與陸茗軒比肩了!

“小弟弟,我早就猜到,你會進入祖乙大墓,但是,我沒想到的是,你竟然能走到這裏!”陸茗軒的話語中,透出了一股濃郁的……自豪感,沒錯,就是自豪感,彷彿我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她也在爲我高興那般!

聽了陸茗軒的話,我自然感覺到了她話語中的自豪感,不過,我心中的迷惑,卻是更盛了!

貌似我和陸茗軒才第二次見面吧?而且她還總是稱我爲弟弟,還總說些莫名其妙的話,難不成,我和她,真的有什麼關係不成?

“我和石乾坤這次進入祖乙大墓,是爲商王手記而來,不僅是我們,包括阿修羅,陳泰,龍虎山,所有的人,都是爲了商王手記,我相信,你應該也一樣!”陸茗軒並沒有給我開口發問的機會,而是直接出言說道:“祖乙大墓,近在咫尺,可是,想要得到商王手記,卻必須要面對阿修羅……你沒見過他,也沒和他交過手,所以你體會不到阿修羅的強大……”

最初,我的思緒還停留在陸茗軒的身上,我在苦思我與陸茗軒,或者與天機家族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可是,當陸茗軒將話題扯到了阿修羅身上的時候,我的思緒也就自然隨着陸茗軒的話,飄到了只聞其名,未見其人的阿修羅身上了!

逆轉在2005 心跳戀愛社 “阿修羅,有多強?”我下意識的脫口問道。

在我的潛意識裏,我對阿修羅的強大,並沒有特別深刻的印象,我只知道,他很強大,但具體強大到了什麼地步,我卻是沒有任何的概念。

陸茗軒並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反問了我一句,“在你眼裏,李靈兒的實力如何?”

“很強!”我如實回答道:“如果在外面,我絕對不是李靈兒的對手,但是現在,我卻未必會輸她!”

在外面,李靈兒的內勁沒有了限制,自然能將剛猛的八極拳發揮到極致,我不是對手,但在現在,在祖乙大墓內,卻不然,她沒了內勁,而我則依舊可以動用鬼脈之力,況且,我身上還有龍虎山的靈符,若是真的和李靈兒打起來,我未必輸,甚至還有六成到七成的勝算!

“是因爲你的天機眼依舊可以使用嗎?”陸茗軒微微的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你的天機眼才初窺門徑,根本發揮不出它真正的威力,……我猜,你的依仗,應該是楚家的鬼脈之力,仍舊能在古墓中使用,對吧?”

陸茗軒話音剛落,我的心中頓時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

陸茗軒竟然能猜出我的鬼脈之力在祖乙大墓中可以使用?

這未免有些太神了吧?

至於天機眼能使用的事情,我倒是並不意外,因爲,身爲天機陸家傳人的她,一定也擁有天機眼,換句話說,她的天機眼在祖乙大墓中,應該也可以使用……

這就延伸出了兩個問題,第一,陸茗軒對楚家的鬼脈之力,似乎非常瞭解,第二,天機眼,爲什麼和我的鬼脈之力,還有胡墨的妖力一樣,可以在祖乙大墓中使用呢?

然而,陸茗軒似乎並沒有想要爲我解惑的意思,而是自顧自的繼續說道:“我之所以會問你對李靈兒的看法,重點並不是你的鬼脈之力和不成熟的天機眼,我真正想要告訴你的事情是,石乾坤的修爲和李靈兒相差無幾,而石乾坤,在阿修羅手上,只能勉強撐上十招……” 陸茗軒這番話,又一次將我的心攪亂了!

李靈兒的修爲和石乾坤相近,但石乾坤只能在阿修羅手上走十招,那我……估計也就十幾招,甚至,也是十招!

此刻,我對阿修羅的強大,纔有了一個真正的概念,換句話說,如果我和阿修羅單挑,我必死無疑,就算我們大家一起上,也未必能奈何得了阿修羅……除非,陳泰迴歸,胡墨再現!

然而,陸茗軒好像已經猜到了我心中所想那般,自顧自的繼續說道:“我知道,你現在一定在衡量我們與阿修羅之間的差距,甚至,你把陳泰也算了進來……”

我驚訝的望着陸茗軒,但我卻並沒有說話,因爲我知道,陸茗軒,一定還有話要說!

果不其然,陸茗軒再次開口,道:“我們與阿修羅的那一戰結束之後,陳泰找到了我和石乾坤,並且同我們交過手,當然,陳泰並沒有下死手……我想告訴你的是,陳泰與我們交手之後,說過一句話,他說,八部衆的詛咒之力,比曾經更強大了!”

“詛咒之力,你應該也聽說過吧?”

聞着陸茗軒的問題,我依舊沒有開口說話,只是凝重的點了點頭,繼續等待陸茗軒的下文。

至於那詛咒之力,是八部衆提升實力的一種神祕儀式,張銘和陳泰之前都對我說過一些,只有成爲八部衆的成員之一,纔會被賦予詛咒之力,而且,這種詛咒之力所帶來的力量提升,是極其恐怖的,堪稱質的飛躍,貌似,阿修羅現在就在研究這種詛咒之力,並且進入了祖乙大墓……

等等,難道說,八部衆的詛咒之力,和祖乙大墓,或者說是,和商王手記有關?

我好像又陷入到了另外一個漩渦之中……

“你知道陳泰的話,究竟想表達什麼意思嗎?”陸茗軒的聲音,又一次將我從胡思亂想之中,拉回到了現實裏。

顧少撩妻無下限:女人躺下,別動 聞着陸茗軒的問題,我再次茫然的搖了搖頭。

“陳泰這個人,你對他的瞭解應該不深,他其實是一個極其自負,自傲,自大的人,他說那番話的意思,就代表,阿修羅的詛咒之力,也超乎了他的想象,甚至,他不是阿修羅的對手!”

“能讓一個自負,自傲和自大的人低頭,這就說明了阿修羅的恐怖之處,也說明了另外一個隱藏的問題,就算集合我們所有人的力量,恐怕也未必是阿修羅的對手,更何況,還有龍虎山在側,而且,白天虹好像也進入了祖乙大墓,我們的處境,很不妙!”

陸茗軒說到這裏,突然停了下來,就這麼站在原地,靜靜的望着我。

我直視陸茗軒那雙清澈的雙眼,心中隱隱猜到了一些什麼,但我還是出言發問道:“你想說什麼?”

“我想說,你應該想辦法離開這裏,不要與阿修羅戰鬥,也不要去爭奪商王手記!”陸茗軒毫不猶豫,而且異常堅決的對我說道。

離開這裏?

放棄爭奪商王手記?

且不說我能不能找到離開這片奇異空間的路,單說商王手記,這可是關乎二叔和楚家命運的東西,我怎麼可能輕易放棄?

而且,我始終不相信,世界上會有沒有弱點的生物,哪怕阿修羅再強,他也無法逃過天道輪迴和陰陽平衡,我堅信,看似強大無比的阿修羅,一定有他的弱點,只要我能找到阿修羅的弱點,我們未必就沒有勝算!

盯着陸茗軒的雙眼,我的嘴角突然揚起了一抹邪異的弧度,無比堅決的緩緩搖起了頭,“我不會離開這裏的,除非,我拿到了商王手記!” 我的話音落地之後,我和陸茗軒之間,彷彿突然被一股異樣的沉悶包圍了,足足過了許久,我們都沒有再開口,就好像,空氣在這一刻都靜止了那般!

足足過了良久,陸茗軒輕輕的嘆了口氣,彷彿是在苦笑,“楚家人,好像都很固執!”

“你對楚家好像很瞭解?”我幾乎是下意識的接上了陸茗軒的問題,將矛頭引向了楚家。

陸茗軒一定知道許多我不知道的祕密,包括我身上的天機眼之謎,還有楚家的鬼脈之力這件事,我和天機家族之間的關係,等等,這些,她一定都知道,只不過,她似乎並不打算告訴我……

聽了我的話之後,陸茗軒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道:“我對楚家,的確很瞭解,但對你的瞭解,卻大多都是來自傳言。”

“瞭解我?”我不由的好奇問道:“你爲什麼要了解我?是因爲我同樣擁有天機眼?而且還是除了陸姓之外,唯一擁有天機眼的人?”

“你的天機眼,我並沒有任何興趣,因爲我早就知道了一切的答案!”陸茗軒輕輕的笑了一聲,“我真正好奇的,是你的品行,實力和頭腦,也許有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我現在可以告訴你一些,你肩膀上的擔子,很沉,很重,甚至已經到了能夠壓的你喘不上氣的地步!”

果然!

陸茗軒真的直到天機眼的事情,而且還是所有!

可是,陸茗軒所說的擔子,又是怎麼回事?

我正想追問陸茗軒,試圖解開困擾了我許久的謎團,可是,陸茗軒似乎並不打算給我這個機會,她的話音纔剛剛落地,便揮手製止了想要出言發問的我。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當然,對於你的問題,我現在還不會告訴你答案,因爲時機還不成熟!”緊接着,陸茗軒略微思索片刻,便繼續出言說道:“我這次找你過來談話,除了想告訴你阿修羅的強大,讓你萌生退意之外,還有另外一件事,是關於商王手記的事情……”

陸茗軒很堅決的回絕了我,而後又拋出了同樣讓我好奇無比的商王手記,當即,我立刻安靜了下來,雙目直視陸茗軒,靜靜的等待着她的下文。

“對於商王手記,你應該已經有了一定的瞭解,我現在,便將我所知道的,和商王手記有關的一切,都告訴你,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天機眼和鬼脈之力!”

“天機眼和鬼脈之力?”我聞言,不由的皺起了眉頭,默默的重複了一遍陸茗軒的這句話。

“這座祖乙大墓中,充斥着一股神祕的力量,這股力量,能夠壓制和封印一切外部力量,當然,所謂的外部力量,僅限於人體內所擁有的力量,包括靈符,法器等充滿靈氣的死物,以及陰魂這種沒有生機的生物,卻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甚至是完全沒有影響!”

“可是,我們所擁有的天機眼,包括你身上的鬼脈之力,在祖乙大墓中依然可以使用,這是因爲,天機眼和鬼脈之力,與祖乙大墓之間,有着某種我暫時還說不清楚的聯繫……根據家族這些年的情報,以及我這一路上的分析,我猜,天機眼和鬼脈之力,與祖乙大墓中的封印力量,應該屬於同源!”

“也就是說,這些神祕而玄妙的力量,都是出自同一種力量,或者同個一人,又或者是同一個地方,或者……同一個時代,所以,祖乙大墓裏面的封印力量,纔沒有將天機眼和鬼脈之力封印!”

“而商王手記之中,便是記載了這件祕密,只要拿到商王手記,就可以解開天機眼和鬼脈之力的源頭之謎!” 陸茗軒的這番話,猶如海嘯那般,將我的思維衝擊的支離破碎,其震撼程度,算是迄今爲止,我聽到過的,最勁爆的線索了!

天機眼和鬼脈之力,很有可能是出自同一源頭!

而且,祖乙大墓的封印之所以沒有封印天機眼和鬼脈之力,也是因爲這個原因,因爲,祖乙大墓的封印,和天機眼,還有鬼脈之力,也好像是來自同一源頭!

而整件事情的謎底,都記載在商王手記之上,只要找到了商王手記,便能解開鬼脈之力的源頭之謎!

我怔怔的望着陸茗軒,心中當真是百感交集……如果說,商王手記之中,真的記載了有關於鬼脈之力的源頭,那麼,只要拿到商王手記,破解了裏面的祕密,我就能追查到鬼脈之力的源頭,只要找到了鬼脈之力的源頭,那麼,對於我解開楚家的謎團,一定會有巨大的幫助!

還有,許多人似乎都忽略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祖乙大墓中,還有一塊白玉牌呢!

白玉牌也在祖乙大墓中,那麼,白玉牌必然會與祖乙大墓中的商王手記有所聯繫,因爲,商王手記之中,可能記載了鬼脈之力的源頭,而鬼脈之力,其實是因爲楚家人可以吸收白玉牌之中的力量,進而演變而來的神祕力量,這一點,陳泰已經說過了,而且我也相信,陳泰沒有理由在這件事情上騙我。

那麼,鬼脈之力是因爲楚家人吸收了白玉牌之中的力量而產生的,那麼,商王手記上所記載的源頭,就一定與白玉牌有關,說不定,還會直接引出白玉牌的源頭和祕密!

順着這條線索,繼續想下去……楚家的祕密與白玉牌,有着最直接的關係,如果能夠找到白玉牌的源頭或者是真正的祕密,那楚家的謎團,是不是就可以解開了?

而且,商王手記中還記載了有關於長生的祕密,以及大虞王朝的祕密,按照這個思維去推斷的話,白玉牌的源頭,或者說,我們楚家的謎團,會不會也和長生之謎,包括大虞王朝,有關呢?

通過陸茗軒的這番話,我想到了許多,甚至看到了解開楚家謎團的希望之光!

這還是第一次,我感覺我距離解開楚家謎團,這麼近!

當然,前提是,我必須要拿到商王手記,並且破開其中的祕密!

陸茗軒見我久久不語,倒是沒有出言打斷我的思緒,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

直到我的眉頭舒展開,陸茗軒的聲音才傳入了我的耳中,“通過我剛纔所說的那番話,我相信你應該想到了許多事情,當然,我還是那句話,我希望你離開這裏,因爲,如果你死在這裏,外面的那羣傢伙,應該會徹底發瘋……千萬不要低估你的影響力……”

陸茗軒這句話說的很奇怪,完全就是沒頭沒腦的一句話,最起碼,我現在根本就無法理解她這句話的含義,尤其是最後一句話,我的影響力,又是什麼意思?

“如果你不打算離開祖乙大墓的話,那麼,我想我們可以合作!”陸茗軒沒有理會瘋狂燃燒腦細胞的我,而是自顧自的說道:“我和石乾坤這次代表各自家族,進入祖乙大墓,目的也是爲了奪到商王手記,他爲了尋找大虞古王朝,而我則是爲了解開天機眼的祕密……小弟弟,我和你之間的關係很特別,甚至已經到了那種完全可以無條件信任的地步,所以,我們完全可以毫無顧忌的聯手對付阿修羅,龍虎山,搶奪商王手記!”

Wωω◆тtkan◆¢o

我被陸茗軒這番話拉回到了現實之中,當即,我便順着陸茗軒的話,脫口問道:“我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我的雙眼,一眨不眨的凝視着陸茗軒那雙深邃的美目,問完這個問題之後,我並沒有開口說話,而是靜靜的站在原地,等待陸茗軒的回答。

陸茗軒的絕美俏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波動,甚至,那雙深邃的眸子中,也沒有閃過哪怕是一絲的異色,就好像,她根本就沒聽見我的問題似的!

“小弟弟,你現在還不能知道那些事情,這樣的話,只會對你造成更沉重的壓力!”陸茗軒沉默片刻,堅決的回絕了我,“等到時機成熟,你自然會知道所有的一切!”

說完這句話,陸茗軒便徹底不打算給我繼續追問的機會了,她徑直的轉過了身,朝着篝火的方向邁出了步子。

神祕的陸茗軒對於我的事情,總是三緘其口,這讓我更加好奇我和天機家族之間的關係了,包括陸茗軒剛纔對我說的那些話,有很多都是莫名其妙,讓人摸不着頭腦的話,現在的我,的確不能完全理解……不過,和陸茗軒的這次密談,我也不是沒有收穫,最起碼,我找到了楚家謎團的線索,這對於我來說,至關重要!

還有胡老三帶回來的信息,那位大人說過,如果能找到商王手記,便能改變二叔的命運,我想,那位大人想要表達的,應該並不是單單改變二叔的命運,而是改變整個楚家的命運,包括我在內!

胡老三口中的那位大人,知道的事情一定更多!

一時間,我竟然有些期待與那所謂的大人合作了!

我一邊沉思,一邊跟着陸茗軒的腳步,走回到了篝火旁邊,這時候,圍在篝火四周的衆人,全都將視線定格在了我和陸茗軒的身上,包括始終都在演講的石乾坤,都下意識的閉上了嘴巴……

“茗軒,和他說了?”石乾坤好像也知道一些什麼,異常隱晦的問了陸茗軒一句。

陸茗軒看了石乾坤一眼,然後,她竟然緩緩的搖了搖頭!

陸茗軒搖頭了!

這就代表,陸茗軒否認了石乾坤的問題!

也就是說,石乾坤知道的事情,陸茗軒並沒有說!

說實話,我現在真的有一種想要殺人的衝動!

陸茗軒剛纔和我說了那麼多,石乾坤知道的那件事,她竟然沒和我說?

而石乾坤知道的那件事,到底是什麼事情?

陸茗軒又爲何要對我隱瞞?

書歸正傳。

見陸茗軒搖頭,石乾坤連忙打了個哈哈,把事情岔開,“趕緊休息吧!好好休息一夜,養足精神,明天我帶你們去祖乙大墓的真正入口!”

說完這句話,石乾坤便將篝火熄滅,然後自顧自的找了一顆巨樹,靠了上去,看他那模樣,完全沒有想要繼續演講的想法了。

石乾坤之後,陸茗軒也是擺出了閉口不語的姿態,圍在那堆尚有餘溫的篝火邊,盤膝而坐,閉眼假寐。

石乾坤和陸茗軒都不打算再開口了,也直接導致我如鯁在喉那般,睡意全無,我現在腦子裏全都是那件石乾坤知道,但陸茗軒卻沒對我說的那件事情!

就在這時候,張銘走到了我的身邊,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道:“風小子,有些事情,時機成熟的時候,你自然會知道答案……還是先睡覺,等到天一亮,咱們就上山,石家的小娃就是在地宮的入口附近,遭遇到的阿修羅,這才被迫退到了山下,有他帶路,我們倒是可以節省很多時間!”

我深深的看了張銘一眼,這老傢伙貌似也知道很多事情,可是他偏偏不告訴我……

然而,說完這番話之後,張銘也自顧自的走到了一邊,閉眼睡覺去了……這老傢伙,看來也和石乾坤,陸茗軒一樣…… 我頗爲無奈的站在原地,極其壓抑的嘆了口氣。

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只有我不知道,這種感覺,真的很不爽!

“楚風,別忘了,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拿到商王手記……你先睡吧,我來守值!”忽的,李靈兒的聲音飄進了我的耳中。

的確,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從龍虎山,阿修羅,甚至是白天虹和陳泰的手中,奪到商王手記,這纔是至關重要的事情,至於陸茗軒那件沒有告訴我的祕密……看來我只能等到那所謂時機成熟的時候,才能知道了……

或許,我可以從石乾坤那個話癆口中,套出一些線索……

想到了這裏,我又不動聲色的看了已經熟睡的石乾坤一眼,旋即,我也走到了一棵巨樹下,靠着巨樹閉上了雙眼,逐漸的,我的意識開始模糊了起來,因爲我已經很久沒有睡過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睡着了,而且睡的很沉。

不知道過了多久,恍恍惚惚之間,好像有人在搖晃我的手臂。

我睜開了雙眼,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微微發白的東方天際,朝陽才只露出一小部分而已,緊接着,便見陸茗軒神色冷淡,眼神銳利的望向山下的方向……

我環視了一下四周,發現大家都在熟睡,看來,是陸茗軒替換了李靈兒替我們守值……可是,陸茗軒叫醒我幹什麼?難道她還要和我聊一聊?或者說,她是想讓我替換她守值?好像都不是,因爲陸茗軒的眼神,異常銳利,而且隱透殺氣,事情,絕對不是我想象中那麼簡單!

當即,我便將視線落到了陸茗軒的身上,不解的出言問道:“怎……”

我纔剛剛說出第一個字,陸茗軒便連忙朝着我作出了一個禁聲的手勢,被陸茗軒這麼一嚇,我倒是下意識的閉上了嘴巴!

隨後,只見陸茗軒躡手躡腳的走到了石乾坤的身邊,蓮足輕輕的踢了踢石乾坤的腿,把石乾坤也給叫醒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