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微微一笑,紗織伸手撫摸着奇犽的頭髮,道:“呵呵,這也許就是奇犽與跡部不同之處吧~!跡部是個天生的領導者,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對於他而言有時候自己的一個任性就可能會影響一大片人的未來。”

“哼!我纔不管那麼多,我纔不想讓任何人來擺佈我的人生呢!我討厭當殺手,我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奇犽撇過腦袋,道。

“你真的討厭當殺手嗎?還是隻是不想順着你父母的意願?”紗織問道。

“我…我不知道。”奇犽突然沉默下來,對於這種事他從未想過,只是不想如他們所願,不想按照別人爲自己擬定好的路走而已。討厭殺人嗎?他低頭看看自己的雙手,其實答案一直很清楚。或許他與蜘蛛也並沒有太大差別,爲什麼能毫不在乎的殺掉其他人?不正是因爲毫無瓜葛嗎?

“其實你只是叛逆期吧!”紗織笑道。

奇犽沒有說話,只是冷哼一聲。

“奇犽啊,你真的想捨棄自己的家人與家族嗎?離開家後你又想去做些什麼呢?人生總該爲了些什麼,那會成爲你前進的動力。”

想要去做些什麼?離開家這麼久,其實奇犽至今也未找到目標,只是一直陪着小杰尋找他的父親而與……想要與小杰成爲朋友,想要跟他在一起,這從未變過,至少在那之前一直都是這樣……只是他不明白,爲什麼最近自己卻總是覺得似乎有什麼悶在胸口,鬱郁不得抒發,透不過氣來的感覺……

“……你也是嗎?”奇犽突然問道。

“我?……最初我只是想要活下去,想要在那裏站穩腳跟,想要得到我應得的東西而已……”還有爲了母親……爲了她的期望……紗織微眯着眼睛,出神的看着天空,思緒遠去……

最初的奧林帕斯甚至沒有她的容身住處,就連父神宙斯也是時刻提防着自己,如同衆矢之的……走錯一步,這世上就再也不會有雅典娜這個人……

奇犽看着紗織,他突然想起庫洛洛還有旅團……最初只是想要活下去……他曾經在哪裏聽過……明明紗織與蜘蛛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存在……

“奇犽你呢?難道真是爲了抓住你的家人嗎?”紗織笑着問道。

“我……我不知道……”抓住他們最初只是他的一個玩笑話,奇犽很清楚自己並不喜歡那個家,卻也從來沒厭惡到那種程度。

“沒關係,慢慢尋找吧,你的人生還很長。”

……

不遠處的CD店傳來小女生們嘰嘰喳喳的喧鬧聲,她們看上去很興奮,人手一張CD興奮的聊着,紗織隱約聽見幾個字眼,可愛、歌唱得很好聽、帥氣甚至美型這幾個字眼。

好奇的聞聲望去,CD店裏此刻仍然有幾個女孩正在排隊結賬,手中是清一色的CD,紗織這才注意到,CD店裏的巨幅海報,不破尚最新單曲今日發售幾個字樣尤爲顯眼。

不破尚?紗織對這個名字有些印象,是他們公司旗下一個化妝品品牌的代言人,當初遞交到她手中的資料中,極力推薦的高人氣的美型新人。

可是爲什麼,她卻覺得這卻不是她對這個名字留有印象的原因。

“奇犽,我們也買幾張CD回去聽聽吧~!”紗織微笑着對奇犽道。

奇犽白了她一眼,不鹹不淡的道:“你其實是對這個男人很感興趣吧!難道你家缺美男嗎?”其實你家最多的不就是美男嗎?哦!對了,還有戒尼!他記得他的財迷大哥一向都是很高興看到這個女人的。

“嘛……我很好奇啊!有人曾經給我推薦過這個人。”她笑眯眯的道,不知爲何在她的印象中總覺得這是一個任性自大卻又彆扭的少年。

“哼,隨你便!”奇犽哼了哼,不再多說什麼。

手中拿着CD,她總覺得封面中美型的少年有着故意擺酷的嫌疑,可是不可否認,不破尚這個新人在如今的樂壇中的地位,單曲首發日便能有20萬左右的銷量,即使在如今的日本也是非常可觀的。

剛結完賬,正打算與奇犽一起離開,就在這時……

黑色的氣旋疾馳而過,留下一陣風壓,與瞠目結舌的衆人,即使是奇犽也被嚇得不輕。

這是怎麼回事?

一聲巨響,自行車的輪胎直接撞在了收銀臺後的牆壁上,那是一個一身簡單的運動裝的少女,黑色的長髮原本簡單的束在身後,而此刻卻十分凌亂。少女皺着眉頭,滿頭大汗,臉上一副可怕的神情,雙目死死的盯着店長,彷彿能將人射穿一般。

店長跌坐在地上,看着距離自己腦袋只有3釐米距離的輪胎,被徹底驚嚇到了。難道眼前的小姑娘是黑社會?還是來討債的?難道自己會死在這裏?

人到中年 可是接下來少女的話卻是出乎意料……

“我……根本就沒有拿到……尚的……海報啊!”少女一邊喘着氣,一邊呆着還未散去的黑色氣壓道。

天上幾隻烏鴉飛過,留下一串省略號。

奇犽的腦袋上滑下一滴汗,切身的經驗告訴他,其實女人真的是一種非常可怕的生物,奇犽突然如此感嘆。但是他也十分明智的沒有把心中所想說出來,否則他真的懷疑自己是不是能站着回去……(-_- b )……。事實上母老虎是他腦袋裏能聯想到的另一個詞彙,不過像惡鬼一樣彪悍的少女,奇犽也是第一次遇見。

似乎與與奇犽有着相同感受的店長也鬆了一口氣,他吞了一口口水,這才結結巴巴的道:“抱歉……當天的那個時候,我還沒有詳細和店員轉達初版贈品的事情……”

“現在只剩下一張店面用的了……如果您不嫌棄……”一旁的店員一邊扶着店長,一邊畏縮的道。

少女的臉上有些失望,很快轉瞬而逝,開心的笑了起來,如同一個少女該有的表情。事實上他原本就做好了一張沒有的打算,現在能拿到一張這已經讓她十分開心了。

“呵呵~~!”一旁原本準備離開的紗織目睹了整個過程,忍不住笑了出來,一雙金色美目彎彎如月。

聽見紗織的輕笑聲,少女這才注意到一旁的紗織與奇犽,剛剛她一心專注着不破尚的等身海報,根本沒有注意到周圍,這時冷靜下來她才注意到,眼前這個用着星光般白色長髮的少女與她身邊的漂亮的銀髮少年。那是一個美麗的少女,一張彷彿卡通人物般美麗的面容略顯中性,即使是身爲男生也無可挑剔,金色的明媚雙眸,星光般白色長髮,纖細修長,這纔是真正的公主啊!(乃絕對錯覺了~!瓦加女兒即使下輩子也成不了公主。)還有那個銀髮美少年,這明明就是王子啊!跟着姐姐一起出門。難道他們是某個國王的兒女到日本來進行國事訪問?絕對是這樣,因爲長得都不像亞洲人。

她的眼睛裏閃爍着星光,興奮的癡癡看着紗織,因爲她從小就最喜歡公主與王子的美麗童話,即使眼前的是一對姐弟,但她也相信,公主與王子一定能在日本有對段奇遇。

嘴角抽了抽,腦袋上蹦起一個偌大的十字路口,奇犽不知爲何,總覺得這個女人看着自己的眼睛中,正在閃爍着異樣的光芒。他突然覺得自己像個被人蔘觀的珍稀動物,渾身都不自在。

少女似乎陷落到她自己的幻想之中,而紗織卻依舊笑的溫和,她道:“啊喏……我這裏有一張,如果你想要我可以送給你。”

“……額……對不起,我沒事。”臨時被從“夢幻王國”喚醒的少女,連連擺手,道。

“既然你這麼喜歡,這幅海報就送給你吧!”紗織說着便把手中的海報遞給了少女。不過是一張海報,對於她而言無足輕重,反正家裏的美男多了去了,哪個比娛樂圈的明星差?又何必在乎一張海報,最終還是當垃圾處理的份,既然如此不如就送給需要的人。

“真的嗎?”一瞬間少女的眼睛裏閃爍着星光,期待的看着紗織。她覺得這真是一個好人,竟然要把尚的海報送給她。

“是的。”微笑着點點頭。反正那對她而言也沒用。

“真的實在太感謝你了!”少女興奮的鞠躬,身體幾乎都成90°造型。

可是不低頭還好,這一低頭她無意中看見手錶上的時間,不由驚慌的大叫起來:“嗚啊啊啊啊~~!糟了!五點四十五分,要被老闆罵了!”

……

“真的實在太感謝了!”不倒翁屋內,少女換上一身和服,非常感激的不斷向紗織鞠着躬,身體幾乎都成90度直角,太過誇張的禮貌甚至讓紗織都有些無所適從。

少女是感激的,要不是紗織的幫忙,她就不可能在六點之前趕到這裏,果然不愧是公主啊~~~!她想着,不由激動起來。

紗織一向有着很多不同的名號,可是被人稱作公主,這卻還是第一次,不知道如果紗織知道後,會是怎樣的反應?

“沒事,沒事~!舉手之勞而已。”紗織腦袋上頂着一滴汗,笑容有些僵硬。這是第十五次道謝了,這孩子果然是太認真了。

“對了!還沒請教貴姓?”只是想岔開話題的紗織,突然問道。

“啊~~~!”紗織隨便一語卻讓她陷入更加強烈的自責之中,她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麻煩人家這麼多,卻竟然到現在都還沒自我介紹。她是個很努力的人,也從來都不願給人添麻煩,無論什麼都想憑着自己的毅力做到。她一臉歉意的道,“很抱歉麻煩您這麼多卻還沒有自我介紹,我叫最上恭子,請多多指教!” 不計留春掩黃昏 一邊道歉一邊自我介紹的恭子禮貌十足,過分誇張的禮節甚至讓人手足無措、不知該如何是好,根本無法責備她什麼,因爲她自己就已經把自己責備的一塌糊塗。

紗織看着恭子,不由一陣無奈的微笑,道:“我叫城戶紗織,他是奇犽,這是阿魯迪巴,請多多指教。”

……

坐在不倒翁屋內,紗織與奇犽三人個點了一碗拉麪,而阿魯迪巴則乾脆的點了一壺清酒與小菜坐在一盤吃起來,不倒翁屋是一間居酒屋,可是對於還是未成年人的紗織與奇犽而言,也就只能吃一些拉麪、壽司、蕎麥麪之內的東西了。

紗織一邊吃着,一邊看着店裏忙忙碌碌笑的開朗的恭子,問道:“恭子真的很努力呢!可是爲什麼要這麼努力的打工呢?”

“因爲我還要付公寓的房租呀!”恭子笑着道。

“唉——?我記得你白天也有在其他地方打工吧!你住在房租那麼貴的公寓大樓裏嗎?你一個人嗎?”老闆娘聞言也驚訝的問道。

“白天也在打工?難道你沒有上學嗎?我記得你這個年紀該是在上高中吧!在你這年紀有什麼是需要你這麼努力呢?”紗織微微皺眉,她清楚如今的人類社會是有多麼重視學歷,恭子如此年輕只憑着初中畢業的文憑,未來怎麼辦?

“……”恭子聞言低着頭一陣沉默,她並不是不想上學,對於學校恭子擁有着如渴望化妝品一般的熱情,可是……她最終卻是什麼也沒說出口。

“唉……”老闆娘長嘆一聲,只能無奈的搖搖頭。

“哼……你不會是被男人騙了吧?”一邊吃着拉麪,奇犽擡頭瞥了一眼恭子,眨巴着大大的貓眼,似笑非笑,玩笑似地問道。

“纔不是呢!因爲我跟阿S……他是青梅竹馬!他纔不會騙我呢!”恭子聞言有些激動,努力的辯證着,原本到嘴邊的尚字也被她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_—|||)紗織與奇犽對視一眼,果然奇犽乃真相了……

“總是,如果你需要幫助可以來找我。”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深深的看了一眼恭子,紗織也不再多說什麼,她很清楚面對執迷中的女人,此時她說再多也無濟於事,只能希望恭子能早點幡然醒悟,不要白白浪費自己的青春。

……

走在回去的路上,奇犽擡頭看着星空,他突然道:“紗織,告訴跡部我答應了幫他們做些訓練,不過只要小杰來了,我就會走。”

“嗯。”紗織點點頭,微微一笑,並沒什麼意外。

“對了,你爲什麼不親自出馬呢?你的實力其實也不差吧!我記得你曾經還在我家接受過訓練!”奇犽突然想起了什麼,瞥了一眼紗織,突然問道。

紗織聳聳肩,一臉無辜的道:“因爲我懶嘛!”

“……你……”小貓聞言一陣語塞,他怎麼會相信這個女人?他頓時氣呼呼的大聲嚷嚷道,“我收回前言!”

“不行,難道你沒有聽說過有句話叫做‘語出無悔’嗎?”紗織兩手一攤,紗織笑着,無賴的道。

……

作者有話要說:抱歉呀,這一章拖到現在,最近公司工作十分忙碌,一直沒時間見碼字,所以一直拖到現在,真是十分抱歉啊~! 奇犽不是一個好老師,關於這一點,在他以助理教練的身份來到網球部的第一天,跡部就徹底明白了。

太不華麗了!事實上跡部感覺自己實在有些不知該說什麼好。兩百人的網球部,其中大多數人都認爲奇犽給的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放棄的人有很多,但是隻有正選們依舊在堅持。

當然,比起累得要死不活的網球部衆,作爲網球部經理的紗織,大概能被評爲世上最不負責任運動部經理獎。瞧瞧她坐在場邊,搖着精美的鏤雕象牙摺扇,輕鬆悠閒的看着衆人訓練。說是訓練,說實話這有些難爲奇犽,這一點她總算是看出來了,否則這小子怎麼會把揍敵客家訓練傭人的方法的簡裝版拿了出來呢?估計還是打電話回家問過也會所不定。

靠在球場邊,看着二個星期下來,終於能繞場走完五十圈的少年,奇犽心情極佳的坐在一旁吃着由跡部提供的甜食,現在他的甜品有了兩個免費“供應者”。對奇犽而言,刨去某些因素,在這裏的這段生活還是很讓他滿意的。

至於網球部的少年們……紗織只能寄予同情,他們只是普通的運動少年,出生到現在都從來沒接受過這樣誇張的訓練方式,最初他們甚至連回家的力氣都沒了,就是連跡部也差點把華麗丟到了某個犄角旮旯。

紗織不得不承認跡部很厲害,除了最初的幾天,跡部的華麗依舊如常,張揚而自信的眉眼中,帶着無比的堅定。他是最快適應的,也是表現最出色的,就是連奇犽也十分驚歎。

回到家中,書包被丟在地上,跡部躺他那King Size的大牀上,他閉着眼睛,什麼都不去想。半晌,天色漸晚,一直一動不動的跡部突然把手伸進發間,像梳子般把劉海向後推去,他突然睜開眼睛,漆黑的眼睛無比閃耀,如王者一般。跡部是個王者,天生的王者。

跡部衝了一把澡,洗去一身不華麗的塵埃與汗漬,如果說不疲憊,那是假的。跡部躺在牀上,閉着眼睛,半個月的時間過去,現在比起最初,情況已經好很多了,至少渾身的肌肉都不會在像那樣令自己大有一種不屬於自己的感覺,至少他已經平時已經沒人能看得出他有什麼不對勁。

“少爺,晚餐已經準備好了。”管家敲門走了進來,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對跡部道,“還有鈴木家今天寄來一封邀請函。”

“……”

跡部沉默了一會兒,疲乏的擡起眼皮,寬大的浴袍露出少年結實的胸膛,隨手帶着幾分把額前的劉海全部推向腦後,俊美的容顏帶着幾分不耐,卻又很快隱去,他道:“鈴木?他們又怎麼了,啊恩?”

跡部一邊說着一邊坐了起來,接過管家手中的邀請函,他一邊看,管家一邊道:“過兩天是鈴木財團60週年的紀念日,想來因該是爲了這個原因。”

“少爺,如果您不想去的話……”管家見跡部的臉色黑了下來,於是連忙道。

罌粟之戀:非她不寵 “哼!本大爺像是會做出這麼不華麗的事情的人嗎,啊恩?”跡部挑眉,沒好氣的道。他只是不想見到某個不華麗的女人而已,他有些想不明白,她好歹也是一個千金小姐,爲什麼可以不華麗成那樣?

……

走進教室,樺地把跡部的書包放在他的位子上,而跡部自己卻停在了紗織面前。從口袋裏掏出一張卡片放在紗織桌上,他道:“你也收到了嗎?”

紗織懶洋洋的趴在桌子上,歪着腦袋仰視着跡部,臉上一如既往勾着微笑,她道:“其實我感興趣的是另一件事~!”她說着望向米花町的米花博物館。

跡部挑眉看着紗織,順着她目光的方向望去,會心一笑,道:“聽說他這次也會到場。鈴木老頭不顧警視廳的阻攔一意孤行,船依舊按原定計劃起航。”

“請了這麼多政商要員,又豈是說取消就能取消的……呵呵……不是很令人期待嗎?事情會變得怎樣呢?”紗織微眯着眼睛,燦爛的笑着。

шшш▪ тTk дn▪ ¢Ο

跡部看着紗織哼了一聲,卻什麼也沒說,其實這個女人只是想看戲而已,關於這一點跡部還是清楚的,事實上他對這件事也十分感興趣。

“你們在說這個嗎?” 推了推眼鏡,忍足也靠了過來,他笑眯眯的把一份報紙放在紗織的桌上,報紙上赫然印着那個一身白色禮服的大盜……

“忍足也去嗎?”紗織瞥了一眼忍足,折起報紙,問道。

“嘛……似乎很有趣的樣子~!我也很想去呢~!可惜……那天我還有些事。”忍足微笑着,半低着頭,金絲鏡片上閃過一道反光,他還有一件比基德更有趣的事情在等待着他。

“我看又是約會吧?”紗織似笑非笑的道,這種事情她過去也在奧林帕斯上見的多了。

跡部瞧了他一眼,把忍足曖昧的神色收在眼底。忍足是他的朋友,可是對於忍足這種興趣他可實在欣賞不來,某大爺華麗的美學從來不允許他做出這樣的事情。

“呀呀~,在紗織眼中,我就是一個只知道約會的男人嗎?真讓我傷心啊~!”

“哼哼~~,難道不是嗎,忍足?”

……

——港口——

汽笛聲迴響在港口,巨大的遊輪莎莉貝絲號緩緩從橫濱港駛出,伴隨着日暮的餘暉,晚霞灑滿天空,倒映在大海上。

賓客們一上船便集中到大廳,人來人往的幾乎都是彼此熟識的人,日本的上流社交圈並不算大,數來數去其實也就是這些人而已。

跡部今天穿的一身是上個星期才從巴黎送到手中的某品牌的高級定製服裝,一身的白色使的跡部看上去就像個王子。與跡部前後腳,紗織則是以一身粉紅色的夢幻般晚禮服登場,白色的長髮被綰做類似古希臘式充滿浪漫感的髮型,一時間搶盡了宴會主人的風頭,城戶家的小姐在圈內一直都是著名的美人,這是她回國後第二次參加正式的宴會,第一次自然是跡部家爲她召開的歡迎晚宴,甚至連跡部真由夫人都特意回國來主辦這場宴會,當時人們幾乎都以爲跡部家與城戶家的聯姻會成爲既定的事實,可是沒想到之後便杳無音訊,而據傳聞當時跟着城戶小姐一同回國的一批俊美男人也一同住在城戶家,於是事情一下子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不過,跡部當然對這些有啊沒啊的傳聞沒有半點興趣,畢竟他與城戶紗織的關係自己最爲清楚,如果城戶紗織會成爲他的妻子這也許是一件不錯的事情,畢竟這個女人也還算能華麗,可是他自己卻又最清楚不過,他們兩永遠只是朋友而已。

紗織今晚的男伴是奇犽,這讓跡部即驚訝卻又在意料之中,畢竟如果紗織今晚不論帶怎樣的男人出現,都不知道會被傳成什麼樣,事實上一個孩子是最好的選擇,雖然這個孩子其實比她小不到哪裏去……

手中拿着果汁站在場邊,跡部、紗織與奇犽三人也不知在說些什麼,奇犽很想嚐嚐那些名貴的酒,可是卻被跡部阻止了,在日本未滿20歲的孩子是不能飲酒的,這樣奇犽不削的撇了撇嘴,不太樂意。

就在這時,一個身着深綠色緊身立領晚裝,帶着髮箍,留着一頭大約比下巴略長一些的短髮的少女走了過來,身邊還帶着一個紅色衣服看似頗爲溫柔的長髮少女與一個帶着幾乎遮住半張臉的大眼鏡的男孩。

她插着腰站在跡部面前大笑着,舉止投足竟然沒有絲毫大小姐該有的氣質。這大概就是鈴木家的小小姐,鈴木家的大小姐紗織見過,一個典型日式的淑女,而眼前這個卻讓她有些失望。

那鈴木家的小姐道:“你這小鬼我還以爲你不敢來了呢!來叫一聲姐姐聽聽~!”

跡部不急不躁,似乎完全把她的話當成耳旁風一般,只是淡淡的掃了她一眼,帶着他一貫的腔調道:“鈴木園子,你這個不華麗的女人,你難道不覺得自己此刻的動作就像個圓規嗎,啊嗯?”

跡部的話惹來鈴木園子身旁的少女與男孩的笑聲,尤其是那個男孩似乎也認同的跡部的觀點。

“mo~!小蘭怎麼也這樣!”鈴木園子見狀忍不住抱怨道。

“啊嗯?本大爺又哪裏說錯了?鈴木,你瞧瞧自己,覺得有哪一點像一個真正的千金小姐?”跡部昂着頭,用眼角看着鈴木園子。相比起鈴木園子,紗織至少看上去十分高貴、優雅,絕對勝過在場所有的小姐、貴婦們。

“跡部景吾!你這個囂張的小鬼,本小姐還用不着你這個大孔雀來評價!”鈴木園子氣急敗壞,她不喜歡跡部,而且是非常不喜歡,明明就比自己小不少,動不動把放華麗不華麗與本大爺掛在嘴邊,可是做事卻滴水不漏,在圈內得到很多長輩們的好評。 惡魔的小寵兒 明明就是一個小鬼而已,卻幾乎囂張的可以翹上天,她不明白自家父母爲什麼會考慮讓他成爲自己未來的丈夫,他們兩明明水火不容,至少她自己就絕對不能認同。

聞言,還沒等跡部說什麼,一旁的女生就拉了拉園子,似乎想要讓她冷靜一些。

跡部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問道:“啊嗯?你是誰?”

“還未自我介紹,我是園子的同學,我的名字叫做毛利蘭,這是寄宿在我家的柯南,請多多指教。”那個女生非常禮貌的道。

“我是江戶川柯南,請多多指教。”那個帶着大眼鏡的男孩也道。

“本大爺是跡部景吾。”跡部昂着頭掃了他們一眼,道。那個小鬼的眼睛意外的成熟……

“我是城戶紗織,這是奇犽,請多多指教。”紗織見狀也微笑着道,順便也幫奇犽介紹了一下,省的這個孩子又故意說出什麼來嚇壞別人。

“請多多指教。”奇犽撇着腦袋,興趣缺缺的道。

就在這時,鈴木園子的父親,鈴木財團的總裁鈴木史郎走上臺,於是衆人全部聚集到了臺前。

“今天是我們鈴木財團成立六十週年,本人在此誠摯的感謝各位對於本財團的支持與鼓勵,今天大家就把那個什麼大盜的事忘了,希望今天到此赴會的五百多位來賓能夠在這裏好好享受這場盛會。”鈴木史郎的話音落下,又有一個紫色晚裝的女人走了上來,她接着道,“在此之前,要告訴大家我所想到的一個點子,上船的時候我曾經將這個小盒子交給在場的每一位來賓,現在請大家打開,老實說這是我本人對那個愚蠢盜賊進行的一個小挑戰……”

紗織與跡部對看一眼,打開盒子,只見裏面裝着一個別針,上面鑲嵌的不是別的正式“漆黑之星”。

“對,這就是我家的傳家之寶,也是怪盜基德今天晚上的主要目標,‘漆黑之星’!當然真品只有一個,至於我把真品交給什麼人,也只有我一個人知道。其餘人手裏所拿的珍珠都只不過是精巧複製出來的仿製品。好了!各位,請大家把這個珍珠別在胸口,讓那個怪盜基德看到各位所戴的珍珠。如果他真的能偷的話,就讓他偷偷看。不過,前提是我們這位怪盜基德要在三個小時內判斷哪個是真品才行。”

鈴木夫人的話惹來衆人哈哈大笑,小蘭看着鈴木夫人讚歎的道:“園子,你媽媽真有一套~!”

“哼,雕蟲小技而已!這有什麼了不起。”奇犽撇撇嘴不削的道,他說着伸手從盒中拿出那顆黑色珍珠然後握緊拳頭,手掌再次鬆開,只見他手心中哪裏還有什麼珍珠,只有一攤粉末順着指尖流淌而已。

“不是吧!”小蘭驚訝的看着奇犽,不敢相信有人真的能將一顆珍珠捏成粉末。

“你這個小鬼,怎麼能這樣做!萬一你這個是真品的話……”毛利小五郎這才反應過來,大聲斥責着奇犽。

奇犽白了毛利一眼,道:“笨蛋,這麼明顯的事情都看不出來……”他說着瞥了一眼鈴木夫人,然後繼續道,“她真的有這麼放心,能將家傳之寶交給一個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嗎?”

“是啊,這只不過是個障眼法而已,稍微動些腦子就能想明白了……”紗織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奇犽的頭髮,也贊同的道。

“沒錯!例如:不用想也知道,鈴木夫人絕對不會把真麼珍貴的珍珠交給你這個不華麗的女人。”跡部也嗤之以鼻的道。

“……”意外的,園子這一次卻什麼話也沒說。

小蘭一邊笑着一邊奇怪的看了東張西望的園子一眼,問道:“怎麼了,園子?”

“我到處都找不到我姐姐的人影,她該不會這個時候還在家裏吧!”園子有些心不在焉的從手拿包裏拿出自己的手機撥通號碼……

……

“唉——?怎麼爸爸也在家?”園子跟自己姐姐通電話,突然驚訝的道。

如果爸爸還在家裏,那麼剛剛上臺的那人是誰?

紗織半垂着的眼眸中有着幾分瞭然,她小酌一口果汁,微微一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