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徹底,因為秦蒼穹之名。

而被嚇得蜷縮進山門,不敢在現世而出。

……

這一夜。

江南,註定,又是一場不眠之夜。

巡捕大樓boss,陸通的哀悼會,就在錢江城內,最大的教堂舉行。

各方賓客,紛紛前來哀悼。

還包括同一個體系內的同事,以及高管們。

整片江南,都籠罩在淡淡的陰暗之下。

葬禮哀悼會現場,就連江南紅盟,也派出了代表前來,參加葬禮。

畢竟,陸通生前,曾是他們紅盟商會的合伙人。

他們曾有利益勾當。

而今陸通死。

紅盟商會為了站穩立場,也親自前來。

唯獨沒有到現場的,是江南城市大樓boss,城主沙瑞金。

沙瑞金沒有親臨現場,倒是讓人們揣摩不定。

而。

夜裏。

正當哀悼會現場,正在舉辦儀式時。

突然,一個神秘的花圈,被送達了葬禮教堂內。

當見到這個花圈時,整片葬禮現場,所有人的面色,皆是驟變!

因為,這個花圈上,提着兩串對聯:

上聯【貪贓枉法,罪有應得。】

下聯【生死有命,替天行道。】

橫批:【罪過。】

落款人:【吞龍集團,秦蒼穹。】

當見到這個花圈時,在場所有的賓客們,皆是面色驟變!

這,是秦蒼穹送來的花圈!

而且,花圈上的內容,還如此挑釁,放肆!

這簡直!

更讓人震驚的是,秦蒼穹,竟還公開了吞龍集團和自己的關係。

落款名:【吞龍集團,秦蒼穹。】

這,是在證明兩者之間的關係。

這片江南,真的,要禍亂將起啊!

在場現場,紅盟商會的代表人,錢家家主錢蓬,面色冷戾,死死瞪着那個花圈。

漸漸,他的雙拳攥緊。

那,是無盡怒意。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第四十一章美女來訪

車門打開,美女上穿黑修身白色襯衫,由於天氣比較悶熱,領口解開了兩顆扣子,玉雕的粉頸下,雪白柔滑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腰間將腰間黑包臀短裙和腰下黑網絲襪將美腿上端勾勒渾圓而又情感,玉足上穿著一雙耀眼奪目的水晶。

下車的一瞬間不由得讓劉黎明和范明一驚。

「我日,美的讓人著魔。」范明驚道。

「呼嚕!」劉黎明吞下一口水。

下來車,美女微微的抬去頭,優雅的扶了自己的金絲眼鏡,邁開修長的美腿走向劉黎明。

「陳,陳美麗……」

原來是前幾天侮辱自己是神棍的冷艷美女醫生,她來幹什麼?

劉黎明的臉立馬陰沉了下來,噗嗤一下坐在了旁白的大石頭上,翹起二郎腿,想起前幾天在衛生院的一幕,他心中登時生出一股怒火。

陳美麗來到劉黎明面前嫵媚的一笑。

「你好劉大夫,還未前幾天的事耿耿於懷那?」

劉黎明頭也不回,陳美麗頓時心頭一陣鬱悶,她天生嬌美,任何男人見她無不垂瀉三尺,這個小村醫卻連看都不看一眼,不過今天來有事有求於他,還是壓下心中的不滿,歉意的說道:「我今天是特意向你道歉的,對不起!」

「不必!」

劉黎明扭頭看了他一眼,又轉了過去。

見劉黎明不屑的表情,陳美麗暗暗咬咬牙,這混蛋竟然無視我的存在,心想不是十萬火急,我陳美麗才會來求你這個臭屌絲,可現在別無選擇不能不低頭。

平靜過後,陳美麗再次下腰彎腰鞠說道:「劉醫生,如果你今天不原諒我,我就一直跟著你,粘著你!」

「啊……」劉黎明一愣。

哭笑不得的轉身說道:「行了,你還真執著!」

聽到劉黎明的語氣溫和了起來,陳美麗暗自一笑微微的直起身子,起身的瞬間領口露出的一抹雪白,。

「哦,好大啊,真像兩個熟透的香瓜,正待人採摘,肯定香甜可口!」

劉黎明瞬間跟剛吃完辣椒一樣,辣的口水就要流出來似的。

陳美麗起身就看見劉黎明猥瑣的表情,美眸中掠過一絲得逞的狐疑后,一本正經的說道:「我可以認為你原諒了我嗎?」

劉黎明也不好意思跟一個女孩置氣,聳聳肩,輕咳兩聲:「咳、咳,你今天來找我,不會只是來表示歉意的吧?」

陳美麗小嘴一撇說道:「我現在是鎮衛生院的內科主任,想請你去衛生院上班!」

「不去!」

劉黎明不加思索,果斷的回答道。

「我看過你的檔案,你從事中醫工作七年,如果在衛生院上班的話,有我擔保你就直接可以拿到醫師資格證,而且給你副主任的職務!」陳美麗笑道。

「不用!」

「黎明,你傻啊,快答應啊!」藍月跑過來喝道。

「你這個臭小子,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在衛生院上班多風光,你小子進去還是個主任,以後就是金飯碗,去吧,你咋真傻逼哎?」范明也跑了過來,農村能在衛生院上班那可是大好事。

劉黎明翻了個白眼,大聲喝道:"你們忘了,現在主要的任務是啥啊!」

范明怔了怔,拍拍額頭:"哎呀,我的媽啊,你去我們藥廠咋整!」

劉黎明一吆喝,范明和藍月回過來神,慌忙去車前裝藥材。

"陳主任,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一不需要,二不感興趣,二沒空,請回吧!」

劉黎明依然冷冷說道。

「這傢伙還蹬鼻子上臉了還,要不是情況危急,我才不會低三下四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跟你糾纏。」心裡罵道,想了許久,陳美麗突然說道:「那我去你藥廠上班!」

「你……」劉黎明打了個冷戰。

陳美麗繼續沉聲說道:「我知道你的藥廠就在鎮上,反正我一個星期只用上兩天班,大部分時間都是閑著,願意不願意,我明天就去!」

「我靠,你開什麼國際玩笑,我可養不起你!」劉黎明震驚的看著陳美麗。

陳美麗說道:「你不用給我工資,要是衛生院有什麼疑難病例解決不了,你能幫忙處理一下就好,就當是交易!」

「哦,原來這樣,算了,我可不是黃世仁,你也不用當白毛女,你不用到我藥廠上班了,有病人給我打電話就可以了」

「行……那就有勞了,不過也不會讓你白跑腿,金錢也不會少你的!」陳美麗微微一怔,然後說道,他沒想到這個激將法竟然有效。

劉黎明擺擺手:「我不稀罕!」

陳美麗有點不可思議,劉黎明竟然決絕她提供的一切誘惑,現在的社會,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有些人為了追求名利,六親不認,有的不惜手足相殘,他卻對待功名利祿盡然無動於衷,真是個另類!

「謝謝,以後你有什麼事,我也會儘力幫助你,包括方方方面面,只要你能遇到的,我就能辦到!」陳美麗心中略帶得意笑道。

后又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不過現在就有一個難題你得先給我解決了!」

劉黎明一笑,怕怕屁股起身:「走吧,我知道你來另有企圖!」

陳美麗一愣:「你怎麼知道?」

「美女,察言觀色中醫是最拿手的活,我去和他們打聲招呼!」……

兩人上了奧迪車上,陳美麗熟練的發動汽。

「我讓你救人今年三十五歲,頭部中彈,子彈正中傷者腦幹……」

陳美麗一邊看車,一邊和劉黎明介紹著病人的情況。

「我想你應該知道,腦幹是人體的生命中樞,非常重要,現在手術無法取出,如果強行手術,有可能立馬死亡,所以我想請你幫忙,看看有沒有辦法!」

劉黎明點點頭,有點好奇的問道:「這個人和你什麼關係?」

陳美麗表情嚴肅的看他了一眼說道:「沒關係,他是一名罪犯!」

「罪犯!」劉黎明一驚后說道:「對不起,這個忙我幫了你,停車!」

「為什麼,難道你也沒有辦法嗎?"

「不是,我有十足的把握,但是我不會用我的醫術去救一個罪犯!」

劉黎明沉聲說道,因為他一直謹記傳承時候哪位老者給他說的六不治。 等到大家開始吃晚餐,她也好奇地瞅到張昊邊上,看着平板上的物資清單:「傑夫,我們今天是不是發財了?」

張昊隨手把那個平板扔給她,點點頭又搖頭:「對其他人來說,當然是發財了,但是對我,也就你發現的那一倉庫酒是最有價值的東西,其它沒多大用。」

賽琳娜一邊吃着晚餐,一邊抽空滑動了下平板上的清單。

她現在的反應速度也很快,一眼看過去就能把每頁清單上的物資都看個大概,嘖嘖道:「數量挺多的啊,難道都是不值錢的東西?可這咖啡豆好像挺貴的,嗯,這乳酪,番茄醬,黃油……呃,過期變質?棕櫚油,橄欖油也部分變質。丁香肉蔻,嗯好像是香料吧,也挺值錢的,也大部分變質。哎,損失好大。」

張昊聽得哈哈大笑:「這些東西我都能弄到,對我來說價值不高,不過順手拿了也算賺的。」

那些變質的東西到時候看奧莉薇雅那個新農莊要不要,說不定可以拿來發展飼養業,那裏不是有個專門搞動物研究的技術員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