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怎麼了?虞兒,你是不是有話跟我說?”月澤心拿開手機,發現,這手機號碼不是虞兒的,不禁有些擔憂,嚴肅的皺起眉頭,沉默下來。

虞兒,用的是誰的手機?

金敏恩在新聞上,看過洛小虞和學長的新聞。

不過,洛小虞這樣緩慢的速度,要說到什麼時候?萬一待會慕容哥哥突然打斷了怎麼辦?萬一被別人發

現了怎麼辦?

她不禁着急的催促道:“洛小虞,你快一點,你再不說話,我會以爲你騙我!他到底是不是你的情人!”

金敏恩着急的話,順着手機,傳到月澤心這邊。

月澤心鬆開方向盤,將車熄火,安靜的等待着。

“學長,我想告訴你……”洛小虞深呼吸:“我會一直和你在一起,愛你一輩子,我永遠不會後悔離開慕容沝,所以,請不要擔心我,我會照顧好自己,回到你身邊。”

說完,立刻將手機掛了,扔到金敏恩的手裏:“這種無聊的事情不要再說了,沒有誰會想要和你搶慕容沝,天底下,比他優秀的男人多得是。我的學長,比他溫柔多了,你根本不必擔心。誰也不會像你一樣,喜歡一個冷冰冰的男人。”

她不是口是心非,她說的全部都是實話。

學長確實比慕容沝溫柔,而且,確實沒有誰想要和她搶慕容沝,要搶慕容沝,都是和自己搶,誰會去找金敏恩搶慕容沝?

冷冰冰的男人,這句話也沒錯。

慕容沝雖然不會甜言蜜語,開玩笑,不過,他多數的時候,都是溫和的,偶爾還會,很壞,很壞,喜歡捉弄自己。他在自己面前,一點也不冰冷。

在自己眼裏,金敏恩的舉動,確實無聊,幼稚到她不想評論。

洛小虞睜大眼睛,像金敏恩看去,突然撞進她身後慕容沝的一雙狹長的鷹眸中。

深邃的目光,似乎帶着某種不同尋常的意味,正在狠狠盯着她。

好像,陰謀得逞,又好像,很欣慰的樣子。

“……”

慕容沝,一個完全讓人捉摸不透的男人!

對洛小虞來說,這或許很無聊。但對金敏恩來說,卻是她的鎮心丸。有了洛小虞的保證,她懸着的心,終於可以放下。

金敏恩解決完了心頭大事,坐在慕容沝的身旁,雙手撐着自己下巴,目不轉睛的犯着花癡。

彷彿,怎麼都看不夠。

洛小虞心情很糟糕,有一下沒一下的換着頻道,聲音也亂七八糟,而且她還故意把聲音調大,似乎故意要打亂金敏恩的節奏。

然而,她卻依舊,光明正大的對自己老公犯花癡!

洛小虞扶額,側躺在沙發上。

她還以爲,終於可以和慕容沝獨處了。

雖然金敏恩的出現,不是壞事,可以順便幫助他們解決一些不好解決的問題。但,自己的老公,不能光明正大的說話,對視,反而要看情敵的臉色。

她這樣的角色,是不是太遜了?

這樣的日子,又憋屈,又無奈。

明天離開以後,還有更多的挑戰在等着他們。

現在,老爺子那邊不知道解決的怎麼樣?凱林現在在做什麼?

她真想立刻把所有的事情解決,可以光明正大,自由自在的和自己老公在一起。光明正大,把小三趕走。

煩!

慕容沝時不時將目光飄向洛小虞。

每次翻頁,報紙擡起,將自己臉上擋住的時候,他都會看一眼,焦慮的小妻子。

一記大大的電燈泡,堵在他們之間。

慕容沝和洛小虞兩人,只能偷看,對視一眼。

好不容易,傍晚,又到了要買晚餐的時候。

慕容沝立刻打發金敏恩離開。

洛小虞沒好氣的瞪了一眼慕容沝。

慕容沝走過來,握着洛小虞的手,往懷裏一帶:“夫人……”

“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剛剛沒有阻止金敏恩,要我給學長打電話,就是故意要讓我出醜,然後找藉口欺負我!”洛小虞把他推開。

但慕容沝卻將她摟得更緊了。

“如果我阻止,你覺得,金敏恩不會起疑?”

“但你肯定有辦法阻止。”

“夫人覺得,爲夫應該冒險一點?還是,因爲讓你的學長知道,你和我在一起,被我的愛慕者逼

迫打電話會覺得很丟臉?”

“……”

這,確實是最大原因。

她在自己的人脈圈,找了一圈,最後發現,符合要求,能打電話的只有一個人。、

然而,學長不是傻子。而且,上次學長說過,會無條件的幫助自己。所以,她懷疑,學長肯定會從電話中聽出她現在和慕容沝在一起的事情。而且,金敏恩那突然蹦出來的話,一定能讓學長猜到……

之前答應學長的事情做不到,現在,還又利用學長……

慕容沝的目的,不會就是故意讓學長不舒服吧!

慕容沝捏着洛小虞的鼻子:“要想達到目的,你還有很多的考驗,到時候,肯定會帶着別的男人來氣爲夫。夫人,氣歸氣,立場要擺好,不許讓他們對你有不軌的心思。”

果然,剛纔要求她給學長打電話,就是爲了讓學長難堪,讓他擺正自己的身份。

但,慕容沝不覺得,自己這樣太殘忍了?

“學長對我真的很好,而且,從來沒有強迫我做任何事情。你不要有機會就氣他,時時刻刻提醒他很失敗。”

“誰說他很失敗?”

“難道他很成功?”

“讓我慕容沝的夫人惦記着他,他怎麼可能失敗?夫人,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曾經說過的話?”慕容沝雙眸微眯,盯着洛洛的眼睛,嚴肅道。

他的眼底,閃過一瞬的不悅和戾氣。

他輕輕的,揉着洛洛的手背。

如果,月澤心不是洛洛的學長,慕容沝,真的很想捏死他!

他可是曾經讓洛洛說出嫁給他的話!

那句話,就像一根刺,永遠刺在他的心頭。

慕容沝怎麼可能是在向月澤心炫耀?只不過,是在提醒而已!

洛洛本來就是他的!

洛小虞能說什麼?

看着慕容沝的醋罈子被打翻了,洛小虞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麼?她現在有點後悔自己之前說過的話。

只能以後再想辦法,好好補償學長了。

眼前這個醋罈子,還真不是一般的酸!

不過,比起明爭暗鬥,這樣偶爾下下戰書,宣誓自己的主權,還是比較讓人接受。

洛小虞回抱着慕容沝,嘆息道:“真希望,快點解決完所有的事情,誰也不要傷害。”

因爲,直覺告訴她。

學長似乎不會強迫她,但凱林……是個更麻煩的角色。

雖然在危險的時候凱林會無條件的幫助自己。

但,沒有危險的時候,他霸道的連自己想慕容沝都不允許,還要求自己徹底忘了慕容沝。她想不到,凱林和慕容沝到時候對上的畫面到底是什麼?

是不是慕容沝偷了凱林的東西,所以凱林這麼討厭慕容沝?

凱林這個人,霸道,但是人不壞。

她不希望慕容沝受傷,也不希望,他受到傷害。

慕容沝邪笑着,湊近她的耳旁:“夫人,我讓金敏恩買了酒。”

“酒?!爲,爲什麼?!”洛小虞震驚的睜大雙眼,驚訝道!

慕容沝想要喝酒,把金敏恩醉倒?

洛小虞臉色突變,蒼白的抽搐着嘴角,惡狠狠的瞪着慕容沝。

她可是一杯就倒,喝酒,那不是自找死路!

萬一她喝醉酒做出什麼醜態……

不行!

洛小虞重重的甩了甩腦袋:“你在開玩笑?”

“沒有。”慕容沝認真的迴應。

洛小虞一頭黑線,鄙夷的瞥了一眼慕容沝:“爲什麼?”

明知道她一杯就倒,還要買酒回來?更何況,房間裏,還有一個其他女人!

她雖然不記得自己喝醉酒之後發生什麼,但也能大概猜到。她喝醉了,肯定會亂說話。想要隱藏的祕密,很容易說出口,喝酒,絕對不行!

慕容沝怎麼可能不知道她這個怪癖弱點?

(本章完) 他爲什麼還要買酒?

洛小虞的內心,已經徹底的瘋狂了。

她對酒的印象,很不好!

慕容沝蹙眉,卷着洛小虞耳旁的碎髮:“夫人,我是個男人。”

“然後呢?”

“被你冷落了多天的男人。”

“……”

“小別勝新歡,夫人,你是不是,該補償我了?”

“就算是這樣,可還有外人在。難道,你想讓金敏恩看我們現場表演?我不要!你要是讓我喝酒,我肯定會生氣的!”生怕慕容沝不相信,洛小虞非常肯定的用力道:“我說的是真的!我真的會生氣!”

她喝起酒來,連自己都害怕,根本就不敢。

現在,慕容沝竟然還在有外人的情況下,買酒讓自己喝?

她可沒有這樣的愛好。

慕容沝伸手,探了一下洛小虞的腦門:“誰說酒是給你喝的?”

“不是給我喝的,難道是給你喝的?金敏恩本來就對你圖謀不軌,你……”

“只要她醉了,想做什麼不是都可以嗎?”

“……”

所以,打從一開始,慕容沝就是故意想看自己的笑話,騙自己的?

他剛剛明明知道,自己誤解了他的意思,卻不解釋!混蛋!

洛小虞挺着肚子:“我以一個專業的醫學人士告訴你,我現在是個孕婦,不可以做激烈的運動,如果你想害死我,就隨你好了!”

“……”

話音落下,慕容沝的臉色抽搐着,苦笑起來。

他寵溺的揉着洛小虞的腦袋:“明天我讓保鏢們保護你?”

“不!”

“不?”

“你放心吧,我會保證自己的安全。”洛小虞說完,給他一個信心十足的目光。

老爺子等了這麼多年,終於等到一個可以讓他們放鬆戒備的人,這些人的目的在自己身上,要想一網打盡,斬草除根,她必須乘勝追擊。

她現在最缺的,就是證據。如果能夠乘勝追擊,把證據拿到手,那納蘭家族的事情,就可以一併解決。

不怕他們出手,就怕他們不出手!

一切,都在她和老爺子的計劃之中。

慕容沝一頭黑線。

晚上,慕容沝按照計劃,將金敏恩灌醉。

洛小虞困惑的挑起眉頭。

她擡頭,向牆壁的時鐘看去。此時,剛好是晚上八點。

“呯!”

房門突然被人推開。

“小洛洛。”

洛小虞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人已經被一道力量,狠狠的摟進懷裏。

洛小虞用盡全身的力量,將面前的人推開。

凱林一個踉蹌,差點沒有跌倒。

洛小虞一頭黑線,怒:“凱林,不要對我動手動腳!”

雖然,凱林一直保護她,不代表她可以容忍他動手動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