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怎麼可能,我鋼鐵般的身體……”沙林眼睛瞪得擠滿了血色,他一扭頭,只見卡戎正威嚴聳立在那裏。

“你說鋼鐵般的身體?”卡戎面帶輕蔑右手一擡,只見手臂上沾着絲絲綠色的液體。

沙林惱羞成怒,兩個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氣,雙手握緊似是在用力,只見身後“噌”一下子長出一根尾骨,尾骨又快速長出新鮮的肉,最後慢慢長出一片片堅硬的鱗甲。

“這惡靈石的能力還是這麼噁心。”卡戎用似是玩味的口氣說道,沒有感到絲毫的意外。

“讓你看看惡靈石真正的力量。”沙林全身使着力量,身體猛然間膨脹起來,就如同人展示起自己身上的肌肉,連那黑色的鱗甲彷彿都要立起來了。沙林露出毛骨悚然的微笑,“嘭”地一下整個人都消失了。

原本一副懶散樣子的卡戎眼睛微微一睜,雙手快速擡起在面前一合,然後整個人就被推出了七八米遠,而沙林的利爪就在他的眼前。

“那個大蜥蜴的速度也變快了。”星雲叫道,剛纔他完全沒看不清楚那黑蜥蜴的動作,就如同之前看不清卡戎的一樣。一瞬間下面變成了一場亂鬥,只見兩個身影在月光下不停撞擊着,不遠處村莊的大火還在燃燒着,房屋開始“轟隆轟隆”倒塌。

“你們幾個小鬼,能看清楚我們的動作嗎?”卡戎邊和大蜥蜴戰鬥邊問道,仍是一副輕鬆悠閒的姿態。

“不……不能。”星雲很誠懇地回答道。

“那你們就看清楚了,等你們的眼睛能夠跟上我們的速度,就由你們來解決他。”

“你這個臭老頭,敢小看我。”憤怒的沙林速度更快,兩隻利劍般的爪子快速向着卡戎刺過去。

卡戎竟又背起手來,顛着腳尖輕鬆躍動着,將沙林的攻擊一一躲避。

星雲他們在樹上瞪大眼睛仔細看着,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一開始他們看兩個人的動作只是一串串的影子,但慢慢的他們的眼睛就能跟上兩個人的速度,那揮動的左拳,又猛然一記右腳,雖然看上去速度仍然很快,可是卻能看到他們的動作。

“能看清楚了嗎?”

“能。”幾人異口同聲地回答。

“很好,現在就交給你們。”卡戎對着沙林猛然推出一掌,手掌發出劇烈的掌風,竟直接將沙林推出十多米。


撒隆“嗖”地一下拔出劍高舉着:“準備上了。”

“好。”星雲、風嵐、夜幽一同答道,四人一起躍下了樹。

卡戎揹着手走到星雲四人的身後,“記住,切不可與他拼力道,以你們現在的情況還爲時尚早。”

“是。”四個人答道。

“別走,卡戎。”沙林十分惱怒,竟然要讓四個小鬼收拾他,簡直是對他莫大的侮辱。

“老夫我累了,就讓這幾個小鬼陪你玩吧。”沙林一躍跳上了樹。

沙林想要追過去,卻被眼前的四個少年擋住,他氣得咬的牙“咯吱咯吱”作響。

卡戎看看一旁的清新和妮悠,問道:“你們兩個怎麼不上?”

清新和妮悠睜着一雙無辜的大眼睛:“我們是女孩子。”

“跟你們的老爹一樣狡猾。”

“嘿嘿。”清新和妮悠眯着眼笑了起來。

場上的四個人還在和沙林對峙着,看着這漆黑的怪物,星雲的耳邊響着村子“噼裏啪啦”燃燒的聲音,眼前的這個真是被惡靈石異變的人類嘛,難道連心腸也變得黑了。

“都小心點,惡靈石不僅能強化異變人體,變得像那些雙頭虎一樣刀槍難入,還會使人類像魔法師一樣使用魔法。”夜幽看着眼前不人不鬼的怪物鄭重地說道,他的拇指輕輕按着自己的冥火戒,擁有這些暗黑神器的最終沒一個落得好下場,他是不是也會如此呢。 在傳送陣旁邊有一個神人境巔峰的修士守著,如石雕一般站在那裡,巍然不動。

「這陣法建好之後,有沒有人從這裡傳送過去?或者有沒有人從另外的地方傳送過來?」楊恆對紫風問道。

「開始幾天有人走,也有人來。」紫風回道。

農家媳婦紈絝夫

「傳送一次的靈石不菲,這個神人境的修士還真舍的。」楊恆喃喃道。

他對紫風交代了一番,正想從這個傳送陣送走,心裡突然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難道這個陣法有問題?楊恆心中疑惑。

現在除了傳送陣,他想不到別的東西會讓他感到不安。即使是棟竜尊者,也不能這麼短的時間內會對他有什麼威脅。

楊恆知道自己的感覺錯不了,轉頭對紫風說道:「通知楊氏丹藥的所有修士,不能使用這個傳送陣。」

「為什麼?難到有問題?但是之前已經有人傳送成功了啊?」紫風渾然不解。

「這個我也不清楚,可能是我接下來要去的這個地方會有危險也說不定。我修鍊了一本功法,可以預知一些凶兆。」楊恆回道。


紫風以前跟隨光明大帝,也知道有這種功法的存在,所以絲毫不懷疑楊恆的話,問道:「我們要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其他修士?」

「槍打出頭鳥!如果真的是傳送陣有問題,我們把這個消息傳播出去,這個背後黑手還能讓我們活下去嗎?再說我現在也不確定是不是傳送陣有問題,只是以防萬一。」楊恆回道。

他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朝著傳送陣走了過去。

「明知道有危險,為什麼還要去?」紫風問道。

「不可能一知道有危險就退縮,只要我小心一點,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楊恆轉頭對陣法旁邊那個神人境巔峰修士說道:「把我傳送到西州隨便一個城池。」

「一千萬下品靈石!」神人境修士木訥地回道,就像一尊傀儡。

楊恆支付完靈石,陣法里馬上就出現了一陣亮光將他籠罩,緊接著眼前一黑,腦子裡也傳來一陣眩暈的感覺。

過了好一會兒,楊恆感覺腳下踏實了,但周圍還是一片漆黑。

「難道傳送錯了地方?」楊恆心中一頓。

「唧唧…」

一陣熟悉的聲音傳入到楊恆的耳朵里,幽冥獸的聲音?

這裡怎麼會有幽冥獸?楊恆心中大駭,他是要傳送到西州,為什麼會傳送到一個這樣的地方。

他立即把神識釋放出去,發現的結果把他嚇了一跳。

在他周圍已經有不少失去了意識的至尊境修士,顯然是在幽冥獸的神識攻擊下失去的意識。

他的神識延伸到了幾里之外就被攔住,在這範圍內,並沒發現幽冥獸,但是幽冥獸的神識攻擊卻從來沒有停止過。

傳送陣、神識攻擊、失去意識!

楊恆馬上就明白這個傳送陣是真的有問題,故意把至尊境界的修士傳送到這個地方來。

楊恆雖然有神髓石不怕幽冥獸的神識攻擊,但是現在這個時候,他要是被人知道了還一直清醒的話,只有找死的份。

「啊…」楊恆裝作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然後非常痛苦的蜷縮在地上,慢慢地一動不動,和其他那些失去了意識的修士一樣。

他完全不敢再把神識釋放出去,偷偷地將自己換了一個模樣,然後躺在那。

建立傳送陣的修士把他們傳送到這裡來,肯定不是要讓他們失去意識這麼簡單,接下來一定會有其他的動作。

沒多久,又一個至尊境的修士被傳送進了傳送陣,同樣也發出一聲慘叫,然後躺在地上沒了反應。

過了幾個時辰,幽冥獸的聲音突然消失,接著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楊恆聽到有人朝著這邊走過來,心裡越來越緊張,也不敢有什麼動作。

「一個多月就有幾十個至尊境的修士進來了,這收穫還真不錯!」

「快把他們收起來送走吧,馬上就會有其他的修士傳送進來了!」

兩個修士的議論聲傳入到了楊恆的耳朵里,使他越來越疑惑,這兩個修士要把他們送到哪裡去?

緊接著,那些躺在地上的修士一個個都被收了起來。

楊恆聽到那窸窸窣窣的聲音離自己越來越近,不敢有任何的防抗意識,任憑對方把他收進了一件法寶裡面。

還沒到一炷香的時間,楊恆聽到又有兩個修士走了過來。

「也不知道這些修士的實力怎麼樣?」

「這個不是我們管的,你去操控這件飛行法寶。爭取早點把他們送過去就完事。要是耽擱了時間,我們兩個都吃不了兜著走。」


「你說他們的神識都受損了,要他們還能有什麼用?」

「這不是我們能管的,問多了小心隨時會沒命!」

這兩個修士說了幾句就沒再說話。

楊恆知道自己現在是在一件發行法寶上面,心裡也稍微鬆了口氣。

如果他是在別人的空間法寶里,可能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現在還能想想想辦法。

他雖然不知道這兩個修士的具體修為,但是能感覺到要比他高了不少。

這樣的修為都只是跑腿,楊恆自然能想到他接下來要被送到的地方會有多麼危險。現在還不找機會逃,可能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現在他們沒有用神識查探你們,你先用你的神識凝型,我將他們引走,你自己想辦法逃吧!」 榮寵記

「現在也只有這個辦法了,我一個人肯定不會是他們兩個的對手。」楊恆把自己的神識釋放到飛行法寶外面,凝成了一具金黃戰將,道靈的靈魂之力也隨即附加在上面。

金黃戰將形成的一瞬間就已經被飛行法寶上的兩個修士發現了,其中一個沉聲喝道:「這是個什麼東西,我出去看看,你守在這裡,千萬不能出什麼問題。」

話音一落,飛行法寶的門就被打開了,那個修士剛剛飛出去,金黃戰將就朝著他沖了過去。 白毅雖然是歸一境七重天初期的修爲,但是自己在歸一境六重天中期的時候就已然擊敗過歸一境七重天巔峯的修士,儘管這南宮洛修爲不俗,但是如今的自己依舊可以力壓一籌。

這南宮洛的爆發也激起白毅的戰意,頓時體內傳出一聲轟響,這混沌一元煉體法頓時運轉,這上半身衣衫紛紛爆裂而來,展現的出來的則是一身的肌肉,每一塊肌肉都是涇渭分明,顯得極爲飽滿,不僅僅是如此,這身體上的每一個細胞都極爲活躍。

另一邊,這南宮洛的身邊散出了無數黑色霧靄,這南宮洛是魂修,因此這手法與神通白毅早已見怪不怪,霎時間,一道陰風而來,頓時異聲四起,數只魂魄從黑色霧靄之中顯現而出。

這數只魂魄,全身上下一片透明,全部都是由一道道黑色細線構成,白毅看見這一幕不禁一顫,這無數的細線好似是人身體的脈絡一般,這南宮洛居然依靠細線能營造出這魂魄,實在不俗,這已然是神通的突破!

果不其然,正如白毅猜測的一樣,在這數只魂魄出現之後,頓時又有無數魂魄從霧靄之中衍生而出,略微一看約有百隻。

這數量極爲恐怖,這魂魄的數量還在不斷的衍生而出,白毅不斷的往後退了退,這環顧四周已然看不見南宮洛的身影,這廝定是趁着霧靄的遮蔽躲了起來。

“風起、雨來,雷鳴!!”白毅大聲喝道,頓時運轉乾坤九盾之術,隨即便引動了天地之力。


不僅僅是這般,還運轉起來風盾之術,展開了心網之術,用來探測南宮洛的方位。

頓時天空聚集起了大片的烏雲,狂風肆虐着大地,陣陣陰雨漫天而至,一道道雷電之威更是從天而降,無差別的轟擊着這無數的魂魄!

“嘣嘣嘣!!!”

就在雷電轟擊之時,一聲聲巨響猛然爆發而出,整個林家產業地脈發生了劇烈的震動,白毅更是感到一股極爲強悍的衝擊,更是連連後退,一臉的駭然之情。

白毅看見這無數被南宮洛衍生出來的魂魄遇見雷電便爆裂而開,因此這爆裂便發生了連鎖反應,霎時間,百隻魂魄全部爆裂而開,整個林家產業林發生了響徹天地的爆破。

“什麼?這小子居然達到了這種程度?這百鬼夜行本是我的殺手鐗,但凡與他糾纏的修士,沒有一個能活下來了,沒想到這小子引動了雷電之力,將我的魂魄,硬生生的給爆破了!實在可惡!!!”南宮洛躲在一旁,一臉的震撼與不甘之情。

白毅早已查探出這南宮洛的位置,下一刻便施展了介子納虛瞬移之術,僅僅是一個照面,便來到了南宮洛的身旁,還未等南宮洛防禦,便是一拳轟擊而去。

“轟!!”

“什麼?這這這······”南宮洛左臉通紅,骨架碎裂,頓時張嘴便噴出了一口殷紅的鮮血,再次後退看向白毅則是一臉的駭然與吃驚。

“哼!!”白毅則是冷哼一聲,身影再次消失,猛然出現在南宮洛的身旁,又是一拳而至。

“轟!!”一聲巨響再次爆發而出,這南宮洛的身體再次出現了骨裂,心中再次震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