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怪盜基德是個優秀的易容大師,但不是一個合格的演員。

鈴木史郎在講述鈴木財團發展史時那抹不去的疏離感提醒了富江,他一向很擅長洞察人心。

當然,他不確定,算上穿越過來的時間,他可能已經有十年以上沒看柯南了,並不是每一段劇情都記得請。

鈴木史郎演講結束后,他的妻子,鈴木朋子走上前來。

「還有一件事,我想要告訴大家,那就是我為了應付那個愚蠢的小偷想到的點子。」

說完后,她舉起一個小盒子,這是每個人上船后都會被她親手分發的。

「請各位打開看看裏面的東西,這是我對那個自不量力的小偷的挑戰。」

富江用拇指撥開盒子,裏面躺着一顆光彩明潔的黑珍珠。

在場的賓客全都震驚起來,一個不敢置信的猜測出現在了他們心裏。

「對,這就是鈴木家的家傳之寶,黑暗星辰,也是怪盜基德今晚的目標。

「當然,在場的所有人中,只有一個擁有着真貨,至於哪一個是真的,我又將它發給了誰,只有我會知道。」

說完后,鈴木朋子將手上的黑珍珠別在胸前。

「接下來,請大家把黑暗星辰別在胸前顯眼的位置,如果他偷得到的話,那就儘管試試,前提是,他真的可以在三小時,宴會結束前分辨出哪個才是真的。」

啪啪啪,激烈的鼓掌聲響起。

「妙啊,妙啊,這下子基德也會束手無策了吧。」黑羽快斗站在富江身旁兩米處瘋狂拍手。

而原本站在舞台上的鈴木史郎,不知何時已經不見蹤影。

見富江已經注意到他,他眨了眨右眼,「那麼這位先生,你猜猜,究竟誰的黑暗星辰是真貨呢?」

「每一顆。」富江不戴手套,直接抓起黑暗星辰戴在胸前。

他不需要手套,在解除融合之前,他的手就是手套。

「每一顆…」快斗聳了聳肩,「真是個好消息。」

沒告訴他答案,那就意味着富江這次不是來幫他的。

太好了,他可沒帶備用衣服。

如果富江像上次那樣硬要幫忙,那可能只會出現一個巨型基德,和一個衣衫不整的流氓小偷了。

「我沒有騙你,我的意思是,對我來說,它們都是黑暗星辰,它們每一顆都是上品的黑珍珠,價值連城。」

說罷富江按住矮禮帽,嗓音放低,「你會配合我的,對么?我最親密的朋友。」

快斗讀懂了他的意思,翻了翻白眼,「你還真會順手牽羊誒,好吧,但之後我們要五五分。」

真是的,本來他還打算賺一些行動經費呢。

畢竟總是吃老本和用寺井爺爺的錢,他也很不好意思。 第四十六章別墅改造

一尋思,李泉覺得不如一次性付款,畢竟你銀行存款的利率要遠低於你付給銀行的利息,還能省去以後每月還款的麻煩、一次性付款還能再享受進一步的優惠……

種種考慮下,李泉果斷地選擇了全款。

讀合同、簽字、交錢……

幾個流程走下來,上午都已經結束了。

而此時在市醫院。

一間病房之中。

江明旭的父母在昨夜得到消息之後,連夜趕了過來。

看着病床上的江明旭,江母也是泣不成聲。

江明旭臉上纏滿了繃帶,如果不是醫生告訴他,這就是江明旭的話,誰也認不出。

醫院的檢查結果出來了,除了皮外傷、鼻樑骨折之外,還有輕微的腦震蕩。

江明旭的父親江鍾海剛剛從警察局了解到了情況。

兒子是一個被叫做王勇的人打了,而現在王勇已經自首了。

「我可就這麼一個兒子!」江明旭的母親泣不成聲,望向自家丈夫,聲音變得有些歇斯底里。「那個打我兒子的傢伙,我要他不得好死!我要他在牢裏蹲一輩子!」

江鍾海本就心煩。又是擔心兒子、又要四下打聽情況,現在還要哄自家的老婆。當下聲音也有些不耐煩了。

「你當這裏是臨海嗎!」

臨海是他的大本營,如果這事發生在臨海,他有的是手段,當然在臨海如果有人知道江明旭是他的兒子,這種事也不會發生。

江明旭的母親哭得更厲害了。

「你這個沒良心的!兒子現在成這樣了,跟在哪裏還有什麼關係嗎!我不管你必須弄死他!」

江鍾海頭大了。

話這樣說是沒問題,但是要講究現實啊。

「你先別鬧了行不行,這件事沒那麼簡單,我得找人調查一下。」

聽到這裏,江明旭的母親倒是止住了哭聲,等著自家男人的解釋。

江鍾海皺了皺眉。

「警局我問了,這王勇就一無業有名小混混,把人打成這樣,還主動自首,這分明就是背後有人指使。」

這種老套的手段,以前江鍾海見過了、用多了。雖然事實就是王勇氣不過,覺得江明旭坑了他。

聽到這裏的,江明旭的母親一把擦掉眼淚,咬牙切齒。

「那你還等什麼,把他揪出來,弄死啊!」

「你能不能收斂一點!口無遮攔!三句話,句句都要弄死別人!」江鍾海氣結,壓低着怒火。不過看到自家老婆又要發作,語氣不得不又軟了下去。「好了,好了,我保證弄清楚怎麼回事後,跟這事相關的人,我都不讓他他們好過!」

這倒是江鍾海的心裏話。

雖然江明旭在江鍾海眼裏也是廢物,但他始終是他江鍾海的兒子。

他江鍾海可不是打落了牙,吞回肚子裏的人。

「你現在呢,就在醫院好好照顧兒子,看看兒子醒了之後怎麼說。」

江鍾海也不是傻子,王勇的口供不一定可信,雖然自家兒子騙起錢來也是謊話連篇,但是這種事江鍾海還是知道兒子不會騙自己的。

……

李泉和秦思雨離開房產公司之後,李泉倒是沒有馬上去對別墅進行大改造。

當夜幕降臨。

李泉才打了個車慢悠悠地趕往別墅。

說實話,沒有裝修的別墅,如果你忽略掉價值、周邊環境、配套設施等因素的話,跟農村有的小樓房沒有太大的差別,甚至有的農村小屋比城裏千篇一律的房子更加好看。

一進門還是那種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

樓上樓下轉了一圈之後。

李泉開始了對別墅的改造。

這次的改造要分為兩個大步驟,第一個就是別墅整體的裝修,第二就是對別墅里小房間改裝成直播室。

雖然李泉能夠通過改造指令,將整個別墅改造成擁有直播屬性的直播間。不過這樣所有入住的女主播都是一樣的加成,李泉覺得反而會讓人覺得枯燥,影響到直播。

對於別墅的改造,李泉選擇了普通級。

畢竟李泉這裏的普通級對於現實來說,完全就是豪華裝修了。

不過對於直播室的改造,李泉這次可是真的下了血本了。原本計劃的十個房間,在進行到了一個的時候,也是被迫中止了。

每一個都是選擇了優美級等級,外加一個固定詞條。

而且每一個固定詞條都不一樣。

有固定歌唱技巧詞條的房間,有固定歡樂氛圍詞條的房間,有固定舞蹈技巧詞條的房間……

李泉的目的很簡單。

讓唱的好的唱得更好,讓跳舞跳得好的跳得更好,讓幽默的人能夠讓人更快樂……

每一個房間都有它的突出點。

記好每個房間的屬性,標記好,待完成一系列工作的時候。

天已經亮了。

當李泉把這張,哪個房間適合什麼人的表格交給秦思雨的時候。

一號房間,適合唱歌最好的主播;

二號房間,適合嫵媚的主播;

……

秦思雨瞪着眼睛,張著嘴,呆愣了半天。

良久。

「風水也能這麼玩嗎?」

李泉一瞪眼。

「怎麼?你不相信我?」

秦思雨眼神十分複雜。

「……相信,不過……」

「相信就行。」李泉一擺手。話鋒一轉:「對了,我明天得去外地一趟,可能得過兩天才能回來。」

一聽李泉過兩天才能回來,秦思雨被李泉帶過去了。

「什麼事啊?」

「哦,王四喜有個親戚想加盟四喜燒烤,我得去看看。」

……

王四喜發了,買了房又買了車,這是王四喜家親戚都知道的事,也知道王四喜做了一家燒烤店在市裏那是日進斗金。

有句話叫做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這適用與各個地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