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恩!”老頭重重點了點頭,一臉嚴肅的表情不像是在開玩笑!想要做一個合格的守陵人,傳承之地不會容許廢物看守的,它給人機會的同時,也會剔出那些曾經被守陵人看走眼的下一代,傳承之地挑選的是無論心智,天賦都上乘的人選!

。。。。。。。。。。。。。。。。

接下來的幾天裏,周浩早已從惱怒中恢復,自己獨自找到老頭申請讓他進入那片岩漿池,他想趁着這幾天好好在穩固一下自己火土元素的異能感悟,期盼自己在進入傳承之地的時候,把握更大一些。

其他人則分別由老頭跟葉慕華教導,根據他們兩人的經驗,周浩相信就算自己的這些同伴實力上沒有多大的提升,在異能運用上也會成熟不少,在傳承之地裏的保障也多一分。

老頭到沒有多說什麼,葉慕華的目的也達成了,只要能夠進入傳承之地,能夠及早離開也不是什麼壞事,他的實力不可能在短時間裏有什麼大的提升,倒不如答應周浩的要求,訓練這幫菜鳥,說不定在裏面也是一大臂助。

見到葉慕華答應下來,周浩才安心進入岩漿之地,這次他的目標是直接進入岩漿池中,切身體會最原始的感悟!

時間就這樣慢慢的過去,小世界裏的食物除了那些紫色的水果以外,再沒有什麼能夠讓他們直接食用的東西,每天趁着閒暇,衆人把小樹林的水果都蒐集了過來,有了兩個高手的幫助,才能在這麼快的時間裏做到這些,方穎等人才算知道這個水果的真正名字—紫壽果!

顧名思義,長期食用可以益壽延年!

“原來這東西還有這麼大的好處!等出去的時候,我要帶幾個。。”周杰拿起放在地上的紫壽果,死死的抱在懷裏,深怕別人搶走似的。

“哼,想的美!這東西一旦離開小世界裏,就立刻脫水分化,成爲一堆沒用的飛灰!”這幾天下來,葉慕華跟周杰這些人都熟悉了,也慢慢的開始交流,換做以前,這種廢話他是從來不樂意開口的。

“好了,我不過說說而已!咦,不對呀,你怎麼這麼清楚這件事情?是不是…."周杰一臉壞笑的看着葉慕華,用手指着他,周杰的舉動讓所有人都笑了起來,葉慕華一臉冷酷的轉過身去,不讓大家看到他那微微發燙的臉頰,葉慕華不留痕跡的嘴角彎了起來。

就在大家嬉鬧的途中,小世界突然開始晃動起來,老頭站起身來,看着墓園後方的方向。

“看來,傳承之地要開啓了!” 所有人聽到老頭的話驚訝的站了起來,整個小世界的晃動越來越明顯,像是被什麼巨大的力量牽引,沒過多久,小世界的光線開始暗淡了許多,衆人可以清楚的看到在遠處的那一片區域已經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這讓沒有經歷過傳承之地開啓的人心中產生了一絲的惶恐,人類天生對黑暗的恐懼是發自內心的,想要一時間適應是不可能的。

接下來黑暗一點點的蠶食着小世界中的光明,方穎這纔想起周浩還呆在茅草屋的下方一直沒有出現!

“前輩,周浩還在裏面,我們是不是先去把他找回來!等下小世界被吞進傳承之地,大家不就失散了嘛!”方穎焦急的看向自己身後的茅草屋,不過除了老頭能夠進入到下面,其他人只能乾着急,所以方穎才一臉急切的對着守陵人老頭說道。

“不用,我們也必須馬上進入到巖洞之中,傳承之地吞噬小世界的這段時間,最大的問題就在於地表空間極度的不穩定,以你們的實力以及異能屬性上的差異,留在外面只有死路一條,巖洞裏我想問題不大,到時候我們一同去找周浩,他現在一直沒有出現,說明他也進入了關鍵的時刻,這麼大的動靜,他不可能感覺不到。”


說着老頭直接動用自己的空間異能包裹着衆人,一個呼吸間就來到了茅草屋之中,以老頭的實力,一次性帶這麼多人,也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就簡單的漏這麼一手,讓除(葉慕華以外)所有人不得不佩服他的手段,其中最震驚的還屬柳夢痕,柳夢痕自打葉慕華來到這裏以後,就一直沒有發表過自己的意見,他一直在觀望,這次見到老頭的真正實力,他也算知道自己不過在人家眼中猶如還孩童一般,自己還需要更大的忍耐,暗自告誡自己不能輕舉妄動。

也不知道是不是葉慕華想跟老頭較個高地,還是自己有強烈的表演慾望,巖洞的祕密葉慕華也是知道的,他搶在老頭前面,直接揮手在地面上打開了一個足夠兩人身位的缺口,下面的那條隧道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

老頭也沒有說什麼,只是簡單的看了葉慕華一眼,率先跳了下去,一聲沉悶的落地聲過後,其他人也跟隨者魚貫而入。

有了老頭前面帶路,他們一行人行進的速度都非常快,巖洞頂上的塵土時不時的往下落,有時還伴隨着碎石落下來,好在沒有發生大面積的坍塌,要不然真的以爲他們要被或埋在裏面了。

看到老頭一臉的輕鬆,也給了在場人一些安慰,在行進到半道的時候,出現了一個岔路口,老頭伸手向岔路的一個方向指去。

“去裏面取一些火把,等下空間穩定以後,我們需要這些東西照明。”

老頭只是動了動嘴,絲毫沒有往裏走的意思,衆人也明白,這苦力活看來是要他們做了,周杰約翰跟柳夢痕帶着的兩人對視了一眼以後,相約一同走了進去,在岔路口往裏走了一點,就見一個漆黑的山洞,面積並不大,摸着黑在裏面摸索了半天,總算摸到了類似於火把的棍狀物,數量並沒有多少,不過分量上着實不輕。

四人兩前兩後慢慢的拖着結紮在一起的棍狀物,氣喘吁吁的走了出來,在微弱的光線下,衆人才看到這火把的面貌,一股古樸的氣息迎面撲來,這一捆火把的數量是八個,全身是有青銅鑄造而成,在火把的尾端雕刻着一個類似於獸類的頭樣,面目猙獰,而在火把頂端的兩邊分別是兩個類似於人形的雕刻,從雕刻動作上來看,像是異能者平時使用異能的基本手勢!

沒等老頭放話,衆人就好奇的抽出捆在一起的火把,仔細的端詳起來,在這麼近的距離下觀看,才發現就這一個簡單的照明用具,需要花費多大的心思才能做成這樣,衆人心中不免讚歎當時工匠的高超技藝,整個鑄造過程一氣呵成,並且在火把的把柄處還有許多不知道用途的紋路,由低端直接延伸到兩個人形雕刻上面。

方穎取出自己身上帶着的一塊手帕,把上面的塵土輕輕的擦拭掉以後,原本還帶有古樸氣息火把變的嶄新如初,連一絲的銅鏽都沒有。

“你們看夠了沒有?看夠了就一人拿一個,我們繼續趕路!”老頭不耐煩的催促起來,語氣中帶有一絲的惱怒。

方穎心中突然產生了一絲不好的感覺,總覺的那裏有點不對勁,不過一想到老頭性格上的怪異,也就沒有再多想什麼,只道是自己想多了。

沒走多久,方穎就感受到一股燥熱傳遞來過來,她明白自己馬上就接近周浩口中的岩漿池,步伐不免加快了幾分,她最擔心的就是周浩的安全,越往下走方穎心中的那個感覺越強烈,直到她看到老頭停下來,放眼望去,除了眼前一池翻騰的岩漿以外,再沒有一絲周浩的蹤跡!

“咦,不是說周浩在這裏感悟嗎?人怎麼不見了?難道他出去找我們了!”走在後面的周杰好奇的問道。

“不,這小子,我擔心的事情最終還是發生了!”

老頭的這一句話猶如劈在方穎心上,她現在才明白老頭剛纔怪異的語氣,周浩恐怕是出什麼事情了!

“他。。他到底怎麼了?”


“他進入了岩漿池裏面!現在小世界已經被傳承之地吞噬,如果他不能第一時間出現,拿到這個火把,等下我們被強制傳送,到時候想要找到他就不是那麼簡單了!”


更重要的一點,老頭沒有說出來,傳承之地只傳送攜帶有火把的人進入,其他留在小世界裏得人一概抹殺,他雖然沒有經歷過,不過祖祖輩輩流傳下來的訓誡不會有錯的!

這就是最糟糕的事情,本來老頭打算的是留下的這個人是葉慕華,因爲火把只有八個,而他們有九個人!

欺師滅祖之徒不除不行,不管什麼原因!沒想到的事傳承之地開啓的時間提前了!


這讓老頭有點措手不及,才白白斷送了周浩大好的性命! “那我們等周浩出來不就可以了?在這裏你不是說很安全嗎?我們就躲在這裏,哪都不去,憑我們帶着的食物,抵擋一段時間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周杰摘下自己後背上的行囊,仍在地上,對着老頭說道,他到現在都沒有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這次傳承之地開啓的太過突然,導致老頭措手不及,計劃還沒有來得及實施就發生了這一切,爲了安定人心,老頭沒有把話說的太過明白。

“來不急了!小世界的震動越來越微弱,說明我們現在已經進入到了傳承之地!接下來我們就會被傳送出小世界裏!誰都阻止不了!阻止不了。。。”

老頭搖晃着腦袋,沮喪的靠在岩漿洞的石壁上,周浩這個人很符合他的胃口,他也不希望這麼一個百年難遇的體質就這樣死在這裏。

“那也沒關係吧,既然傳承之地等下就要傳送我們出去,周浩不也一樣被傳送出去了?你們這個樣子好像周浩已經死了,讓我看着好不舒服。”周杰一時間沒有想清楚問題的關鍵,一直追問着老頭。

被身邊的約翰輕輕的拉了拉衣角,示意他不要再說了,他沒說一句話,蹲在地上的方穎的神情就更加難看了幾分。

“哎,事已至此,大家把手中的青銅火炬灌注異能,直到它點亮爲之,記住一定不能在這段時間內熄滅,否則。。。”

說道這裏,就算是癡呆如周杰的人都想明白了,原來最關鍵的問題就是周浩手中沒有這個青銅火炬,他根本就進入不了傳承之地!

“那。。。不行,我們一起來的,就要一起走!我們不會丟下週浩不管的!不管什麼時候!”

周杰,方穎還有約翰都沒有聽從老頭的話,點燃他們手中的青銅火炬,兩人扶起地上的方穎來到岩漿池旁邊,一雙雙眼睛死死的盯着滾燙的岩漿表面,期待着周浩能夠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不要犯傻了!就算你們都死在這裏也無濟於事,再說周浩現在並不是完全沒有生還的可能,他體質特殊,說不定能闖過這一關,你們做着無謂的犧牲,如果周浩沒死,他會自責一輩子的,這是你們希望看到的?”柳夢痕來到三人身邊開解起來,他也不希望周浩死去,祕境中提示只有無屬性異能體質的人才能打開真正的傳承。

也許是柳夢痕的話起了作用,方穎等人眼中重新找到信心,他們緩緩的舉起手中的青銅火炬灌注進各自體內的異能,順着手指接觸的紋路一路匯聚到人形雕刻的身體中,接着從人形雕刻的手指處噴射而出,在兩者間的交界處形成了一道明亮的光圈。

其他人也開始一一點亮手中的青銅火炬,最後點亮的是依靠在牆邊的老頭,他一直感受着外面的情況。

“屏住呼吸!要來了!”高聲喊出這一句以後,老頭閉口不在說話,衆人也順着老頭的話屏住呼吸等待着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

只感覺身體像是被撕裂一樣的痛楚傳遍全身,方穎三人依依不捨的最後看了一眼眼前的岩漿池,接下來劇痛傳到全身,他們所有人就離開地底的巖洞!

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方穎睜開了雙眼,她的手中還握着那柄青銅火炬,四周漆黑如墨,就算是把手伸到面前,也不能在短時間看清楚,方穎這纔想起老頭說的話,摸着黑往剛纔青銅火炬的位置探去。

再次用異能灌注進青銅火炬中,當異能再次經過人形雕刻匯聚到一起的時候,光明再次出現在了,方穎驚訝的發現,青銅火炬中那個本該出現的光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自己平時用冰系異能發出攻擊時的一種形態,並且不間斷的變換着,冰刃!冰箭!等等都被方穎認出來了!

方穎心中焦慮周杰約翰的安危,匆匆看了兩眼以後,藉着光線開始找尋起他們的下落,嘴中不停喊着兩人的名字。直到喉嚨開始沙啞,方穎都沒有聽到任何的迴應,強烈的孤獨感從內心升了起來,方穎一向都是個堅強的女孩,可她畢竟也只是個女孩子!

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周杰生死未卜,現在其他人下落不明,能依靠的就剩自己了,方穎努力的讓自己不去想這些,她必須儘快找到其他人,傳承之地對於方穎來說一無所知,落單就等於死亡,她不能死!

對,她不能死,她還得等周浩,等她所愛的人出現,方穎內心一直都堅信周浩不是這麼容易死去的,這也就是爲什麼他聽從了柳夢痕的話,點燃了手中的青銅火炬!

方穎心中的無力感瞬間消失了,她看到了圍在她身邊的人,自己還躺在地上,周杰約翰一臉關切的看着她,方穎才明白自己剛纔不過做了一場夢!

“總算醒過來了!方穎,你可嚇死我們了,我們醒了以後,就發現你一直處在昏睡的狀態,前輩說你可能有什麼放不下才一直醒不過來,這下好了。”周杰在一旁說道。

“放不下?我只是做了一個夢啊,我夢到我找不到你們。。”

“夢?不是夢!這是傳承之地第一項考驗,來到這裏的人都要經歷一次的,如果你剛纔心中一直想着一件事情放不下,就會進入一種死循環中,永遠的沉睡在這裏!醒不過來!”老頭解釋道。


“不是吧,剛纔我怎麼一下就醒了?”周杰覺得老頭說的有點聳人聽聞,自己剛纔也確實做了夢,可是他莫名其妙的就醒過來了,自己還沒有回過味來呢。

“哼,因爲你就是一頭豬!”

真不知道這小子是不是腦子不好使,每次說出來的話讓人覺的可笑!傳承之地裏處處布着高明的陷阱與考研,你能輕而易舉的走出來,真該好好燒幾株高香。

約翰不失時機的在一旁笑了起來,看着一臉尷尬的周杰,那通紅的雙臉,打又打不過,罵又不敢罵,只能憋着氣的樣子。

周杰最後只能把氣撒在取笑他的約翰身上,一腳直接踹的約翰飛出去好遠,拍拍雙手心中罵道自找的! 看着在一旁打鬧的周杰和約翰,老頭狠狠的訓斥了他們一番,都到了傳承之地,他們一點緊迫感都沒有,說不定什麼時候小命就交代在這裏。

這可不是鬧着玩的,周浩的事情就像卡在自己喉嚨裏的魚刺一樣,讓他很不舒服,他不希望其他人再有什麼事,傳承之地裏處處兇險異常,他是領教過的,當初要不是師傅帶着自己,老頭覺得自己是不可能安全的離開的,事情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依舊曆歷在目。

“前輩,你以前既然來過這裏,還有什麼可擔心的,有你在我們不會有什麼事的吧。”周杰被訓斥以後,也收起他玩鬧的心思,討好的問道。

“沒有那麼簡單,知道爲什麼到現在我沒有告訴你們我的名字嗎?那是因爲我都記不得我到底叫什麼了,我們守陵人只要牢記自己的職責,以及千百年來的思想傳承,可是我搜索了我所有的記憶,每一次守陵人留下來的傳承都沒有一處相同的!”

“您這話是什麼意思?我有些聽不太懂?”方穎也好奇老頭說的話。

“他的意思就是說,每一次守陵人進入這裏,到的地方都不一樣,經歷的事情都不相同!也就是說,我們根本沒有參考的標準!”葉慕華站在一旁,冷冷的開口說道。

在場的人都被葉慕華說的話驚嚇住了,曾今進入了那麼多高手,竟然都沒有相同版本的經歷,那傳承之地到底有多大?

這成爲所有人心中的一個猜測,也只有傳承之地的空間巨大,才能讓那麼多的先賢進入這裏以後,講述不同的版本。

“好了,我們也不需要妄自猜測,傳承之地是上古大能創造的一片空間,它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給當時的異能者提供一處試煉場地,後來隨着人族的沒落,也漸漸的消失在歷史的塵埃中,只留下我們這些所謂的守陵人一代代的看守這裏,直到時間的盡頭。這次你們很不湊巧闖入小世界,也算是你們的機緣,希望你們能夠把握這次機會,能夠領悟多少全在於你們了。你們只需記住一點,不管在什麼時候,自己的命最重要,不要讓關心你們的人傷心就好,這句話是我的師傅跟我說的,也是我們守陵人一直傳承下來的一句話!”

老頭說這些話的時候,並沒有注意到方穎等人的異樣,周圍的光線實在是太微弱了,這並不是手中的青銅火炬能夠解決的問題。

衆人跟在老頭的身後,漫無目的的走着,有老頭在前面帶路,其他人爲了保證自己全盛時期的狀態,就都沒有點燃手中的青銅火炬。

黑暗中的前行是十分孤寂的,除了能夠感受彼此的呼吸聲,剩下的就只有腳步接觸地面產生的一絲嘈雜。

這樣沒有目的的前行,讓人抓狂,實在太壓抑了,就算是想看看自己的手,都必須伸到面前才能模糊的看着。

忍受不了的周杰,催動自己體內的異能,他是火屬性異能者,在自己手中想要凝聚一團火焰,好讓自己心中那股煩躁減弱一些,可是當異能在手中剛剛出現一絲火星,就被四周黑暗的空間瞬間吞噬,包括他自己!

走在周杰後面的方穎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周杰就從原地消失了!沒有任何掙扎就這樣消失了!方穎以及後面的約翰都看到了這一幕。他們以爲周杰被什麼攻擊了,紛紛調動自己體內的異能,警惕的查看起四周。

周杰剛剛的調動異能的舉動就讓老頭察覺到了,老頭回頭剛想提醒他,就看到周杰被黑暗吞噬。

“不要在動用異能!”老頭的話剛剛說出口,可卻已經來不急了。

接下來方穎跟約翰也被黑暗吞噬,消失了!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我沒有感覺到我們周圍有什麼動靜。”走在最後的葉慕華開口說道,他剛纔在並沒有看到周杰的消失,可他清楚的看到方穎和約翰剛擺出一副防禦架勢,好像他們都沒有受到攻擊,這一點他可以確定。

“不,不是我們受到攻擊,或是中了什麼機關陷阱。我覺得跟他們使用異能有關,好像我們四周的黑暗能夠識別異能,把我們分離開了!”

老頭舉着青銅火炬,走到剛纔方穎站的地方,他蹲下身子抓起一塊石頭,感受着上面方穎冰屬性異能留下的冰冷。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想要離開這裏,就必須選一種異能,讓這裏感應到?不過我們每一個人的異能屬性都不相同,我想恐怕我們不會被安排在一起的!”

“看來是這個樣子!”老頭站起身來,看了一眼剛纔說話的葉慕華,隨即轉頭看向柳夢痕他們三人問道。

“你們打算怎麼辦?待在這裏,還是像他們一樣?”

柳夢痕沒有急着回答,他反問道;“前輩你的意思呢?我們該留下還是。。。”

老頭挺反感這三個人的,在當初他們一進入小世界的時候,老頭就不喜歡他們的行爲,自己當初雖然驚訝有人能夠進入小世界裏,可是柳夢痕三人在自己告誡以後依舊踏入墓園中的行爲十分不滿,纔給了他們深刻的教訓,這個柳夢痕到現在這個時候還跟自己耍心眼!

“這是你們的事情,到了這裏我並不能保證什麼,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

說完老頭身上一團火焰閃過,也消失在了黑暗中!

葉慕華更加沒有理會柳夢痕他們,他身體在黑暗中波動了幾下,也隨後消失掉了!

“該死!這些老怪物,一個個都脾氣臭的要死!這樣,你們兩個去找方穎,千萬別跟丟了!我想周浩那小子不一定能死,開啓真正的傳承,還需要他,到時候他周浩一定會去找方穎的!我去跟着老頭這個人,他們都是我們這次成敗的關鍵!”

分配好任務以後,柳夢痕三人催動體內異能,追尋他們的目標而去,柳夢痕其實一直都能感受到周浩身上帶着的圓盤,家族中早已利用祕術讓圓盤認主了,這個祕密就算是跟着他的兩人都不曾知道! 返回來再說周浩,這時候周浩也進入到傳承之地,此時他來到的地方是一處峽谷之中,周浩剛進來的時候,這裏還下着大雨,裸露的山坡由於沒有植被覆蓋,雨水沖刷下混雜着泥石流從高處流淌而下,阻斷了周浩想要繼續探索的念頭,他只能窩在一處比較安全的地方,等待着大雨的結束。

大雨整整下了一天,周浩這才走了出來,外面早已面目全非,昨天的峽谷已經被雨水創造出一片湖澤,一望無際,周浩尋找了一塊比較高的地勢,想要看看有什麼可以藉助的外力,好讓自己能夠跨越這汪洋一般的沼澤地帶。

異能是不能用了,周浩剛進入傳承之地的時候就發現自己現在完全就是一個普通人,感受不到身體內一丁點的異能波動,按理說周浩的體質特殊,即使沒有異能,周浩都不需要太過擔心,只要自己身在元素充斥的地方,補充異能不過是時間問題。

昨天的大雨卻讓周浩明白,自己有點想當然了,雨水裏本該有大量水元素,正好補充自己的異能,可週浩試過以後才發現,他身處在的傳承之地裏的每一個可以補給他異能的元素好像全部消失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