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情緒,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改變,也是最兇狠的利器。

可溫暖人心,也可刺傷人心。

界孽感受著身體內翻滾濃縮的力量,覺得無趣。

行走在世界中的除塵器這個稱呼,雖然不爽,但對她有利。

她不清楚時空管理局高層的想法,將她投放在位面中,用於制衡或是?

雖然失去了記憶,但她還是她。

它們不敢徹底刪除她的記憶,畢竟還有那個人在呢……

但這也成了她的退路之一。

未來——

……

界孽起身,回了房間拿上換洗衣服,去了浴室。

……

……

……

王家的族長王長彥,在了解過王家這些天的損失后大發雷霆。

修道界的大家族,除了王家,還有崔家、吳家。

其餘的小家族,全部依附於這三個家族。

王家的事鬧得人盡皆知,崔家與吳家都已經派人前來打探情報,刺探著合適的時機,兩家聯手,吞併王家。

王長彥並非不知這兩家的計劃,倘若還有以前的實力,稍微挑撥兩句,這兩家的聯盟立刻崩潰。

王家總共有十二個長老級別的人物,其餘兩家也是如此,這次食屍鬼事件,王家直接損失了三位長老,兩個繼承人都變成了廢人,因為食屍鬼,還折損了一件地級異寶,足夠王長彥心疼了。

食屍鬼被解決后,兩位長老向上請示返回家族,王長彥直接飛來了醫院。

王行之的身體因為界孽的本源力量而虛弱了許多天,在醫院修養,恢復的差不多了。

兩人被王長彥帶走,暫時關押在後山的懸空洞思過。


擾亂王長彥的思緒,不止是對界孽的報復,還有家族中異樣的聲音。

「兩位繼承人都敗於一人之手,是否可以確定他們沒有成為家主的實力?」

「仇人殺害了家族中的三位長老,兩位繼承人卻什麼也沒做?」

諸如此類要求更換家族繼承人選。

王長彥差點破口大罵。

你們對你們自己孩子心裡沒點數?

因為家族權勢整天不務正業,對術法練習懈怠,吃喝嫖賭倒是樣樣在行,讓這樣的人去當家主?

恐怕上位沒幾天王家就倒了!

至於選拔三位長老填補空缺,王長彥將此事稍後再議。

他最忌憚的,就是那三位長老的死亡。 次日的清晨,楊秘書替喬斯宸辦了出院手續,而醫生的建議是在休息幾日,被喬斯宸拒絕了;看著走路都皺著眉頭的喬斯宸,楊秘書著實地擔憂,「總裁,您還好嗎?」

喬斯宸擺擺手,上了車便閉目養神,「回酒店吧!」

「好的!」一路上,楊秘書車速很慢。

回了酒店,喬斯宸給兒子打了電話,叮嚀了幾句,「我晚上的飛機回江城,乖乖聽你媽媽的話,不要惹她生氣。」

「今晚?」喬恩瑞抬頭看了一眼坐著自己對面的洛洛,這個消息太突然了,「爸爸,你不多留幾日了嗎?」小眼神瞥向洛洛,情緒瞬間低落了;

老喬就這麼走了?

那他和洛洛的事情怎麼辦呢?再說老喬不是還要見他外公外婆的嗎?就這些事情都沒有處理好,他就走了!

「公司有事情。」喬斯宸淡淡地說道;

有時候他也是個不善表達的父親,心裡是很在乎兒子的,不想讓小傢伙擔心家裡的事情,才找了這麼一個理由。

難得小傢伙能跟洛洛生活一段時間,而且小傢伙身邊又多一些家人,就讓他開開心心的過個暑假。

「那……你要不要跟洛洛說話!」又偷偷的瞄了一眼洛洛,母子倆的眼神對視上,喬恩瑞知道洛洛肯定聽到了自己和老喬的對話,正準備將手機遞過去呢,結果傳來了老喬拒絕的聲音。

「不了,你幫我好好照顧她,可能會有一段時間不能聯繫你!」喬斯宸果斷的拒絕,他怕自己聽了洛洛的聲音,捨不得離開。

「爸爸!」聽到電話里的忙音,喬恩瑞特別失望的放下手機。

秦以洛遮掩著臉上的失落安慰著喬恩瑞,「他那麼忙,你得理解他。」

「可是……他現在回去了,一定會給外公外婆留下差的印象,那到時候你們可怎麼辦呀?」

「我們怎麼辦?」秦以洛疑惑地看著小傢伙,

喬恩瑞意識到把自己的小心思說出來了,抿了抿嘴,「我的意思……爸爸不是說要見外公外婆的嘛,怎麼可以言而無信呢!」可不能讓洛洛知道自己心裡的小九九,免得給洛洛造成壓力;

哎,真的是愁人;老喬掙的錢也夠花了,難不成工作還沒有洛洛重要嗎?他要是在這樣下去,自己都不喜歡他了。

「他們約了今晚見面!」秦以洛的眼眸浮現了擔心,不知道會聊些什麼;她早上有側面的問過媽媽,結果……笑而不語地從自己面前走開了。

「今晚?」喬恩瑞雙手托著自己的下顎,一臉吃驚:「真的嗎?那……在哪裡啊?」有些期待也有些緊張。

「不知道!」秦以洛搖搖頭,「首長大人親自聯繫的,也沒告訴我地址,你爸爸自己去赴約。!」

「啊?」完了完了,不僅是外婆主動聯繫的,現在連洛洛都不知道,那老喬豈不是很慘?

當事人倒是沒有將自己想的那麼悲慘。

下午四點的時候,喬斯宸帶著行李離開了酒店,前往和洛洛父母約定的地方。等事情一結束他就直奔機場。 追蹤術找到那失蹤的三人線索時,只在牆角處發現了燃燒后的殘渣。

他已經派人提取基因進行對比了,的確屬於失蹤的三位長老。

王長彥在得到確切的結果時內心發寒。

他最多也就是間接借用他人的手段殺人而已,至於過程與結果,他只需要得到一個確切的答案即可,而不是如此喪心病狂地殺人。

三個人,整整三個人,全部變成了肉沫,甚至連骨頭都被剁碎。

那個笑語晏晏的年輕人……

王長彥甚至內心產生了動搖的想法。

和一個變態成為對手,究竟是對是錯?

他因為王家的存在而警惕,對方卻毫無顧忌。

……

……

界孽在聯城找了幾個地方,最後在一個普通街道的最內方,找了一個出租的店鋪。

這條街上的店鋪已經很舊了,界孽去查看店鋪的時候,沿途能看到許多懈怠的老闆。

舊,不僅僅因為痕迹,一路走來的玻璃,幾乎都蒙上了灰塵。

界孽能想象到店鋪內的狀態。

一個由內而外散發老朽的街道,更老也就是如此了。

店主人知道這裡賺不了幾個錢,租金相當便宜,不過也有在這條街道徹底無人時大撈一筆的意味。

店面不大,二十平方米的樣子,分為上下兩層,上一任租者聽說是賣幼兒服裝,離開時將所有裝飾的道具帶走了。

這倒也省了界孽一筆力氣。

找了傢具店,打造了一批自己需要的木具,界孽對店面進行了改造。

天價婚愛,引妻入懷 ,也告訴了莫鈴。

錢婆婆是支持界孽的,在她看來,自己兒子這是要積極工作,賺錢養家了。


莫鈴好奇地去了界孽的店鋪,看著還在裝修的店面,問界孽準備做什麼。

「當然是靈異事務所,不然我也沒有其他技能了。」

界孽抬頭望著店鋪上方,那裡原本應該掛著店鋪名,但還是空蕩蕩的狀態。

「起什麼名字比較好呢?」

界孽側頭看向莫鈴,眸中含笑。

莫鈴聽此思索起來。

「唔……直接就是靈異事務所?感覺有些奇怪,現在很少有人相信靈異事件……」

「我擔心他們路過的時候,對事務所指指點點,更加沒人來了。」

「所以事務所才會開在這裡。」

界孽揉著莫鈴的腦袋:「倘若在商業區或者比較繁華的地帶,絕對會被人強勢圍觀。」

莫鈴噗嗤笑出來:「不如,名字就是異世錄?」

「怎麼樣?我感覺很符合啊。」

莫鈴眨著眼睛。

界孽沉吟:「……可以。」


「那說定啦!如果我那裡有客源,我就介紹過來,肯定會有一些人在遇到靈異事件時找不到人解決。」

就算找人了,說不定還是騙子呢!

莫鈴內心肺腑著。

一晚定情:總裁老公太撩人 ,有真本事的人太少了。

「那約定了。」

……

半個月後,異世錄開店。

偶爾路過的人,看到那熟悉的店鋪換了形象,只是詫異地意識到了,又腳步匆匆離開了。

有好奇的人,上了二樓,知道這是一家靈異事務所后將這件事分享給了別人,嘲笑了一番店主。

自然異世錄傳播到了人們的耳中,但這些人最多只是當個笑話罷了。

在他們印象中,那些人,通常都在街上擺個小攤。

僅僅如此而已,那些人還收費如此高,換了店鋪,豈不是要價高漲?

沒有遇到靈異事件的人,堅信那些相信的人只不過是為了求個心理安慰。

莫鈴在同學群里宣傳了一番,也是收到了一批同學們怪異的目光。


並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因為莫鈴明白,倘若不是那一晚上面對鬼臉,她也不會相信。

界孽將異世錄的開店時間設為下午兩點到六點。

短暫的四個小時,只是為了讓界孽睡個懶覺而已。

令界孽哭笑不得的一次,是幾個小孩子,因為店被傳的神秘、稀奇古怪,夜晚偷偷進入店裡。

只是兩塊玻璃被打碎了而已,也沒其他的損失,界孽教訓了幾個孩子一頓,送到家長那裡索要了賠償,順便將這件事無意間透露給了幾個孩子小區里的其他人。

於是很快,這幾個搗蛋鬼胡作非為的事迹就在小區里流傳開了,許多家長暗暗告誡自己孩子,這樣小時候就敢闖下禍端的人,絕對不能交朋友。

界孽一直在等待王家的人,而半個月又過去了,仍然沒有絲毫消息。

王家的人絕對不是沒有找到她的蹤跡,也不是畏懼她的實力而不報復。

她清楚,王家只是在找合適的時機。

比如錢婆婆,比如莫鈴。

末世之這貨什麼鬼

她不是那種習慣危險來臨時才反擊的人。

將一切盡握在手心,才是她的風格。

安排了錢婆婆和莫鈴的時間,界孽直接去了京城。

那裡是王家的大本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