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想到這裏我歪着腦袋問道:“那您是打算網開一面啊還是打算公事公辦呢”我這話一說完兩側的三班衙役以及崔鈺身邊的那兩個狗頭軍師全部直了眼兒貌似還沒見過我這麼囂張的傢伙

“哎呦喂小子你挺狂啊是不是認爲有平等閻羅王在後面給你撐腰就不把我崔判官放在眼裏了”對方呲着滿口的大黃牙態度極其囂張的詢問我道

“我再狂也沒像你這樣啊就差沒將手直接伸到我的口袋裏掏錢了你說你當的這叫什麼官啊”我徹底將黑白無常兩位大人告誡我的話語拋諸腦後開始厲聲的質問崔鈺

“小子別管你生前混得多好但既然來到我這一畝三分地兒上就得歸我指揮今兒我就讓你見識見識你崔大爺有多大的本事”說完這話崔鈺一改剛剛頹廢的樣子怒目圓睜看樣子是打算跟小太爺死磕到底啦

待續 “你有多大的本事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人在做天在看離地三尺有神明我不怕你公事公辦更不怕你徇私舞弊我還就不信了偌大的冥府就沒個說理兒的地方了”小太爺聽崔鈺說完同樣瞪圓了眼珠子據理力爭的跟對方抗訴道

“官字下面兩個口說你怎樣就怎樣”“那你判一個試試啊”我不理會念楚跟張大爺如何在身後捅咕我挺直咯腰桿兒打算跟對方來個魚死網破

“把生死簿拿來”崔鈺大吼一聲隨即將身旁狗頭軍師遞過來的生死簿一把給搶到手中快速的翻看了幾頁之後啪的一下就給摔在桌子上了隨後用手點指着念楚說道:“大膽在陽界期間到處勾三搭四做出一些傷風敗俗之事按照冥府律例當打入第四層孽鏡地獄你可聽到”這孫子不看念楚因爲什麼做這事兒而是斷章取義的來決定當真夠嗆啊

按道理來說這裏找崔判官辦事兒的魂魄都是希望來世能投胎個好人家這會兒崔判官不但不給投胎還將念楚打入地獄一定是心存瑕疵惡意報復的行爲可當對方宣判完決定之後發現我們這幾個人的表情並沒有什麼劇烈的變化結果就換爲崔鈺等一衆人等開始吃驚了

“莫非你們這些人不服從本老爺的判決嗎”崔鈺再次提高了嗓音想借此恐嚇我們這次連張無忌張大爺都看不下去了笑呵呵的說道:“我們這些人本就是打算去孽鏡地獄的這個不勞煩崔判官來宣佈只不過我們不知道具體時間和如何下去罷了”

“什麼”對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估摸着丫當判官以來接觸的都是那些索求無度的傢伙今兒進到我們這幾個主動要下地獄的魂魄應該是丫平生第一遭遇到

“我們說要下第四層地獄麻煩您定下時間然後咱好通過聽到了嗎”念楚此刻也壯起膽子大聲的重複了張大爺的話語聽得判官廳內的衆鬼差是面面相覷

“好好好”崔判官一連說了三個好字隨即大筆一揮在生死簿上面寫了幾個字寫完之後將判官筆往桌子上一丟大聲吩咐道:“來呀將這三個藐視本官的大膽狂徒即刻押赴至地獄入口而且要從第一層往下走不得直接進入第四層”

“謝了”我正好要尋找千魔斬和不遜丫要是直接將我們送到第四層估計我還得找其他的出口這下好一勞永逸咯

崔鈺發現即便做出如此惡毒的宣判都沒能震懾住我等衆人氣的是又摔生死簿又罵罵咧咧的可判決已下他也更改不了什麼了於是別過臉去朝我們這邊使勁的揮了揮袖子那意思應該是讓我們快些從他眼前消失負責押解念楚的鬼卒們見狀後趕緊拉着我們從偏門出來

剛一出門身旁的四個鬼卒就癱軟到地上“哎呀大哥你惹崔判官做什麼啊”“就是啊這貨是出了名的不好惹你跟他較個什麼勁啊”“你說說你們嘴是痛快了可那是下地獄啊”“要不我們等李昊大哥回來然後重新打點一下崔判官也許這事兒還有得緩”

“幾位兄弟的好意我心領了歇夠了咱就上路好了”我從地上的四名鬼卒一抱拳當即回答道這四名鬼卒看到我們這三個魂魄心意已決當即嘆氣站了起來掐着手指頭計算着什麼

“你們幹嘛呢”我看這幾個鬼卒並沒有打算馬上動身於是趕緊詢問道

“我腳崴了”“哎呀我肚子疼”“我進去取下地獄的批票哈”“那那那我等你們都好利索了再說”也不知道這四個鬼卒葫蘆裏究竟賣的什麼藥紛紛找了個藉口死活也不肯馬上出發

沒轍我只好拉着念楚跟張大爺聊着天等着這幾個懶驢上磨屎尿多的傢伙將手頭的事情搞定後再議

這羣傢伙磨磨唧唧了好半天直到其中一個鬼卒從判官廳取出一張批票以後才晃晃悠悠的領着我們三個魂魄趕往下一站:十八層地獄

一路之上我跟念楚和張大爺有說有笑的反倒是這四名鬼卒口風緊得狠多一個字都沒有害的我不時的猜想剛剛這幾個鬼卒爲什麼要耽誤時間呢又不好開口詢問他們只好跟在隊伍之中朝地獄前行

“賈樹啊其實我認爲崔鈺收受賄賂這事兒跟裏差不多”張大爺見我有心事當即開始勸慰我道

“這話怎麼說的跟怎麼又扯上關係了啊”我聽得一頭霧水啊

“你看啊唐僧師徒到達西天大雷音寺時如來應允了三藏經書取經時如來佛祖的兩個徒弟阿儺、伽葉索要好處未果時送給唐僧的是無字經當孫悟空他們告到如來時如來並不以爲過還說:不能讓後代兒孫沒錢使用唐僧無奈便用唐王欽賜的紫金鉢盂送給阿儺並許諾:奏上唐王定有厚謝才換取了那有字的真經”張大爺笑着給我們說了說裏的故事那意思應該是什麼地方都有的存在

“可我不這樣看啊”我當即反駁了對方的觀點“佛主要那紫金鉢盂不過是爲了本來無一物而已這我很早的時候就聽觀音寺的老和尚跟我談起過所以張大爺您應該是理解錯了”

“哦那我應該是理解錯了不過崔鈺敢明目張膽的收取賄賂估計也是上面默許的行爲你認爲呢”張大爺貌似還不死心繼續闡明瞭自己的觀點

“只能說明一點啊”我冷笑着回答道“說明什麼啊”念楚好奇的問道

“什麼地方都有好人也會有壞人這是永遠不變的真理”看到念楚和張大爺點頭後我忽然想到一個有趣的小段子隨即開口說道:“記得有篇描寫河南駐馬店的小段子我給你們背一段不過頗有地域攻擊的觀點權當一樂好了”

見二人催促我開始背誦道:“人間天堂駐馬店山清水秀人幹練你若有幸來轉轉九死一生無怨言第一地點是車站失足婦女好妖豔五十大洋玩一次射完要你二百元你若敢說不給錢喚來小弟把你砍出來賓館吃點飯看到一家拉麪館提前問好了價錢要了一碗牛肉麪熱熱乎乎吃完麪算賬發現包不見消失就在轉眼間趕緊一一零報案飯館老闆可不幹掏出菜刀把你勸付完面錢再報案沒有錢就別報案 不要問我爲什麼因爲這是駐馬店你是啞巴吃黃蓮無奈走出拉麪館心想沒錢怎麼辦突然有人拍你肩 轉頭看到一張臉咧着大嘴問幾點你把手機掏出來他說我要自己看說完給你一直煙給你火機把煙點 吸了一口天地轉再吸一口翻白眼清醒已是第二天手機也不在身邊看看四周的環境如今已經在醫院 護士來到你身邊說你暈倒在路邊好心得人救了你把你送到了醫院護士剛把話說完喚來一羣彪大漢 把你按在了牀邊一旁護士對你說最近院裏缺器官希望你能夠貢獻”

待續, “賈樹啊我算是發現啦誰都甭得罪你這活祖宗否則不管什麼事兒放到你嘴裏這麼一說能給人損死你說駐馬店能那麼衰啊你把人家說成那樣你也忒不厚道了吧”念楚聽我損得起勁趕緊給我潑點冷水降降溫省的回頭來越說越起勁再連陰曹地府一起給罵咯

正說着話呢領頭的鬼卒指着前方一處烏漆墨黑的大洞說道:“看到了嗎前面可就是地獄的入口啦”

“這這就到啦”念楚聽聞後當即腿腳發軟站在我身旁顫抖着聲音問道我仔細打量了一番眼前那大洞貌似沒有電影裏演得那麼嚇人既沒有陰風陣陣更沒有什麼豺狼虎豹在門口趴着就是個大洞黑乎乎的要不說這是十八層地獄的入口還真就沒那麼瘮人

“這會兒看上啦別看啦給你們送進去我們就算是交差啦”依舊是那領隊的鬼卒說着只不過說得有些無奈罷了

“要不咱在等李昊和你們隊長一會兒”我尋思那倆傢伙怎麼着也該過來了“您啊我們都不好意思說什麼”“怎麼了”聽鬼卒這樣說我有些發懵

“剛剛在判官廳您那威風哪兒去了咱哥兒幾個拼了命的給您拖延時間可您就是不幹啊這會兒到地獄洞口您着急了可您要知道從拿到批票到進入地獄是有時間限制的就拿現在來說吧最多還能給你們延遲一炷香的時間到時候要是李昊和我們隊長不來的話你們是進也得進不進也得進了”身旁的鬼卒開始解釋起剛剛的行爲這才讓我恍然大悟

不過木已成舟世界上也沒有賣後悔藥的地兒啊尋思什麼都白搭我只能好言勸慰念楚然後蹲在地獄門口等着李昊能夠在規定的時間內及時趕到

可問題是這貨左等也不來右等也不到眼瞧着一炷香的時間馬上就要到了也不見那倆人的蹤影真真兒的急死小太爺了

“時間也差不多了要不你們就進去吧”“是啊看樣子真是趕不到了”“唉自求多福吧”“趕緊走吧也別讓咱哥兒幾個爲難不是”四個鬼卒看着時間到了開始催促我們一行三人進入地獄

得算小太爺倒黴李昊這孫子忒沒效率了等小太爺從地獄裏出來的看我怎麼收拾他想到這裏我拉着念楚的手朝洞內走去

先說說進去的感覺沒有電影或者小說裏寫的那樣什麼身體撕裂啊頭暈腦脹啊什麼的就是跟平時一樣邁步就進去了但區別則在於進去之後一回頭我發現剛剛進來的洞口沒有了完全就是封閉的估摸着就這構造吧跟貔貅似的只進不出的地界兒正思考着呢念楚緊隨其後走了進來然後張大爺也跟了進來只不過手裏居然掐着一個包包見到我以後還非常開心的衝我晃了晃“看這是什麼”

“這包怎麼看起來這麼眼熟呢”我貌似見過這物件兒只不過在哪兒見過的一時半會兒還真就想不起來咯

“這就是命啊”張大爺非常開心的高舉着包“就在你剛進去李昊跟鬼卒隊長就趕來了說你需要的東西都在包裏呢用什麼自己拿就是了還讓我帶話兒說祝你一路順風”說話的同時張大爺將包包遞到了我的手中

“唉我說這倆孫子說話夠損的啊這尼瑪也不是旅行去了這是下地獄有說一路順風的嘛沒文化真可怕”我打開包包鬱悶的嘟囔着逗得念楚和張大爺好懸沒樂暈咯

“這都什麼啊”不看不知道這一看嚇一跳啊就見包包裏各種的紙片啊而且每張紙片上還印着圖案敢情對方忙了一溜十三遭就跟我帶了這麼一堆破爛啊

“你別生氣再看看還有什麼東西沒摸到”念楚關心的在一旁勸着我我將包內的物件兒全部倒在地上結果除了一堆紙片外還多出一截小管子

“這什麼啊”我將那小管子拿到手裏翻來覆去的鼓搗着一不留神居然給擰開了就見裏面居然還冒着煙呢我用力的朝裏面吹了口氣居然冒火星子了我勒個去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火摺子不成

我扒拉着地上一攤子的紙片發現有一張上面印着水碗還有一張印着的是硯臺想來沒什麼大用於是抽出這兩張放在火摺子上面一股青煙過後剛剛還是印在紙片上的圖案居然都變爲實物了你說這個算是魔術了吧

念楚跟張大爺估摸看這事兒也挺新鮮的紛紛湊了過來七手八腳的查看着地上的硯臺和水碗

“我說這東西好啊整個兒一里的時空膠囊嘛”“什麼是時空膠囊啊”“是啊什麼意思啊”這爺兒倆估計平時不看卡通片我說的人家楞呼啦的沒明白於是我換了種說法“看過吧”“看過”念楚點頭回答道不過張大爺還是依舊搖着腦袋

“這就相當於機器貓胸前的那個八寶袋啊需要的東西都放在裏面了用的時候拿這火摺子這麼一燒那物件兒就出現了既省地方還方便攜帶還真是個好寶貝啊”我這一形容念楚當即就聽懂了隨後不住的點頭附和着我留下張大爺一個人在旁邊跟個大眼瞪似的聽着

只不過這老爺子也沒閒着將地上的紙片一張一張的翻看了一遍後最後掐着其中的一張朝我問道:“賈樹你看看這是什麼東西啊怎麼還帶字的呢”

我接過來一看這張紙片的的確確跟其他的不同首先就是上面連個圖案都沒有其次就是七扭八歪的寫着一行小字看樣子應該是小篆可惜我不認識;最後就是這張紙片的大小跟其他的紙片都不同略微顯得有些小貌似是張紙條算了反正放在包包裏的都應該是我用得到的物件兒先收起來再說

將地上的紙片都歸攏到包包內以後我將包包貼身繫好然後拍了拍這個包包朝念楚和張大爺說道:“我想好啦咱以後就管這包包叫八寶錦囊如何”

待續 “叫什麼倒是無所謂,主要是你剛剛變出來的東西怎麼辦啊”念楚指着地上的硯臺和盛滿清水的水碗衝我問道。

“你倆着急嗎”“不急啊,怎麼了。”“是啊。”我聽完對方的答案以後,快的從衣服內掏出黑白無常送給我的紙張和毛筆,“如果不急的話,就等我請出一些必要的符籙,我們再趕路如何”“行”張大爺率先回答着,念楚則做出ok的手勢。

讓念楚和張大爺替我把風的同時,我在八寶錦囊內翻出畫有硃砂模樣的紙張,還有香爐、清香、蠟燭臺和蠟燭。最爲搞笑的的居然還燒出一張供桌來,李昊這傢伙準備得還真夠齊全的,不禁讓我心生感慨。

等一切準備妥當之後,我點燃蠟燭,並燃上三支清香,開始請神上身,畫符做籙。

“天蒼蒼地蒼蒼,衆神在何方弟子賈樹現在地獄第一層入口內,此刻願以三根清香化作百千萬億朵祥雲,朵朵五彩祥雲叩請”我雙手合十閉着眼睛開始請仙家上身,只不過這次的感覺出了奇的不正常。

春風一度共纏綿 以往請神上身的時候,我都會感應到哪路的仙家進入我的體內,按照我當時的靈力來計算的話,最多的時候我可以同時請下來七七四十九路仙家同時下凡,並借我的身體書寫出所需的符籙。 煉夢巔峰之神王封天 但此時此刻卻與以往大不相同,我能很明顯的感覺到仙家的力量被我請到了地獄,但讓我糾結的則在於這些請來的仙家,只是停留在我身體外圍,遲遲不肯進入我的身體,這算是怎麼檔子事兒啊

小太爺就不信這個邪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今兒非得請神上身不可了。其實最主要的原因則是八寶錦囊內,這些畫符所需的物件兒只有一套,如果現在不用的話,我如何能夠揹着這些個傢伙什往地獄裏前進啊。

於是,我收攝心神,口唸念有詞,將早已背得滾瓜爛熟的咒語大聲的朗讀出來,而且語隨着時間的推移,也開始變得越來越快,念道最後,我的舌頭甚至跟不上我發音的度,饒是如此,我依舊無法將來到地府內仙家們的力量,借到自己的身體當。

“你們幾個在那兒幹嘛呢”一個身高超過兩米,長着三條手臂,眼珠如同籠老虎一樣血紅的傢伙,此刻張開丫那血盆大口,憤怒的朝我們這裏邊跑邊怒吼道。而且在這個怪物的某隻手,還牽着一隻超大號的狗狗,不用問也知道是地獄犬了。

“孩子,你退後,我老胳膊老腿兒的,也不在乎了,讓我先替賈樹擋上一會兒。”張無忌一把就將念楚扒拉到自己的身後,然後面對着疾馳而來的怪物擺好架勢,就等着最後時刻的降臨。

“賈樹,賈樹,你好了沒啊”念楚急得直跺腳,卻又無計可施,只好拼命的喊着我的名字,希望我能儘快的站出來幫助他們。

我不敢分神,只能將語變得更快,彷彿整個洞穴內只存在我的聲音纔好。

“我問你們在幹嗎呢,爲什麼不回答我”那個怪物越跑越快,手牽着的地獄犬也吐着猩紅色的舌頭,鋒利的牙齒在呼出來的黑氣映襯之下,顯得更加的駭人。

“賈樹,賈樹,快點啊。”念楚幾乎是哭喊着我的名字,可我依舊像塊兒木頭一般,除了嘴脣在動彈以外,身體依舊保持着剛纔的姿勢。

其實我的內心比念楚還要着急,我也害怕張大爺被那個怪物傷害到,可偏偏此刻是最爲要緊的關頭,我無法分身,更無法分神,只能秉持最初的信念,請着諸天的神聖降臨。

忽然間我靈機一動,這裏是地府啊,而我又身處地獄之,莫非是因爲這個的緣故,導致某些仙家只能出現,卻不能將力量借給我呢想到這裏,我在請來原有仙家的基礎上,增加了一個名字:東嶽泰山天齊仁聖大帝黃飛虎

當我將這個名字喊出口的那一瞬間,我就發現原本還遊蕩在我身外的那些個仙家,轉瞬之間全部“嗖嗖嗖”的衝進我的體內,更因爲我連喊了四十九個仙家的姓名,此刻這些個仙家的借給我的法力,也一併進入到我的體內。

我就感覺從頭到腳,四肢百骸那叫一舒服,我甚至能夠感覺得到自己心跳的頻率,血液流動的聲音。而即將撲到張大爺身前的那隻地獄犬,在我看來,伸手投足就跟電影裏的慢動作一般。

我冷哼了一聲,在念楚驚恐的閉上雙眼的同時,我瞬間衝到了張大爺的身前,而且上去就是一腳,直接踢在了地獄犬的下巴上。

也該着這隻地獄犬倒黴,你丫咬人還吐什麼舌頭啊這下好了吧,被我一腳將下巴踢了上去,兩側鋒利的牙齒合攏之後,留出一根淌着鮮血的舌頭在外面。

“嗷嗷嗷”再見這隻地獄犬,登時就夾着尾巴,哀嚎着往回跑去,任憑它身後的怪物如何阻止,也無法打消地獄犬驚恐的逃竄而去。

“混蛋,居然敢打傷老子的寵物,我今天就讓你血債血償。”三手怪物的表情開始變得扭曲起來,可能是爲了壯膽兒,這傢伙用手臂敲打着自己的胸口,發出震天的響聲,邁開丫那兩條大長腿,快的朝我衝來。

小太爺這會兒正愁沒地方實驗自己剛剛得來的本事呢,正好你個倒黴催的趕着來送死,小太爺就成全你好了。

想到這裏,小太爺手印都沒結,直接一個箭步衝了上去,要說這請神上身之後,果然跟平時不同。原本在靈力的作用下,一步頂普通時候的三步,而請神上身以後的一步,卻可以頂有靈力護體時候的三步,也就是等同於平時的九步,你說猛不猛。

轉瞬之間我就來到了三手怪物的眼前,握緊了右手的拳頭,直接一記下勾拳就揍在了對方的下巴上。耳就聽得“嘎巴”一聲,對方非常配合的飛起來多高,而且由於在我的眼,對方屬於是慢動作,我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到對方滿眼不敢置信的眼神,太特麼爽了。

還沒等這怪物落地呢,我再次快來到對方徐徐降落的位置,擡起腿來“咣噹”就是一腳,直接踢丫心口窩上了,這怪物哀嚎着再次飛了起來。

正當我打得興起,準備往下一個着陸點進發的時候,不遠處忽然有一羣人喊道:“上仙手下留情啊”

待續 哎呦喂這一不留神咱這待遇就變了哈直接從下到地獄裏的普通魂魄升級到上仙了這名稱不錯偶稀飯啊

朝着發出聲音的方向望去就看到兩個手拿鋼叉的鬼卒此刻正滿臉堆笑的看着我們這邊當發現我看過去以後這倆鬼卒還衝我點了點頭頗有討好我的意思

“你們是在叫我嗎”我用食指指着自己的胸口問道

“哎呀上仙啊您老就別拿小的們開涮啦”“是啊是啊就衝您拳打看門獄卒腳踹地獄惡犬這功夫誰看不出來您是上仙啊”這倆鬼卒你一言我一語的輪番給小太爺灌着湯

“怎麼能被你們看出來了呢這個不好”我極度得瑟的裝逼着換來念楚特鄙視的目光

“上仙啊敢問您老到我們第一層地獄裏有何公幹啊”倆鬼卒一個去攙扶臥地不起的三手怪另一個滿眼期待的詢問着我

“你們這層有沒有叫千魔斬和不遜的”我開門見山的詢問對方就見對方擡起腦袋仔細的回憶了會兒然後搖了搖頭“你再好好想想別回頭耽誤我的大事兒”我極其嚴肅的再次詢問對方

“應該是沒有上仙所說的這倆人因爲每個進入第一層地獄的魂魄都要經過地獄洞這裏咱倆就是負責登記的可真真兒的沒聽過這兩個名字”鬼卒說得那是相當的認真看樣子不會騙我

“那好吧我去第二層找找看好啦”我擺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來那氣場那架勢那模樣絕對的仙家範兒啊

“上仙您先等等容小的給您安排人帶路您可別在第一層裏亂闖啦咱這兒廟小您這佛大別回頭誰在惹您不高興您再把我們這地兒給拆吧咯”這鬼卒一看就是明事理的人趕緊來了個地獄一條龍的服務說得我是不住的點頭

“上仙您在這兒稍等片刻小人這就去喊人過來給您帶路去”說完也不等我回答這倆鬼卒攙扶着三手怪就退出洞外留下念楚、張大爺和我仨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覷

“賈樹行啊”張大爺擦了擦額頭上的虛汗走到我的身前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則謙虛的點着頭心裏那個驕傲啊

“那你趕緊忙你剛剛要做的事情啊”念楚的一句話將我拉回到現實當中對啊我這不是要開壇請符嘛怎麼變爲地獄一層遊了呢想到這裏我衝倆人打了個招呼重新回到供桌旁邊開始開壇請符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才從請符的忘我狀態中走出來活動一下筋骨就發現念楚和張大爺此刻正跟一羣鬼卒侃大山呢聊到開心的話題這羣人全部哈哈大笑起來這尼瑪是地獄嗎怎麼搞得跟樓下那羣打哈哈的老頭老太太一樣呢

見我瞅來念楚第一時間喊道:“請完符了啊”“啊”我邊說邊將供桌上求出來的符籙揣進衣服的口袋內然後盯着眼前的這羣鬼卒問道:“你們都是來給我們帶路的嗎”

“小的們能有幸服侍上仙那都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這不我剛一說明就有這麼多個小地獄的官差應徵報名的上仙不會嫌多吧”最初跟我說話的鬼卒一臉獻媚的樣子說着雖然對方派的人是多了點可畢竟顯示對方重視我們這些人嘛禮多人不怪就這麼着吧

我微笑着衝眼前這羣點頭哈腰的鬼卒說道:“那咱還等什麼啊趕緊上路吧”“得嘞”接到命令之後這羣鬼卒們開始在前方帶路引導我們三個人朝洞外走去

剛一出洞口撲鼻而來的血腥味好懸沒給我嗆吐咯“這什麼味兒啊”我用手在鼻子前面扇着風不滿的詢問道念楚跟張大爺一個個的也都用手掐着鼻子貌似這倆人也受不了這種嗆鼻子的味道

“上仙容稟這是地獄第一層裏的膿血小地獄血腥味兒重是正常的”身旁一個眼睛有些斜的鬼卒率先說道

“那這裏關押的都是些什麼人啊”念楚小聲的詢問着對方就見對方看了看我發現我點頭後開始解釋道:“上仙咱們邊走邊說這地界兒味兒大省的回頭再給您老薰着”說話的同時這鬼卒示意我們衆人繼續朝前走

“說說你這膿血小地獄吧”我裝着大爺的樣子詢問着一旁的鬼卒

對方聽我說完當即點頭哈腰的回答道:“此爲地獄第一層的膿血小地獄長寬各五百由旬也就是長寬各5600公里一由旬112公里由前方腦箍拔舌拔齒小地獄、鉗嘴含小地獄以及刺嘴小地獄裏流出的膿血彙集在這裏經由地下岩漿加熱之後熱沸涌出

但凡在此小地獄內遊走贖罪的魂魄身體、手足、面部皆要被這滾燙的膿血腐蝕卻偏又無處藏身而且縱觀整個膿血小地獄內沒有任何植被可以存活下來因此這些個魂魄餓啊就只能喝那些個滾燙的膿血來維持生命

偏偏這膿血既苦又澀還含有劇毒這還不說每每喝下之時從其脣舌到其腹內所過之處無一不被滾燙的膿血所腐蝕可以說是腸穿肚爛口舌生瘡卻偏偏因爲沒能將所犯的罪過贖清又死不得故而得名膿血小地獄”

我是拉着念楚的手邊聽對方講解邊看着四周的景象那真是雞皮疙瘩掉一地啊直到對方解釋完畢念楚才小聲的詢問道:“那都是什麼樣的人才會進這膿血小地獄啊”說話的同時念楚拉着我的手攥得更緊了我感覺得出來這妹子當真是害怕了

還不等剛剛解說的鬼卒說話最初在洞口跟我說話的那鬼卒就搶着回答道:“嗨這第一層地獄關押的都是在世間挑撥離間誹謗害人油嘴滑舌巧言相辯說謊騙人之輩否則地獄第一層也不會被叫做拔舌地獄啦”

“那敢情這些個在膿血池中打滾哀嚎的魂魄生前都是在嘴上犯了毛病之人死後纔會被打入第一層拔舌地獄是吧”我將自己的理解說與身旁的鬼卒知曉對方無不點頭表示贊同

我話音剛落身旁的張無忌張大爺就樂呵呵的衝我說道:“賈樹你以後回到陽界可得當心着點兒就你那嘴”下面的話張大爺沒說但我知道這第一層地獄挺符合我的做派的

待續 “賈樹

那些人太可憐了

”念楚依偎在我身旁

低聲的衝我耳語着

我也努力使自己的視線不朝在膿血裏打滾的魂魄們望去

可眼觀六路耳聽就養成了

這會兒想不看都難

“還有多遠才能離開膿血小地獄

”無奈之下

我朝身邊負責引路的鬼卒詢問剩下的路程

“上仙啊

這纔剛走了一半的路程

您要是累了的話

我可以給您安排個地方休息一會兒

”“不用了

繼續趕路吧

”我感覺要是在這個地方多呆一分鐘

都會腦仁疼

還是繼續趕路的好

“您別客氣啊

”鬼卒爲了討好我

根本就沒聽我在說些什麼

當即指手畫腳的指揮着其他的跟班

讓他們給我們仨人準備休息的地方

盛情難卻啊

還有就是人家不帶路

咱們也不認識下第二層的通道不是

於是客隨主便好了

你還別說

這些個鬼卒還挺會享受的

什麼藤椅啊

遮陽傘啊

甚至找來了兩柄搖扇給我們扇風

於是我們這羣人就在道路的正上了

“上仙您先坐着

小的去給您找個解悶的

”說完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