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想想也是,畢竟,雪山神女當年的戰績,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被譽為第一武聖,根本沒有人是她的對手。

就算是沉睡了千百年,有這樣的威勢,也屬正常。

只要不是被方無極刻意坑陷,一切還可以商量。

「一起上!」

輕聲說出一句話,萬長生手中金光一閃,便是驀然浮現出一副圖錄。

將近一丈長、半丈寬一副畫,畫面閃爍著耀眼的光芒,也不知是什麼材質鑄造而成,而在這畫中,似乎是封印著無數種兇猛的巨獸,一個個都是憤怒的咆哮著,似乎極為渴望外面的世界。

萬獸無疆圖!

方無極瞳孔一縮。

這幅圖,就是長生天的絕頂寶物了,名為萬獸無疆圖,乃是一件極為罕見的封印類法寶,是長生天自古流傳下來的聖物。

相傳,在血月大陸歷史紀元最開始,一群頂尖修士和血狼大戰之時,這幅萬獸無疆圖,就起到了相當大的作用。

聽說愛在你心裡 ,至少封印了百萬狼兵,可以說是凶焰滔天。

看來,這次萬長生是真的認真了,竟然連這件寶物都拿了出來。

「寒冰魔狼!」

萬長生大吼一聲,手中的萬獸無疆圖光芒流轉,表面現出一道漆黑如墨的漩渦,緊接著,一個白sè光點從中露出腦袋。

是一頭巨大的白狼。

幾乎有氂牛那麼大的冰狼,全身上下都籠罩著一層厚厚的冰,長有兩個腦袋,看起來異常的兇悍。

一個個白sè光點,相繼飛出,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便是近百頭,形成一個方陣。

如果此時血狼老祖在場的話,定然會羨慕的口水都流出來。

這種寒冰魔狼,在血月大陸不算很長的歷史長河中來說,可以算的上是一種遠古巨獸了,到現在,已然完全絕種。

每一頭寒冰魔狼,天生便具有控制寒冰的能力,攻擊力異常強大,甚至可以秒殺金丹期修士。

在千萬年前,這大雪山,便是寒冰魔狼的聖地。

萬長生此時祭出這群寒冰魔狼,也是隱隱有著和雪山神女爭鋒的意圖。

畢竟,這群寒冰魔狼在萬獸無疆圖中孕育許久,實力已然是相當強大,每一頭,都擁有無盡凶威。

「寒冰!」


「煉獄!」

再次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萬長生cāo縱著這群寒冰魔狼,巨大的狼口中,一道道寒氣洶湧而出,整個空間的溫度都是陡然下降。

嘩啦嘩啦的聲音,天地靈氣都被凍結,成為固體形狀,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一道道寒氣,呈現出鋪天蓋地之勢,朝著那團血sè能量洶湧而至。

似乎是感應到危險的存在,血團的體積陡然縮小,所謂一個最jing純的血球,朝著半空中逃逸。

此時的這團血球,雖然是吸收了萬長生的一部分能量,能量強度和厚度有了不小的提升。


但,它本身的神智,已然被蘇寒煉化了個七七八八,在這樣的戰鬥中,根本無法做出很好的反擊。

碰上這種情況,本能的就要逃避。

「方兄,封鎖!」

萬長生大喊一聲,方無極也是拼了老命,一道道紫sè的火焰,像是不要錢似的噴洒而出,將空間團團圍住,緩緩收網。

留給血球的縫隙越來越小,眼見就要將它完全擒住。

「兩位,稍安勿躁!」

而就在這時,天空中陡然響起一個聲音。

囂張而冷厲的聲音,聲音剛出現,在那遙遠的天邊,便是有一片血sè的雲彩,如同黃昏時候的火燒雲一般,急速飛來。

血雲中,驀然生出一道森森白骨的大手,一把朝著那血球抓來。

方無極的紫薇天火燒到這隻手上,竟然是起不到半點作用。

幾乎是瞬息之間,這隻白骨大手,便是緊緊捏住這團血球。

而在半空中,則是出現了一道人影。

是一個侏儒。

「七殺!你敢!」

而見到這個人影,萬長生和方無極,則是齊齊驚呼出聲,聲音中帶著憤怒,以及……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驚懼。

萬萬沒有想到,這個老怪,竟然也來了。

七殺,乃是血月大陸上最為兇殘的一位武聖,他的實力未必是最高,但此人的殺xing,卻是舉世無雙。

極火宗的殺神方烈陽跟他比起來,簡直善良的如同小孩子一般。

七殺以殺證道,成就武聖,是為七殺武聖。

而他最彪悍的戰績,便是以一己之力,建立起了罪惡之城這座城池。

幾百年前的罪惡之城,還是一個巨大的王朝,名為大夏皇朝,坐擁七七四十九座城池,人口幾萬萬。

七殺老祖,本是大夏皇族的一位皇子,只是因為天生的缺陷,在皇族中被人嘲笑,受盡了屈辱。

而他,硬生生靠著堅韌不屈的毅力,提升實力,打造勢力,先滅太子,再誅皇帝,坑殺皇族全部成員,成為大夏之主。


以一個侏儒身,成為至高無上的皇帝,這樣的事迹,被無數人口口相傳,引為傳奇。

實在……實在太勵志了。

那時的七殺老祖,在血月大陸上,簡直是全民偶像般的存在,甚至,連萬長生和方無極,也崇拜過他。

而統治大夏幾十年後,七殺老祖卻是做出了一件極為喪心病狂的事情。

借著舉國歡慶之時,這人以大夏七七四十九座城池,擺下一處天誅地滅大陣,將全國籠罩其中,竟然是將舉國人口盡數誅殺!

血流成海,骨堆如山!

足足九年,天誅地滅大陣運行足足九年,根本無人敢靠近。

每到夜晚之時,便連天空中的血月,都要黯淡。

而九年之後,七殺老祖從天誅地滅大陣中走出,一招便是斬殺當時的一位武聖,成就武聖之位。

自那以後,七殺之名,更是響遍整個血月大陸,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血月大陸上所有的武聖級彆強者,都感覺到了極大的威脅,第一次,空前的聯合起來,想要對付他。

但卻根本奈何不了他,反而是隕落了三個。

後來,武聖們達成協議,七殺老祖不得再濫殺無辜,更不許誅殺武聖,禍事,這才漸漸消弭。

自那以後,七殺老祖倒是也沒做什麼出格的事情,只是將原本的大夏四十九城,變為了一座罪惡之城。

到現在為止,已然是成為血月大陸上一處赫赫有名的城池。

現在見到他,方無極和萬長生,都是有著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驚慌。

「七殺前輩,不知道你來這裡,所為何事?」

心中沉吟片刻,萬長生硬著頭皮問道。

那犁天梳,自己是必然要得到的。

不管付出多大代價!

哪怕是因此和七殺武聖交戰,也在所不惜!

都是武聖,誰怕誰? 第一百八十一章武聖之戰

「這裡是你家開的不成,我為什麼不能來?」

七殺老祖哈哈大笑,聲音尖銳刺耳,如同深夜中夜梟的啼叫,異常瘮人。

聽到他的聲音,方無極和萬長生還好說,而極火宗的三位長老,都是痛苦的捂住耳朵,隱隱有血絲從指縫中滲出。

「我只要犁天梳,任何人敢擋在我面前,都是我之敵人!我之敵人,必死!」

深吸口氣,萬長生也是極為強硬的說道。

在這個時候,他必須拿出個強硬的姿態。

面對方無極,之所以妥協,是因為方無極這人還比較好相處,以利益誘導,免得不必要的爭端。

而面對七殺老祖,萬長生沒有別的選擇。

這人凶焰滔天,唯有一戰!

當然,能威脅他交出犁天梳是最好的。

「小萬子,你也別猖狂,我知道你要犁天梳有大用,不過,我老人家要這雪山神女,也是有我的用處。」

「雪山神女乃是血狼當年的戀人,我yu成就大道,最終非要參透那一尊血月不可,有這樣的契機,我自然是不會錯過。」

「你要戰!那便戰!不戰,就滾的遠遠的!」

「我老人家最討厭你們這種長的好看的,一個大男人,生的像個娘們!」

七殺老祖悠悠說道,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

此時,他的那隻白骨大手,已然掌握著那團血球。

五根森森的骨指,如同一處魔域,縱然血球拚命掙扎,卻是根本掙脫不開。

「你要雪山神女我不管,犁天梳給我!」

萬長生騰空而起,與他對面而站,聲音冷到極致。

此時的萬長生,萬獸無疆圖在他身體周圍環繞,如同一位威武不凡的少年將軍,而他的士兵,便是那一群寒冰魔狼。

而方無極,此時則是站在地面,手中驀然現出一道亮光,便是將三個後輩送出去好遠。

他現在是無事一身輕。

反正自己已然得到碧焰寒炎,對那犁天梳和雪山神女又無礙,且坐山觀虎鬥好了。第一百八十一章武聖之戰

聽到萬長生的話,七殺老祖又是輕蔑一笑,「好啊。等我將雪山神女的秘密徹底參透,將那犁天梳賞你也無妨。」

他天生侏儒,心xing異常的極端,就算是成就武聖,xing情不但沒有收斂,反而是變本加厲。

若不是因為和諸位武聖之間的盟約,他極有可能將這血月大陸變為一片死域。

而現在,面對萬長生,他對這種小白臉最是厭惡,心中自然有著刁難。

「七殺,你太過分了!」

萬長生大喊一聲,再也忍不住了。

這種情況下,講道理顯然是不成的,唯有一戰!

戰!

大手一揮,萬獸無疆圖光芒閃爍,自那漩渦中,便是再次出現一隻只巨獸。

魔狼,巨蛇,劍齒虎,火焰獅……

一頭頭實力強大的妖獸,形成一個個整整齊齊的方陣,如同一隻訓練有素的軍隊。

面對七殺老祖,萬長生不敢有半點大意,第一時間便將萬獸無疆圖封印的幾種最為強大的族群,全部釋放出來。

一頭頭妖獸,都是仰天長嘯,發出震耳yu聾的嘶吼聲,遠處的雪山都在隱隱震顫。

「哼!」

胖子的韓娛 雕蟲小技!」

七殺老祖冷哼一聲,大口一張,一股浩浩蕩蕩的血流,便是從他口中噴出。

無窮無盡的血水,充斥著一股子極端的腥臭,圍繞在他身體周圍,像是絕了堤的洪水一般,不到幾個呼吸的時間,便是形成一片幾十丈方圓的血池。

而且,這血池的面積,還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擴張著。

看見這方血池,不少巨獸眼神中,都是現出畏懼之sè。

妖獸本就比人類的感覺更為敏銳,從這血池之中,它們感應到死亡的氣息,根本不敢輕舉妄動。



「獸破蒼穹!」

萬長生等不下去了,大喊一聲,一道道光芒在手中凝結,形成一個個法印,瘋狂催促著獸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