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想知道答案,就去問撒旦吧。”

泰勒擡腿一腳踢在安東尼的後背,藉着安東尼砸向秦羿之際,人如閃電撞開門,逃了出去。

“風捲殘雲!”

秦羿並未追趕,手腕一揮,無數道風刃憑空而現,如絞肉機一般從大廳內滾了一遭,大廳內的守衛與安東尼等人盡數被削成了兩截。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錢德森等人還沒走出大門,秦羿已經將大廳殺了乾淨。

他四下看了一眼,伊麗莎白與尼古拉卻是沒了身影,走了這兩個狗賊,未免有些可惜了。

“秦先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圖裏憨厚,到現在還沒看清楚局勢。

“這裏本就是個死局,談判是不會有結果的,天神公會不過是拿來陪死的,我懷疑他們有更大的陰謀!“

“快走!”

秦羿沒時間解釋,招呼着往後門走去。

約翰早已在後門等着了,見了幾人焦急道:“侯爺,跟我來!”

約翰領着衆人往西邊走去,唐德在鬼鎮設防,他的屬下與僱傭兵有一千多人,安東尼帶來了三百人正在大路的正西頭把守着。

“西頭那邊是通往無名小道,搞不好就是條死路,咱們要走也得從正面走。” 男神請入甕 布萊文提議道。

“沒錯,這個人天神公會的,鬼知道他是不是來陷害咱們的。”霍利附和的同時,從懷裏掏出一顆水晶石,取出了藏在裏面的齊人高大劍扛在了肩頭,就要衝殺出去。

“正面是絕無生路,如殺戮之物鎮守,還有,他是我的朋友、兄弟,我相信他,不願意跟我走的,請便。”秦羿面無表情,同時讓約翰繼續帶路。

“都閉嘴,聽使者的。”錢德森少有的發怒,呵斥衆人道。

咚咚!

小鎮上響起了一陣急促的鐘聲。

泰勒運足氣力怒吼着:“光明公會的人不守誠信,公然偷襲,安東尼、扎克兩位會長已經被殺了,所有人聽令,搜捕、剿殺光明羣賊!”

緊接着密密麻麻的腳步聲,夾雜着未知生物的怪吼,充斥了整個小鎮。

眼看着一個個凶神惡煞的僱傭兵與黑暗公會的殺手潮水般涌了過來,布萊文等人都是頭皮一陣發麻,心知秦羿所言不差,對方果真是早有埋伏,存心要他們的命。

“湯姆森,別讓他跑了,他們殺了扎克、安東尼!”泰勒衝在最前面,叫囂着。

“湯姆森,這是一個圈套,咱們都被泰勒給耍了,快給老子讓開。”約翰沖天神公會的護衛長大叫道。

“約翰,你這個叛徒,拿命來。”

湯姆森一直鎮守在外圍,哪裏知道泰勒這些小算盤,吆喝着一羣人往秦羿殺了過來。

“哈哈,來得好!”

半首情歌伴孤城 霍利與圖裏早就按耐不住了,兩人手持大劍戰成了一團。

春風一顧,錯愛經年 “都給我滾開!”

“九鼎大法!”

秦羿真氣一吐,一道大鼎自虛空砸了下來,砰!

數十個天神公會的異能者當場成了肉泥,秦羿招式不老,左右食指掠過雙瞳,“天火燎原!”

一道紫色的火牆,橫延十餘丈,平行而出。

對面的人,但有觸碰者當場化爲齏粉,原本三百來人,一鼎一火下去,已經去掉了一半。

那邊霍利與圖裏砍了半天才劈死了兩個劍士,回過神來,驚的眼都直了:“上帝,這傢伙還是人嗎?”

“約翰,你這個叛徒,亞瑟是不會放過你的。”

湯姆森見秦羿狀若天神奧丁下凡,哪裏敢擋,領着人灰溜溜的往西邊一窩蜂去了。

“想跑,門都沒有,給我圍上!”

“秦侯,我想知道,你是怎麼看穿那茶水裏有毒,據我所知,你向來都是對人都是挺信任的。”泰勒追上來不甘心的問道。

嫡妃狠張狂 “很簡單,從一入會場,我就知道這兩個畜生已經不受控制了,他們向我暗使眼神,而我報以微笑,大家都是聰明人,他們要不是違背了誓約,你會裝作視而不見嗎?”秦羿笑道。

“明白了,你的那個微笑,不是給他們看的,而是給我看的。”

“果然是東方人,奸詐無比,不過就算是這樣,你今天也是插翅難飛,休想活着離開這。”

“都聽好了,斬殺秦賊,送你們一座水晶礦山,活擒聖女外加十億英鎊,錢德森主教五億,餘者殺無赦!”

泰勒森然大叫道。

衆殺手瞬間擺成圈子,圍了個水泄不通。

“媽的,憑什麼他值一座礦山,老子的人頭一文不值?”布萊文向來驕縱慣了,一聽泰勒的吆喝,感覺無比的恥辱,頓時氣的直跳腳。

“要是你爺爺在此,我或許會開出五億的價錢,至於你嘛,還真就是一文不值。”泰勒傲然笑道。

“可惡!”

布萊文大怒,取下腰間的空間水晶,祭出了拿手武器。

他的武器是一把十字矛,有點類似東方的長槍,但要更長一些,十字尖上的鋒芒如月,一看就是上等材料打造的高品階武器。

“拿下!”

泰勒對一個頭上纏着頭巾,臉上瓊着斑斕紋身的猙獰光頭大漢打了個手勢。

“亮旗!”

那人大喝道。

只見一面骷髏旗騰空而起,於此同時,那些僱傭兵同時一人一個梭子,繞圈旋轉飛舞着,發出嗖嗖的尖銳刺響。

“不好,他們是波羅的海的黑盜賊聯盟。”

錢德森少有的眉頭緊鎖,臉上浮現出一絲緊張之色。

霍利、圖裏兩個好戰之徒也是面色凝重無比,如臨大敵。 黑海盜聯盟在世界範圍內極其有名,是公認臭名昭著的大僱傭兵集團,這些人原本都是海盜出身,擅長各種卑鄙之法,而且極善合作。

其聯盟頭子傑夫,更是歐洲有數的刺客,擅長毒藥、機關、暗殺,這些年黑海盜聯盟無論是在海上,還是在西歐大陸,作案累累,上到西歐各大要員、王室,修界,下到平民百姓,無不對他們恨的牙根癢癢。

但無論是軍方,還是修界,都對他們束手無策,沒想到唐德竟然把這幫可怕的傢伙給請來了。

“讓東方的客人嚐嚐我們的漁網吧!”

傑夫怪笑道。

盜賊們羣起吆喝,一個個飛梭投擲了出去,在空中互相交錯,竟然成爲了一張巨網蓋了下來。

秦羿幾人登時被蓋了個結結實實,也不知道那網是何物打造,堅韌無比,以圖裏幾人的長劍,輔以光明之法,竟然也是切割不開。

“怎樣,掙脫不了了吧,告訴你們吧,這是用挪威海怪的筋脈打造而成,上面附有丹麥死靈女巫的詛咒,水火不化,刀槍不斷,任你們修爲再高,被纏上了也只有死路一條。”

“泰勒會長,這筆買賣,我們是賺定了。”

傑夫在一旁得意洋洋的大叫道。

“呵呵,傑夫先生,我的鈔票與寶石已經飢渴難耐,就等你來取了。”泰勒陰笑道。

黑暗公會當然不會支付這筆費用,真正的大殺招還在後面呢,如果傑夫他們能搞定秦羿,殺招就留着對付這羣蠢貨,如果不能,他們被秦羿殺了,也可節省戰力,免了一大筆僱傭金。

想到這,他對廢掉他的唐德不禁又恨又敬,歸根到底,還是唐德高明有謀略啊。

“投毒液!”

傑夫下令。

衆盜賊從腰間懸掛中同時取下一個個小瓶子,裏面裝的是各種劇毒之水,雖然不如羅剎的眼淚霸道,但人只要沾上一點,也是蝕骨穿心,厲害無比。

在西歐修界,不知道有多少高手正是死於這種齷齪手段之下。

“完了,傑夫,你們這幫廢物,有種放開老子,真刀真槍的幹上一場啊。”霍利拼命的掙扎着。

這越掙扎反而越緊,弄的其他幾人的空間也更小了。

那絲線纏在人身上,有一種刺骨的冰寒,如同一條油滑的泥蛇往如骨子裏溜,讓人無比的膩歪。

神月與秦羿緊緊的靠在一起,秦羿甚至能清晰的聞到她芬芳的體香,兩人彼此相望,都是平靜無比。

神月絲毫不擔心,她知道這個男人可以化解一切磨難,仿若他就是上天派來的救世主,那是一種來自內心深處的信仰!

除了神,這是她唯一敬仰的男人了!

“多好的一張網!”

“可惜了!”

傑夫手中的毒瓶還沒扔出來,秦羿動了,雙手輕輕的扣住漁網的絲線,真氣一吐,無數紫色的火焰自手上透出,沿着一根根絲線遊走奔騰。

原本水火不化的海怪筋脈,竟然一寸寸的燃燒了起來,幾個撒手慢了的盜賊頓時沾上了一點火星字,渾身立即被烈焰焚燒,一眨眼的功夫,在慘叫中化爲灰燼。

“這是什麼火,怎麼能破我的網陣。”傑夫抱着頭,不敢相信的大叫道。

他縱橫多年,無論是光明聖火,還是印度的溼婆神火,南洋、東瀛的真火,都成了漁網下的死人,不曾想這一次栽了個大跟頭。

“幽冥火!”

秦羿吐出三字的同時,運用了天界雷音寺的天龍八音,海盜們被震的渾身遲滯,於此同時,秦羿亮出了光明之劍,沒有任何的武技,只是以真氣貫之,橫劈直砍。

每一次出招,都會有海盜被劍氣帶走,上千個殺手,竟然如同紙糊的一般,沒一個能擋的住的。

“他,他是戰神,是戰神,弟兄們撤啦。”

“撤啦!”

傑夫眼睜睜的看着幾百名弟兄被秦羿的大劍給卷沒了,心下大懼,吹了一聲口哨,招呼撤退。

“泰勒大人,咱們快撤吧,秦侯太可怕了。”

尼古拉與伊麗莎白再一次爲秦羿的恐懼所支配,戰戰兢兢道。

“哎,果真是一羣垃圾靠不住啊,還好暗皇大人留有後手。”

泰勒笑了笑,從口袋裏摸出一根豎笛,嗚嗚咽咽的吹奏了起來。

但聞西邊深山中傳來一陣嘰嘰喳喳的怪響,就像是有無數老鼠傾巢而出,緊接着又是一陣悶沉怪響,伴隨着嗵嗵的跺地聲,整個小鎮都顫動了起來。

“救命啊,救命啊!”

本來已經飛奔逃竄的傑夫再一次從拐角冒了出來,一羣人無比惶恐的張手驚叫,緊跟在他們身後的是一羣血淋淋的怪物。

那些怪物瘦骨嶙峋,渾身通紅,尖耳、大眼,手腳細長,就像是一條條被剝了皮的野狗,猙獰駭人無比,四肢着地,爬起來迅捷無比,逮着一個人便是數十隻撲上去生撕活咬,吃的滿嘴肝腸,血水橫流。

更可怕的是,還有十幾個小山丘一般的獨目怪人,這些怪人身高都在三丈以上,赤裸着身軀,土色的皮膚爬滿了層層褶皺,如同岩石般堅硬,他們手持着幾千斤的大石棒子,驅趕着那些爬行怪物,邁着大步,跺的大地轟鳴,兇猛而來。

看到這些怪物,衆人心頭幾乎絕望了。

“這些都是什麼?”

秦羿頗是好奇,皺眉問道。

“是食屍鬼,阿拉山巨人!”

“食屍鬼,並非地獄之物,而是隱藏在黑暗中的一羣變異惡魔,他們聽從丹麥女巫的差遣,每當黑夜降臨時,他們便會帶來死亡。”

“早在查理三世時,西方教廷對這種惡魔開展了一次滅絕行動,百年來早無它們的影蹤,沒想到竟然被唐德給掌控了。”

“阿拉山巨人,則是泰坦後裔,它們藏在古老的叢林之中,本性兇殘、好鬥,力大無窮,以獵殺生靈爲樂,是叢林中羣居的殺手羣族,任何生靈都將在阿拉山巨人的腳下顫抖,傳說它們只聽從叢林之王的旨意!”

“阿拉山巨人幾乎很少出現在凡世之間,只有在神魔混亂之際,它們纔會在叢林之王的帶領下加入神戰!”

“這是不公平的,唐德就是個瘋子,他已經發動了神魔之戰,他違背了兩大公會簽署的聲明,這是要毀滅整個西歐大陸啊。”

神月解釋的同時,驚惶的大叫了起來。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食屍鬼在教廷法典上的記載是可查的,甚至在西方大陸的角落裏,時不時有食屍鬼不安分出沒的記錄,但阿拉山巨人是泰坦後裔,他們只奉神靈旨意,按照諸神約定,是不允許出現在俗世之中的。

是以,當神月說出他們由來的時候,布萊文等人震怒之餘,更多的是絕望、無助。

“FUCK,救救我們,泰勒,你們這羣瘋子!”

傑夫在食屍鬼的追趕下,風一般的飛奔、怒吼着。

他唯有眼睜睜的看着身邊的弟兄爲食屍鬼追上所吞噬,又或者是在巨人的石棒下成爲了肉泥。

“泰勒,你這觸犯神約,快將這些該死的東西趕回去。”布萊克怒斥泰勒。

泰勒收起了豎笛,往後退了上百米,哈哈大笑道:“這都是唐德大人的手筆,你們好好享受吧。”

看到食屍鬼與巨人到來,伊麗莎白與尼古拉也是舒了一口氣,如此一來,秦羿便是必死無疑,他們再無後顧之憂。

“神月、秦侯,現在怎麼辦?”圖裏握着大劍的手在顫抖着,沉聲問道。

萌神信徒 “咱們已經沒有退路了!”

“隨我殺出去!”

看着環形包圍而來的食屍鬼,秦羿冷冷道。

“黑三!”

秦羿大喝了一聲,一個三丈多高的牛頭夜叉自黑霧中現出身形,一馬當先,揮舞着死神鐮刀,狂笑着衝向了食屍鬼羣。

鐮刀揮舞之處,食屍鬼盡皆束手。

於此同時,秦羿的幽冥火繞體旋轉飛舞,籠罩在衆人身邊,但有靠近者,無不化爲灰燼。

布萊文等人此時不敢妄動,老老實實的跟在秦羿身側,時不時揮劍斬退一兩個衝上來的食屍鬼。

神月則念動着光明咒語,一道道聖光在鬼羣中飛舞,爲聖光所罩的食屍鬼,立即被淨化成虛無。

然而,即便是有幽冥火與聖光,密密麻麻的食屍鬼羣仍然是前赴後繼,不斷的撞擊着幽冥火陣。黑三倒是不懼,他渾身堅硬如鐵,食屍鬼的尖牙、利爪絲毫不能動他分毫,但他被幾個阿拉山巨人給圍住了。

阿拉山巨人雖然不如黑三能使出武技、神通,也不如他那般靈活,但卻是天生蠻力,皮膚堅硬無比,黑三以一敵三,佔不到絲毫便宜,也是陷入了苦戰。

“秦羿,穿過那條山道,咱們的人會在那邊接應!”神月指着遠處的一條羊腸小道提醒秦羿。

秦羿看了一眼,小道盡頭有六個阿拉山巨人把守着,幾頭比水牛還要龐大的怪獸趴在巨人的腳下,一看就兇悍無比。

更糟糕的是,食屍鬼與阿拉山巨人從四周各個角落仍然在源源不斷奔赴而來,再不抓緊突破,只怕根本就走不了了。

“神月,放信號彈,不能再等了。”

錢德森主教下令道。

神月拿出那枚水晶球,念動法訣,一道藍色的火焰沖天而起,照亮了半邊天空。

……

守在山道那邊接應的,正是法皇本人,領着神殿最精銳的八百光明騎士,隨時接應。

當藍色的信號彈沖天而起時,法皇正要領兵殺入鬼鎮,這時候光明小鎮方向天空也出現了藍色的危險信號。

緊接着,他胸口的一枚水晶便浮現出唐德親領黑暗大軍殺入光明小鎮的慘烈場景。

“光明小鎮出事了,衆人隨我立即趕回小鎮!”法皇不再猶豫,當機立斷道。

“父親,神月他們仍然在苦戰之中,咱們能見死不救嗎?”雷登焦急的指着鬼鎮問道。

“來不及了,救神殿要緊,要是讓唐德闖入了神殿,褻瀆了神靈,這場戰爭就真的無法避免了。”

說完,法皇騎着白色的精靈馬,領着衆騎兵,飛馳而去。

雷登雖然心疼女兒,但爲了大局,無奈的釋放了一枚撤退水晶,緊跟着往光明小鎮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