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感受到許楓大能之境就爆發出來的恐怖力量,賀老突然很想知道,許楓突破到傳奇,擺脫了自身的枷鎖,他的力量會恐怖到何等地步。是平常傳奇的多少倍?

想到這點,賀老也沒有過多的停留,帶著許楓在空間中穿梭,之後帶著他來到一處並不出奇的山脈之中,這山脈雖然並不出奇,可是其中的靈獸卻讓許楓極為吃驚。

這其中達到霸主級別的靈獸並不在少數,許楓走過不到十里,就碰到七八隻。

賀老送到這裡,對著許楓說道:「再往前五十公里,你能碰到一處石碑!這一處石碑雕刻著鳳凰,鳳凰飛舞之間,會有這一道幻影虛門出現。」

說到這,賀老從戒指中取出一塊令牌,令牌上雕刻著鳳凰,他輕輕的撫摸了幾下,遞給許楓說道:「你拿著這令牌進去,九鳳族的守門人不會難為你。」

許楓也知道這樣的古族森嚴,不是想進去就進去的,有著賀老給的東西,起碼能少不少麻煩。

從賀老接過他手中的令牌,看著令牌上栩栩如生的鳳凰,許楓剛想說什麼。賀老卻身影閃動,消失在許楓的實現中。

見賀老跑這麼快,許楓忍不住嘀咕低聲罵了一句。但是步子卻只能往前走去。

面前依舊時不時的出現凶獸,許楓自然不會和這樣的凶獸計較,散發出一道氣息,這些凶獸都識趣的遠離許楓,許楓一路無阻,走到了賀老說的石碑面前。

這石碑晶瑩如同白玉,有著三千丈大小,在這白玉石碑上,有著一隻七彩鳳凰舞動,七彩鳳凰和許楓前世見到的鳳凰畫像一模一樣。許楓理應石碑面前,心中油然而生一種親切。

在鳳凰身上,有著一股股的光芒籠罩下來,把許楓籠罩在中央。許楓一愣,還未反應過來,許楓的血脈居然自主的開始震蕩了起來。震蕩之間,瘋狂的運轉,血脈之力在許楓沒有施展的情況下,居然爆發出來。這讓許楓一驚,剛想壓制。卻發現他怎麼都壓制不住。

額頭的虛影不斷的閃動,一道道神龍金光射出,和鳳凰的七彩絢麗光芒交融在一起。這種交融,讓許楓更是感覺和這頭鳳凰虛影融合在一起似的。

許楓整個人,幾乎都要被牽扯的融入到鳳凰之中。

「怎麼會這樣?」許楓驚訝,額頭的金光依舊不斷的和鳳凰纏繞在一起。

這種異變,也驚動了幻鳳族的人,他們從其中激射而出。落在石碑之外,看到這一幕各自對望了一眼,特別是看到許楓額頭的神龍印記,他們獃滯:「域外許家的人?」

對於這神龍印記,他們並不陌生。因為域外許家的人,都有這樣的印記。

只不過,這鳳凰又是怎麼回事?這是從來沒有出現的情況,鳳凰的神輝居然和對方金光交融在一起,這代表著什麼?

眾人想要向前,可是鳳凰的威勢越來越強,許楓感覺他的血脈之力鼓盪的越來越歷來,金光和七彩光暈不斷的交纏。這種情況下,許楓感覺自己的血脈之力都要衝破經脈融入到鳳凰體內。

特別是許楓額頭的三爪,更是光芒爆射。

「鳴……」

一聲清脆的鳳凰清吟,許楓額頭的神龍三爪光芒爆射,壓制了太陽的光輝,攝入鳳凰之中。這種光芒持續,鳳凰此時也要飛舞出來,有著五分之三的身體已經衝出了石碑。

「天啊!鳳凰要脫離石碑了?」

可是,就在眾人以為鳳凰要脫離的時候,許楓射出的金光突然斷了,而鳳凰脫離出來的五分之三的軀體,也再次回到石碑中。

這一幕讓許楓失神不已,感受到自己額頭的印記消失,血脈也恢復了平靜,他有些反應不過來了。

「這是一個什麼情況?」

許楓突然想到剛剛鳳凰要飛出來落在他身上的模樣,許楓突然想到額頭的神龍三爪。

「是不是和華夏血脈有關?」許楓越想越有可能,剛剛鳳凰險些飛出來,就是因為三爪散發的金光,而且飛出五分之三。那是不是說,自己五爪全部爆發出來,對方就飛出來了。

想到這點,許楓愣愣的注視著面前的鳳凰。難道說,這鳳凰不只是雕刻出來的?而是真實存在的?能感受到華夏聖血?許楓突然想把自己的封印給解開,看看五爪金龍真爆發出來,這鳳凰是不是真能出現在他面前。

許楓搖了搖頭,把腦海中的情緒排除出去。此時自然不敢這樣做。要是真被人認出他是華夏遺族,那絕對只有死路一條。

而其他九鳳族的人看到這一幕,一個個也面面相窺疑惑不解,他們出來沒有碰到這樣的情況,就算當年域外許家那位妖孽來,爆發四爪金龍,也沒有碰到如此情況啊。

第二更!第三更會好晚更…… 在許楓印記消失之後,白玉石碑上的鳳凰也恢復正常,不斷的舞動起來,在石碑上,漸漸的幻化出一道大門。大門出現,許楓想要跨越進去,但卻被人擋住。

許楓看著擋在他面前的九鳳族人,賀老給他的令牌逃出來,力量灌輸其中,頓時有著一道鳳凰虛影顯現。

「祖帝令?」見到幻化的鳳凰,原本阻攔許楓的玄者猛的止住腳步,不敢置信的看著許楓手中的令牌,一個個顫顫巍巍,馬上匍匐在地,恭敬的至極的對著這個令牌膜拜。

許楓聽到對方的驚駭,看著對方如此恭敬,他也微微一愣。雖然不知道這祖帝令是什麼,卻也猜測的出來在九鳳族非同小可。這兩個守門人的實力許楓察覺的出來,達到了大能頂峰,差一步就能達到傳奇的人物。

可是,這樣的人物卻對一塊令牌膜拜。這代表什麼?

「賀老和九鳳族到底什麼關係?怕不只是請求對方煉製一件法器這麼簡單。難道真的是賀老的紅顏知己是九鳳族的?」許楓拿著手中發燙的令牌,心中猜測。

「我可以進去了嗎?」許楓看著兩個大能淡淡的說道。

「公子請便!」兩人恭敬的說道,雖然驚訝域外許家的人為什麼擁有這樣的令牌。可是這令牌的威懾,讓他們一句話都不敢詢問。

許楓也沒有多說什麼,身影閃動,向著青石大門跨越而去。 豪門替身:撒旦寵兒別囂張

看著許楓離開,匍匐跪倒在地上的兩個大能這才站起來,面面相窺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駭。先別說對方引得石碑鳳凰印記異常,就單單他擁有祖帝令就是眾人不敢置信的。

祖帝令多少年來都未曾出現了,而時隔多年之後,一出現居然是在一個外族的人手中。這代表什麼意義?

許楓自然不會知道這令牌會給九鳳族的人多大的震撼,許楓步入了幻鳳虛境中,就彷彿步入了一處仙境,這其中春暖花開,萬花叢生,草木青蔥,鳥獸飛舞,許楓甚至能聞到空間中瀰漫的淡淡香味。

看著虛空飛舞的七彩鳥獸,許楓也認不出那是什麼物種。許楓看著這一處宛如仙境的地方,微風吹拂,霧靄飄揚,山崖林立,奇峰突起,光暈騰騰。

「這個小世界,算的上真正的仙境了。這才是真正的古族吧,相比起來,青山族這真不算什麼。」許楓心中感嘆,心想難怪賀老說自己父親來都討不到好。這個古族有著自己的小世界,從這就能看出對方的底蘊了。

許楓想要前往找尋賀老說的哪一位煉器大師,可是就在他準備動身的時候,他就呆住了。賀老並沒有告訴自己,那人在這小世界哪個位置,自己怎麼找?


「該死的!怎麼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忘記了?」許楓感覺頭疼無比,不知道對方在哪裡,讓他如何找尋?

許楓想不到好辦法,只能在小世界中漫無目的的到處亂走。不過讓許楓心中安慰的是,在不久他就見到的人煙,有著村莊。許楓見到大喜,心想見到人,總能想到辦法問出來。能為賀老煉製法器的人物,定然極其有名氣,應該能很輕易找出來。

步入村莊中,許楓打量了一番一下這村莊大的人,發現這其中大半的人物都跨過了入靈之境。這讓許楓咋舌不已,心想在世俗之中,要跨過入靈之境何其之難,跨過幾乎是一步登天,能成為一個小城城主。可是,在這古族中,卻有著大半的普通村民都是入靈之境。

許楓全身氣息都沒有散發一絲,就宛如一個普通人一樣,有村民見到,也沒有太當許楓一回事情,各自看了一眼,就把目光轉移開,一個個開始忙碌了起來。

在走入村莊之中,許楓找到幾個老者,詢問了他們一番自己的目的之後。可是這些老者卻都表示不知道。

這個消息讓許楓愣了愣,但是馬上就反應過來,這村莊的人最強也就入靈大圓滿。不能接觸這等人物也正常,不過從他們口中,許楓也得到一個答案,那就是許楓要找的人大概的方向,因為這世界中,最尊貴的人物,都在那邊。

見許楓要去那一邊,一個老者趕緊阻攔道:「少年人,那一邊去不得,那裡有著凶獸,已經傷了不少人了。」

「凶獸?」許楓錯愕,「什麼凶獸?」

「不知道!反正好多大人都被凶獸給咬死了。而且,這凶獸散發毒液,很多人都中毒了。」老者說道,「已經有人去幻鳳台請求強者降臨收復了。聽說,這凶獸有著大能力,舉手間能碎石裂金,排山倒海,擁有大能力,堪比神靈。」

「神靈?」許楓笑道,但是馬上就反應過來,在這些普通的村民眼中,大能就算的上神靈了。

許楓笑道:「不怕!我去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

說完,許楓也不待對方回答,身影閃動,留下一道殘影,消失在他們的實現中。這幾個老者看著許楓如此快的速度,一個個面面相窺,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駭,

很快,就有人匍匐在地上:「幻鳳台顯靈了,終於派來神靈對付凶獸了。」

這些老頭對著許楓走的地方磕頭,許楓自然不知道,他身影閃動,速度快到極致。此時許楓的逍遙遊幾乎在再次突破的層次,只不過這一層薄薄的膜怎麼也突破不了。

許楓心中也有明悟,逍遙遊要再上一個層次,怕一定要等他達到傳奇才可以。

逍遙遊此時已經讓他有御風而行一般的感覺,要是再晉級一個層次,就不知道又是何等飛速。這麼一想,許楓對於步入傳奇的想法就更加強烈了。

作為華夏族的逍遙遊,許楓想要知道,修鍊到最高境界,會是何等速度?

許楓身影閃動,在並沒有過多久,就發現有著不少人圍困著一頭凶獸。這頭凶獸如同蜥蜴,但是卻全身散發著惡臭味道,在這樣的仙境,出現這樣的存在,無疑是大煞風景的。

許楓感受了一下這一隻凶獸的氣息,發現在大能五元境。

而圍困著凶獸的玄者,大多都是霸主之上,儘管人數眾多,但是依舊節節敗退。要不是對方陣法和手中法器起到不小的效果,怕是早就被滅殺了。

「大家自爆法器靈器,一定要滅殺了它。要不然,讓他肆虐幻境,普通族人,一個都不能活。這凶獸散發的毒氣,入靈之境聞著都必死無疑。」其中幾個合天之境大聲喊道,「我們已經通知幻鳳台的大能強者了,他們會趕過來的。大家再堅持一會兒。」

聽到對方的話,許楓感知了一下四周,這凶獸確實噴吐出一股極為兇猛腐蝕的毒液,一般玄者碰到,非死即傷。就算是霸主碰到,也要丟掉半條命。

「這是什麼凶獸,怎麼能散發如此強烈的毒液?」許楓心中疑惑。

「啊……」

可是許楓還未細細的打探一下這隻凶獸是什麼品種,這種凶獸就暴動了起來,張口之間,無窮的力量暴動而出,衝擊眾人而去。眾人的防禦,頓時分崩離析,有著數個霸主被腐蝕的連骨頭都不剩下。

這一幕,讓許楓想到了化屍粉,化屍粉就是這樣的效果,這讓許楓想到當年在草原上碰到的那個小女人。以及她那雙妖異的眼睛和她手中的化屍粉……

但是許楓的思緒還未散開,再次被一聲慘叫打斷,許楓定眼看去,見一個合天之境也被腐蝕的乾乾淨淨。

許楓知道自己再不出手,這凶獸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能把這些人都殺了。


凶獸並沒有意識到兇險來臨,他依舊耀武揚威,爪子撕裂空間,向著眾位玄者撲了過去,這些玄者見到,一個個面如死灰,心中帶著駭然之色,閉上眼睛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可是讓他們意外的是,他們想象的利爪並沒有把他們撕裂,反而充斥在他們耳朵裡面的是凶獸的慘叫。

「嗷……」

眾人睜開眼睛,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讓他們震撼的一幕,面前的凶獸居然被一個少年單手鎮壓住,一掌壓在它身上,任由凶獸如何掙扎,都擺脫不了。


眾人獃獃的看著這一幕,直直的盯著面前並不偉岸的身體。可是,此刻他們卻覺得這個身體宛如高山一般。一個個都為之失神!

許楓對著眾人笑笑,在眾人還未反應的情況,手指點動,一道道力量暴動而出,衝擊這頭凶獸而去。

於是,在眾人的獃滯中,這頭凶獸就被對方這樣滅殺,原本還耀武揚威,兇殘無比的凶獸,就直直的倒在了許楓的面前,死於非命!

「嗤……」

所有人深吸了一口涼氣,看著許楓擺擺手走下虛空,落在他們的面前。

這些人趕緊退後一步,宛如見到兇猛猛獸一般,驚恐的看著許楓。

「呃……」

許楓見對方如此,很想大罵出口,心想自己可是幫你們的,你們用的這麼怕自己嗎?

終於有人反應過來,見許楓面色不友好,趕緊走向前說道:「多謝前輩救下我等。」

許楓翻了翻白眼,很想告訴他們說:「本尊才十二三歲,粉嫩嫩的少年,不是前輩。」

可是,看著對方如此恭敬,許楓終究還是打消了和他們理論的念頭。

許楓剛想答話,這一群人其中的幾個玄者,就猛的慘叫了起來。

「啊……啊……」

這一聲聲慘叫,一個個玄者倒地,在地上翻滾了起來,痛不欲生,慘叫之間,嘴角有著一股股黑血湧出。

…… 「不好!他們中的這凶獸的毒!」幾個合天之境看著中毒的眾人,面色劇變,「快去請醫師來!」

「醫師已經被凶獸給殺了!」其中一個玄者回答,目光看著地上不斷翻滾的玄者,心中驚慌不已。

見眾人如此模樣,許楓走向前,撥開擋在前面的人群:「讓我看看再說!」

聽到許楓的話,這些人趕緊退開,一個個目光灼灼的盯著許楓,心中帶著幾分期待。但是也有人皺著眉頭。在他們看來,這個少年實力強悍不錯,可這畢竟是恐怖的毒素,不僅僅是實力就能驅除的。

在眾人注視中,許楓對著虛空連續點動,在虛空凝聚出一道道符文,符文化作符篆,沒入到那些不斷哀叫的玄者身體中,這原本慘叫連連的玄者聲音瞬間就減弱了不少,在地上翻滾的身體也穩定下來。

「醫術士?」眾人對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打得驚訝。剛剛凝聚的符篆顯然不是一般醫術士能施展的,那麼說,面前的這人是一個實力很強的醫術士?

原本眾人心中的懷疑,頓時消失的一乾二淨,一個個目光灼灼的看著許楓,期待著他把自己的同伴救下來。

許楓查探了一下這些人身上的毒素,鬆了一口氣,這毒素雖然兇殘,卻不是不能驅除。

「有這些藥草嗎?」許楓問著身邊的玄者,報出一連串的藥名。


「有!有!」這些玄者趕緊答道,這些天被這頭凶獸肆虐,他們早就找到不少驅毒的藥材以備不時之需,所以很快就取出了不少堆積在許楓的面前。

許楓見到,也沒有多說,取出雙火蓮鼎,把藥材丟入其中,火焰騰飛,化作九龍,盤旋在藥材中,把所有的藥材都灼燒煉化。

「九龍焚鼎?」

一些有眼裡的玄者獃獃的看著許楓,眼中帶著震驚,九龍焚鼎是一項極其高深的控火之法,這世上能掌握的,無一不是大師級別的煉藥或者煉器大師。

難道面前這個看起來並不大的少年,即是煉藥大師,又是實力恐怖的強者?這太匪夷所思了吧?或者說,他修鍊了駐顏術,所以才是這樣一番模樣。

眾人心中猜測,臉上卻不敢表現出來。開什麼玩笑,面對一掌能震殺凶獸的存在,他們敢隨意亂說話嗎?

許楓煉製丹藥的速度很快,很快就煉製出散發著馨香晶瑩剔透的丹藥,丹藥出爐,許楓力量一掃,送到了這些人手中:「餵給他們先吃一顆!一天後再吃一顆!要是還有餘毒,那就吃第三顆!」

這些人趕緊給自己中毒的同伴餵食了這些丹藥,在餵食了這些丹藥之後,這些中毒的玄者不斷的咳嗽起來,一股股的黑血不斷的吐了出來,面色慘白的難看。

這咳嗽持續了很久,一直持續到對方再也吐不出腥臭的血液,這咳嗽才停止下來。原本氣息漸漸虛弱的玄者,氣息也漸漸的回暖起來。

「好了!以後再吃一顆清根,就沒有大事了。」許楓對著這些人說道。

「多謝前輩!」這些人趕緊拱手說道,其中一個合天更是開口道,「不知道前輩能否再幫我們一個忙?」

「你說!」許楓倒是沒有拒絕,不為別的,就為當年九鳳族站在華夏族這方陣營,許楓都沒理由不幫他們。

「這頭凶獸不知道是從哪裡出來的,一路上傷我族不少族人。很多族人都深中劇毒,所以想請前輩幫忙解毒。」合天之境顫顫巍巍的看著許楓,心中怕許楓不答應。畢竟,在如此強者眼中,他們那些族人和螻蟻沒什麼區別。對方會放下身份去救嗎?

可是讓對方意外的是,許楓居然想也沒想就答道:「那你帶路吧。」

「啊!前輩你真去救啊?」對方也沒有想到許楓答應的這麼爽快,驚了一聲說道。

「怎麼?你不希望我幫他們解毒?」

「不是不是!」合天強者在別人眼中也是尊貴無比,可是此時卻著急不已,連連擺手,著急無比,「前輩多想了,晚輩這就給你帶路。」

……

這凶獸對於普通人來說,確實是大禍害,他散發的毒液傷了不少人。要不是許楓身具有道術,想要醫治這麼多人也極為艱難。可是,這一路走下去,即使以他的實力都感覺十分吃力。整整三天的時間,這才把所有的中毒族人都給解毒了。

在許楓身邊幫忙的幾個合天玄者見狀,見許楓居然憑藉一人之力,把所有中毒的族人都給治好了,一個個心中震撼。他們原本認為,許楓就算強,能救下一半就不錯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