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慕容廆也勸道:“父汗,如今回到幽州,我們只需重整兵馬,等到明年,便可再舉兵復仇,何患劉胤不滅。”

慕容涉歸嘆了一口氣道:“此番敗仗,我們是元氣大傷,只恐三五年之內,再無力南下了。”

就在此時,烏海疾步入內,神色嚴峻,手按胸口嚮慕容涉歸行禮道:“大單于,剛剛從范陽傳來回的消息,劉胤率大軍十餘萬攻佔了涿縣。”

“啊?”慕容涉歸父子三人俱是一驚,涿縣是幽州的門戶,涿縣失守無疑讓幽州是門戶大開。

“這個劉胤,還真是陰魂不散!”慕容廆恨恨地道。

慕容吐谷渾面帶憂色地道:“按理說現在天寒地凍,並不是用兵良機,劉胤逆天時進兵,這是想要趕盡殺絕啊!”

慕容涉歸臉色變得十分難看,本以爲逃回了幽州,他便可以安安穩穩地過一個冬天,在這個冬天之中,他也可以從容地重組軍隊,等到了明年春天,慕容鮮卑便可以重新擁有一支強悍的兵馬,進可攻,退可守,完全有能力與漢軍再決一死戰。

但劉胤卻絲毫不給他這個機會,以現在的狀況,慕容鮮卑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想要守住幽州,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一想到這兒,慕容涉歸就是揪心地痛,要知道他率軍攻打幽州,打了整整有五年的時間了,到現在除了薊縣、漁陽和昌黎三座城池沒有拿下之外,其餘各郡,都已經盡在他的手中了,可如今劉胤挾勝而來,自己在幽州的心血結晶眼看着就要化爲烏有,慕容涉歸是急火攻心,汪地吐出一大口的鮮血。

“父汗——”

“大單于——”

慕容吐谷渾、慕容廆和烏海三人皆是圍了上來,關切地注視着他。

慕容涉歸面容蒼白,滿臉頹廢之色,輕輕地揮揮了手,示意自己並無大礙,他長嘆了一聲,悽然地道:“傳我之令,幽州各郡兵馬盡數撤離,退守大棘城。”

“父汗——”慕容廆臉色陡然一變,放棄幽州那就意味着這幾年他們慕容氏所有的心血和付出都將付之東流,這代價委實太大了,甚至要比漳水之戰的損失還要大。

慕容涉歸又豈不知此中的利害,但現在的形勢又逼着他不得不讓步,如果他們死守幽州的話,以目前慕容鮮卑在幽州的兵馬,根本就無法擋得住劉胤的大軍,一昧死守的話,恐怕只能是人馬折了城池丟了的下場,與其做無謂的掙扎,倒不如保存實力,先退出幽州,退回到慕容鮮卑的大本營,等到重新積蓄起力量,再來爭幽州未遲。

慕容涉歸眼光之中閃過一抹的戾色,恨聲道:“就這樣吧,你們都下去做準備吧,讓各郡的兵馬收拾準備,所有能帶走的,全部帶走,不能帶走的,全部殺光燒光,我倒要看看,劉胤他進入幽州,這個冬天怎麼過?”

實行三光政策和焦土政策是慕容鮮卑的一貫作風,這次從幽州撤離,自然什麼也不可能給漢軍留下。

慕容吐谷渾、慕容廆和烏海立刻行動了起來,給幽州各處的駐軍下達命令,所有的糧草車馬物資輜重及擄掠來的人口,凡是能帶走的東西,全都統統都帶走,至於帶不走的東西,在離開城池及駐營的時候,縱火將其全部燒燬。

鮮卑人押解着幾十萬的漢人百姓踏上了北歸之路,如果他們冬天的糧食吃光了,那麼這幾十萬的漢人百姓將會是他們的口糧。鮮卑人就算是吃人,也是比較挑剔的,他們一般只吃年輕的女子和男女幼童,所以這押解着的幾十萬人,大多也是少女和幼童,至於青壯的男子和老弱叟嫗,早被他們殺光了。

雪地之中,被拴在繩索上的那些少女衣衫單薄襤褸,有的甚至是赤着腳,凍得簌簌發抖,哀鴻遍野,但在鮮卑人的皮鞭之下,她們又不得不拖着疲憊的身體,艱難地向前邁着步伐……

鮮卑人幾乎點燃了沿途上的每一座城池,每一處村落,沖天的滾滾濃煙百里之外都可以看得清楚,這也是鮮卑人最後的瘋狂了,縱然他們無法佔據幽州,也要把他淪爲一堆廢墟,絕不讓漢人是坐享其成。

在樓桑村操辦完祭祖大典之後,劉胤回到了涿縣,剛進城,就接到黃崇的稟報,盡述慕容鮮卑撤離之事。

劉胤聞訊之後,臉色陡然鉅變,一拳狠狠地砸在了几案之上,怒道:“喪心病狂!這些鮮卑胡虜真是喪心病狂!” PS:稍後更正………………………………………………………儘管他已經是年近花甲,但在此之前,慕容涉歸從來沒覺得自己老過,而現在,慕容涉歸真有一種力不從心的感覺。

漳水之戰的慘敗讓慕容涉歸是痛定思痛,就算是逃回了幽州,他都不明白自己二十萬大軍怎麼就一敗塗地了。

這一仗堪稱是脆敗,在漢軍的四面圍攻之下,前後僅僅只有幾個時辰,二十萬鮮卑騎兵就土崩瓦解,星流雲散,就算慕容涉歸當時墜河凍傷,不能指揮戰鬥,但這麼一支百戰不殆的軍隊,居然會敗得如此慘?

或許鮮卑大軍的慘敗可以歸咎爲天氣的原因,暴雪來襲,天寒地凍,這樣的狀況確實不利於騎兵作戰,但漢軍爲什麼會如此地強勢,難不成暴風雪對他們沒有影響不成?或許漢軍正是憑藉着在惡劣天氣下全天候的作戰能力,擊敗了鮮卑大軍,也徹底摧垮了慕容涉歸的爭霸中原的野心。

“父汗,您別考慮太多了,還是保重身體要緊。”慕容吐谷渾看到慕容涉歸愁眉不展,於是勸慰道。

慕容廆也勸道:“父汗,如今回到幽州,我們只需重整兵馬,等到明年,便可再舉兵復仇,何患劉胤不滅。”

慕容涉歸嘆了一口氣道:“此番敗仗,我們是元氣大傷,只恐三五年之內,再無力南下了。”

就在此時,烏海疾步入內,神色嚴峻,手按胸口嚮慕容涉歸行禮道:“大單于,剛剛從范陽傳來回的消息,劉胤率大軍十餘萬攻佔了涿縣。”

“啊?”慕容涉歸父子三人俱是一驚,涿縣是幽州的門戶,涿縣失守無疑讓幽州是門戶大開。

“這個劉胤,還真是陰魂不散!”慕容廆恨恨地道。

慕容吐谷渾面帶憂色地道:“按理說現在天寒地凍,並不是用兵良機,劉胤逆天時進兵,這是想要趕盡殺絕啊!”

慕容涉歸臉色變得十分難看,本以爲逃回了幽州,他便可以安安穩穩地過一個冬天,在這個冬天之中,他也可以從容地重組軍隊,等到了明年春天,慕容鮮卑便可以重新擁有一支強悍的兵馬,進可攻,退可守,完全有能力與漢軍再決一死戰。

但劉胤卻絲毫不給他這個機會,以現在的狀況,慕容鮮卑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想要守住幽州,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一想到這兒,慕容涉歸就是揪心地痛,要知道他率軍攻打幽州,打了整整有五年的時間了,到現在除了薊縣、漁陽和昌黎三座城池沒有拿下之外,其餘各郡,都已經盡在他的手中了,可如今劉胤挾勝而來,自己在幽州的心血結晶眼看着就要化爲烏有,慕容涉歸是急火攻心,汪地吐出一大口的鮮血。

“父汗——”

“大單于——”

慕容吐谷渾、慕容廆和烏海三人皆是圍了上來,關切地注視着他。

慕容涉歸面容蒼白,滿臉頹廢之色,輕輕地揮揮了手,示意自己並無大礙,他長嘆了一聲,悽然地道:“傳我之令,幽州各郡兵馬盡數撤離,退守大棘城。”

俘獲冷情小嬌妻 “父汗——”慕容廆臉色陡然一變,放棄幽州那就意味着這幾年他們慕容氏所有的心血和付出都將付之東流,這代價委實太大了,甚至要比漳水之戰的損失還要大。

慕容涉歸又豈不知此中的利害,但現在的形勢又逼着他不得不讓步,如果他們死守幽州的話,以目前慕容鮮卑在幽州的兵馬,根本就無法擋得住劉胤的大軍,一昧死守的話,恐怕只能是人馬折了城池丟了的下場,與其做無謂的掙扎,倒不如保存實力,先退出幽州,退回到慕容鮮卑的大本營,等到重新積蓄起力量,再來爭幽州未遲。

慕容涉歸道:“就這樣吧,你們都下去做準備吧,讓各郡的兵馬收拾準備,所有能帶走的,全部帶走,不能帶走的,全部殺光燒光,我倒要看看,劉胤他進入幽州,這個冬天怎麼過?”

實行三光政策和焦土政策是慕容鮮卑的一貫作風,這次從幽州撤離,自然什麼也不可能給漢軍留下。

慕容吐谷渾、慕容廆和烏海立刻行動了起來,給幽州各處的駐軍下達命令,所有的糧草車馬物資輜重及擄掠來的人口,凡是能帶走的東西,全都統統都帶走,然後離開城池及駐營的時候,縱火將其全部燒燬。

鮮卑人押解着幾十萬的漢人百姓踏上了北歸之路,如果他們冬天的糧食吃光了,那麼這幾十萬的漢人百姓將會是他們的口糧。鮮卑人就算是吃人,也是比較挑剔的,他們一般只吃年輕的女子和男女幼童,所以這押解着的幾十萬人,大多也是少女和幼童,至於青壯的男子和老弱叟嫗,早被他們殺光了。

雪地之中,被拴在繩索上的那些少女衣衫單薄襤褸,有的甚至是赤着腳,凍得簌簌發抖,哀鴻遍野,但在鮮卑人的皮鞭之下,她們又不得不拖着疲憊的身體,艱難地向前邁着步伐……

鮮卑人幾乎點燃了沿途上的每一座城池,每一處村落,沖天的火焰百里之外都可以看得清楚,這也是鮮卑人最後的瘋狂了,縱然他們無法佔據幽州,也要把他淪爲一堆廢墟,絕不讓漢人是坐享其成。

在樓桑村操辦完祭祖大典之後,劉胤回到了涿縣,剛進城,就接到黃崇的稟報,盡述慕容鮮卑撤離之事。

劉胤聞訊之後,臉色陡然鉅變,一拳狠狠地砸在了几案之上,怒道:“喪心病狂!這些鮮卑胡虜真是喪心病狂!” 光是解救下的少女和幼童就有二十多萬人,他們衣衫單薄,飢寒交迫,其中有許多的人已然而倒斃於路,更多的人受到了凍傷,生命垂危。羅尚傅募等人只得先拿出點衣物和食物來,暫時地賙濟一下。

不過這些難民的人物也委實太過龐大了,羅尚傅募等人也是束手無策,只得飛報於劉胤。

劉胤聽聞騎六軍追擊,解救下來了二十多萬的難民,他略略地鬆了一口氣,畢竟他所要求的目的是達到了。

黃崇略感詫異地道:“想不到事情會如此地順利,這些鮮卑人居然會大發善心,沒有將這些百姓給殺戮掉?”

鮮卑人殘暴異常,進入中原之後燒殺擄掠,無惡不作,這次追擊之前,黃崇就曾擔心就算是漢兵追上了,也恐怕鮮卑人會狗急跳牆,殘殺掉無辜的平民,但沒想到這些鮮卑人表現的極爲仁慈,未曾主動地傷及一人,委實讓人感到奇怪。

劉胤微微一笑,道:“讓鮮卑人發善心,除非太陽打西邊從來。他們之所以肯放掉這些百姓,完全是另有所圖的,對於鮮卑人來說,這二十萬人是他們的口糧,但扔給我們之後,卻會變成燙手的山芋。你想想,二十萬人,那可是二十萬張嘴,如今赤地千里的幽州,拿什麼來養活這二十萬人?”

黃崇點點頭,道:“嗯,這確實是一個難題,現在我軍的糧草供給本來就已經是很困難了,現在突增二十萬難民,又不能眼睜睜地看着他們餓死,難吶!”

劉胤沉聲地道:“不管多困難,也要去克服,既然我們把他們從鮮卑人的魔爪下救了出來,就絕不能漠視他們的生命。從今日起,各軍的口糧全部減半,勻出來的糧食用來賙濟這些百姓,另外通知冀州和幷州,增調一些糧草過來,無論如何也要首先確保渡過這個冬天。”

黃崇道:“糧食的問題倒在其次,現在最爲關鍵的是這些難民缺少禦寒的衣物,現在隆冬將至,幽州的天氣比起中原來,寒冷得多,單單讓他們坐在帳蓬之中,根本無法抵禦嚴寒,而鮮卑撤走之時,焚燬了所有的城池和村落,幽州之地一片焦土,如何安置這些百姓纔是最大的難題。”

劉胤的眉頭也緊蹙起來,他也深知幽州的寒冷遠甚於中原,尤其是數九寒冬之時,滴水成冰,這些難民缺衣少食,想捱過這個冬天,絕對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那凜冽的寒風,幾乎能吹到人的骨頭裏去,沒有厚實的牆壁,單單是一層薄薄的帳蓬,是很難擋得住寒潮的。

但鮮卑人撤退之時,焚燬了幾乎所有的房舍,目的就是逼迫着沒有容身之所的漢軍退出幽州去,現在增加了二十多萬的難民,住宿的問題一下子變得更爲尖銳突出了。

“看來確實是需要想想辦法了……”劉胤低聲自語道。

薊縣被圍困已經有兩年的時間了,糧盡援絕,如果不是幽州都督劉弘誓死堅守,薊縣城恐怕早已陷落了。

做爲幽州的州治所在,薊縣城的防禦體系是極爲完善的,鮮卑人多次強攻,都無法攻破城池,最後鮮卑人只能是採取圍城的方式,企圖來困死守城的軍民。

晉國的覆滅讓幽州徹底地斷絕了救援的可能,薊縣淪爲孤島之後,已經是完全看不到生的希望了。

滿城哀慟,全部深陷於絕望之中,唯有劉弘信念堅定,誓死不降。因爲劉弘深知鮮卑人的殘暴,一旦城破,城中的男女老幼恐怕是無一可以生還,鮮卑人必然會用屠城來泄憤。

與其獻城而降死,倒不如堅持到最後亡,鮮卑人想要拿下薊縣,首先得踩着劉某人的屍體過。

在劉弘的率領下,薊縣軍民是衆志成城,萬人同心,力保薊縣不失,在長達兩年的圍困之中,薊縣軍民更是克服重重的困難,堅決地拒降鮮卑,和漁陽、昌黎二城一起,成爲幽州的最後三座堡壘。

就算準備充分,但城內的糧草也終究會有吃盡的一日,劉弘也面臨着巨大的考驗,那就是這個冬天怎麼捱得過去。

就在大雪籠罩着薊縣城之時,劉弘突然地接到了手下兵士的稟報:“啓稟都督,鮮卑人撤兵了!”

劉弘聞訊之後,驟然一驚,連忙上城觀望,果然原先圍在薊縣城外的鮮卑大軍已經是撥營而去,這匪夷所思的一幕讓劉弘不禁都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問題。

說真的,現在的薊縣真的已經是撐到了強弩之末了,很可能這個冬天就捱不過去,現在鮮卑大軍突然地撤離,讓薊縣城中的所有人都是驚喜萬分,激動地歡呼起來。

倒是劉弘比較冷靜和理智,他實在想不到鮮卑人有什麼撤軍的理由,難不成是鮮卑人慾擒故縱的把戲不成?所以劉弘並沒有輕易地出城,而是下令軍隊依然緊守城池,同時派出斥侯去查探緣由。

沒等到斥侯回來,卻迎來了駐守在漁陽的張華。張華被司馬炎貶斥到幽州任長史之後,就一直留在幽州,不過他和劉弘的關係莫逆,深得劉弘的器重,在漁陽太守陣亡之後,張華暫代漁陽太守一職,堅守漁陽,以御鮮卑。

由於這兩年來漁陽和薊縣一樣被鮮卑圍困,兩城之間便斷了音訊,無法取得聯繫,劉弘也不知道漁陽那邊的具體情況,只知道漁陽仍在堅守。

現在張華突然地來到了薊縣,讓劉弘是喜出望外,連忙地打開了城門,將張華迎入城中。

“茂先兄,終於可算是見到你了,我還以爲我們再無相見之日了。”

張華微微一笑道:“彼此彼此,若非這次鮮卑人撤走,恐怕我們真的只能是黃泉再會了。”

劉弘問道:“茂先兄可知慕容鮮卑緣何會退兵嗎?”

張華奇道:“和季兄居然不知這等天大之事?”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

不過這些難民的人物也委實太過龐大了,羅尚傅募等人也是束手無策,只得飛報於劉胤。 .

劉胤聽聞騎六軍追擊,解救下來了二十多萬的難民,他略略地鬆了一口氣,畢竟他所要求的目的是達到了。

黃崇略感詫異地道:“想不到事情會如此地順利,這些鮮卑人居然會大發善心,沒有將這些百姓給殺戮掉?”

鮮卑人殘暴異常,進入中原之後燒殺擄掠,無惡不作,這次追擊之前,黃崇就曾擔心就算是漢兵追上了,也恐怕鮮卑人會狗急跳牆,殘殺掉無辜的平民,但沒想到這些鮮卑人表現的極爲仁慈,未曾主動地傷及一人,委實讓人感到奇怪。

劉胤微微一笑,道:“讓鮮卑人發善心,除非太陽打西邊從來。他們之所以肯放掉這些百姓,完全是另有所圖的,對於鮮卑人來說,這二十萬人是他們的口糧,但扔給我們之後,卻會變成燙手的山芋。你想想,二十萬人,那可是二十萬張嘴,如今赤地千里的幽州,拿什麼來養活這二十萬人?”

黃崇點點頭,道:“嗯,這確實是一個難題,現在我軍的糧草供給本來就已經是很困難了,現在突增二十萬難民,又不能眼睜睜地看着他們餓死,難吶!”

劉胤沉聲地道:“不管多困難,也要去克服,既然我們把他們從鮮卑人的魔爪下救了出來,就絕不能漠視他們的生命。從今日起,各軍的口糧全部減半,勻出來的糧食用來賙濟這些百姓,另外通知冀州和幷州,增調一些糧草過來,無論如何也要首先確保渡過這個冬天。”

黃崇道:“糧食的問題倒在其次,現在最爲關鍵的是這些難民缺少禦寒的衣物,現在隆冬將至,幽州的天氣比起中原來,寒冷得多,單單讓他們坐在帳蓬之中,根本無法抵禦嚴寒,而鮮卑撤走之時,焚燬了所有的城池和村落,幽州之地一片焦土,如何安置這些百姓纔是最大的難題。”

劉胤的眉頭也緊蹙起來,他也深知幽州的寒冷遠甚於中原,尤其是數九寒冬之時,滴水成冰,這些難民缺衣少食,想捱過這個冬天,絕對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那凜冽的寒風,幾乎能吹到人的骨頭裏去,沒有厚實的牆壁,單單是一層薄薄的帳蓬,是很難擋得住寒潮的。

但鮮卑人撤退之時,焚燬了幾乎所有的房舍,目的就是逼迫着沒有容身之所的漢軍退出幽州去,現在增加了二十多萬的難民,住宿的問題一下子變得更爲尖銳突出了。

“看來確實是需要想想辦法了……”劉胤低聲自語道。

薊縣被圍困已經有兩年的時間了,糧盡援絕,如果不是幽州都督劉弘誓死堅守,薊縣城恐怕早已陷落了。

做爲幽州的州治所在,薊縣城的防禦體系是極爲完善的,鮮卑人多次強攻,都無法攻破城池,最後鮮卑人只能是採取圍城的方式,企圖來困死守城的軍民。

晉國的覆滅讓幽州徹底地斷絕了救援的可能,薊縣淪爲孤島之後,已經是完全看不到生的希望了。

滿城哀慟,全部深陷於絕望之中,唯有劉弘信念堅定,誓死不降。因爲劉弘深知鮮卑人的殘暴,一旦城破,城中的男女老幼恐怕是無一可以生還,鮮卑人必然會用屠城來泄憤。

與其獻城而降死,倒不如堅持到最後亡,鮮卑人想要拿下薊縣,首先得踩着劉某人的屍體過。

在劉弘的率領下,薊縣軍民是衆志成城,萬人同心,力保薊縣不失,在長達兩年的圍困之中,薊縣軍民更是克服重重的困難,堅決地拒降鮮卑,和漁陽、昌黎二城一起,成爲幽州的最後三座堡壘。

就算準備充分,但城內的糧草也終究會有吃盡的一日,劉弘也面臨着巨大的考驗,那就是這個冬天怎麼捱得過去。

就在大雪籠罩着薊縣城之時,劉弘突然地接到了手下兵士的稟報:“啓稟都督,鮮卑人撤兵了!”

劉弘聞訊之後,驟然一驚,連忙上城觀望,果然原先圍在薊縣城外的鮮卑大軍已經是撥營而去,這匪夷所思的一幕讓劉弘不禁都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問題。

說真的,現在的薊縣真的已經是撐到了強弩之末了,很可能這個冬天就捱不過去,現在鮮卑大軍突然地撤離,讓薊縣城中的所有人都是驚喜萬分,激動地歡呼起來。

倒是劉弘比較冷靜和理智,他實在想不到鮮卑人有什麼撤軍的理由,難不成是鮮卑人慾擒故縱的把戲不成?所以劉弘並沒有輕易地出城,而是下令軍隊依然緊守城池,同時派出斥侯去查探緣由。

沒等到斥侯回來,卻迎來了駐守在漁陽的張華。張華被司馬炎貶斥到幽州任長史之後,就一直留在幽州,不過他和劉弘的關係莫逆,深得劉弘的器重,在漁陽太守陣亡之後,張華暫代漁陽太守一職,堅守漁陽,以御鮮卑。

由於這兩年來漁陽和薊縣一樣被鮮卑圍困,兩城之間便斷了音訊,無法取得聯繫,劉弘也不知道漁陽那邊的具體情況,只知道漁陽仍在堅守。

現在張華突然地來到了薊縣,讓劉弘是喜出望外,連忙地打開了城門,將張華迎入城中。

“茂先兄,終於可算是見到你了,我還以爲我們再無相見之日了。”

張華微微一笑道:“彼此彼此,若非這次鮮卑人撤走,恐怕我們真的只能是黃泉再會了。”

劉弘問道:“茂先兄可知慕容鮮卑緣何會退兵嗎?”

張華奇道:“和季兄居然不知這等天大之事?” 劉胤拿下薊縣、漁陽和昌黎三城,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爲了安置剛剛從鮮卑人手中解救下來的二十多萬難民,除了這三座城池之外,幽州其他地方皆是一片焦土,都被窮兇極惡的鮮卑人給焚燬了。

也幸虧幽州還有三座鮮卑人沒有攻佔的城池,否則整個幽州都是一堆瓦礫,漢軍根本就無法立足,而且現在是寒冬時節,漢軍就算是想重修各個城池,那也得等到來年春天了。

薊縣、漁陽和昌黎是幽州三座最大的城池,由於這五年來戰亂不斷,這三座城池的人口也在不斷地銳減之中,如今將漢軍及難民分駐到這三城之中,倒也不顯得太過擁擠。

只是糧草問題愈加地尖銳和突出起來了,這三城之中房舍不缺,缺的就是糧食,被鮮卑人圍困了兩年多,城中的糧草幾乎是消耗殆盡,一下子涌入如此之多的人口,城內的糧食供應已經不能再用緊張來形容了,那是真正的無米下鍋了。

所幸劉胤此次征戰幽州,大軍至少帶足了兩個月的糧草之需,劉胤就是擔心路途遙遠,天寒地凍,一旦糧草陷入短缺,大軍會身陷困境不能自撥,所以單單漢軍自身,糧草供給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但現在增加了難民和三城的軍民,漢軍所攜帶的糧草又面臨不足的困境,劉胤下令先把信都駐軍的軍糧扣下一半來,火速地運往幽州,至於缺額,則再飛報於洛陽,從洛陽那邊再行調撥。

同時,劉胤又給臨近幽州的冀州各郡和幷州各郡下達募糧指標,後續將徵調五十萬斛的糧草到幽州來,以解幽州的燃眉之急。

糧草問題一旦解決,整個幽州的軍心民心便安頓下來,也就是現在季漢國力強盛,地大物博,才能夠維持幽州的艱難局面。

慕容涉歸最終還是失算了,他妄圖用幾十萬的難民來拖垮漢軍,但在劉胤的運籌調度之下,把這個難關給挺了過去。

春回大地,萬物復甦,轉眼便是季漢興國二年了。

在劉胤的推舉之下,劉弘被朝廷任命爲幽州刺史,嚴詢爲度遼將軍,而張華則被劉胤調爲掾屬,擔任雍王相一職。

張華是漢代名臣張良的十六世孫,才綜萬代,博識無倫,遠冠羲皇,近次夫子,在西晉諸臣之中,也唯有羊祜能與之比肩,算定權略,運籌決勝,是難得的人才。張華也是因爲當年在炎攸之爭中站錯了隊,雖然沒有如同鹹熙六君子一樣被砍了頭,但也遭到了司馬炎的貶斥,左遷幽州做了長史。

象張華這樣的人才劉胤可是求之不得,所以在幽州安定之後,劉胤便立刻讓張華擔任了雍王相這一職務。凡有開府權力的官員都有自己的掾屬,劉胤當年擔任大司馬時,便有開府的權力,只不過當時大司馬掾屬之中最高職務只是比兩千石的長史,劉胤升任雍王之後,掾屬的地位也都水漲船高,原來擔任長史的陳壽升到了兩千石,首席參軍何攀杜軫也成爲了比兩千石,而雍王府之中最高掾屬的相則爲中兩千石,完全可以同九卿一個地位。不過雍王相一直空缺,這次到了幽州,劉胤才讓張華出任了此職,可見劉胤對張華的賞識程度了。

現在幽州只有三個城池,但鮮卑人退卻之後,整個幽州便全部劃歸到了季漢的疆域之中,春天到來之後,幽州重建的任務便會相當地繁重,不過這個事基本上和劉胤沒有太大的關係,他已經全權委託劉弘來主持幽州的重建事務,所需的人力物力和財力,自然也有洛陽朝廷的大力支持,相信用不了兩三年的時間,幽州便可以恢復到原來鼎盛時期的模樣。

現在劉胤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對付鮮卑人身上。

慕容涉歸逃回到大草原,並不意味着從此便會天下太平,再無戰端,事實上則是恰恰相反,慕容鮮卑就如同一個毒瘤,如果不能將其剷除的話,等他再次積蓄起力量之後,便會再一次地進犯中原。

北方胡人始終成爲中原王朝的禍患,從根本原因上來講,就是不能將其斬草除根,強如漢武帝、曹操,雖然在對胡人作戰時也曾取得過輝煌大勝,但卻未能從根子上剷除掉這些胡族,一支胡人衰落了,很快就會有其他的胡族強盛起來,再次威脅到中原王朝的安全。

中原王朝和北方胡族之間的關係,永遠都是此消彼長的,中原王朝強盛之時,北方胡族就相對低迷,一旦中原陷入戰禍或王朝衰落,胡族便會趁勢崛起,進犯中原。

這幾乎成爲了一個死結,不要以爲五胡亂華就是華夏民族最爲黑暗的時期,其實它僅僅只是一個開始,從三國之後的一千八百多年的歲月中,中原王朝無數次地被北方胡族給顛覆,從匈奴、鮮卑、突厥、回紇到契丹、女真、蒙古、滿洲,這些強悍的北方鐵蹄,一次次地呼嘯南下,帶給華夏民族的,是何其慘痛的記憶。

萬里長城,是歷代中原統治者爲了解決北患而興建的防禦工事,但事實上,在胡人的鐵蹄之下,這道防禦長牆形同虛設,根本就沒有起到過護估中原王朝的作用。

這便是被動防禦所帶來的惡果,禦敵於國門之外,這個想法本身就非常地荒謬,如果敵人弱小,這道長牆則是可有可無,如果敵人強大,又豈是這道長牆所能擋得了的,勞命傷財的後果,依然是無法阻擋中原王朝的覆滅。

如今的劉胤也站到了十字口上,如果按照歷代中原王朝對付胡族的辦法,劉胤此刻也就應該見好就收了,甚至可以在幽州北部去修復漢魏時期殘留下來的長城,以此來抵禦將來胡人的再次入侵。

然而劉胤知道這並沒有什麼卵用,想要真正地解決胡人的問題,必須要拿出一套與衆不同行之有效的辦法來,一勞永逸地解決胡人的禍患。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漢軍就算是想重修各個城池,那也得等到來年春天了。

薊縣、漁陽和昌黎是幽州三座最大的城池,由於這五年來戰亂不斷,這三座城池的人口也在不斷地銳減之中,如今將漢軍及難民分駐到這三城之中,倒也不顯得太過擁擠。

只是糧草問題愈加地尖銳和突出起來了,這三城之中房舍不缺,缺的就是糧食,被鮮卑人圍困了兩年多,城中的糧草幾乎是消耗殆盡,一下子涌入如此之多的人口,城內的糧食供應已經不能再用緊張來形容了,那是真正的無米下鍋了。

所幸劉胤此次征戰幽州,大軍至少帶足了兩個月的糧草之需,劉胤就是擔心路途遙遠,天寒地凍,一旦糧草陷入短缺,大軍會身陷困境不能自撥,所以單單漢軍自身,糧草供給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但現在增加了難民和三城的軍民,漢軍所攜帶的糧草又面臨不足的困境,劉胤下令先把信都駐軍的軍糧扣下一半來,火速地運往幽州,至於缺額,則再飛報於洛陽,從洛陽那邊再行調撥。

同時,劉胤又給臨近幽州的冀州各郡和幷州各郡下達募糧指標,後續將徵調五十萬斛的糧草到幽州來,以解幽州的燃眉之急。

糧草問題一旦解決,整個幽州的軍心民心便安頓下來,也就是現在季漢國力強盛,地大物博,才能夠維持幽州的艱難局面。

慕容涉歸最終還是失算了,他妄圖用幾十萬的難民來拖垮漢軍,但在劉胤的運籌調度之下,把這個難關給挺了過去。

春回大地,萬物復甦,轉眼便是季漢興國二年了。

在劉胤的推舉之下,劉弘被朝廷任命爲幽州刺史,嚴詢爲度遼將軍,而張華則被劉胤調爲掾屬,擔任雍王相一職。

張華是漢代名臣張良的十六世孫,才綜萬代,博識無倫,遠冠羲皇,近次夫子,在西晉諸臣之中,也唯有羊祜能與之比肩,算定權略,運籌決勝,是難得的人才。張華也是因爲當年在炎攸之爭中站錯了隊,雖然沒有如同鹹熙六君子一樣被砍了頭,但也遭到了司馬炎的貶斥,左遷幽州做了長史。

象張華這樣的人才劉胤可是求之不得,所以在幽州安定之後,劉胤便立刻讓張華擔任了雍王相這一職務。凡有開府權力的官員都有自己的掾屬,劉胤當年擔任大司馬時,便有開府的權力,只不過當時大司馬掾屬之中最高職務只是比兩千石的長史,劉胤升任雍王之後,掾屬的地位也都水漲船高,原來擔任長史的陳壽升到了兩千石,首席參軍何攀杜軫也成爲了比兩千石,而雍王府之中最高掾屬的相則爲中兩千石,完全可以同九卿一個地位。不過雍王相一直空缺,這次到了幽州,劉胤才讓張華出任了此職,可見劉胤對張華的賞識程度了。

現在幽州只有三個城池,但鮮卑人退卻之後,整個幽州便全部劃歸到了季漢的疆域之中,春天到來之後,幽州重建的任務便會相當地繁重,不過這個事基本上和劉胤沒有太大的關係,他已經全權委託劉弘來主持幽州的重建事務,所需的人力物力和財力,自然也有洛陽朝廷的大力支持,相信用不了兩三年的時間,幽州便可以恢復到原來鼎盛時期的模樣。

現在劉胤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對付鮮卑人身上。

慕容涉歸逃回到大草原,並不意味着從此便會天下太平,再無戰端,事實上則是恰恰相反,慕容鮮卑就如同一個毒瘤,如果不能將其剷除的話,等他再次積蓄起力量之後,便會再一次地進犯中原。

北方胡人始終成爲中原王朝的禍患,從根本原因上來講,就是不能將其斬草除根,強如漢武帝、曹操,雖然在對胡人作戰時也曾取得過輝煌大勝,但卻未能從根子上剷除掉這些胡族,一支胡人衰落了,很快就會有其他的胡族強盛起來,再次威脅到中原王朝的安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