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慕容晚晴嬌軀一顫,全身宛如觸電了般,輕輕顫抖不已,而後她情不自禁的閉上了雙眸,柔軟的雙唇微微張開,吸吮吻住了方逸天的嘴唇。

輕柔的吻如同春風般的輕輕吹過,沐浴著擁抱著的兩人,沾染著點點淚花的櫻唇在方逸天的親吻纏綿之下更是嬌艷萬分,像極了一朵盛開的艷紅玫瑰! 一不小心就成了王座 夕陽西下,殘陽如血,殘留的餘暉映射在牆頭地面上,映出一片血紅。

偌大的別墅大廳內靜籟無聲,空氣中隱隱流動著絲絲溫馨而又曖昧之極的因子,宛如溪流般緩緩的流淌著。

寧靜溫馨得讓人不忍心去打擾,去破壞這一刻的安寧與溫情。

大廳中,方逸天與慕容晚晴依舊是抱在一起,兩人似乎是沉醉在了彼此的熱吻中一般,依然是在如膠如漆的黏在了一起,分不出彼此來。

美人櫻唇嬌柔,如花瓣柔軟,如花香沁人,如甘露可口,纏綿的擁吻中,丁香暗渡,香津涌動,一切竟是那麼的纏綿悱惻。

方逸天這個歸來的浪子也不知道吻過多少個女人,但像慕容晚晴那嬌柔之極的櫻唇輕輕地吸吮吻著卻是別有著一番的滋味,嬌柔細膩,帶著些許的芬芳,那柔軟細膩的香舌更是百嘗不厭,略微帶著絲絲的嬌羞之意,惹人心憐。

慕容晚晴美眸緊緊地閉著,長長地睫毛隱隱還在細微的跳動著,上面兀自還沾染著點點晶瑩的淚花,看著更是嬌美萬人,那張白皙如玉的臉恬靜中帶著絲絲嬌羞的紅暈,但更多的是流露出絲絲滿足而又欣喜的神色。

當方逸天俯下頭吻住她的時候,她並沒有迴避反抗,整個人似乎是發懵了般,也不知道是來不及反抗還是根本就不想反抗。

毫無疑問,這是她的初吻,而方逸天也是奪去了她初吻的男人,對她而言,她只覺得她有著太多的第一次被這個男人奪了去。

比如,第一次在這個男人面前寬衣解帶,將她那體態妙曼,成熟白皙的嬌軀呈現在這個男人面前,或許從那一刻起她心中冥冥中有種感應,自己這一生只怕是無法逃得過這個命中注定了般的男人。

也許是因為這種心理因素的作俑之下,面對著方逸天的主動索吻,她並沒有迴避吧。

第一次的擁抱,第一次的心動,第一次的真情流露,直到這第一次的初吻……太多,太多,此時此刻,她寧願什麼不要去想,只是把方逸天當成是一個能夠給予自己心靈依靠溫暖的能夠呵護自己的男人,而她要做的就是進行的享受著這片刻的溫情,哪怕是短短的一瞬她也無怨無悔,因為事後這是她可供回憶的甜蜜片段!

…………

「嚶——」

冷不防的,慕容晚晴猛地感覺到一雙大手攀爬上了她那片飽滿。

美眸緩緩睜開一眼,赫然看到方逸天的雙手已經是不知何時攀上了她那對高聳之上,這讓她羞赧萬分。

當即,慕容晚晴臉紅過耳,心中更是嬌羞萬分起來,身體也情不自禁的一陣陣酥軟麻痹起來,獃獃的站著,不知道如何是好。

方逸天也反應了過來,老臉不禁閃現出一絲的尷尬之色,原來剛才擁吻到忘情處,他的雙手卻是情不自禁的朝上撫摸。

而且,稍稍的接觸撫摸之下,他更是驚嘆於慕容晚晴驚人尺寸以及那彈力十足的柔軟。

「呃——這、這是誤會,誤會,」方逸天一陣囁嚅,都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好鬆開了雙手,看著嬌羞之極的慕容晚晴,他訕訕一笑,說道,「剛才有點情不自禁,不過你的身材真的挺好的,很棒!」

「啊……」慕容晚晴聞言后禁不住的嬌呼了聲,美眸沒好氣的嗔了方逸天一眼,心中那股異樣的感覺還沒消褪,緊咬著牙,想說什麼卻是難以啟齒,羞赦之極。

這時,別墅外面傳來了一聲走動的聲音,方逸天聞言后臉色一怔,說道:「好像是李媽回來了……」

話剛出口,便是看到了李媽走了進來,手裡還提著菜籃,李媽走進來看到方逸天與慕容晚晴之後臉色先是一怔,而後笑道:「方少你回來了!慕容小姐,你也來了,呵呵,剛才我出去轉了下,順便買點菜回來。」

「李、李媽,我、我是來找藍雪的。」慕容晚晴連忙說著,似乎是表面了態度她是來找藍雪而不是來找方逸天的般,以免讓李媽誤會了。

「雪兒還沒回來天海市呢,這會兒還在京城裡陪著她的爺爺,估計要過陣子才回來。」李媽笑著說道,看著慕容晚晴那漲紅的玉臉她心頭也是暗暗奇怪,但也不深究,繼續說道,「對了,方少還有慕容小姐,要不今晚就在這裡吃飯吧,我買了菜回來,一會兒就做好了。」

「不、不用了,李媽真是謝謝你了,我一會兒還有事,就要走了。」慕容晚晴連忙說著,眼角的餘光瞥了眼方逸天,看著他嘴角邊泛起的那一絲淡淡笑意,心頭又是一陣嬌羞,想起了剛才兩人相擁相吻的情景來,內心深處禁不住在暗暗慶幸著幸好那一幕沒有被李媽看見,要不然後果真是難以預測了。

「哦,這樣啊!那麼方少呢,你從京城回來后都沒在家裡吃飯,一會兒你也要出去嗎?」李媽問道。

「李媽,這幾天我有點忙,今天我有幾個朋友上來,因此我要出去跟他們聚聚,就不在家裡吃飯了。」方逸天一笑,說道。

「哦,那好吧,出去玩的時候不要喝太多酒,也不要玩得太晚了,注意休息。這些都是雪兒讓我囑咐你話。」李媽說道。

方逸天聞言后臉色一怔,而後笑著點了點頭。

隨後方逸天與慕容晚晴朝著外面走去,慕容晚晴看著方逸天,嘴角動了動,想說什麼卻是又說不出口,只覺得有些話壓在心口卻是怎麼也說不出來。

剛才,與方逸天相擁的時候,她的芳心似乎是悄然打開了一道口子,已經是完完全全的容納了方逸天,甚至,她還有忍不住衝動的跟方逸天說出自己心中的情感來,但她最終還是說不出口。

接著,李媽便是回來了,她也就更不可能說出來。

這世上,有些愛總是沒來得及說出口。 「方逸天,你、你這是去找朋友聚會?」慕容晚晴看著方逸天,禁不住問道。

「是啊,約好了找個地方喝酒的,現在就出去。」方逸天隨口應了聲,說道。

慕容晚晴聞言后眼眸頓時一亮,說道:「你們要喝酒?要不去我的皇冠大酒店吧,當做是我請客,反正……你、你幫了我這麼多。」

方逸天聞言后一怔,看著慕容晚晴,說道:「我那些兄弟可不是一般人,大吃大喝的,去你的那個酒店吃霸王餐似乎有點不厚道啊——對了,剛才你說什麼來著?可以免費?」

慕容晚晴聽著方逸天的前半句話,還以為他不好意思過意不去呢,卻不曾想,最後一句話卻是峰迴路轉,分明是先抑后揚嘛,簡直是一個人的厚臉皮演繹到了淋漓盡致的地步。

「不就是一頓酒飯嘛,今晚給你免費就是,真是的,看你剛才的話,前半句還以為你不好意思了,誰後半句就全變味了。」慕容晚晴沒好氣的嗔了他一眼,說道。

狼性總裁:嬌妻難承歡 方逸天訕訕一笑,說道:「人生最快樂的事之一就是吃免費的霸王餐,既然你好意邀請,我又怎麼能拒絕呢,你也知道我這個人最不擅長的就是拒絕美女的好意了。」

「你……臉皮厚就說臉皮厚,非要扯這麼多話。」慕容晚晴白了他一眼,輕笑了聲,說道。

「那麼我先聯繫我那些兄弟!」方逸天一笑,掏出手機撥打了小刀的電話:

「喂,小刀,你們去阿明打大排檔了?跟阿明說,今晚不在他的大排檔喝酒,來皇冠大酒店,這可是五星級大酒店啊……」

「皇冠五星級大酒店?那也沒問題,不過阿明只怕不肯啊,都來他這裡了……」小刀遲疑的說著。

「什麼肯不肯的,都是兄弟,用不著這麼客氣。就跟阿明說,大哥讓來皇冠大酒店,大哥帶你們吃霸王餐去!」方逸天大咧咧的說道。

「什麼?吃霸王餐?大哥,這恐怕有點不好吧,大家都是文明人,平日里你不常常教育大夥要以德服人嘛,這吃霸王餐有違你的原則問題啊!」小刀挪揄的說道。

「咳咳……你小子倒也是挺會活學活用的嘛!不是那個意思,這個酒店的經理我認識,給我打包票說可以免費大吃大喝。 大婚晚成:遇上傲嬌總裁 這樣,你跟張老闆他們說聲,就來皇冠大酒店,我先過去等你們!」方逸天說了聲,便掛斷了電話。

…………

「晚晴啊,多謝的話就不說了,咱倆用不著客氣不是!那個啥,到時候你也過來跟我一起喝杯酒吧,你不也是沒吃飯不是?」方逸天一笑,看著慕容晚晴說道。

「我、我……到時候再說吧,先過去酒店吧。」慕容晚晴臉色微微一紅,說道。

方逸天點頭一笑,坐上車子之後便是與慕容晚晴驅車朝著皇冠大酒店的方向飛馳而去。

方逸天開著車,點了根煙,深吸了一口,感覺有點品嘗不出往日的煙味來,口中似乎是還殘留著慕容晚晴櫻唇上的芬芳味道,特別是她那櫻唇的嬌柔細膩之感更是讓人回味無窮,不可自拔。

老實說,他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跟慕容晚晴會走到這一步,居然擁抱在了一起,還發展到了吻關係,怎麼想怎麼覺得有點匪夷所思。

原本,在他看來,慕容晚晴這種大家族出來的千金大小姐在社會地位以及身份之上已經是高人一等,跟慕容晚晴比起來,他不過覺得自己是個一窮二白沒錢沒勢無所作為的混蛋而已。

照理說,慕容晚晴這樣身份的豪門大小姐應該跟他保持一段距離才是,但事與願違,彼此間竟然越走越近。

至於他剛才對慕容晚晴的一吻,在當時那種氛圍之下他是控制不住的低下頭,誰知這個豪門大小姐居然不閃不躲,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讓他吻上了,他都分不清慕容大美女是來不及閃躲還是不想閃避呢。

不管如何,跟慕容晚晴走得這麼近,他總覺得心中有道邁步過去的坎,畢竟慕容晚晴是藍雪的好朋友,而藍雪又是他名以上的未婚妻,這當中的關係可謂是玄妙之極。

如果在深入發展下去,藍雪最後知道了會是什麼態度?藍雪能容納舒怡靜,可面對自己的好朋友,她能承受得住?

方逸天暗暗苦笑了聲,又深吸了口煙,覺得自己似乎是有點多想了,或許剛才跟慕容晚晴在雪湖別墅大廳里發生的那一幕不過是慕容晚晴正處在一個極為脆弱的心理狀態吧,他至今還是不覺得慕容晚晴會對他產生感情來。

不過退一步說,慕容晚晴的確堪稱是一個世間少見的美人兒,美麗、知性、高貴、優雅、成熟……彷彿女人身上的一切優點她都佔全了般,至少目前看來還沒能從她的身上找到絲毫的瑕疵不足。

這樣的女人,不僅僅是徒有外表的花瓶,自身的能力更是不容置疑,能夠得到慕容家族中老爺子的賞識,讓她但當管理著家族在天海市一大部分的產業中可見一斑。

但越是這樣,她比尋常的女人也就活得更累吧。

…………

紛繁的思緒中,他已經是開車來到了皇冠大酒店,停下車后便有著泊車人員幫他停好車。

慕容晚晴走下了車,美眸看了方逸天一眼,說道:「要不我先進去給你們訂個包間吧,你先等你朋友過來,好嗎?」

方逸天懶散一笑,說道:「來到這裡自然是全憑慕容經理做主啦,你讓我往西我不會往東,你讓我抱你——呃,打個比喻,你讓我抱你我不會抱空氣!」

「你——還真是個不折不扣的混蛋!」慕容晚晴那張毫無瑕疵的玉臉頓時一紅,跺了跺腳,忍不住啐了身,便是急忙忙的轉身朝著大酒店裡面走去。

方逸天笑了笑,瞥眼看著慕容晚晴那妙曼之極的背影,還真是體態妙曼,婀娜多姿啊,難怪抱起來那麼舒服…… 時間一分一秒的滑過,方逸天剛抽完第二根煙,便是遠遠地看到駛過來兩輛車子,這兩輛車子他都認識,一輛是小刀開的車子,另一輛是張老闆的車子。

果然,兩輛車子開過來之後停了下來,而後便是看到小刀、劉猛、嚴明、張老闆與侯軍從車上走了下來。

方逸天看到之後笑了笑,迎了上去,恰好這時慕容晚晴也走了出來,看到小刀他們之後便心知是方逸天等待著的那些朋友了。

「喲,大哥親自前來迎接我們啊,這可萬萬使不得,哈哈……」小刀大笑了聲,說道。

「大哥,還以為是在我的大排檔里吃飯呢,沒想到最後來到了這個大酒店。」嚴明走了上來,笑道。

「沒事,反正是來吃霸王餐的,不吃白不吃。對了,你怎麼不把小麗一塊帶過來?」方逸天問道。

「大哥,咱么兄弟一起喝酒帶她過來幹嘛,再說了,她在大排檔里也抽不開身。」嚴明笑了笑,說道。

「你這個思想可要不得啊,怎麼說小麗也是跟了你,你得要好好待她才是。」方逸天一笑,說道。

嚴明聞言後點了點頭,嘿嘿笑了兩聲。

「方老弟,你果真是厲害啊,居然能夠來這種大酒店吃霸王餐,只怕這裡面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隱情吧?」張老闆打趣的一笑,說道。

「能有什麼隱情,走,咱們一起進去!」方逸天一笑,回過身一看,卻是看到慕容晚晴巧笑倩兮的站在他的旁邊。

方逸天臉色一怔,而後笑了笑,說道:「晚晴,你什麼時候出來了?哦,對了,他們就是我的兄弟。各位,這位美女就是皇冠大酒店的總經理慕容晚晴,這個酒店可是她家族中的產業。」

「原來是慕容經理,看來大哥跟慕容經理關係不淺嘛,要不然這頓飯慕容經理也不會給我們免費不是。」小刀呵呵笑了笑,大咧咧的說道。

「對了,大哥,聽刀哥說嫂子漂亮溫柔,嫂子該不會就是慕容小姐吧?」這時,原本沒有說話的看著憨頭憨腦實則是騷悶之極的劉猛走上來,看著慕容晚晴,臉色極其認真的問道。

「啊——」

慕容晚晴聞言后芳心一顫,臉色頓時羞紅萬分了起來,一顆芳心更是控不住的噗通跳動著,神色尷尬而又羞赦之極。

「大哥,這、這就是嫂子嗎?果真是漂亮之極,大哥真有福氣!」嚴明不明所以,湊了上來,介面說道。

「我就靠了,你們這幫兔崽子亂說什麼話,事關別人的清白可不能亂說!」方逸天心中一陣汗顏,連忙喝聲說著,臉色也是有點尷尬起來。

「呵呵,只要大哥不介意,我們也不介意再多個嫂子的……」小刀挪揄的一笑,說道。

「你小子說的什麼話,我不介意別人還介意呢!」方逸天沒好氣的說了聲,而後面向慕容晚晴,笑了笑,歉聲說道,「晚晴,我這些兄弟平時就是這樣,沒個正經,屢屢教育他們都改正不過來,你別跟他們一般見識,他們也就是開開玩笑而已!」

慕容晚晴怎麼說也是經歷過風風雨雨能夠獨當一面的人物,雖說她那張美麗之極的俏臉還微微漲紅,但卻是顯得優雅之極的笑道:「呵呵,我當然不會介意這些,再說了,就你這副沒個正經的模樣還要去教育別人啊,你先把你自己的壞毛病改掉再說吧!」

方逸天一怔,正想說什麼,但小刀卻是笑呵呵的介面說道:「慕容小姐,你這句說得真是太對了,看了你對我大哥也蠻了解的嘛!不過你對我大哥的了解僅僅是表面上,其實我大哥可是個好男人!」

慕容晚晴盈盈一笑,眼眸看了眼方逸天,說道:「他是不是好男人也與我無關,對了,你們先進去吧,我已經給你們安排好了包間,就在三樓,我帶你們上去!」

說著,慕容晚晴已經是走到前面,引領著方逸天他們朝著大酒店裡面走去。

…………

三樓,一間貴賓級的豪華包間內,寬敞明亮,豪華奢侈,一張大桌子擺在正中間,旁邊還有著休息的沙發,電視,音響等等。

方逸天他們走到餐桌上坐下,慕容晚晴拿過來菜譜,笑著說道:「我已經是自作主張的給你們點了酒店裡的幾樣特色菜,其餘的菜也不知道你們都喜歡吃什麼,你們看著菜譜,想吃什麼就點什麼。還有酒水,上面都有。」

「慕容經理如此熱情,看了我們還真是來對了,不過這也是沾了方老弟的光啊!」張老闆一笑,說道。

慕容晚晴聞言后臉色又是一紅,情不自禁的看了眼方逸天,豈料方逸天也正是好整以暇的看向了她,頓時,她芳心一動,便連忙的轉開了目光。

不知怎麼的,聽著方逸天的這些兄弟有意無意的說這些把她跟方逸天扯在一起的話,她心中非但不感覺到反感,隱約著還感覺到有點欣喜,這種心理連她自己都感覺到有點不可思議。

很快,方逸天他們又是點了幾樣菜,至於酒方逸天則是直接要了五瓶二鍋頭過來。

慕容晚晴聞言后禁不住的說道:「方逸天,酒店裡茅台跟五糧液這些白酒都有啊,為什麼要喝二鍋頭?」

「茅台五糧液是醇香好喝,但不夠勁道,二鍋頭才是男人喝的酒。」方逸天一笑,淡淡說道。

慕容晚晴哦了聲,不知怎麼的,她總覺得方逸天似乎是為了幫她節省而要了便宜廉價的二鍋頭來喝,暗地裡她心想著一會兒直接讓服務員給他們上來幾瓶茅台酒。

「對了,慕容小姐,一會兒你也過來坐著跟我們喝一杯吧,我們可是刻意在大哥的旁邊空了個位置,專程為你留的。」小刀笑道。

「啊……不、不用了,你們吃得開心就行,」慕容晚晴連忙說著,臉上飛起了兩朵紅暈,而後又說道,「我、我先出去讓人催催酒店的大廚,一會兒飯菜跟酒水就給你們上來!」

說著,慕容晚晴似乎是有點嬌羞而又急促不安般的連忙走了出去,一路上那雙明眸中隱約閃動著異樣的神色,芳心卻是忍不住的噗通跳動著,那張微微嫣紅的臉看著更是嬌艷如花,美不勝收。 酒菜上齊,方逸天與小刀、劉猛、張老闆他們舉杯痛飲,暢快之極。

幻逆乾坤 「方老弟,你認識的這個慕容經理人不錯嗎,漂亮那是自然不用說了,而且還懂得理解,大方,你看,她都自作主張的給我們上來了這幾瓶茅台酒,這可是30年的茅台酒,不錯,不錯!」張老闆呵呵一笑,說道。

「嘿嘿,大哥,我看那個慕容小姐是對你有點意思了吧?憑我對你的了解,說不定你已經是把慕容小姐給那個啥了……」小刀挪揄說著,而後又笑道,「哎,好端端的一朵鮮花就插在了大哥你這牛糞上,這讓我們大夥兄弟以後還怎麼混?」

「他娘的,小刀,你再胡說八道的嚼嘴皮子,我可罰你喝酒了。」方逸天一板臉,沒好氣的說道。

「罰酒?哈哈,我最喜歡的就是罰酒,我自己來!哎呀,只要大哥把這個美麗的慕容小姐給搞定,以後大夥過來這裡吃飯喝酒也省事了,為此我自願罰三杯!」小刀笑咧咧的說著,便是直接拿起了酒桌上的茅台酒,倒著喝了起來。

「刀兄弟,你這不厚道啊,你要自罰酒也應該喝二鍋頭才是,怎麼就喝起茅台來了?」張老闆笑著說道。

「這個……二鍋頭是跟大夥一起喝的,茅台是用來罰酒的。」小刀回了句,笑道。

「要是這樣那我也自罰三杯得了!大哥,看樣子你也差不多把慕容小姐給搞定了吧?哦,大哥,你別生氣,我自罰酒,自罰酒……」劉猛哈哈一笑,說道。

方逸天禁不住搖頭苦笑了聲,他還真是拿他的這些兄弟沒辦法,一個個都是開起玩笑來簡直比他還要厚顏無恥。

嚴明也是一笑,說道:「大哥,原本我還以為慕容小姐就是嫂子呢。說起來我連嫂子都沒見過,真是罪過!日後嫂子回來了我定要去拜訪看望一下!啥也不說了,大哥,做兄弟的沒盡到情義,我也自罰三杯!」

「我他媽的就靠了,你們一個個自罰酒,罰酒也就算了,偏偏還專選茅台來罰,什麼意思?這樣下去,這幾瓶茅台酒都被你們罰酒罰完了!」方逸天心中一陣無語,忍不住的笑罵著說道。

「好說,好說,喝完了再讓慕容小姐送上來幾瓶就是,憑著大哥你跟她的關係,還分什麼彼此啊!」劉猛嘿嘿一笑,說道。

…………

方逸天又是一陣無語,說道:「來,把二鍋頭倒滿,乾杯!難得跟兄弟們聚在一起,先喝個痛快再說!」

「哈哈,好,方哥,我先敬你!」侯軍爽朗一笑,舉起酒杯,敬了方逸天一下之後便是一飲而盡。

而後,一桌人便是在爽朗豪邁的笑聲中頻頻敬酒乾杯。

那一杯杯的二鍋頭在這幾個男人眼前彷彿是白開水般,幹了又干,絲毫不見醉意,可謂是豪邁之極。

酒桌上,一個個喝得暢快高興之極,畢竟這桌上坐著的都是極其對胃口的生死兄弟,因此一個個都是敞開心扉暢快之極的喝著,也是唯有跟真正的兄弟一起喝著二鍋頭,大口吃肉,才能夠體會到當中的那種豪邁熱血的情義。

「也不知道小飛那邊是什麼情況了。」方逸天拿起桌上的一包煙,抽出一根點上之後開口問道。

「哦,下午五點鐘那會兒小飛聯繫了我,說他還在跟著那幾個虎頭會的人,不過那四個虎頭會的傢伙還沒離開天海市,而是在一家小旅館先住下來。目前還看不到他們有著什麼舉動,一切似乎是很平靜。」張老闆說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說道:「這本是在意料之中,那四個虎頭會的探子也是機靈謹慎之人,他們總要試探一下,直到確認不會有人跟蹤盯著他們之後才會跟著虎頭會的展戰聯繫。」

「虎頭會這幫兔崽子,老子早就想會會他們了!那個叫什麼黑道大佬華天虎的還不知死活,居然還敢派人來天海市挑釁我們,這不是找死嗎!」小刀語氣惱怒森冷的說道。

「根據我下面的人這些天的調查,虎頭會的勢力的確是很龐大,南方這邊的沿海城市差不多都有虎頭會的勢力分佈。天海市的黑道勢力此前一直是九爺掌管,九爺死了之後華天虎自然是不會讓這塊肥肉落入到他人口中。而天海市毗鄰中海市,如果華天虎的勢力控制住了天海市的地下黑道勢力,那麼天海市與中海市可以形成犄角之勢,這對於進一步的擴大穩固他的勢力有著舉足輕重的意義。因此接下來不排除華天虎會朝著天海市大舉進兵的可能。」張老闆沉吟說道。

「華天虎怎麼折騰都可以,只要他不冒犯我們便行,如果華天虎是打算以我們作為他的勢力進駐天海市的威懾祭品,那麼我們也不妨將他送進棺材去!」 浮沉共愛 劉猛語氣一冷,說道。

「小猛說得對,華天虎要是不長眼招惹我們,殺他們個片甲不留!」小刀冷哼了聲,說道。

方逸天深吸口氣,緩緩說道:「目前來說,我們先靜觀事變,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虎頭會目前派來天海市的十煞之一展戰!或許,從他的口中我們可以知道一些情況不一定。」

張老闆聞言后也點了點頭,而後哈哈一笑,說道:「華天虎在南方的黑道勢力中有著神一般的威望,如果我們能將他擊敗了,整個南方的勢力只怕都以我們馬首是瞻!那時候,我們不需掌控這些黑道勢力,隨隨便便拉個人,成為我們的傀儡,間接的,我們也就掌控了這一大股勢力!」

方逸天聞言后一怔,而後呵呵笑道:「那麼到時候我們豈不是成為黑道之王了?哈哈……」

「呵呵,來,繼續喝酒!」小刀一聲吆喝,眾人便是又頻繁舉杯了起來。

…………

這時,包間的門口輕輕推開,慕容晚晴走了進來,酒桌上眾人的目光也朝著她看了過來。

「嗯,我是來看看你們還需要點什麼,菜跟酒都夠了嗎?」慕容晚晴笑了笑,開口問道。

「夠了,夠了,這麼豐富的菜十多個人都吃不完!慕容經理還真是熱情好客,呵呵,先行謝過,先行謝過!」張老闆呵呵一笑,說道。

「慕容經理,你也過來坐下,我們敬你一杯,怎麼說這桌酒飯是你請的,我們大夥得要敬你一杯才行!你看我大哥旁邊的位置一直給你空著,剛才我大哥還念叨著你呢,剛一念叨完你就來了,這冥冥中似乎是有種玄妙的感應啊。因此你更應該過來坐下了。」小刀笑了笑,張口說著。

方逸天聞言后臉色一怔,感情這小子是張口說瞎話啊,老子什麼時候念叨過慕容晚晴了?這小子,還真不是一般的欠抽!

慕容晚晴聞言后口中禁不住的輕聲「啊!」了聲,而後美麗精緻的臉上禁不住微微泛紅起來,下意識的輕輕咬了咬唇,一雙美眸卻是忍不住的看向了方逸天,彷彿是在徵詢著他的意思般。

方逸天看著慕容晚晴,微微一笑,說道:「晚晴,如果你有空的話那麼就過來坐下來一塊吃點東西吧,你看,我這幫兄弟都被你的美貌折服,非要敬你一杯不可!」

慕容晚晴聞言后玉臉更是一紅,她也不是那種扭捏做作的女人,聞言后她盈盈一笑,說道:「那好吧,那麼我跟在座的諸位喝一杯。」

說著,慕容晚晴已經是走到方逸天旁邊的座位上,落落大方的坐下,而後取過來一隻乾淨的杯子,居然也給自己倒了半杯的茅台白酒。

「晚晴,這可是白酒啊,要不你喝飲料吧。」方逸天看到慕容晚晴給自己倒著白酒,不由說道。

「女人就不能喝白酒嗎?沒事,半杯而已,來,我敬各位吧,第一次見面,歡迎下次繼續來我的大酒店裡吃飯。」慕容晚晴微微一笑,神態優雅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