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一陣無語,這算什麼?難道真有一股什麼意志在操控着雷暴?

你要說經常發生恐怕也不太可能,因爲在草地上沒有發現有雷暴的痕跡。

感覺就好像是專門衝着我們來的!

“轟!轟!轟!轟!”

雷暴越來越大,越來越密集,間隔不超過一秒鐘,甚至同一秒能有兩道雷劈下。

所有人都趴在地上不敢動彈,這種雷的威力太悚人了,居然可以把一個活生生的人給直接劈沒了。

機智笨探 “轟”的一聲,又是一道,不偏不倚的,正好劈中一個趴在地上的道士,他頓時整個人就沒了。

原地只剩下一些燒焦的碎骨,還有殘缺的一把寶劍化成碎片漫天飛射。

“咚!”

劍柄正好掉在我面前,斷口成撕裂狀,發紅,顯然是被燒的。

我頭皮發炸,驚道:“這樣趴着就是聽天由命,轉過來面朝天!”

人正面趴在地上,天上有雷落下來根本不知道,必須轉過來纔有可能主動去閃避。

我馬上轉過來躺在地上,陸七也學我,只是天上的閃電太光太亮,白茫茫一片,眼睛都睜不開。

陸七立刻從包裏拿出一把墨鏡給我戴上,道:“就這一把了,我就小命交給你了。”

話說完,“轟隆”一聲,我們頭頂正上方雲層猛的一下炸亮。

我大驚,猛的抓起陸七狠狠的朝旁邊跳了過去。

“轟!”

剛剛跳起還騰在半空中沒落地,一道白光便徹底劃亮了整個世界,黑色的泥土夾着電弧如同炸彈一般猛的朝我們掃過來。

我背後劇痛,悶哼一聲差點沒昏過去,只感覺自己在半空中似乎被一頭牛給撞了,再次飛出去。

“嘭”的一聲,我和陸七被摔了個狗啃泥。

陸七晃了晃頭,擡起頭一看我,道:“我靠,你背給劈爛了,沒事吧?”

我一把將他的頭按了下去,說沒事。

背後傷的面積很大,但只傷皮肉沒傷筋骨,問題不大。

陸七似乎也知道我恢復能力的事,點點頭,又把落在旁邊的墨鏡給撿了起來,已經廢了,只剩下一塊鏡片還能用。

我乾脆把鏡片拆了下來,生死時刻,能提前一點太重要了。

天雷越來越密集了,甚至同時能落下四五道的程度,恐怖氣氛如同要滅世一般,雲層的高度不斷降低,就好像最終要頂着人的腦袋劈一樣。

說時遲那時快,又是一刀驚雷朝我們劈過來。

我有了一點點經驗,提前了一點點,帶着陸七及時跳開。

天雷落下,除了濺我們一身泥意外,沒造成什麼傷害。

但好景不長,下一道又來了!

我接着躲,有驚無險!

如此不足三分鐘,我和陸七就被天雷點中五次,次次都萬分驚險。。

陸七不幹了,道:“大爺的,不對勁啊,我怎麼感覺這天雷專衝我倆來呀?”

“你是不是做了什麼遭天譴的事?”我也覺的不對勁,急忙問道



陸七不爽了,道:“怎麼會是我,要劈也是劈的你,誰讓你實力暴漲那麼快,遭天譴了你!”

我一滯,雖然不太相信,但心裏不免還是有些犯嘀咕。天雷確實是天譴的一種,所謂惡事做盡遭雷劈,不是一句空話。

但我沒時間去考慮這些了,因爲下一道雷又衝我們來了。

薄少,戀愛請低調 我繼續閃避,亡命的躲避着。

雷暴在持續,終於五六分鐘後到達高潮,漫天的火蛇密密麻麻,就像漁網一樣,一個瞬息的功夫能有十多道落下。

詭異的是,幾乎每一輪都有一道是衝着我和陸七來的,嚴格來說,就是衝我來的。

陸七心臟受不了了,道:“肯定是你引的雷劈。”

“少廢話!”

我怒道,其實心裏也是惴惴不安,這尼瑪誰能告訴我怎麼回事!!

“轟!轟!轟!轟……”雷暴的高潮依然在持續。

忽然,我頭頂天空瞬間的大量,比之前單獨天雷亮了數倍不止。

下一瞬間,三道天雷同時朝我們劈過來,一左一右一正中,封死了我朝旁邊跳開的路。

“你大爺的,妖雷!”

我心中破口大罵,卻一點都不敢怠慢,抓起陸七猛的朝後面一躍。

“轟!”

白光彷彿要滅世,瞬間便讓我失去了視野。

下一刻渾身劇痛,就好像被高速行駛的火車撞了一樣,橫飛出去。

“嘭”的一聲我重重的砸在地上,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等我迷迷糊糊的醒來,睜開眼一看頭頂卻是藍天白雲,豔陽高照,溫暖的風輕輕的吹拂着,風和日麗。

我一驚,立刻清醒過來。

“你醒了,比預想的要快。”陸七那張臉湊了過來,笑着說道,只是看起來有些狼狽,頭髮還有耳垂上都有些黑泥沒弄乾淨。

我彈簧一般坐了起來,道:“雷暴停了?”

眼前的寧靜讓我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剛纔還是要滅世一半的雷暴,現在居然一下就沒事了。

“停了。”陸七點點頭,嘆了一口氣,又看向附近的車隊。

我急忙也跟着看去,微微吃了一驚,車隊縮水一半,人員也少了十幾個。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馬更是隻剩下兩匹,我們這一匹還在,不過毛焦了,腿也有點瘸了。

剩餘的人也都非常狼狽,不少人身上還有傷。

不過那些箱子倒還好,保留了有七八口,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些符條起了作用。

前後左右的道士都朝我看來,有些人還指着我竊竊私語。

“我怎麼了?”我莫名其妙。

“你說你怎麼了?”陸七道:“三道雷同時劈向你,這待遇能不令人矚目麼?還有,那三道雷過後,雷暴就停了。”

我一陣無語,心說難不成雷暴真的是衝我來的?

可爲什麼?

我直覺肯定不單單是我的原因,這塊地方的神祕佔了大頭。

想不通我也懶得去想了。反正自己身上的祕密夠多了,蝨子多了不怕癢,債多了不愁。愛咋地咋地。

想了想,我問陸七:“我昏迷了多久?”

“你個妖孽,靈明師叔說你要兩個時辰纔會醒,現在只過去了不到半個時辰,一點傷痕都看不出來了。”陸七掀起我背後的衣服,嘖嘖稱奇。

“多久能到崑崙山門?” 如果愛下去 我又問,如果剛纔那個就稱之爲難關的話,那也不算太難了。需要點實力就能過關。

“那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想這麼輕易的接近崑崙山門,恐怕是做夢。”陸七搖搖頭。

話音落下,“轟隆”一聲,整個山谷巨震。

……

(本章完) “什麼情況?”我大吃一驚,不光我,整個隊伍都驚疑不定。

“好像是地震了。”陸七道。

“屁話,我也知道。”我無語,說:“就地震這麼簡單?”

崑崙山在十多年前發生過八級大地震,被俗世的地震局都監測到了,但那場高級數的大地震,卻沒有造成任何人的傷亡,堪稱奇蹟。

要知道,崑崙山附近雖然人口密度比較稀疏,但絕不是無人區,還是有相當人口的。

級數如此高的地震,毫髮無傷,根本無法用常理解釋。

這一波又來了,山崩地裂,人站立都不穩。這一震足足持續了一分鐘才緩緩停下。

緊接着,令所有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肉眼可見,從崑山主峯頂上,忽然一股流雲緩緩從天而降,然後沿着峽谷朝我們流淌而來。

說是流淌,實則速度極快,就像之前的雷暴黑雲一樣,幾乎一眨眼的功夫,就落到了崑崙山腳下,然後朝我們來了。

“呼呼……”

十幾個瞬息的時間,一股濃濃的白霧便如同光一樣,瞬間將我們淹沒,周圍頓時白茫茫一片,能見度不足十米。

“快,往中間集合!”

急切間,前方有道門長老大吼一聲。

我們不敢怠慢,立刻車隊中間的位置匯合,人員集合在一起,全力戒備。

這迷霧太不正常了,和雷暴一樣,都是無中生有。

道門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不少人還將車隊圍在外面,深怕迷霧中有什麼東西會來偷襲。

“你聞到水汽的味道嗎?”陸七問。

我嗅了一下搖頭說沒有,這迷霧感覺根本就不是自然形成的,更像是某種法陣所產生的,弄不好是幻覺都說不定。

陸七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儘管隔着迷霧都能發現他臉色很難看,道:“我們弄不好是被什麼東西給盯上了。”

“會是什麼?”我本能的抓住龍牙重刀的刀把,問。。

“該不會是崑崙山的山神吧?”旁邊的一個道士突然說道。

“山神?”我一愣,這還是我第一次聽說崑崙山有山神。

所謂山神,其實和神沒有半毛錢關係,不過是一種稱呼而已。

很多山神只是山上的精怪而已,它們佔據一塊地盤修煉就成了“山神”,一般來說,只要沒有人去侵犯它,就不會有什麼影響。

有些能力比較強,比較善的,便會有人給它蓋一座廟供奉上,受些香火,也算是各取所需。有些比較惡的,所佔的地盤就會成爲禁區,死地,尤其是惡鬼和兇靈盤踞之地。

比較而言,前者相對較多,後者比較少,就算有,各大奇門

世家和道門也會出手。

不過,想到此地叫死亡谷,是人鬼妖的禁區,有山神也就不奇怪的,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山神非常強大。

之前的雷劫還有現在的迷霧,肯定都是它弄出來,目的就是阻止我們接近崑崙山門,甚至是消滅我們。

“傳說山神是崑崙山門的守護者,很強大,從來沒有人見過它的真面目,極其神祕。”陸七道。

我有些一陣無語,問:“你們道門都來探查過一次,難道對這些都不瞭解嗎?”一路而來,感覺車隊行進的有些狼狽,很被動,折損了那麼多人。

陸七有些尷尬,解釋道:“這也不能怪我們,崑崙山神神祕莫測,誰也不知道它會使用什麼手段,我們這次遭遇的雷暴和迷霧,之前都沒有出現過。”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心說這崑崙山神是什麼樣的存在,難道和半步多的獸王一樣?

獸王在半步多也有許多人稱呼它爲水神。

很形象,也恰如其分。

只是這個崑崙山神的表現,比獸王更加邪惡了。

獸王壓制龐大的陰水獸羣,每天都給了半步多兩個時辰的安全通航時間,也就是足足四個小時,這纔有了多城的繁榮。

當然,這樣的類比是不恰當的。同時我也注意道,陸七說到了守護者這個詞。

我不禁浮想聯翩,因爲這個詞對我來說太熟悉了,每一個靈棺都有守護者。

就連鬼陵也有,就是那兩頭鬼面犼。封門村靈棺的守護者鬼官還消失的無影無蹤,最後問白臉青年,他也說不清楚,料想,弄不好真是被邙山鬼王的爪牙給抓走了。

沒想到,崑崙山山門也有守護者。

……

這時候,迷霧愈發的濃了,人哪怕是對臉站着都有點看不太清了。

所有人集合在一起,但能彼此看見的也就是自己身邊這一圈。稍遠一點,就只能感應到氣息,看不見人。

忽然,我感覺眼角閃過去兩點紅光。

我一驚立刻朝那邊看去,卻什麼都沒有發現,就好像是錯覺一樣。

陸七發現了我的異色,問:“什麼情況?”

我搖搖頭沒說話,因爲不確定。

下一刻,眼角的餘光處,隱隱的兩點紅光又出現了,可一扭頭,還是不見了。

我脊背微寒,這分明是被盯了,一次可能是幻覺,接連兩次就肯定不是。我感應了一下,卻沒有感應到有任何可疑的氣息,也沒有注視感。

這讓我疑惑,如果那兩個紅點的眼睛的話,那盯上我,就應該有注視感纔對。

入道八百年道行,第六感已經非常的敏銳了。

忽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