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不能來嗎?”

她挑着眉骨,冷淡的望着他們幾個人,幾個人連忙搖頭:“嗬!不是!不是!”

嘶!

他們怎麼敢說夏蕾的壞話?!

況且……

夏蕾的厲害,他們又不是沒有領教過?

凜冽一瞥幾個男人,夏蕾不動聲色的重新拿起自己的包包開始朝着左彥的辦公室走去,幾個男職員對了對眼色,連忙跟了上去。

“嘿嘿,蕾姐……總裁呢?最近怎麼都沒有看到總裁的身影?”

“他啊?”

夏蕾挑了挑眉骨,一邊走向左彥的文件櫃前開始找她所需要的資料,一邊道:“他最近有點事,不能來公司,由我全權代理。” ?

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夏蕾覺得經歷過那些事之後,尤其是知道了左彥的真實身份之後,她驟然有一種與他拉近距離的感覺,而且,再到這個公司來的時候,非但沒有了以往的半點緊張、恓惶,反而是霸氣十足,理所當然。

這種感覺就像是……老闆娘一樣的感覺?!

嘶!

夏蕾!你真的是腦子抽了!

什麼老闆娘?!

夏蕾晃了晃,逼迫自己將腦子裏的那些有的沒的給甩下去,站在後面的那幾個人也不敢說話,只是這樣大眼睛瞅着她的背影,直到過了一會兒,夏蕾轉身的時候,這才意識到他們還在後面,並未離開,夏蕾抿住脣:“你們怎麼還不走?”

“嗬!我們……”

幾個男人面面相覷,也不知道此刻應該說什麼,只是一陣木訥,夏蕾眉眼冷下來:“最近公司裏有什麼事嗎?”

“沒有,一切順利!”

幾個男職員一齊回答,聲音極其默契。

夏蕾輕輕頷首:“嗯,好。因爲左彥最近有點事情,不能來公司,這些日子,我會抽空過來的,你們要是有什麼需要讓我轉達的,也就一併告訴我,我會到時候告訴他的

。”

夏蕾說着,這時站在最側邊的一個男職員開始微微插口–

“咳咳……那個,蕾姐……”

“嗯?”

夏蕾轉過身,看向他:“怎麼了?”

她挑了挑眉骨,有些詫異。

“這幾天我有一個文件夾,需要你帶給BOSS,BOSS一直催着我,而且他說他馬上就要。你幫我交了去吧。”

說着,那個男職員從手中拿出那份文案,遞給夏蕾。

夏蕾接過去,隨意的翻開看了一眼,想了想,爾後點頭:“好,我幫你交給他。嗯,還有什麼事嗎?”

“沒有了!”

“沒有了,謝謝蕾姐。”

“嗯。”

夏蕾點了點頭,看着那幾個人頷首便走了出去。

辦公室門被他們畢恭畢敬的關上,但儘管他們逃離的步伐那麼快速,她還是聽到了他們的竊竊私語–

“唉!夏蕾肯定是跟咱們總裁八字有一撇了!”

“不是吧?!”

“嘶!你沒看那派頭嘛?!已經是老闆娘的派頭了誒!”

腳步聲愈來愈遠,聲音也變得模糊不清,夏蕾卻不禁低聲笑了起來。

嗬……

總裁夫人?!

夏蕾眼眸裏閃過一絲訝異,嘴角隱約的笑意,令她自己不禁都有些木訥。

嗬!總裁夫人……總裁夫人……

“管家叔!”

嵐雅提着一包剛剛從超市裏買來的新鮮東西,才一進別墅客廳,就看的老管家正從左彥的房間下來,嵐雅連忙甜甜叫着。

老管家聞聲,迅即擡頭,在看到是嵐雅之時,臉色卻沒理由的一僵。

“呃……嵐雅小姐。”

“嗯。”

嵐雅笑着點了點頭,將手中的東西放到旁邊的一個櫃子檯面上,極其優雅地看向老管家:“王上他怎麼樣了最近?”

“嗯,王上好多了。”

老管家訕訕的道着,身後卻不禁流下一道又一道的冷汗。

嗬!

嵐雅怎麼會沒事跑來的?!

嘶! 這一會兒要是讓回來的蕾小姐看到了,那麼還得了?!

“我也有些時日沒來看王上了,也是挺想他的。嘿嘿……”

嵐雅說着就欲朝着左彥房間走去,老管家身子渾然一怔,下意識的開口叫住她:“等等!嵐雅小姐!”

“啊?!”

嵐雅轉過頭,不解地眨了眨眸子,看着欲言又止的老管家。

哎喲!

他要說什麼啊?!

難道,跟嵐雅說,夏蕾最近常來這裏,讓她這段時間不要再來了嘛?!

天啊,這話他可怎麼說出口呢?!

老管家越想,這嘴上就越來越的張不開,嵐雅也像是察覺到了什麼,但是臉上兀自佯裝出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今天,她穿的異常惹火。

v字領的火紅色裙子,一看便是極其妖冶,那v字領口露出她那道深深地胸前溝渠,看起來是極其誘人,圓滾滾的小pp讓人恨不得直接一隻手狠狠的拍下去。

嵐雅幽幽一笑,並不顧老管家的阻攔之色,愈加朝着左彥房間走去。

踩着高跟鞋的腳步聲不斷逼近左彥的房間,就在這一秒,驟然,腳步聲停止,她的手放在門把手上,輕輕摁下去。

房間內,光線一片昏暗,讓人簡直都看不清房間內的一切。

嵐雅眯了眯眼睛,雙手刻意的往下拉了拉裙子,竭力的露出她那道完美的溝渠。

嵐雅一步步的走進去,只見左彥正躺在牀上,似乎是在看着什麼,但是明顯的,他已經注意到了她的存在,那耳朵一動一動的。

嵐雅淡淡一笑,眼眸裏閃爍着勾人的魅惑;“王上……”

如同百靈鳥一般令人感到沉醉而好聽的聲音,左彥不擡頭也不看,甚至連一個應付的嗯字都沒有。

嵐雅的臉色,不禁有些難看。

但,她還是竭力維持着,朝着左彥走過來。

女人輕輕蹲下,那雙如同水做的媚骨小手放在男人的膝蓋上,媚眼如絲的望着他:“王上……您怎麼樣了?”

由於她此刻是蹲着神的姿勢,火紅色的小洋裝將她裏面暴露的一清二楚,而且……

她甚至連內衣都沒有穿!

直接就可以看到她那兩團小白兔正在一跳一跳。

左彥撇了撇嘴,卻沒說話。

“王上……”

她又叫了一聲,聲音簡直可以將人的骨頭都給弄酥了。

“你來找我做什麼?”

左彥低聲問,聲音其中帶着幾分疏離。

嵐雅臉上閃過一絲尷尬,爾後又故意的用胸前那兩團極其大的白兔蹭了蹭男人的膝蓋,胸前那兩顆凸起的小葡萄也跟着在他的膝蓋上一蹭一蹭,一種極其奇異的感覺,襲遍左彥全身。

媽的!改天也要讓夏蕾用這種方式來跟他說話!

他保證,如果此刻站在他面前勾引他的不是嵐雅,而是夏蕾,且不說她穿不穿內衣了,他肯定二話不說此刻就立刻撲上去,將她吃幹抹淨!

這個姿勢完全是太誘人了!

只是可惜……此刻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夏蕾,而是–嵐雅。

“王上……我來看看你嘛!”

她低聲說着,故意又要去抓他的手,沒想到,卻被左彥故意避開了…… “王上……”

她不甘地咬着脣又叫了一次,終於,男人看向她,嵐雅臉上綻開一抹笑靨:“王上,我特地帶了好多東西來看你,一會兒我幫你煮吧,你這次可要好好的補一補身體啊。”

她媚媚的說着,左彥皺了皺眉,明顯是不悅。

“出去。”

他冷淡的下着命令,嵐雅臉上的所有笑容瞬間凝固住了。

嗬!

她聽到了什麼?!

左彥讓她出去?!

嵐雅咬了咬脣,剛想再說點什麼,可是一看到左彥臉上的這般神情,她自知,再說什麼也都無用了

嵐雅嘆息一聲,正準備站起來,卻不料因爲適才一直蹲着,雙腿早已經麻木,一開始她並沒有多少直覺,但是下一刻,在她即將走路的時候,身子毫無預料的朝着後面傾倒,身子恰好跌落在左彥旁邊,那雙手也十分曖昧的扶住了他的胸膛,兩團豐盈只隔着一層布料便緊緊地貼合在了男人的胸膛上。

嵐雅擡頭,卻不料,目光卻在那一秒,瞥到了站在門口怔住的一個人,嵐雅眼睛一眯,不料這個細微的東西一下子被左彥發現了,目光順勢望去,很顯然……站在門口的是–夏蕾。

幾乎想都沒想,下意識地左彥一把推開伏在身上的女人,嵐雅猝不及防的被推倒在地,左彥焦急的掀開被子想要去喊,夏蕾一怔,爲了怕他下牀又傷害到身子,想了想,推門走了進來。

“是我……打擾了嗎?”

“蕾!”

他焦急的喊着,夏蕾卻嘴角不禁勾起一絲自嘲的笑來。

“好像,這樣看起來真的是我叨擾了。”

“蕾!不是!沒有!”

左彥連忙搖頭,夏蕾看了他一眼,又望向坐在地上的嵐雅,頓了頓,開口:“既然如此,那麼我就先走吧。”

她的話語極其婉轉,可是左彥聽着,心卻不禁焦急起來。

“蕾!真的沒有!剛剛只是巧合!”

嗬!

這個小女人怎麼會來的?!

夏蕾止住腳步,但也並未後退,左彥皺住眉,鷹隼的雙眸冷漠的掃過地上的嵐雅,凜冽開口:“出去。”

那冷淡的語氣不禁使得嵐雅全身一顫。

“王上……”

“滾!”

男人緊緊咬着的牙齒裏擠出這個字,嵐雅自知她不能再說其他的話,否則左彥肯定會惱的。

嵐雅憤憤的握緊雙手,朝着外面走去,驟然,在經過夏蕾旁邊的那一剎那,她的肩膀有意無意的撞了夏蕾一下,夏蕾擡眸看向她,嵐雅冷哼一聲,搖着纖腰憤憤的離開了。

氣氛,仿若是瞬間凝固住了,兩個人半響都沒說話,就這樣彼此靜靜的對視着,看到夏蕾眼眸裏的那些情愫,左彥心裏也不知道此刻應該說什麼,只是下意識的想要跟她解釋:“蕾……”

唉!

他好像自從遇到夏蕾之後,真的變了一個人似得。

從來不屑於解釋的他,現在竟然也會這般手足無措。

“你要說點什麼?”

她轉過頭,默默無言的望着他,男人頓了頓,“剛剛嵐雅只是來送東西而已。”

“跟我沒關係。” “夏蕾!”

他不悅的低吼着。

嗬!

什麼叫做跟她沒關係?!

她是他的女人,怎麼可能跟他沒關係?!

況且,這個小女人就不吃醋嘛?!

爲什麼非要擺出這樣一副極其冷淡的模樣!

看的他心幾乎快要碎了一樣。

“嗬,你吼我幹嘛?!”

“笨蛋!你要我怎麼說才懂?”

“本來就是啊,你的事情,跟我有什麼關係?況且,那個女人跟我也沒有任何關係。”

“你不在乎?”

夏蕾沒答話,左彥氣的幾乎肺都快要炸了。

“夏蕾!你真的不在乎?!”

“我在乎什麼?!在乎你的小情人有幾個?!在乎每天想要爬上你的牀,跟你巫山雲雨的女人有多少?”

她的話語,尖酸刻薄,帶着一股嘲諷的犀利感覺,左彥自然不可能接受,眸子冷冽無比:“夏蕾,你確定你不在乎☆★其他書友正在看★☆。”

夏蕾沒答話,下巴卻擡的老高。

嗬!

她能不在乎嘛?!

她要是不在乎,她幹嘛這樣生氣!?

這個男人是笨蛋嘛?!他看不出來嘛?!爲什麼還要這樣直白的問她?!嘶!

夏蕾越想,不禁就越鬱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