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也不是說她對我不好,只是她也該看看場合,一點面子都不給我,好歹我也也是她主人,弄的好像我是她孫子一樣,真是夠惱火的。”

“哈哈哈……主人,你還真是可愛,不過朱雀那麼罵你是不應該,可是你也不用那麼惱火啊!她心直口快的,也不動動腦子,你何必跟她去計較呢,況且她的心一直都是向着你的,至於別人,她從來都不多看一眼的。”

“好了,這件事情先打住了,趕緊查查槐村是怎麼回事。”

見神龍囉嗦個沒停,我心裏一陣煩躁,直接示意他住嘴,一到槐村後,我就跟神龍分開去調查,我徑自來到了北邊,這裏也有一棵大槐樹,槐樹竟然已經開花了,只是開的花朵不是潔白的的,而是黑紅色的。

那顏色看起來很毒,就好像花朵上塗抹了劇毒一樣,而且這氣味也不太像是槐花的香味,反而有些像死亡花的氣味。

“主人,這槐樹開的花好是奇怪,而且氣味也不對勁。”

神龍不知道什麼時候跑了過來,我也回過了神來。

“你說的沒錯,這花香味有些類似於死亡花的氣味,而且這個月份也不是槐花開的季節,還有就是這顏色也不對勁,看來這槐樹果真有奇怪的地方,我們弄開它看看裏面有什麼東西。”

神龍四周看了一下,之後纔開始用術法挖開了槐樹下面的根莖,當槐樹一倒地後,樹上的槐花立馬就枯萎了,當枯萎的花朵凋落在地上後,立馬就變成了煞氣,不多時,我們周圍就被煞氣所圍繞住了。

“主人,看來這花朵都是煞氣所形成的。”

“真是怪了,這樹下面也沒有什麼東西,難道說就只是花朵的問題嗎?”

仔細檢查了一下花朵,我嘆了口氣,此時神龍已經用結界護住了我們,要不然還真會被煞氣入體。

“主人,這個地方甚是古怪,我們還是小心一點。”

身體收起了自己的大大咧咧,他一臉警惕的看着四周,似乎生怕從什麼地方奔來個異物一樣。

“先把這裏清潔一下,要不然我們都難以走出去。”

看着四周的煞氣,我無奈的搖了搖頭,神龍連忙用術法清潔了周圍的煞氣,煞氣消失後,倒在地上的槐樹也已經枯死了,而當初的花骨朵也早消失殆盡了。

“主人,你說這個村子裏爲什麼這麼多槐樹?槐樹是被定義爲陰木的,也是鬼木的一種,這個村子裏有這麼多鬼木,已經儼然是一個**子了,可是偏偏又有人在這個地方生活過,真是太奇怪了。”

“有人生活過是沒錯的,但是眼下這個村子裏的人都死光了,難道你都不覺得奇怪嗎?而且之前那個勾魂使者說過了,這個村子裏的人都是一夜之間死光了的,沒有任何徵兆,而且也不是被人毒殺,莫名其妙的就死了,生死簿上他們又都陽壽未盡,要不然小槐和他奶奶也不會過了這麼久才被勾魂使者帶走。”

“主人,我感覺這其中真的有大問題,要不我們再找找看。”

神龍打斷了我的話,見他一臉認真,我也點了點頭,看神龍走後,我這才朝身邊的屋子裏走進去,屋子裏的灰塵很厚了,而且也沒有腳印,看來自從這裏的人死後,就沒人來過了。

所以我也初步斷定不是人殺,如果不是人殺,那應該就是橫死,但是生死簿上陽壽又未盡,難道說有人借用了他們的壽命?可是又會是誰呢?

就在我腦袋裏想着問題的根底時,神龍忽然叫了我一聲,我連忙朝他身邊奔去。

“怎麼了?你發現什麼東西了?”

“主人,你看這個東西像不像是地府裏陰差用的東西?”

神龍手裏拿着一件兵器,那個兵器也只有陰差纔會用,看到這件物品,我立馬就生氣了起來。

“媽蛋的,那羣傢伙到底想要做什麼?走,我們去地府問個清楚去。”

我也不管神龍願不願意,直接拉着他就朝地府衝了進去,一到地府,我直接就把神龍找到的那個東西交給了帶離閻王。

“說,這件東西爲什麼會出現在槐村?那個村子一夜之間人都死光了,而且他們又都陽壽未盡,今天不給我說個清楚,你這閻王也別想做了。”

閻王一看到我手裏的東西后,臉色立馬就變得鐵青了起來,他氣吼吼的叫來了黑白無常,因爲前一任的黑白無常已經走了,所以這兩個新上任的我並不認識。

“你們兩個快點給冥王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你們的兵器會掉落在陽間的槐村?今天不解釋清楚,你們就去十八層地獄受苦去,永世都別想投胎。”

“閻王息怒,這件兵器並不是我哥兩的,這是前一任黑無常的,也是之前您上一任的閻王。”

新黑無常一臉委屈,他的話一說完,我這纔想起上個黑無常的一反常態,難道這件事情真的跟他有關係嗎? “上一任黑無常去了哪裏?我不相信他投胎或者魂飛魄散了。 ”

“上一任黑無常我們也找不到去了哪裏,眼下我們正四處通緝他呢,冥王大人,要不您先回去,等我們有他消息了,我再派鬼差給您帶話。”

閻王一臉掐媚討好,見他都這麼說了,我也沒有理由再留下來,而且看他們這個樣子也不像是在說謊,看來也只能等他們的消息了。

“罷了,見你們也不像是說話,那我就先回去了,如果你們有上一任黑無常的消息了,就告訴我,這件事情我跟他沒完。”

“是是是,那您請,我送送您。”

“不必了,你忙你的事情去吧!”

開玩笑,我怎麼可能讓閻王爺送我離開呢?雖然我是冥王,可眼下我也沒有什麼實權了,要是真讓閻王那麼卑微的對待我,那我以後一定會被地府登記爲黑名單,到時候恐怕再想來這裏都難了。

帶着神龍一離開地府,我們又來到了槐村,沒想到竟然又一次看到了那個老鼠頭蛇神的異類動物,它一看到我和神龍,立馬就想要逃走。

ωωω• т tκa n• ¢○

“別讓它跑了,快點捉住它。”

見那個小東西要跑,我連忙對神龍叫了一聲,神龍也不問,直接就朝那個小東西飛奔了過去,那個小東西雖然跑的快,可是在身邊面前,也只是渣渣。

“主人,這什麼東西啊?你要它做什麼?長得那麼醜,噁心死人了。”

神龍一逮到那個小東西,直接一臉嫌棄的朝我丟了過來,我害怕這個東西身上有毒素,連忙戴上手套接住了它。

“這個東西我也不知道什麼事情,只是剛纔來找小胖和小華的時候,有看到過這個東西,先帶回去再說吧!”

“帶回去?帶回去給誰鑑別啊?我們巫‘門’又沒有鑑別這個東西的人,而且這個東西怎麼看都感覺很噁心,主人,你真要帶這個東西回去嗎?”

這神龍不問還好,一問後,我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要是真把這玩意兒‘弄’回去,到時候出了什麼事情,又該怎麼辦呢?況且眼下這個東西連神龍都認不出來,就算拿回去又有什麼用處。

“算了,丟掉吧!噁心吧唧的,看的人好心寒。”

最終我還是示意神龍丟掉了那個小東西,小東西得到解脫後,飛快的溜走了,看樣子也是被我們剛纔的舉動嚇得不輕。

“主人,你說這個地方像不像地府裏的活死人村?”

神龍忽然震驚的說了一句,而我心裏也咯噔了一下,仔細看了一下,果真就像他說的那樣,這個地方還真的很像地府裏的活死人村。

“該死,我們竟然被地府那羣傢伙給耍了。”

“主人,爲什麼這麼說?”

“這個地方根本就是地府的活死人村,一般是給那些枉死的人住的,只是我很納悶,爲什麼這裏沒有冤魂的存在?而且竟然還跑到了人世間來,太不符合常理了。”

“主人,你說這會不會是他們的‘陰’謀?我總感覺那個閻王很‘奸’詐,他看似一直在恭維討好你,可是眼神卻總是時不時的流‘露’出詭異的神‘色’。”

“算了,就算我們現在再找他,他也不可能告訴我們什麼,還是先回去吧!這個地方已經沒有什麼好檢查了。”

知道眼前的地方是什麼地方後,我和神龍也沒有繼續留在這裏了,一出了村子,我們就在四周佈置了結界,這樣一來,除了那些‘陰’魂外,活人是不可能看到這個村子的,而且也更加不可能再進來了。

一回到巫‘門’,白虎就告訴我朱雀旅遊去了,說是去散心,其實我也知道,她肯定是因爲不好意思,所以纔會躲避我的,不過這樣也好,讓她出去磨磨脾氣,省的下次繼續跟我吵。

“主人,還有一件事情說了你可千萬彆着急。”

玄武此時走了過來,看到他吞吞吐吐的樣子,我心裏倒是古怪了起來。

“什麼事情?你說吧!”

“秦始皇出關了,他要見你。”

“什麼?那傢伙不是明年才能出關嗎?怎麼這麼快?”

難道他已經吸收了心魔那股力量嗎?一想到這個,我也沒有再問玄武什麼,直接朝秦始皇住的房間奔去。

“你怎麼這麼快就出關了?不是說要一年後的嗎?”

“我已經吸收完力量了,還閉關做什麼?我又不像是你們,要不斷的閉關修煉,我只要吸收完力量就可以了,臭小子,聽說你這幾天遇到了棘手的事情,現在都‘弄’完了吧?”

秦始皇一點都不客氣,也不拿自己當外人,不過也難怪,誰讓我前世是他兒子,如今在他面前,他自然是把我當成他自己兒子看待的,不禮貌也是應該的。

“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管好你自己就行,對了,告訴你一件事情,過幾天有個很厲害的大師會過來,上次他已經感應到了你的存在,所以纔會找上‘門’來的,這次爲了避免他動手,所以還是希望你能去閉關,等送走那尊大神了,你再出來瀟灑也不遲,我也是爲了你好。”

“我不欺負別人已經算好的了,竟然還有人敢找上‘門’來欠收拾?真是夠諷刺的,讓他儘管來吧!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少能耐。”

秦始皇的臉上蹦出了殺氣,他渾身都散發出帝王的氣息來,我站在他面前忽然感覺自己就像是螻蟻一般,不過很快我就回過了神來。

“對了,你現在跟我說話怎麼不用什麼朕吾兒之類的詞了?”

“這幾天我也熟讀了你們的歷史,還有跟白虎他們在一起聊天,自然知道帝王時代已經過去了,要改變也是必須的,我也希望你能儘快接受自己的身份。”

秦始皇的用意很簡單,我也聽出來他話裏的意思,只是眼下我根本就不想跟他說太多,尤其是關於我身份的問題。

“那個……我想等我以後能接受你了再說吧!畢竟以前的事情我真的沒有想起來,而且當初我的身份也很尷尬,相對而言,你也只是跟我母親生了我,並沒有對我有什麼養育之恩再造之情什麼的,所以我暫時不想接受你的身份。”

這些話說出來雖然很傷人,可是我不想欺騙他,而且我也不想讓自己委屈,那都是千年之前的事情了,憑什麼要我來擔當,況且他這個做父親的稱職嗎?他不是一直都寵着秦二世他們嗎?現在又憑什麼來找我?

因爲這麼多的因素關係,我的心裏也很排斥秦始皇,縱使當年我上學的時候很崇拜他,但是那又有怎樣?我當初又不知道自己還跟他之間有這種無聊的關係。

“算了,我也不‘逼’你,等你想開了再說吧!”

秦始皇嘆了口氣,好在他沒有繼續糾葛下去,要不然我真的會發瘋把他趕出去,這個巫‘門’可是我說了算的,他充其量也只是我收養的人罷了。

“對了,玄武說你找我來有什麼事情,你說吧!我還很忙,沒有過多的事情陪你在這裏嘮嗑。”

“你這孩子,一點都不客氣,我找你來是想給你這件東西,這個東西當初本來就是屬於你的。”

秦始皇說着就變出來一個‘玉’璽來,看到那個‘玉’璽,我頓時吃驚了,這可是傳國‘玉’璽啊!當年人人都想要找到它,可惜卻下落不知,沒想到秦始皇竟然一直都帶它在身上。

“不對啊!你不是都死了嗎?爲什麼這個‘玉’璽你還能留着?”

“我是死了沒錯,可是誰告訴你這‘玉’璽只是普通的‘玉’石呢?這可是滴血認主了的,只要我不出現,它也就不會出現,除了我和你,別人是沒有辦法擁有它的,而且只要我召喚一聲,它就能出現,那些人自然是不可能得到它的。”

“原來如此,可是這是你的東西,你還是自己拿回去吧!我要這個也沒用,而且現在已經沒有帝王了,我現在也只是一方道士。”

“我給你這個並不是說讓你去做君王什麼的,這個東西不但是‘玉’璽,還是一件靈器,能當成武器用的,它可以召喚‘陰’間的厲鬼爲你所用,我當年的鬼王可不是吹的,地府五大鬼王,我可是排名第一的,閻王那小子在我面前也只有磕頭回話的份兒。”

秦始皇的這個大禮讓我很是意外,我沒有想到他竟然會捨棄這麼重要的東西給我,說是疼愛我,可是爲什麼當年我是他兒子的時候,他偏偏就那麼‘陰’狠呢?現在難道是良心發現了嗎?不,他早沒有良心了,又怎麼可能良心發現呢?

“你這又是什麼意思?有什麼‘陰’謀嗎?我勸你還是收起來吧!我用不起這種東西,而且我也不需要。”

“兒子,這個東西其實本身就應該屬於你的,我霸佔它太久太久了,其實你纔是它真正的主人,這個東西是你最先發現的,你當年爲了讓我多一點慈愛給你,就把這個東西進獻給我,後來就一直被我霸佔到今天,如今也該物歸原主了。”

我徹底被秦始皇給雷到了,沒想到這個傳國‘玉’璽竟然最初的主人是我?太不可思議了,而且看秦始皇這口氣,如果當年不是我給了他這個東西,那當初的帝王很有可能就是我。

想到這裏,我伸手撫‘摸’了一下‘玉’璽,誰知道我的手一觸‘摸’到‘玉’璽上面,立刻感應到了它的一絲顫抖,那是靈魂深處的顫動,我感覺到了它的喜悅,好好比很多年都沒有相見的親人一般。

“權傾,是權傾。”

不知道爲什麼,我腦子裏突然想到了一個名字,當我叫出這個名字的時候,‘玉’璽竟然發出了潔白的光芒來,光芒過後,眼前的‘玉’璽也消失不見了,當然了,並不是‘玉’璽真的消失了,而是它已經進入了我的體內,跟我合二爲一了。

“它果真還是念着你的,我養了它千年了,它從來都不肯跟我合二爲一,罷了,本來就不屬於我的,如今也算是讓它迴歸了。”

秦始皇的眼裏散發出淡淡的失落來,不過很快就消失了,而我此刻一心開心,當跟‘玉’璽權傾合二爲一後,我立刻就感覺到自己渾身多出了一絲霸氣,而且靈力又提高了許多。

“不過我還是要謝謝你,能把權傾還給我,有了它,我的能力也增強了不少。” 不管秦始皇當初怎麼做,眼下我還是很感激他把這麼重要的東西還給我,因爲權傾其實並不是玉石,它是我身體裏的一部分,如今合二爲一,我整個人也算是齊全了。

“不用謝,這本身就是你的東西,好了,我已經物歸原主了,這幾天我會出去四處走走看看,以前一直都在人界,如今來了靈異界,我也可以好好看看。”

對於秦始皇突然提出來要下山,我有些驚訝,難道是因爲我剛纔說讓他避人的事情傷到了他的自尊嗎?好歹他也是千年之前的君王,而且還一統六國,剛纔那番話確實有些傷情面了。

“你不用在意我剛纔說的那些話,我也並不是想要趕走你或者不讓你見人,只是那個人真的很特殊,我看不清他到底想做什麼,我害怕他對你下手,那個人是生命果實所幻化出來的靈體,而且跟女媧大神有牽連,當年我的隕落跟女媧大神有關係,所以我剛纔那番話也只是爲了你好。”

“不用擔心我,我沒事的,我也只是想下山四處走走,總呆在山上也很無聊。”

秦始皇淡笑了一下,見他已經選擇了,我也沒有繼續再留他,因爲我感覺他的性格跟我一樣,說一不二,只要是決定好了的事情,不管是誰,都很難讓其回頭。

“竟然你想四處走走,那就好好逛逛吧!有事可以直接聯繫我,希望你能在山下玩的開心。”

“會的,那我走了。”

“你現在就要走嗎?這麼倉促?”

見秦始皇要轉身離開,我連忙拉住了他,不知道爲什麼,之前總感覺他很煩人,可是現在卻有些捨不得,難道是因爲權傾的關係嗎?畢竟它跟秦始皇呆了千年之久,而且秦始皇一直都對它很獨愛。

“是啊!剛纔讓玄武找你,其實我就已經做好了下山遊玩的準備,而且也剛好能躲避那個前來找你的人,如果你擺不平他的話,可以找我,或許我能幫到你。”

秦始皇笑了笑,他笑的很真實,而且很平和,他身上沒有了我第一次看他時的戾氣,難道說這幾天他頓悟了嗎?還是說,在他身上,也有不爲人知的祕密。

“嗯,我知道了,玩的愉快。”

目送着秦始皇離開後,我這才走到了閉關室,這幾天我要好好的進展一下,希望智和大師來的時候,我也有一番全新的樣貌。

小半個月很快就過去了,我也順利的進展了,因爲有了權傾的關係,所以進展三層是沒有問題的,一出閉關室,我整個心情都很放鬆。

“主人,你出來的也太及時了,那個智和大師來了。”

神龍一路小跑的過來了,一過來就跟我說起他來這裏的目的,一聽智和大師來了,我連忙朝客廳奔去,果真是這個老頭子,看到他,我心裏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反正不是什麼好感覺。

“智和大師,沒想到你真的來了,不多不少,剛剛一個月。”

“呵呵……跟你約定好的,我怎麼可能會失言,不過你小子也讓我很滿意,不光消除了心魔,竟然還連進三層,真是不得了啊!”

“大師嚴重了,對了大師,你這次來不光是爲了看心魔吧?”

關於智和大師的到來,我並不認爲他是奔着心魔來的,而且他之前也說過了,他是爲了秦始皇那股力量來的,如今秦始皇已經不在我巫門了,所以我也不怕他這次提檢查的事情。

“我這次來,其實是爲了上次跟你說的那股力量的,我最近又感覺到了那股力量的存在,而且我也已經確定好了目的地,所以這次來是想帶你一起前往尋找的。”

“哦?你知道在哪裏了,那請問那股力量在哪裏呢?”

關於秦始皇去了哪裏,我自己都不知道,如果智和大師知道他在哪裏,那我到時候一定要提醒秦始皇離開,免得到時候他遭受無妄之災。

“那個地方我已經查到了,我也去了一次,那個村子叫槐村,而且我這次去的時候,竟然發現那外圍有一層結界,像是你的手筆,所以我這次來也是想問個清楚,你爲什麼要封印那個地方呢?”

智和大師這次說的話讓我差點把嘴裏的茶水噴出來,竟然是槐村,難道秦始皇去了槐村?我整個人都不好了,爲什麼他會去那個地方呢?難道說那個地方真的還有別的什麼祕密?

“因爲那個地方是地府的活死人村,所以我纔會封印了那個地方,那是被陰魂住的地方,可不是給人類住的,當初我們誤入那個地方,還差點害死兩個無辜的人,這也是我之所以封印那個地方的原因。”

“原來是這樣,算了,都過去了,眼下你跟我去一趟那個地方吧!那股力量已經呼之欲出了,我感覺到了危險,要是我不阻止任其發展下去,到時候恐怕三界都不得安生了。”

“有那麼嚴重嗎?我怎麼沒有感覺到。”

對於智和大師說秦始皇的事情,我有些不太開心,秦始皇雖然當年一統六國,可是他還沒有那麼大的野心,而且依照他的能力,根本就不能撼動三界衆生。

“別小看任何的力量,那股力量憑藉你現在的能力是感應不出來的,因爲我體質的緣故,所以那種力量我很清楚,好了,趕緊跟我走吧!要是去遲了,那股力量又該隱走了,到時候就很難找了,我可是找了好久的。”

“算了,我就跟你走一趟吧!我叫上神龍一起,到時候人多好辦事。”

其實我叫上神龍也只是爲了預防萬一,要是到時候真的跟智和大師動手,那多一個人也多一份力量,而且神龍的威力我也相信的。

叫上神龍後,我們三個一起到了槐村,原本我還想讓白虎和玄武都一起去的,但是又害怕太明顯打草驚蛇,所以我就隱忍沒有叫上他們。

“走,那股力量就在那堆草叢裏,你們別亂動,我過去弄出來。”

那堆草叢最高也就到我們膝蓋處,而且也只是覆蓋了地面一米左右,藏一個小孩子還差不多,藏秦始皇的話,根本就不可能,我忽然感覺自己像是意會錯了。

“找到了,就是這個東西。”

智和大師忽然興奮的叫了一聲,當他提着那個東西出來的時候,我徹底傻眼了,竟然是那隻當初被我丟掉的鼠頭蛇尾的傢伙。

“大師,你確定就是它嗎?”

“嗯,我很確定,就是這個小東西,它現在還是幼年時期,所以你還感覺不到它的力量,等它成年後,真的就會是這個世界的災難,所以我們要把它扼殺在搖籃裏,省的到時候禍害衆生。”

智和大師說着就把那個小東西放進了自己的百寶袋裏,看到那個小東西也不反抗,我也放心了下來,只要不是對付秦始皇,那我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只是對於那個小東西,我還是感覺很意外。

“大師,我感覺那個小東西似乎能聽到人話,之前我也遇到過它兩次,它每次都能聽懂我在說什麼,而且它似乎對我並沒有什麼攻擊力。”

“你錯了,它並不能聽懂人話,只是因爲它是幼兒期,所以纔會對事物都很好奇,而它們也是通過周圍的空氣辨別自己的安全與否。”

“怪不得呢,我們在嚴肅的時候,周圍的空氣都會有所改變的,難怪當初它見到我的時候沒有逃跑,反而很無所謂,後來我生氣後,它就開始了逃竄。”

“好了,東西都逮住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事我再來找你。”

智和大師似乎很着急的樣子,難道他來這裏就只是爲了捉那個小東西嗎?看到智和大師眼裏閃爍不定的神色,我總感覺他這次有些怪怪的。

“大師,我希望你能坦白對我說,你到底拿這個東西要做什麼?”

“唉!我就知道瞞不過你,罷了,我也告訴你吧!其實這個東西是女媧大神研製出來的新物種,但是因爲成年後不好掌控,所以女媧大神纔會讓我前來尋找它的子嗣,然後讓我帶回去交給她全部毀滅掉。”

空間隨行 “太殘忍了,難道創作出來的東西一不滿意就可以隨便摧毀嗎?它也是有自己生命和選擇的,憑什麼女媧大神不滿意了,就要毀滅它們呢?它們有做錯了什麼?”

智和大師的話讓我很是氣憤,我討厭他跟女媧大神狼狽爲奸,女媧大神是什麼樣子的人,或許我沒有記憶的時候還覺得她是好神仙,可是如今我已經恢復了記憶,所以對於她的醜態我自然是明白的很徹底。

“陳庚,你放肆了,女媧大神豈能是你謾罵的,這次我就不跟你計較了,下次要是你再敢無禮,那可就別怪我對你動手,這個世界上,誰都可以罵她,就你陳庚不可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