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也會不折手段的把你逼出來,一次不行就兩次。一次不成功,還有下一次。直到成功爲止。”

斯德克爾也懶的辯解了,這個問題從認識龍宇那天開始就一直在吵,六七年了,一直沒有結果。

龍宇擁有了領域,卻發現自己不知道怎麼使用,也只能創造出一個靜止的領域而己。

“笨。讓時間倒流。”

“讓時間倒流,你以爲這是在神之領域發動之後才破壞的嗎?”龍宇指着下方道:“時間倒流有用纔怪。”

斯德克爾不說話了,只是神祕的笑着,“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龍宇半信半疑的開始讓時間倒流,成功了,看着隕石一點點的倒退,雷光一點點的縮回去。

時間倒流,直到整個城鎮重新變成繁化時的樣子。

很快的咒樂園恢復成了兇暴領域發動前一刻的樣貌。

時間靜止被撤除後,人們還保持着驚恐看着天空,突然間發現血雲消失了,魔獸還在匍匐於地面,不論是貴族還是其它的魔獸。

不明所以的人們看着天空,又看了看魔獸不明所以的詢問着身邊的人,“這,這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一定是神,一定是神聽到了我們的祈禱,所以將懲罰撤銷了。”

“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一定是斯德克爾校長,這個世界只有他有這麼強大的能力。”

“對,一定是斯德爾克校長。一定是的。”

某個領域撤去,染的五顏六色的一個青年被三十餘名大漢圍在其中,虛脫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指着三十餘名大漢,罵道:“一羣笨蛋,白癡,無用的傢伙,居然關鍵時候還要你家少爺我保護你們。我他媽的都不明白爲什麼要救你們。還好你家少爺我天資聰明,天分高,不然不被隕石雨幹掉纔怪。”

沒有人去理會那些魔獸了。如今他們更多的是慶幸自己還活着。有的人更是激動,剛剛的隕石雨下,明明己經死掉了。如今居然復活了。

凱文看着天空,他心中明白,直到最後,還是神之領域啊。

又是羨慕以是嫉妒,但是和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

看着周圍的執法員,一張張莫名其妙的臉上,看到只有不解。

凱文一揮手,道:“幹活,分散調查損失。”

龍宇看着下方,問斯德克爾,“需要再倒流一下時間,讓所有死去的人都活過來嗎?”

“既然己經死,那何必打擾死者呢?讓他們安息吧。”

“把你說的像個悲天憐人的傢伙似的,我呸。” 猜對的朋友留言吧,哈哈,獎勵精華兩個,嗯,我這周還有80多精華沒用,一直支持我的書友留言吧,我全加給你們。

×××××××××××××

雷帝一恢復行動,就準備武力對付龍宇。

“小子,現在該我們算帳了吧,混蛋,居然敢和魔獸一起算計斯德克爾。你說吧,想我怎麼收拾你。”

龍宇示威似的揮揮手道:“喂,我可告訴你,現在這裏可是神之領域,得罪我,哼哼。小心我把你幹掉。”

雷帝毫不留情的給了龍宇一個暴慄,道:“我怕你不成,居然威脅我。”

說着兩隻手掐着龍宇的脖子,猛搖,道:“我要掐死你,我要掐死你,你個混蛋。居然連我也想算計。讓我一個人單挑那個九頭蛇,你小子良心全讓狗吃了。啊,越說越氣,今天我一定要幹掉你。”

龍宇費了好大的力氣終於把雷帝的雙手掰開,道:“媽的,混……混蛋,你這算偷襲,趁我不備偷襲,你算什麼高手,你這個無恥的傢伙。”

“斯德克爾,你來評評理,龍宇這傢伙是不是該死了,活着簡直就是社會的毒瘤,人類的敗類,大陸上的蛀蟲。”

龍宇瞪着雷帝,氣呼呼道:“我專門蛀你家房子。沒有我深入虎穴。你還想這麼輕鬆嗎?媽的,我差點就死在瑪麗絲的手中,你以爲我容易嘛我。沒有我他們早就一開始就大舉的突襲咒樂園了。你不謝我就算了,還恩將仇報,有你這種人嗎?”

瑪麗絲在下邊聽着兩個人叫囂,己經快的爆發了。

可是如今的全身,一點力氣也沒有。真的如同被聖光洗禮一般,純淨,純潔的如一個新出生的嬰兒。空有一個軀殼。

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力量並沒有消失,而是隻是被領域內的一種特殊的力量壓制着。

她不知道接下來這些視魔獸如敵人的人類,會如何處置自己。想跑,可是往那跑呢?她感覺到整個咒樂園如今都在這該死的領域之下。

“不要鬧了,是否等處理完了魔獸之後你們在繼續。”

瑪麗絲的混身一震,終於擔心什麼來什麼?還是輪到自己了。

雷帝和龍宇這才鬆開手,同時的看了看下方,瑪麗絲的混身顫抖起來,她如今並不怕雷帝,也不怕雷帝的目光。

他怕的是龍宇和斯德克爾,這兩個人自從溶合了領域之後,就有一種深不可測,虛無縹緲的感覺。

此時當龍宇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時候,瑪麗絲的全身抖的更厲害。

雷帝扭頭看着斯德克爾和龍宇,詢問道:“你們的意思呢?”

斯德克爾想也不想,張口道:“放了她吧。如果她有意外的話,那將會有數十萬的魔獸失去依靠。不論如何都是生命。”

龍宇白了一眼斯德克爾,道:“沒想到活了幾百年的老傢伙了,居然還知道生命的意義。”

“見笑了,從幾百年前我就一直如此,不然的話我也不會創建咒樂園了。不過現在不是談論這種事情的時候吧。你的意見呢?”


瑪麗絲九個頭,微微的擡起頭,絕望的看着龍宇,他知道自己死定了,因爲這個人類是不會放過自己的。

龍宇也狠不下心來,搖了搖頭,道:“唉,放了吧。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反正就是下不了手。喂,老傢伙,你的呢?怎麼說你也是咒樂園的二當家的。”

瑪麗絲眼神複雜的看着龍宇,看不出是感激還是憤怒。他不明白這個青年居然會放過自己,難道自己真的這麼笨嗎?自認爲了解人類,結果還是小看人類了。

“你以爲是土匪窩,還二當家的。小子,你是從咒樂園出去的,那你就是本二當家的手下,給我貢獻兩條天使來。”

“你去死吧,兩條,你以爲我大款,還是以爲我搶劫水平很高,有本事你自己去搶去。兩條,現在這個季節你去魔人領地搶去吧。”

兩個人說着又吵了起來,斯德克爾苦笑着打斷兩個人說話,道:“雷帝,先別吵了。你的意思呢?”

“你們兩個都說要放,我還能怎麼辦,就算不放也是二比一,還不是要放。放吧。只要不要再來破壞咒樂園就好。”

“全同意的話,那就放吧。”

瑪麗絲白蛇頭,擡起來看着三人,冷笑道:“不要以爲放了我,我就會感謝你,你們依然還是我們的糧食。”

斯德克爾輕搖了搖頭,道:“人都有生存的權利,魔獸同樣的也有。對於沒有反擊能力的生命動手。那就不是戰爭,而是屠殺。”

“哼,龍宇,不要以爲放了我,我就會放過你,欺騙我。這個事情我會忘記的。”

龍宇聳聳肩膀,道:“無所謂了,反正那是以後的事情,就如斯德克爾說的,我可不想被安上一個屠殺者的名字。如果是帥哥之類的,我倒是很樂意接受。”

瑪麗絲硬是擡起九頭,看着天空中的雷帝,龍宇和斯德克爾。

一陣的沉默之後,白蛇頭道:“好,但是我不領情。不過我發誓,只要有咒樂園在,我絕對不會在踏入莫爾城和周圍一百公里之內的任何地方。包括我的種羣中的任何一隻魔獸。”

斯德克爾笑了笑,首先撤除了永生領域。

神之領域隨之而破。壓力頓時消失。

瑪麗絲立刻感覺到全身一陣輕鬆。

輕輕的鬆了口氣,瑪麗絲二話不說,化成人類的形態。對自己赤祼的身體一點也不在意,看着三人,冷哼一聲。退回那棟最大的空中樓閣之中,隨即對着整個咒樂園發出意識波。

而此時整個咒樂園還沉浸在重生的喜悅之中,誰也不有注意到魔獸什麼時候突然間聚集起來。接着低垂着頭向着一點聚集起來。

凱文和其餘的高手注意到了,但是當他們發現這些魔獸聚集的地點竟然是斯德克爾所在的位置的時候。

也不由的一愣,剛想打電話,只聽整個咒樂園突然間響起機械般的聲音。

人羣的喧鬧一點點的平靜下來。

“各位,我是斯德克爾,也就是咒樂園的擁有者。在這裏我先感謝各位爲了這裏所做的努力。……”

人羣立刻暴發出一陣巨大的歡呼,斯德克爾,大陸排名第一的人居然在感謝自己,每個人的心中充滿着自豪。

“接着,我宣佈一件事情,魔獸襲擊的事情到此爲止了。絕對不會再發生魔獸襲擊的事件了。……”

“耶。就知道斯德克爾校長是無所不能的。斯德克爾萬歲,咒樂園萬歲。”

“魔獸算什麼?媽的,人類纔是最強的。”

歡呼着,雀躍着,斯德克爾後邊的話根本沒有聽進去。

遠方,城鎮的上方,看着正在聚集的魔獸。這裏頃刻間就變成了魔獸的海洋。

看着下方的魔獸,足有十萬不止,但是當他們進入樓閣之內之後,卻再也沒有出來。就如同那裏邊是個無限大的黑洞。

“哼,如果沒有我的主意,這些魔獸如果同時發動攻擊,斯德克爾校長,你認爲會有多少人死?還有,如果沒有我的時間領域。我想這次咒樂園是真毀了。怎麼着也得給我些獎勵吧。”

“什麼都好商量,至於你想複製我的能力,三個字——不可能。”

“好心沒好報。”

щшш тт kΛn C ○

當最後一隻魔獸消失在樓內之後,瑪麗絲一個人走了出來。看了看天空,冷聲道:“送我出去,如果想讓我從死亡迴廊殺出去,我也十分樂意。”

斯德克爾一笑,雙手一結印。一個閃着金光的圓環出現在瑪麗絲的腳下。然後變成一個橢圓型的罩子扣住了瑪麗絲。

金光消失之後,瑪麗絲也消失不見。

龍宇歪着頭,摸着下巴自言自語道:“恩,我終於明白魔獸是怎麼混進來的了。”

雷帝白了龍宇一眼,道:“廢話,當然是走進來的,難道是幽靈不成。”

“糟糕。”龍宇突然臉色大變,一隻手狠狠的打在另一隻手掌上。

雷帝和斯德克爾被龍宇嚇的心一驚。

以爲出了什麼大事,雷帝忙問,“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別告訴我你把東西送給魔獸了。”

龍宇連忙搖了搖頭,道:“不是。”

“那怎麼了,唧唧歪歪的,你小子能不能痛快點。”

“我這次戰鬥深入敵後當間諜沒告訴鄭月華啊,萬一被錯誤理解當成膽小鬼。那萬一感情破裂,我可損失大了。差點把命搭上,還要被當成膽小鬼。媽的,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

雷帝徹底的無語了。“靠……”

“喂,有你這麼對待間諜的嗎?不許走,跟我去解釋。”



“自己去解釋去。”

“雷帝,你個老傢伙,你好狠。那校長大人幫個忙了。要不這次我可損失大了。”

“唉,你小子。好吧,我陪你去解釋,不過不要偷漏我的身份。還有,不要妄想接近我。我會時刻小心你的。” 龍宇舉起右手對天發誓道:“好好,我不會的,現在沒什麼比解釋更重要的了。”

損毀最嚴重的地方莫過於學園區了,一是因爲這裏的戰力水平普遍的不高,就算教師的水平高,那也是少數的,面對着鋪天蓋地的魔獸。

這裏的傷亡佔了咒樂園的三分之二。

斯德克爾不願逆天,也只是將破壞倒退到兇暴攻擊之前。

突然間的隕石雨確實讓這裏的人都絕望了。但是當一切突然間又恢復正常的時候,所有的人都以爲是做夢。

如果不是身邊還有着大量的傷員,他們真的不敢相信,在如此龐大的天災面前居然可以活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