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以爲他那是默認了,連忙瞪大眼睛警告了個。“我告訴你,你不許打思諾的主意!我不是同你說了嗎?既然是陳念把你招來的,你冤有頭債有主找她就是了呀。”

炎炙坐在沙發上,我站在他跟前,居高臨下看他,雖然因爲害怕聲音顫抖,但輸人不輸陣。

他擡頭,冷着一張臉看我。

我真不想繼承豪門 周遭,都是無比危險的氛

圍。

我更心虛了。

他用沙啞魅惑的聲音開口。“念溪,你覺得是個女人都能滿足我是吧?你這無論從大街上拉個女人來跟我冥婚,我都要沒有意見?”

不是嗎……

可他當初選我,還不是一場烏龍。

我雖然沒有開口,但彆扭的表情已經把自己給出賣了,他冷着一張臉不說話,下一瞬直接將我整個人拽了過去。

我和他一道跌坐在了沙發上,且我還在他的上面。

就那麼靠在他的胸膛上,半點距離都沒有。

“噗通,噗通……”我聽到自己的心,不安分地一個勁兒跳動着,臉上一片潮紅,熱得火辣辣的。

他將我緊緊桎梏,冷着聲音提醒我。

“你最好給我記着,冥婚不可廢! 大明的工業革命 我既然選定了你,那你就乖乖地受着,否則我定然纏着你,纏到灰飛煙滅,至死不休。”

他一字一頓,說得尤爲認真。

我剛纔的話,是說得有些隨便了。估摸着他心裏咽不下那口氣。可是我也挺想問問,爲什麼偏偏是我?

他握着我,十分用力,彷彿要將我揉捏碎了,進到骨子裏一般。

我沒有辦法,只能暫時讓稍微服軟,便是衝着他點了點頭,“我……我知道了。”

只走心不走心,我自己知道。

他鬆開了我,我也趕忙從他身上爬了下來。他這具身體雖然是亡靈惡鬼的身體,可除掉觸地冰涼之外,倒是和尋常人差不多……

當然,我是指他呈現人形的這個模樣,萬萬不是說他變作火鬼時,渾身熊熊烈火的樣子。

他則,將手指放在自己的鼻翼上,鼻翼微微動了動,像是於空氣中,嗅到了某些讓他無比感興趣的東西。

然後,他坐了起來。

一雙好看的墨瞳盯着身後的那個房間,“倘若我沒有猜錯的話,那是思諾的房間?”

我點了點頭,這問題顯而易見。

我們這是一室兩廳的房間,他之前已經去過我的臥室,還在裏面睡了一覺。至於那剩

下的房間,除掉思諾之外,還能是誰的呢?

不過他緩緩地走了過去,似乎想要進去瞧瞧。

我攔住了他,“我知道你一向沒有規矩,但好歹進房間之前是需要得到主人同意的吧。思諾不在,就不應該進她的房間。”

他欺負我,我可以認了,但是他甭想欺負思諾。

他也沒有堅持,只是將手輕輕地放在門把上,頗有幾分意味深長地開口。“你說不進去,就不進去吧。不過,你這叫思諾的室友,可是着實有趣呀。”

“嗯?”我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大明白。

他也懶得理會我,而是自顧自地繼續開口說。“你就同我說說,她最近有沒有什麼地方奇怪的。”

重生未來之慕長生 我皺着眉頭,回想了下。

“我覺得她挺正常的,也看不出什麼地方奇怪。唯一奇怪的是,她最近似乎挺神祕的,就好像出門上個廁所,都得把門鎖住,不讓人進去,我之前不覺得,可你這麼說,是挺奇怪的。”

不過他那意思我也聽出來了,不由得微微皺了皺眉,“你難道懷疑思諾?不是吧,我們那麼要好,而且她也沒有動機。我還是覺得陳念最有可能。”

我從大一開始認識思諾,那時候我在學校都沒有個朋友,還是虧得她對我敞開了心扉,接納了我。

我出生在死人溝那種地方,思諾也是知道的,但是她從來沒有嫌棄過我,每每聽到別人亂說,還會同人理論……

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她真沒有道理地替我尋一樁冥婚呀。

“先別這麼着急下結論,我也只是說說。”他衝着我笑了笑,卻是不置可否,然後用手輕輕地觸摸了一下門。

我看到,門上似乎顯現出什麼符咒來。

上面的字我不認識,但是炎炙卻是將手收了回來,微微往上揚了揚脣角,戲謔開口。“真有趣呀,它竟然不許我進去。”

“誰?”

“那藏在裏面的東西。”他伸了個懶腰,“不過我既然進不去,那便也不清楚,裏面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啊?

(本章完) “那,你覺得那裏面有什麼?”我皺着眉頭開口,心裏更多的是對思諾的關心,雖然不知道她給自己招惹了什麼東西,但是從小爺爺就教育我說,要敬畏鬼神,最好躲那些東西躲得遠遠的。

“我怎麼知道?”炎炙靠在一旁的牆上,玩弄着剛纔被符咒灼傷的手指,十分悠哉地開口。“我又沒有進去,怎麼知道里面藏了什麼?”

他這一說,被我不爽地瞪了一眼。

便將身子直了起來,頎長的手再敲了敲門面,那靈符竟然又顯露了出來。他戲謔邀請我,“不然,我把門打開,我們進去看看?你知道,我有一把什麼門都能打開的萬能鑰匙。”

之前在陳列室,我便見過那把鑰匙,輕輕地旋轉一下,鎖就給打開了,簡直是不費吹灰之力。也幸好炎炙對溜門撬鎖的事情並不感興趣,否則有這本事誰奈何得了他。

我就看了看那道緊鎖着的門,想起平日裏和思諾愉快的相處。自從搬到一起之後,我兩同吃同住,一起看書一起玩耍,好得那是沒誰了。

不過,她最近的確因爲學業太重,擔心考研的事情,所以有些顧忌不上。

我在思考的時候,炎炙就一隻手輕輕地敲打在門上,發出“砰,砰,砰”那一聲聲猶如催命喪鐘般的聲音。

我本來就焦慮萬分的心,更因爲他這樣的敲打,再多添了好多不安。

於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拍了拍他的手,“別敲了,我要尊重思諾的隱私,不進去了。”無論那個祕密到底是什麼,思諾都是把我當成了她極好的朋友,所以我會心裏存有愧疚。

“真不去?”他搖晃着手裏的鑰匙,那東西似乎有魔力一般,竟讓我沒有辦法移開眼睛!

我……我意志力雖然不錯,但總覺得心裏像是有爬蟲一樣,就在心裏撓呀撓呀,甭提有多不舒服了。只能狠狠地跺了跺腳,咬了咬牙。

“那……那進去就進去,不過我先和你說,裏面的東西不許亂動,而且我們今天進去的

事情,你不許同思諾說。否則……”

我衝他揚了揚拳頭,故作強硬地開口。“你有看到這個是什麼嗎?這可是沙包一樣大的拳頭。”

對於我的威脅,他乾脆直接地選擇無視,就從我的身邊繞了過去,將鑰匙插進鎖眼裏。忍不住地,還嘲笑了個。“沙包?我看是豆沙包吧……”

我除掉用刀子一般的眼神表示不滿之外……並不能拿他怎麼辦。

喀拉……

鑰匙轉動了一圈,眼看着門就要打開了。

“等等。”我矯情地叫住炎炙,然後藉口說先要做下心理準備多,誰知道推開門之後,將要面對如何的場景。

“矯情。”他果然嫌棄地賞了我兩個字,然後等着我準備充分之後,他好把門打開。

我發現炎炙雖然經常喜歡和我對着幹,但每一次都是呈口舌之快,還是要順着我的心思去做。只吐了口氣,衝着他點了點頭。

“好了。”

他就乾乾脆脆地,大手一推,將門打開了。

迎面而來的,是淡淡的香味,十分清香淡雅,應該是在焚香吧。但是具體是什麼,我說不上來。不過也不奇怪,有的時候爲了集中精神或是幫助睡眠雲雲,都會在房間裏焚香,或者單純只是爲了清新空氣,這些都是十分正常的。

炎炙也微眯着眼睛,露出一抹頗有深意的淺笑。

便折身進去,將目光落在了思諾放在枕頭邊,那隻巨大的玩具熊身上。那隻玩具熊,還是去年思諾過生日,我送給她的禮物,之後就一直被她放在牀邊,說是抱着它就好像如我幫她暖牀一般。

“這隻熊,挺大的。”炎炙拍了拍熊的腦袋,感慨了一句。然後修長的手落在玩具熊身側的書上,“臨牀心理學?你也會看這種東西嗎?”

我搖了搖頭,“我不看這個,但是術業有專攻,說不定思諾以後跟我研究的方向不一樣,她看這個也不稀奇。”

炎炙就捧着書坐在了思諾的牀上,將那東西來來回回地翻

了一遍。不過沒有翻兩頁就扔在一旁,醫學這種書,一般人是不會有興趣的。

“那個,是什麼?”我卻是皺了皺眉,指了指放在書桌臺上的香爐,香爐上點着香,旁邊放着一個小小,招財貓大小的娃娃。

穿着和服,模樣光鮮亮麗,做工非常的精細。我看着它的時候,它似乎也會衝着我詭異地笑笑。

倘若真要用什麼詞來形容它的話,瓷娃娃的形容或許會貼切些。

我琢磨的時候,它竟然自己個動了動。

我站在炎炙的身旁,他聽我這麼說,也把頭擡了起來,一雙如翦水的眼眸和瓷娃娃對視了下。

一眼過後,他拉我坐下,然後伸手擋在我的眼前。

“你別看那東西,把眼睛閉上,不許睜開。”

他叮囑我道,我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卻半帶着疑惑問他,“炎炙,之前就是它攔着,不許你進來嗎?”

我問問題,炎炙從來就不會好好回答,不是不理會,就是兜圈子。

只這一次,他的回答竟然非常乾脆。

“是。”

就那麼一個字,簡單、乾脆。

我將脣瓣咬住,面露爲難。須臾之後,他的手從我的眼睛上移開,怕我睜開,又多嘴說了句。“閉上,不許睜開。”

我擔心極了,但也只能任由着他,忍住不睜開眼睛。

我聽到腳步聲響起,他似乎移動到了書桌的位置,然後就聽到他冷冽沉穩的聲音響起,“我看這東西,質地精良,應該是從什麼地方淘來的,你們最近有去過什麼古物市場嗎?”

“三個星期前,思諾去過。不過我當時要準備複習,就沒有跟着一道。”我回憶了下,那天思諾興致勃勃非常高興,不但淘了大包小包的東西,而且還送了一個給我。

不過這東西,我不懂,所以只能放着,當成是一般的裝飾品。

“那,她知道你生辰八字,家庭住址,弄得到你的指甲頭髮,貼身衣服嗎?”炎炙又問。

(本章完) 我愕然。

忍不住就要睜開眼睛反駁,不過他卻是先一步開口。“你要說話行,但是睜開眼睛沒門。”

這話他說得甭提有多討殺了,但是我還得乖乖地閉着眼睛,以這樣的方式和他理論。“我和思諾住在一起,她知道我生辰八字,家庭住址並不奇怪!我們成日呆在一起,她若是有心想要收集我的頭髮指甲,也不是難事!至於貼身衣服,就在陽臺上掛着,她拿走一兩件我也不知道。”

“但是!”我頓了頓,非常認真地開口,“但是,這事情就不可能是思諾做的。她和我不一樣,這些光怪陸離的把戲她從來就沒有接觸過,而且就算她會,她爲什麼要害我?”

我不願意相信這事情是思諾做的。

就好像我不能眼睜睜地看着我一直認定的真理,被別人說成了荒誕,而默默地接受,不置一詞!

我這幅模樣,也讓炎炙微微覺得有些奇怪。

甚至他還多嘴補了一句,“你也不用那麼激動,我也就是這麼一說。再說了,這個瓷娃娃,保不齊還有什麼其他的用途。”

他走了回來,並且讓我可以睜開眼睛了。

只是,不要盯着那東西看。

我見他手裏,多了一張黃色的符紙,這東西之前就放在瓷娃娃的身旁,他把他取了過來,符紙上寫着,“11月22日。”

“所以,那天有什麼事情?”

他不清楚那天會發生的事情,可我懸着的擔心卻是放了下來,是重重地出了口氣,“我看你是誤會了。11月22日,那天是學校遞交保研名單的日子,我和思諾都想留校保研,這不距離考試只有三個月不到的時間了,她能不擔心嗎?”

所以,她是因爲考研壓力大,才把那隻瓷娃娃請了回來,盼着她可以幫幫忙,就算真幫不上忙,求一個心靈的慰藉,那也是極好的。

我這樣一說,炎炙似乎也放心了些,就在我的身旁坐了下來,不過將信將疑,有些想不明白。“怎麼,你說的那什麼考研,就

那麼重要?”

他貌似死了有很多年了,估摸着也不大明白我們現在的生活。所以,我還得稍微解釋一下。

“這麼說吧,我們是醫學院的學生,倘若不考研的話,以後根本就沒有醫院會要,就算考研出來之後,也需要在醫院實習個三五年的,積累經驗之後才能慢慢上崗。如果考研失敗的話,基本上就玩完了。”

我將手一攤開,十分無奈地開口。沒辦法,誰讓現在就業壓力大呢?尤其是學醫,更是如此。我算了算,倘若要熬到主治醫生那樣的位置,單獨操作一臺手術,至少還得十多年吧。要等到我……等到我三十五六七,快四十歲的樣子去了……

我一面解釋,一面感慨自己悲劇的人生。但炎炙似乎還是沒有聽懂,就悻悻地看了我一眼。

“那,既然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們可以出去了吧?”

把這問題弄清楚之後,我更覺得我們不應該進到思諾的房間,偷窺她的祕密,就盼着可以快些離開。炎炙他皺了皺眉,也跟着我起身離開。

不過臨了出門的時候,多看了那瓷娃娃一樣。

然後,將門關上,再拿鑰匙反鎖,做出根本就沒有進去過的假象。等他忙完這些,又頗有意味地看了我一眼。

“怎麼了?”我被他那樣的目光盯得渾身都不自在,只能皺着眉問他。

他則翹着二郎腿地坐在了沙發上,衝着我邪魅地笑了笑,那雙眼睛落我身上的時候,我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退。

他,又打算在我身上打什麼鬼主意……這,這剛剛不是還挺正常的嗎?

剛纔他幫我分析,然後又叮囑我閉上眼睛千萬不要睜開,那時我都快忘記他是一隻厲鬼了……不過,我現在算是完全想起來了,只他還不只是只厲鬼,且還是一隻性格非常惡劣的厲鬼。

就喜歡,尋我開心。

從他的鼻翼裏,傳出一聲輕哼,他輕蔑看我。“我是在想,剛纔思諾不是說,等會我們愛在客廳就在客廳,愛在臥室就在臥室,你

覺得她說的,會是什麼事情?”

呃?

我又往後退了退,正好瞧見手邊有本書,趕忙將它取了過來,然後一本正經地開口。

“我要進去溫書,我已經一整天都沒有看書了,那個我進去了,你自己在沙發上坐坐,要看電視要喝水的,請便就好。”

說完這話,也不容他是答應還是不答應,我就趕忙如兔子一般地往裏面逃。

一地雞毛的美好 但是,被他捉了回來。

我身材嬌小,他一隻手就可以把我提起來,然後往沙發上一扔,整個人再如餓狼一般撲了過來。“這古話說得好,書中自有顏如玉,你守着我這麼個美男,還用看書麼?”

呃……

就皮相而言,炎炙這長相,的確分分鐘就可以完美代言美男的角色,也決計不會有人對此提出異議。

但是,我又不能在美色當中沉淪。起碼我還得一再提醒,他是一隻厲鬼呀。

“可是,我要考研,我得看書。”我一面反駁,一面尋思着應該怎麼用力,才能把這個男人推開。

他冷哼了一聲將我拆穿,“你考研不就是爲了找工作嗎?找工作不就是爲了賺錢嗎?那我給你錢就是了,你把中間的過程直接省掉,那不就行了嗎?”

呃……

這都什麼跟什麼,我真覺得自己不能好好和炎炙聊天了。可他偏偏,整個人死死地壓着我,一隻手已經不安分地解開了我的衣領。

現在是盛夏,我穿着甭提有多清涼了。他這一解開,裏面的景緻……那叫一個盡收眼底。

我羞紅了臉,死死地想要把他推開,“炎炙,你瘋了是不是?”

“我沒有,我是你夫君,做這樣的事情,合情合理。”他竟然還有心思解釋一句。可是,從一開始,我似乎就沒有承認過,他是我夫君這件事情呀!

他單方面地決定,真的好麼?

“你放開我,你……你不是……不是……”大約是覺得我聒噪得厲害,他竟然以脣,封住了我的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