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仰頭望了眼,確實有一個人頭從路口露了出來,東張西望的,也不知道在找什麼。「夜雀你去看看。」我對米斯蒂婭說道。

「嗯,我知道了。」米斯蒂婭站起來,向那邊走了過去。

我打了個呵欠,低頭卻發現琪露諾和芙蘭朵露兩個小鬼還沒有睡醒過來,琪露諾更糟糕,也不知道做了什麼夢,連口水都流出來了。

「這個笨蛋。」望著褲子上被弄濕了的一大片,我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啊!」這時一聲尖叫響起,我趕緊抬起頭,卻看見米斯蒂婭正迅速跑了回來,她身後還跟著一名長著一頭粉紅短髮的少女。

「別跑啊!」少女漂浮在半空,向著米斯蒂婭追了過來,「我不會吃你的。」

「不要過來。」看她離自己越來越近了,米斯蒂婭眼淚都差點流出來了。沒想到對方竟然是上次想要吃掉自己的亡靈西行寺幽幽子,頓時嚇得她趕快逃了回來。

幽幽子一個加速,越過米斯蒂婭擋在了她面前,米斯蒂婭見自己被對方攔住了,腳一軟跌倒在了地上。幽幽子見她一臉驚慌的樣子趕忙解釋道:「放心,上次不是已經說過了嗎?以後我是不會再襲擊你了的。」

「真的?」米斯蒂婭淚汪汪的仰頭問道。

「我發誓。」幽幽子本來是想露出一個笑容的,不過發出的卻是吞口水的聲音。

「果然還是不能相信。」米斯蒂婭大喊一聲爬了起來,跑到了我身邊,雙手緊緊抓住了我的肩膀。

幽幽子轉身望過來,往放在席子上的三明治看了很久,才把目光轉向了我,看到我,她愣了一愣,突然大聲叫了起來。

「發生什麼事了?」


「好吵啊!」


琪露諾和芙蘭朵露揉著眼睛爬起身來,幽幽子的叫聲太大,把她們給吵醒了。

「嗯,好像來了個聒噪的傢伙了。」我坐直身體,說道。

琪露諾將頭看了幽幽子很久,才疑惑的道:「她是誰?」

我搖了搖頭,答道:「誰知道呢,應該是巫女她們的熟人吧!」

「什麼?」本來還一臉氣憤的幽幽子聽我這樣說,雙眼頓時瞪得老大,「你竟然不記得我是誰了?」幽幽子感到十分的生氣,想自己堂堂亡靈公主,竟然被一名人類任意**,啊不對,是任意戲弄,這樣的事如果讓別人知道了,她的臉面何在。自己受到了這樣的奇恥大辱,而對方竟然把她給忘記了,實在是不可原諒。「妖夢。」她忽然大聲喊了起來。

一股旋風夾雜著滾滾煙塵從鳥居那邊迅速沖了過來,眨眼間就到達了幽幽子的身邊,煙塵散去,一個長著一頭銀sè短髮的小女孩顯了出來,她的身邊漂浮著一團半透明的白sè物體,那東西,應該是靈魂吧。

「有什麼吩咐嗎?幽幽子大人。」魂魄妖夢單膝跪在她的身後,低著頭問道。

「妖夢,給我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可惡的傢伙。」幽幽子拿出一把扇子,指著我道。

「我明白了。」魂魄妖夢站起身走到了我面前,她把背後的樓觀劍拔了出來,對我說道:「雖然你我無冤無仇,我是不應該向你發出這種無禮的挑戰的。但是只要是幽幽子大人吩咐的事,我作為守護幽幽子大人的劍,就要將她的願望實現。所以,請拔劍吧!」

魂魄妖夢行了個禮,把劍尖指向了我。

武士嗎?望著魂魄妖夢的雙眼,我有些明白過來,對這種眼神我並不陌生,那是只有有著強烈的保護某些東西的意志才會擁有的眼神。

看到魂魄妖夢向我提出了挑戰,琪露諾忍不住叫了起來,喊道:「你算什麼傢伙,竟然敢挑戰我的師父。」

「是啊,遙哥哥一掌就能把你拍飛了。」芙蘭朵露也介面道,看她躍躍yù試的樣子,好像是想替我出手了。

「拔劍吧!」對她們的話魂魄妖夢絲毫不為所動,依然定定的望著我。

「好吧,我接受你的挑戰。」我推開琪露諾和芙蘭朵露,站了起來,對於這種傢伙,如果不做些什麼的話,可是會變得非常的麻煩的,武士可是很煩人的。

「師父大人。」米斯蒂婭拉著我的衣角,有些不安的望著我。

「沒事,」我摸了摸她的頭,安慰道,「就當是飯後運動吧!」

米斯蒂婭這才放開了我,和琪露諾她們一起在旁邊緊張的望著。

「囂張的傢伙,」聽到我這麼說,幽幽子忍不住啐了一口,把頭轉向了魂魄妖夢,「妖夢,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他啊!」

「放心吧,幽幽子大人。」魂魄妖夢將手中的樓觀劍舉了起來,「幽幽子大人你先到一邊去吧!」

「我知道了,加油啊,妖夢。」幽幽子揮了揮手,跑到我對面,老實不客氣的坐了下來。

看見她過來了,米斯蒂婭趕緊躲到了琪露諾的身後。

「亮出你的武器吧!我不跟手無寸鐵的人交手。」魂魄妖夢神情肅穆的對我道,戰鬥要開始了,她也必須認真起來了。

我低頭四處找了一下,從地上撿起了一根直一點的樹枝,手一揮,樹枝突然變成了一把木刀。

魂魄妖夢眉頭皺了一下,雖然她對我手中的樹枝為什麼會變成木刀感到很驚訝,不過她更在意的是我用的竟然是木頭武器,這簡直是對她**裸的輕視。

「請你用上真刀好嗎?」魂魄妖夢忍住怒氣說道。

「太膚淺了。」我揮了下木刀道,「難道教你劍術的人沒說過嗎?敢於赤手空拳面對一名劍手的人,更應該值得注意。」


我扭轉頭卻發現幽幽子一直在盯著米斯蒂婭看,只把她看的心驚肉跳,滿臉驚惶的神sè。我反手將木刀放到了幽幽子的脖子上,說道:「笨蛋幽靈,如果你敢對我的徒弟有什麼奇怪的想法的話,我會把你砍成兩半的。」

「把你的刀從幽幽子大人身上拿開。」魂魄妖夢大喊了一聲,舉著樓觀劍沖瞬間衝到我面前,一刀向我砍了下來。 第六十六集一個不行,那就來兩個

「接招吧!」魂魄妖夢猛然跳起,舉刀向我砍了下來。

我抽起木刀,回手擋了上去。

「鐺」。一陣火花四濺,魂魄妖夢的攻擊被擋了下來。

「擋住了!」看到我的木刀竟然將自己的樓觀劍擋下了,魂魄妖夢不禁露出了震驚的神sè,她現在終於明白我的話是什麼意思了,也記起了自己爺爺曾經說過的話。

「妖夢,你千萬不能太過於相信自己手中的劍。」

「誒,為什麼?」魂魄妖夢不解的問道,「師傅你不是教過我,武士能相信的,只有手中的劍嗎?」

「的確如此,不過你要記住,樓觀劍跟白樓劍雖然鋒利,但也有砍不斷的東西。如果你認為自己的劍能夠砍斷一切,那你的劍術就永遠達不到更高的境界了。要記住,只有心靈,才是最鋒利的劍。」

當時魂魄妖夢還年幼,聽不懂自己爺爺究竟在說什麼,但是現在,她有些明白了。這,才是自己夢寐以求的對手啊!魂魄妖夢深深吸了口氣,終於完全認真起來了。

「使出你的真本事吧!」魂魄妖夢橫刀身前,說道,「我事先說明,我是不會留手的。」

「跟你相反,我會一直留手的。」我把木刀胡亂揮舞,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那麼。」魂魄妖夢彎低身子,身形突然消失了,然後出現在了我的身後,一刀對著我砍了下來,我頭也不回,反手將刀擋住,緊接著兩人同時消失不見了。

陣陣爆鳴聲接連響起,眨眼間兩人就已經交手了十幾次,強烈的衝擊把周圍弄得塵土飛揚。


「加油啊,妖夢。」幽幽子揮著手中吃掉了一大半的三明治喊道,剛才她跑到這裡來就是打的這個主意。

「師父,一定要把那個傢伙打得落花流水啊!」琪露諾也不甘示弱,用比她更大的聲音叫道。

「你知道什麼?小鬼。」幽幽子邊吃著東西邊含糊不清的道,「妖夢怎麼會輸給那樣的傢伙呢?」

「哼,師父怎麼會被你家的小鬼打敗呢?」琪露諾不服氣的反駁道。

幽幽子伸手又從裝食物的籃子里拿出了一塊三明治,自信滿滿的道:「那麼就等著瞧吧。」

「啊,你這傢伙,不要把我們的東西全吃光了。」一時不留神,沒想到幽幽子竟然把三明治吃掉一大半了,琪露諾趕緊將籃子奪了過去。

「切,小氣,吃一點又有什麼關係。」對於亂拿別人東西吃,幽幽子一點都沒有覺得不好意思。迅速把手中的三明治吃完,她吧嗒了一下嘴,意猶未盡的說道:「不過這些東西味道真的挺不錯呢!是誰做的。」

看到幽幽子沒再注意自己,米斯蒂婭的心終於放下了一半,聽到她問起,就怯生生的答道:「是我。」

「咦,是你做的啊?我怎麼沒想到呢!」幽幽子遺憾的搖了搖頭,早知道上次不應該想著吃她,應該把她帶回去給自己弄吃的更好一些。幽幽子想了一下,問米斯蒂婭:「有沒有興趣到我那裡當廚師啊?」

「絕對不要。」米斯蒂婭想都沒想就拒絕了她的請求,開玩笑,真跑到她那裡去的話,一不小心可就會變成桌子上的一道菜了。

「實在太可惜了。」這下幽幽子覺得更鬱悶了,眼睛又望向了被琪露諾拿在手中的籃子,琪露諾趕緊將它藏到了身後,沒奈何,幽幽子只好把目光轉回了戰場中。

一會兒沒看,戰況有了很大的變化,雖然魂魄妖夢在全力攻擊,但是每一次她的攻擊都會輕易的就被擋下來,很明顯,她已經處於下風了。

看到這幽幽子開始著急了,忍不住大聲喊道:「妖夢你可不要輸啊!不然我會讓你掃兩次庭院的。」

魂魄妖夢已經無暇回答她的話了,隨著我的攻擊不斷加劇,她應付的也越來越吃力了。這樣絕對不行,魂魄妖夢咬了咬牙,縱身跳了開去。我只是靜靜地望著她,並沒有繼續追上去。

魂魄妖夢突然將手中的樓觀劍高高舉起,劍身越變越長,最後生成了一把巨大的光刀。「斷命劍【冥想斬】。」她手一**,光刀帶著呼嘯聲向我砍了下來。

「實在太天真了。」這樣的招式,怎麼可能會對我有用呢!望著迅速接近的巨大劍刃,我並沒有抵擋,而是身形一閃,突然出現在了魂魄妖夢的旁邊。

「糟了!」魂魄妖夢沒預料到我會忽然閃開,不禁大吃一驚,手中的劍卻已經停不下來了。

「以後學聰明點,破綻這麼大的招式,要看準情況才能使出來的。」我橫著舉起木刀,揮刀向她攔腰砍了過去。

「鐺」,千鈞一髮之際,魂魄妖夢抽出白樓劍將木刀擋了下來,但她的身體卻因此被擊飛了出去。魂魄妖夢一個翻身,在地面連連倒退了幾步才停了下來。

「身體的協調xìng不夠啊!」看著停穩了腳步的魂魄妖夢,我不禁大感嘆息,可惜了這麼好的一根苗子。不過也難怪,她現在年紀那麼小,能達到這種地步已經很不錯了,看來一定是下了相當大的功夫的。

我望了望手中的木刀,上面已經出現了一些細細的裂痕,看來撐不了多久了,隨地撿來的東西果然不堪用啊!

「我要動真格了。」我一揮木刀指著魂魄妖夢道,「如果不小心一點的話,你可是會受傷的。」

魂魄妖夢沒說話,她把白樓劍高舉向天,樓觀劍則指向了我,全身的力量急速提升到了最高點。

見她準備好了,我一側身,把木刀擺在了左腰間,左手握著刀刃。「【拔刀術】。」我猛然將木刀拔了出來,對著正前方自下而上一劃。

危險!魂魄妖夢只覺得全身的肌肉都縮了起來,她想都沒想,立刻把雙劍交叉擋在了自己的面前。

「嘭」,雙劍剛剛擺好,魂魄妖夢就覺得一股超乎想象的巨大力量毫無預兆的撞在了劍上面,把她的身體打的一個後仰,差一點就倒了下來。魂魄妖夢咬緊牙關,把力量全部灌注到了雙手上,才硬生生將攻擊擋了下來,不過身體卻被推出了十幾米遠,在地面上劃出了兩條深槽。

「呼,呼。」魂魄妖夢急劇的呼吸著,額頭上的汗水也流個不停,握劍的雙手都在微微的顫抖,剛才那一下她差點就接不下來了。

「咦?沒倒下啊!」沒想到魂魄妖夢吃了我一記大招,還能站得住,看樣子也還有一戰之力,真是個有趣的小傢伙。

「還要來嗎?」我笑著向魂魄妖夢問道。

「那當然,只有斷頭的武士,沒有低頭的武士。」魂魄妖夢吃力的答道,消耗過大,她的身體有些吃不消了。

「既然這樣的話。」我剛想提步向她走過去,一隻彷彿由光芒組成的蝴蝶突然飛到了我的面前,我扭頭一看,發現自己已經被一群五光十sè的蝴蝶圍住了。

死氣?我眉頭跳了一下,這些彩sè的蝴蝶雖然十分美麗,不過從上面傳來的卻是死亡的氣息。這群蝴蝶輕扇著雙翼,在我周圍優雅的飛舞著,逐漸向我聚了起來。

「雕蟲小技。」我把木刀舉了起來,一股急速旋轉著的氣流出現在了刀刃上面,「【風之傷】。」我把木刀向著地面一揮。

一股旋風從我的腳下突然颳了起來,強烈的氣流就像是一把把鋒利無比的刀子一般,轉眼間就將那些發光的蝶撕成了碎片。

我把木刀扛到了肩上,扭頭望著正向我飄過來的幽幽子,剛才的符咒就是她使出的。

「幽幽子大人?」魂魄妖夢詫異的望著幽幽子,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出手。

「果然,靠妖夢一個人還是贏不了啊!」幽幽子嘆了口氣,雖然早就知道會是這種結果,但她還是覺得有些沮喪。看見魂魄妖夢快要落敗了,她終於忍不住出手了。

「妖夢,就讓這傢伙見識一下我們白玉樓的厲害吧!」幽幽子對魂魄妖夢大聲喊道。

「我明白了,幽幽子大人。」魂魄妖夢將白樓劍收回鞘里,雙手握緊樓觀劍答道。

「二對一嗎?」我望望幽幽子,又望望魂魄妖夢,兩人一前一後的,形成了夾攻之勢。


「上吧,妖夢。」幽幽子把手中的扇子向我一指,下令道。魂魄妖夢腳一點地,向我沖了過來,「獄界劍【二百由旬之一閃】。」

叮叮噹噹的,我跟魂魄妖夢又開始交起了手來,而幽幽子則在一邊不停的釋放那些像蝴蝶一樣的彈幕對我進行攻擊,雖然沒有啥大用,卻也給我添了不少的麻煩。

「死符【GhastlyDream】(驚夢)。」看到一般的攻擊對我無效,幽幽子開始用出了自己的符咒了。

更為密集的蝶形彈幕呈圓形shè出,朝著我飛了過來,魂魄妖夢身形一閃,從我身邊跳開了。

望著密密麻麻的彈幕,我忽然像陀螺一樣轉了起來,跟隨旋轉的木刀在我身外形成了一道堅固的風牆,所有的蝶形彈幕撞到上面,都會立刻變得粉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